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朔间凛月

46.1万浏览    8066参与
北翎饿了
这里是梦之咲学院牛郎【划掉】男...

这里是梦之咲学院牛郎【划掉】男团的审核

这个是一个开小号上皮营业的es审核群,欢迎各位有时间的es朋友们来

加入群后审核的内容是自戏200+,3p过,群管理四个,只要有了3p就算过

如果您过了,请找群主或者管理拉你进主群,用于上皮的号除了建议开小号以外还有几点注意事项:

1.进了群后改名片为自己想扮演的角色名

2.每个角色只收一名

3.过了以后进了主群请自觉退出该群,没过也请自觉退群,谢谢配合

4.要求一周可以有六小时上皮的营业时间,可是根据自己的情况有所微微的改动

这里是梦之咲学院牛郎【划掉】男团的审核

这个是一个开小号上皮营业的es审核群,欢迎各位有时间的es朋友们来

加入群后审核的内容是自戏200+,3p过,群管理四个,只要有了3p就算过

如果您过了,请找群主或者管理拉你进主群,用于上皮的号除了建议开小号以外还有几点注意事项:

1.进了群后改名片为自己想扮演的角色名

2.每个角色只收一名

3.过了以后进了主群请自觉退出该群,没过也请自觉退群,谢谢配合

4.要求一周可以有六小时上皮的营业时间,可是根据自己的情况有所微微的改动

桃李tori

宠爱日【knights】

  “杏。”

  喜欢被依赖。觉得这也是工作的一环,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很开心。想完成作为制作人的任务,也有杏具有强烈的责任感的原因。正因为如此,克制了很多自己的任性,发自真心的想成为他们力量。

  ——但是。那样的杏,现在很困惑。

  无论眨眼几次,现实也没有改变。一边感到纳闷,一边盯着红色的瞳孔。反复这样几次,那眼睛缓缓地眯起。

  “怎么了,杏”

  怎么了、是这边的台词吧。

  没有说出那番话,杏心中的疑问堆积成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要怎...

  “杏。”

  喜欢被依赖。觉得这也是工作的一环,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很开心。想完成作为制作人的任务,也有杏具有强烈的责任感的原因。正因为如此,克制了很多自己的任性,发自真心的想成为他们力量。

  ——但是。那样的杏,现在很困惑。

  无论眨眼几次,现实也没有改变。一边感到纳闷,一边盯着红色的瞳孔。反复这样几次,那眼睛缓缓地眯起。

  “怎么了,杏”

  怎么了、是这边的台词吧。

  没有说出那番话,杏心中的疑问堆积成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要怎么办才好呢。

  想要动,却被温柔地梳着发的手阻止了。杏只能凝视着他的脸。

  “杏的头发真柔软呐……就像小婴儿一样。”

  面对“呼呼”地心情愉悦地笑着的他,杏立刻又移开了视线。

  杏身前的他——朔间凛月。杏所了解的这个人,总是带着睡意,任性爱撒娇。他说自己是吸血鬼,在日光前很脆弱,对白天也很不擅长。为谁服务以他的性格来讲是不可能的。

  正因为如此,杏对眼前的状况感到不知所措。

  仰面躺着,凛月给自己膝枕,这样的状态。

  “凛月,睡不着吗?”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疑问,但在迷茫中犹豫不决的结果,是发出了这样的询问。

  明明以前一直是相反的立场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判断不出意图是当然的,比起这个更在意凛月的身体。白天的阳光对凛月来说就是最大的敌人。幸好,这个演播室里没有阳光。尽管如此,凛月不擅长的时间段是不变的。

  听到杏担心凛月的台词,他又眯了眯眼睛。然后,温柔的微笑着。

  “嘛……如果说睡不着的话就是说谎……杏依然还是个老实人啊。”

  算是被夸奖了吗。杏头上浮现了问号。凛月继续抚摸着枕在自己膝上的小小的脑袋。体温感觉很不错。杏心里的问题什么都没有解决,尽管如此,也被那份温暖俘获了。杏慢慢地闭上眼睛。

  啊,太好了。虽然对凛月的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的心情好像很好。手温柔的动作是最好的证明。

  在封闭的视野中。听到第三者的声音,杏突然睁开了双眼。“啊——”凛月很遗憾的嘟囔声落下。

  “濑酱啊……看看气氛啊?杏都起来了。”

  “哈?神经大条!进来录音棚,看到睡间给杏膝枕,谁绝对都会被吓一跳吧。”

  『当然了』,一边在心中赞同,一边仰望着接近的他。皱着眉头,横抱着双臂,目不转睛眺望着这里的那双眸。杏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凝固住了。终于,杏不自然地做出笑容。

