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朔间兄弟

43.2万浏览    1916参与
栗子熟了
我也不知道我大半夜画了个啥,总...

我也不知道我大半夜画了个啥,总之奇怪的猫猫团增加了

我也不知道我大半夜画了个啥,总之奇怪的猫猫团增加了

白瓜

模板见p2

衣服都是music的常服


模板见p2

衣服都是music的常服


顾亓_

Absurd

  • ooc有

  • 私设一箩筐

  • 暑假+交往ing

不是bgm是自己喜欢的歌


朔间凛月发现自家兄长不见了,取之而代出现的是一只黑色卷毛猫。


说实话大早上一睁眼就看见被只猫泪眼汪汪盯着感觉并不好受,起床后黏黏糊糊缠在自己脚边,害的自己险些绊倒。


朔间凛月蹙了蹙眉,蹲下身拎起黑猫颈后软肉让它与自己平视。


“……”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房间内此刻无声,只留窗外嘈杂喊热的蝉鸣。


“兄长?”


“喵~”后腿无力的蹬了两下乖顺下来。大概是了。


超~烦的,虽然兄长不怎么掉毛但喵喵叫好烦,佯装要打它时也依旧是oioioi的声音,而且兄长好黑,跟煤球一样晚上...

  • ooc有

  • 私设一箩筐

  • 暑假+交往ing

不是bgm是自己喜欢的歌


朔间凛月发现自家兄长不见了,取之而代出现的是一只黑色卷毛猫。


说实话大早上一睁眼就看见被只猫泪眼汪汪盯着感觉并不好受,起床后黏黏糊糊缠在自己脚边,害的自己险些绊倒。


朔间凛月蹙了蹙眉,蹲下身拎起黑猫颈后软肉让它与自己平视。


“……”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房间内此刻无声,只留窗外嘈杂喊热的蝉鸣。


“兄长?”


“喵~”后腿无力的蹬了两下乖顺下来。大概是了。


超~烦的,虽然兄长不怎么掉毛但喵喵叫好烦,佯装要打它时也依旧是oioioi的声音,而且兄长好黑,跟煤球一样晚上根本看不见,夜半起身时角落里闪烁的红光渗人,看得人心里一阵恶寒。


——————————————————————


午后的阳光晒得整个人懒洋洋的,朔间凛月闲来无事去厨房切了小番茄,期间朔间零窝在他脚边摇尾巴,哪里像只猫倒像只犬类。


前两天兄长就一直盯着冰箱内的番茄,奈何不会说话只能眼巴巴望着,查过之后猫咪可以少吃一点。


朔间凛月坐在地板上,指尖拈起一个番茄,小黑煤球凑上来时他又突然抽回手塞进自己嘴里。


“喵喵…”煤球讨好的蹭了蹭凛月的手背。


再次拿起一个送到朔间零面前,变为猫嗅觉更加灵敏,番茄的清香萦绕在鼻边,太勾猫了。


趴在一旁见凛月的手迟迟没动看准时机扑上去。


“咚”,凛月手一闪,扑空了,都说猫的反应速度是人的三倍,吾辈大概是只假猫。


煤球泄了气蔫蔫的趴在一边,朔间凛月挠了挠他的下巴,唇角上扬,故技重施,没料到朔间零扒着他挂在自己手臂上。


毛茸茸的尾巴缠上凛月的小臂,眨巴眨巴泛着水光的红眸,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来,看上去委屈极了。


好罪恶。


朔间凛月低头看着兄长咬手里的番茄,尖牙小心的避开自己的指节,末了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舐指尖流下的番茄汁,猫咪舌头的倒刺带来细微痛痒感。


“好了,不能再多吃了。”碟中番茄见底,凛月抽回手,态度残忍坚决。                     


——————————————————


凛月屈起膝,暖阳晒得犯瞌睡,脚边的小黑煤球露出柔软的肚皮让自己摸它,得不到回应便开始咕噜噜打滚撒泼。


黑色的毛尖被太阳镀上一层金边看上去又软又好摸,朔间凛月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揉了几把,眉眼弯成道月牙,兄长喉间呼噜呼噜的声音显然是被摸的舒服极了。


“兄长要不要去割蛋蛋。”完全不是问句,原本被凛月抚摸肚皮的煤球立刻翻起身。


“喵呜!”(凛月怎么能这样对吾辈


朔间凛月把兄长拎起放在自己膝上,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


完全不需兄长的同意,反正反抗不过自己,简单收拾下便出门了,沿海的城市夏日的空气湿热难忍,七月的微风拂过发丝也不会带来些许凉意。


怀中的猫舒适的窝在自己臂弯里睡得香甜,朔间凛月心烦意乱,真想就地把他扔进垃圾桶,让他自己走就一溜烟跑得没影只好抱在怀里。


干什么要自己找罪,顶着骄阳出门给他检查,兄长在医院被医生按住时哦咦哦咦的叫声还引起旁人异样的眼光。


朔间凛月忍住转身走掉的冲动,勉强勾起嘴角一脸恶意安慰威胁他,“你要是再吵闹今晚别想回家了。”


