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有生之年

4615浏览    675参与
西马_
小熊by Lomacchi太太...

小熊by Lomacchi太太(没有授权致歉)


Lomacchi太太是一个日本宝钻画手,笔下的精灵们有着独到细腻的风格与面容。太太2016年出了一个梅熊本(?)《Ungrund》,等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了续集😭第一本有英文和日文版,第二本目前只有日文版,据太太DA说的来看英文版应该还在制作中。请各位还没看过这本或者不太了解她的小伙伴猛戳下面的购买链接和画手主页:

同人本购买页:https://lmlodge.booth.pm/ (日本国内)

https://www.tenso.com/static/lp_shop_booth (国际购买)

太太的DA...

小熊by Lomacchi太太(没有授权致歉)


Lomacchi太太是一个日本宝钻画手,笔下的精灵们有着独到细腻的风格与面容。太太2016年出了一个梅熊本(?)《Ungrund》,等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了续集😭第一本有英文和日文版,第二本目前只有日文版,据太太DA说的来看英文版应该还在制作中。请各位还没看过这本或者不太了解她的小伙伴猛戳下面的购买链接和画手主页:

同人本购买页:https://lmlodge.booth.pm/ (日本国内)

https://www.tenso.com/static/lp_shop_booth (国际购买)

太太的DA:https://www.deviantart.com/dalomacchi

Я
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裂开了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我爱你!!!!!!!!!!

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裂开了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我爱你!!!!!!!!!!

三小白云自闭霜

作品名【星游记】

推荐指数:⭐️八颗星⭐️

故事梗概:曾经,一个身穿火红色衣服的男人向全宇宙宣称,黑洞的深处有一片被称之为彩虹海的奇迹之地,在那里宝石遍地,黄金在河里流淌,天空中横跨着上万种颜色的巨大彩虹,到达那里的人,可以实现自己的任何愿望。这一宣言点燃了全宇宙的热情,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追随红衣男人飞向黑洞,最终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与冒险者一起消失的红衣男人麦林,被后人厌恶的称之为“红魔鬼”,彩虹海也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谎言。

若干年后,麦林的儿子——麦当在地球上成长为了一个少年,为了完成与父亲拉钩定下的约定,决心再次出发寻找那个被视为谎言的彩虹海。

为了到达彩虹海,麦...

作品名【星游记】

推荐指数:⭐️八颗星⭐️

故事梗概:曾经,一个身穿火红色衣服的男人向全宇宙宣称,黑洞的深处有一片被称之为彩虹海的奇迹之地,在那里宝石遍地,黄金在河里流淌,天空中横跨着上万种颜色的巨大彩虹,到达那里的人,可以实现自己的任何愿望。这一宣言点燃了全宇宙的热情,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追随红衣男人飞向黑洞,最终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与冒险者一起消失的红衣男人麦林,被后人厌恶的称之为“红魔鬼”,彩虹海也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谎言。

若干年后,麦林的儿子——麦当在地球上成长为了一个少年,为了完成与父亲拉钩定下的约定,决心再次出发寻找那个被视为谎言的彩虹海。

为了到达彩虹海,麦当结识了已经毁灭的亚亚罗星球国王咕咚·萌西和太阳系最后一个星学家笛亚,为了进入可以到达存在彩虹海的巨型黑洞所在地哥罗星系,一起踏上了进入自然虫洞“魔鬼脚印”的旅途……

荐者自白:我是一名资深的国漫爱好者,追这部国番时大概小学四五年级,现已高三备考,然而关于它的故事还未结束,甚至谈不上有真正开始过——磕磕绊绊鸽了这么些年,《星游记》一共只更新过一季与一部剧场版,堪称「有生之年系列」典范。但它一直是我小学时代心目中国漫之作的巅峰,有唯美的画面,曲折的情节,扇人泪下的对白,血肉鲜明的人物……(图后附经典台词摘录,句句深入人心)一直以来它的人气热度都不算太高,常被拿去与日漫作比较,对此,我只是想说:「它是我少年时代中二热血的全部,愿以有生之年静候一个最初的梦想!!!


⭐️感谢相遇~⭐️


Wur.

《围堵》第二章

  第二章


   “若窗外花草树木丛生,我也可等同于活着。”


   “爸,姐生日什么时候?”任初墨走后第二天,任清越想越不对,“两天前啊。”听到任清的问题,任兴国拿杯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又跟平常一样说着,“几月几号?”听到这个问题,任兴国是真的愣住了,“你确定那是生日宴而不是送别宴?”任初墨可不会闲着要一个生日宴。


   “她去哪了?”


   “A市啊,怎么突然问这个了?”而后又补了一句,“你该去看书了。”


   “...

  第二章


   “若窗外花草树木丛生,我也可等同于活着。”


   “爸,姐生日什么时候?”任初墨走后第二天,任清越想越不对,“两天前啊。”听到任清的问题,任兴国拿杯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又跟平常一样说着,“几月几号?”听到这个问题,任兴国是真的愣住了,“你确定那是生日宴而不是送别宴?”任初墨可不会闲着要一个生日宴。


   “她去哪了?”


   “A市啊,怎么突然问这个了?”而后又补了一句,“你该去看书了。”


   “好。”问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简直是浪费时间。


    有问题。


    一年后


    “妈,姐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任母说完便出去了,不一会任父也是。


    10.31到底是什么日子。


    一年,两年...再无消息。

Wur.

《围堵》

 (第一章)


   “任清,怎么了?”这个声音...任清撇开头什么都不想看,“没。。。”任清才刚开口,“她撞到我了!!”面前的矮子谎话连篇


“所以?”


“赔钱!”


“多少?”


任清赶紧抬头,赔钱!?凭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你干嘛要赔钱?!”


“你撞到他了。”


“我没有。”


“那就是他撞到你了。”


什么???