  “您好……濑名学长。”

知道那不是对高年级学生打招呼的样子。毕竟,凛月的手一直紧紧地抱着杏,动也不能动。

  “躺着对不起”一边冒冷汗一边道歉。被威压的视线俯视着,杏感到无地自容。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睡间。”

  杏捕捉到了,他——濑名泉,在问凛月。那个声音与其是寻求说明,不如说是在问杏在干什么,有这样的意思。当然,杏本人也注意到了。

  保护着杏,凛月看向泉,嘴角扬起。啊啊,可恨的笑容。独占杏的自豪感。

  看到泉的眉毛微微挑起,凛月的唇角又出现了微笑。今天的凛月心情真的很好。

  “濑酱,你忘了吗?今天是杏的宠爱日。”

  “诶?”

  凛月的发言,让杏口中发出了傻傻的声音。

  宠爱自己的日子?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呢。

  完全跟不上状况,杏的视线左右摇晃。与之相反,泉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啊——那个吗?鸣说的话。”

  “对对。一直总是杏在照顾我们,要用一天左右来宠爱杏的话。”

  “嗯?我没想到睡间会率先起这个头。嘛,跟我也没关系就是了?杏的关照我已经不记得了呐。要我反过来照顾你吗?”

  无视杏不断进行下去的对话。

『诶?诶?』困惑的杏没有进入两人眼中。

  “……那么,为什么要膝枕?”

  “说到宠爱的话就是膝枕了吧?”

  “那个啊,睡间?男人的膝枕会舒服吗?嘛,不过游君的膝枕就最棒了吧?”

  “濑酱依旧头脑沸腾呢。”

  “那、那个!”

  打断两人的对话,杏大声喊道。两人的视线一看下来杏就想退缩了,即使如此还是必须问出来。鼓起勇气,杏继续说道。

  “啊,那个……现在的是……”

  宠爱。对自己。

  在脑海中不断旋转的词语。Knights交谈了那样的事吗。

  对杏来说,成为偶像们的力量是理所当然的。它既是制片人的任务,也是杏心中的期望。正因为如此,杏寻求回报之类的心情完全没有。

  尽管那样,泉和凛月凛月交谈的内容就是犒劳自己。

  自己不知道,那个迹象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杏的心中混合着困惑和抱歉。

  “……什么,睡间。向杏说明了吗?”

  “哎呀”地耸了耸肩。然后,看到泉大大地叹了口气,就那样蹲下来。杏的视线追随着弯曲膝盖的泉,窥视着那双眸。

  映照着浓厚的困惑的眼睛。视线不断往返的眸中带着点狼狈。

  泉稍微皱起眉头,静静地开口。

  “杏。”

  融入到空气中的那个声音。不适合平时的他,含着点柔软。虽然表情还很严厉。在那声音的引导下,杏的视线和泉重合在一起。

  “不要误会了哦?我们并不是特别在意你才宠爱你。那是岚说的话,和我没有关系。”

  轻轻地抚摸着脸颊。杏被吓到震了震肩膀。

  “你也试着稍微撒点娇怎么样?如果你觉得奇怪拒绝了,也给我添了麻烦。所以请坦率的接受吧。”

  虽然是一如既往过分的说法,但那就是他温柔的方式。杏注意到了。

  泉总是这样,虽然嘴上说着刺人的话,但能明确地指出对方需要注意的事情。然而只要是有关他溺爱的游木真的事情就会崩溃。其实他有前辈的一面。只是比较难以看清。

  说服着杏,泉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小小地点了点头,泉的嘴角放松了。

  “嗯,好孩子好孩子。我不讨厌坦率的孩子呢。”

  这样说着,他用拇指温柔地抚摸着杏的下眼睑。虽然有些难为情,但很高兴,杏紧张的表情消失了。

  “濑酱这不是很狡猾吗?”

  “哈?指什么。”

  “虽然嘴上说和你没关系,结果还不是在宠爱。这样不是很狡猾吗?”

  “哈?你还好意思说?”

  两人的往来让杏笑了出来。直到刚才为止都还没有落处的心情,不知不觉变成了另外一种感情。

  想坦率地接受好意。但是,讨厌自己成为谁的负担。然而,泉也好凛月也好,都说没有那种事。因为知道杏很努力,所以不用客气。是的,他们教给了自己。

  心中充满了温暖。注意到那是高兴的心情,杏因为那幸福的感觉放松了。

  注意到轻轻的笑声,两人的视线看向杏。留下可爱的笑颜绽放的痕迹,泉和凛月被吸引般缓和神色。

  “嘛,你很努力是事实啊?我今天也不是不能稍微犒劳一下你。”

  “濑酱啊,和刚才说的话完全相反啊……?”

