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有病

3312浏览    672参与
月㐫𠂇月土亢

如果DM小说被锁小黑屋了怎么办

  当这个消息传到作者H的耳中时。
  我......作为一个耽美小说作者,不对,以后只能说我是一个DMXS作者惹(#`-_ゝ-),改稿的工作量实在太大,听别的作者说,可以给自家的攻受服下一种叫AO3的药剂,这样就可以使他们行动敏捷,巧妙地绕开搜查者的排查。可是(ノへ ̄、)难就难在了没文化上,作者H英文实在不好,四级能过也只是上苍眷顾,无法看懂这种药剂的说明书,掌握不了它的使用方法。
  既然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把我的孩子们都送到最后的湾仔码头——百度云盘了。说到百度云盘,他可是一个饥不择食的肉食系,但是只要孩子们乔装...

  当这个消息传到作者H的耳中时。
  我......作为一个耽美小说作者,不对,以后只能说我是一个DMXS作者惹(#`-_ゝ-),改稿的工作量实在太大,听别的作者说,可以给自家的攻受服下一种叫AO3的药剂,这样就可以使他们行动敏捷,巧妙地绕开搜查者的排查。可是(ノへ ̄、)难就难在了没文化上,作者H英文实在不好,四级能过也只是上苍眷顾,无法看懂这种药剂的说明书,掌握不了它的使用方法。
  既然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把我的孩子们都送到最后的湾仔码头——百度云盘了。说到百度云盘,他可是一个饥不择食的肉食系,但是只要孩子们乔装一番,一定可以躲过他的搜查。

吾若罅

这个故事从开始就是悲剧

女生喜欢的男生自杀了。

不是单恋暗恋的那种喜欢,是已经互通心意的喜欢。

他们交往了。

女生的周围环境有些不好,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也不知她做错了什么事或者说错了什么话,总之没有人再理她了。

她变成了如同透明人一般的存在。

原本温暖的家,父母也经常不回来了。

原本亲切的同学,在她搭话时也没有人回应她。

教室里属于她的座位没有了,不过座位时常会更换,她并没有多在乎的坐在了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她想要去问老师问题,老师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回到了办公室。

这是欺凌吗?

女生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

尽管如此她也要向前走。

男生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那么耀眼,吸引着她不断靠近。

男生说他...

女生喜欢的男生自杀了。

不是单恋暗恋的那种喜欢,是已经互通心意的喜欢。

他们交往了。

女生的周围环境有些不好,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也不知她做错了什么事或者说错了什么话,总之没有人再理她了。

她变成了如同透明人一般的存在。

原本温暖的家,父母也经常不回来了。

原本亲切的同学,在她搭话时也没有人回应她。

教室里属于她的座位没有了,不过座位时常会更换,她并没有多在乎的坐在了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她想要去问老师问题,老师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回到了办公室。

这是欺凌吗?

女生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

尽管如此她也要向前走。

男生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那么耀眼,吸引着她不断靠近。

男生说他会补偿女生失去的一切。

想要家庭,男生会在早上向她说早上好,晚上向她说晚安,甚至会做美味的食物给她。

想要朋友,男生会带她去各种地方玩,聊八卦、看电影,他会做许多让女生笑的事情。

想要知识,男主会辅导她的功课,一步一步详细的讲解,令女生学习起来越来越轻松。

想要恋爱,男生会脸红羞涩结结巴巴的向她表白,之后两个人会在摩天轮最高时接吻。

想要……

女生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男生有时会微笑着点头,有时会皱眉思考接近的方案实现。

女生问男生自己是不是很讨厌,总是让他去做很多事。

男生则是回答她那些都是她本应该拥有的。

渐渐的,女生越来越依赖男生,同时又害怕失去男生。

她的要求慢慢变少了。

男生很焦躁,他希望女生再多提一些要求,他想要去完成。

女生很困惑,为什么男生执意要对自己这么好,她值得吗?

无私无偿的,这个世界会有这种人存在吗?

你想要什么?

女生问男生。

我只想要你。

男生回答女生。

但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呀。

女生无法理解。

我可以去找你吗?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吗?

