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月青

73172浏览    1381参与
羽灵亦西颜(沙雕本雕)

又是沙雕图(因为我不会写文【你信吗?】)

又是沙雕图(因为我不会写文【你信吗?】)

一只小珩

【同人】万相归春(短篇 新年贺文)

·全员向·

·新年贺文·


1.


小姐妹俩眼巴巴等着,偶尔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再对视一眼。

小青扯了扯阿紫的衣袖,糯糯开口:“姐姐,爸爸和妈妈真的行吗?要不还是说说,这天都快黑了,要不还是让宫里的人准备年夜饭吧……”

阿紫闻言摸摸小青的头,微微笑道:“我们青儿饿啦?来,姐姐这里还有松子糖,你先吃点糖,爸爸妈妈他们很快就准备好啦。”她看向门外,目光放的很远,眯眯眼,“这是咱们家团聚后的第一个春节,应该好好过一过呢。”

“可他们都忙了一天,会不会太累啦?”

“虽说不让我们沾手,但有绒嬷嬷和海漂帮他们呢,没事的。”

话正说着...

·全员向·

·新年贺文·


1.


小姐妹俩眼巴巴等着,偶尔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再对视一眼。

小青扯了扯阿紫的衣袖,糯糯开口:“姐姐,爸爸和妈妈真的行吗?要不还是说说,这天都快黑了,要不还是让宫里的人准备年夜饭吧……”

阿紫闻言摸摸小青的头,微微笑道:“我们青儿饿啦?来,姐姐这里还有松子糖,你先吃点糖,爸爸妈妈他们很快就准备好啦。”她看向门外,目光放的很远,眯眯眼,“这是咱们家团聚后的第一个春节,应该好好过一过呢。”

“可他们都忙了一天,会不会太累啦?”

“虽说不让我们沾手,但有绒嬷嬷和海漂帮他们呢,没事的。”

话正说着,绒嬷嬷就推开了门,“两位小宫主都在呢,来来来,咱们上菜了!”说罢,身后便有侍女们端着菜肴进来,发髻间俱是今天宗主特批的红玉发簪,个个都是一脸喜气。

阿紫和小青见状连忙和绒嬷嬷站在一边,看她们一样一样往桌上摆,有点懵。

“不是家宴吗?怎么还这么隆重啊?”阿紫悄悄问绒嬷嬷。

“害,他们两个都是会做饭的人,又赶上咱们家团聚,一时兴起就多做了点。”绒嬷嬷摆摆手,笑着从袖子里给两个孩子压岁钱:“来,这是你们俩的。”

“呀!”

小青和阿紫都很意外,正局促着要推脱的时候,墨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长辈给的,接了吧。”

“妈妈!”

她们向门外看去,果然墨兰一身红衣走来,雨师和海漂也都换了新衣服。

雨师笑着也递过来两个红包,摸摸她们的头:“新的一年,为父的两个宝贝万事胜意,多长宁,多喜乐,便是最好了。”末了又摇了摇手中的红包,补充道,“字是我提的,钱可是你们母亲出的啊。”

明明都说好了不告诉的……墨兰在后面戳了他的腰一下,无奈只好点头。

阿紫和小青相互碰了碰胳膊,眼睛亮亮地接了过来。收好之后对视一眼,两个小姑娘一起向墨兰扑过去:“谢谢妈妈!”

好在墨兰早有预料,被撞得退了几步,把两个孩子稳稳接在怀里,紧紧抱住笑着挨个摸头:“一家人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傻姑娘。”言罢向雨师他们招手,“大家先入座吧。”

她低头又捏捏两个孩子的脸:“咱们先吃饭,吃完带你们去看烟花。好不好?”

“好!”

“妈妈最好啦!”

说着就亲脸,真是小孩子心性啊。


2.


