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有趣的灵魂

3585浏览    283参与
狐狸的小尾巴

萌妃驾到之萌楼夫妇续

chapter7.

(黄昏)

 “烟儿,好消息,好消息,超级无敌霹雳大好消息!”

 “不会吧,皇上又宣侍寝?可是我家娘娘明明现在就和皇上在一块啊?”烟儿疑惑。

 “没有没有,不是侍寝,刚刚娘娘从宫外回来,脸色苍白,结果柳太医诊脉,说萌妃娘娘已经有身孕了。皇上高兴坏了,还一直说要亲力亲为照顾萌妃娘娘。”

 “福熹,你确定,消息真实?”这种八卦场合怎么少得了言妃。

 “确定,太医院离你们芳华宫就几步路,而且是必经之路,柳太医已经经过你们芳华宫门口两趟了。”

 “老言,你的嘴真的太神了,说什么来什么。”

 “嗯,谢...

chapter7.

(黄昏)

 “烟儿,好消息,好消息,超级无敌霹雳大好消息!”

 “不会吧,皇上又宣侍寝?可是我家娘娘明明现在就和皇上在一块啊?”烟儿疑惑。

 “没有没有,不是侍寝,刚刚娘娘从宫外回来,脸色苍白,结果柳太医诊脉,说萌妃娘娘已经有身孕了。皇上高兴坏了,还一直说要亲力亲为照顾萌妃娘娘。”

 “福熹,你确定,消息真实?”这种八卦场合怎么少得了言妃。

 “确定,太医院离你们芳华宫就几步路,而且是必经之路,柳太医已经经过你们芳华宫门口两趟了。”

 “老言,你的嘴真的太神了,说什么来什么。”

 “嗯,谢谢夸奖,现在这几个月我们要小心一点。”言妃道。

 “小心??为什么?”

 “你看啊,阿萌现在怀上的是皇上的第一个龙胎,有人嫉妒,也有少数抱大腿,万一有什么闪失,芳华宫脱不了干系,现在龙胎才一个多月,没有坐稳,是最需要保护的时候。”

 “老言所言极是。”

【长庆殿】

 温楼端着碗,小心翼翼地喂安胎药给步萌喝。

 “皇上,干嘛这么紧张兮兮的啊,怀孕的是我又不是你。”步萌撅了撅嘴,“好苦啊,能不喝吗?”

 “不行,良药苦口,就这一点点了,乖”

温楼哄着。

 “皇上,都快晚上了,臣妾再不回芳华宫,她们该担心了。”步萌想着自己回宫一天了,芳华宫的门都没踏进去一步,她们几个想要断了和自己的姐妹情怎么办。

 “放心好了,朕让福熹去过,不会担心的,有朕在,没人敢动你。”

【慈宁宫】

 “太后娘娘,皇上命奴才传话来。”福熹在门外道。

 “何事,哀家在修身礼佛,不见人,有何事直接在外面讲。”太后冷冷地道。

 “就是,刚刚太医院的柳太医给萌妃娘娘诊脉,是喜脉,已有一个多月了。”

 “什么,真的有孕了?”太后将信将疑,“消息属实?哀家可不想再次被骗。”

 “太后娘娘,上个月敬事房记录,三十日有十五日翻了萌妃娘娘的牌子,其他十五日皇上繁忙没空翻牌子。”

 “太好了,且等着,哀家去梳洗一下,去芳华宫看看萌妃。”

 “太后娘娘,今日萌妃娘娘刚被诊出有喜,皇上高兴地不得了,还说要亲力亲为,现在萌妃娘娘还在长庆殿,估计今晚在长庆殿睡下了。”

 “那好,那哀家明日再去看看萌妃。”

——————我是可爱分界线——————

狐狸的小尾巴

萌妃驾到之萌楼夫妇续写

chapter6. 

 在步府呆着的这几日,步萌不是吃饭睡觉,就是和俩侄子玩,压根就没时间理会温楼,平常对待步萌极其温柔的温楼,这几天像变了一个人。

 但是像步萌这种后知后觉,不会吃醋的小女人,当然是不会察觉的了。

 这两天温楼经常提醒步萌,该回宫了,步萌这天终于拗不过温楼,上午就离开了步府。

【马车】

 “我记得回宫不是这个方向啊?皇上,走错了吧?”步萌一脸疑惑。

 “好久没出来了,带你去逛逛集市。”

 “借口,你是吃醋了吧。”

 “你怎么这么后知后觉。”温楼揽着步萌的腰

 “早发现了...

chapter6. 

