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有意组

28浏览    3参与
阿笑

【有意】有意?有意……

上犹×崇义CP向注意!

微量大余×南康CP向!


  赣州秋季的天气也不见转凉,依旧是红日当空。上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翻阅着一本年纪看起来比他自己都大的书


  许久,崇义揉着眼从楼上下来,还险些在楼梯平台上磕个跟头


  “可算睡醒了?”上犹的眼睛终于从书上移开了,看着崇义坐到自己身旁开口说道“昨天干什么去了?这么困”


  崇义没回话,自顾自的躺在上犹腿上,手掌盖住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上犹小心的把刚才翻阅的书收进茶几抽...

上犹×崇义CP向注意!

微量大余×南康CP向!




  赣州秋季的天气也不见转凉,依旧是红日当空。上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翻阅着一本年纪看起来比他自己都大的书


  许久,崇义揉着眼从楼上下来,还险些在楼梯平台上磕个跟头


  “可算睡醒了?”上犹的眼睛终于从书上移开了,看着崇义坐到自己身旁开口说道“昨天干什么去了?这么困”


  崇义没回话,自顾自的躺在上犹腿上,手掌盖住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上犹小心的把刚才翻阅的书收进茶几抽屉里,轻轻的晃了晃崇义压在自己腿上的身体,说到“醒醒,先吃早饭”


  崇义敷衍的“嗯”了一声,往上犹怀里蹭了蹭,把上犹套在外面的纱衣往自己身上扯了扯,又睡了回去


  上犹无奈的把自己身上的纱衣脱下盖在崇义身上,凑在崇义耳边说“想吃什么?让我起来,现在给你做”


  “包米果……”崇义懒散的说,翻了个身,闭着眼,摸索着推开上犹凑过来的脸


  “大早上吃这个不太好消化吧”上犹提醒着


  崇义沉默着,一动不动。上犹见状,捏了捏崇义的耳垂“好吧!谁让我宠你呢!”


  听罢,崇义乖乖的坐起身,把上犹给的纱衣披在身上,打了个哈欠,待上犹起身后又立马瘫在沙发上,继续睡了过去


  上犹叹了口气,从衣架上拿过围裙进了厨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崇义终于睡醒了,从沙发上坐起身来,身上披的纱衣落在沙发上。崇义只觉得这纱衣眼熟,却并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索性不去想它,拖沓着拖鞋从茶柜里拿了一只茶杯去饭厅里接杯水


  路过厨房,崇义听见里头声响挺大,便探头朝里边看


  只见上犹站在灶台前,右手握成拳头向灶台上打去,发出“咚——”的一声


  崇义吓了一跳,瞬间清醒,连忙把头伸回来,身体紧紧贴在墙上,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过了一会,崇义觉得上犹并没有看见他,开始思考自己做了什么,奈何刚才睡的迷迷糊糊的根本想不起来


  崇义心里害怕极了,以往那么宠爱他的哥哥这么生气,一定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但崇义想不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只能先逃离现场


  崇义弯着腰退回客厅,躲在窗帘后面,开始思考怎么让自己心爱的哥哥消气,让他和自己重归于好


  突然,崇义看到个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


  “老天!南康过来干什么!不要按门铃啊!”崇义心想着,一边控制着自己脚下的声音,尽量不发出声响,一边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门口,在南康按下门铃之前的一瞬间推开门,一下子扑倒南康,顺便捂上了南康的嘴


  崇义把南康压在身下,死死捂住南康的嘴,竖起一跟指头放到嘴前,压低声音对南康说“拜托不要发出声音,拜托拜托”


  南康一脸懵逼,大眼睛里充满疑惑,她不明白崇义在干什么


  “崇义,你在干什么?!”


  崇义抬头看去,大余站在不远处打电话,见这边发出的声音,抬头看过来说


  崇义有点尴尬,不自觉松开了捂住南康嘴巴的手


  “喂?大余?你还在吗?你有在听吗?你们到哪了?”大余手机里传出上犹的声音


  “到你家门口了,不过我建议你出来看看,你家崽子要把我的南康抢走了……”大余咬着牙,恶笑着跟电话另一头的上犹说


  “啊?”电话另一头的上犹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十分疑惑的“啊”了一声,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手上的面粉,冲出来


  这是十分尴尬的场面


  “我觉得我可以解释……”崇义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上犹简单的为双方解释了一番


  “其实就是因为崇义想吃包米果,我怕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叫了南康来帮忙……”


  大余点点头,表示理解,南康也表示并不在意,一切皆大欢喜


  时间飞速,转眼到了黄昏时间,上犹送走了大余南康,转身按住崇义的肩膀


  崇义以为自家哥哥生气了,便也没有反抗,紧紧闭着眼等待哥哥的惩罚,谁知上犹轻笑一声,捏了捏崇义的耳垂,拉着崇义的手朝阳台走


  落日最后一丝余晖也落下了,天空暗下来,开始有了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


  上犹拿出做好的包米果递给崇义。崇义红着脸接过米果,在上犹热烈的目光中咬了一大口


  “好吃唉!”


  “那当然!”


