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月灵

777浏览    7参与
Rayfor07
“灵儿妹妹,要跟我一起去闯荡江...

“灵儿妹妹,要跟我一起去闯荡江湖吗~”


(我发现我可真是什么cp冷就磕什么,什么圈在北极就往什么圈钻🤣)

“灵儿妹妹,要跟我一起去闯荡江湖吗~”



(我发现我可真是什么cp冷就磕什么,什么圈在北极就往什么圈钻🤣)

陌上瑾明_专业发糖的的亲妈

#月灵#假如没有李逍遥(三)(大纲)

月如禀了父亲启程带灵儿去苗疆寻亲,刚出城便听得一老者的哭声,原来他的独生孙女被城外隐龙窟的蛇妖抓了去。月如当即自告奋勇前去救人,灵儿哪里放心她单枪匹马独闯龙潭,凭一手不俗的五灵法术在危机四伏的幽暗洞窟里互为攻守,配合默契,很快就抵达了妖物洞府。月如性情极烈,一言不合就与蛇妖男大打出手,狐妖女听到外面的动静出门来看,却是身怀六甲行动不便。蛇妖男眼看不支急呼妻子快跑,狐妖女不舍丈夫,见灵儿面善便下跪求情,陈言只是掳来婢女,并未加伤害。二女将信将疑进府一看,失踪少女果然一个不少,便放了二妖一条生路,分头护送少女们回家。
月如送走苏州城附近的少女,复至白河村同灵儿汇合,正见灵儿为救治伤员灵力透支,在韩医...

月如禀了父亲启程带灵儿去苗疆寻亲,刚出城便听得一老者的哭声,原来他的独生孙女被城外隐龙窟的蛇妖抓了去。月如当即自告奋勇前去救人,灵儿哪里放心她单枪匹马独闯龙潭,凭一手不俗的五灵法术在危机四伏的幽暗洞窟里互为攻守,配合默契,很快就抵达了妖物洞府。月如性情极烈,一言不合就与蛇妖男大打出手,狐妖女听到外面的动静出门来看,却是身怀六甲行动不便。蛇妖男眼看不支急呼妻子快跑,狐妖女不舍丈夫,见灵儿面善便下跪求情,陈言只是掳来婢女,并未加伤害。二女将信将疑进府一看,失踪少女果然一个不少,便放了二妖一条生路,分头护送少女们回家。
月如送走苏州城附近的少女,复至白河村同灵儿汇合,正见灵儿为救治伤员灵力透支,在韩医仙家中休息。月如见灵儿面色苍白、神情虚弱,心中一痛,借了鱼竿去河边钓鱼为灵儿煲汤,半路遇见奸商囤积居奇,出手将其教训一通,赢得百姓一片叫好。月如见村中余粮确实不多,索性又折返家中,命自家铺子的掌柜派人押些紧俏物资,同她一起到白河村平价出售。
灵儿喝过月如亲手熬制的鱼汤休息了一晚,精神大为好转,次日便与月如一同上山求玉佛寺住持降妖,顺带帮韩梦慈寻夫。灵儿见寺中和尚一个个精神疯癫,心中已有了计较,三言两语点化了小石头,也让月如对她的心胸见地大为佩服。有了法宝傍身,二女实力大涨,深入黑水镇降妖除魔,又平了地方一害。
这一趟奇遇足足进行了三天三夜,白河村民盼到两位女英雄凯旋而归,感恩戴德设宴款待。席间林家家丁禀告小姐他们曾击退了一伙来历不明的苗人,特意强调他们要寻一个文静秀美的蓝衣姑娘。月如联想起灵儿的灭门惨案心中一凛,意识到这伙苗人定与灵儿的身世有绝大关系,只是来者不善,须得小心周旋。当下便与灵儿商议,决定为掩人耳目扮作一对游山玩水的富家夫妇。
月如打小就在男生堆里混,穿起男装更是驾轻就熟,折扇一挥就活脱脱是个剑眉星目的潇洒公子。灵儿清丽脱俗,看惯了她布衣荆钗的素雅,穿上珠玉华服更显美艳端庄。两女乍见彼此的新造型皆是俏脸一红,月如为灵儿扶正了乌发间稍微有些插歪了的莲花玉簪,低头近距离瞧见灵儿盈盈的眼波和娇美的面容,鬼使神差地在她额前落下一个吻。两女都被这个突然的吻吓了一跳,借口夜色匆匆分别回房中休息,却是各怀心事,一夜无话。
——tbc——