 在步府呆着的这几日,步萌不是吃饭睡觉,就是和俩侄子玩,压根就没时间理会温楼,平常对待步萌极其温柔的温楼,这几天像变了一个人。

 但是像步萌这种后知后觉,不会吃醋的小女人,当然是不会察觉的了。

 这两天温楼经常提醒步萌,该回宫了,步萌这天终于拗不过温楼,上午就离开了步府。

【马车】

 “我记得回宫不是这个方向啊?皇上,走错了吧?”步萌一脸疑惑。

 “好久没出来了,带你去逛逛集市。”

 “借口,你是吃醋了吧。”

 “你怎么这么后知后觉。”温楼揽着步萌的腰

 “早发现了,皇上,你知不知道,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啊。♬(ノ゜∇゜)ノ♩”

 “皇……哦不,公子,集市到了。”吴惟庸道。

 “吴惟庸,现在没你什么事了,你先把烟儿送回宫,我们玩尽兴了自然会回去。”温楼道。

 “为什么不让烟儿跟着我?” 

 “不方便,而且万一遇到危险,你一个人的话我全部注意力都会在你身上,更安全。”顿了顿,“吴惟庸你一定要保证烟儿的安全,有什么事我唯你是问,听见没有。”

 “老奴遵旨。”

 马车逐渐驶远。

 “皇……公子,你不会又没带钱吧(~_~;)”步萌用一种害怕的神情看着温楼。

 “放心,这次带了,而且荷包满满当当,随便花。”

 “谢谢公子。”步萌心花怒放,准备去拿温楼手中的荷包。

 “诶,等一下,不是叫公子吧,叫相公。”温楼道。

 “又想占我便宜。”

 “你的便宜都被我占得一滴不剩了好不好,快叫~”

 “好呐,相公~现在可以给我了吧。”步萌伸手便要抢。

 “娘子,给~”随后又拿出一个满满当当的荷包。

 “这么多银子,你不重啊?”

 “带着你都不重,走吧~”

 …………

 温楼手中提着买过来的东西,其中大部分都是零食。

 “萌萌,我很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担心你会成为第二个曲嫔。”

 “哼,讨厌,是不是嫌我胖。”

 “没有没有。吃多点好,多可爱。”温楼道。

 (小编OS:萌本来就吃不胖好吗?)

【餐馆】

 “二位客官,想点些什么?”小二道。

 温楼点了一些在宫里吃的惯的菜,二人便静静等着。

 “客官,您点的鱼~”

 步萌闻着气味冲鼻,胃里一阵阵反酸,却还是强忍着难受。

 温楼很快察觉到步萌行为反常,而且脸色逐渐苍白,于是担心地望着她。

 “萌萌,你怎么了?”

 “我恶心~腥味儿太重了。公子,我…我们回宫吧。”

 “好,回宫找太医给你诊诊脉。”温楼叫来小二结账,将四分之一袋子里的银子倒出来,“不用找了。”

 一个时辰的车程,温楼一直抱着步萌,生怕伤到了步萌。

 (小编OS:可把皇上紧张的)

【芳华宫】(上帝视角)

 “言妃娘娘,奴婢回来了。”烟儿没逛到集市,心情有些低落。

 “烟儿,阿萌呢?她没跟你一起回来?”

 “和皇上逛集市呢,秀恩爱怎么可能带上我。”

 “什么,皇上和萌妃姐姐两个人去逛集市了,苍天啊~大地啊~皇上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呢?”

 “因为你太吵了!”老言和老骁异口同声瞪向曲婉婉。

【长庆殿】

 “吴惟庸,快把柳谨言叫过来,给你们十分钟,迟到的话你俩提头来见朕!”温楼依旧紧张。

 “老奴遵旨。”

 “皇上,你干嘛那么凶,我就是饭吃不太下,有点反胃罢了,反……反胃?我…”

 “怎么了,想起什么。”

 “我会不会…”

 “保持你内心的想法,切完脉不就知道了。”

 “哦~我还真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温楼拍拍她的肩,示意她放心。

…………

 “皇上,柳太医到。”

 “柳谨言,萌妃吃饭的时候经常反胃,恶心,快给萌妃把个脉,看看怎么了。”

 “娘娘您最近是不是时常犯困,犯懒,而且闻到腥味就会反胃。”柳谨言问道。

 “是啊。”

 “恭喜娘娘,您有身孕了。”

 “柳谨言!!”温楼生气狠狠一拍桌子,“你这脉都没碰着,是想草率地敷衍了事吗?”

 “没有,没有。”柳谨言被吓得一愣一愣地,马上认真切脉,“回皇上,确实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腹中龙胎非常健康,请皇上娘娘放心。微臣这就去给娘娘开养生补气血的安胎药。”

 “快去,快去。”

 步萌愣愣的看着温楼,而温楼却是满眼柔情。他将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步萌腹部,任何事情都没有此刻的万分之一的温暖。

——————我是可爱分界线——————

狐狸的小尾巴

萌妃驾到之萌楼cp续写

贴吧的文,转移到老福特来

——————————————

chapter1.翻牌子—煮饭

【芳华宫】

 “烟儿,烟儿,好消息,好消息来了”福熹一个踉跄,差点和地面来个亲密接吻。

 “福熹,什么事啊让你激动成这样。”言妃静静地坐着磕着步萌的宝贝瓜子,却没有因此而慌乱,“说,是不是皇上又翻阿萌牌子了?”