  “睡间给我闭嘴。”

  看来泉的心情也很好。平时的话就会顶撞回去,泉这次却表示谅解。不顾吃惊地瞪大眼睛的杏,凛月发出不服的声音。

 “只要我宠爱杏就够了呐?然后,杏就会给我血对吧?”

  “诶?”

不记得有这个要求,杏的事视线返回到凛月身上。进入视野的深红色眼瞳描绘出美丽的弧线。

  “杏是个老实人呐?”

  “那个……?”

  “啊——啊,果然呢。睡间不可能做无偿的事情吧。没有回报是极限啊。”

  “不要当面说别人的坏话啊,濑酱。我啊,是不会做不想做的事情的。所以,现在给杏膝枕是我喜欢做的。”

  “但是呢”,凛月继续说道。

  “但是,杏是个老实人吧?我努力的话就会有表扬的吧?”

  也就是说,是报酬吗?

  领悟了凛月的意图,杏移开视线。

  凛月渴求的话,觉得自己就应该返还东西,回应他的期待。但是,果然,如果是分享自己的血的话,会有点沮丧。首先,不知道该怎么做。自称是吸血鬼的他,说杏的血很好喝。表扬的地方有点微妙。不,对他来说是最棒的称赞。

  好像这样的犹豫反映在脸上了。凛月因为预想的反应和她现在不同的缘故,他纳闷地看着杏。诶,为什么是这种表情。

  为难的、暧昧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下一个瞬间。

  “呀……?”

  被打断思考的杏,发出小小的悲鸣。凛月也瞪大了眼睛。

  “等等,杏。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啊?”

  呆呆的声音传过来。知道这是从自己的脚下,杏的注意力往下移动。

  仰面躺下的杏的,被无防备按住的脚。泉在那里。按摩着杏的脚腕。杏的身体震惊地想跳开。

  “濑、濑名前辈?”

  反射性地想爬起来的杏,果然还是被凛月的手阻碍了。

  为什么,是泉。那个泉,执拗地按摩着杏的脚。虽然揉着腿肚的手很有礼貌,但来自他人的接触果然还是很羞涩。脱下袜子,不停直接地被泉的手触碰着。意识到男人特有的力度。总之,很害羞。不,说起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若干的恐慌令杏陷入思考的漩涡。但是,脸也好耳朵也好都染成了通红。

  “呜哇……濑酱,那是性骚扰。”

  “哈?不懂你的意思。我只是在按摩而已。”

  ——按摩。

  杏的头中被这个词语支配。

  “这样揉搓的话,就可以去除浮肿了,对血液循环也好。”

  一边很高兴似的说着一边摩擦杏的大腿的泉。通过熟练的手势,可以窥视到他经常自己来实践。泉的专业意识很高。通过自己的学习,掌握了独属于自己自己的按摩方式。因为有模特的经验,所以似乎对衣着打扮经常追求完美。

  但是,虽然如此,杏的热度完全没有降低。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泉的手掌上,越是怀疑,就越是在意。

  确实很舒服。这也是泉的宠爱方式吧。这么判断道。但是,被异性毫不客气地摸脚,不可能以平常心对待。

  如果以宠爱自己的立场来说,那也是工作的一环吧,不能犹豫。凛月腾出膝盖给自己却没有害羞就是个好例子。但是,转换过来,自己处在相反的情况下。先动摇,害羞的人就输了。

  通红着脸,忍受泉的爱抚的杏。那样,一点也不有趣,凛月皱着眉头俯视着她刚要说话,那个时候。

    “对不起,我迟到了!”

  发出很大的声音,打开录音棚的门,猛冲进来的他却很快就停下了脚步。那个表情逐渐染上了惊愕。

  “啊,你们在做什么呢!朔间前辈暂且不说,濑名前辈也是!”

  “不知廉耻!”地大叫着的他——朱樱司,指着泉。抬着杏的脚的泉,被指责而板起脸。为什么这么说呢。

  但是,从司的角度来看,正如他所说的那样。

  在袜子被脱下的状态下,凛月让她仰面躺下给她膝枕,对司爱慕的姐姐大人。表情非常为难,脸和颈部像苹果一样红,像司投去的求助的视线在心理作用下都有种湿润的感觉。

  “姐姐大人!没事吧?!我朱樱司现在就来帮助您!”

    “喂,等等。什么啊,那是。我又不是坏人,莫名其妙。”

  “濑酱也有点累过头了所以不是挺好的吗?”

  来自凛月的挖苦,令泉的眉皱得更深。不管他们,司急忙跑到了杏的身边。

    “姐姐大人!”