医院内瞬时间安静不少,朔间零乖巧的被摆弄检查,结束时还被医生拍拍脑袋夸了一通。


一番检查下来已临近夜晚,阳光的余温还未散去,知了拉长了声音懒懒的叫着,空气中满溢着栀子花的味道,馥郁的花香混合夏日的暑气充斥鼻腔内,晚霞把天空渲染成橘红色。


朔间凛月抱着煤球缓缓踱步回家,心情极好的哼起歌来,兄长那天公主抱自己回家也是这样的黄昏,不过这次两人身份互换。


大概为了安抚朔间零,朔间凛月晚上特许他上床跟自己一起睡,软乎乎一团跟自己挤在床上时,凛月发现件有趣的事,抓着兄长的jiojio捏捏肉垫,蓬松的毛会散开,爪尖开出朵粉粉的花来。


身后被凛月舒服的顺毛,朔间零往凛月怀里拱了拱,弟弟清浅的呼吸洒在耳旁刺激的猫耳抖了抖,当猫也不错。


闹剧一般的假期接近尾声,变成猫后和凛月相处的倒也和谐,偶尔朔间零会被朔间凛月压着露出软软的肚皮吸,喜欢的人蹭在自己肚肚上,喉间“呜呜”的叫,爪子欢快的在空中乱挥,尾巴摇起来没完。


 尽管怎么看都是朔间零吃亏但白嫖了和凛月同床共枕一个多月,值了。


一日清晨,朔间凛月迷糊的揽了下怀里的猫,没有像棉花一样软的一团,指尖划过的是一片细腻的肌肤。


“……?”闭着眼睛确认不是梦,凛月拧了一把手中的肉。


“嘶…凛月,是吾辈。”声音在头顶响起,凛月彻底清醒了。


没有朔间零想象中的发展,弟弟并没有把他踹下床去,而是在他脸颊亲了一口低下头去。


“欢迎回来,我好想你。”如实坦诚心中的想法,不习惯的直白话语让脸上的红晕直直染到耳尖。


“吾辈一直都在。”撩开弟弟耳边的碎发,在耳尖上轻咬。


朔间零把人紧紧抱在怀里。


「两个三十七度的加总,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温度。」


“以后也会一直陪着凛月。”






啊…差点扔在草稿箱了。


u1s1,零尼变回来衣服不会一起,所以sjl现在是赤果的(笑,原本想写踹栗恼羞成怒把他踹下去的,但零尼爬回来两人再腻歪好奇怪

栀子花花期是春夏,但我不知道沿海城市种不种xx,而且城市路边不会种栀子花吧

wsm抱在怀里,因为没有猫包也懒得买


标题是荒谬的意思

「两个三十七度的加总,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温度。」——《一树人生》但我删掉了两个字


分辰

一年前画了一半,快变成黑历史了,我爬了(掩面)


一年前画了一半,快变成黑历史了,我爬了(掩面)


钥与Sakuma

玩es的朔间桑! 11

※cp预警:好像有那么一点朔骨/好像有那么一点燐niki/好像有那么一点彩良

※好像有那么一点完全和题目没关系了.


“你这家伙是不是出老千了啊!!”


在庆祝凛月出新卡的时候,朔间零收到了天城燐音的邮件。


朔间零快乐地把邮件给大家看了看。


“说吧,你是不是出老千了,我们不会暴露你的。”羽风薰说。


“我们会帮你保守秘密的。”朔间凛月说。


大神晃牙点头。


“居然第一时间就是和外人一起怀疑吾辈,零酱好受伤,嘤嘤嘤。”朔间零说。


“所以什么时候开始抽卡,我们都准备去围观。”朔间凛月说。


“……就这样完全不吐槽的话,总觉得更受伤了呢。”朔...

※cp预警:好像有那么一点朔骨/好像有那么一点燐niki/好像有那么一点彩良

※好像有那么一点完全和题目没关系了.





“你这家伙是不是出老千了啊!!”


在庆祝凛月出新卡的时候,朔间零收到了天城燐音的邮件。


朔间零快乐地把邮件给大家看了看。


“说吧,你是不是出老千了,我们不会暴露你的。”羽风薰说。


“我们会帮你保守秘密的。”朔间凛月说。


大神晃牙点头。


“居然第一时间就是和外人一起怀疑吾辈,零酱好受伤,嘤嘤嘤。”朔间零说。


“所以什么时候开始抽卡,我们都准备去围观。”朔间凛月说。


“……就这样完全不吐槽的话,总觉得更受伤了呢。”朔间零呜咽。


*


大家迎来了新的客人椎名丹希。


“为什么会想到躲在吾辈的房间呢?”零问。


“因为闻到了好吃的东西的味道♪”丹希说。


“明明隔壁天祥院在煮火锅喏。”零说。


“呃……大概是因为这里有亲切的感觉?”丹希说。


“来,关门放狗,晃牙来汪一声。”羽风薰说。


然后被嘎啊啊啊怒吼着的晃牙赶出了大门。


*


“说起来,兄长怎么知道小~英在煮火锅?”凛月问。


“唔,可能是因为刚才回房的时候看见莲巳君进了隔壁吧。”零说。


“难怪之前看见日日树抱着什么东西从窗外晃过去。”重新回来的羽风薰说。


“?”凛月说。


“?”零说。


*


“如果燐音君找过来的话,一定不要把我供出去哦,就当我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丹希说。