 “什么!言妃姐姐,你不要乱说,万一又成真的,我又要犯心脏病一晚上了。”一旁吃鸡腿的曲嫔听这话不高兴了。

 “哎呀我说,那可由不得你了,每当福熹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阿萌要去侍寝去了,如果今天阿萌真的去侍寝了,那我还可以请个人把你抬到太医院去,你看...

贴吧的文,转移到老福特来

——————————————

chapter1.翻牌子—煮饭

【芳华宫】

 “烟儿,烟儿,好消息,好消息来了”福熹一个踉跄,差点和地面来个亲密接吻。

 “福熹,什么事啊让你激动成这样。”言妃静静地坐着磕着步萌的宝贝瓜子,却没有因此而慌乱,“说,是不是皇上又翻阿萌牌子了?”

 “什么!言妃姐姐,你不要乱说,万一又成真的,我又要犯心脏病一晚上了。”一旁吃鸡腿的曲嫔听这话不高兴了。

 “哎呀我说,那可由不得你了,每当福熹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阿萌要去侍寝去了,如果今天阿萌真的去侍寝了,那我还可以请个人把你抬到太医院去,你看行不。”言妃对于曲嫔闹脾气早已习以为常。

 “言妃娘娘您太准了”顿了顿,“烟儿,你让萌妃娘娘准备一下啊,奴才就先撤了。”

【温总寝宫】

 “皇上,你每天都翻我牌子,累不累啊?”步萌故作生气模样,试探着温楼

 “哪有每天,前两天我不都没有翻吗?怎么?不想我翻。”

 “我只是想知道,你天天迫不及待翻我牌子,想干嘛呀?”步萌用一个妻子训丈夫的口吻问道。

 “上上个月你不是问我,你该怎么努力,才能打破我身患隐疾的传闻吗?今天告诉你。”

 “你,你什么意思。”步萌没有反应过来,“这么长时间了,我说过这么多话,我不记得了。”

 “提醒一下你,我想~,早日吃到甜果子呀!”

 两句下来,步萌终于听懂了,她的耳朵红到了脖子根。。。

 “讨厌ヽ(≧Д≦)ノ”

月光皎洁,一室旖旎…

(小编OS:终于不是一粒生米了,可喜可贺)

狐狸的小尾巴

萌妃驾到之萌楼cp续写

chapter5.

 “唉唉唉,爹,手下留情啊,我的棋子都快被你吃光了。”

 “每次吃到最后都是这句话,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步御史道。

 几人刚踏进步府,就听见两声稚嫩的童音

 “姑姑~抱抱。”

 “这是~陈鸢喜的孩子?”温楼看着走路踉踉跄跄还走的不太稳的小侄。

 “嗯~对啊,一岁半了,这应该是小的,大的在里面。”步萌将小侄一把抱进怀里,走了进去。(小编OS:哥哥弟弟是对双胞胎)

【象棋桌】

 另一小可爱正在通风报信。

 “爷爷,爹爹,姑姑来了。再不收起来,您就要露馅了。”

 “什...

chapter5.

 “唉唉唉,爹,手下留情啊,我的棋子都快被你吃光了。”

 “每次吃到最后都是这句话,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步御史道。

 几人刚踏进步府,就听见两声稚嫩的童音

 “姑姑~抱抱。”

 “这是~陈鸢喜的孩子?”温楼看着走路踉踉跄跄还走的不太稳的小侄。

 “嗯~对啊,一岁半了,这应该是小的,大的在里面。”步萌将小侄一把抱进怀里,走了进去。(小编OS:哥哥弟弟是对双胞胎)

【象棋桌】

 另一小可爱正在通风报信。

 “爷爷,爹爹,姑姑来了。再不收起来,您就要露馅了。”

 “什么,不早说,爹,该收起来了。”

 “收什么收,主意是不是你出的!”步萌拿起棋子差点扔出去,“爹,您没有生病,那干嘛骗我说病了,吓死我了。”步萌瞪着越来越淘气的老爹,跺跺脚。

 “姑姑,不要生气嘛,爷爷就是想让你回来,因为爷爷太久没有见到姑姑了,想姑姑了。”话落便亲了步萌一口。

 步萌被这个小沙嗓的小暖男给萌化了,瞬间气都消了。

 “好了,那你和哥哥去玩吧。” 

【步府正厅】

 步萌见几个男人正在闲聊,也不好打扰,就回了自己房间。

 “主子,上次省亲您没有带奴婢回来,这次回来,步将军的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步萌看着烟儿的眼神里似笑非笑,好像暗示着些什么。

 “怎么?又想知道情报?不可能~”但步萌的脸还是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我就知道主子你最近有情报,而且好事将近了,早上听言妃娘娘说步御史马上就可以抱外孙了,应该也是真的。”

 “她也有嘴不神的时候,我可没怀孕。”步萌坚信不疑。 

 “那谁知道呢。”

 主仆二人调侃了两句,继续收拾房间。

 “现在这家丁做事也太草率了,这房间娘娘虽然不常住了,既然知道娘娘要回来,也不打扫一下,这么多灰,咳咳~”

