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朔间零

74.3万浏览    8345参与
为汝而作的小情歌

ReiKo:光明与黑暗的交汇之处

  返礼预热,企划将于29号0:00–23:00,每隔一个小时便有一位太太的产出,请大家29号在tag里请愉快吃粮!如想参加企划,可以点开主页进群。企划群相关宣传 ←

  Attention:梦境里的零年龄操作

  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Alex Goot/MADILYN


  夜即荒凉。空荡荡的夜空仿若披了一层乌黑色的纱,它神秘似一道千古至今无法解决的谜,又静谧似一片无人敢探访的密林。...


  返礼预热,企划将于29号0:00–23:00,每隔一个小时便有一位太太的产出,请大家29号在tag里请愉快吃粮!如想参加企划,可以点开主页进群。企划群相关宣传 ←

  Attention:梦境里的零年龄操作

  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Alex Goot/MADILYN


  夜即荒凉。空荡荡的夜空仿若披了一层乌黑色的纱,它神秘似一道千古至今无法解决的谜,又静谧似一片无人敢探访的密林。


  寂静的夜,寂静的房间,寂静的床上则躺着一位吞了一肚子委屈与怒火而无处发泄的青年。黑夜贪婪地吞噬了他健壮的身体,吞噬了他明丽的眼睛,却无法吞噬他心中持续不歇的怒气之火。


  为了工作而奔波的大神晃牙恍恍惚惚地闭上眼睛,可他一想到方才恋人那一副“天下之事为己任”的表情,于是便与“睡意”这个小麻烦鬼闹起脾气。上下眼皮正激烈地在打战,每阖在一起的时候便触碰摩擦出小火花,他强撑着自己的意识,然而意识耀武扬威地举着“暂停营业”的招牌,随后一溜烟地溜走了。


  唯一的光源源于走廊的门缝,但不知为何视觉上的光源的范围慢慢地,慢慢地缩小了,自己逐渐地变得神志不清了,当眼睛里仅存的最后一丝光线也被掳走了,世界似乎陷入了短暂的沉静。


  被夺去光明的晃牙吃力地抵抗着,他的内心宛如掉进水深火热的地狱,正坚定地抵抗着那些顽固的恶鬼向他投来的可怖的刑具,他们似乎不肯放过他,硬是撕破他的衣服,随后用那些弥漫着烟丝的刑具步步靠近着他的胸口。


  地狱之美乃是邪恶之美,地狱之乐乃是邪恶之乐。那些恶鬼正抓着赤luo的晃牙的手、脚,将他固定在十字架上,随即观赏着他们方才做出来的“杰作”,不禁嗤笑。


  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被人当作神一般信仰而存在的,却在他跌下神坛的时候而离开并且取笑他的……啊……晃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双手双腿因为被固定了而行动不便,嘴巴里则情不自禁地吐出了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名字:


  「Sakuma Rei」


  随即,晃牙猛然睁开了眼睛。


  沉寂,一片沉寂,碍事的知了在苍天大树上没完没了地叫唤更像是加剧了此处的沉寂,这个白昼里繁忙而又斑斓的城市显然沾染了黑色的墨迹,被黑夜笼罩的城市似乎变得更加诡异且可怖,宛如一不小心便坠入了时间的黑洞里。


  晃牙感到脑袋枕着硬邦邦的物体,与自己方才睡觉的枕头截然相反,他奇异地摸了摸这个令人一言难尽的物体……硬如坚石、冰冷冰冷的触感、似乎能摸到疙疙瘩瘩的东西……这……这到底是什么……他惊慌失色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以大理石为材质的坟墓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本大爷刚刚、刚刚正在做着梦,因为是令人畏惧的噩梦就马上醒过来了,对没错,的确是这样,可是为什么本大爷睡在这种地方呢,”晃牙环顾着四周,感觉这里的气氛安静得诡异,“本来墓地并不可怕,毕竟日/本人信奉‘生即是死亡,死亡即是生存’这一信条,可是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在墓地里躺着,这样的场景还怎么冷静下来!?”


  忽然一阵轻风吹过,毫不迟疑地钻进了晃牙棉质的睡衣里,他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身子,试图驱除方才的寒意与持久的畏惧,接着他轻轻地按了一下自己麻木的小腿,希望自己能够快速地站起来,然而小腿依然阵阵酸痛,他苦恼地坐在地板上,用拳头一下又一下地捶着自己的双腿。


  “需要帮忙吗?”突然一阵悦耳的声音插/了进来,听起来是七八岁孩童的声音,是聚集着世界上所有动人、美好、童真的声音。


  “帮什……哇!你是人还是鬼啊!?不要突然冒出来吓本大爷!?”被突然冒出来的孩子而吓到的晃牙大声尖叫。


  晃牙的身体反射性地往反方向拖去,此时方才对他说话的那位“孩子”蹲下去将晃牙的脚向小腿前部掰,冰冷的手掌覆上他的脚裸时,晃牙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会儿,心里忍不住猜测眼前这位孩子到底是人还是鬼。


  “抱歉,我天生体温比较低,”那位孩童注意到晃牙的腿不禁地往主人的方向缩了一下,于是他补充道,“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可是存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哦。”


  “年纪这么小,居然如此中二……你……”


  正想斥责眼前的孩子的晃牙突然抬眸,发现眼前的孩子拥有一头如黑夜般的黑卷发,卷发正慵懒地披在了肩膀上,熟悉的血红色双眼正借着微弱的灯光而闪烁着光芒,夹带了几分忧郁与倦意,还有薄薄的唇瓣稍带几分羞赧……即便是孩童,他的身上的的确确也有股“几百年”的老练的气息。


  朔间零……这不正是童年时期的朔间零吗!?


  “你长得很像本大爷的恋……前辈。”


  “你勾搭技术实在不敢恭维,若是你说‘云里梦里,我似乎在梦里见过你’,我可能会对你产生更多的兴趣。”缩小版的零笑眯眯地说道。


  这种可恶又可憎的语气——倒是与自己前辈有八分相象,晃牙看看缩小版的零,注意到面带笑容的孩子正看着自己,他又马上转过眼睛。


  可恶……本大爷怎么会对一位七八岁的小男孩产生乱七八糟的想法,纵使眼前不是可爱的小男孩,而是一位全身赤/裸的古希腊美男子——本大爷也不会做出不轨之事,晃牙顿了顿,可是眼前这位小男孩真的很像他的前辈,无论是出众的外貌还是身上散发着独一无二的气质,他都与前辈大致相符。


  “你现在的表情像是找到了主人的小狗狗呢。”


  零放下晃牙的腿,眉开眼笑地说道。


  这语气真的和吸血鬼混蛋一模一样,真让人不爽!晃牙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若是眼前是成年版的朔间前辈,他早就如一匹饿狼奋力地扑上去了吧?


  “混蛋!本大爷可是总有这世界上最帅气、最野性的名字——大神晃牙,本大爷才不是摇着尾巴、等着主人疼爱的宠物,”晃牙气急败坏地指着零,“你把这个名字给我刻进脑海里去!”


  “你的反应真有趣呢,我叫朔间零,”零介绍道自己的名字,随后愣了愣,“我的名字……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寓意。”


  实际上,零这个数字代表了缥缈与虚无,出生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财富,死亡的时候不能带走任何财富,所以四舍五入便为「零」。年轻的时候,中年的时候,老年的时候为了打拼,疲于奔波劳命,然而带走的只有自己腐烂的躯壳与永垂不朽的精神。


  生即美,死即美,美如空无,能活下来去观望世界的动态也即是一种美,能活下来实现人们的愿望也即是一种美,除此之外,自己存活的意义是什么呢。


  “你你你……你说你叫朔间零!?”


