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有病

12363浏览    857参与
躺躺粮堆()

犯病中

  我今天恨死紫色了,我单方面宣布今天为反紫色日,紫色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看的颜色没有之一。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说对不起因为我有病,我踏🐴不应该选屎紫色衣服,🐴的社死了

  我今天恨死紫色了,我单方面宣布今天为反紫色日,紫色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看的颜色没有之一。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说对不起因为我有病,我踏🐴不应该选屎紫色衣服,🐴的社死了

Inoril

我妈:主任忙约不着 还有几周就放假了 要不放假再说?

我:.....

她懂什么!?她懂什么!? 她懂什么!? 这种状态已经深深地影响到我了(三年零四个月前还算好点)近期还重了我担心真被确诊成心病我担心更更更更严重,难道是我演的看不出穿帮?够了够了我累了我很痛苦,近期开始用美工刀割了(好多血),您想看您女儿一直不停【麻醉】自己直到不行了无药可救了(或寄了),我已经表现得有很破绽    好 吗  


(要不还是再次算了  当我又疯了一次  一......

我妈:主任忙约不着 还有几周就放假了 要不放假再说?

我:.....

她懂什么!?她懂什么!? 她懂什么!? 这种状态已经深深地影响到我了(三年零四个月前还算好点)近期还重了我担心真被确诊成心病我担心更更更更严重,难道是我演的看不出穿帮?够了够了我累了我很痛苦,近期开始用美工刀割了(好多血),您想看您女儿一直不停【麻醉】自己直到不行了无药可救了(或寄了),我已经表现得有很破绽    好 吗  


(要不还是再次算了  当我又疯了一次  一些鸠的碎碎碎念w  鸠女士人真没事很好(・∀・))

喆熙君
  ???   你确定朝哥舍得...

  ???

  你确定朝哥舍得打俞哥?

  你确定俞哥会这样?

  啊这……独创不如众创

  ???

  你确定朝哥舍得打俞哥?

  你确定俞哥会这样?

  啊这……独创不如众创

琬酔.

完全没有画画能力,只是看到了想试试

大概是要抡圆了手上那个头

就是……那种抡圆了转圈,用劲大了还能飞出去的那种方法

@旧林. 你也试试?hhh

完全没有画画能力,只是看到了想试试

大概是要抡圆了手上那个头

就是……那种抡圆了转圈,用劲大了还能飞出去的那种方法

@旧林. 你也试试?hhh

retarded

好没更了瞎搞点额额额

前四是汤汤以及瞎搞弄了个比附

p5是安吉拉(你自己瞅瞅这像吗?


好没更了瞎搞点额额额

前四是汤汤以及瞎搞弄了个比附

p5是安吉拉(你自己瞅瞅这像吗?


格兰芬多摄魂钙

  我原来ID是艾草浸液刚刚在公屏聊天发现有通知点开一看说我ID违规,艾草浸液这个寓意哈迷应该都知道那个“我对莉莉的死感到悔恨”,我就和我闺蜜一起用艾草浸液和水仙根茎,这两个层面对我来说的意义让我很生气我现在心脏跳的很厉害,我在公屏打了艾草浸液就被禁言了,LOFTER也是网易的东西,我就在这里发吧,可能他们互相也不联系,最后补一句气死我了我刚刚氪了30😡

  我原来ID是艾草浸液刚刚在公屏聊天发现有通知点开一看说我ID违规,艾草浸液这个寓意哈迷应该都知道那个“我对莉莉的死感到悔恨”,我就和我闺蜜一起用艾草浸液和水仙根茎,这两个层面对我来说的意义让我很生气我现在心脏跳的很厉害,我在公屏打了艾草浸液就被禁言了,LOFTER也是网易的东西,我就在这里发吧,可能他们互相也不联系,最后补一句气死我了我刚刚氪了30😡

+2

  俗话说艺术来源于生活🤭 this is my life!

  可带入一下cp🤭

  犯贱真的好开心🤗

  俗话说艺术来源于生活🤭 this is my life!