 “烟儿,你慢慢来,别呛着~”步萌关心道。

 “没事,主子。”

 身后一只有力的手,先轻轻地揽住她的腰,然后另一只手拽住她的胳膊,随后步萌整个人就馅在了温楼的怀抱里。

 “你干嘛,这是外面,不是你的长庆殿”步萌小声嘀咕。

 “刚刚有人亲了你,朕要亲回来。”

 “怎么?小孩子的醋你也吃,你可是皇上,不要太小心眼了好吗?”步萌无奈。

 “好吧,朕现在不小心眼,晚上过来找你…算账~”

【步萌房间】

 “主子,您最近怎么喜欢上绣荷包了?而且这已经是第6个了,你到底要送给谁啊?”烟儿看着步萌,一脸疑惑。

 “哦,就是我们在一起之前,我还不知道皇上吃我醋已经很久了,我还送围巾给我的好姐妹们,啥东西都没有送给他,直到苏软经常跟在皇上身侧,我才懂得了吃醋的感觉,为了防止这种绿茶再次出现,我准备多绣几个荷包,让皇上只能用我绣的荷包,虽然不太好看,但是......”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放心,以后,只用你绣的。”

 烟儿识趣退下,带上了门。

 “你绣的哪里不好看了?”

 “你之前还嫌弃我绣的丑。说全后宫就只有我绣的这么丑。”

 “这你都记得~”

 两人眼神互相对视着。

 “嘶~”由于步萌开了小差,不小心戳到了自己的手。

 “朕看看,你呀,这都能戳破,真是蠢。”温楼担心又不忘调侃。

 “你最喜欢说我蠢了,哎呀,这个荷包~”步萌看着染上血迹的荷包,有点失望。

 “没关系,绣几个梅花上去不就好看了,而且是独一无二的。”

 “你好聪明哦。”

 “那是你太蠢,衬托出朕很聪明。好了,别绣了,大晚上的,多伤眼睛啊。”温楼抚摸着步萌的秀发,灭了灯,示意步萌躺下休息。

 “你不是说找我算账的吗?”

 “怎么?你很渴望?” 

 “没有没有没有……睡吧。”

——————我是可爱分界线——————

狐狸的小尾巴

萌妃驾到之萌楼cp续写

chapter2.

 第二天早晨,温楼心情格外的好,静静地坐在床边等待步萌醒来。

 等了好一会,步萌的睫毛动了动。

 温楼饶有趣味地凑上前:“怎么样,昨晚睡得可还好?”

 “好你个头。”步萌撅起嘴,可还是双颊泛红,“皇,皇上,先让臣妾换个衣服。”

 “说话不必如此拘谨,反正你全身上下朕都看过了,我转过去,你换吧。”温楼满脸得意,却还一副看不过瘾的模样。

 “讨厌(T ^ T)。”

 步萌换好衣服后,却迟迟出不了寝宫

 “你看,这满身的红印子,我怎么回去?”步萌坐在床边正生气,“而...

chapter2.

 第二天早晨,温楼心情格外的好,静静地坐在床边等待步萌醒来。

 等了好一会,步萌的睫毛动了动。

 温楼饶有趣味地凑上前:“怎么样,昨晚睡得可还好?”

 “好你个头。”步萌撅起嘴,可还是双颊泛红,“皇,皇上,先让臣妾换个衣服。”

 “说话不必如此拘谨,反正你全身上下朕都看过了,我转过去,你换吧。”温楼满脸得意,却还一副看不过瘾的模样。

 “讨厌(T ^ T)。”

 步萌换好衣服后,却迟迟出不了寝宫

 “你看,这满身的红印子,我怎么回去?”步萌坐在床边正生气,“而且我现在全身酸痛,你说吧,怎么办?”

 “那就别回去了,在这里陪我。”温楼打趣道。

 “你还要上朝呢,别耽误了,我自己想想办法。”

 “那好吧,等会我让他们备个轿撵把你送回去。”温楼依依不舍地回头

 “去吧,下午来芳华宫找我也行。”

 温楼走后,步萌在寝宫一顿苦找。

 最后在床边找到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的署名是“To.步萌”

 “这么能浪费钱,他以为他是皇上就可以把钱随意挥霍了?”但其实心里还是很温暖的。

 她把盒子里的妆粉涂在了脖子上有红印的地方。

 “娘娘,收拾好了吗?”外面侍卫见里面没有声响,试探着问了一句。

 “好了。回芳华宫吧。”

【芳华宫】

 曲婉婉正在门口溜着狗,可心思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步萌坐着轿撵回到了芳华宫门口。

 “萌妃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唉?今天怎么是一辆轿撵送你回来的呀?”曲婉婉疑问道。

 “皇上怕阿萌自己走回来太累呗,这都不知道,太蠢了你。”言妃走出来搀好步萌,拽着她进去。

 “哦。”

【言妃房间】

 言妃将步萌拽进去,二话不说锁上门。

 “你干嘛,轻点,弄疼我了。”

 “弄疼你的不是我,是皇上吧~”言妃一脸邪魅地看着她。

 步萌瞬间就脸红了。

 “你脖子上那红印,用妆粉也是盖不住的,就婉婉那个小傻瓜看不出来。”

 “那......”