毕竟今天过年,也不好让人在实验室里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吧,灵锡早早就开始和厨师订对菜单,虽然两个人吃,但是只要有她的心上人,就要重视。

这不一大早就把新衣服换上了,欢欢喜喜迎新年。

年夜饭的时候,她更是宝贝自己夫君宝贝的不得了:“这个鱼你最喜欢了,这一年怪累的,多吃点!还有这个这个,这个是我亲手做的,我对着菜谱练了半个月呢……”灵锡把筷子横在下巴下面,满眼都是期待地看着忠,笑得双眼弯弯:“好不好吃?”

忠很乖的由着灵锡把一大口红烧鱼送进嘴里,鱼肉是灵锡刚才剔好的,没有半根刺。他细细咀嚼,好半天才含糊不清的开口:“好吃的,特别好吃!”

灵锡松了一大口气,揉了揉忠的脸颊:“那就行……只要你喜欢就好啦。咱们一会儿吃完饭,去外面试试新做出来的烟花?”

“好,都依你。”

忠笑着握紧灵锡的手,满眼都是温柔,用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将人拉近自己,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

“干什么呀,这还吃着饭呢……”

灵锡脸红,却也没有把忠推开,而是向他怀里又靠了靠,抿着嘴偷偷地笑。

小蘑菇在一边看着,早已经习以为常,许下的第一个新年愿望是,自己在新的一年快多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吧!

求求老天啦!


3.


“哥,过年了!”

“这就是你半夜翻墙进判宗的原因?”

“我这不是想你吃口热乎的嘛……”铁面一边碎碎念一边从自己的塔里用韵力取出一盘饺子来,还有醋和辣椒油,“你最喜欢的韭菜鸡蛋馅饺子!”

“我什么时候最喜欢这个了。”

无情嘴硬归嘴硬,可还是让人和自己进屋了,临关门前让烛龙和句芒不要新年还打架了,回去也吃点饺子。

等他来到桌前,铁面已经把蘸汁调好了,正好递给他筷子:“这可我自己包的啊,赏个脸,不好吃也忍一忍?”

看着确实卖相不佳的这一盘,铁面哑然失笑,摇摇头没说什么,安静的吃了一口:“不错。”

“……你都没嚼。”

“……不重要。”

铁面也没有再纠缠,只是撑着头看他。他们之间横着白气袅袅,可无情的轮廓在他眼中还是很清晰。

饺子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铁面才又开口:

“哥。”

“嗯。”

“新年快乐!”

无情抬头看了他一眼,弯着嘴角笑了,喂给他一个饺子:“你也是。新年快乐。”

“一会儿去看烟花?”

“我没空,这里卷宗一大堆处理不过来。”

铁面不说话了,背对他,故意晾着无情。果然,一会儿就传来声音:“……罢了,偶尔给自己放个假也不错。”

“嘿嘿,谢谢哥赏光!”

无情摆摆手,在铁面明媚的笑容下还是觉得吃饺子适合自己。


4.


“新的一年许了什么愿望?”西门几乎把全身重量都放在瞳瞳的半边身子上,而随身的桃花瓣摇摇晃晃落在他另一边肩头,“该不会要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吧?”

“为什么不呢,长高的感觉可真棒啊!空气都是新鲜的!”瞳瞳现在真没因为自己吃错药而感到伤心,甚至还想和婆婆再要一些,“说起来,你没骨头吗?起来起来,刚吃完饭就趴我身上,你也不怕胖。”

“靠一靠怎么了?胖一胖你就不喜欢啦?”

“……你有理,我说不过你。起来,咱们看烟花该迟到了。”

“我不,我累了。”

这人!瞳瞳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偏偏西门这脸生的天生就是自己喜欢的模样,又不舍得训斥,只能好言哄着:“那咱们先上筋斗云,到了地方再说?”

“到了地方我也不走。”西门眨眨眼,冲瞳瞳笑,“你背我吧。”

“啊?我背你?这不好吧,且不说咱们俩是眼宗的宗主和长老,两个大男人的……这不好这不好。”

“啊……”西门垂下眼眸,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都失了颜色一般。

瞳瞳最见不得他这样,连声道:“诶,我也没说不背啊,在外面谁认得谁啊真是,背!”