“赔钱。”


“什。。?”警察来了,他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就被拷了起来,可笑的样子,滑稽。


“你们凭什么抓。。。”


一个矮子,谎话连篇的矮子,可笑滑稽,甚至连一句话都...

 (第一章)


   “任清,怎么了?”这个声音...任清撇开头什么都不想看,“没。。。”任清才刚开口,“她撞到我了!!”面前的矮子谎话连篇


“所以?”


“赔钱!”


“多少?”


任清赶紧抬头,赔钱!?凭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你干嘛要赔钱?!”


“你撞到他了。”


“我没有。”


“那就是他撞到你了。”


什么???


“赔钱。”


“什。。?”警察来了,他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就被拷了起来,可笑的样子,滑稽。


“你们凭什么抓。。。”


一个矮子,谎话连篇的矮子,可笑滑稽,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任清心情变得愉悦了。


“看够了?看够了回家。”


“没看够。”回家干嘛?看书吗?天天读书,读的有什么用。


“嗯。”嗯??就嗯?这是我姐吧?


 后面的保镖把任清提起来后。。。


  这是她,没错。




“爸,妈,清儿回来了。”


  任清拖着长音,却用着比平常声音还低的音量“爸~妈~”


“清儿回来了?快去客厅坐着,要开饭了。”


饭桌上摆着五六个菜,香气逼人。


“爸,今天什么日子?这么丰盛?”


“今...今天...是你姐生日。”


“我姐?”任清转头看向任初墨。


“你今天...生日?”任清仍是不可思议,她记得不该是这天啊,


“嗯”任初墨仍像以前一样,食不言,只是偶尔给任清夹几个她爱吃的菜,已成习惯。


一顿“生日宴”吃的着实郁闷。


任清扯了扯任初墨的衣袖。


“怎么了?”


“生日快乐!”任清鼓着脸看着任初墨。


“谢谢 ...嗯...我...很开心。”任初墨朝任清笑了笑


  虽说是姐妹,可两人的性格却是大相径庭


  任清爱笑,任初墨不笑


  所以饶是与任初墨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几年了...嗯...“十年了吧,嗯,我十岁,她...十七,嗯,是十年。”


  朝夕相处十年,见到这个笑容却也是愣住了,眉眼舒展,不再是严肃,简直温柔的不像话,唇角微扬,如沐春风,可任清看到那眼底迅速闪过的神情,很奇怪。


  任清上楼,初墨跟在后面。


  “要进来坐吗?”任清不傻,任初墨什么时候这样跟在自己身后过,一定有事


  “好”




   房内


   “清儿...”“嗯。”任清的眉头紧了又紧,她不喜欢任初墨这个样子,也不喜欢被她这样的叫,不是不喜欢这个叫法,不是不喜欢叫的人,而是不喜欢这个氛围,生离死别,任清只能想到这个成语描述现在的感觉,任清还是应着,“我在”任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任初墨,她没见过这样的任初墨,一副纠结模样,这不该是她,却又是她,任清印象中的任初墨,对一切都游刃有余,那会有现在这个样子。


   “清儿...”这次任清没有回应,只是看着任初墨,可任初墨却是一直低着头


   “清儿,姐姐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什么地方?”


   “一条路。”抽象,可真是抽象的解释。


   “路??”


   “嗯。”


   “那是什么样的?”


   “那里啊...拥堵,又寒冷。”


    ??这样的地方?任清的疑惑和惊讶毫不掩饰。


   初墨摸着任清的头,笑着,这次任清看清了,她记住了那眼神,却读不懂。


   “但是对那里,人...皆心向往之。”


   “我也是。”

Wur.

第六章

  第六章

  “予木,沈总叫你去她办公室一下。”

  “好”

  周琴看着予木离开的身影白了一眼,

  “切,神气什么。”

  办公室内

  “沈总。”

  随后转向颜勿,

  “颜小姐。”

  “予小姐,又见面了。”

  予木刚欲回答,

  “呦,你们俩还都认识啊,颜勿,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呢?怎么?放弃你那心上人了?”

  听到最后一句,颜勿只是转头向沈蕴笑了笑,沈蕴不经颤了颤,挺好看一人,怎么笑起来这么渗人呢,

  “沈蕴,你这是望夫心切啊?”

  沈蕴瞬间激起一阵冷汗,颜勿上次说这句话之后,啧,

  “没没没。”

  颜勿也没多纠缠,

  “...

  第六章

  “予木,沈总叫你去她办公室一下。”

  “好”

  周琴看着予木离开的身影白了一眼,

  “切,神气什么。”

  办公室内

  “沈总。”

  随后转向颜勿,

  “颜小姐。”

  “予小姐,又见面了。”

  予木刚欲回答,

  “呦,你们俩还都认识啊,颜勿,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呢?怎么?放弃你那心上人了?”

  听到最后一句,颜勿只是转头向沈蕴笑了笑,沈蕴不经颤了颤,挺好看一人,怎么笑起来这么渗人呢,

  “沈蕴,你这是望夫心切啊?”

  沈蕴瞬间激起一阵冷汗,颜勿上次说这句话之后,啧,

  “没没没。”

  颜勿也没多纠缠,

  “我有事,走了。”

  “好。”

  门关上,沈蕴看向予木,

  “予木,有个新人想要你带。”

  “谁?”

  予木不解,原想要拒绝,却还是礼貌的等沈蕴说完,

  “何淑璟。”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何淑璟...

  “好。”

  沈蕴是没想到予木这么快答应,毕竟有大材小用的感觉,以为要多费些唇舌,没想到,

  “行,她下午来公司签合同,你刚好带她了解一下。”

  “行,还有事吗?”