 “你又想瞒着她,我告诉你,还是让她早点有一个思想准备吧,要不然到时候翻脸了谁都不好看。”

 “好吧~”

——————我是可爱分界线——————

失落的羊

2021年度总结盘点之搞钱篇

前言

又到了一年一度盘点总结的日子了,2021年并没有像前几年那样给自己立下什么Flag,盘点的时候也只能随心所欲的八一八了。

梳理下2021年的那点破事,也算是给自己老迈的身躯一个交代。

[图片]

正文

说到搞钱,我可能命中注定八字与钱无缘,自打记事以来,对金钱就似乎无感,同龄的孩子不少都立志长大要赚很多很多钱的时候,我的梦想却是探索茫茫的宇宙,搞清楚人类命运的终极起源和归宿。

毕业工作后,身边不少有为青年奋发图强,拼命的赚钱,而我似乎对赚钱还是看的云淡风轻。


有时候我也反思和分析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我这种如清流般的金钱观,并且能一直践行至今。

多半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客...

前言

又到了一年一度盘点总结的日子了,2021年并没有像前几年那样给自己立下什么Flag,盘点的时候也只能随心所欲的八一八了。

梳理下2021年的那点破事,也算是给自己老迈的身躯一个交代。



正文

说到搞钱,我可能命中注定八字与钱无缘,自打记事以来,对金钱就似乎无感,同龄的孩子不少都立志长大要赚很多很多钱的时候,我的梦想却是探索茫茫的宇宙,搞清楚人类命运的终极起源和归宿。

毕业工作后,身边不少有为青年奋发图强,拼命的赚钱,而我似乎对赚钱还是看的云淡风轻。


有时候我也反思和分析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我这种如清流般的金钱观,并且能一直践行至今。

多半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客观条件是我自幼家境平平,另一个主观因素是我的虚荣心极低。 家境平平,让我既不会受到贫寒的困扰,又不会在大富大贵中熏染,双亲是皆是受人尊敬的老师,童年乃至少年时期过的无忧无虑、波澜不惊。


至于虚荣心的种种行为表现,比如盲目攀比,好大喜功,过分看重别人的评价,再比如自我表现欲太强,有强烈的嫉妒心等,我皆能控制的很好。


除此以外,能力与需求(欲望)匹配,也是我这一金钱观能长久秉持的根基之一,试想一下,如果我的工作能力和收入只能达到2元店自由,而我却天天想着10元店自由,那我肯定是不开心的,甚至会有很多烦恼。


综上所述,我很享受这种金钱观给我带来的种种好处,让我能置身于这个物欲横飞的花花世界中,过着一种“隐士”的生活。



基于此,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面,我的理念里面,搞钱的优先级似乎一直都是很低的。

折腾有趣的事->写作->大长腿->搞钱



不过话说回来,搞钱虽然优先级不高,但我也不至于傻到视金钱为粪土的地步,毕竟这个社会离了钱是万万不能的。

言归正传,说回搞钱吧。



1.概述

作为一个正经的打工人,合法搞钱渠道也不多,我的要求也不高,也就理理财而已,能赶上通货膨胀即可。


2021年的投资理财成果用一句话概括: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总投入:75万元    收益率 -56% ,亏损42万元!


每次看到这个数据,仿佛一千头羊驼在我破碎的心上驰骋啊,42万现金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像我们这种良民,收入单一且完全合规合法,都是工作的血汗钱,攒下这些谈何容易。现在说没就没了,个中缘由,且听我慢慢道来。



2. 股票和基金

单纯看股基,数据还是十分喜人的。年初投入13.6万元,收回20.7万元, 盈余7万余元,收益率高达52%!

妥妥的大丰收啊,这个业绩绝逼是可以拿出来吹牛吹好一阵子的了。


其实我也没啥诀窍,倒是我选择股票和基金的准则被很多人吐槽,说我脑回路奇葩。

每每一段新感情开始,就会为Ta选择一支股票,并且约定,根据这支股票的盈利情况,当作一起的旅游基金。 比如,这只股票账面盈利8000元,那就根据8000元预算来做旅行方案,搞个周边游啥的。比如盈利1.5万,那就可以规划海外游玩了(受疫情影响,没法去国外,也只能在国内溜达溜达了)

但要是亏损了呢?嘿嘿,那就只能所在城市的星巴克游了。


如果说股票和现任有关联,那么基金就是跟前任有关联了。每每分手,我就会新增一只对应的基金,权且当作纪念了。


如果有人想看我的自选股和基金清单,不好意思,这个是万万不能公开的。哈哈哈哈~




3. 混乱的影视圈


影视投资完全是试水,跟着圈内大佬凑个热闹。本来也只是想赚个咖啡钱,象征性的投了2万,盈利189元,买了半盒星巴克的月饼。没亏就算好的啦。


制片人给我说,看在这么熟悉的份上,投资50万给我一个小角色,过下拍戏的瘾,我有点心动了。就问是什么角色。

制片人打量了我一番,“一个配角,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变态强奸犯,台词不多,内心戏居多,很适合你的气质。”