  正当零在思忖的时候,对方以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叫喊着,声音里透着多种情绪:震惊、惊恐以及畏惧。


  零注意到晃牙的脸立马变得铁青,眼睛也立马睁得圆溜溜的,于是零便好奇地歪着头、眨眨眼睛。


  “别害怕,或许这不过是一场梦吧?”


  捡起放在地面上的书的零慢慢地站起身来,踢踢自己细长的双腿,他穿着一件简单的棉质白衬衫,系着一条血色的领绳,穿着一条英伦风格的黑色背带裤与一双牛津皮鞋——看上去像是风度翩翩的异国贵族里的小少爷。


  “原来是梦啊……朔间前……呃,”晃牙意识到称呼比自己年幼的孩子为“前辈”似乎不大对劲,于是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终于吐出了一直以来他未曾唤过的称呼,“零,你为什么会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呢?”


  别扭地喊出这个称呼后的晃牙的脸突然被蒙上了一层火红的色彩。


  晃牙想起某个晚上,自己的前辈神秘兮兮地对自己说等晃牙睡着以后会跑到墓地吸刚过世不久的人的血液,当时的自己还吐槽这个人的中二病又严重了。


  ……但看到眼前这个年幼且舔着自己嘴唇的孩子,该不会这是真的吧!?那倒也太诡异了!


  “你的反应倒是比我想象还要激烈呢,收回前言,我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呢,”零微笑着在晃牙的身边坐下,“灵园很清静,我喜欢在这里阅读。”他笑着指了指手里厚重如砖头的书本。


  “大半夜的跑到这个地方阅读,你的脑袋该不会被门夹住了吧,”晃牙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孩童,“喂,在这里读书会弄坏眼睛的啊?你快给本大爷回家。”


  诧异的情绪在零的眼神里一闪而过,他轻轻地用小小的手掌抚摸着晃牙的脑袋:


  “我喜欢听这里的亡灵讲述他们生前的故事,我还喜欢帮他们实现生前未实现的愿望,所以晚上的时候我总爱待在这里。”


  虽然在现实的零总喜欢抚摸自己的头发,自己总爱闹别扭地拍开,但是现在的自己不好意思一巴掌拍开零的手掌,于是只能任由零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脑袋。


  “不疲惫吗?”


  记起刚才处于水深火热的地狱里的晃牙被固定在十字架上,身下面目狰狞的恶鬼们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臂与脚踝,一双双眼睛充斥着渴望与愤怒,他就不禁发抖。


  人是贪婪的,鬼亦是。


  若是实现了个体的一个愿望,那么这个个体以后仍有许许多多的「愿望」需要实现;因为帮助个体实现了他需要的愿望,所以这也必定吸引更多的个体,今后便导致了成千上万的愿望便压在了零的肩膀上,而零就像是气喘吁吁、无力抵抗的怪物,无法再为「自己」而活。


  ……难道你不明白吗?


  包括今天亦是如此……答应了为本大爷而活的你因为一位陌生人需要你的帮忙,你便毫不犹豫地帮助了他,所以本大爷才会生气啊!你不是万能的「神」,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变得如此疲惫不堪呢?


  “或许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吧?我倒觉得因为自己出色的能力而帮助了有需要的人是一件无比愉快的事吧,”零似乎没想到晃牙会问出这类问题,于是沉默片刻后才回答,“虽然偶尔也会感觉有点点疲惫呢……”


  待零还未反应过来,出于本能的晃牙便紧紧地拥抱着零,紧紧地抱着那个冰冷的身体,真的很冷……冷得就像是这个身体被封于冰库般,恨不得将自己身上所有的热量都传递给他。


  “你的身体挺暖的,真像是小暖炉呢,以后我的恋人要是有你的身体这么温暖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的晃牙立马推开零,他的脸颊两侧突然滚烫滚烫的,紧接着扭过脑袋,表现出一副羞涩得想要逃离现场的眼睛。


  你的眼睛代表了「白昼」,而我的眼睛则代表了「黑夜」,在白昼与黑夜的交汇之处,当我凝视着这双明亮而又动心的琥珀色眼睛,这一瞬间一定会遂之化为永恒,若是双眼交汇之时能定格为永远的形态,将这段时间毫无偏差地固定下来,从而将变为不朽的灵魂哪。*孩子笑眯眯地抚摸着晃牙的脑袋。


  天色已经呈现出淡淡的晨曦了,远方的街灯也已经一盏盏困倦地阖上了眼睛,樱花树上的樱花因为风轻轻地掠过,而在天空里跳着婀娜多姿的舞蹈并且转了个圈,慢慢地飘落在他的鼻尖。


  “闭上眼睛,我送你一份礼物,”那位孩子面带笑容地说道,“当第一缕晨光撒向大地,正是我要回家的时候,所以你快闭上眼睛。”


  “哼,若是你敢捉弄本大爷,本大爷绝不会放过你的!”晃牙轻轻地闭上眼睛。


  忽然唇瓣轻轻地飘过了类似羽毛般的触感,幸福得令晃牙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若是这种幸福之感得以永恒,那一定是他活在这世界上最真挚的感受。


  ……晃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汝醒了?”


  那股颇为成熟的声音在自己的耳侧响起,晃牙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零的鼻尖已经与自己的鼻尖相碰。


  零尴尬地起身,宛如做错事的孩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眼睛躲避地望着窗外的景色……刚刚偷偷地吻了他唇瓣的事,他发现了吗?


  “再让本大爷睡一会儿……”晃牙迷迷糊糊地说,无意识地搂着零的胳膊当作枕头,安稳地枕在了他的胳膊。


  这种令人心情澎湃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零凝视着自己恋人的睡颜,不禁心跳加速,于是轻轻地抚摸着,像对待一件宝贵的礼物般小心翼翼。


  零想——这肯定是温暖着自己的光芒,温暖着自己冰冷而又绝望的心脏而诞生的永恒而又明亮的光芒啊!


  这是一个晴朗的白昼。


  再也没有人坠进永恒的黑暗。


  END.


  *:改编了三岛由纪夫《禁/色》181页的一段话:“黑夜和白昼交接的纯洁的时间里,浮现着美青年雕像般的容颜,这瞬间的雕刻遂之化为永恒。这容颜为时间带来永恒的形态,将某段时间的完整的美固定下来,从而使自身变为不朽。”

  (顺便,三岛由纪夫这男人让我又爱又恨)

临☆
(¦q[▓▓]【...

(¦q[▓▓]【【【

(¦q[▓▓]【【【

卿罗
如何愉快的打台球(?) 清晰度...

如何愉快的打台球(?)


清晰度不够的话麻烦移步链接啦

https://shimo.im/docs/6gxKythCgGjX3gQj/ 

如何愉快的打台球(?)


清晰度不够的话麻烦移步链接啦

https://shimo.im/docs/6gxKythCgGjX3gQj/ 

✨金迈✨
快乐炖蝙蝠(后果自负)

快乐炖蝙蝠(后果自负)

快乐炖蝙蝠(后果自负)

风铃灵零凌
饭后摸鱼x2 这个画的好丑😭...