  “没,啊对了,多关照点。”

  “嗯。”

  沈蕴点了点头,予木出去后沈蕴反应过来,不对啊,予木居然同意了?! 居然还同意多关照,见鬼了,今天一定见鬼了,沈蕴赶紧翻了翻黄历,不对啊,大吉啊,害,管她们呢。

  签完合同后,

  “你在到处看看吧,不懂的问我。”

  何淑璟愣了,随便看?难道不应该提醒我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吗??何淑璟也不管这么多,于是两人开始了一问一答的模式,几乎走一步便问一句,

  予木却只是回答,完全没有不耐烦,公司一些人看到予木与何淑璟这相处模式,甚至以为两人是姐妹,不然以予木的性格,就这问法,对方不知道被怼的何种程度了,

  “这是...”

  何淑璟明显是问飘了,

  “洗手间。”

  还未问完,便听到了回答当即愣了,

  “我...我知道!我!”

  “嗯,我知道。”

  何淑璟几乎把整个公司大大小小的地方都逛了一遍,甚至有些地方予木在这这么久都没去过,差点答不出来,

  何淑璟觉得不好意思,让人家陪着她逛了这么一上午,而且她还是个新人啊!!一想着就想回到刚开始阻止那个飘了的自己,一想到这里,脸瞬间便红了起来,

  “没...没有了。”

  “嗯,那去吃午饭吧,快十二点了。”

  “啊!好!”

  何淑璟虽然知道,颜勿会让沈蕴多照顾一下,可这,还是不太对劲啊,何淑璟这才想起来,她还没问过这姐姐的名字啊,何淑璟看着予木,总感觉好眼熟,

  “予木。”

  “嗯??”

  姐姐是会读心术吗???这名字怎么也这么耳熟,

  “唉。”

  予木摸了摸何淑璟的头,

  “走了。”

  “哦哦!好!”

  予木不禁担心了一下,这孩子这么呆吗?

  予木带何淑璟到了一家家常菜馆,予木和老板打了个招呼,坐了包厢,何淑璟不太明白,就两个人...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吃饭。”

  予木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了,解释这么多,唉,

  吃完后,

  何淑璟不住感叹这家店的味道真好时,手机铃响了,看了看备注...

  何淑璟指了指电话,便出去了,不一会回来了,

  “你要去哪?我送你。”

  何淑璟现在极度怀疑予木会读心术,

  报了一个咖啡厅的地址

  “好。” 

Wur.

第五章

第五章


“眼见是雨中无伞人,忘悲失意。”


“你好?”

予木向望着玻璃门外发呆的人唤了声,那人转过了身,予木惊讶了一下,颜勿回国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很快缓过神来,却也没直接将何淑璟交给颜勿,

“她是您的朋友?”

看着予木的样子,颜勿忍俊不禁,

“是的。”

拿出手机翻出了两人的合照,打消了予木的顾虑,颜勿将何淑璟接过,

“谢谢。”

注意到何淑璟身上的衣服,

“衣服。”

“不用还了。”

“嗯。”

随后心照不宣的走进电梯,能在这个小区的住户,身份地位却也都不谓是低,更何况是颜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予木先到,颜勿道了句谢,予木回了句这事也算罢了,

等电梯门关上。...

第五章


“眼见是雨中无伞人,忘悲失意。”


“你好?”

予木向望着玻璃门外发呆的人唤了声,那人转过了身,予木惊讶了一下,颜勿回国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很快缓过神来,却也没直接将何淑璟交给颜勿,

“她是您的朋友?”

看着予木的样子,颜勿忍俊不禁,

“是的。”

拿出手机翻出了两人的合照,打消了予木的顾虑,颜勿将何淑璟接过,

“谢谢。”

注意到何淑璟身上的衣服,

“衣服。”

“不用还了。”

“嗯。”

随后心照不宣的走进电梯,能在这个小区的住户,身份地位却也都不谓是低,更何况是颜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予木先到,颜勿道了句谢,予木回了句这事也算罢了,

等电梯门关上。

“还睡呢?真想我抱你回去?”

怀中人的眼睛缓缓睁开,虽不太清醒,却也不像刚刚那般烂醉模样,

“姐姐...”

何淑璟扯扯颜勿的衣服,

“嗯?”

“钰邢不要我了。”

颜勿挑了挑眉,

“不是你不要他吗?”

一阵沉默,电梯门开了,

“好像...是哦。”

“我跟你说过叶钰邢这人不对劲。”

颜勿将钥匙扔到桌上,换了鞋顺便将何淑璟的也取出,

“嗯,半年前。”

何淑璟换了鞋后便躺在沙发上,

“可你不信。”

“我信。”

颜勿轻笑,

“呵,所以借酒消愁,夜不归宿?”

何淑璟哽住说不出话,

“叶钰邢还在找你复合吧。”

何淑璟瞟了一眼还未来得及关上的书房内的灯,

“嗯。”

“你自己解决,去收拾收拾,睡觉。”

说完便关了书房的灯进了自己的卧室,何淑璟则是到了客房,

似是前一天便收拾过,挺干净,于是洗了个澡便睡了。

“起来了?”

何淑璟迷糊的走到桌前,随意应了声

“嗯。”

便开始吃起了面前的早餐,

“姐,早餐哪买的,怪好吃的。”

...颜勿没应,何淑璟没抬头,疑惑的问了句

“姐?”

“你姐做的。”

听到这句何淑璟才抬起头,

“你做的?!”

“嗯。”

“你什么时候还学做饭了?”

何淑璟有些不敢相信,颜勿这个连厨房都懒得进,整天沉迷演戏,对饭菜一直是可以吃就好的态度的人,居然会去学做饭,还做得这么好,唔,好吃,

“挺久了。”

“挺好吃的,不错。”

何淑璟拍拍颜勿的肩,像个长辈一样点了点头,

“我下个月要去拍戏,你工作找的怎么样?”

“我?配音...嗯...”何淑璟思考了一下,

“姐,你觉得我也去演演戏怎么样?”