“真的?”

“真的。”

西门往瞳瞳耳后吹了口气,把扇子塞给瞳瞳后很欢乐的直接窜上了他的后背:“那咱们走吧!”

“哈?我可没说在这儿啊……”

瞳瞳无奈的笑了,把扇子仔细收好,向上托了他几下,把人稳稳的带上了筋斗云:“走喽!”


5.


“出谷去?为什么?你也不看看什么时辰。”

云忧谷主面色不善,茶杯放回石桌的声响都大了许多。

“因为徒儿心中有了一个人。今晚的烟火大会,徒儿答应她……”明月跪在地上,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为了一个人就不要师父和师兄师姐了?这就是我教出来的好徒弟?”

“徒儿知错。”明月回答得倒是干脆,“可是与人承诺不可失约,一诺千金也是您教我的。”

“……你是在呛我?”

“徒儿不敢。只是……”明月抬起头注视师父,眼中满是坚定,“徒儿真的很喜欢她,无论今日师父同意与否,我都要去见她。”

“万山无阻?”

“万山无阻。”

谷主也低头看明月,许久才长叹一口气:“起来吧。”明月也有些意外,刚起身就又听到他的话:“早去早回,记得回家吃饭。”

“是!谢谢师父!”

女孩的语气中有忍不住的喜悦,竟三下两下用轻功跳着离开,生怕师父察觉她是骗他自己和人有约。

谷主望着女孩离开的背影,手指轻叩桌面,想起戴着斗笠的故人,淡淡笑了。

“大人,又一年。”


6.


今年的新年烟火大会总流程是武崧和白糖一起商议定下的,地点选在星罗镇,具体材料由手宗提供。

漫天的烟花在空中炸开,俱是盛世图景。

“真美啊。”他收回目光,和武崧碰杯:“你看,听我的准没错,这天上多好看啊,我有生之年看过最盛大的一场烟花,就是现在了。”

“以后每年都会有的,不着急。”武崧饮尽杯中酒,也看向白糖,“以后每年,我都陪你……一起筹划。”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武崧望进白糖眼底的一片清澈,展眉笑的舒朗:“要我说,以后就别讨论了。”

“为什么?你没有意见啊?”

“反正最后我都败给你,还有什么说的呢。”

白糖再次把酒斟满,眉眼间都是得意,“我哪有那么厉害,你可别瞎说,该讨论还是得讨论。”他压低声音又补了一句,“公是公,私是私。”

“反正你都赢了我那么多回,以后也不差几次。再说,各凭本事罢了。”

“那你可要注意啦,我不是好惹的。”

白糖吐舌,爽朗大笑起来。

他也没接他的话,只是夜空之下,小少年一身磊落与勇气,白衣映出星河万里,向他举杯。武崧自然在一月川流的长风中识得他身上属于自己的一分骨骼,白糖眸中,自己的所及之处,有他抬手承住的一杯酒,和许下的半生。

“敬岁月。”

“敬山河人间。”


白糖和武崧坐在山坡上往下看。

墨兰和雨师相携在桥上看烟花咬耳朵说话,他们身后是瞳瞳背着西门缓缓走过;

相比在手宗实验过无数遍的烟花,灵锡更中意集市上的吃食,忠一边拉着她的手怕人走丢,一边和师傅买糖人;

钟无艳在和宿雪试胭脂,七白和叫头在人群里挤着要看杂耍;

阿紫和荣光相谈甚欢,正在一起猜谜;

大飞陪着两位婆婆,给老人指着天上的烟花看;

铁面和无情找了个绝佳的位置,一边吃小吃一边赏烟花,别提多热闹了;

四大猫捕又在和判宗三傻掐架,只不过从打架变成了捕捉烟花到底有多少种罢了;

纳兰和叽里咕噜在酒楼喝酒,欧阳在喝茶。

小青在星罗班门口绞着衣角,时不时抬头看几眼,只觉得索然无味。她咬着下唇,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或许,或许……

她自己胡思乱想着,心绪不宁。

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很匆忙,有人恰在这时叫了她一声:

“小青。”

她回头却撞入一个带着清冽月光的怀抱,那人还在轻轻喘着气:“我来晚了,抱歉。新年快乐。”

“不晚,刚刚好。”

小青回抱住她,在她颈间轻轻蹭了蹭,扬起嘴角:

“新年快乐。”

【完】

————————————后记————————————

一时兴起之作,写了大概4个小时哈哈哈

过年不就图个喜庆!