男生的眼睛亮的仿佛黑夜里的璀璨星辰。

可以呀。

女生弯起了眉眼。

男生自杀了。




女生自杀了。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男生的笑颜。

那么耀眼,吸引着她不断靠近。




从很久很久以前,轮回便已开始。

这个故事从开始就是悲剧。


赛博朋克炮

【有病】三十三章、身体检查

  “这到底什么药啊?”祈无病实在憋不住,费劲儿的歪头看向闻观。

  闻观直起身,一步步朝他走过去,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掉了,一双清冷的凤眼懒懒的半眯着,看不透在想什么。

  直到停在咫尺的位置。

  仅一毫米的距离。

  

  他俯下身,凑到耳边低声说,“笨蛋,是麻|药啊。”

  他冰凉的手指碰了碰祈无病的嘴唇,“作用,四肢无力,身体敏感神经放大,感知功能提高,十分钟见效。”


  “现在咱们可以,好好做检查了。”

  

      嘿嘿嘿 ...



  “这到底什么药啊?”祈无病实在憋不住,费劲儿的歪头看向闻观。

  闻观直起身,一步步朝他走过去,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掉了,一双清冷的凤眼懒懒的半眯着,看不透在想什么。

  直到停在咫尺的位置。

  仅一毫米的距离。

  

  他俯下身,凑到耳边低声说,“笨蛋,是麻|药啊。”

  他冰凉的手指碰了碰祈无病的嘴唇,“作用,四肢无力,身体敏感神经放大,感知功能提高,十分钟见效。”


  “现在咱们可以,好好做检查了。”

  

      嘿嘿嘿 

     

  

 

余念白
果然物理才比较让人快乐呀 哇哈...

果然物理才比较让人快乐呀

哇哈哈

果然物理才比较让人快乐呀

哇哈哈

Lump_v

我有犬咬病

我有犬咬病


烧茄子

我早知道你和她们们都说了什么,恶心

要么别骗我

要么演技超过我

我早知道你和她们们都说了什么,恶心

要么别骗我

要么演技超过我


吾若罅

世界终结即是恋爱开始

某个世界的某个小故事 2

第一部分


言想是在高一下学期转入X中的。

帅气又稍带一些痞气的外表,爽朗的性格,很快便融入了新的班级。

之后的月考,言想也以年级前十的排名又赢得了老师们的好感。

可以说是在新的环境里很是适应了。

无聊的自习课,言想边做卷子边和同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时抬头看看,视线中总能看到隔壁组坐在第一排那个自他注意到时,就没有穿过除校服上衣外套以外衣服的女生。

她叫桑茶,是个努力但是成绩只能维持在年级一百五十名左右的看起来呆呆的女生。

不过一个坐第一排,一个坐最后一排,朋友也没有什么交集,言想几乎是没有和桑茶说过话的。

改变这一现状的契机是,老师为了前排同...

某个世界的某个小故事 2

第一部分


言想是在高一下学期转入X中的。

帅气又稍带一些痞气的外表,爽朗的性格,很快便融入了新的班级。

之后的月考,言想也以年级前十的排名又赢得了老师们的好感。

可以说是在新的环境里很是适应了。

无聊的自习课,言想边做卷子边和同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时抬头看看,视线中总能看到隔壁组坐在第一排那个自他注意到时,就没有穿过除校服上衣外套以外衣服的女生。

她叫桑茶,是个努力但是成绩只能维持在年级一百五十名左右的看起来呆呆的女生。

不过一个坐第一排,一个坐最后一排,朋友也没有什么交集,言想几乎是没有和桑茶说过话的。

改变这一现状的契机是,老师为了前排同学的眼睛着想,开始由后向前滚动式换座位。

“如果我们挡住你们了,告诉我们一声啊。”言想笑眯眯的向坐在他后面,原第一排的同学说道,眼睛同时也扫向虽然和他是隔壁组,但是其实两人也就是斜对角距离的桑茶。

正在收拾桌子的桑茶抬头看向声音来源,看到对方正好在看着自己,略有些羞赧的微笑回应,然后继续低头整理着抽屉。

啊,耳朵红了。

像是发现桑茶的小秘密一样,言想此时只觉得桑茶羞涩脸红的样子异常可爱。

和后排同学又随意聊了几句,转回身时顺便看了几眼已经摆好了课本,正和同桌聊天的桑茶。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没有更多的交集,不过言想了解到桑茶虽然看起来呆呆的,但其实是个挺有趣的人,有时候听到她和她同桌聊天,也会逗的他抿嘴忍笑。