“可以。”???轮到何淑璟愣了,

“到我工作室吗?”

“???不不不,不用。”

何淑璟哪能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不对啊,不符合逻辑啊,

“不用?”

“啊,不是不是,不用去你那。”

何淑璟开始慌不择言,又想要这个机会,又好似哪里不太对劲,

“嗯,确实,后门走的不能这么明显。”

何淑璟听到颜勿的话又觉得哪里不对了,

“沈蕴那怎么样?”

“沈蕴??姐,其实你想阻止我很简单,不用把我往火坑推的!”

何淑璟立马连人带凳向后退了几退,满脸只写着两个字,

“不行!”

颜勿嘴角挂起一抹笑,温柔可人,可在何淑璟眼里,却变得十分可怕,

“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

何淑璟也扯了扯嘴角,心中带着试探道,

“所以结果是意见不同,没得商量。”

颜勿起身拿起手机走向门口,

“结果是,达成共识。”

Wur.

第四章

第四章


“我不希冀以后,如今却已无现在。”


看着沙发上的何淑璟,予木有些头疼,一身酒味...

“唉,算了”,

将何淑璟抱到床上,看着何淑璟,开始思考将隔壁被当做杂货间的房间整理出来当客房的可行性,不用,又不会常有人来,不划算。

“睡沙发吧...”

夜静了,车终到站歇停,在落脚地观望。

响铃声,

“何淑璟!你在哪!?张嫂说你现在都没回?”

急促的声音传出,

“她喝醉了,你是她朋友?”

“嗯,她现在在哪?我来接。”

予木想了想,报了小区名...对面静了一会,

“几栋?”予木蹙了蹙眉,却也是说了,又是一阵沉默,

“到楼下吧,我马上来。”

“好。”

予木给何淑璟...

第四章


“我不希冀以后,如今却已无现在。”


看着沙发上的何淑璟,予木有些头疼,一身酒味...

“唉,算了”,

将何淑璟抱到床上,看着何淑璟,开始思考将隔壁被当做杂货间的房间整理出来当客房的可行性,不用,又不会常有人来,不划算。

“睡沙发吧...”

夜静了,车终到站歇停,在落脚地观望。

响铃声,

“何淑璟!你在哪!?张嫂说你现在都没回?”

急促的声音传出,

“她喝醉了,你是她朋友?”

“嗯,她现在在哪?我来接。”

予木想了想,报了小区名...对面静了一会,

“几栋?”予木蹙了蹙眉,却也是说了,又是一阵沉默,

“到楼下吧,我马上来。”

“好。”

予木给何淑璟和自己套了件羽绒服,

下了雨,温度又冷了几度。

Wur.

第三章

第三章


“光从身边溜走的第一天,酒和夜晚都是噩梦。”


“淑璟,你不适合这个职业的,你要知道这里面水很深,我不希望你淌进来”

“淑璟,我希望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回忆中的这些话还是可笑至极,何淑璟a影高材生,当时她的老师对她的希望可谓是极高,可何淑璟却是做着配音的工作,完全没有往演艺圈发展的想法。


“再给我来一杯吧。”

“小姐,您有朋友来接吗?”

酒保面前的美女无奈,话说这酒浓度不低啊,

看着面前的排排酒杯,这都还没趴呢,酒保内心感叹了一下

“厉害。” 

何淑璟抵着自己的脸,晃着酒杯嘟囔着,

“朋友啊...嗯...”

颜勿吗?太麻烦了,何淑璟笑着摇...

第三章


“光从身边溜走的第一天,酒和夜晚都是噩梦。”


“淑璟,你不适合这个职业的,你要知道这里面水很深,我不希望你淌进来”

“淑璟,我希望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回忆中的这些话还是可笑至极,何淑璟a影高材生,当时她的老师对她的希望可谓是极高,可何淑璟却是做着配音的工作,完全没有往演艺圈发展的想法。


“再给我来一杯吧。”

“小姐,您有朋友来接吗?”

酒保面前的美女无奈,话说这酒浓度不低啊,

看着面前的排排酒杯,这都还没趴呢,酒保内心感叹了一下

“厉害。” 

何淑璟抵着自己的脸,晃着酒杯嘟囔着,

“朋友啊...嗯...”

颜勿吗?太麻烦了,何淑璟笑着摇摇头,

“好像没有呢...所以,小哥,可以再来一杯吗?”

笑的很美,好似怀尽了温柔却享尽了孤独,谁能拒绝呢,一个“天使”的祈求,

“好。”

终究是,一切与愿违。

“怎么回事?”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何淑璟早已因酒精而趴在桌上,好在不吵不闹,

“老大,这位小姐,喝醉了。”

看了眼桌上的人,安稳睡着的精致的脸,就好似一切都明了了,

“唉,你先回去吧,我来处理。”

“好嘞!老大再见!”

于是赶忙如释重负的跑了。

凌晨街道上划过的寒风,于车身旁刮起,

“婷姐,我没喝酒。”

予木看了眼旁边睡得安稳的何淑璟蹙了蹙眉,入秋了,夜晚与白日的温度更像是两个季节的产物,像现在便是,冷的要命,趁着红灯,予木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到何淑璟身上,

“好,我知道了,会到的。”

看着何淑璟双手抓着衣服往里缩的样子,予木原本烦闷的心情都好了不少,原本却是想去喝几杯的,没想到遇上这个事。

“诶,叶钰邢那边又开始了,他们怎么这么想跟你攀个关系呢。”

听到赵婷这话予木原被何淑璟带来的好心情去散了一点,也只是一点,

“知道我不能拒绝,多从我这挖点不就理所当然了。”

“也是,你在开车吧,挂了,快回家好好休息。”

“好。”原以为将何淑璟带到家中会很累,但没想到...

“好轻。”

Wur.