“诶,汝等之间吵架了吗?”零说。


“不,他在找我借钱。”丹希说。


“借钱氪金什么的,真是糟糕的人啊。”零说。


“我觉得这种话从你之外的任何一人口中说出来都比较合适。”羽风薰说。


*


“因为一直在躲来躲去所以很饿啊~~要支撑不下去了!”丹希叫:“无论如何请让我吃饭吧,除了暴露行踪以外什么代价都可以!”


“唔,那就收取费用好了。交出汝的钱包吧♪”朔间零笑。


“咿啊啊啊你们都是魔鬼吗——”丹希惨叫。


被朔间凛月从后面捂住了嘴。


丹希挣扎。


“我们宿舍好像真的要变成黑和谐帮和谐窝和谐点了。”羽风薰说。


“诶,只是因为发出太大声音的话可能会引来那个……燐什么的。”凛月说。


“怎么看刚才都是无辜良家少男被恶势力威胁的场面啊。”羽风薰说。


*


“活过来了~♪”解决掉朔间零的夜宵的丹希快乐。


“…………这也无忧无虑得太快了吧!?”羽风薰说。


*


“有个叫「2-8个字符」的人来加吾辈好友。”朔间零说,犹犹豫豫地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疑问句。


“好奇怪的名字,会不会是那种发颜色东西的小广告啊?”凛月凑过来看。


“唔。”朔间零说。


“我看见你毫不犹豫地点击通过好友申请了。”凛月说。


“就算是吾辈,也是有好奇心的嘛。”零眼神躲躲闪闪。


*


两人眼睁睁看着「2-8个字符」变成了「天城一彩」。


“对不起前辈!我是天城一彩,因为注册的时候提示说「请输入2-8个字符作为用户名」然后就按照提示填好,被蓝良骂了”


两人眼睁睁看着那边发来一段没打完的话。


“按照蓝良的指导正确地修改了用户名。哥哥说过几天会需要和前辈联系,所以先来打个招呼。”


两人眼睁睁看着那边终于输入完了字。


“感觉屏幕那边好像很热闹喏。”零说。


“就像我们这边一样热闹吗?”听见他说话的薰说。


“诶,吾等这边为什么会热闹呢?”零说。


“可能是因为在寻找椎名君的燐音君来了吧。”羽风薰说。


“吸血鬼混蛋赶紧把你吸引来的这些人赶出去,烦死了啊!本大爷要睡觉!”晃牙说。


“连小狗都说出这种话了,燐音君真是神秘的男子啊。”朔间零感慨。


羽风薰眼疾手快地把晃牙按在原地。

冰镇曼德拉草

关于古堡里那个大魔王的烦恼

魔王 x 魅魔 设定


单零凛骨科


r9+9

dirty word操作


栗子骚话现场

(俺好喜欢骚话女王栗啊啊啊)


图书馆


应该没别的避雷点了吧or2


走这里

石墨 

WPS 

没有WPS的话,这个是加大字体的WPS加大字体WPS 


魔王 x 魅魔 设定


单零凛骨科


r9+9

dirty word操作


栗子骚话现场

(俺好喜欢骚话女王栗啊啊啊)


图书馆


应该没别的避雷点了吧or2



走这里

石墨 

WPS 

没有WPS的话,这个是加大字体的WPS加大字体WPS 

冰镇曼德拉草

关于翻车小魅魔的初心

还是 魔王 x 魅魔 设定 


CP零凛骨科 


r18!!,dirty word操作 


栗子骚话(翻车)现场 


应该没别的避雷点了吧or2 


走蓝路路


石墨 

还是 魔王 x 魅魔 设定 

 

CP零凛骨科 

 

r18!!,dirty word操作 

 

栗子骚话(翻车)现场 

 

应该没别的避雷点了吧or2 

 

走蓝路路


石墨 

冰镇曼德拉草

4.关于一个优秀女仆的自我修养

还是女仆零x小家主栗的设定 


是女仆系列的第四篇 

谢谢喜欢 


h警告,小朋友不可以看哦 

恶趣味警告 

play警告 


补上了,其他几篇也会继续写的 


之前因为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比较怂 

就把肉都删了 

or2


走蓝路路

石墨 

WPS 

大号字体WPS 

还是女仆零x小家主栗的设定 

 

是女仆系列的第四篇 

谢谢喜欢 

 

h警告,小朋友不可以看哦 

恶趣味警告 

play警告 

 

补上了,其他几篇也会继续写的 

 

之前因为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比较怂 

就把肉都删了 

or2



走蓝路路

石墨 

WPS 

大号字体WPS 

冰镇曼德拉草

关于大魔王的第一个糟糕的春梦

还是魔王x魅魔设定 


终于补上了


朔间骨科 


CP零凛 


幼体栗h操作(110!110!) 