  可带入一下cp🤭

  犯贱真的好开心🤗

+2

  张小宝在线教xql如何犯贱

  下章被制裁🤭

  张小宝在线教xql如何犯贱

  下章被制裁🤭

阿沫

大家快来看狗长什么样

今天刷短视频,看到一条狗,一直在那汪汪叫,说着什么温迪蠢兮兮的把钱看得非常重要,关键狗好像还是凹凸世界,叫什么第一参赛者?我看它这条狗,不如炖了,说我老婆蠢

你是真TM该死呀,还把温迪打成温蒂,我想把它打成狗屁,就是说了两句,它就把评论删了,就这么点骨气,还有脸出来丢人,笑死我了,哗众取宠的狗东西


你怎么不去死呢?你说是吧,参赛者😅😅😅😅😅😅😅😅😅

今天刷短视频,看到一条狗,一直在那汪汪叫,说着什么温迪蠢兮兮的把钱看得非常重要,关键狗好像还是凹凸世界,叫什么第一参赛者?我看它这条狗,不如炖了,说我老婆蠢

你是真TM该死呀,还把温迪打成温蒂,我想把它打成狗屁,就是说了两句,它就把评论删了,就这么点骨气,还有脸出来丢人,笑死我了,哗众取宠的狗东西








你怎么不去死呢?你说是吧,参赛者😅😅😅😅😅😅😅😅😅

+2

Nineteenth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从咖啡店出来后张泽禹跑到不远处的小胡同里,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哭。

    “小孩儿?”

    !张泽禹猛地抬头,张极!怎么是他!

    “怎么了这是”张极蹲在张泽禹旁边抹了抹张泽禹脸上的泪痕。其实他刚才正要和新钓到的美女去咖啡店请她喝奶茶,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咖啡店里跑出来向小胡同里跑,他让那美女先去点,他追上去一看,果然是张泽禹。...


  


    从咖啡店出来后张泽禹跑到不远处的小胡同里,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哭。

    “小孩儿?”

    !张泽禹猛地抬头,张极!怎么是他!

    “怎么了这是”张极蹲在张泽禹旁边抹了抹张泽禹脸上的泪痕。其实他刚才正要和新钓到的美女去咖啡店请她喝奶茶,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咖啡店里跑出来向小胡同里跑,他让那美女先去点,他追上去一看,果然是张泽禹。

    “没事,你怎么在这?”张泽禹拽着袖子擦干脸上的泪水

    “我感受到有小狗需要我安慰了,然后就瞬移过来了”张极在兜兜里拿出几张卫生纸给张泽禹擦了擦眼泪“给哥哥说说怎么了”

    “哥哥这么神,感应一下我怎么了”张泽禹结果张极的纸,脑袋靠在张极肩膀上

    “哎呀,这小孩怎么这么委屈啊”张极把张泽禹搂进怀里揉了揉他肩膀上的小脑袋“不哭了好不好,哥哥心疼死了”

  

    张泽禹抱着张极哭了一会“我还有事回去了”

    “小孩这是用完就扔啊”张极看着起身擦干眼泪的张泽禹“哥哥可是很伤心的啊”

    “下次请你吃饭,我先回去一下”说完便转身跑开了

    张极看着张泽禹离开的背影......耳朵红了哟~这不快到手了。便又回去找他的美女去了。


    说真的,张泽禹那一刻真的慌了,这两个月张极对他是所谓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有点动心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可以!不可步如后尘!不可心动海王!我要水泥封心!


    走出胡同,却看见胡同口扔着一杯未开封的多肉葡萄......我最喜欢的呢

  

       涵坤下章或下下章在一起,极禹升温🤭

  又返回网课生活了🤗真尼玛无语,某韩姓人员欠不欠,爹刚起床截图,不要太注重“女明星”私生活OK?

  彩蛋是多肉葡萄的来源🤗

  

下饭音乐
这是啥“魔幻”歌词?歌手唱歌竟然大发脾气,大骂原唱“有病”!
这是啥“魔幻”歌词?歌手唱歌竟然大发脾气,大骂原唱“有病”!
怎么不累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作业还没开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后天再返校哈哈哈哈哈哈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作业还没开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后天再返校哈哈哈哈哈哈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三氏三酱
哈↗哈↘哈→哈→,我已经掌握了...

哈↗哈↘哈→哈→,我已经掌握了画画的精髓

哈↗哈↘哈→哈→,我已经掌握了画画的精髓

不又子

若即若离

如同细细密密的雨滴落在身上

如同一股没有名字的风从手指缝侧身扭过

谄媚的 留恋的

如同海水寻找一只搁浅的鱼

如同火焰灼烧几寸肌肤

疼痛的 上瘾的

如同左手牵住右手

绝无仅有的

若即若离

如同细细密密的雨滴落在身上

如同一股没有名字的风从手指缝侧身扭过

谄媚的 留恋的

如同海水寻找一只搁浅的鱼

如同火焰灼烧几寸肌肤

疼痛的 上瘾的

如同左手牵住右手

绝无仅有的

敦西

After Death 超越死亡

写在前面:我们应该多谈论一些诗歌、爱情和死亡。来了解下还是个小孩子的我是怎么看待死亡的。


(零)

“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

“是死亡。”

——《流浪地球》刘慈欣


(一)

你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人是会死的”这件事的?