第二章

第二章


“光淌在河流上,不过...我不愿看它。”


“给我看看。”

叶钰邢起身将何淑璟的手机拿过,语气严肃,可却不是被打扰后的烦躁,而是...欢快?

刚刚的一幕幕显的并没有那么和谐,与其说是拿,不如说是抢来的明了,却被叶钰邢化作了理所当然,可何淑璟并未太多表示,只是温柔的等待着下文。      

“真的!?”“好!好!”“嗯,我马上过来!”

电话挂断,何淑璟早已听懂叶钰邢要走,却还是问

“钰邢...事情很着急吗?”

询问,伤感的神情在眼中溺出,水润的唇微抿,

“确实很急,真的对不起,小璟。”

说着,却往外快速...

第二章


“光淌在河流上,不过...我不愿看它。”


“给我看看。”

叶钰邢起身将何淑璟的手机拿过,语气严肃,可却不是被打扰后的烦躁,而是...欢快?

刚刚的一幕幕显的并没有那么和谐,与其说是拿,不如说是抢来的明了,却被叶钰邢化作了理所当然,可何淑璟并未太多表示,只是温柔的等待着下文。      

“真的!?”“好!好!”“嗯,我马上过来!”

电话挂断,何淑璟早已听懂叶钰邢要走,却还是问

“钰邢...事情很着急吗?”

询问,伤感的神情在眼中溺出,水润的唇微抿,

“确实很急,真的对不起,小璟。”

说着,却往外快速的走着,

“小璟,你早点回家吧,太晚了。”

然后便匆匆离开。     

叶淑璟向后一仰靠在凳子上,眼中不复刚刚,只是多了些讽刺,

“已经连敷衍都不想了吗?”

思考良久,电话拨通

“姐,你上次说的东西...”

许是没听到下文了,对面才缓缓开口,

“叶钰邢他又干什么了?”

何淑璟笑了笑,可尽管努力想像平常一样,声音仍是嘶哑的发出,

“没...只是以前我不愿信自己,现在...”

颜勿叹了口气,

“什么打算?”

“总会有路的,也许只是,我...还没找到。”

何淑璟拿起身旁的包,将黑屏的手机放了进去,

“可能,现在才是开始。”

LUFF

赏乐有感

*正经的外表沙雕的心

*童年的回忆

*不知道还有谁记得虹猫蓝兔的主题曲,超好听!!!


家里的小男孩爱看电视。


男孩妈:“宝贝,看完这一集就睡觉好不好?”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有些不舍地看了眼电视里的卡通人物,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那妈妈陪我看。”


妈妈轻轻吻了吻他,点点头。


男孩妈:“宝贝,快点过来吃饭,别看电视了。”


男孩长大成男生了:“等一等我看完这一集就好!”


男孩妈低头摆餐筷,嘴里犯嘀咕:“一集又一集,这动画有这么多集,你哪里看得完……”


“妈,一起来看嘛。”


妈妈一边嘴上说着幼稚,一边慢腾腾地走过去坐下。...


*正经的外表沙雕的心

*童年的回忆

*不知道还有谁记得虹猫蓝兔的主题曲,超好听!!!




家里的小男孩爱看电视。


男孩妈:“宝贝,看完这一集就睡觉好不好?”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有些不舍地看了眼电视里的卡通人物,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那妈妈陪我看。”


妈妈轻轻吻了吻他,点点头。



男孩妈:“宝贝,快点过来吃饭,别看电视了。”


男孩长大成男生了:“等一等我看完这一集就好!”


男孩妈低头摆餐筷,嘴里犯嘀咕:“一集又一集,这动画有这么多集,你哪里看得完……”


“妈,一起来看嘛。”


妈妈一边嘴上说着幼稚,一边慢腾腾地走过去坐下。




男孩子长大成了男人,他穿上了西装,还是那么爱看动画。


男人:“妈,”


“陪我看会儿动画好吗。”


“等到虹猫蓝兔复更了,


等到柯南上大学了,


等到杰瑞被汤姆抓住了,


等到灰太狼终于吃到羊了,


等到罗小黑战记完结了,


你再走好不好?”


病床上的人没法回答他。

——



结局一

心电图发出长长的一声悲鸣。

男人抓着妈妈的手泪流满面。

——



结局二


妈妈用颤抖的手从自己的枕头下扯出一张纸,那上面的字迹一如童年那般清秀娟丽:


“一定要把喜羊羊猫和老鼠虹猫蓝兔熊出没蜡笔小新名侦探柯南猪猪侠秦时明月铠甲勇士奥特曼小魔女梦娜黑衣警探超级酷乐猫大脸猫围棋少年铁胆火车侠宠物小精灵口袋里的小龙蓝猫淘气三千问虹猫蓝兔七侠传战神金刚变形金刚,恐龙星球大力水手小鲤鱼历险记奇奇颗颗历险记小虎还乡小贝流浪记光能使者弹珠警察神龙斗士中华勤学故事飞向蓝天十二生肖海尔兄弟……


烧给我!”


男人:“……”



然而直到男人老了都没能完成母亲的遗愿。


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

结局三

妈妈:“好啊”


于是两人都活到了9102年。

 


闻刀霍霍向鸽子

“他们在狭小的屋子里做爱。东区的夜晚里充斥着暴力、叫骂与妓女的揽客声,雇佣兵扯着他的头发狠狠入侵。开膛手的一截脚踝掉出床外,惊人得苍白。他忽然就在血腥的气味中大笑起来,支棱着的骨头硌着雇佣兵的手。”

“他们在狭小的屋子里做爱。东区的夜晚里充斥着暴力、叫骂与妓女的揽客声,雇佣兵扯着他的头发狠狠入侵。开膛手的一截脚踝掉出床外,惊人得苍白。他忽然就在血腥的气味中大笑起来,支棱着的骨头硌着雇佣兵的手。”

展红绫

青梅竹马小师兄X小师妹

师兄师兄……


青梅竹马小师兄X小师妹

师兄师兄……


被网课折磨到无力更新的鸽子精十木禾

【all叶】我在网游里和boss相爱相杀的故事(9)

抱歉,来晚了~( ̄▽ ̄~)~

希望各位小可爱不要嫌弃我更的慢

感谢这位小可爱的打赏@包子入侵 一直没有更新这篇所以我我还在思考世界观(其实就是懒)

还有我的神仙文绑@叶笑怿 谢谢你的陪伴,我会一直等你的!祝三次的生活顺心如意!