我深夜发文就没人能逮到我!

也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阖家欢乐!

都要保护好自己,天佑中华,都会好起来的!


TCS·月莲企划

2019年终总结

(4)企划—其他

2019年终总结

(4)企划—其他

TCS·月莲企划

2019年终总结

(2)CP24&CP25场限无料明信片

CP24明信片画师:なななし(日本)、chokko(日本)

CP25明信画师:なななし(日本)、kanata(韩国)

2019年终总结

(2)CP24&CP25场限无料明信片

CP24明信片画师:なななし(日本)、chokko(日本)

CP25明信画师:なななし(日本)、kanata(韩国)

蚊牌抽油烟机

看剧摸的鱼鱼

是月青!

p1是小青和明月小玩偶!

p2是新年的(当贺图好了(?)实在想不到什么梗画了

p3是随手摸的小q版

质量都很低,看着乐就好啦

看剧摸的鱼鱼

是月青!

p1是小青和明月小玩偶!

p2是新年的(当贺图好了(?)实在想不到什么梗画了

p3是随手摸的小q版

质量都很低,看着乐就好啦

TCS·月莲企划

2019年终总结

(1)CP24&CP25摊位海报

CP24海报画师:ゆちか(日本)


CP25海报画师:美月るる(日本)

2019年终总结

(1)CP24&CP25摊位海报

CP24海报画师:ゆちか(日本)


CP25海报画师:美月るる(日本)

紅豆奶茶

p1摸的月青    p2劇照

這對太可了TT

p1摸的月青    p2劇照

這對太可了TT

失棉

隔了这么久没画小青和月青cp了 我流小青和我流明月随手乱画注意 上不完色了好累就先这样了 感谢上次还有人来评论😢

隔了这么久没画小青和月青cp了 我流小青和我流明月随手乱画注意 上不完色了好累就先这样了 感谢上次还有人来评论😢

艺术鸽

大概是红肚兜梗的改版

大概是红肚兜梗的改版

艺术鸽
“我可不可以……” “不,你在...

“我可不可以……”

“不,你在想屁吃。”

冬天吃冰淇淋老爽【?】

另外小年快乐

“我可不可以……”

“不,你在想屁吃。”

冬天吃冰淇淋老爽【?】

另外小年快乐

渔目unicorn

【月青】女孩与蝴蝶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内容有点无聊


        那个女孩又来抓蝴蝶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来这里地方捉蝴蝶。

  或许和那个传说有关吧……

  传说人们把自己的心愿轻声的告诉手中的蝴蝶,然后将蝴蝶放飞,蝴蝶会告诉天上的风儿,风儿会把心愿告诉给精灵和天使,就能让愿望变为现实。

  那么她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呢?

  一只蝴蝶从女孩面前飞过,月牙型的头饰随着动作晃动,青丝飘摇,捕蝶的网一次次挥下,又一次次落空。

  或许是不想看到女孩失望的眼神,蝴蝶停了下来,停在了紫色...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内容有点无聊




        那个女孩又来抓蝴蝶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来这里地方捉蝴蝶。

  或许和那个传说有关吧……

  传说人们把自己的心愿轻声的告诉手中的蝴蝶,然后将蝴蝶放飞,蝴蝶会告诉天上的风儿,风儿会把心愿告诉给精灵和天使,就能让愿望变为现实。

  那么她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呢?