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对死亡产生印象,大概是在四五岁的时候。那时,我目睹了电视剧里某个角色的死。也许在此之前,我也已经看过死亡的场景,可只有这一次,它突然开始对我产生意义。这个人躺在泛着冷光的医院病房里,全身盖着纯白色布单,头和脚分别顶起布单的一角,像两座纯白的小山。ta......

写在前面:我们应该多谈论一些诗歌、爱情和死亡。来了解下还是个小孩子的我是怎么看待死亡的。




(零)

“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

“是死亡。”

——《流浪地球》刘慈欣


(一)

你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人是会死的”这件事的?


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对死亡产生印象,大概是在四五岁的时候。那时,我目睹了电视剧里某个角色的死。也许在此之前,我也已经看过死亡的场景,可只有这一次,它突然开始对我产生意义。这个人躺在泛着冷光的医院病房里,全身盖着纯白色布单,头和脚分别顶起布单的一角,像两座纯白的小山。ta就好像变成了个没有生命的物件一样。


这个人的亲人和朋友围绕着病床,神色哀沉,还有人在低声哭泣。


我很疑惑:“为什么这个人不能坐起来说几句话,安慰安慰身边这些人呢?”


我的家人告诉我:“ta已经死了,没办法说话的。”


“那么这个人还能痊愈出院吗?”——“不可以的,ta死了。”


我看到病床床头放着几个水果。“那这些水果这个人还吃不吃呢?”——“不可以的,ta已经死了。“


原来,死亡就是这样的吗?不能动弹,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死了之后就什么都做不了了。我突然感到非常害怕:“每个人都会死吗,我也会死吗?”


“会的。不过不必担心,你还小,离死亡还很远呢。”


这句话没能使我宽慰,我恐惧依旧。我开始想象着自己死后的情景:我也会躺在病床上,被白布单包裹吗?我也没办法动动哪怕一根手指头了吗?我的意识怎么办,要困在这具躯体里了吗...悲从中来,我突然非常想哭,却哭不出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哭,这就是一个孩子的死亡焦虑的最初样貌,它是如此模糊。


在我意识到死亡这个问题后的几天之内,生活一切照常,而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颜色。我自出生以来被照顾得如此之周到,一日三餐的定时安排使我几乎感觉不到饥饿,困了有床可睡,病了有医生照顾,上学有人接送,只要我想就随时有玩具供我解闷...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有一套妥善的解决方案,但是死亡没有。从家人对死亡的描述里,我感到它是那么的强硬、严格,冷酷到堪称铁腕。没有人能逃开死亡的“惩罚”,它总是会到来,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或迟或早。我的心一直都在为此惶惶不安。


直到上了中学,我从图书馆的书架上拿下了《潜水钟与蝴蝶》这本书。自此之后,我才终于赋予了那时的痛苦以具体的形状。多米尼克中风、瘫痪,最后只有左眼可以活动,蝴蝶被困在了潜水钟里。不费吹灰之力,我就以自己的方式共感了多米尼克,我想象着在重力的作用下潜水钟缓缓沉入海底,不可抗拒。在深蓝一片里我感到身体里好像被冰冷的大蛇缠绕,它沿着脊柱轻轻摩挲,闪着寒光的鳞片留下些许寒意,而我甚至不能尖叫,除忍耐外别无他法。因为人死不能复生,所以这一切折磨都是永恒的。

 

(二)

几个月之后,我们全家出游爬山。山腰上有一座寺庙,游人熙熙攘攘,四处弥漫着令人安心的香火气息。看到寺庙里上百年的参天大树,它拥有干燥、粗糙的树皮,岁月在其上沉淀出某种深色,我惊叹与羡慕于它比我拥有更多的永恒性,又感到难以言说的忧伤涌上心头。


我不禁问妈妈:“我们都会死吗?”我仍然在担心这件事情,就好像它的阴霾永远不会散去。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安慰我:“别担心,没关系的。人虽然会死,但是他们的子女会成为他们生命的延续。”


“我是我母亲生命的延续,你也将会是我生命的延续。”