饭后摸鱼x2

这个画的好丑😭

和上个栗是一个模板这个模板我估计要画个十万八千遍(?)

饭后摸鱼x2

这个画的好丑😭

和上个栗是一个模板这个模板我估计要画个十万八千遍(?)

夢與花開

[嚮哨]流金歲月(Eternal moment) ‧ 19

※ 主線:零英、涉英(※不會砲灰掉任何一個攻)

※ 副線:泉真、颯敬(&紅敬)

※ 若有其他CP,會打在文章開頭防雷,但不會發TAG

※ 刷個帥氣值

※ 上一篇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 主線:零英、涉英(※不會砲灰掉任何一個攻)

※ 副線:泉真、颯敬(&紅敬)

※ 若有其他CP,會打在文章開頭防雷,但不會發TAG

※ 刷個帥氣值

※ 上一篇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不知不覺也寫了老長了,準備寫個未來的小番外過過癮。


* * *

19.


是夜,銀色浪潮拍打著漆黑海面。倒映著星空的美麗黑海下,是洶湧的暗礁潛伏其下,不知曾經有多少人在這底下落難。在岸上的這一頭正立著禁止進入的牌子,根據上頭的侵蝕痕跡看來已有幾分年歲,架著防護欄正是為了阻止有人不小心進入這個危險區域,然而就在這時一個有著褐色短髮的人來到邊上,這人乍看之下十分年輕而生澀,實則是里深這裡的第一哨兵,守澤千秋。


「喂!該上來了喔!」守澤千秋朝著海大喊著,「奏汰,你在這裡嗎?」


在守澤千秋的連聲喊喚之下,平靜的海面終於起了點動靜,一個半長藍髮的男人從暗礁潛伏的海裡浮上了岸,身邊的波濤是美麗的銀色,就像是與海洋連為一體般,深海奏汰一點一點的浮上了岸,在腳碰上岩石的瞬間站立起來,不以為意的濕著身子跨過了防護欄來到的這頭。


「千、秋,怎麼突然來找我?」

「你朋友來找你了,所以我來叫你啊,其他人又不確定你的位置。」

「噗咔噗咔,是零啊。」


深海奏汰笑著抬起了頭,做為嚮導的他很快就感知到了踏進他佈防領域的來者為何。而同時,與自己的小隊會合的朔間零也同時抬起了頭,身上的精神觸絲友好的觸碰了一下身邊的精神領域,兩人僅用這樣先小小的打了招呼。就在這時一塊大毛巾直接披在了濕淋淋的深海奏汰身上,並不很在意這兩個嚮導在精神領域上的小動作。


「小心著涼啊你。快點,我們回去吧。」



* * *

喀、喀、喀——子彈一顆又一顆的打了出去,這個準度精確的將擴張的死亡之地的邊緣限制住,每一顆子彈裡都含有最新研發的嚮導素,這是現有的資訊顯示可以有效控制死亡之地侵略的方法。


「——少爺,請專心。這是皇帝陛下親自分派下來的工作呢。」


只見從後頭一個揮刀,靛藍短髮的青年俐落的出手,死亡之地裡浮起的侵蝕性生物就被一分為二,雖然因為還未成形,所以無法確定會成為什麼,但基礎已經可以看見鳥的輪廓,想來這個死亡之地不會變成相對比較難搞的終魂,應該只是一個比較簡單的集聚。


「少囉嗦,奴隸,我知道啦!」


雙手舉著與身高不合的狙擊槍,姬宮桃李一邊無比默契地與被他喊做奴隸的伏見弓弦錯身,一邊再次向著還未成形的死亡之地射出填裝嚮導素的子彈,將那企圖越界的侵蝕再次釘在界限之內。被稱做皇帝直屬的Fine部隊成員,若連未能成形的死亡之地都對付不了,回去可真的是要被笑死。雖然實質上,姬宮桃李還只能算是實習哨兵,離成為正式哨兵還有半年,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將來會直接進入Fine的部隊,所以他的任務也是由Fine的核心下派,比一般的任務還要更難一些。


「少爺小心!」


只見姬宮桃李的身側突然冒出大量的侵蝕性生物,伏見弓弦立刻放出自己的精神體,只見一只九尾白面狐一個甩尾,將所有的攻擊擋在了尾巴上,就看見那尾巴瞬間被腐蝕了大半,同時伏見弓弦也像是受到重創般的噴出了口鮮血,只見他眼一紅,揮刀將所有周身的死亡之地產物一擊而破,姬宮桃李被這個陣仗嚇了一跳,手上的狙擊槍都忘了使用。


「奴、奴隸?」

「少爺,快清醒一點!快繼續打出嚮導素壓制死亡之地,不要讓它成型。」

「好、好啦,我知道了。」


姬宮桃李對著未成形的死亡之地接連射出好幾發嚮導素的子彈,壓住了想趁機成形的死亡之地,並同時將上浮的幾個侵蝕性生物用子彈分解,雖然一開始有些慌張,但姬宮桃李在伏見弓弦的幫助下很快恢復鎮定,用最快的速度將死亡之地用嚮導素分解。


「不愧是少爺,唔。」

「喂、奴隸,奴隸!弓弦!你不要死啊──」


只見伏見弓弦在所有危機解除的瞬間昏了過去,而姬宮桃李只來得及在對方倒地之前扶住對方,慌張地呼喚著對方的名字,而在之後守在外圍的Fine部隊在確定死亡之地反應消失後,進來檢查狀況後發現了這個狀況,急忙帶著伏見弓弦與姬宮桃李返回星曜。



* * *

白色宮殿內天祥院英智身上連結著日日樹涉的精神領域,一身綴飾著淺藍的白西裝像是掛滿著金色的流蘇般,聖潔而華貴。天祥院英智在窗戶旁闔著眼休息著,他明明只是想休憩一下,但卻不自覺沉進無聲的世界。


『……英智,』

『英智,你是,這邊的──』


只見天祥院英智的夢境中,暖洋洋的金色天空中浮現了許多幽暗漆黑的深谷,隱隱散發著黑氣,這個景象就像是──成形的黑洞。就在天祥院英智身邊冒起了像是黑洞顯現的黑氣時,黑氣與日日樹涉的精神嚮導素擦出了細微的閃電,就像是風雨欲來的前夕,白色宮殿的緊急聯絡通知倏地響起!天祥院英智很快的醒了過來,他一抬手,感應器就立刻回傳了他想要了解這件事的訊息。


「報告!」很快的,就有執勤的哨兵前來報告狀況,「伏見下尉受到了未成形的死亡之地的侵蝕物質,日日樹大人已經前去進行淨化。」

「伏見嗎?那桃、姬宮實習哨兵的狀況呢?」

「報告,姬宮家前來實習的哨兵並未聽聞任何狀況,僅只有伏見下尉受到了侵蝕性的傷害。」

「我理解了,先下去吧。」

「是。」


天祥院英智從窗檻邊離開,走回了桌前將政務大廳那邊傳來的各項公文與整備清單請願批閱了一遍,上面有著蓮巳敬人附註的意見,天祥院英智會根據自己的判斷駁回或是核閱,通過的公文會實行下去,不簽核的公文又分成需重議、不採納還有與敬人的想法不同的分類。

