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有误会的是你啊x

5浏览    1参与
梣以木森

【冰冻枫糖】不醉不归(上)

#标题瞎打的,给杯砸的饯别礼(?)只有五天了尽量写完让他走之前吃顿好的(???)
#主cp北极,副北米,我终于试水修罗场了嘻嘻嘻嘻嘻x
#普通人设定,大概高中生

  渥太华的新雪盖过了红枫,严严实实,马修用手轻轻抖开一片,艳丽的彩在纯色中又突兀的显露出来。

  “真冷。”

  加拿大人拍去残留在手上的雪粒,双手合握放在嘴边呵气,又搓动两下。

  “是呀…什么天气!”

  他的兄弟阿尔弗雷德将大衣裹紧了点,嘴唇啰啰嗦嗦的,连一丝能让风有机会钻进去的缝隙也仔细着不让留出,太冷了,仿佛眼泪刚流出来就会被冻住。

  “说起来马蒂——为什么明明都是在这种环境长大,为什么那个大鼻头就那么不怕冷...

#标题瞎打的,给杯砸的饯别礼(?)只有五天了尽量写完让他走之前吃顿好的(???)
#主cp北极,副北米,我终于试水修罗场了嘻嘻嘻嘻嘻x
#普通人设定,大概高中生



  渥太华的新雪盖过了红枫,严严实实,马修用手轻轻抖开一片,艳丽的彩在纯色中又突兀的显露出来。

  “真冷。”

  加拿大人拍去残留在手上的雪粒,双手合握放在嘴边呵气,又搓动两下。

  “是呀…什么天气!”

  他的兄弟阿尔弗雷德将大衣裹紧了点,嘴唇啰啰嗦嗦的,连一丝能让风有机会钻进去的缝隙也仔细着不让留出,太冷了,仿佛眼泪刚流出来就会被冻住。

  “说起来马蒂——为什么明明都是在这种环境长大,为什么那个大鼻头就那么不怕冷呢。”

  “啊,大概是因为,冰酒没那么容易醉吧。”

  马修说着,却似乎是叹息,他抬头望向天空,云严实遮住了蔚蓝,纯白无暇,却有似乎那么一束北极光透出来。

  ————————————————

  他弟弟阿尔弗雷德口中的大鼻头是他们新转来的同学伊万•布拉金斯基,一个高高大大的俄罗斯人。

  而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不对盘。

  刚看见对方的脸的时,阿尔弗雷德就有这种预感,就像是捕猎者对天生宿敌那种警觉,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以后一定,绝对,肯定,不会相处的很好。

  伊万几乎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他望着阿尔弗雷德,勾起一个近乎可以算是纯真的笑,但阿尔弗雷德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挑衅。

  伊万最瞩目的一点就是他系着围巾,但那时候正是盛夏。

  阿尔弗雷德之后触碰过那条围巾,他们第一次打架的时候,惊讶却又有点理所当然的发现那真的是纯棉的。

  打架的原因及其幼稚,只是因为一次路过时不小心遇到对方引起无关紧要的摩擦,就像草原上冒出的小火花瞬间燎原也许是因为双方早就不满积怨已久。

  我们果然该是天生的仇人,阿尔弗雷德望着破了皮的手肘居然想着:我早就应该这样跟他打一架了。

  但是后来他又因为这件事情无比后悔,因为由于这个契机造成了伊万·布拉金斯基与他的哥哥马修·威廉姆斯的相识。

  ————————————————

  “你什么时候可以不那么冲动了,人家也看起来没什么恶意,你为什么就是和他过不去呢?”

  阿尔弗雷德的鼻子被打的有些歪,马修拿出医药箱帮他爆包扎,虽然嘴上絮絮叨叨抱怨着,动作却很轻柔。

  “我是不会认错的!反正我就是看他不爽嘛!”

  阿尔弗雷德将巨大的外星人抱枕往床上一扔,半是赌气,半是他居然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的直觉一直很准,但具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让人烦躁,最后只能归咎于不合眼缘。

  “明白了,我出门一趟……替你道歉。”

  马修处理好伤口,再三确认没有遗漏后站起来,将医药箱。

  “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大鼻头道歉?根本没必要!”