syooowa

【月灵】“你穿红色真好看。”(二)*文尾有备注

       “我可以帮你。”


       林月如曾经在心里把灵儿比作一个仙女。理由是,这样纯洁无瑕的女孩子是不可能出现在丑陋的尘世中的,除非她是掉落凡间的仙女。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比喻竟然就那么成真了。

       女娲后人,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也就是说,灵儿其实是个半神?...

       “我可以帮你。”

 

       林月如曾经在心里把灵儿比作一个仙女。理由是,这样纯洁无瑕的女孩子是不可能出现在丑陋的尘世中的,除非她是掉落凡间的仙女。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比喻竟然就那么成真了。

       女娲后人,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也就是说,灵儿其实是个半神?

       林月如恍惚地想着这些事,直到灵儿的失踪让她突然从无意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开始慌乱,甚至比身旁的混小子还要着急上火,担心灵儿的安危。她逐渐意识到自己身边的混小子其实并不喜欢灵儿,他的一举一动,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来自于某种力量的设定,他没有自己的真心。她确信,能给灵儿幸福,能真正疼爱灵儿的人始终只有自己。

       其实林月如在看到那条蛇妖的第一眼时,就明白了。那就是灵儿。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就是她可爱的,可怜的灵儿。她也看到了灵儿眼中的不舍和不甘,可那种委屈的目光从来就不是为了林月如。林月如也不忍心让灵儿露出这样,仿佛被全世界背叛了的表情。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断然错过,林月如的可悲心绪也猛地扑了个空。

       呵,身旁的木头,他什么也不懂。他根本不明白灵儿是个多么可贵的存在,也不懂灵儿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度,是个宝贝。他根本不配拥有灵儿。你看吧,就在灵儿失踪的现在,他居然还能跟我用这种语气调笑,刮我的鼻子。

       拿开你的脏手。

       就在这一瞬间,林月如突然瞥见周围的草丛里闪过两个身影。她立刻屏息,看向那方,可视线还是不及对方逃走的速度。

       但这并不妨碍林月如的直觉发挥作用。她随便找了个借口金蝉脱壳,打算从现在起和对面的流氓站在同一个擂台上,争夺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奖品。林月如从不信命。

       脚下的枯叶沙沙作响,就像她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又是一个看起来寿命将近的枯木林。林月如健步如飞,凭着感觉和蛛丝马迹追随着空气中飘荡的一丝丝熟悉的母乳香。可对方实在是个躲避的好手,她在一个路口终于迷失了方向。她站在树与树中间,四顾茫然。她与灵儿就非要这样吗?明明闻得到她身上的味道,却始终抓不到手里。

       林月如浑身仿佛被人卸了力气,肩膀也耷拉下来。

       “你在找她吗?”

       突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惊得林月如立刻回身,条件反射地抽出了鞭子摆出备战姿势。

       眼前是一个打扮怪异的陌生少女,笑得一脸狡黠。

       “我叫阿奴,你不用害怕。”

       阿奴。名字也很怪异,是化名吗?

       林月如还是保持着备战的状态,手上的力气一点没松。

       “你要找的人……”阿奴似乎要显示自己没有恶意一般,歪头垂眼,用灵巧的食指玩起了自己的头发,“是赵灵儿对不对?”随即抬眼,看着林月如嘻嘻地笑。

       林月如皱眉,“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阿奴点点头,“我可是她的好朋友呢!”