(心智是大可爱栗子) 


有小jiojio 


dirty word警告 


骚话栗出没 


零尼会逆转的,不过不是现在? 


这个系列还没有结束哦 


走蓝路路


石墨 


还是魔王x魅魔设定 


终于补上了


朔间骨科 

 

CP零凛 

 

 

 

幼体栗h操作(110!110!) 

(心智是大可爱栗子) 

 

有小jiojio 

 

dirty word警告 

 

骚话栗出没 

 

零尼会逆转的,不过不是现在? 

 

这个系列还没有结束哦 


走蓝路路


石墨 

 


冰镇曼德拉草

关于小猫咪的作战计划

单朔间骨科向 


r17+1避雷,交往设定,有play 


(实在是找不到别的什么避雷点了or2) 


走蓝路路,我过几天会再加几个蓝路路的

本来是aooo的,现在aooo蓝路路你们还要吗


石墨 

WPS 

 

 

 

单朔间骨科向 

 

r17+1避雷,交往设定,有play 

 

(实在是找不到别的什么避雷点了or2) 

 

走蓝路路,我过几天会再加几个蓝路路的

本来是aooo的,现在aooo蓝路路你们还要吗


石墨 

WPS 

钟意先生
哥哥永远都是最可怜的😂 Tw...

哥哥永远都是最可怜的😂

Twi:radlips0131. 🈲️止第二次上传

哥哥永远都是最可怜的😂

Twi:radlips0131. 🈲️止第二次上传

钟意先生

啊啊!!这个我可以!!我爱凛月!!

Twi:redlips0131.

🈲️止第二次上传

啊啊!!这个我可以!!我爱凛月!!

Twi:redlips0131.

🈲️止第二次上传

钥与Sakuma

城市里的彩虹是七色的吗?后日谈

※彩良/朔骨。充满了妄想的OOC产物,慎入。


“零君,你已经盯着手机看了十分钟了哦。”

“……”

“呜哇!?发出不像人的声音了,发生什么了啊?”

“那个红毛小鬼,在吾辈离开之后和凛月关系变得真好啊,已经是可以和凛月脸贴得那么近自拍的关系了吗。不能放任不管啊燐音君的联系方式在哪来着,翻翻。”

“让我看看……这是张三人照片诶,凛月右边不是还有个金发的孩子呢。”

“那个孩子是无害的,所以没关系哦。”

“这是什么理直气壮的双重标准啊?!”


在羽风薰全力对朔间零发言进行吐槽的时候,发完自拍的朔间凛月正以八爪鱼的姿势趴在一彩背上,悠悠闲闲将手机收起来。蓝良两手拎...

※彩良/朔骨。充满了妄想的OOC产物,慎入。




“零君,你已经盯着手机看了十分钟了哦。”

“……”

“呜哇!?发出不像人的声音了,发生什么了啊?”

“那个红毛小鬼,在吾辈离开之后和凛月关系变得真好啊,已经是可以和凛月脸贴得那么近自拍的关系了吗。不能放任不管啊燐音君的联系方式在哪来着,翻翻。”

“让我看看……这是张三人照片诶,凛月右边不是还有个金发的孩子呢。”

“那个孩子是无害的,所以没关系哦。”

“这是什么理直气壮的双重标准啊?!”

 

在羽风薰全力对朔间零发言进行吐槽的时候,发完自拍的朔间凛月正以八爪鱼的姿势趴在一彩背上,悠悠闲闲将手机收起来。蓝良两手拎着自己和凛月的战利品跟在一旁,时不时地刷新凛月那张照片的评论区。

“还是没有看到零前辈回复诶。”蓝良说。

“唔,是不是在忙啊。明明按照之前交流过的日程安排,现在应该是休息时间才对。”凛月思考。

“呀……”

“不要这么失落嘛,最开始在酒店遇上的时候都没看出来你还是那家伙的粉丝。况且兄长在ES大楼的时候你们不是经常私下接触来着。居然还没有形象幻灭吗。”

“这不一样!”蓝良满脸写着严肃,音量也抬高了点:“就算平时总能看到偶像们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与接受fan service的时候的感觉也是完全不同的啊。”

“诶——,是这样吗?偶像厨的世界真是难懂呢~”凛月笑。

“不要随便使用一彩君的台词啊~总觉得凛月前辈的形象和想象中越来越远了……果然还是会有点幻灭感,吧。”

“什么嘛,我还以为我在舞台上和平时表现得差不多来着。”

“但是Knights可是非常注重fan service的组合诶!营业模式的凛月前辈总会让人觉得,唔,觉得……”

“虽然我倒是不介意对你开启营业模式,不过感觉会被彩~君记仇吧♪”说着凛月一副慵懒的态势从一彩背上落地。“说起来之前你不是要单推彩~君了嘛?怎么现在还在和我抢兄长场贩。”

“呜哇……因为大家都kirakiradokidoki的,所以很多的二推和墙头哪个都无法舍弃啊。”蓝良呜咽。

“那什么时候能把兄长降为墙头,记得你对墙头们都是随缘买的来着对吧。”