MMP, 这要是放早前几年,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对这个角色只要是本色出演,那都是拿捏的稳稳的。只是近年来,我都快成了柳下惠,哎,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我只好婉拒了这个提议,但碍于情面,也就象征性的领投了2万,很快她就凑齐了50万。


故事的最后,当然戏也拍成了,也上映了,不过,据我所知,这个制片人一年就搞了10部。


嗯,当我在吃月饼的时候,她刚好来找我,“没想到星巴克月饼还不错嘛。”说着一口气吃了剩下的两个。


结论: 远离不靠谱的影视圈,贵圈真TM乱!


4.  吃人不吐骨头的P2P


直接看数据,投入60万,最后只剩下10万,巨亏50万!!!


早些年,骇人听闻的P2P暴雷震惊韭菜界。其实我的逻辑很简单,一是这类公司能从暴雷灾区活下来,说明起码有点根。二是这个公司收益率合理,不是那种高的离谱的,用小脑想都是有问题的。

三是熟人推荐,EX的闺蜜的好朋友在这家公司,所以我就没有再严格去审查这家公司。


也可能是运气问题,如果不是碰上疫情,可能也不会这么早暴雷,估计还能撑几年,而我正打算撤回自己搞创业。就在我正式撤回的前1个月,晴天霹雳来了,暴雷了。


也许有人要说,我还能拿回10万,算幸运的了。其实不然,这就是这家无良公司的厉害之处,他们如果卷款跑了,那他们是犯罪,还能立案,警方还能通缉他们,他们还要东躲西藏。

如今,他们做局,投资的资产都在,只是不值钱,他们问你要不要?如果这10万不要,那就等着清算,有可能一分钱都没有,但是要了,等于承认是经营不善,他们没有罪责,等于放弃了起诉的权利。


面对这帮高级流氓(高学历的金融、法律、投资精英人士),这还没说他们的后台背景呢,我一个草民,也只能作罢,把打碎的牙吞到肚子里去,大骂一句MMP,然后忍泪在协议书上签字。



血泪教训:此生再不碰P2P, 谨记一句话,你惦记着那点利息,人家盯着你的本金!


5. EX


投资EX? 这是什么套路?

这里就只说说狭义的投资好了,能用货币来衡量的行为。


简单粗暴的概况,就是联合EX一起进行房产投资。众所周知,过去10多20年里面,房地产匪夷所思的高速发展。在一线城市,投资房产的门槛也是随着水涨船高,难度也是几何指数的增加。我的EX们多是94年左右出生,毕业年限不久,如果不是家里有矿或者有遗产,独立买房着实有点困难。

这时候,我就会资助她们买房,2-3年后,房产就能快速增值,那时候再由EX决定房产处理和分割,如果卖掉,那就分钱即可;如果她保留房子,就把增值部分的现金兑付即可,一下子给不起,分期慢慢给都行,给多给少都行。无论如何,双方都会获得比较可观的盈利。


单纯从投资角度来看,这是一项风险极其大的行为。因为在这过程中,我和EX就没有签署任何具有法律意义的文书,简单讲就是君子协定,只是有个简单的备忘。至于增值后的利润分配,分配比例,支付时间等,都没有约束,全交由EX来决定。


风险如此之高,收益又不可控,那我这是在折腾什么?

我更觉得这像是一场人生试验,金钱、人性、情感的综合试验,在我的金钱观里面,钱多钱少无所谓,如果昔日恋人间的这种信任能通过这种方式得到永恒的延续和升华,它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种难得的价值。


如果再加上能真正帮助到EX,我自身也有经济上或多或少的收益,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即便风险高,也值得去做。


或许有人要说了,你这个渣男,那你对现任岂不是太不公平了。这个嘛,不用担心,现任自然会理解和支持的,因为现任也有变成EX的可能呀,再说了,假如能修成正果的现任,她自然是十分了解我的,我如果和EX有了金钱上的牵绊,就100%不会在精神和肉体上有任何瓜葛。如果她是脱俗的,她一定会明白这些,她如果是俗人,她一定巴不得指着我叫嚣:你这个渣男,为什么不多投资几个EX?

毕竟,当年5000元/平米的房子如今早已经变成15万/平米了。


2021年的这项投资记录为空,显然嘛,当下的房市已经成为历史了。


各位,还有什么一夜暴富的投资机会,别忘记告诉一声。(刑法上列举的除外)



6. 小结


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好在我看的开,综合下来,2021年巨亏42万,痛定思痛,吸取教训,来年再战即可。



Kiwi

青葱时光里的温度

  真的很喜欢那个老师,很喜欢,真实情感

                                写于2021.6.16 


       春天临近了,再过两年我...