這些工作看起來普通,大致完成也差不多這天就結束了,夢之咲的內務其實相當繁雜,然而國內現在還是有許多麻煩的事懸而未決,以至於無法讓更多的人進入內部的行政作業。


「嗯?」


聯絡器裡藍砂與金砂反覆地翻滾著,不斷地發出英智、英智的聲音,天祥院英智光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誰聯絡過來。


「庫呼呼,日安啊,英智。」

「涉、弓弦如何了?」

「Amazing!我的皇帝陛下,執事先生已經沒事了喔,但因為他要是清醒就會立刻想回到公主殿下的身邊,所以我先強制讓他睡一下。」

「弓弦意外的其實是閒不下來的,讓他睡會也好,醒來的時候就讓那孩子去照顧他吧,弓弦看到可愛的桃李想必就不會急著想逃出醫院了。」

「英智,你還好嗎?」

「這才是我想問的呢,涉還好嗎?你忙了半天了,累嗎?」

「啊啊,別擔心你的小丑,我可是保持著規律的作息,與必要的休息時間的。」那頭的日日樹涉俏皮的行了個小小的宣示禮,「但英智不是的吧,討厭休息的你總是等到必須休息的時候才乖乖睡覺的。」

「唉呀,在你的面前我怎麼像是個調皮任醒的孩子呢,雖然我並不否認。好吧,我答應你,我等等就去休息。」


藍砂與金砂順著那頭日日樹涉的動作伸出了右手,輕輕撫過天祥院英智的臉頰,藉著連結著的精神觸絲,天祥院英智閉上了雙眼感受這溫柔的憐愛。


「英智,你要的資料我已經送進了你終端裡。」

「啊啊,謝謝你,涉。」


此時無聲勝有聲,他們都有些什麼想說的話,卻選擇了不打擾這一刻的溫馨,日日樹涉與天祥院英智相視一笑,他們就在這樣無聲的對視中結束了通訊。



* * *

「啊,杏!這邊這邊!」


當杏從行政中心裡的紅櫻大樓走出時,衣更真緒與明星昴流已經等在那裡,另外兩個人去的地方離中央比較遠,所以一時難以返回。在管制區內非值勤不能使用交通工具,四處都是快步行走的哨兵與嚮導,他們三人也快步的跟著人潮向外走出。


「還好嗎?行政中樞的人有為難你嗎?」一踏出紅櫻大樓的管制區,明星昴流就詢問了杏的狀態。「因規定非中樞人員不能接近,所以我們只能在紅櫻大樓這邊等你。」

「沒事的,我沒有事,你看。」杏拍拍自己的身體笑了笑說。

「畢竟那裡幾乎都是皇帝的直屬部下,雖然我之前因為在實習期間配置在紅月部隊,因此在紅櫻大樓有一份兼職,但依然對中樞的行政配置使不上力。」衣更真緒一臉歉意的說著,「聽說這次審問官不是星曜那邊派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是蓮巳敬人喔。我是說審問官。」杏冷不防的丟出了一句震撼彈。

「什麼?」

「我本來就有打算私下與他談談,只是沒想到他會主動來找我。」杏不自覺地深呼吸了一次,「怎麼了嗎 ?」

「不,只是覺得你膽子真的很大。」衣更真緒抓了抓後頸說道,「我們先去跟北斗會合吧,他也很擔心你。」

「嗯。」杏點了點頭,然後像是突然想起般,「對了,我好像看到了英智先生。」



* * *

在紅櫻大樓內一處全是落地窗玻璃的走廊上,天祥院英智默默的站在玻璃前看著底下離開的人們,這時另一個人從另一端走近,影子剛落在他腳底,天祥院英智就勾起了嘴角。


「真難得你會離開白色宮殿。」那個人的聲音先響起。

「我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待在涉的精神領域的,」天祥院英智並沒有回頭,語氣十分乖巧的說道,「我就知道踏進你的領域你肯定很快就會來的,敬人。」

「真是的。」


TBC...

Satsuki Arai

【腐向_零晃_偶像梦幻祭】FAKE LOVE | Part 4

2018年7月26交的一个稿

背景音乐:BTS - FAKE LOVE

Fanart credit:

菓子 id=1078901

榛子 id=3251166

くらさき 賢 id=8433426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

【腐向_零晃_偶像梦幻祭】FAKE LOVE | Part 4

2018年7月26交的一个稿

背景音乐:BTS - FAKE LOVE

Fanart credit:

菓子 id=1078901

榛子 id=3251166

くらさき 賢 id=8433426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to the original owners. Edit video is just for fun.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r of fair use

北翎饿了

这里是es营业主群,欢迎来群找你喜欢的梦之咲小哥哥哦,目前有的角色看tag

当然也欢迎您到我主页翻到审核群和我们一起营业哦


这边是小矿工(划掉)小姐姐们加的群噢!是怕各位找不到想找的小哥哥建的,所有角色在群里也都是上皮状态,可以多停留一会群聊~当然这边还是建议群聊,加完要找的小哥哥的号不要停留太久噢。


这里是es营业主群,欢迎来群找你喜欢的梦之咲小哥哥哦,目前有的角色看tag

当然也欢迎您到我主页翻到审核群和我们一起营业哦


这边是小矿工(划掉)小姐姐们加的群噢!是怕各位找不到想找的小哥哥建的,所有角色在群里也都是上皮状态,可以多停留一会群聊~当然这边还是建议群聊,加完要找的小哥哥的号不要停留太久噢。



卤面

(凛英)Adversary(三十)

1、

朔间凛月原本希望用更温和的方式来和劳伦斯家的人“谈谈”。


但他们才进入到劳伦斯家的领地,就被抓了起来。


劳伦斯家家主身着华丽的白狐外套,他的手上带满了璀璨夺目的宝石。他一脸高傲地看着被看守押解着的朔间凛月和优,然后带着阴阳怪气的声音开口问道:“你们私闯我的领地有何贵干?”


“我想你误会了,我们不是私闯,我们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顺便一提你们的待客之道可真是野蛮。”


他们确实是光明正大进来的,谁知道劳伦斯家布了那么多魔法机关。


“没有收到劳伦斯家邀请就进入领地的人一律以私闯论处。”


对方的霸道让朔间凛月不满,他挣脱开看守来到劳伦斯家主面前,其他...

1、

朔间凛月原本希望用更温和的方式来和劳伦斯家的人“谈谈”。


但他们才进入到劳伦斯家的领地,就被抓了起来。


劳伦斯家家主身着华丽的白狐外套,他的手上带满了璀璨夺目的宝石。他一脸高傲地看着被看守押解着的朔间凛月和优,然后带着阴阳怪气的声音开口问道:“你们私闯我的领地有何贵干?”


“我想你误会了,我们不是私闯,我们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顺便一提你们的待客之道可真是野蛮。”


他们确实是光明正大进来的,谁知道劳伦斯家布了那么多魔法机关。


“没有收到劳伦斯家邀请就进入领地的人一律以私闯论处。”


对方的霸道让朔间凛月不满,他挣脱开看守来到劳伦斯家主面前,其他人见状顿时警觉了起来。


“我是来找人的。”


“如果你们这里有一个金发蓝眸说话声音如沐春风长相楚楚动人的白袍男子请把他交出来。”


朔间凛月不甘示弱态度强硬地说道,劳伦斯家家主见他如此这般更加不高兴,他轻蔑地“哼”了一声然后告诉朔间凛月:“我要是不交人又如何?”