“这是做不到的。”一转方才的呜咽蓝良重新严肃起来,看得围观群众天城一彩一愣一愣。“我对偶像们的每一分爱都无比真挚,绝对不能随意改变。就算是凛月前辈也不行。”

“啊啊……真是难缠的粉丝啊。是不是应该和兄长说一声,让他远离你呢。”

“诶、诶诶!?那样是犯规的凛月前辈,千万不要啊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看着蓝良惊恐凛月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正好衣袋里手机嗡嗡震动,凛月掏出来看看,是朔间零的留言。

“吾辈很努力地提前完成工作了,星奏馆门口见❤。”

“提前了好多,那张照片这么有效吗。”凛月感慨。

蓝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徘徊几圈,终于下定决心似地在凛月困惑的目光中开口。

“从一开始就想说,一彩君和凛月前辈的脸是不是贴得太近……Nya!不不什么也没有发生。” 

“是这样啊,难怪兄长回来得那么快。”

“诶,是吗?我倒是没有觉得,在家乡,朋友之间有身体接触是很正常的事情。”一彩的表情比刚才的凛月还要困惑。

又被涨红了小脸的蓝良抓住脸蛋一顿揉捏。


塞上尘嚣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朔间/天城骨科)

emmm就是愚人节搞点沙雕(๑•̀ㅂ•́)و✧


天城一彩推开门进来,就看到了把易拉罐捏爆的朔间凛月,他立刻退出去看了一眼门牌,想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走错门。

  重新进门的天城一彩在考虑要不要离正在低气压的朔间凛月远点的时候,对面递过来一张纸。

  上面写着今日活动形成,以及活动服装。

  看到女装这两个字的那一刻,他理解了刚才英勇牺牲的易拉罐。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由于愚人节快到了,几个公司商量了一下,准备搞个小活动​。内容就是随机抽取四位幸运儿进行为期一天情侣活动,其中两位还要女装。...


emmm就是愚人节搞点沙雕(๑•̀ㅂ•́)و✧


天城一彩推开门进来,就看到了把易拉罐捏爆的朔间凛月,他立刻退出去看了一眼门牌,想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走错门。

  重新进门的天城一彩在考虑要不要离正在低气压的朔间凛月远点的时候,对面递过来一张纸。

  上面写着今日活动形成,以及活动服装。

  看到女装这两个字的那一刻,他理解了刚才英勇牺牲的易拉罐。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由于愚人节快到了,几个公司商量了一下,准备搞个小活动​。内容就是随机抽取四位幸运儿进行为期一天情侣活动,其中两位还要女装。

  没错,这四位幸运儿就是朔间家的两位与天城家的两位,而不幸的是,穿女装的刚好就是​弟弟组。

  “所以公司的意思是,让我们两个扮成女孩子然后和自己哥哥约会吗?”​天城一彩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

  “我是独生子哦,哪来的哥哥,一彩君又在讲笑话了。”​惯例的吐槽了一下日常话题,朔间凛月的心情依旧不是很好,“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提的意见,我一定让他的蛋跟这个易拉罐一样的下场。”说完还故意阴测测的笑了一声。

  害的无辜的天城一彩迷之感觉下体一凉​,与此同时,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祥院先生也有了同感。

  “城里不是严禁打架斗殴吗?”​

  “这种事只要没人看到就是没发生啦~”​

  “你们城里人真可怕。”​

  “一彩君真是单纯的好孩子呢~”​

  简单的与朔间凛月对话完,天城一彩的小动物本能告诉自己,没事最好千万别招惹这个看上去像猫猫一样软和的少年,因为下场可能会很惨烈。

  “一彩君也不想穿裙子吧,要不然我们一起偷偷跑掉算啦,小~英那边我明天回去帮你说的,如何?”​朔间凛月新开了一罐碳酸饮料,红色的眼睛里没什么笑意。

  天城一彩没说话,只是抓紧了写着行程的白纸。

  朔间凛月等了一会没听到回复,索性换了个姿势窝在沙发里,“我听说你很喜欢你哥哥,但能做到这种程度还真是让我有点吃惊呢。”​

  “那你呢?朔间前辈也是个很好的人吧,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天城一彩不喜欢别人说燐音的坏话,虽然对方没有明着说怎样,但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你也喜欢他吗?不然我们交换吧。”​朔间凛月无所谓的摆摆手。

  “什么?”​

  朔间凛月站了起来​,把喝了一半的碳酸饮料放到旁边儿桌子上,“字面意思啦,要我给你解释吗?”