  真的很喜欢那个老师,很喜欢,真实情感

                                写于2021.6.16 


       春天临近了,再过两年我也要毕业了。

       又是一年六月,又是一年思绪飘香年华茂美的岁月,苍穹下的晴风,从上空越过川流不息的车群,从平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抚摸过萌吐新绿的柳条儿,一不留神儿俏皮地躲进了藏满静谧清澈的情感与知识的圣地。

     六月的清风蕴含着真挚情感萌芽时氤氲溢满四周的微微酸涩,裹夹着青草的芬芳轻轻摆尾而过静悄悄的恬静湖面,却无意引来湖里灵动鱼儿的窃喜与追寻;穿堂而过,贴进青春肆溢的朝气蓬勃的青年群体,留恋地打着卷的亲昵着青涩女孩们的发丝,跳脱着钻进大男孩们的袖口又转身孩子气地扑向男孩们的脸颊,它好不快活~可又好不快活……它或许也有共情的特点吧,爱人所爱,感人所感,联通彼此的心情…

         ……

       自从遇见了那个老师以后,我发现自己变了一些,我也怀疑过,但我最后还是选择更好的认识自己。我是真的喜欢她还有崇拜她,虽然那种感情不同于异性的情感体验,和同性的友情也存在不可忽视的差异,但我依然接受这份真实的情感体验。

       她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专业课老师,她比我大了将近一旬但依旧是个年轻而青涩模样的老师,白皙干净的脸颊,黑色利落的短发,身材瘦瘦高高的类型,目测看来有170++,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略微宽大的眼镜,炯炯有神的双眸算不上大眼睛但单眼皮的结构使得她乌黑透亮的眼睛有一种独特严谨而专注的感觉,她喜欢穿黑色,褐色或咖啡色的过膝大衣,她是个有着自我鲜明个性的老师,人格里有着十分中性的个性标签,举手投足间流露着酷酷干练的感觉,年龄的优势又赋予了她成熟与稳重的风格,同时性格里的某种男生特质给予了她一种十分珍贵的少年感,随身携带一股淡淡的潇洒的味道但她同样有着女人的温柔,尤其是她那双纯纯小麦色细长而线条流畅的手指,总能吸引更多的关注。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不同于这个女孩子以往学习生涯里遇见过的任何一个老师留给她的印象,同时这个印象又是那么深刻地镌刻进女孩子的内心。

      这个老师她很优秀,她走过很长的路才走到她的面前,她有兼容她一倍的社会阅历… ,但即使她知道老师拥有这些“捕获”好感的先决条件,她的注意和心思还是无意地就被她吸引和掌控。在这个女孩子心目中:她是那么洒脱,那么自由, 那么独立,那么智慧 ,那么有情趣。与此同时她有着高维密度的学识储备对国际上的事件;个体的发展规划;企业发展战略;生活的娱乐八卦;哲学艺术人文等等几乎覆盖生活内容的绝大部分事情,都能信手拈来侃侃而谈她独到的见解与感想。她热爱生活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情趣和学术热情,经常会去学术交流会有时会出国交流,即使工作十分忙碌依然更新着自媒体和个人公众号…,但这样可爱的她谦称说着自己才疏学浅…

每每早起想起来今天有她的课,可以见到她的时候心就是抑制不住的开心~~。来到教室后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等待着, 望着她迎着晨光穿着黑色过膝大衣潇洒利落地走进教室;望着她站在窗边神态严肃认真思考时眼神中不经意散发出的酷酷又专注的磁场;望着她在楼梯口间匆忙偶遇又消失在转角处的背影;望着她打招呼过后随风扬起的黑色衣摆;我的心里都会滋生出生活小确幸的感觉。每每听她开口谈论的时候,我都会被她已经形成的一贯流畅且富有魔力的语言风格止不住的吸引,一次又一次…随着她的风格进入她的世界…


      一次又一次地被她认真风趣的讲课吸引,她是那么有趣有新意,听她的课像是倾听自己的知音,她永远是对事物有着自己独立的思考与认知,总能引起我的共鸣,我也曾经借由专业的相关事情和她聊过短暂的一段,她很有亲和力是亦师亦友的角色存在,那种如沐春风的交流像是一个独立热烈的灵魂打开了另一个高贵饱满灵魂的接口,建立了心灵的链接,但美好总是短暂有限的,我和她的相处一定会以这般方式收尾…或许我们终究是人生驿站中彼此的匆匆过客,只因缘分联结到一起,隔着讲台与课桌之间那么近在咫尺又触不可及,当两年的光阴流转过后,时光的洪流已经将一切人和物推散而去,我们那时就到此分别了,站在毕业照中的各自角落,只不过她在毕业那天的低落的情感是分配给所有同学的 ,遵照她的性格依旧秉持着她博爱的特点,可她却不会知道有一个女孩子的热切而低垂的情感是只为她一个人而产生的。