“那我只能来硬的了。”


朔间凛月轻而易举地挣开了绑住自己的铁链,这让劳伦斯大吃一惊。他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他大呼小叫着,让下人们抓住朔间凛月,一旁的优看着大闹劳伦斯家的黑发少年一言不发地旁观起来。


但他们哪知道自己的对手是朔间家的人,劳伦斯家的看守们根本压制不住朔间凛月。


劳伦斯见状趁乱从侧门逃走,朔间凛月见他想逃于是追了过去。


实际上劳伦斯并不是逃走,而是将朔间凛月引到塔楼,好用自己的杀手锏将对方拿下。


朔间凛月并不知情,他一心只想追上对方,没想到看上去身手迟钝的劳伦斯逃跑时速度还挺快。


结果他一踏进塔楼就被早已布置在门口的魔法阵牢牢套住,朔间凛月一时间变得无法动弹。


感到有些意外但朔间凛月并没有惊慌,相反他觉得劳伦斯不用些手段还不太正常。朔间凛月试着用恶魔的力量去解开链条的魔法,结果都是徒劳。


就在这个时候劳伦斯的笑声贯彻了整个塔楼,随后一道闪光直直冲着朔间凛月袭来。


顿时整个塔楼都被灰烬淹没,朔间凛月看着眼前提自己挡下攻击的优有些吃惊,而对方的眼睛此时却紧紧盯着劳伦斯。


劳伦斯没想到眼前这个银发男子居然能挡下自己魔法道具的攻击,他坐在一个古怪的机械蜘蛛身上,手里还拿着魔法枪炮。优看着对方的装备眯着眼睛沉思了起来。


这就是劳伦斯家的“实验品”。


斯科奇家将无法回到“无能者”身体之中的“核心”给了劳伦斯家,让他们“废物利用”做成了“魔法道具”。


“我很感激你来救我,既然这样能不能顺便帮我解开锁链上的魔咒?”


朔间凛月将自己的身体扭来扭去想要引起优的注意,但对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对着劳伦斯和他的魔法道具发起了进攻。


劳伦斯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居然冲着自己的炮火攻击飞奔而来,看样子对方对自己的防御魔法很有自信。


显然优的攻击技能没有点满,他虽然能抵挡住对方的攻击却找不到合适的进攻方法。


朔间凛月有些着急,他加大了身体的扭动频率。然而就在优的屏障反弹了劳伦斯的魔法时,飞溅出的红色液体恰好滴落在了绑住朔间凛月四肢的魔法铁链上。一瞬间魔法被解除了,朔间凛月猝不及防重重摔倒在地。


他露出吃痛的表情,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站了起来。看着和劳伦斯周旋的优,朔间凛月大喊道:“小心后面!”


无数小型机械蜘蛛从墙缝中挤出,他们绕到了优的身后想要给对方致命一击。


朔间凛月说完召唤出了蝙蝠们,它们口中喷出无数火焰想把机械蜘蛛燃烧殆尽。然而劳伦斯这边拿出了魔法枪炮扫射着朔间凛月召唤出的蝙蝠,不一会儿时间这些蝙蝠全部变成了灰烬。


这样下去将会变成持久战,优开始观察起周边的环境,他注意到机械蜘蛛的位置基本没有变动,并且在这个巨大的装置背后似乎连着什么东西。


魔法道具需要“燃料”,那个连接着机械蜘蛛背后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供给燃料的管道。


“攻击蜘蛛身后的管道!”


听到优的指示,朔间凛月也发现了供给燃料的管道。劳伦斯见他们注意到了机械蜘蛛的弱点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朔间凛月在对方分心之际立刻用冰冻住了管道,管道因为被冰冻住输送燃料的速度开始减慢。劳伦斯慌乱中开始用魔法枪炮四处乱射,结果枪炮没有打中朔间凛月和优,反而击杀了那些小型蜘蛛。朔间凛月迎着炮火向前,在接近燃料管道的时候继续释放魔咒,最终管道因为对方的魔咒裂成了两截。


无数蓝色的光火从管道之中溢出。朔间凛月知道这是什么,他将目光从蓝光中移向劳伦斯,对方还在慌张地启动着自己的机械蜘蛛,完全没有发现危险逼近。


朔间凛月一个飞跃跳到机械蜘蛛身上,他俯视着劳伦斯,刚才那个一丝不苟的华丽男人此时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情。


朔间凛月一把把劳伦斯从机械蜘蛛身上提起,那双红色的眼眸逐渐变得冰冷。他忍不住收紧了提着劳伦斯衣领的手,看着这些蓝色“核心”让他想起了在斯科奇家看到的一切。


“天祥院英智在哪?”


他的声音毫无感情,让劳伦斯浑身发抖。


“天……天祥院?”


“你是说斯科奇家的小白鼠?”


劳伦斯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没有见过他。”


朔间凛月对劳伦斯称天祥院英智为“小白鼠”很不满意,他的手里散发出白色火焰,劳伦斯感觉到了异样开始大叫起来。


顿时劳伦斯家的仆从围住了塔楼,朔间凛月并没有看向他们。而是对着劳伦斯冷冷说道:“既然你没有见过他。”


“那么留着你也没什么用处了。”


白色的火焰突然变大,劳伦斯全身都被这白色的光火点燃,他一边惨叫着一边质问着朔间凛月:“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用白之炎!”


听到“白之炎”三个字优突然就愣住了,他看向朔间凛月此刻对方只是勾起嘴角对着劳伦斯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我是魔王。”


“朔间零。”


2、

朔间凛月并不觉得报上朔间零的名号有什么不妥。


只是面对优惊异的表情他觉得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解释。


“你听我说。”


他上前压住优的肩膀严肃道:“我说自己是朔间零只是为了混淆‘纯血联盟’视听。”


“但是你会白之炎。”


优没有相信朔间凛月的解释。


“那是朔间家的人才会使用的高级魔法。”


“你说这是什么玩意儿?”朔间凛月有些茫然,他在手心中放出白色火焰然后看着优问道。


“白之炎。”优重复了一遍说道:“你不会不知道吧?”


他真的不知道。


朔间凛月对自己的能力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他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


“那么你和朔间家究竟是什么关系?”


面对优的质问朔间凛月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后觉得有些麻烦索性都告诉给了对方。


“我叫朔间凛月。”


“我在找我的契约者。”


“他对我很重要。”


短短几句话信息量有点大,优想了一会儿问他:“听说朔间零有个弟弟,但我记得他的弟弟尚还年幼。”


“我是他的弟弟,但也不是。”


“这件事解释起来很复杂,你要是不信任我那么现在可以就此别过。”


朔间凛月转身想要离开,没想到优拉住了他。


“你的解释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可以帮我解决‘纯血联盟’的人。”


优说的很实际,朔间凛月喜欢对方的直接。


他需要优的情报,而优需要朔间凛月的力量。


看样子临时同盟就这么成立了。


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优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对朔间凛月敞开了心扉。


他开始向对方说起濑名家的事情,时不时提到了濑名泉。


看样子他真的很喜欢自己的侄子,言语之中都是赞许。


偶尔他也会叹气,表示对方即使是“无能者”也没关系。


“为什么就不能给普通人存活下去的权利?”