       林月如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少女,但既然对方都这么表明态度了,为了让她说出更多的事情,表面上也不该继续摆出戒备的姿势。她思索再三,还是放下了鞭子。

       “带我去找她。”

       非常决然的祈使句,经典的虚张声势。

       阿奴脸上的无邪笑容突然转换成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那张看起来最多不超过20岁的面容却生出了种饱经风霜的风情,“可她不一定想见你。”说着,她在自己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再用一种带着谴责的眼神来剜林月如的心,射穿她的肉身。

       林月如脑袋里轰地一声。

       被她看见了。

       完了。

       灵儿。

       灵儿。

       灵儿。

       “她哭累了,正睡着呢。”阿奴走近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打算做什么。”阿奴在呆愣的林月如面前停下,“但你不能就这么去找她。”

       “我可以帮你。”阿奴微微歪头,用眼睛主动去找林月如涣散的视线。

 





       “虽然世界对我们充满恶意,可我会努力保护你的。”

 

       时隔多日再次见到灵儿,她还是与之前一样,可爱的婴儿肥一点没变。但成了母亲之后,灵儿的眼角也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丝温婉的味道。本以为和灵儿并不相容的一种气质,却在那眉眼之间氤氲成了一种新的性格,在灵儿的纯洁心性中混进了性感的因子,发酵出的年幼色气,让灵儿显得更加诱人了。

       林月如险些看呆了。蛇身的灵儿之前只是惊鸿一瞥,今天才算是真正地见到了。真是好看得惊为天人,怎么会有人不懂得欣赏这样的美丽。

       灵儿靠在石洞的角落里,低头不去看林月如,显得很是消沉。长长的蛇尾蜷在一起,鳞片在幽深的黑暗中泛着点点微光。林月如知道灵儿还在跟自己赌气,不愿意看见自己的脸。于是她也不勉强,就那么离得远远地注视着灵儿,开始对着灵儿说话。

       “灵儿…”林月如就像个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演员,甫一登台就紧张得忘记了所有台词,“我……我,我不是个东西,你别生我的气,对身体不好。”

       灵儿没有反应。

       “我跟李逍遥之间什么都没有。”

       灵儿没有反应。

       “我不喜欢他。”

       灵儿没有反应。

       “我喜欢的是你。”

       灵儿一下子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惊讶的神色就算藏在暗处也一清二楚。那神色里不仅有惊讶,还有不解,似乎是听不懂林月如这句话的意思一样,微微蹙起了眉。

       林月如攥着自己的衣角,感觉自己的脸颊烧得滚烫,“我是认真的,灵儿。我喜欢你。比你的逍遥哥哥还要喜欢你。”

       灵儿的脸色一会儿苍白,一会儿又变得通红。她不由得挪开了目光,害怕被林月如那过于直率的目光烫伤。她低下头,不安地频繁眨眼,却又时不时偷偷瞄一眼对面的女子。对方话语里的感情浓度太高,她需要时间来稀释那些感情,才能顺利地接受它们。

       林月如见灵儿不反应,遂自暴自弃似的继续说下去,“你别生气,也别害怕,好吗?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能会伤害到你。相信你也听阿奴说了一部分了……”

       灵儿怯生生地望向她。

       “李逍遥,根本就不存在。”

       灵儿嘴一瘪,眼圈开始泛红。

       “他…他就跟城里的小流氓,小贩子一样,”林月如一边攥着自己的衣角支支吾吾,一边偷偷地看灵儿的反应,“他没有感情的…台词可能比小流氓多一点……可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灵儿的眼泪开始大滴大滴地掉下来。

       “别哭好吗?灵儿,别哭。”林月如着急了,赶紧跑到墙角的灵儿身边,跪坐下来抱住她。小小的身体在她怀里不停地颤抖。

       “怪我,怪我没能再早一点遇到你,怪我没能再早一点找到你。不能被他们发现,我只能选择在这样的深夜里来见你。”林月如的鼻子也开始发酸,“别哭了灵儿…虽然,虽然世界对我们充满恶意,可我,我会努力保护你的。”