最后感谢亲友鼓励@番云茄FQ 


以下正文~( ̄▽ ̄~)~


上次王杰希的直播之后,他们得到了关于这个村子的创始人的消息。然后他们建了一个群,把那几个在玩这个游戏的人拉了进来。


【论那个新手村到底有何秘密群】


夜雨声烦:话说你们的进度都到哪了?我和队长从那个迎风布阵那里知道了这个村子所谓的创始人的消息。但...

抱歉,来晚了~( ̄▽ ̄~)~

希望各位小可爱不要嫌弃我更的慢

感谢这位小可爱的打赏@包子入侵 一直没有更新这篇所以我我还在思考世界观(其实就是懒)

还有我的神仙文绑@叶笑怿 谢谢你的陪伴,我会一直等你的!祝三次的生活顺心如意!

最后感谢亲友鼓励@番云茄FQ 


以下正文~( ̄▽ ̄~)~



上次王杰希的直播之后,他们得到了关于这个村子的创始人的消息。然后他们建了一个群,把那几个在玩这个游戏的人拉了进来。



【论那个新手村到底有何秘密群】


夜雨声烦:话说你们的进度都到哪了?我和队长从那个迎风布阵那里知道了这个村子所谓的创始人的消息。但我感觉他说的那么模糊什么少年啊,什么背叛啊到底怎么回事?


王不留行:黄少天你这取得什么群名?!还有,那么简单的一段话你有什么不懂的?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什么意思?!我们现在是一伙的!!!而且这个信息这么模糊还不许我说了!


索克萨尔:少天,先等等,我觉得这个信息还是有点用的。


百花缭乱:不是,你们都干什么了?怎么进度这么快?!


夜雨声烦:呵呵,我和队长这几天可是一直熬夜苦战。


石不转:熬夜不利于身体健康。


百花缭乱:就是,我们霸图才不像你们蓝雨那样作息混乱!


夜雨声烦:呵呵,张佳乐你之前在百花时可不是这样的!什么零食通宵不是常有的事吗?要不是现在在霸图有张新杰看着你,我看你作息也规律不到哪里去!


索克萨尔:行了少天,我们先讨论一下上次发现的线索吧。


石不转:喻队说的是,我认为那个叫我小叶的NPC不简单。


王不留行:我也这样觉得,首先他的实力就不一般,其次他在和我们聊天时就透露出一种看透了一切的感觉。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玄学了?一个人工智能还有这种感觉?


王不留行:呵呵,兴欣这个游戏公司我刚刚了解了一下。这款游戏中有兴欣研发的最新款AI,他的智商说不定比你还高。


夜雨声烦:我靠!王杰希你说谁呢!谁的智商不如那个人工智能啊!!!


王不留行:谁搭腔,我说谁


石不转:那个NPC的确很奇怪,和他对战时感觉不是那种普通的电脑NPC,他不仅有战术还会灵活应变,和他交手就像真人对战一样。


索克萨尔:不只是小叶,新手村其他的人也不简单……


百花缭乱:刚刚逛完兴欣的官网,发现我们现在玩的这个高级世界其实是下一个游戏内测,只有打通关的人才能进。


石不转:所以现在只有我们几个通关并且开始内测了?


王不留行:应该是


百花缭乱:毕竟能这么快通过全部关卡的人也没几个,等等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怎么回事?说话说一半就没声了是怎么回事!?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怎么了队长?!


石不转:张佳乐前辈去直播了……


夜雨声烦:……………………



【张佳乐的直播间】


张佳乐刚刚差点忘记自己还有直播任务,还是自己手机闹钟提醒响了才想起来要直播。


现在他急急忙忙打开直播间顺便还扎了个小辫子。


张佳乐微笑着和直播间的粉丝打招呼“各位朋友好,我是张佳乐。”


【乐乐!乐乐好!】


【赌一包辣条乐乐绝对忘记今天有直播了!】


【看乐乐那豪放不羁的头毛,这不是一定的吗?( ー̀дー́ )】


【乐乐已经进步了,之前他直接忘记时间然后错过了直播!】


【说起这个还是有粉丝在群里疯狂私信才反应过来!】


【后来补偿了我们两场直播才罢休】


张佳乐被戳穿也不怎么尴尬,开始和粉丝侃天侃地侃空气。


张佳乐:“我们直播什么游戏呢?我觉得荣耀不错,正好我前几天通关了进入了那个什么高级世界。”


【咦~乐乐你夹带私货】


【乐乐你想玩荣耀就直说,我们又不是不答应~( ̄▽ ̄~)~】


【话说现在有几个人进去高级世界了?】


【蓝雨两个,咱霸图三个,微草一个,轮回还不知道……】


【听说这个高级世界是兴欣的下一部游戏的内测,乐乐你们知道吗?】


张佳乐:“你们是看到了兴欣官网的消息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这个高级世界还挺有意思的。来,我们一起去看看今天还会有什么花样。”


张佳乐操纵着百花缭乱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前几天刚刚来这里时就和那个NPC小叶交过手了。


总体来说,实力很强,他输了。单挑胜率他和小叶四六开……


而且他还被那个NPC嘲讽了一通,说多了都是泪啊。


就在百花缭乱在新手村乱逛时,碰见了小叶和一个女NPC一起走过来。


小叶:哎呀!村长大人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办完了?