优不愿称他们为“无能者”,在他眼里不会魔法的就只是普通人而已,“无能者”这样的说法带有歧视性。


“不如我们创造一个能让他们存活下去的世界吧。”


朔间凛月偏过脸告诉优,他不像是为了迎合优而说出这样的话。朔间凛月是认真的。


“你是为了你的那个契约者?”优不禁有些好奇,为什么恶魔会去管人类法师的事情。


“你说过他对你很重要。”


“很重要。”朔间凛月又重复了一遍,一想到天祥院英智他就有些着急,马上就到莱尔顿家附近,要是天祥院英智也不在那他该怎么办。


“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


“那当然,他是我爱人。”朔间凛月直言不讳地说道,脸上幸福的表情让优一阵恶寒。


“你这样让我觉得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这不是我一厢情愿,小英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


“感觉有点奇怪,恶魔为什么会喜欢上人类。”


“这很奇怪么?”


“在这个世界人们只会和相同种族的人相恋。”


“这种情况会改变的。在未来,不同种族之间的人也会相恋,‘无能者’也能过得很好。”


这一切都是他的天祥院英智所带来的。


“我会改变这一切,和我的契约者一起。”


朔间凛月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感染了优。朔间凛月和他见过的其他恶魔不一样,他并不讨厌和对方相处。


“如果有时间,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就在两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不远的地方燃起阵阵浓烟。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对着朔间凛月说道:“那是莱尔顿家领地的方向。”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朔间凛月和优连忙向着燃烟的方向飞去。


当他们来到莱尔顿家古堡前时,整栋建筑已经被烈火包围。


朔间凛月不顾优的阻拦跑进了建筑之中,他担心天祥院英智在里面。


浓烟和烈火让朔间凛月寸步难行,大厅和走廊里全是烧焦的尸体。他不知道造成莱尔顿家悲剧的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他捂住自己的鼻子,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感应天祥院英智位置这件事上。但结果令人庆幸又失望,天祥院英智并不在这里。


就在这时浓烟之中无数利箭向他飞来,朔间凛月极限躲过那些袭击自己的利箭,但脸颊还是不小心被划伤了。


他擦了擦脸上的伤口,看着手背上的血迹皱起了眉头。


看来莱尔顿家的火灾是人为造成的,而放火的人此刻正埋伏着自己。


“出来吧,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


说话间一个人影从烟雾之中走了出来,莱尔顿家古堡里的大火顿时全灭,烟雾也瞬间散尽。


“看来梅德里恩说的都是真的。”


银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朔间凛月看着眼前的人皱起了眉头。


乱凪砂。


他怎么在这儿?


朔间凛月感到奇怪,但见对方一步步毕竟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而且他提到了梅德里恩,这么说和自己一起掉进无尽之环的还有梅德里恩。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两个朔间凛月。”


乱凪砂的脸上没有表情,他静静地看着朔间凛月让对方有些不太舒服。


“你对莱尔顿家的人做了什么?”


“做了你想做的事。”


乱凪砂笑了笑继续道:“你不是想灭了‘纯血联盟’的人么?”


“为了找到天祥院英智。”


“不过可惜你找错了地方,天祥院英智并不在‘纯血联盟’的人那里。”


朔间凛月并不知道乱凪砂究竟如何掌握的这些情报,但既然梅德里恩和对方有关系,那么这些情报或许是对方带来的。


最重要的是,乱凪砂似乎知道天祥院英智在哪里。


“你知道英智在哪儿?”


“当然,我可以告诉你。”


“有这么好的事情?”


“因为我知道你带不走他。”


乱凪砂突然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这个笑容让人不安。


“他在朔间零那里。”


“不过你不可能去到你哥哥那里了。”


说完乱凪砂从腰间拔出银剑,冲着朔间凛月的胸膛狠狠刺去。


3、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天祥院英智的脖颈处传来一阵火热的刺痛。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被朔间凛月咬过的地方。这时候一只小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对方担忧地看着他,粉嫩的脸上眉头微皱着。


“小英这里很痛么?”


小凛月抱着天祥院英智心疼地问道,他见天祥院英智不说话于是对着对方脖颈处一边轻轻吹着气一边说着“不疼不疼”。


因为小凛月的关系,天祥院英智不用在被关到地牢里,他被安排到了特殊房间,这里充满了魔咒想要逃出去并非易事。


不过也好,环境改善了许多。


他揉了揉小凛月的头告诉他自己没事。


“小英有心事。”


年幼的朔间凛月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他有些紧张担心天祥院英智因此离开。


“你会离开这里么?”


“这里不属于我。”


看着小凛月祈求的眼神天祥院英智有些过意不去,但他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朔间零在找他的契约者,天祥院英智不知道对方在见到朔间凛月后会做出什么。


毕竟自己的“弟弟”以成年的姿态出现在朔间零面前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天祥院英智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要告诉对方一切。


但他又能向朔间零解释什么?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成年后的朔间凛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这样看来他们的相遇也并不是巧合。


“但是小英要是离开了这里会死的。”


小凛月紧紧抓住天祥院英智的衣襟带着哭腔说道:“外面有坏人想要伤害你,所以我才让哥哥带你来这里。”他偷听了朔间零和乱凪砂他们的谈话,懵懂的小凛月多少也察觉到了天祥院英智正处于危险之中。


“哥哥说这里是朔间家最安全的房间,除了我和他没有人能够进来。”


确实是最安全的房间,连逃走都很困难。


“可我必须走,因为外面还有我牵挂的人。”


“是小英喜欢的人么?”


小凛月听他这么说一个着急忍不住哭了出来。


天祥院英智见他突然哭了起来,于是手忙脚乱的帮对方擦起了眼泪。小凛月一边哭着一边趁天祥院英智不注意咬住了对方的脖颈,天祥院英智一阵吃痛但也不敢放手,就这样任由小凛月吸着自己的血液。


酥麻的感觉袭来,天祥院英智忍不住握紧了手心。和朔间凛月吸自己血时的感觉一样,他们果真就是同一个人。


这时候小凛月发现了天祥院英智脖颈上其他人留下的印记,豆大的眼泪又忍不住留了下来,他知道小英已经不属于他了。


哭声惊动了朔间零,他匆匆赶来在打开房门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他看着被自己弟弟咬伤的天祥院英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凛月见朔间零来什么都没说,反而将天祥院英智抱得更紧了。这让朔间零更难将他们分开了。


“小英已经和别人签订契约了。”


他将鼻涕蹭到朔间零的衣袖上哭得越来越大声。


“那哥哥去帮你解决和他签订契约的人。”


“这样你们就能签订契约了。”


情急之下朔间零说出了这样的话,却让天祥院英智警觉了起来。


小凛月顿时就不哭了,他抽抽嗒嗒看向朔间零想要哥哥拉钩保证。


“魔王殿下,我有话要和你说,关于我的契约者。”


见朔间零伸出小指想要和自己弟弟拉钩,天祥院英智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们。


朔间零见天祥院英智主动提起自己契约者,以为对方回心转意打算透露关于朔间凛月的情报,于是就让仆从带走了小凛月,关上房间门想听听天祥院英智究竟会说些什么。


看着离开的小凛月,天祥院英智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他并没有单刀直入和朔间零谈起自己的契约者,而是问他:“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可以改变时间的魔法?”


“例如,让未来的人回到过去。”


“你在和我绕弯子么?你知道我想听到的内容可不是这些。”


朔间零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天祥院英智不过是在耍小花招而已,他根本不想说出自己契约者的下落。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因为这和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有很大关联。”


“我只听说过‘无尽之环’,但那并不是魔法,其存在也不过是传说而已,没有人见过。”


“既然有关于它的传说,那说明并不是空穴来风对么?”