  “我才不要。”​天城一彩拒绝得很干脆。

  “哼哼,意料之中的回答。”​朔间凛月打了个呵欠,神态慵懒。

  这下天城一彩真的迷惑了,他完全搞不懂对方想要干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直到有工作人员推开门进来,“你们两个怎么还没换衣服,零君和燐音君都等好一会了哦。”​

  “不好意思,请再稍等一下,在换了。”​天城一彩赶紧回答。

  朔间凛月的回答是重新窝回沙发里。​

  天城一彩换完衣服出来就看到仍然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的朔间凛月,“那个,凛月前辈,化妆师在等着,你还是去把衣服换了吧。”​

  在沙发上滚了两圈,朔间凛月认命似的爬了起来。​

  与此同时,坐在外面已经装扮完成朔间零和天城燐音正在聊天。

  “朔间君我们来打个赌吧,看看是一彩先出来还是凛月君先出来。”​天城燐音兴致勃勃,“我猜是一彩。”

  “以吾辈对凛月的了解,答案已经太明显了。”​朔间零的微笑中透露着一丝无奈。

  天城燐音对朔间家的情况略有了解,所以他也不是很在意,“不知道朔间君对凛月君的装扮抱有怎样的期待呢?”​

  说起这个,朔间零的脸有点红,“吾辈…吾辈的确是很期待凛月的装扮,不过在吾辈心中,凛月不管穿什么都很可爱就是了。”​

  确认过眼神,是弟控的人。天城燐音心里如是想。

  ​“哥哥…”天城一彩把门打开一条缝,探了个脑袋出来,假发套是同色的红色长发,一缕头发从脖颈上滑下来。

  看着难得有些害羞的天城一彩,天城燐音笑着快步走过去,“出来啊,不准备让哥哥好好看看吗?”​

  虽然的确很害羞,但天城一彩一咬牙,还是把门​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淡黄色过膝连衣裙的红发少女,​袖子和腰带都有白纱和蕾丝做装饰,头上戴着淡黄色发圈,再配上一双浅棕色的小洋鞋,整个人就是典型的淑女款。

  天城燐音摸着下巴围着一彩转了一圈​,边转边感叹,“一直听说我国化妆术出神入化,我今天才算真的信了,你真的是一彩吧?”

  ​“我当然是!”顾不得害羞,天城一彩立刻抓住燐音的手,“哥哥不信的话,可以摸摸看。”

  这下尴尬的人换成了天城燐音,他赶紧抽回了手,改成揽肩膀的姿势,“咳咳,你现在可是女孩子,倒是给我注意一点啊。”​

  看了天城一彩的装扮,朔间零对凛月的期待又增加几分。

  对于朔间零眼巴巴望着门口的样子,天城兄弟表示同情。

  同色的长发上别着小礼帽式的发夹,不过朔间凛月的服装是两段式,上身是露腰的黑色吊带,下身是黄黑的格子裙,脖子上还戴了choker,再配上黑丝和黑色小皮靴,走的是与天城一彩大相径庭的哥特风​。

  ​“吾辈的凛月果然世界第一可爱!!!”朔间零一个飞扑,被朔间凛月熟练的躲开。

  “我警告你,出去别给我这幅样子,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朔间凛月转过身瞪了朔间零一眼以示威胁,“给我拿出你的营业模式来。”

  “oioioi,吾辈突然不想把这么可爱的凛月让别人看到了。”​朔间零开启抹眼泪模式。

  “那正好,我现在就去把这身该死的衣服换了。”​

  “但是吾辈想看啊,凛月能私下穿给我看吗?啊,好痛,凛月别打了,哥哥错了!真的错了!!!”​下次还敢,朔间零暗暗的想到。

  天城一彩有点羡慕朔间凛月,他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天城燐音,眼含期待。

 接收到信号的天城燐音想擦汗,内心开启祈祷着接下来的旅程对面那对笨蛋兄弟别把他单纯的弟弟带坏了, “一彩你是大孩子了,不要什么都乱学。”

  “可是…我也想被哥哥抱啊。”说完,天城一彩还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我的老弟啊,虽然这话看上去很正常,但我特码怎么就感觉有那么一丢丢奇怪呢,像极了要把我逼上犯罪道路的即视感。

​  不过他还是满足的弟弟的愿望,轻轻的搂住一彩,还在额头上附加了一个吻。

  天城一彩满足了,他开心的拉着燐音开始准备工作。

  目睹这一幕的朔间零炸了,“凛月不要不开心,哥哥也给你一个吻吧!”​

  “你走开,我不要!”​

  “别害羞,哥哥来了哦。”​

  “你这是什么猥琐大叔的语气,都说了别过来!”​

  “吾辈最爱的凛月啊,今天也还是那么口是心,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哥哥这就来吻醒你,快点回以前那个天使凛月吧。”​

   “救命,有人能帮我打个110吗?”​

  今天的朔间兄弟也是相亲相爱呢!!!​



至于逛街后续,大家自行脑补吧,我太菜了_(:з」∠)_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じゅん💋(@redlips0131)

地址: 主页直通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じゅん💋(@redlips0131)

地址: 主页直通 

☕️E.L.

【零凛|leo司】猫出没,请注意

* 3.30音游: スカウト!ニャン銃士開催!


-CP:零凛 leo司

-含各种亲友向

-新章时间线的小甜饼


—————————————————————


1.