     那是一个女孩子独自暗淡的心事,来不及创造机会和她相处,来不及得到她的肯定,来不及得到她的欣赏,来不及和她谈诗和远方,就被无情的光阴催促着卷斜着推动着踏上了新的旅程…

      所以毕业那天一定要去,那个女孩子要鼓起勇气向她表达自己内心那份真诚的心声…

墨容

“天选”

昨晚

防艾的知识竞赛

我们集宿舍之力,

一起干这个知识竞赛。

一个答题

另外两个在查

其他人外援随叫随到。


每人三次的答题机会

系统从题库随机抽题。

做完一圈下来,

她们每个人都一百分,

而且舍友们也熟悉完

她们所写过的题目,

也把答案记得个大概了。


因为洗澡又洗头

咪咪摸摸

最后一个答题的我

在前人的基础上

显得

志在必得。


没想到…

碰到个所有人

都没有见过的题

emo了

那就查呗 搜题呗

几个人不同的app

换了几个关键词

查不到

更emo了

它问的是潜伏期有多少天

我们查到的单位都是年

四个选项,

那...

昨晚

防艾的知识竞赛

我们集宿舍之力,

一起干这个知识竞赛。

一个答题

另外两个在查

其他人外援随叫随到。


每人三次的答题机会

系统从题库随机抽题。

做完一圈下来,

她们每个人都一百分,

而且舍友们也熟悉完

她们所写过的题目,

也把答案记得个大概了。


因为洗澡又洗头

咪咪摸摸

最后一个答题的我

在前人的基础上

显得

志在必得。


没想到…

碰到个所有人

都没有见过的题

emo了

那就查呗 搜题呗

几个人不同的app

换了几个关键词

查不到

更emo了

它问的是潜伏期有多少天

我们查到的单位都是年

四个选项,

那猜一个吧

行吧,那就最大的那个吧。

好的,提交了。


很好,我错了。

九十六分,就错了那一道。

正好,可以排除掉一个选项。

还有两次答题机会

还有两次试错可能。


再来,第二次。

紧张刺激的答题又开始了,

真巧,又遇到那道题了。

怎么办呢?再查再搜?

查不到也搜不到😭

放弃,那就猜一个最小的吧。

好的,提交了。


很好,又错了。

又是九十六,就是那一道。

真好,又排除掉一个错误选项。

就剩两个选项了呢。


求求,

不要让我再碰上这一题了,

孩子要疯。


来了,第三次。

最后一次答题机会了

我紧张地点了进去。

前面进行的十分顺利,

一切好似行云流水。


不是吧,

又双叒碰上那一题了。

那熟悉的身影

那沉默的选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全宿舍的人在嚎叫😵

孩子,你怎么这么惨啊!

这运气!没谁了!

你快去买彩票吧!肯定中。

天选之子就是你吧!

我们所有人五个人答完都没碰上

你倒好,一下三个!全碰上了!


我真的很无奈。

碰到了也就算了

这运气,

“天选”都没我这么“选”,

三次完美避开正确答案。


宿舍全员疯😣




赴约人间
她在名利场写诗. 她的精神是饱...

她在名利场写诗.

她的精神是饱满而生动的,所以称她为有趣的灵魂 看到有评论说“感觉她又清醒又是浪漫主义”是的。她很文艺 令人欣赏 生活本就是满地鸡毛 但也请抬头看看月亮。其实我们都是在世俗中的伪浪漫家

她在名利场写诗.

她的精神是饱满而生动的,所以称她为有趣的灵魂 看到有评论说“感觉她又清醒又是浪漫主义”是的。她很文艺 令人欣赏 生活本就是满地鸡毛 但也请抬头看看月亮。其实我们都是在世俗中的伪浪漫家

赴约人间
世界本就不是非黑即白,我们总会...

世界本就不是非黑即白,我们总会为生命中的有些东西而留下 

世界本就不是非黑即白,我们总会为生命中的有些东西而留下 

赴约人间
我们不甘平庸,来 这个世界上本...

我们不甘平庸,来 这个世界上本就要有些东西 只为我们而来

“我就是要这个世界有一束光是为我打的

我就是要有一个舞台是为我而亮的

我就是要这个世界上有人是为我而来的”


我们不甘平庸,来 这个世界上本就要有些东西 只为我们而来

“我就是要这个世界有一束光是为我打的

我就是要有一个舞台是为我而亮的

我就是要这个世界上有人是为我而来的”


失落的羊

鼎力推荐,一本很适合送恋人的书!

这本书的作用,虽然阻止不了你们畅游欧洲的时候,她各种凹造型调角度,但起码不会听到她自始至终通篇都是那一句:卧槽,真漂亮!


嗯,当圣诞节礼物好了。

省钱省心,哈哈哈哈。

鼎力推荐,一本很适合送恋人的书!

这本书的作用,虽然阻止不了你们畅游欧洲的时候,她各种凹造型调角度,但起码不会听到她自始至终通篇都是那一句:卧槽,真漂亮!


嗯,当圣诞节礼物好了。

省钱省心,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