天祥院英智有些激动,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的契约者是‘朔间凛月’。”


“你又想耍我?”


“我说的是真的。”


“在我看到你弟弟的时候我就已经确信我的契约者就是‘朔间凛月’。”


“我不清楚为什么‘朔间凛月’会出现在这里,但直觉告诉我他的出现不会是巧合。”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朔间零感到不悦,他并不想把自己弟弟牵扯进奇怪的事件中。


可是听了天祥院英智的话,他的内心也不安了起来。


“我会证明我所说的话,但我也希望你能保证在见到我的契约者后不做任何加害于他的事情。”


“如果你不想后悔的话。”


看着一脸认真的天祥院英智,朔间零叹了口气缓和了下来。原本这件事就很蹊跷,听天祥院英智这么一说,他的契约者是朔间家的人尤其是朔间凛月的几率就更大了。


“之前收到情报,听说你的契约者大闹了劳伦斯家。”


“看样子他以为我被‘纯血联盟’的人抓走了。”天祥院英智想起了什么然后问道:“莱尔顿家现在什么情况?”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朔间零和天祥院英智同时回头,这时候来人让他们都警觉了起来。


“进来!”


得到朔间零的允许后,老管家走了进来,他鞠了一躬然后毕恭毕敬地对家主说道:“莱尔顿家被灭了。”


“什么?!”


“谁干的?!”


朔间零下意识看向天祥院英智,当他们都以为这件事是朔间凛月干的时候,老管家继续说道:“现场留下了打斗痕迹。”


“除了‘白之炎’还有剑痕。”


有人插手了,而且那个人朔间零很熟悉。


“立刻给我准备马车。”


“我要亲自去一趟乱家。”


Graphite

【涉零涉】多谢岁月(3)

1 2

ooc预警


日日树涉向来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不如说热闹过头,非要给朔间零表演最近想的腹语段子,博美显然是对两人都没张嘴却有奇怪的声音这件事产生了迷惑,冲着日日树涉汪汪大叫,嗅来嗅去总以为他身上藏着别人,害得朔间零不得不中途戴上口罩和墨镜以防万一。

于是朔间零就可以透过墨镜打量对方的样子,头发好像剪短了些,下巴的曲线更凌厉了,似乎还能见到刚冒出头一层泛青的胡渣,比起记忆中的日日树涉,变得更加的成熟,才让他后知后觉日日树涉早已不是当年总会叫前辈来戏弄自己的小毛孩。

说起来两人这几年总是见过的,日日树涉在国外顺风顺水,每场巡演宾客如云,朔间零常常在得了空时亲临现场,远远...

1 2

ooc预警


日日树涉向来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不如说热闹过头,非要给朔间零表演最近想的腹语段子,博美显然是对两人都没张嘴却有奇怪的声音这件事产生了迷惑,冲着日日树涉汪汪大叫,嗅来嗅去总以为他身上藏着别人,害得朔间零不得不中途戴上口罩和墨镜以防万一。

于是朔间零就可以透过墨镜打量对方的样子,头发好像剪短了些,下巴的曲线更凌厉了,似乎还能见到刚冒出头一层泛青的胡渣,比起记忆中的日日树涉,变得更加的成熟,才让他后知后觉日日树涉早已不是当年总会叫前辈来戏弄自己的小毛孩。

说起来两人这几年总是见过的,日日树涉在国外顺风顺水,每场巡演宾客如云,朔间零常常在得了空时亲临现场,远远坐在人群中间,落幕后又默默离去。再也有在国内番组不期而遇,两人自然不会在节目上露出什么端倪,后台也不过寒暄两句,又匆匆各奔东西。

双方好像约定好了一样,默契地不涉足对方的生活,就连生日也只是普通的发了邮件,像极了熟悉的陌生人。朔间零有时会想,这大概是过去两人介入彼此生活过多,一早就透支干净未来的量,才导致他们变成这个样子。

和日日树涉聊天很舒服,他总能把话题维持在一个合适的度,朔间零自己也是优秀的mc,只要有心就不会冷场。话题从异国他乡的美食到某年冬天他们一起参加的某个冰雕展,举办方听说他们曾是某个鼎鼎有名的组合,特意邀请了两人做嘉宾,在拍摄间隙原本约好了录完节目后一起吃顿饭,结果朔间零临时有事早早坐上保姆车离开。屈指可数能够多聊几句的机会轻易失去,事后虽然有遗憾,但竟然再也没法找到合适的机会,朔间零心里一度惦记了很久,没想到今天竟然被对方淡淡提起。

“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朔间零轻咳一声,状似无意。

日日树涉一路扰得鸡犬不宁,此刻停了停,“怎么会……”他笑道,“老爷爷可是零的人设。”

“喂。”朔间零一时间找不到话题的出口,装傻笑着砸了一拳过去,“后辈就给我好好用敬语啊。”

日日树涉配合地笑,眼里亮晶晶的,“要叫朔间前辈吗?就那么喜欢这个叫法?”

朔间零脑内突然闪过些回忆片段,他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避开对方眼里的自己,“这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吗?是礼节,礼节明白吗日日树君?”

“零变成奇怪的老古董了。”日日树涉假装害怕地耸肩,低头逗了下冲在前面时不时回头望他们一眼的博美。

两人又顺着话题聊了些没有营养的事,朔间零说夏目君上个月生日缠着自己带他去夏威夷,根本就是乘机敲诈。明明从语气到内容都是满满的抱怨,眼里却明晃晃溢出欣喜和得意,日日树涉一皱眉诶明明我也上个月生日,于是顺理成章跟朔间零讨礼物。朔间零推开他凑上来的脸说你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害不害臊?日日树涉理直气壮明明刚刚才叫过朔间前辈的,哪有那么小气的前辈。

花园短短几步路早就走到终点,朔间零接过牵引绳,弯腰抱起四脚乱晃的狗狗,试图就此将这段偶遇掐断。

结果舞台上的另一个演员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日日树涉绕着大门转了两圈,一拳锤进掌心,“我想起来了!当时中介跟我说这里的位置特别好,可惜没位置了,没想到零住在这种好地方。”

这就是要上去的意思了。

朔间零默默叹口气,刷开楼下大门。他想起来自己和对方其实早就没有更多关系,阅读理解和纵容其实大可不必,但是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身体永远比意识跑得更快,朔间零永远给日日树涉准备着台阶,随时让他轻松自然的落地。

给旧友开一扇门,倒也不是什么太过线的事。

再抬头的时候,钥匙已经在那人手心,日日树推开门,对着满室阳光欢呼雀跃,奔向阳台去看中介称赞过最好的风景,博美甚至等不及朔间零给他擦擦脚,挣扎着从怀里冲出去,汪汪甩着尾巴,两个白毛毛的背影在阳台大呼小叫,朔间零真怕被投诉扰民,但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这边的风景果然很好,难怪没房了。”日日树涉在阳台看来看去,博美不知道钻进阳台哪个角落。朔间零想了想,又去厨房拿来两罐啤酒,一口冰啤酒下肚,理智随着冰凉重回身体,他长舒一口气,放松地靠进沙发里,猛然想起日日树涉接过啤酒时稍稍玩味的表情。