  一只蝴蝶从女孩面前飞过,月牙型的头饰随着动作晃动,青丝飘摇,捕蝶的网一次次挥下,又一次次落空。

  或许是不想看到女孩失望的眼神,蝴蝶停了下来,停在了紫色的花朵上,翅膀背面在阳光照耀下拥有十分美丽的青色虹彩。女孩悄悄靠近,双手慢慢地伸到花朵底下,再快速地合拢,幸运的捉到了这只蝴蝶。

  “太好了!又到一只蝴蝶!”女孩雀跃不已,小心翼翼地把蝴蝶从花朵上摘下,默默许下愿望。

  善良的精灵、纯洁的天使啊,请您实现我这渺小的愿望,把纠缠我弟弟的病魔驱逐吧,让他平平安安度过这一生,我将无比感谢您,我会是您最忠诚的信徒。

  蝴蝶在女孩手中扑腾了几下,掉落了些许鳞粉,鳞粉竟没有沾到手上,而是泛着莹光消失了。女孩张开双手放出蝴蝶,没有注意到和以前相比细微的异样,看着渐晚的天色决定早点回家,给在家中等候的弟弟做晚饭。

  蝴蝶留在原地盘旋许久,等待着太阳消失的那一刻,那时通往天国的道路就会出现,只要通过道路女孩的愿望就会实现。

  对实现愿望的蝴蝶来说是一条道路,对人类来说不过是一束微弱的光罢了。

  “真是的,我才不愿帮她实现愿望呢,去住天国那么辛苦,我……我是不会帮她的,”蝴蝶的话语并没有被谁听见,像是个别扭的小孩,不承认自己的心意。

  橘黄和紫蓝在天空相互交织着,像蝴蝶此刻的心境般,但太阳终究会落下。

  紫蓝色越来越浓稠吞没了太阳最后的光辉,道路出现了,拯救女孩的那束光出现了。

  蝴蝶飞向那束光,又一遍否认自己的心意,我才不是为了她,我只是很久没去哪里玩,我只是去玩而已。

  忽然一股强风袭来,蝴蝶猝不及防被吹歪了一下,调整好方向继续跟着光束前行。

  本来因为内心的纠结,心情不太好的蝴蝶,现在心情更不好了,“大飞!你再敢吹一下试试!”怒气十足的一噪子把藏起来的风精灵吓的一哆嗦,怯怯的飞了出来,“小青这是试炼,这是我的工作,就是要这样做的。”

  小青语气中尽带不满,“我又不是没有上去过,还是说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试炼的难度是规定不变的,以小青的实力能轻松通过,刚才抵挡不住是因为一时大意了。

  “不是,这是规矩,”大飞跟上了加速的小青义正言辞的说,“不能随便更改的,任何人都要通过试炼。”

  “哼,我又不稀罕,反正我要到了。”

  谈话之间,一扇金黄的大门出现在眼前,散发着圣光,无比的庄严宏伟。小青能那么快到达是因为那道光是一条捷径,虽说是一条捷径,但只能到达天国而不能进去里面,且只有特殊种类的精灵能走。小青就属于特殊种类的精灵,这种精灵数量不少,有实力的不多,能通过考验的也不多。这种种类的精灵就是传说中能实现愿望的“蝴蝶”,愿望能不能实现取决于精灵的实力和是否愿意帮忙实现。

  “诶,小青姐姐又耍性子了。”门后冒出了个脑袋,看样貌是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真实年龄是多少就不知道了。这个男孩向来活泼,有时也会口不遮言,经常和小青吵架。

  “白糖!你胆子肥了,敢这么说我,看我怎么教训你,”说完小青变作少女模样,像白糖攻去,看样子是被气的不行。

  只是攻势未成就被人打断了,“你们不要闹了,”武崧站在两人中间无奈地说,“还有事情要办呢。”

  白糖一下子躲到些武崧身后应和道,“就是就是,还有正事要办呢。”

  武崧拿身后的人没有办法,知道自己管不住他,决定先向小青询问,“这次要实现怎样的愿望?”