  这两个人难道是在对杏性骚扰吗。不,凛月的角度来看应该是想通过接触杏从而引人注目。没想到的是,那个泉。除了他宠爱的那个二年级学生——游木真以外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的泉。

  司在对意想不到的情况感到混乱的同时,与杏的视线撞在了一起,蹲了下来。然后,如同伺侍候女王的骑士一样,帅气地低下头。

  “姐姐大人。在下,朱樱司来帮助您了。请您放心。让我来当姐姐大人的shield(保护罩)吧。”

  “那、那个,司,那个啊。”

  就像要打倒敌人般的措辞,杏为了解开误会开口道。但是,在此之前,不高兴的声音传过来。

  “等等,司。真是的,这么狂妄!我说,这是岚的提议吧?”

  “鸣上前辈的?这是真的吗?!”

  “对对。今天是杏的宠爱日呢。”

  “姐姐大人的宠爱日……”

  反复咀嚼着凛月的话,司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拍手。

  “啊!是这样的吗!”

  前几天,岚的出奇的提议,自己非常赞同所以记忆犹新。如果能对一直照顾着自己的非常可爱的姐姐大人,做出一点回报的话。司很高兴地赞成了岚的提议。那时凛月依然在睡着,泉在一旁不满地发牢骚。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却狡猾地参加了。而且,还太过头了。

  带着一些不满,司朝杏绽放出柔和的笑容,突然抓住她的手。

  “姐姐大人,一直以来很感谢您。我对姐姐大人非常感谢。”

  Duel(决斗)的时候也是,judgement(审判)的时候也是,杏无论何时都是司的力量。成为了司的伙伴。那对司来说给予了多少的支持呢。司用敬爱的眼神注视着那样谦虚的杏。

  被那过于甜蜜的眼神注视着,杏说不出第二句话。只能凝视着他慢慢抬高自己的手。

  “我爱你,——我最爱的女王。”

  静静地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真挚的双眸装满了直率的爱的话语。

  明白了话中的意思的同时,杏知道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呜哇,小司最糟糕了……。好吃的地方全都拿走了。”

  “超——烦人,这个可恶的小鬼。”

  不理睬来自前辈们的压力,司微笑着凝视可爱的姐姐大人。那个时候。

  “大家,对不起!来这里的途中看到王,把他拖过来所以迟到了!连动都不动的超费劲啊!”

  “唔——嗯……今天身体不舒服……?完全没有产生灵感……”

  抓着Knights的队长月咏雷欧的脖子出现的,是鸣上岚。

  一如既往姐姐语调的他闯进来,很快就发现了异常。映入眼帘的是,三个男人围绕着一个少女。一边带着平常的笑容一边目击到那个场面的岚。作为中心人物的杏,很狼狈的样子,而且就像煮熟的章鱼一样赤红着脸。更何况,这三人都是一副强迫的姿势。维持嘴角的笑容不崩坏,慢慢地眯起眼睛——。

  “哎呀哎呀……对我可爱的妹妹做什么呢。……快点退开吧。”

  与平常的声音比起来,句尾的声音如匕首般低沉。

  『噫……』静悄悄的录音棚内。甚至那个被揶揄为笨蛋殿下的雷欧也读懂了空气,老实地沉默着。

  岚过分的压迫力纠正了当场的气氛,三人都坦率地缩了缩脖子。杏放松地呼出了口气。

  “小杏,没事吧?没被这些孩子做奇怪的事情吧?姐姐会帮你干掉他们的,请不要客气地说出来哦?”

  快步向杏走去,岚担忧地皱起眉毛。大体上是高年级生,而且随意把所属单元的队长雷欧扔在杂货堆中的话,就看不到这个情况了吧。

  杏脱口而出道谢的同时,觉得很不容易地直起了上身。上升的体温好像也降下来了。说不定这样讲不太好,岚来了真的是得救了。那样下去的话,真的很担心心脏会不会坏掉。但不是三人的错。他们只是在慰劳杏而已。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凛月和小泉暂且不说,小司你也这样?”

  和刚才的司一样,以无法相信的样子大声说的岚。对这样的他进行同样流程的说明,岚眨着眼瞪大双眸。

  “哎呀哎呀,是这样啊。真是的,快点说出来啊。吓我一跳不是吗!”

  “不,刚才不是那种气氛吗。”

  “什么,小泉?”

  “……没什么。”

  在笑容的威压下,泉别开脸老实地缩了缩脖子。平时不太认真生气的岚突然改变的话,即使是泉好像也没有办法。

  “哦哦,濑名很少见的吵架输了!鸣果然很有趣啊!”