女NPC:呵呵,我要是不回来等着你和老鬼把我们村搅翻天吗?


小叶:怎么可能?我们这么乖?不信你问问那边那个人!那个什么!百花缭乱!就你,过来一下!


张佳乐:………………什么情况?!


【平时怼天怼地的小叶今天怎么这么乖?!】


【小叶好可爱!!!我可以!!!】


【那个……乖吗?!我看他叫乐乐叫的挺豪气的丫?去,】


【话说这个女NPC是谁啊?】


【事实证明,这个新手村的任何NPC都不简单】


【刚刚小叶是不是叫了句村长大人?】


【那个NPC就是村长?!!!】




tbc




各位小可爱求评论求红心蓝手

(。・ω・。)ノ♡爱你们!

最近还是要注意!注意!注意!安全!


还有就是我马上就要上课了,可能就……对不起啊各位,但我还是会努力的!







展红绫

What if …青梅竹马

假如白三娘提前完成了任务,白展堂和展红绫是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加入六扇门。


假如白三娘提前完成了任务,白展堂和展红绫是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加入六扇门。


展红绫

我寄人间雪满头

         她那么美的姑娘是不缺追求者的钱,可是那些人都不是他。

         他死之后,没有其他。

         女主只爱白月光,十分感到然后拒绝其他人的故事。

         她那么美的姑娘是不缺追求者的钱,可是那些人都不是他。

         他死之后,没有其他。

         女主只爱白月光,十分感到然后拒绝其他人的故事。

霹雳江湖之双龙奇录

更新发布拉!

1.23更新已发布,pc请戳http://www.66rpg.com/game/593622 ,手机用户请下载橙光app,搜索双龙奇录秋宇传开始游戏。


最后,祝大家新的一年,百病不侵,鼠年大吉!

1.23更新已发布,pc请戳http://www.66rpg.com/game/593622 ,手机用户请下载橙光app,搜索双龙奇录秋宇传开始游戏。


最后,祝大家新的一年,百病不侵,鼠年大吉!

展红绫

我在民国写新闻

        从2020到1930,我亲眼见到山河破碎下的民族苦难。

        如此,我当以文为史,以笔为刃,亲眼见证并记录下这一段历史。

        穿回民国能做什么呢?

        先解决衣食住行吧。...


        从2020到1930,我亲眼见到山河破碎下的民族苦难。

        如此,我当以文为史,以笔为刃,亲眼见证并记录下这一段历史。

        穿回民国能做什么呢?

        先解决衣食住行吧。

        前•应届新闻学毕业生•现•流离失所•无业游民决定去民国第一大报《申报》求个职,当个小记者。

       “《申报》不行还有《新闻报》、《大公报》,实在不行我只能去找还在萌芽中的我党第一份共青团机关报《青年实话》了!”

        “小姐,请问你有大学学历吗?”

         其实我是有的,一百年以后的算吗?

今天阿瓜学习了吗?

1.懒得想名字

  “作为长姐,不仅要保护化为鬼的弟弟!还有逸子酱和伊助酱亦是我守护的对象!!”

  在个开旷的场子内,一位棕红头发的少女正以拔刀的姿势,一直警惕着与她相对不远的黑色波浪女性。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们的。所以,鬼舞辻无惨。今天,我会斩下你的头颅!真正了解人鬼几百年来的纠葛!!”

  “呀。治酱这么对妾身说话,还正是让妾身十分伤心呢~”

  话虽如此,但鬼舞辻无惨却毫无胆怯之色,捏着小步走到“治酱”的身边。

  “啪”

  被合上的扇轴被鬼舞辻...

  “作为长姐,不仅要保护化为鬼的弟弟!还有逸子酱和伊助酱亦是我守护的对象!!”

  在个开旷的场子内,一位棕红头发的少女正以拔刀的姿势,一直警惕着与她相对不远的黑色波浪女性。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们的。所以,鬼舞辻无惨。今天,我会斩下你的头颅!真正了解人鬼几百年来的纠葛!!”

  “呀。治酱这么对妾身说话,还正是让妾身十分伤心呢~”

  话虽如此,但鬼舞辻无惨却毫无胆怯之色,捏着小步走到“治酱”的身边。

  “啪”

  被合上的扇轴被鬼舞辻无惨一下子抵在“治酱”的下巴上,微微挑起。

  “嗯哼。妾身这么一看,气恼又无奈到脸红的治酱也是很卡哇伊呢~”

  鬼舞辻无惨小抿一笑,细细的盯着“治酱”红润的脸颊。

  “你 ...你给我...你给我放开!”

  别,你可别放。你可以再粗暴点好吧,小姑娘就喜欢这样的。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欧皇大大和非酋大大合作的小话剧怎么这么涩情啊啊啊!!”

  “是啊是啊,那个腹黑无惨!那个小傲娇炭治郎!!啊啊,百合不香吗?性转CP不好吃吗?”

  “噗,看到一旁躺尸的豆子、善逸、伊之助了吗?全程一副‘你们加油,不到扰你们谈恋爱’的样子了吗!啊啊啊,太萌了啊!!”

  要不是非酋拉着我来COS,躺尸的就有路人甲了。麻烦。


  “大家好,我是刚刚饰演炭治郎性转的欧皇”

  “同上呐,我是饰演鬼舞辻无惨性...额,欧皇,鬼舞辻无惨那个算性转吗?嘤”

  “难说”

  “嘛,问题不大!再来一遍介绍好吧。咳咳,大家好。我是饰演那个性别不明的鬼舞辻无惨的非酋!”

  性别不明.......果然刚刚应该用“雌雄莫辨”“雌雄同体”来糊弄她比较好吧?