  阿尔弗雷德气鼓鼓的朝着马修背后喊道,但自知理亏,还是没有真的阻止人。

  “你先把作业写完吧,”马修摆摆手,“你回来这么晚,一定还没怎么动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新转来的学生,他的家也是最近才搬到这里来的,离学校不近也不远,就在马修和阿尔家附近的那个小区里,马修出门采购时曾经路过看见。

  为了表示歉意,马修带上了他制作的烤饼,色泽焦黄的小点心在口袋中碰撞,虽然不确定那个转校生是否会喜欢甜食,但好歹是心意——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虽然阿尔弗雷德看上去有些孩子气,但大多时候行动都是经过思考的,真正冲动也只是一些小事上,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

  他可以肯定两人之前没什么冲突,布拉金斯基同学转来这里也没几天,之前一直在俄罗斯,和他的兄弟没有见面的可能性,倒是阿尔在见到对方的第一天就表现出来强烈的排斥和不满,简直像是无理由的。

  思绪从回忆中抽离,布拉金斯基门前的花园还是光秃秃一片,杂草似乎刚扒光,望眼去全是裸露着的棕色泥土,伊万·布拉金斯基正在那里拿着铲子挖出一个个坑,大概是打算种些什么,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系着围巾,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热。

  “布拉金斯基同学……?”

  似乎是隔得太远,声音太小或对方专注于劳作,对方没有听见,马修走上前,发觉对方胳膊上布满了淤青,和阿尔弗雷德比起来少不了多少,略有些愧疚的提高声音再喊了一遍。

  “抱歉,布拉金斯基同学?”

  “嗯?”

  伊万·布拉金斯基本来心情不错,订购的向日葵幼苗终于到货了,还有终于教训了一通班上某个美国佬——他也一开始就看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家伙不过眼了,呼呼,没想到力气也挺大,不过还是我赢了~

  一想到对方歪曲鼻子的滑稽样,俄罗斯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将向日葵苗放进坑里,却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抬起头居然撞上阿尔弗雷德的脸。

  “你还想被教训吗死胖——你是谁?”

  如果说为什么那么快反应过来不是一个人,那大概是因为对方看起来没有那么碍眼吧,就算是同一张脸也没有那么强烈的让人揍下去的欲望,虽然还是特别不爽就是了,要不要适当性的教训一下呢?

  “呃,抱歉,我们还是第一次说话吧,我是马修,阿尔弗雷德的哥哥......阿尔给您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他偶尔会也有些冲动,这是我做的一些松饼,希望您不要太介意。”

  马修硬着头皮开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人明明是在笑,说话也软绵绵的,却就是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诶~双胞胎?你们还真是不太一样啊。”

  对方的语气使伊万很受用,他自顾自将其归纳为讨好的范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在对方不安的视线下终于接过饼干袋。

  “这个我收下了,那家伙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他有点赌气……”

  马修说到这个也有点泄气,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发。

  “不过阿尔真的不是坏孩子,希望您不要太介意。”

  “喔,说到底就是还没断奶需要家长出面的小孩嘛~”

  “也请您不要那么说……”

  看来对方对阿尔弗雷德的意见也很大,马修有些头疼的想,一时半会可能没有办法转变了吧。

  这两人真是奇怪,明明伊万刚转学过来,之前阿尔应该没有见过对方呀?更别提结仇。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接着干活啦?”

  “啊,需要帮忙吗?您这是在种植什么?”

  “向日葵喔。”

  伊万将马修从头打量到脚,忽然眯眼笑了。

  “谢谢你呀。”

  马修莫名打了个寒颤。

  ————————————————

  “我觉得伊万同学虽然给人感觉有点吓人,但也很好说话吧?”

  “什么?!那个大鼻头?你才出去一趟就将他从布拉金斯基改成伊万了吗?而且还替他说话!”

  阿尔弗雷德将笔一扔,几乎从书桌前蹦起来,对自家哥哥“投敌”行为表现出强烈不满。

  “阿尔,不要给同学取这种失礼的外号。”

  马修将滚下桌的笔捡起来,摆放好,虽然感觉上总有些奇怪,但两人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发生,甚至还配合的十分默契,很快就将幼苗全部移栽好了。

  关系拉近是因为伊万被马修科普了一大堆种植向日葵的知识——马修在监护人弗朗西斯那学习过一段时间,前者表情严肃的听着, 端出本子一笔一划记录,认真的模样实在有些乖巧,让马修想要揉一揉他的头发。

  “……大概就是这样,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吗?”

  “没有了喔,你讲的很好,果然和那个笨蛋不一样呢。”

  伊万看起来很愉悦,小心翼翼翻着本子,周身仿佛冒着小花。

  “能帮上忙我也很开心,你新来不久可能还不太适应,有什么事情欢迎继续找我。”

  “这是在讨好吗?我就收下啦。”

  “呃……不,只是作为朋友的一点帮助。”

  “朋友?”

  伊万的视线一下从本子上移开,盯着马修打量了好一会,马修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了?”

  “噗呼呼~这样呀,有朋友了,很开心。”

  俄罗斯人将脸埋在围巾里闷闷的笑出声,他的气质似乎突然没有那么奇怪了,总之马修完全不感到害怕。

  果然伊万同学只是看起来有点奇怪,大家都对他有误会呢。

  马修想。

  毕竟先生说过,喜爱鲜花的人不可能是坏人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