  被扔出去的雷欧不惧地回到岚的身边。一旦专心致志就看不到周围的人的他,也许没有注意到岚的行为。对雷欧的赞语,“呜呼呼”地如淑女捂着嘴笑着的岚,刚才的压迫力好像是骗人的。

  “嘛,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了吧?大家一起宠爱小杏吧。”

  “我才没有那样。”

  “诶——?濑酱明明兴致勃勃的说。”

  “正如凛月前辈说的那样。”

  “哈?超——烦!”

  岚微笑着看着三人对话。泉仍旧很不坦率。对来自岚的提议最不在意的他,一副不愉快的面容的他,最终还是参加了。总之,就是这样的吧。泉也好,自己和司也同样,对杏的事多少有点在意。那个白天不想动的凛月,若是为了杏,也会直起自己沉重的腰。

  没有办法,她是被爱着的。然后,自己也同样。

  “杏!我也喜欢你!”

  “诶?”

  岚体会着内心蔓延的酸甜的心情的时候。出其不意的雷欧的发言,又让当场的气氛转变了。

  抓着杏的手,就像求婚一样。雷欧的瞳孔一边发光,一边向杏靠近。被牢牢握住手的杏,对眼前逼近的雷欧感到吃惊。

  “从岚那里听说了哦!今天是喜欢杏的日子。”

  “等、等等!队长?!我可不记得我说过那样的话哦?!”

  “看到你,这样那样的灵感就会像瀑布一样溢出!你太厉害了,能引起我从未尝过的刺激!嗯,我果然喜欢杏!”

  “哇哈哈哈哈!”与平时相同大声笑着的雷欧。对比来说杏则是一副还有点茫然的样子。慢慢地咀嚼其中的意思,突然改变了脸色。

  司那时也是那样。不知道告诉自己有什么意图。杏所理解的,不是真正的意思,而像是和告白一样的台词。虽然知道自己没有深思的必要,但极速上升的热度却停不下来。即使不能判断那个意含义的种类,但那也确实是对方的好意。

    “等等,笨蛋殿下!你在干什么,杏也是稍微抵抗一下啊!”

  “Leader!请放开姐姐大人的手!倒不如说,趁乱propose(求婚)什么的……唔,太卑鄙了!”

  “小司完全就是个人的私仇呢,呵呵。但是嘛,稍微有点明白了……?太狡猾了吧?”

  “啊啊啊!现在好像能写出名曲!杏,笔借给我!为了让这个乐曲不消失必须写下来!”

  “……太厉害了。精明地分散了注意。”

  注视着变得混乱的录音棚,岚叹了口气。

  加上雷欧一直是这样。被队长奇思异想的言行狠狠地折腾,这边疲乏的不行,最后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尽管如此,其他的伙伴们惊讶的同时,也能从中窥视到开心的心情。最后,岚也被吸引笑了起来。

  更早之前,疏远的气氛还在蔓延着。而那现在变成了如此令人舒适的东西——。

  “那个,姐姐。”

  突然被喊,岚疑惑地转过头。在那里的是,从雷欧那解放的,杏的身姿。

  是兴趣转移了吗,雷欧在地板上奋笔疾书。还有吵闹的泉他们。

  岚的视线转回到仰望着这里的杏身上,“怎么了吗”,以平稳的声音询问道。看到被催促的杏做出多次迟疑的动作,战战兢兢地开口。

  “那个啊,谢谢你。从大家那里听说,今天的事情,是姐姐的提案。那个,我非常开心。谢谢你。”

  害羞染红了脸颊。杏看起来真的很高兴,很幸福,浮现出温柔的微笑。 然后,稍微提高了声音,为了使录音室的全员都听到声带震动着。

  “凛月也是,濑名前辈也是,司也是,月咏前辈也是……。为我做了那么多,谢谢你们。那个,虽然有点吃惊,但比起这个我更开心。真的,谢谢你们。”

  ——啊啊,真是的,这个孩子。

  到底多么擅长诱惑我们呢。

  用可爱的笑容理所当然地带来幸福。想要表达感谢的一直是自己这边。

  能成为让Knights感觉舒适的地方,是因为杏在这里。经过DDD,决斗,审判,Knights确实改变了。个人主义的集合,也可以说是擅长自我主张的他们。就这样,像家人一样团结起来。是因为有专心地,守护着它,依偎着它,不时给予它帮助的杏存在。

  那样的她,会给谁带来麻烦令人愤然离开吗。哎呀哎呀,会有人因她是包袱而讨厌她吗。

  她一定,不知道自己给周围的人带来了多大的影响。在这里的大家,对她的爱是不会改变的。

  一边感受着毫无办法的爱意,岚一边出神地微笑着。

  “啊,小杏真是的!真的好可爱啊!我想嫁给你!但是呢,小杏。”

  脸突然靠近,岚挥舞着食指。

  “今天还没有结束哦?”