但是桑茶是个怕生的人,就算他们已经前后排有一段时间了,桑茶和他说话时还是会有一段距离感。

还真是嫉妒原第一排和原第二排的同学们。

言想咬牙切齿的做着卷子,同桌看到他这副表情,着实吓了一跳,便开口问道:“做什么题呢?难成这样子?”

“没什么,下节体育课,走吧。”把卷子随意塞进抽屉,言想烦躁的推着同桌往外走。

刚出教室走了几步,摸了摸口袋发现钱包忘带,和同桌打了声招呼又慢悠悠的晃回教室。

然后言想就看到桑茶站在他的位置上,手里似乎拿的是他刚才做的那张卷子看的入神。

许是感觉到有人接近,桑茶抬头正对上言想的双眼,小脸瞬间通红,慌慌张张的把卷子放回桌上,同时解释道:“你的卷子刚从抽屉里掉出来了,然后我捡起来看到有道题你算出来了,那道题我正好不会做……”

“这样啊,谢谢,没关系,你以后有不会的题直接问我也可以,刚才那道题你看懂了吗?没有的话边走我边给你讲吧。”

完美!既邀请了一起去操场,又为以后被问题目打下基础。言想对于自己瞬间想到的回答很是满意。

“嗯嗯,其实我后半部分我还是有些不懂,就是……”

“哦,那里其实只要……”

内心无比愉悦的和桑茶讲解着题目,言想第一次打从心底感谢自己的好成绩。

之后桑茶开始偶尔会问言想题目,不过都是在同桌也不会做的前提下。

真想和老师提议和桑茶做同桌啊,但是身高……

言想第一次打从心底讨厌自己的身高。

想要和桑茶更多的接触,想要桑茶的注意力更多的停留在自己身上。

趁着体育课提前解散,言想走向了一个人在洗手台洗手的桑茶。

“我说……”

身后突然出现声音,吓得桑茶浑身一抖,颤抖着确定了来人后长舒一口气,关掉水龙头转身,“怎么了吗?”

“那个……”摸了摸脖子,话脱出口言想便觉得不好意思,“你以后不会的题可不可以直接问我啊?”

“啊?”桑茶觉得莫名其妙,又担心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事了,因为此时的言想看起来气势汹汹的。

明显感觉到桑茶在害怕,言想急忙补充道:“这样你就可以节省时间,想更多的题了。”

好像……有点道理。

桑茶看着言想,最后还是犹豫的点了点头。

姑且算是成功了,放松下来的言想又想和桑茶多说几句话,开拓一下聊天的话题,便开口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要是不想回答也可以不回答。”

“好啊,你问。”桑茶倒是有些好奇言想的问题。

“就是……你为什么总穿着校服外套?”这个年纪的女生都想着怎么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倒是很少有人每天校服雷打不动,况且现在都是夏天了,校服虽然不厚,但也是长袖。

“因为这样就不用烦恼每天该穿什么了呀,而且可以遮阳,虽然热了点,但是教室里有空调呀。”