我其实没太听明白,但我装作被这句话宽慰了的样子,点了点头。


但实际上,我的心里在暗自忖度:按照她的理论,就像是某种母系的遗传一样,生命的延续只发生在母女之间——那么我的爸爸该怎么办呢?他们只有我一个孩子。难道男性的生命就没有办法以另外的形式留存在这个世界上了吗?或者说,我是我的妈妈和爸爸意识的融合体?这个理论在我身上真的成立吗,为什么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万一以后他们俩在我的身上观念不和,要打架了,我又该怎么办?难道,我会自己揍我自己吗?另外,我也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啊,我又该怎么调和这三者的矛盾呢...好多好多的疑惑充满了我的心。只是,我什么都没说。


那天我好像福至心灵,理解了这不完全像是个“一分钟有多少秒?”、“太阳每天从哪个方向升起?”这样容易回答的问题,我不忍心看到别人因为它而困扰的样子,我什么都没有说。

 

(三)

在去学校的路上,我问了我的朋友:“我很好奇,你想象过自己死后的样子吗?”


朋友告诉我,自己和妈妈聊到过这件事情。她的妈妈真豁达,告诉她:“如果我死了,不用给我买墓地,现在的地价太贵了,没有必要费那个钱。你就把我的骨灰倒进下水道,水管通向大海,我就会流进广阔的海洋里,获得自由。你也可以把我的骨灰埋进你家院子里面,然后在上面种一棵树,那样我的灵魂就能够照顾那棵树了,它一定能茁壮成长为大树。以后每当你看到那棵树的时候、在它下面乘凉的时候、尝尝它结的果子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我。”


她描述的图景真美好。我想起云淡风轻、灿烂阳光下的婆娑树影,已经成为大人很久了的我坐在树下,想起自己的亲人还在世的时候。


我在心底默默地哭了,不知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

 

(四)

一个全家人在一起吃晚饭的时间,电视里播放着国外搞笑视频集锦,小狗、小猫、宝宝和无厘头的片段。一口棺材被装上四个轮子,在马路上滑啊滑,最后“哐”的一下栽进沟里。


“哈哈哈哈,刚刚那口棺材好好笑。”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说什么?!”爷爷突然抬头,眼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没反应过来:“我说,那口棺材...”


“不可以在饭桌上提到那个词!”他怒不可遏,使劲拍了一下桌子。


于是,电视被摁下关机键,突然出现的黑色屏幕比棺材更像死亡;我低头,自己被摁下静音键,嘴巴除了吃饭以外不承担任何功能。


我明白,不只是饭桌,不要在任何时候向他提到死亡和与死亡有关的事物。哪怕他已经是我岁数的十几倍,也同样会感到害怕和无所适从。在死亡面前,我们的人生经验变得平等——都是无、零和没有。

 

(五)

那些日子里,我是那么的年幼,身边任何一个人都比我更接近死亡。


奶奶似乎很忧愁的样子:“我可真不想老掉啊。”


“老掉了”是死亡另一种委婉的说法。我们如此害怕死亡,连“si”这个音节都讳莫如深,我们走在4层不对外开放的建筑里,我们开着牌号不包含4这个数字的小汽车。


“我听说,世界上有些人在手术台上有过濒死的体验。”我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安慰她,“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那种感觉就像是眼前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光,然后身心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轻盈和宁静。老掉了的感觉也许没有什么痛苦,就好像睡着了,什么都不用想。”


“是吗?”她笑了。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宽慰,还是别的什么,因为我很清楚自己也骗过人:“而且,在那之前,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她接着微笑,长吁了一口气。

 

(六)

现在,我的朋友,我诚挚地向你提问:“你觉得在你死后,一切会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在将来的某天,我死了。我想象着——自己的骨头被烧成灰,我盘踞在小小的一方骨灰盒里思考。我不希望呆在这里,我想请人把我撒在风里,于是我随风飘散。我不只是一粒骨灰,每一粒骨灰都是我。我飘飘扬扬,穿过大海、山川和沙漠,看遍世间所有的风景。然后我飞出大气层,飞向月球。我在月球的环形山间漫步,最后决定暂时落定下来,融合进地上和我同色的月尘里,清冷又安静。


“你好。”身旁有个声音传来,我的一粒骨灰看到另一粒,它属于另一个人类。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回答。



江崎山下-啸
 被小情侣打情骂俏扫射到的我 

 被小情侣打情骂俏扫射到的我 

 被小情侣打情骂俏扫射到的我 

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不想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不想画素描不想联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不想画素描不想联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