  “诶?”

  “好了,大家!商量好的那个,来做吧!”

  听了岚的号令,四人互相对视。与不可思议地浮现出问号的雷欧相反,看着岚送来wink(秋波)的泉,脸狠狠地扭曲了。

  “你这个打算是认真的……?无法相信……”

  “那个是什么?啊,等一下!不要说!我构思一下!”

  “Leader,你忘了吗?是和我们Knights的名字相符的那个哦!对吧,凛月前辈。”

  “啊……那个?我在睡所以记不太清了。”

  “来吧,向我们最重要的制作人,献上最棒的一天吧!”

  被叫到的Knights的每一个人,模仿岚在杏的面前跪下。即使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也跪着的五人。整齐地,像发誓忠诚的骑士一样,双手寄于胸前,恭敬地低着头。然后,声音重合着,讴歌般地说道。

  “等待我们亲爱的女王陛下命令。无论是什么,请您吩咐。”

  甜蜜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END』

bittersweet
今天的金属徽章摸鱼,画了红茶部...

今天的金属徽章摸鱼,画了红茶部的可爱后辈们(๑´∀`๑)

今天的金属徽章摸鱼,画了红茶部的可爱后辈们(๑´∀`๑)

浅野

[凛泉]枕头俱乐部(二)

前篇→ 神秘领域

神秘枕头大亨和失业上班族的故事

可能有错字  


走AO3  黑夜领域

前篇→ 神秘领域

神秘枕头大亨和失业上班族的故事

可能有错字  


走AO3  黑夜领域

七海由枝

上色版本我也不知道怎么传比较安全,暂时

【发】

上色版本我也不知道怎么传比较安全,暂时

【发】

塞上尘嚣

P1的毒舌吵架会可太艹了哈哈哈哈哈😂😂😂

P2其他人负责创作,栗子负责怪物吗哈哈哈哈哈😂😂😂

AV号90647906,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2333333333333

P1的毒舌吵架会可太艹了哈哈哈哈哈😂😂😂

P2其他人负责创作,栗子负责怪物吗哈哈哈哈哈😂😂😂

AV号90647906,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2333333333333

干涉

我还是没赶上2/22

sad

猫咪日快乐!(晚一天的)

ᐕ)⁾⁾

我还是没赶上2/22

sad

猫咪日快乐!(晚一天的)

ᐕ)⁾⁾

朔间阿玖牌感冒灵真菜真会鸽
是个去加了群然后脑子一热画的结...

是个去加了群然后脑子一热画的结果发现头顶上还有没打全的光然后偷偷改上的凛月

光打得即使如此还是奇烂无比靠

线条问就是根本不知什么粗细合适(害太菜了

是个去加了群然后脑子一热画的结果发现头顶上还有没打全的光然后偷偷改上的凛月

光打得即使如此还是奇烂无比靠

线条问就是根本不知什么粗细合适(害太菜了

ResU_
啊~歌剧栗的衣服真的太nm难画...

啊~
歌剧栗的衣服真的太nm难画了
背景又是瞎糊的
软件画世界
ID:435680

啊~
歌剧栗的衣服真的太nm难画了
背景又是瞎糊的
软件画世界
ID:435680

神木 泓ノ七

清完稿了

想约es爱娜娜之类的男偶像可以私我()

清完稿了

想约es爱娜娜之类的男偶像可以私我()

羡南
想画王骑来着,好难()&acu...

想画王骑来着,好难()´д`()

栗子的头发翻车了/

想画王骑来着,好难()´д`()

栗子的头发翻车了/

天天天天天天也

老零啊你还记得你是过激背德麽。。

画的是舞台剧的一幕。舞台剧太可爱了真的忍不住。
Mackey真的太可爱了(¦3[▓▓]
还有小南那个大长腿啊——

老零啊你还记得你是过激背德麽。。

画的是舞台剧的一幕。舞台剧太可爱了真的忍不住。
Mackey真的太可爱了(¦3[▓▓]
还有小南那个大长腿啊——

东东起

最近一点图

有女装!!注意!

最近一点图

有女装!!注意!

长钟

【凛英凛】Sweetie(上)

*if线,私设英智比凛月高两届

*谈恋爱的小甜饼



  朔间凛月的叛逆期似乎格外的长。

  以上仅仅针对朔间零。

  据旁观者衣更真绪回忆,两个人关系最僵的时候朔间凛月甚至会在八百米外感觉到他哥的气息并作出应急回避措施。精确度堪比生物雷达,其反应之迅速,行动之敏捷,一度让衣更真绪叹为观止,不禁猜测朔间家莫非是什么基因改造产物。

  后来两个人稍有缓和,具体表现为朔间凛月可以和朔间零出现在同一个房间而仅仅只是表现出一脸不快,面对他哥的飞扑会伸出一只手隔开从而避免了直接躲开造成的扑街惨剧。

  发小的心思真的很难猜。

  衣更真绪劝了几次未果,索性随他去。

  所以当朔间凛月第n次离家出走,甚至带着猫出...