       别哭了,我的灵儿。你一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林月如终究还是没能把这句肉麻死人的话说出口。相对的,她只好用力搂住怀里的小女孩,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这具,因为冷血动物的天性而始终冰凉的身体。

 

       林月如早就察觉到了,这是个没有逻辑的世界。城里的小流氓只会重复说那几句话,小摊贩到了夜晚就全都准时消失,世界没有逻辑但却秩序井然。林月如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法术?咒术?还是别的什么她无法理解的东西。总之,这个世界仿佛是某种力量为了李逍遥而量身定做的完美舞台,所有的聚光灯都只照耀到这个男人身上。舞台中央的李逍遥,意气风发,一举一动十分完美流畅,所有的行为都不用考量,就连“考量”这个动作本身都是浑然天成的。她发觉,这个“李逍遥”采取的行动都是看似合情合理,摆在他面前的难关总是看似难如登天,但最后总是以对李逍遥有利的方式顺利收尾。她面对这个人时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和渺小,仿佛她面对的不是一个独立的人,而是在管窥整个强硬无情的世界。

       她发现了这个世界可耻的秘密,却没有证据能够证实。她只能抱着怀疑和深深的不真实感,在这个世界里继续着虚假且错位的生活。

       直到阿奴的出现,让她明白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发现这个世界的漏洞的人。阿奴不仅发现了漏洞,还证实了它。证据就是,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阿奴,一无所有地出现了。作为打破世界规则的代价,阿奴几乎失去了自己所有的灵力,只剩她脑中关于世界的真相,还有小小的聪明。她把伤痕累累的灵儿捡了回来,让她在石洞里休养,教她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看着灵儿为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存在哭成个泪人,阿奴心疼得恨不得把世上的不讲理一把火烧个干净。为了解救这个可怜人,不论如何也应该让新的相遇发生。这才有了,阿奴去找林月如,透露灵儿下落一事。

       对于阿奴来说,林月如也是出现得刚刚好。阿奴在林月如身上看到了一种可能性:一种能与这个世界抗衡的可能性。就算不能战胜这个世界,也能在某个角落找到女孩子们自己的乐园。阿奴在进行一场赌局,筹码是灵儿这一辈子的幸福。她只提供一点点提示,便退居幕后,想看这个红衣女子只靠着自己,到底能走到什么地步。

       当她看到林月如抱着灵儿,两个人哭成一团的时候,她突然笑了出来。

       她赌赢了。





*这篇我已经写完了,但是因为有不可描述的情节,刚发出来就被和谐了()本人非常怂,害怕被查水表,加上这篇好像也没那么多人看?所以如果有想知道结局的人,可以留言或者私信我,我把这篇的结局发给你

syooowa

【月灵】“你穿红色真好看。”(一)

#仙剑奇侠传一剧版人设,虽然对本人不太好,但我写的时候脑补的是刘yf和安yx……。对不起这两位好演员。Orz土下座。

#私设有,还挺多。部分参考了剧的主线,但其他部分完全放飞自我。介意的同学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说不定可以打上【科幻】的tag(被打



“你穿红色真好看。”


       怀中的婴儿在熟睡着,呼吸声又小又轻。林月如坐在床上,看着这个小东西的眉眼,想的是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的脸颊也是肉肉的,有点婴儿肥,内敛的双眼皮羞羞答答地藏着半边,从瞳孔上方才开始逐渐变宽,再...