看着桑茶一本正经的解释着,言想反而咧开嘴笑了。

“你把手给我。”伸出一只手,言想道。

“手还湿着。”桑茶甩了甩还在滴水的双手。

“没事。”言想一把握住桑茶的手腕,将宽大的校服袖子拉了上去,果然入眼的皮肤是常年不晒太阳的苍白,随后他又将袖子放了回去,还作势整理了褶皱。

“嗯,这样挺好的。”不让别的男生看到更多的桑茶,只有他能看到,确实挺好的。

桑茶看着旁边若有所思的言想,思考着是不是脑袋好的人都奇奇怪怪,比如她现在就完全无法理解言想在对她做什么。

下课铃恰好响起,各怀心事的两人便一起回到了教室。




可惜前后滚动换座位的制度也只是实行了一段时间,也许是老师觉得眼前的人频繁变化有些烦了吧。

不过言想很是郁闷,好不容易开始和桑茶渐渐接近,现在又恢复成第一排和最后一排的关系。

抬头看一眼第一排在和同桌不知道在玩什么笑的很开心的桑茶,言想长长叹了口气。

实在是万分羡慕桑茶的同桌,能看到桑茶那么多表情啊……

“呦呦呦,这才刚分开就想人家啦。”早已看出言想心思的同桌打趣道,但是言想只是懒散的趴在桌上,压根没有理他的意思,又接着说,“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嘛,需要助攻随时找兄弟我。”说完很义气的拍了拍自己胸膛。

瞥一眼同桌装作很正经的脸,言想像是想到什么起身出了教室。

生物课换教室,趁着桑茶一个人的时候,言想快步来到桑茶身边。

“这个给你。”

“???”看一眼言想手上握着的棒棒糖,又抬头看了看他不容拒绝的表情,桑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的牙齿敏感,吃糖会牙痛。”

“……”

看着言想瞬间像狗狗一样委屈的垂下了手臂,桑茶继续解释道:“我吃所有甜食都会牙痛。”

“……哦。”委屈巴巴的声音。

感觉好像自己欺负了对方。桑茶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呐,给你吃这个!”摸了摸校服宽大的口袋,桑茶掏出一包小包装的薯片递了过去,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我都吃了一半了……”

“剩下的都给我吗?”言想停下脚步,紧盯着桑茶问道。

桑茶转身,看着言想感到奇怪,“你要是想吃都给你吃。”

“之前给过别人吗?你同桌之类的。”言想继续问着。

为什么吃个薯片还要问那么多?虽然内心在吐槽,不过桑茶还是回道:“我同桌不爱吃这些,我一个人吃的。”

终于感到满意,言想接过薯片放进自己的校服口袋里。

感觉到心累的桑茶看了一眼还走在自己旁边的言想,随口问道:“你怎么也开始穿校服了呀?”

“防晒啊。”一手抱着上课用的书本,一手在口袋里握着桑茶送的薯片,言想心情大好的回道。

“男孩子也怕晒黑吗?”桑茶看了看言想相比其他男同学偏白的肤色。

“就是那个,紫外线对皮肤不好。”言想理所当然的回答。

“有道理。”桑茶认真的点点头,反而让言想有想要揉揉她脑袋的冲动。

又随意聊了些话题,二人移动到生物教室,言想刚到座位同桌就凑上来调侃道:“啧啧啧,看你这表情。”

“严肃点,上课了。”言想挥手赶走了同桌。

晚上回到家,将桑茶送的薯片放到桌子上,边做作业边看上一眼,总是忍不住咧开嘴笑。

一直到快要睡觉的时间,言想才拿出了第一片薯片放入口中。

“卧槽居然是番茄味!”