优秀的偶像,Knights的队长朱樱司,是团宠。


这一点,从身边的亲友到台下的粉丝,从事务所的经纪助理到工作中的合作人员——只要有些观察就都能看出来。


“糟了!一不小心就喜欢小司司喜欢得不得了……人家经常是这样的感觉,然后就忍不住会抱抱他啊。”

在某知名艺人访谈节目上,Knights的先锋之一鸣上岚满含笑意地表示,毫不掩饰自己作为姐姐对可爱的弟弟的疼爱。


“嗯嗯,...

* 3.30音游: スカウト!ニャン銃士開催!


-CP:零凛 leo司

-含各种亲友向

-新章时间线的小甜饼


—————————————————————


1.

优秀的偶像,Knights的队长朱樱司,是团宠。


这一点,从身边的亲友到台下的粉丝,从事务所的经纪助理到工作中的合作人员——只要有些观察就都能看出来。


“糟了!一不小心就喜欢小司司喜欢得不得了……人家经常是这样的感觉,然后就忍不住会抱抱他啊。”

在某知名艺人访谈节目上,Knights的先锋之一鸣上岚满含笑意地表示,毫不掩饰自己作为姐姐对可爱的弟弟的疼爱。


“嗯嗯,小朱实在是太让人喜欢了啊,所以会被我卷进被窝里,其他人要的话不给哦?”

Knights的军师朔间凛月也在团综花絮采访上,非常直白地表达了自己对末子的喜爱,说话的时候眼底是调皮和满满的温柔。


不过,也有人比较含蓄——

Knights的另一名先锋濑名泉,曾对说他是宠小司司的好哥哥的岚说:“哈?谁宠着那个臭小鬼了?我分明是唯一一个正经管教他的角色!”

可惜,他说的这话没有人信。


因此,朱樱司的男朋友,担当Knights的C位的歌骑士月永leo,经常玩笑地喊着自己吃醋了。


比如今天。



2.

“非常合适啊,司君。”


更衣室外地落地镜前,朱樱司调整着新服装领子的角度,身侧的濑名泉叉着腰,满意地笑着赞道。


“嗯,真可爱,来——”坐在一旁的朔间凛月凑过来搂住司的肩膀,“小鸣说了这个自拍角度好。”


“拍好了过来人家给你试试妆容吧?我们几个的服装看完样稿都还有要改的地方,明后天才能做好。不过那时候工作太满,先把你的妆定下来了省些时间。”

拿着全套化妆包的鸣上岚坐在梳妆台边招手,“是又帅气又可爱的猫铳士先生呢,小司司真是太好看啦!”


“好的,谢谢几位前辈,能被你们如此肯定,我真是太开心了。”


一个月后以猫铳士为主题的大型演唱会马上要进入大热宣传阶段,以凛月为中心的新曲和Knights全员的新衣装定妆照都将是推广的重点。


此刻看着他们骄傲的队长身穿深蓝面面红底的披风,白猫耳配白猫尾,配上白色为主色调的收身上衣和红色长裤,简直就是奇幻故事里英姿飒爽的白猫铳士,几个前辈的脸上期待和喜悦的色彩愈发浓起来。


“朱樱!你还没问问我呢!“


坐下来准备让鸣上岚和濑名泉化妆的司闻声回头,月永leo正靠在墙边鼓着脸假装气嘟嘟地看着自己。


“啊?Leoさん不喜欢吗?”


“喜欢啊!是宇宙级别的喜欢!”月永leo走过来,看了眼满脸都是“真甜啊”的笑意的岚和捂着嘴偷笑的凛月,弯腰就直接把司抱进了怀里,“所以你也要问问我啊!那三个哥哥姐姐一起夸你一顿,就把你男朋友忘了?”


朱樱司知道leo根本没生气也没吃醋,但在这个暖意融融的拥抱里很愿意配合着哄他,不过由于害羞声音放得很轻:“哪里会忘记。下次一定问——毕竟猫的肚皮是只给你看的?是吧?”


这一问leo反而耳根红起来,揉揉司的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就松手直起身来,说着你好好化妆吧我去给你写首曲子去,就高呼着爱的inspiration去进行艺术创作了。



3.

直觉告诉朔间零,要想抢到Knights最近的演唱会的特等席票,不得不动用人际关系了。


朔间凛月的黑猫铳士装和以他为中心,副歌solo震撼圈内外,登顶本月CD全球榜首的Knights新歌给三周后本就万众瞩目、期待值爆表的演唱会的热度锦上添花。


Ensemble Square的售票负责人都特意让技术部门作了安排,以免开票当天出现比Knights以往的演唱会售票更严重的拥堵卡机现象。


他的弟弟、他的男朋友朔间凛月就是如此闪耀的存在。


“零也来感受一下吃醋的滋味吧!这是我们骑士团的凛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给你不给你!”和正在拍定妆照的凛月连线视频的时候月永leo开心地抱着凛月玩笑道。


Knights对内,朱樱司是团宠;Knights对外,每个人都是团宠。


Knights是弟弟的第二个温暖的家庭,就像UNDEAD也是朔间零的第二个家,这一点朔间零很喜欢很感激,而Knights的其他成员如今个个和他更熟络起来,可以放开了和他聊天也让他非常高兴。


他是Knights之外的人,可他们不和他见外了。


毕竟,是他们见证了他俩的爱情。


此刻躺在床上的刷手机的零勾唇浅浅笑着,低头瞧了瞧靠在自己胸口处睡得很香的凛月,感觉人生就是如此满足。


看,凛月是帅气十足的拿着长剑战斗歌舞的铳士黑猫,也是趴在他怀里睡得很香惹人疼得不得了的小黑猫。


打开手机找到联系人“朱樱司”,输入短信:“叨扰朱樱君了,吾辈想问问,Knights这场演唱会关系席的票,现在还方便订吗?”