  小青不再闹,熟练的回答说:“是一个女孩子的,希望他弟弟能康复。”

  “好,我现在去办理手续,”武崧翻看着手中的本子,停在新写上字迹的一页,那一页上有着女孩的名字,明月。名字后面是一串难懂的符文,这些是小青种族的文字,这些字是由小青的鳞粉书写而成的。

  看到武崧拿着本子离开,白糖也不躲着了,满脸好奇心向小青问道:“小青姐姐你都好久没帮人实现愿望了,这次是因为什么呀?”

  “我没事干,看她顺眼不行啊,”小青翻了个白眼,没继续之前的打闹。

  “小青应该挺喜欢那个女孩的吧,我看到好几次他都盯着女孩看,”刚才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大飞此刻凸显出了存在感。

  小青难得没有反驳大飞,别扭的扭过头说:“我就是因为看她顺眼才多看两眼的,没有喜欢她。”

  “小青姐姐你脸红了哟,”白糖在一旁一脸戏谑的说,“小青姐姐肯定就是喜欢还不承认。”边说边往远处跑,认为自己这样肯定会惹小青生气,跑远点比较安全。

  “白糖!你给我站住!”小青羞的冲白糖吼,正想给白糖来几招,好巧不巧武菘回来了。

  武崧手扶在额头上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你们不会又要打起来吧?就不能给我安分点吗?”

  “回来挺快的,事办完了吗?我要走了,”小青气的不想在这多呆,不客气的问道。

  “办好了……”

  武崧话还没说完,小青听了前半个字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一直在嘟囔着,我才不喜欢她,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简直是在胡说八道,我不喜欢她,不可能喜欢她……我喜欢她。


——————————————————————

@上官糖仁小姐也许你已经忘了我这只鸽子精,但没关系,我还是鸽出来了

一只小苗球

让我姐帮忙画的月青!!太可爱了,由于是线稿,所以有些地方没拍清,凑合看吧!!!

让我姐帮忙画的月青!!太可爱了,由于是线稿,所以有些地方没拍清,凑合看吧!!!

艺术鸽

冬日出游玩耍,请注意安全,避让行人

冬日出游玩耍,请注意安全,避让行人

离殇落花✨💗💗

【月青】已在我的世界消失殆尽.

刀子.时间线大概是猫土大战之后.

想象的小青在与黯的决战中丧命.

也包含一些个人对月青为什么互相喜欢的看法吧.

建议搭配米津玄师的Lemon食用.


我喜欢她。

或许是从很久之前开始。

回想起我俩的第一次见面,以及还不熟悉的时候…

冷眼相待,互相看不顺眼,动不动就吵架拌嘴,那时我们一定是恨极了对方吧。

可是过了不久,这份喜欢就开始在心底萌发了。

或许是从她屡次受伤我的心开始痛,

又或许是她每次笑着与其他人说话时花儿一样美丽的她使我的心脏骤停了几秒

当然更或许是因为她…

身为女孩子却坚强无比而且…

不,不是这样…

我喜欢的就只是她啊—...

刀子.时间线大概是猫土大战之后.

想象的小青在与黯的决战中丧命.

也包含一些个人对月青为什么互相喜欢的看法吧.

建议搭配米津玄师的Lemon食用.







我喜欢她。

或许是从很久之前开始。

回想起我俩的第一次见面,以及还不熟悉的时候…

冷眼相待,互相看不顺眼,动不动就吵架拌嘴,那时我们一定是恨极了对方吧。

可是过了不久,这份喜欢就开始在心底萌发了。

或许是从她屡次受伤我的心开始痛,

又或许是她每次笑着与其他人说话时花儿一样美丽的她使我的心脏骤停了几秒

当然更或许是因为她…

身为女孩子却坚强无比而且…

不,不是这样…

我喜欢的就只是她啊——她小青,她墨青,她身宗宫主。

你们一定觉得很可笑吧,平常总是对谁都冷酷的我,居然会喜欢上别的猫。

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我会喜欢那个整日笑的像蝴蝶一样能安抚人心的少女,喜欢那个战斗起来坚强到令所有人刮目相看的女孩。