  “噗哈哈,不行了啊,为什么我们非酋宝宝这么可爱?!”

  “是啊是啊,就那个对鬼舞辻无惨的前缀都那么......噗,卡哇伊!”

  “完了,要不是欧皇大大是个女孩子!我就.......呜哇,我就要和这个高冷闷骚的女人为爱鼓掌啊!!”

  虽然我不抵触同性的爱慕,但我们之间应该有所谓的“生殖腔隔离”吧?不能在一起吧?

  ......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下次还是一样拒绝她们的KISS要求吧.......


————————————————————


  “嘶”强光透过缝隙,直接刺入眼睛。就当我已经睁开眼睛,努力站起来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


  【此时你准备:躺下继续装死or瞪大双眼看看是谁】


  欧皇:。。。


  【你选择:瞪大双眼看看是谁】


  “你...你醒了?”一个金发碧眼,身后有两展黑翅的男人抱着一些水果进来,有些迟疑的开口。

  “你是大天狗?!”我有点惊讶的开口。毕竟虽然自己本名欧湟,但玩阴O师之类的游戏,却除了SSR券来的式神以外,几乎没有出过SSR了。而眼前这个几乎可以算作是自己第三本命的大天狗,是真的没有在自己手机上见到过。


  【大天狗好感度UP】


  欧湟:。。。不会还有什么恋爱设定的说?


  【系统:哎嘿~】


  欧湟:。。。


  大天狗看着眼前这个沉默许久的“少年”,似乎才想到什么似的,猛然开口问道:

  “先生,请问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自从我昏迷被带到这里之后,每逢夜晚,便有无数散发血腥的鬼怪袭击这里,还念叨着‘青色彼岸花’什么的!这里......”

  大天狗有些急切的开口,但说到一半一半就突然被打断了。

  “大天狗君,请问呐,你。刚。刚。叫。我。什。么?不好意思呐,人老多忘事呐~”

  说话归说话,但我散发出来的杀气也不是唬人的(骗人,你就是)至少现在,大天狗是愣住了。


  欧湟:【保持微笑】

  大天狗:【发呆】【思考】


  【大天狗好感度UP】


  【大天狗:仅凭气势就能威慑我了吗?不能小瞧这个男人啊。】


  欧湟:???


  “麻袋!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女。人!!!”本来还能压抑的怒火,看到系统转发的“心里话”时直接爆发出去。

  “咳咳,很抱歉姬君。但实在是因为姬君现在的打扮过于......额...雌雄莫辨了”大天狗有些尴尬的擦了下鼻尖。


  欧湟低头寻看几番。

  的确,也不能怪他啊。依稀记得昏迷前自己的着装,也正是身上的这套我妻善逸的C服。也的确是为了效果而男性化突出。


  等等,我刚刚好像发现了华点?!

  “等等,大天狗君!你刚刚说‘每逢夜晚的带有浓厚血腥味的鬼怪袭击’和‘青色彼岸花’是真的吗??!!”

  这个设定好像跟非酋一直跟你推荐的那部番有些相似啊?

  “是的,从那帮鬼怪看到我的翅膀之后开始,便有不断的鬼怪涌上门来。除了询问我关于那朵花花的踪迹之外,便是打架、战斗什么的。大概已经持续了3天了”

  “那他们是不是惧光或者有些是眼中刻字的?”盲生发现了华点!我更加激动起来看向大天狗。

  “惧光我不清楚,但他们大多是晚上出现的。第一天还是些小鬼,但第二天几乎都是那些眼中刻字的鬼怪了。就在昨天、第三天,一个红眼睛、自称鬼舞辻无惨的人跟我约谈了一会,然后...... ”大天狗有点危险的朝我笑了笑。

  我顿时有点紧张。

  毕竟就冲无惨老板那堪比传销组织的口才和大天狗百度简介上明码标价的“容易被人利用”的性格......嘤

  “虽然不知道你们聊了什么,但鬼舞辻无惨跟你,三观不合吧?”即使作为妖怪,心中任存“大义”。我的大狗子啊啊,别让我失望啊啊啊QAQ


  “噗”旁边的大天狗可能是被我脸上这过于扭曲的表情逗笑了,过了一会才开口道:

  “我乃平安时代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式神之一,今奉命来协助预备阴阳师欧湟除去百鬼之首鬼舞辻无惨”

  大天狗突然朝着我单膝下跪,往日张开的庞大黑翅已悄然并拢。

  他在向我效忠

  为什么?我不过就是个偶然穿到一部番里的普通......人啊?!

  “等等?!鬼舞辻无惨?!鬼灭之刃?!等等,我这是穿越了?!”在经历1000字左右洗礼后的我才恍然反应过来这个穿越的事实。

  “好了,你别笑了啊啊!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笑的说!!很烦人诶!!!”有点害羞的涨红了脸,毕竟是在自己前男友(?)前连丢脸好几次。难受。

  “咳,好了不打闹了。来,姬君起来吧”大天狗温柔的笑了笑,把手递给了我。

  我也不做矫情,也将手放了上去。


  【大天狗好感度UP】


  【恭喜预备阴阳师欧湟得到SSR式神:大天狗】


  【希望您已经准备好氪金、废肝之旅,祝您一路顺风,再见^_^】


————————————————————


  大正秘闻:

  1 其实非酋才是真正的欧洲人,十连3个SSR不是吹的(就连欧湟第三本命大天狗她都有6个,6个不同皮肤的)


  2 其实欧湟没有看过鬼灭之刃,都是听非酋和一些小伙伴说的


  3 其实欧湟是个面冷心热有点天然的孩纸(平胸也是很天然的)


  4 其实昨晚、第三天来的不是鬼舞辻无惨,而是和大天狗聊养生之道的童磨


  5 其实下一话就会出现作者的幼齿本命,但作者是个年更之人╮(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