  上犹看着崇义,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转变成严肃


  “崇义……你听我说我……”


  砰——


  远处的天空上炸开了一簇烟花,崇义望着烟花,眼中满是喜爱


  “崇义!听我说!

  我有意爱你!

  有意对你吐露心底的爱意!

  有意在这浪漫的夜晚!对你说出最浪漫的诺言!

  我爱你!”


  借着烟花的声响,上犹终于鼓起勇气对他的爱人告白,而他的爱人也以最热烈的吻回应他的爱意……









  远处,大余拿着还未掐灭的火柴,抬头看着空中的烟花,转头看见南康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了两只仙女棒烟花,正冲着自己笑


  “看看人家多浪漫~哎呀,好羡慕,你个木头也开开窍嘛”


  “晓得了”大余笑了笑,一把抱起南康转起了圈……

  

尺微

【有意】喝酒

*县拟,上犹×崇义

*搞一点擦/边,单纯想看我CP贴贴,与三次无关

*无亲/亲,没上本/垒,为擦而擦,写成自己oc

*雷者点叉快跑!!!


米酒好喝捏服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

*县拟,上犹×崇义

*搞一点擦/边,单纯想看我CP贴贴,与三次无关

*无亲/亲,没上本/垒,为擦而擦,写成自己oc

*雷者点叉快跑!!!



米酒好喝捏服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

尺微

【有意】九分山

*县拟,上犹×崇义CP向,南康大余cb向

*废话好多,流水账

*乡村兄弟情()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毫不严谨

*写不动了,草草结尾


“九分山,半分田,半分道路、水面和庄园。”


崇义晓得,要在他这里生活下去,是很不容易的。何况他设县于战乱之后,即使生活安稳下来,也是每日粗茶淡饭。青黄不接的时候,也会采山上的野果充饥。


许是大家都知道这里田地少得可怜,倒也没人愿意往他这处迁了。崇义不作他想,甚至觉得人少点也好养活。总之这零星的村落,靠半分田地与九分山林也不至于饿死。


崇义看着空空的米缸,心想好在先生不在他这久留,不然都不...


*县拟,上犹×崇义CP向,南康大余cb向

*废话好多,流水账

*乡村兄弟情()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毫不严谨

*写不动了,草草结尾





“九分山,半分田,半分道路、水面和庄园。”




崇义晓得,要在他这里生活下去,是很不容易的。何况他设县于战乱之后,即使生活安稳下来,也是每日粗茶淡饭。青黄不接的时候,也会采山上的野果充饥。


许是大家都知道这里田地少得可怜,倒也没人愿意往他这处迁了。崇义不作他想,甚至觉得人少点也好养活。总之这零星的村落,靠半分田地与九分山林也不至于饿死。




崇义看着空空的米缸,心想好在先生不在他这久留,不然都不知道要拿什么招待。他平静地盖上米缸,望向窗外屋后青青的山。这时候山上的杏子、李子应当熟了,运气好或许还能摘些桃儿。夏季山林的天变得比猴脸还快,别看现在只有虚虚的白纱般的雾气缭绕在山顶,待天色晚些,说不准还会下起阵雨。崇义背上竹篓,戴上蓑衣斗笠,拿了把砍柴的刀便上山觅食去了。


崇义的住处离村落有些距离,因而附近的山也极少有人踏足,生怕从林里跳出一头凶恶的老虎把他们吞的骨头都不剩。意识体自然是不会死的,于是崇义能够放着胆子一个人进山,可本能的恐惧也仍然存在——毕竟被活吞了还是很痛的——但人不能不吃饭。


抱着民以食为天的觉悟,崇义一点点试探出较为安全的活动范围,安慰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倒也一直平安无事,胆子也日渐大了起来。他这里瞧瞧,那边看看,但凡遇见可以吃的都不嫌弃,一律往篓子里扔,杏子李子摘了不少,还碰上几种草药,挖了几颗竹笋。一路吃,一路采,肚子也饱了,篓子也满了,心情也好得不得了。


仿佛有意迎合崇义此时愉悦的心情,有只鸟扑棱着翅膀飞起来,叫声婉转动听,在林子里悠悠荡荡。是什么好鸟哇?崇义抬头想看看,忽然眼前一亮,发现不远的山坡上生了一树红红的果子。他三两步走到山坡下,笑咧了嘴,心想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这么漂亮的桃树给他遇见了。竹篓装满了,被放在山坡下,压着柴刀。崇义挽了挽袖子,扒着弯曲的枝干就爬上去,把斗笠取下来当做装桃的篮子。他乐不可支地摘下几个桃儿,扭了一个又大又红的,在怀里胡乱搓两下毛就往嘴里送,还没咬呢,肩上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碰他。这荒郊野外的,树上必然是有不少蛇。崇义一下就不敢动了,毕竟不知有毒没毒。他僵着身子,期望肩上的东西赶快走开,可他却觉得这东西离他的颈脖越来越近。被毒蛇一口刺穿脖子的想象几乎要让崇义昏厥,他一个不稳就要滑落——


“当心!”