#仙剑奇侠传一剧版人设,虽然对本人不太好,但我写的时候脑补的是刘yf和安yx……。对不起这两位好演员。Orz土下座。

#私设有,还挺多。部分参考了剧的主线,但其他部分完全放飞自我。介意的同学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说不定可以打上【科幻】的tag(被打






“你穿红色真好看。”

 

       怀中的婴儿在熟睡着,呼吸声又小又轻。林月如坐在床上,看着这个小东西的眉眼,想的是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的脸颊也是肉肉的,有点婴儿肥,内敛的双眼皮羞羞答答地藏着半边,从瞳孔上方才开始逐渐变宽,再延伸到眼尾。这样的眼睛,就连笑起来的时候,也给人一种圆圆的感觉,把女孩子周身围绕着的纯情一口气放大。你从她身上找不到任何关于恶的东西,所有世俗的美丽在她面前都显得肮脏。

       可那女孩子已经离开了。从这个丑恶的世俗。

       想到这里,林月如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缺了一块。

 

“你不是女娲后人吗!你怎么会死呢!”

“不是说神都是长生不老的吗!”

 

       赵灵儿的确是不老的。无论过了多久,她的容貌都一如往初。

       林月如还记得她们的第一次相遇。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蛮大小姐,凭着一腔热血和空想的正义,试图在这个男权社会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谁知道出师不利,她的江湖之路在起点处就碰上了障碍。就在她穿着一身飒爽红衣,举起了拿手的鞭子,打算替天行道,扬名立万的时候,那个叫做李逍遥的流氓小子却时机刚好地出现了。她心里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感觉到了,前方的伤亡、混乱,还有一个多半饱含悲伤的结局。她也清楚这是逃不开的。她生在这个世界里,生为一个“林月如”,就注定没有太多选项可以供她选择。对她来说,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可以让你失败了再重来一遍的灵妙机制。于是她服从了剧情的发展。

       一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混小子背后的小姑娘。李逍遥身上的少年意气十分嚣张,傲得快要掀了头顶的天空,就越发衬得小姑娘就像他的一个无声的、半透明的影子。林月如光是应付这个讨厌的混小子,就已经拼尽全力,根本没有什么余裕去关注一个小小的赵灵儿。她刚一出手,就发现自己的武功使不出来了。她被这个世界的某种力量削弱,顺应世界的期望从内到外地成为了一个弱者。她想喊,却被塞住了嘴。她想摆脱,却被绑在了树上,成了一个笑柄。林月如败了。

       胜者踏着凯歌离开战场,留下一个林月如在废墟里思考这个世界的机制。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武功会使不出来呢?她不停的反刍这个疑问,脑中仿佛有铜钟铮铮作响。

       树林很静,静得可以分辨出陌生的双脚踩在枯叶上发出的声响。那些陌生却饱含着恶意的脚步逐渐逼近自己,林月如额角开始沁出汗珠。

       别说矫正这个世界了,我连“我”都做不好。

       林月如心脏跳得极快,面上却不动声色,眼神则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似乎想把他们那双丑陋又猥琐的浑浊眼珠剜下来。同时她也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身体绷得紧紧。

       但是剧情在这里开始急转。按照某种约定似的,李逍遥又时机刚好地出现了。利用李逍遥击退山野流氓的时间,赵灵儿于是跑到林月如身边,帮她解开身后的绳子。

       血液急不可耐地开始涌向已经开始无力的四肢,心脏的鼓鸣仍然急促,但已经没有了恐惧之情。林月如脚下一软,却在膝盖即将落地时被一双纤弱却有力的胳膊支持住,勉强留得了最后一丝自尊。

       赵灵儿一手从林月如的腋下环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上臂,帮助她维持着站立的姿势。这样的姿势让两人的脸庞离得极近,鼻尖挨着鼻尖,额头蹭着额头。赵灵儿身上的气息也从领口钻出来,暖烘烘的,有点像脂粉味,又有点像婴儿身上的母乳香。

       林月如抬眼望她,大脑瞬间清空。什么自尊什么正义,去他妈的狗屁,她林月如活了这些年,就没有见过比面前的女孩子更好看的人。白皙的脸上点缀着略显稚气的五官,黑发长到腰间,在脑后用葱色的发带松松束起。一个天生的恋心猎手。