五分钟后,要不是怀里有宝贝凛月,朔间零就要开心得大鹏展翅,从床上跳起来了——


“不打扰不打扰。虽然知道朔间前辈喜欢自己买票订入场特典,但这次看来确实难抢,我已经知会事务所做了准备,觉得一定会来的关系人员都留了票。”


“(凛月前辈的VIP特典也为您留了,请放心)”



4.

Knights在东京国立的演唱会果然是座无虚席,遍布全世界的转播场票也是卖得飞快。


朔间零和羽风薰悄悄来后台的时候,Knights的全体成员都已经换好了衣服化好了妆。


前些日子太忙了,因此凛月穿这身新衣服,零还是第一次亲眼见。


朔间凛月长袍内侧繁复的金色花纹设计得典雅精致,红色的复古欧风装束配上金色的边饰流苏勾勒出他纤细的身材。

古铜色的扣子微微泛着光,配套的金柄长剑做得有模有样,会让他今天精心准备的、挑战了新难度的杀阵更添精彩。


朔间凛月有多俊美有多迷人朔间零最清楚不过,可是凛月的美丽每次都能刷新他的期待值,每次都能让他比上一次更无法移开目光。


“是薰哥哥。晚上好啊!”


朔间凛月看到他们俩进来,悄悄瞄了朔间零一眼,就一脸愉悦地先和羽风薰打了招呼。


“嗯嗯晚上好,你们这套衣服还真是好看啊!”


羽风薰走上前拍拍凛月的肩膀,然后吐吐舌头玩笑道:“当着零哥哥的面不要喊薰哥哥啊,不然我队长会发出奇妙的哭声。”


身后的朔间零配合地进行了日常假哭的操作,Knights的其他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假哭可吸引不了高傲的猫咪啊,哥哥要知道哦。”朔间凛月眯起眼睛,率先向门外走去。


朔间零会意地跟了上去。


朔间凛月抱着双臂靠在墙上,零走上前伸出双臂刚好把他整个人围在自己臂弯里,低下头来的时候是再往前两厘米就可以吻到的距离。


“这样呢?吾辈的猫铳士喜欢吗?”


朔间凛月闭上了眼睛,让零捏捏他戴着的毛绒绒的黑猫耳朵,轻轻笑了。


“喜欢啊——叫凛月的黑猫说,他喜欢你,我亲爱的哥哥。”

“就——稍微亲一下哦,看看之后要不要补一点唇彩……”


没亲热够的,就等到Live之后吧。



5.

次日。


“吾辈的UNDEAD里有薰君这样的狐狸,还有晃牙这样的小狗和阿多尼斯这样的熊,不过说到Knights,可以说都是猫咪呢?”


“哈哈哈!是啊!朱樱是那种贵族家庭养着的很高傲很可爱的波斯猫吧?或者其他名贵品种猫猫!”


“小濑是碰一下就炸毛,但是会悄悄来蹭蹭你的银色渐层猫,小鸣绝对是好脾气的奶金色毛的温柔的抱起来特别舒服的猫猫~小月属于突然闯进小朱的花园里特别好看自由自在的橘色野猫。”

“还有,小濑是大家的猫妈妈,会给大家舔毛,但是小鸣会说要自己理毛发不要小濑管呢。”


“濑名前辈如果是猫的话,一定是只不好惹的猫啊……”


“哈哈哈朱樱你敢不敢把你现在这话录下来?”


“不敢……还有凛月前辈呢?”


“凛月呀……大概是钻进吾辈被窝里,而且一直在吾辈心窝里的有魅力过头的小黑猫吧?还有,毕竟吾辈和凛月是血脉相连,吾辈也当猫好了。”


“啊,从高中起,就觉得喵次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就是舔乱朱樱的毛的不安分的猫——在朱樱家的窗前月色下给他唱幸福的恋曲!”


“我不会让你坐在那里唱歌的,leoさん……进来唱啦……”


“啊啊啊朱樱绝对是天下第一可爱的猫猫!”


“嗯?吾辈不同意……明明是吾辈家的凛月才对吧?”


“都说了是朱樱啊!”


“都说了只可以是凛月啦!”


“哥哥难道要和小月因为这个吵起来吗……”


如果是猫的话,就可以和喜欢的对象尾巴卷尾巴地团在一起睡啦。

在猫咖约会的两对小情侣都这么想。


END.









Ура!

生草曲目增加了!(亮点自寻)

生草曲目增加了!(亮点自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