哎,算啦…

很久没人这样陪我聊天了。

你好,我是明月。

很抱歉现在才打招呼。

自从她不在了,我就独自一人幽居了。

反正现在猫土和平了,星罗班早就散了…自从她不在了。

师傅说我的心中有了杂念。

这或许是真的吧。

她改变了我…黯杀死了她。

我眼睁睁看着她从我的眼前消失,化为光点,灰飞烟灭。

她真的很坚强。

坚强到我没能力保护她。

我只能这样看着,看着她从我的世界消失。

那只总发着大小姐脾气,喜欢生气爱面子的小猫不在啦…

你好,我是明月。

谢谢。

如果真的像传说的那样,猫有九条命,我希望我还能遇到她。

至少不要这么晚,让我比她再大一点吧,让我有能力保护她吧,让我变得强一点吧,让我能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吧…让我…让她能别这么走了吧…

青。

她是我的光。

青儿,

对不起,

我爱你。

艺术鸽

一些沙雕东西

【内容微白武,月青】

一些沙雕东西

【内容微白武,月青】

梦璃吖🍭

『月青』执彼手,同观霞 (虐文)

•番外(月青虐文)

•壹◆墨紫视角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一滴一滴积累着……病房里很安静,只有点滴的声音……

          病床上的妹妹猛地睁开了眼睛,开始和我闹腾:“明月呢?怎么不是明月?你还我明月!还我的明月!”“小青乖,姐姐陪你。”我温柔地安慰妹妹,一旁站着的大叔盯着床上的妹妹。小青好像发现了什么,拔起右手的点滴,冲向那人,喊到:“说,是不是你撞的我!”这次她终于没问明月,真不知道那...

•番外(月青虐文)

•壹◆墨紫视角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一滴一滴积累着……病房里很安静,只有点滴的声音……

          病床上的妹妹猛地睁开了眼睛,开始和我闹腾:“明月呢?怎么不是明月?你还我明月!还我的明月!”“小青乖,姐姐陪你。”我温柔地安慰妹妹,一旁站着的大叔盯着床上的妹妹。小青好像发现了什么,拔起右手的点滴,冲向那人,喊到:“说,是不是你撞的我!”这次她终于没问明月,真不知道那个明月有什么好的,有我对她好吗?真是的……“对不起,我没有看到您……”那大叔淡淡的说,话里有些羞愧。“对不起管用吗!告诉我明月姐呢?”小青用那一只好的胳膊揪住大叔的衣领,激动的喊着,随后改为恳求的声音,“你肯定知道明月姐在哪,对不对啊叔叔?你肯定知道……”“抱歉,那是您的朋友吧,她成了植物人……”大叔声音越来越小……“什么!我的朋友?你可知她对我来说多么重要!”小青看起来没忍住,泪水夺眶而出,她瘫坐在地上,无力的说着,“如果你没有撞过来,明月姐怎么会……”我冲过去,想要抱起她,她推开了我,我从来没有发现她的劲儿这么大,我猛地退后几步……

        “你们走!都走!”小青的水袖一甩,泪流满面,她转过脸冲我和大叔喊着,“还不走!”我看看情绪这么激动的妹妹,也不好再说些,连忙一步三回头的走出门外……原来,那个明月对她竟然比我还重要……想着妹妹哭的心碎的样子,想着她说的话,我也哭了……一旁的大叔留下电话,也走了……我也只好先回家充上手机通知妈妈……