       林月如愣在当场,刚刚奔向四肢的血液又瞬间涌上头部,把她的脸颊染得通红。

       “你没事吧?”女孩子关切地问。软糯的声线与她可爱的长相非常相符。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女孩子的头发有些乱了,头顶的碎发落下来一缕,恰好搭在女孩子的额边,形成一个柔软的弧度。林月如没有作答,下意识地就要帮女孩子把落下的头发别到耳后。

       女孩子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惊,微微后退,躲开她的手。林月如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我、我没事。谢谢你。”林月如赶紧直起身子,从女孩子的怀里离开。手臂上还留着对方手心的余温,林月如不自觉地调动了全身的知觉,去感受那渐渐变冷的温度。那个时候她就意识到,剧情开始脱轨了。自己的这种心情是不应该的,是一个事故性的意外。

 

       后来她才知道,面前的女孩子名叫赵灵儿。

       赵灵儿全心全意地喜欢着李逍遥。而她林月如,在记住赵灵儿的名字之前就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原来失恋是这种感觉。





“这个叫莫失莫忘铃。只要我一摇我的铃铛,你身上的铃铛也会响。”

 

       林月如不信天,也不信命。越是能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支配着她人生的走向,她就越要反抗,越不信邪。别的不争不抢倒也罢了——那可是灵儿啊。那个善良的,又脆弱的,但心里没有一丝污秽,比这世界上最澄澈的泉眼还要纯净的灵儿啊。

       那样的灵儿,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这样的流氓呢。林月如看着身边吊儿郎当的混小子,有种自家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她曾经问过灵儿,到底喜欢这个人的哪一点。

       灵儿脸颊微微泛红,羞赧地笑着,“因为逍遥哥哥…很帅啊。人又很好。”

       一个笼统的答案,不仅没有让林月如心中的疑问冰释,反而让她更加不服气了。如果说武功厉害或者别的什么,她林月如也完全不差,可现在这个“帅”“人很好”的评价让她摸不着头脑了。她卯足了劲想胜过那个混小子,却发现评分标准太含糊,连比赛自身都不成立。她找不到任何取胜的办法。

       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言行不再出自本心。

       就比如那一次,她必须强忍着反胃感,才能让自己把手中的铃铛交给对面的人。如运行程序般念出被设定好的台词后,她看到对方的眼神变得湿润,言语中开始带着甜味,会露出一个近似于讨好的笑容。她于是也笑了起来,就好像与对方之间有着长久的默契。

       她渐渐地发现,自己所在的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世界。在这里,林月如会受伤,但一定会被治好。在这里,所有的人都说着自己的台词,除了台词之外他们只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这里,只要她想踏出“正常”这个范围一步,就立刻会被阻止,被一双无形且强硬的手。

       只有灵儿不同。灵儿会笑,会哭,会嘴馋。三人一起住旅店的时候,一直是林月如和灵儿住一间房。灵儿不是冷冰冰的,她拥有世界上最柔软的身体和最光洁的肌肤。

       刚刚出浴的灵儿有时候会来找林月如,让林月如帮她擦头发。林月如就接过有些濡湿的布,让灵儿坐在床边,她就缩到床角盘起腿来。灵儿就像刚出锅的食物一样热腾腾地冒着热气,本来就白皙的肌肤显得更加水润可口。林月如的手隔着布,碰到灵儿的一瞬间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痒。”灵儿不置防地咯咯直笑。

       当然会痒。林月如不敢用力,双手在灵儿头上浅尝辄止。她用布把灵儿湿淋淋的头发裹起来,再挤压其中的水分。烛光照不到木床的深处,她就依赖着黑暗的掩护,将自己的鼻尖贴近了灵儿。发丝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凉凉的,实在很舒服。热热的鼻息喷到灵儿的脖颈间,不痒才是奇怪了。