*if线,私设英智比凛月高两届

*谈恋爱的小甜饼



  朔间凛月的叛逆期似乎格外的长。

  以上仅仅针对朔间零。

  据旁观者衣更真绪回忆,两个人关系最僵的时候朔间凛月甚至会在八百米外感觉到他哥的气息并作出应急回避措施。精确度堪比生物雷达,其反应之迅速,行动之敏捷,一度让衣更真绪叹为观止,不禁猜测朔间家莫非是什么基因改造产物。

  后来两个人稍有缓和,具体表现为朔间凛月可以和朔间零出现在同一个房间而仅仅只是表现出一脸不快,面对他哥的飞扑会伸出一只手隔开从而避免了直接躲开造成的扑街惨剧。

  发小的心思真的很难猜。

  衣更真绪劝了几次未果,索性随他去。

  所以当朔间凛月第n次离家出走,甚至带着猫出现在衣更真绪家门口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收起惊讶,淡定地跟发小讲,又来啦?

  朔间凛月抱着猫,跟在自己家一样飞快窝进了沙发里。

  “我明天要去小英的公司上班了。”
  “好的知道了,碳酸饮料还是茶…”衣更真绪动作一顿,才反应过来这句不是在吐槽朔间零,原地表演了一个目瞪口呆,“你去哪儿?干什么?”
  “小英公司,上班。”朔间凛月撸着猫,语气波澜不惊。“碳酸饮料,冰镇的。”

  衣更真绪飞快地从冰箱里拿出冰镇的饮料,拉开拉环递给朔间凛月之后在他对面站好,“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成天建议我出去工作融入社会的不是真绪么?”
  “成天说要宅死在家,头可断血可流家门不能出的不是你么?”
  “话好多……真绪快点坐下我不想抬头看你。”朔间凛月伸手拉着衣更真绪衣服拉到旁边沙发上,慢悠悠喝了口冒着冷气的碳酸饮料。

  “毕竟——小英是不一样的嘛。”

  杯壁上凝结的水珠慢慢滑下来,爬出一条蜿蜒的折痕。



  朔间凛月在衣更真绪这里没有秘密,所以衣更真绪清楚的知道,他的发小,面前这个即将迈入社会的家里蹲十级患者,偷偷喜欢朔间零的竞争对手很长一段时间了,简称暗恋,俗称单相思。


  衣更真绪挠了挠头,“那什么,你哥知道么?”
  朔间凛月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也对,肯定不知道,不然你也不用躲出来。你说你都毕业一年了,早干嘛去了。”
  “之前搞产品设计的是莲巳敬人,你听说过吧,就之前高中是你们学生会副会长那个。”

  衣更真绪点点头,在他手底下荼毒了一年多,印象十分深刻,以至于每次这位副会长一抬眼镜他都学会了放空身心,让漫长的说教都往事随风。

  “我感觉我没办法在他手底下做事…但这个季度他调去负责宣发了,所以部门换人了。”朔间凛月眯了眯眼睛,显然等这个机会好久了。

  衣更真绪点点头,要是莲巳敬人发现凛月进来,估计二话不说转头就要跟朔间零打电话把人领走。
  “那现在你的上司是谁,有打听过么?你可别跟他对上。”衣更真绪觉得他发小那个散漫劲儿非得是个十分宽容的上司才能让工资不被扣完。
  朔间凛月不咸不淡道:“巧了,你也听说过,日日树涉。”
  衣更真绪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呛了两声才道:“他跟朔间前辈不是更熟么?怎么回事啊,天祥院前辈是把梦之咲熟人全带进去了?”
  “他不会。”朔间凛月把手里的猫举起来,对着猫的眼睛笑起来,“他想看戏。”

  

  朔间凛月大学是设计专业,通识课全部靠着衣更真绪代为签到交作业低空飞过,专业成绩倒是不错,还拿过几个比赛的奖项,常规投简历进公司不算难。面试的时候又看到日日树涉坐在对面,朔间凛月就知道这波稳了。果然过了几天就收到了offer,他那封邮件里还夹了张便利贴,一看就知道出自谁的手笔,上面写着“我不会打小报告的哦”后面缀了一个波浪号,落款是一个花里胡哨的假面。

  他懒得猜日日树涉在想些什么,反正结果如他所愿就行。

  

  第二天衣更真绪好说歹说把朔间凛月从床上劝起来,对着那个被子球第一次用出了别的杀招——想不想见你的小英了?

