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月读

12469浏览    401参与
没有Parado的Hyper Muteki

[月读/Alpina] Destiny

是得知舞台剧大致内容后的一些脑洞

是Alpina(阿尔匹娜/月读)主视角

ooc会有,有关红沃兹的部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

没看过舞台剧所以Alpina和红沃兹的相遇参照了tv的君臣组

实名迫害斯沃鲁兹/不是

好长时间没写东西了orz

之后一家四口会更新番外的(被迫营业)

如果能接受那就↓


斯沃鲁兹,时间王族的长子,在2068的某一天永远的倒下了。


这还要从那个人的出现开始说起。


我所在的世界是个不幸福的世界,这个世界饱受斯沃鲁兹摧残​,民众们无家可归,身形巨大的怪物不停地袭击他们,他们只能到处逃窜,躲在某个已经破损的桥洞瑟瑟发抖。...

是得知舞台剧大致内容后的一些脑洞

是Alpina(阿尔匹娜/月读)主视角

ooc会有,有关红沃兹的部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

没看过舞台剧所以Alpina和红沃兹的相遇参照了tv的君臣组

实名迫害斯沃鲁兹/不是

好长时间没写东西了orz

之后一家四口会更新番外的(被迫营业)

如果能接受那就↓





斯沃鲁兹,时间王族的长子,在2068的某一天永远的倒下了。



这还要从那个人的出现开始说起。



我所在的世界是个不幸福的世界,这个世界饱受斯沃鲁兹摧残​,民众们无家可归,身形巨大的怪物不停地袭击他们,他们只能到处逃窜,躲在某个已经破损的桥洞瑟瑟发抖。



斯沃鲁兹似乎从不把这一切​当回事,他随意践踏生命,对民众也是采取漠不关心,说杀便杀的态度。



​真是令人作呕的王。



​走在路上,民众纷纷向我投来既愤怒又害怕的眼神,我明白,他们应该是理解错了我的身份。



毕竟我现在,可是王的“妹妹​”。



呵,真是可笑。



我仅仅是助他登上王位的道具罢了​,这点我再清楚不过,我所拥有的力量,比他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可他却​不知从何处得到了名为异类骑士表盘的东西,那表盘变成了他成为这个世界的王的资格。



一个小小的表盘中竟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见识到这力量的我深知双方差距,便假装安分下来不敢多事。



我想了结斯沃鲁兹,​可我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只要他使用表盘的力量,我便再无还手之力。



但后来,我遇见了他。



那是改写我命运的一个夜晚。



没有亲情的家太过冰冷,何况斯沃鲁兹已经不在算是我的亲人,理所当然的,那为了斯沃鲁兹建造的城堡也不再算是我的家,我不想回到冰冷的城堡睡觉,于是独自一人跑到外面散心。​



正值夏日,路边的野花开的正美,即便是夜晚也隐约的散发着属于它们的光,我被其深深吸引,不由得驻足停留在此处欣赏。



​我没有带雨伞,就这样傻傻的站在这里,雨水一滴一滴的从我的发梢落下,最后消失不见,我任由它打湿我的肩膀,打湿我的头发,即便第二天可能会感冒发烧,我也毫不在乎。



因为没有人会在乎我。



就在我看着正入迷时,一把伞伸到了我的头顶,我回过神来,扭头看向为我打伞那人​,却是一副陌生面孔。



他穿着一身红色燕尾服,明明是男子,却留着一头略长的​头发,但长相出众,即便是从来不会对异性心动的我,心跳也不知不觉漏了一拍。



他看着我被雨水浇湿的衣服,对我温柔的说:“女孩子在外,要好好保护自己才是。”



我未曾想到他会关心我,也许是雨水让我的思维变得迟钝,我愣了一下,才​回他一句:“要你管……我又不认识你……”



他没有生气,​而是自顾自的介绍起了自己:“容我自我介绍一下,美丽的小姐,我名为沃兹,不知如何称呼您?”



第一次在这片土地上见到不知道我的人,看来是从远方,从一片斯沃鲁兹还未玷污的乐土来到这里的吧。



不管怎样,出于礼节,对方的问话还是要答的。



“我……名为Alpina。”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在仔细端详了我的面容后突然朝我行礼。



“看来您年轻时还是一样美丽动人,我が女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向我献上一个类似腰带的物品和一块通体纯白的表盘,他摊开本装饰精美的书道:“根据这本书所讲,在不远后的未来,时间王族的王女,Alpina,将会凭一己之力击败斯沃鲁兹,拯救这个世界,成为至仁至善的女王。”