贰◆小青视角

        姐姐出去了,叔叔也出去了,病房里终于只剩下我了……我放开声哭了……为什么,明月姐,你这么狠心,留下小青……你为什么要推开我……“明月姐!”我用尽剩下的力气,极力喊着……天黑了,她没有笑着给我开灯,温柔的批评我……臭明月,你怎么能丢下我……我冷静下来,用好的右手拖着地,站了起来。明月姐肯定在某个病房里,不行,我得去找她!我晃晃悠悠的推开病房门,嘶……这灯怎么这么晃眼……我此时一定很狼狈,往常明月你会给我梳理吧……想着支离破碎的东西又落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走到咨询处,护士姐姐笑着问我有什么事儿,我哽咽了一下,问道:“一个叫明月的姑娘,病房在哪?”“哦,在2楼14号病房。”“谢谢您……”我转身,快速跑到2楼,在走廊里,我看到了白糖他们……不出我意料,那丸子已经冲过来了。“小青姐姐,你是来看明月姐吗?天王星和海王星不让进啊,他们说明月姐……”白糖话还没说完,就被武崧堵住了嘴。“臭屁精,你为什么不让我说……”那丸子表示抗议。“闭嘴吧你,少说几句,没看到小青已经成那样了吗?”武崧说道。大飞也说道:“别听白糖瞎说……”我没有耐心听他说完,从他身旁径直走了进去,果然天王星和海王星挡在门口。“让让,我要看明月姐……”“不行,明月姐需要休息。”天王星说着,和海王星张开双臂挡在我面前。我只好用一只水袖推开他们,闭上了门……我望向明月,她身旁站着她的师父……

          我走到她的师父身旁,低下头道:“小青对不起前辈您和明月姐,明月姐是为了我才……”他的师父抬起我的脸,我望向他,只听他淡淡的说:“是明月想做的事,她就会不顾一切的做,救你是她自己的选择。”“可是……”他摇摇头,道:“你就是小青吧,明月经常和我提起你,她从前可从不为了谁干什么,为了你可有很多次啊,难得看见她对一个除了天王星和海王星那么上心的人。”“前辈是我……”“没事,我已经施法,明月她还可以醒过来的。”说罢,他走向门外,我只言道:“谢谢前辈。”“她是我徒弟,救她不用谢我。”这时站在角落里的吉祥如意开口了:“呵,小青,就是你害明月姐成了这个样子吧!”我只是想好好和明月姐说说话,她们凭什么说我……我看了看明月,冷笑一声,对不起,在你的面前打斗……想罢,我冲她们攻击,“冰玉天翔!”顺便用一只水袖为他们打开了门。“咔哒”一声,我的耳边清净了,终于就剩我们俩个了……

叁◆小青视角

       我坐在她身旁,轻轻摸摸她从不让我碰的脸,好轻柔吖……我笑了,我好冷啊……“臭明月,说好的陪我呢?怎么自己睡着了?我还没来得及亲口告诉你我非常喜欢你呢!我喜欢你吖……又怎是他们想的友情……明月你快醒来吖,你说过要陪我逛街,为我梳头的……明月姐,我好累啊,我明明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要推开我,为什么不是我……”我又哭了,这是我今天第几次哭了?我不知道啊……可是倘若我流尽这泪,你会睁眼看看我吗?“谁!”“小青姐姐,你妈妈来找你了…”那丸子可真烦,妈妈……还不是要带走我吧……妈妈进来了,我只好赶快抹干净眼泪,道:“妈妈,我想……”妈妈依旧是很温柔的说道:“小青你的胳膊受伤了,别再磕碰了,别忘了回家……”“妈妈我知道了,谢谢妈妈……”门又关上了,我帮臭明月盖好了被子,她可不能着凉,给她擦了擦脸,她可不想脸非常脏吧,她也爱干净……我坐在她身旁,竟看的出神,她这么美吖,我好像喜欢她比喜欢自己都多了……不知看了多久,我睡着了……梦里她笑着说:“我也喜欢你……”

                                未完待续

艺术鸽
就,随便画的 大概吸血鬼月x血...

就,随便画的

大概吸血鬼月x血猎青

【本来想画月姐留个小辫子的,结果越画越像男的,我果然不适合画画】

就,随便画的

大概吸血鬼月x血猎青

【本来想画月姐留个小辫子的,结果越画越像男的,我果然不适合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