       灵儿与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天。林月如只给予最低程度的回答,她全部的意识都用来感知两人之间亲密无间的距离,并且动用全身毛孔来享受这种距离。

       “对了,月如姐姐,我还没有跟你说。嗯…其实……我怀了逍遥哥哥的孩子…”灵儿支支吾吾地说。

       林月如一怔。



【TBC】

陌上瑾明_专业发糖的的亲妈

【(gl)月灵】假如没有李逍遥(一)

仙剑一正剧衍生,cp为林月如x赵灵儿。
可能会有二,大概。
————下面是正文————
若问起当今武林执牛耳者是哪家,答的人多半要讲“南林北沈”。其中的“南林”,便指的是苏州林家堡了。那林家居江南鱼米之乡,产业无数,相传连皇帝都没有他家富庶。
林家堡堡主上天下南,乃是当今南武林盟主;中年丧偶后便不曾续弦,膝下唯有一女,名唤月如,今年年方十八,却是苏州城有名的“小霸王”。林天南为独女的婚事颇伤脑筋,求亲的媒人连门槛都要踏破了,也不见林月如点一下头。原来她因自幼丧母,父亲又百般疼爱,便养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仗着天资聪颖,又有精妙家学,早在七八年前就打遍了全城的同龄男孩子而未逢敌手,因此便不太瞧男孩子...

仙剑一正剧衍生,cp为林月如x赵灵儿。
可能会有二,大概。
————下面是正文————
若问起当今武林执牛耳者是哪家,答的人多半要讲“南林北沈”。其中的“南林”,便指的是苏州林家堡了。那林家居江南鱼米之乡,产业无数,相传连皇帝都没有他家富庶。
林家堡堡主上天下南,乃是当今南武林盟主;中年丧偶后便不曾续弦,膝下唯有一女,名唤月如,今年年方十八,却是苏州城有名的“小霸王”。林天南为独女的婚事颇伤脑筋,求亲的媒人连门槛都要踏破了,也不见林月如点一下头。原来她因自幼丧母,父亲又百般疼爱,便养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仗着天资聪颖,又有精妙家学,早在七八年前就打遍了全城的同龄男孩子而未逢敌手,因此便不太瞧男孩子得起。只是她性情至孝,不忍忤逆了父亲去,便只将求亲者戏耍一番,好教他们知难而退。
这日林月如在茶楼上喝茶听戏,眼一瞥却见对面客栈二楼的地字一号房有古怪。三伏的天里,这间客房却将门窗闭得死死的。就在刚才,一个苗人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却叫她瞧见了床头一个硕大的麻袋,约有一人高,里面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林月如平生最好侠义,当下便暗忖道:“这班苗人形迹好生可疑,我且看看他们带了什么东西。”便留意起那间客房来,觑见几个苗人都不在房内的空隙,运起轻功腾身凌空翻了过去,力道拿捏得极好,开窗落地未发出一点声音;而那门外把守的两个苗人还兀自不觉呢!
她见此情状洋洋得意了一番,伸手向麻袋探去;不成想,这一解,麻袋里竟露出来了个如清水芙蓉一般的美丽少女!
这少女约莫十五六岁,五官虽还未长开却已现精致,一身素雅蓝衣尽显清丽,只是面色惨白,紧闭着眼睛,手脚皆被麻绳缚住,口中亦被塞入了防她呼救的布团。林月如登时心中火起:这些蛮夷竟做着这等买卖人口的勾当!又是怜惜这名蓝衣少女的遭遇:为其解除捆绑之时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只软绵绵地靠在她身上,多半是因久未进食已经虚弱昏迷。
林月如打定主意要救人,将少女半扶半抱放在床上,解下腰际长鞭,手腕一抖在地上抽出清脆的一声响,引得门口守卫匆匆破门而入。
来得正好!林月如心道。“大胆小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凶绑架,本姑娘今日就要替天行道!”

正是,祸从天降仙灵流落人间处,好打不平侠女仗剑逞英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