​看着他手中的表,我陷入了沉思。



后来的后来,我变身为假面骑士,在那个下午彻底击败了斯沃鲁兹,拯救了在这个世界饱受斯沃鲁兹摧残的民众。



站在斯沃鲁兹已经消失了的土地上,感觉心中轻松了很多。



我终于摆脱了这个身份。



我成了民众眼中的救世主,是拯救他们的英雄,原本为斯沃鲁兹​建造的城堡现在也属于我。



可我总感觉,现在的我,内心像是少了些什么一样空虚。​



可能是早已不存在的亲情吧。



不过那都无所谓了,现在的我被民众尊为女王​,带领这个世界的他们走向光明,我再也不是被别人所利用的工具。



而在我登上王位不久后的某个夜晚,也是雨天,和那个夜晚,那么相似的雨天。



我对沃兹说:“你当初为什么如此肯定我能拯救世界。”​我的语气十分平静​。



沃兹对我露出的笑容依旧温柔​,他翻开那本一直带在身边的书,过了一会才答:“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运吧,我が女王。”



实际上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答案。



就这样过了50年之后,岁月的利刃早已无法在我的容貌上刻下刀痕,​我仍然保持着18岁时的模样。



如同时间神明的指引一般,我唤来沃兹,对他说:“沃兹,回到过去吧,去指引曾经年幼的我击败斯沃鲁兹吧,这是我赋予你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的使命。”



即便过了50年,沃兹因为我的影响也和我一样年轻,他仍然是那张万年不变的笑脸​,语气中一如既往的带着对我的尊敬:“如果是您的吩咐的话,那我必然照办,我が女王。”



就这样,我目送他,回到了过去,那个对我而言意义重大的夏夜。

常磐苹果派🥧

搞了点zio的HPpa

p1来逛个禁林迫害一下怕鬼小朋友p2人设p3格兰芬多当然要扣分(?)

实际上还有一些后续和互动,但是近期画不动了,先发了orz

至于为什么是小孩们,如果画18岁的话他们都霍格沃兹毕业了!!!

私心带一下cptag,下次一定正儿八经给我cp产粮,下次一定(。)

搞了点zio的HPpa

p1来逛个禁林迫害一下怕鬼小朋友p2人设p3格兰芬多当然要扣分(?)

实际上还有一些后续和互动,但是近期画不动了,先发了orz

至于为什么是小孩们,如果画18岁的话他们都霍格沃兹毕业了!!!

私心带一下cptag,下次一定正儿八经给我cp产粮,下次一定(。)

瓜豆/Алина

【北京IDO19日场照】

(喜欢的话麻烦转发点赞一下!!!)

《假面骑士—Zio》

“跨越时代的平成假面骑士们,

如今他们的力量将承载至未来。

庆贺吧——!!!为新王的诞生而欢呼!!!!

在一瞬之间握入手中,Are you ready? ”

————————————————

常磐庄吾:瓜豆(我)

沃兹:匣子 @匣匣子

明光院盖茨:子莫首

月读:燕久 

门矢士:矢泽

——————————

摄影:Michael

后期:匣子

妆娘:瓜豆(我)

【北京IDO19日场照】

(喜欢的话麻烦转发点赞一下!!!)

《假面骑士—Zio》

“跨越时代的平成假面骑士们,

如今他们的力量将承载至未来。

庆贺吧——!!!为新王的诞生而欢呼!!!!

在一瞬之间握入手中,Are you ready? ”

————————————————

常磐庄吾:瓜豆(我)

沃兹:匣子 @匣匣子

明光院盖茨:子莫首

月读:燕久 

门矢士:矢泽

——————————

摄影:Michael

后期:匣子

妆娘:瓜豆(我)

岩寺
不得不说她们太好看了,我画不出...

不得不说她们太好看了,我画不出来,太失败……

不得不说她们太好看了,我画不出来,太失败……

ooolight
垂死的太阳也不能在我冰冻的泪滴...

垂死的太阳也不能在我冰冻的泪滴里找到它的反光

垂死的太阳也不能在我冰冻的泪滴里找到它的反光

qi子君~

【魔鬼脑洞】假如小魔王和月读是父女关系

不喜勿喷

小魔王重置世界以后,意外知道了月读就是自己女儿后的相处模式


开家长会:

老师:“常磐同学,你为什么坐在月读同学家长的位置上?”

小魔王:“因为我就是……”

被月读捂嘴,打晕以后,拖了出去


盖茨暗恋月读,跟月读表白

小魔王突然出现

小魔王:(语重心长)“小伙子,谈恋爱这种事不要这么冲动,你要想好有没有当我女婿的觉悟,再决定要不要表白!”

月读:(扶额)“您也才18岁好吧!”


不喜勿喷,只是开个脑洞

不喜勿喷

小魔王重置世界以后,意外知道了月读就是自己女儿后的相处模式


开家长会:

老师:“常磐同学,你为什么坐在月读同学家长的位置上?”