那只“毒蛇”紧紧环住崇义的肩膀,把他拉回到树枝上——是人的手臂。


崇义抓着那只手臂,看着被打翻掉落在地上的桃子,缓过来的第一个想法是:桃子沾了泥洗洗还能吃。


“多谢你了。”崇义礼貌道,随后才转头看身后的人,埋怨道,“表哥,你也不出声的?”


上犹仍扶着崇义的肩头,替他拍干净衣服上的土:“刚想喊你,哪个晓得你就被吓到了。”


“你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哪个晓得你是蛇还是别的什么。”


崇义不愿理他,摘了几个桃干脆就下了树,把散落在地上的果子都拾起来。他背上竹篓拿好柴刀准备走。上犹跳下树来,怀里揣了几颗色泽饱满的桃,也一齐塞到了篓子里。


崇义挑了几个杏子递到上犹手上:“表哥,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上犹咬了口杏子,被酸得直掉牙:“嘶——最近不是才种完稻子吗?我们估摸着你的米没了,给你送点,我顺便来看看你。”


“……谢谢表哥。”崇义又把篓子里的桃拿出来,一个个在衣服上擦干净了递到上犹怀里,“山上的杏子一般都不甜。”


“也不必光谢我,”上犹塞了一个红桃到崇义嘴里,“米是大余家的,南康捡了点腊肉。”


桃子真是又香又甜,崇义咬一口,汁水就淌了一手,但听到有肉什么也顾不上了,连忙擦擦嘴:“有肉?真的吗?”


“嚯,你这馋猫,听到肉两眼发光。”上犹捏了捏崇义的鼻子,从兜里掏出一块汗巾,把他手上的桃汁一点点擦净了,“我来的时候先去了你家,把米都倒进缸里了,肉也在灶台上挂好了,等回去你可要请我恰饭。”


崇义乐得点头如捣蒜。


“说起来我还没去拜访过那两位兄长,”崇义把桃核扔得远远的,“现在又得了白食,也不知怎么回报才好。”


“我来了这么多回,也不见你说半句感恩的话,原来养了个小白眼儿狼。”上犹掐掐崇义的脸,“怎么,难道我就不是你兄长了?”


“疼——”崇义捂着面想反驳,却发现无话可说,憋红了脸,“……大不了,大不了多请表哥吃几顿饭嘛……”


“你说的啊,我可记下了。”上犹笑着看崇义哼哼唧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一会儿就到了山脚下。崇义把竹篓放下,看看缸里的米,再看看灶台上的肉,高兴道:“表哥,今晚煮白笋羹¹!”


“好嘞!”上犹洗净了果子,又帮崇义生好火。


“我上回去听先生讲座的时候和南康表哥打过照面²,可大余表哥我还没见过嘞,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崇义淘着米,还想着回报的事。


上犹一边剥笋,一边说:“南康和大余平日都有许多公务,加上住的也远,除了逢年过节,确实不会怎么走动,但他们还是很关照你的。”


“嗯。”


“你还不知道吧,当初是南康给你盖的房³。”


“嗯……?确实不知。”


“他盖完就走了,忙得很。”


“哇……好忙。”崇义把剥好的笋切成薄薄的笋片。


“这回我来看你,还是大余想起要给你带点米,不然你就等着饿肚子吧。”


上犹帮着切好了腊肉:“这肉也是南康自己晒的,平常我都吃不到呢。”


崇义感觉鼻头有点泛酸:“嘿嘿……那我还真有口福。”


腊肉笋片一齐倒进沸水里煮。


“好啦,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哪有哥哥会总念叨着要弟弟送礼的?”上犹添了几根柴火,火光把他的脸照得温暖又明亮,“下回去看看他们吧?”




吃完饭的功夫天色就暗下来,乌云饱含着水汽盖在屋顶和山头,树林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崇义望望天:“表哥,马上就要落雨了,要不你今晚留下来吧?走夜路也不安全。”


上犹考虑了一下:“行,左右我明天没什么急事,今晚就在你家打个地铺。”


“不行,怎么可以睡地上?”崇义阖上窗户,“落了雨地上都是寒气,睡一晚上肯定要着凉。你去睡床,我多拿点被褥垫着没事。”


“听哥哥的。”上犹皱起眉头。


“表哥,这是我家。”崇义不肯让步。


两人争执不下,上犹都要被气笑了。


一声惊雷猛然炸开,打断了兄弟俩的争吵。崇义噤了声,下嘴唇被咬得发白。


上犹在密集的雨点声中轻轻叹气:“好了好了,今晚我们一起睡。”




崇义爬上床,纳闷上犹怎么突然服了软。想起自己方才猝不及防被雷声吓了一跳——表哥该不会以为自己怕雷吧?


他转过身:“表哥,刚才打雷是太突然了,其实我不怕的。”


但这么一解释反而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上犹心里觉得好笑:“晓得了,快睡吧。”






——————————————


1 本地叫法,就是白笋炖腊肉。


2 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王阳明委南康县丞舒富创建学宫作为讲学场所,并亲临授学。


3 正德十三年,兴工筑县城,由南康县城舒富督办筑城及部署衙署等事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