  被子球的蠕动一滞,朔间凛月唰的把被子掀开,眼睛里是即将离开被窝视死如归的光。

  

  朔间凛月跟在日日树涉身后努力咽回去一个哈欠,看着日日树涉指着左边堆了满满一桌手办甚至溢出到了架子上的阿宅和右边桌子上贴着自家爱豆周边的小姑娘介绍了一下,在一种“顶头上司换人了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气氛里,对他说“中间是你的位置,设计岗工作比较弹性,没那么多规矩,在自己喜欢的氛围里感受爱和灵感吧——”

  大概是因为工作时间,日日树涉扎了个马尾,对着朔间凛月眨了眨眼睛,“工作时间也是弹性的,你可以晚上再过来,最后走的话要记得关灯哦。”

  朔间凛月看了看两边堆得奇形怪状的桌子,深刻感受到了“工作弹性”,抿了抿唇道:“我可以带猫来么?”

  “当然可以,只要不影响到别人。”日日树涉哈哈笑了两声,还是高中那个看不透的模样,“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从这以后朔间凛月干脆踩着别人下班的时间上班,尽管跟天祥院的办公室同层,但是这一层面积大的夸张,加上天祥院出现在办公室的时间也不固定,工作了一个星期多愣是一面都没见到。
  反正他也不急,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天。


  朔间凛月一向很有耐心。



  这天朔间凛月又踩着太阳快要下山的点走进办公区,他家猫咪乖乖蹲在他卫衣帽子里,露出了浅灰色毛茸茸的头顶。

  一直对着板子折腾到十一点多,办公区域就剩下他一个,平时跟他一块昼夜颠倒的阿宅也说今晚有个什么直播提前回家了。朔间凛月乐得清静,放布偶猫下地绕着他脚边打转,突然听它轻轻喵了一声。

  朔间凛月低头,顺着猫咪的视线方向——看到了天祥院英智。

  他一向是脑子比身体转的快得多的类型,也多亏了他凡事能不动就不动的习惯,就算大晚上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这人还是他暗恋对象,也维持住了表面的不动声色。

  但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加重了两拍。

  天祥院英智也朝这边看了过来,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很快化作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凛月?”
  朔间凛月慢了半拍才调整回状态,笑眯眯地用一贯有点甜腻的声音打了个招呼:“小英,好久不见啦。”

  


  确实很久没见了,要说两个人正式认识,还是高中社团的关系。

   学校对于参加社团的硬性规定让人烦不胜烦,朔间凛月懒洋洋地靠着衣更真绪在公告栏各种花里胡哨地海报中瞅了一圈,在角落对一个社团一见钟情了。

  ——红茶部。

  啊,这听起来就在划水的社团名字。

  啊,这看起来就啥事没有的招新广告。

  朔间凛月连体验入部都没经过,直接交了入部申请,成为了这个边缘社团的一员。

  也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社团水到只有两个人,天祥院英智穿着高三年级的校服,在花园楼台后面的小径深处,向他伸出了手,阳光亲吻在他松软的浅金色头发上,那一刻的画面明亮到灼伤了黑夜生物的视网膜。

  “欢迎,朔间家的凛月君。”

  命运真的很奇妙,朔间凛月怎么也想不到,上周刚在家里宴会中见到的,在一众大人中身形单薄得显眼,却自始至终游刃有余得仿佛生来就属于名利场的漂亮少年,会和自己在一个边缘社团相遇。

  朔间凛月被家里保护得很好,从来没有在外面露过面,就连那次宴会也是因为在本家举办的,他才从二楼的走廊边里看到了大厅的模样。他从来对这些推杯换盏的场面不感兴趣,反正遇事有朔间零出面就够了。但那一刻他忽然望见了那个世界的一点吉光片羽般的色彩,就像有聚光灯打在那个和自己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少年身上,仿佛黑色绸布上躺着的名贵宝石攫取了他的视线。

  浅金色头发用发胶固定起来,贴身的西装将少年气压了下去,眉眼间弯起的弧度仿佛社交礼仪规范的模板,莫名显得矜贵又不疏离。

  是名利场中央的,有着漂亮钴蓝色眼睛的少年。

  朔间凛月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用比平时嘈杂的声音跳动。

  甚至在那个时候,在二楼走廊的少年,分不清自己爱上了一个人,还是一件遥远的艺术品。
  








    感谢您的阅读。

    有没有凛英凛组织看看我。




三妮
🚘见评 凛右!!!

🚘见评

凛右!!!

🚘见评

凛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