小魔王:“因为我就是……”

被月读捂嘴,打晕以后,拖了出去


盖茨暗恋月读,跟月读表白

小魔王突然出现

小魔王:(语重心长)“小伙子,谈恋爱这种事不要这么冲动,你要想好有没有当我女婿的觉悟,再决定要不要表白!”

月读:(扶额)“您也才18岁好吧!”


不喜勿喷,只是开个脑洞

呜啾中最靓的星

修玛吉亚会梦见电子蝗虫吗?『四』

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

久 等 了

圣 诞 快 乐


只见刃唯阿提着矮小的粉毛修玛吉亚冲回哉亚准备研究研究。

与此同时,伊兹被支使出了病房,虾饺和那A.I.M.S.的河豚说什么不方便的,让她回公司先打理着事务点,省着那副虾饺整出什么幺蛾子!

“嗯?”伊兹望着刃唯阿歪了歪头,小肥手一指“为什么你提着我们公司的量产修玛吉亚?”

刃唯阿支支吾吾,也不好说是打算抓回去研究飞电的科技。

“您是打算救他吗?”伊兹习惯性地在疑问的时候歪了下头。

刃唯阿干笑两下“哈哈,是啊。”

“但是经过分析,您的笑脸好像并没有表现开心,为什么要笑...

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

久 等 了

圣 诞 快 乐




只见刃唯阿提着矮小的粉毛修玛吉亚冲回哉亚准备研究研究。

与此同时,伊兹被支使出了病房,虾饺和那A.I.M.S.的河豚说什么不方便的,让她回公司先打理着事务点,省着那副虾饺整出什么幺蛾子!

“嗯?”伊兹望着刃唯阿歪了歪头,小肥手一指“为什么你提着我们公司的量产修玛吉亚?”

刃唯阿支支吾吾,也不好说是打算抓回去研究飞电的科技。

“您是打算救他吗?”伊兹习惯性地在疑问的时候歪了下头。

刃唯阿干笑两下“哈哈,是啊。”

“但是经过分析,您的笑脸好像并没有表现开心,为什么要笑呢?”伊兹的头又歪到另一边,还摊开了小肥手。

刃唯阿从没见过这般可爱的场景。在哉亚时,只有一个烦人的坏男老板,被分到A.I.M.S.做技术指导之后也只有一个憨憨的坏男队友。

这般可爱的小女孩!小女孩这般好!是她猛男刃唯阿第一次见过的呀!

在可爱冲击波的攻击下,刃唯阿手里一松。粉红小矮子Duang地一声掉在地上。

小修玛吉亚也不知痛,想着赶快回去让漂亮医生摸摸自己的硅胶小奈转移注意,不要让隔壁那些幺什子修玛吉亚:“我的好灭妈妈,🌿死你的女儿迅宝贝了!”“你是我的,儿子!”的不知羞声音污了好医生的耳朵!

刃唯阿看绿色小机器人看直了眼,但是就在这时,一个紫色机器人突然出现了!

“爸比!”伊兹见了他突然高兴地蹬哒着小短腿跳了起来!

“走,你妈在家做了好喝的机油等我们回家。你姨和姨夫还带了你表弟英治来玩。”

伊兹愣了愣,其实也算不上愣,只是处理信息有点麻烦,一边是和自己一样白嫩可人的刚妈妈,一边是或人虾饺给的工作。

切傻看懂了女儿的忧虑。

“不要担心,我叫你大奶奶,brain去给你代班。”

伊兹在尽职尽责的好美德和妈妈做的美味如一口一个的包子一般都机油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被放弃!开心地回家跟刚关押好了法医下班的姨夫回了家去。

等刃唯阿在可爱的心动危机中撑过去,没叫飞彩医生发现有问题而给她做脑壳截肢手术的时候,伊兹早早回了家痛饮机油了。

“完蛋!”刃唯阿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那小虾饺和不破叫伊兹走掉定不会干什么好事出来!

刃唯阿说罢就向zio01病房冲去。猛的一打开门,只见一个河豚在门口伫立。

“抱歉走错了!”

但是一看门牌,的确没错。于是又猛的一打开门,果然是盖庄谏或都在!只是不破谏偷了刚刚到河豚的衣服穿。

只见蝗柴挽着大射狼的胳膊,大射狼盯着黑柴,黑柴搓着黄博美的腿,黄博美微笑着看着蝗柴。

“这是很好的小伙子,虽然比我还大,但是没关系,我们儿子也比我还大!所以他可以当我的好儿婿。只是这事还要问问我爸妈。我又有两对爸妈。一个妈刚气晕,另一个妈还在高中补课。两个爸,一个昨晚三阶累得够呛,还一个就知道拍照。”

“我可以上门提亲的!我爸是风都的硬汉侦探,很有名的。我姑姑是所长,姑父是伊兹姨夫的上司!”