最不喜欢的味道,但是因为是心上人送的也要跪着咽下。

捂着嘴看着剩下的半包薯片,言想思考着将薯片还给桑茶,然后把包装袋留下的可行性。

毕竟,这是桑茶第一次送给他的东西。




从厕所回到教室,刚坐下的桑茶准备拿出下节课要用的课本,结果在拉出书包的时候一阵噼里啪啦掉出了几包薯片。

“噫,桑茶你不能爱吃就装这么多吧……”桑茶的同桌一脸复杂的蹲下帮着她捡起散落一地的薯片。

“诶?不是你放进去的吗?”桑茶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和同桌对视。

“不是我啦。”同桌摇头。

“那是……”皱眉稍加思考便得到答案,转头去找寻对方,结果那人像是被吓到一样迅速趴在桌上把自己藏于前排人身后。

原本高大的身体缩成一团,样子着实滑稽可笑。

奈何预备铃声响起,正准备直接过去当面对质的桑茶只好作罢。

不过再到课间时,还没等桑茶起身,言想就已经冲出了教室。

emmmmmmm,郁闷的桑茶握紧了拳头。

结果一整天都没抓到言想,所以第二天一到学校,桑茶就抱着那几包薯片准备塞到言想抽屉里。

“他不是送给你了吗?干嘛还他,自己吃不就行了。”言想的同桌拦着桑茶,不让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给他半包,他还我这么多包,又不是需要我帮他做什么事,无功不受禄,我才不要。”说着说着,桑茶气不打一处来。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收下吧,不然之后他又搞什么幺蛾子,我可劝不住。”同桌继续劝说着。

桑茶愣住,怎么感觉言想周围的人说话都很有道理,一时之间只好妥协。

好不容易劝桑茶收下了薯片,言想同桌正为自己的助攻深感满意,又看到桑茶气势冲冲的回来了。

伸手,放下,缩回。

动作一气呵成。

“今天没带别的零食,这个给你们吃。”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座位。

被桑茶行云流水的动作怔住,回过神的言想同桌看着自己面前的两包巧克力,砸了砸嘴。

等言想估摸着时间到达教室时,就看到同桌神秘兮兮的要递给自己什么。

“你先说是什么,不然我不要。”言想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同桌。

同桌也不卖关子,张开手露出躺在手心里的巧克力。

“给我这个做什么,恶作剧?”言想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

“不要就算了,反正是某个小姑娘给的。”同桌也不多说的收回手拆开了包装,直接扔进嘴里。

“什!”瞬间理解过来的言想刚要拽着同桌的领子让他吐出来,就看到同桌皱着一张脸猛灌水。

“哇这什么巧克力啊又酸又苦!”说着还吐了吐舌头。

“我不管什么巧克力又酸又苦,我只管现在揍你一顿。”将手指按的咯咯响,言想一副没得商量的狠绝。

“艹!给你给你给你!”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包巧克力塞到言想怀里,同桌现在只想快速消散嘴里的怪味。

无比珍惜的捧着手里的巧克力,看着包装袋上的字,言想脸部不自觉扭曲的念了出来。

“100%纯可可……”



余念白

“我要谋杀他.”

  “我要谋杀他。”


  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前 他就已经猜到了 于是在我还在计划时  他就开始折磨我了


  计划的进展越来越慢  一推再推  渐渐演变成了慢性自杀


  哦,对了 他有个名字叫数学


 这是他众多别称中  最让人沉陷的一个


  “我要谋杀他。”


  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前 他就已经猜到了 于是在我还在计划时  他就开始折磨我了

 

  计划的进展越来越慢  一推再推  渐渐演变成了慢性自杀


  哦,对了 他有个名字叫数学


 这是他众多别称中  最让人沉陷的一个



余念白

是数学

  数学课令人疯狂地着迷

  所以数学课一开始我就开始画画


  含薄荷的药物总是让人有想吞食的欲望

  很好闻啊

  不知道数学老师知道他的课上出现这种东西会怎样


  数学课令人疯狂地着迷

  所以数学课一开始我就开始画画

  

  含薄荷的药物总是让人有想吞食的欲望

  很好闻啊

  不知道数学老师知道他的课上出现这种东西会怎样


  

余念白

  薄荷像是毒品

吃糖也可以麻痹人

  薄荷像是毒品

吃糖也可以麻痹人


余念白

我很好

但是我想吃药

我很好

但是我想吃药


LaiChiYing👯

原来有些事情

就算自己不会做

别人也会防备着你


原来现实

真的那么残酷

会把天真

伤得遍体鳞伤


所以自欺欺人

是人类保护自己的手段

不过

是自以为

能保护自己

的手段

原来有些事情

就算自己不会做

别人也会防备着你

 

原来现实

真的那么残酷

会把天真

伤得遍体鳞伤


所以自欺欺人

是人类保护自己的手段

不过

是自以为

能保护自己

的手段

川川.

只要你喜欢有病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_

只要你喜欢有病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