刃唯阿突感气氛不对,又冲了出去。

但是她记住了考点:不破的姑父是伊兹姨夫的上司!

眼见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爹妈,刃唯阿的心里突然空荡荡的。自己的爹妈是谁呢?她想不起来,也从没有人告诉过她。

这边奥拉正和乌尔收拾了天空寺尊的病房,推着医疗器具小推车来到走廊上。月读正好被自己那群不省事的家人折腾地晕头转向,也打算到走廊上来透透气。而刃唯阿也正好走到了她们之间。

月读十分肥大,步伐慢一些,但这并不影响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美貌如花的奥拉。心动的声音如同平地惊雷般在她头脑里炸响,月读发出了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你,叫什么名字?”

奥拉也认出了月读。她嫣然一笑:“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月读滚圆滚圆的脸上浮起红晕,她嘿然一笑:“你,你说?是什么好消息,我立刻让我爹来庆贺一下!”

奥拉纤纤玉指点了一下一边的刃唯阿:“好消息就是,她,就是我和你的女儿。”

“!”月读感到难以月读理解,“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也没有见过她啊!”

“嗤,真笨。”奥拉哼了一声,月读非但不恼甚至愈发春心萌动。一下子就有了老婆,还白捡一个比自己年纪都大的女儿,这是多么好!

奥拉一把扯过刃唯阿,将她与两人相像的特点一一指认出来:“你看,这齐刘海黑长直像你,脸型像我,还遗传了你的女骑士之力,又遗传了我的二五仔反派气质。”

“那么,”月读还是有些月读不解,“我们是什么时候生的这孩子呢?我们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啊!”

“这还不简单!”奥拉开始不耐烦起来——美女总是容易不耐烦,“我有时劫者的力量,我上次去穿越时间溜达的时候就改变了一下历史,我们的女儿就提前出生了,这不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吗?!”

“哦哦!!”月读终于月读理解了。

“只是还有一点没有到位,”奥拉说,“因为时间线改变,现在虽然我们女儿已经出生,但这与我们还没有交配过的事实相矛盾。我们必须立刻交配来让历史合理化!”

她们顿时达成了共识,手推车也不要了,瘫在病房的爹妈兄弟也不要了,她们手拉手就打算去找个地方立刻交配doi。可是医院人满为患,竟然找不到一个没人的病房或者诊室。交配刻不容缓,奥拉啧了一声,坚毅地牵起月读的手:“我们今天必须要交配成功。走,我们去地下室的太平间!”

太平间的九条贵利矢不在,他被宝生永梦骑出去溜达了。可是与她俩预想的不一样,太平间里竟然金光灿灿,回荡着一阵阵妇女般的哭号:“挚友啊!!挚友啊!!!”

原来竟是一位死了挚友的吉尔伽美什王。他已经哭得眼睛像立绘一样血红,发胶都哭散了。他像盖上新娘一样将恩奇都的遗体盖上,然后扯起恩奇都宽大的袍子擤了擤鼻涕。听到有人来,他柳眉倒竖,怒斥道:“哪来的杂修,竟敢打扰本王缅怀挚友!”

奥拉毫不畏惧,也怒喝回去:“你又是哪来的金皮卡,竟敢打扰老娘交配!”

吉尔伽美什闻言突然偷 税起来。他打开王之财宝,摸出一张房卡:“你们这两个杂修女人让本王很有一点愉悦,本王决定赏你们一张喜来登顶级总统套房的房卡。本来今天本王是打算和挚友去酒店好好热砂畅♂谈三天三夜的,谁知他突然不声不响地死了,那么你们就代替本王去开房吧。”

月读接过房卡,千恩万谢地和奥拉快乐交配去了。吉尔伽美什王哭得有些疲惫,又感到很是无聊。他摸着恩奇都尚且柔软的身体,感到吉尔梆硬。于是他就在冰凉的太平间和恩奇都的遗 体交配起来,太平间内外充满了库哈哈哈哈哈的偷 税 笑声。

银河应急灯
《戴白手套的红色狐狸和她的女王...

《戴白手套的红色狐狸和她的女王》

《戴白手套的红色狐狸和她的女王》

阿谣

怎么让战争消失呢?
果然还是小魔王的方法最便捷√

怎么让战争消失呢?
果然还是小魔王的方法最便捷√

银河应急灯

补上了阿沃。大家一起去看烟花吧!

补上了阿沃。大家一起去看烟花吧!

银河应急灯
涂涂儿童画。《月读不喜欢下雨天...

涂涂儿童画。
《月读不喜欢下雨天》

涂涂儿童画。
《月读不喜欢下雨天》

三吋木.
夏天时候画来参加粉丝节的月读,...

夏天时候画来参加粉丝节的月读,可惜并没有过审

夏天时候画来参加粉丝节的月读,可惜并没有过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