“零平时,也会带人回家吗?”日日树涉从阳台走回来,背着光,脸上表情沉进阴影里。

朔间零两指稳住啤酒罐,气泡从酒液里扑腾上升,他低头抿了一口,气泡就顺势炸在他嘴唇,酥酥麻麻的。

日日树涉手上啤酒咔嗒放上大理石茶几,贴着朔间零大腿压了上去。

近到呼吸里都是对方的味道,日日树涉停在一个相当微妙的距离,朔间零只要一低头就能碰到他柔软的唇,而之后两人却再也没有一丝动作。就像一个梦,朔间零觉得眼前不真实,温热的呼吸却着实打在脸上。

朔间零睫毛轻颤,眼底沉了好几种情绪,哪一种都能出卖他现在的心情,于是合上眼睑的瞬间,滚烫的吻落在被啤酒冰镇过的嘴唇上。

顿时擂鼓大作,朔间零心里明白该立刻推开日日树涉,可是唇齿间交换的气息实在过于怀念。日日树涉像撒娇一样吮吸他的唇,发觉并没有得到明确的拒绝后变本加厉,掠夺朔间零嘴里的空气。

后背坠入松软的靠枕,日日树涉的手扶住朔间零的脸,冰凉的水珠让他瑟缩了一下,又被日日树涉扶正,另一只手贴着腰压在沙发上,牢牢锁住朔间零。

他能轻易感觉到呼吸,感觉到温度,感觉到触摸,感觉到气味,甚至能感觉到藏在皮肤下细小的颤动,血液流经身体卷起的浪花,拍碎在礁石上溅起的白色泡沫,感受到名为日日树涉的入侵,大张旗鼓的占据了整个空间。

朔间零为难地挪动了压在沙发上的手指,试图推开一些自欺欺人的距离。日日树涉连这种机会都没给他,扣住他的腰,然后加深了吻。

他大约要陷下去了,陷进日日树涉的亲吻里。

电话如救命稻草一样响了,朔间零如释重负地推开日日树涉,低下头没去看对方的表情。啤酒罐放在桌上,晕了一圈水渍。

朔间零扭过头去,“接个电话。”

日日树涉摸着唇点点头,顺手拿起朔间零放在桌上没喝完的啤酒。

 

挂断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已经是一小时后,经纪人对水产生物图鉴一无所知,干脆找了三毛缟斑来代劳。既然和那人通电话免不了又唠了些不重要的家常,三毛缟斑最后吐槽既然都聊了那么久还不如直接出来见个面,反正零君放假也很闲,被直接按断电话,朔间零按着眉心笑了会才想起屋里此刻还有另一人。

然后他想起刚刚突如其来的吻。

不想还好,一想好像所有感官都集体叛逃,回忆起日日树涉的点点滴滴。他不想去问这个吻出于什么立场,朔间零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收割无数爱情,对于偶像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天赋。可是作为朔间零本人呢,轻易魅惑人心的恶魔能分辨出究竟哪种爱是出自本心吗?

朔间零能分清日日树涉对他的亲吻是否出自本心吗?毕竟对方也是玩弄人心的天才,眼神缠绵缱绻,心里如同化不开的寒冰。

调整好心情后走出房间,没想到日日树涉擅自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日日树涉扯了个抱枕叠在肚子上,好像在嘲笑他刚刚独自一人的纠结是多么愚蠢,更可气是朔间零常年养的一只好像租客一样的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了出来,整个身体团成个球,窝在日日树涉旁边呼呼大睡。白毛和日日树涉的长发混在一起,看上去比他这个正儿八经的主人更亲。

朔间零气得想把他们通通踹到地上,让日日树涉连人带猫一起滚出他家。气势汹汹地走进人时又停了下来,日日树涉睡颜安静且放松,想到这个过去连吃饭睡觉都不轻易在别人面前流露的幼稚小孩在分开多年后依旧对自己毫无防备,朔间零心里生出一丝柔软。

他看着日日树涉沐浴在阳光里的脸庞,浓密的睫毛投下淡淡的阴影,一他抬手拂去粘在他脸颊上的猫毛,日日树涉嘤咛一声,皱了皱眉。朔间零心里一动,手却僵在脸边不敢动,他甚至怕自己的心跳声顺着手腕的动脉传入对方耳朵,沉默片刻,朔间零收回了手,转身回房间给他找一条毯子。

躺在沙发上的日日树涉藏在抱枕下的手指几不可闻的动弹一下,惊动一池涟漪。


樞闔

既然大家放假在家都没事干不如看二位看板搞点东西吧!这个挂了就走评论!


🥂 

既然大家放假在家都没事干不如看二位看板搞点东西吧!这个挂了就走评论!




🥂 

Satsuki Arai

【偶像梦幻祭_朔间零】MONSTER MEP | Part 14

2018年4月26交的一个稿

背景音乐:Lady Gaga - Monster

图:官图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to the original owners. Edit video is just ...

【偶像梦幻祭_朔间零】MONSTER MEP | Part 14

2018年4月26交的一个稿

背景音乐:Lady Gaga - Monster

图:官图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to the original owners. Edit video is just for fun.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r of fair use

Satsuki Arai

【偶像梦幻祭_朔间零】COLOURS MEP | Part 8

2018年4月13交的一个稿

背景音乐:Jason DeRulo - Colors

图:官图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to the original owners. Edit video is just...

【偶像梦幻祭_朔间零】COLOURS MEP | Part 8

2018年4月13交的一个稿

背景音乐:Jason DeRulo - Colors

图:官图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to the original owners. Edit video is just for fun.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r of fair use

Satsuki Arai

【腐向_零晃_偶像梦幻祭】Date game | xIS collab | P1

2018年3月2交的一个稿,是第二次参加的mep,也是第一个能出完整版的mep

背景音乐:Blue Satellite - Pikachu's Theme

图:游戏卡+Fanart

Fanart credit:

 微博:_诺可_(https://weibo.com/u/1583434117)

 微博:-Adren-(https://weibo.com/u/3610454190...

【腐向_零晃_偶像梦幻祭】Date game | xIS collab | P1

2018年3月2交的一个稿,是第二次参加的mep,也是第一个能出完整版的mep

背景音乐:Blue Satellite - Pikachu's Theme

图:游戏卡+Fanart

Fanart credit:

 微博:_诺可_(https://weibo.com/u/1583434117)

 微博:-Adren-(https://weibo.com/u/3610454190)

DISCLAIMER:

I own nothing except my editing. All rights go to the original owners. Edit video is just for fun.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Copyright Disclaimer Under Section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1976, allowance is made for 'fair use' for purposes such as criticism, comment, news reporting, teaching, scholarship, and research. Fair use is a use permitted by copyright statute that might otherwise be infringing.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 personal use tips the balance in favor of fair use

起名字太难了

之前微博上的两张点图(。。。八百年过去了我终于画完了

之前微博上的两张点图(。。。八百年过去了我终于画完了

黑圣杯今天翻倒了吗
那个零凛英天使恶魔设定的车转正...

那个零凛英天使恶魔设定的车转正,它(的大纲和感情线)居然还没写完,这一个月我在干嘛呢?我在肝游戏,抽卡,发呆,开车,贴膜。

这几天开车开得我肝肠寸断,贴膜贴得我肝疼,发一点能看的内容,对应三个时间点:

英智为了保护凛月负伤,零心情复杂,监禁了英智,英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哪里“错了”

英智和零孕育出新的生命,零说服英智接受凛月在必要时代替自己陪伴他,凛月和英智最后一次摊开来谈两人的心结,他们如何看待对方

三人终于达成和睦相处的圆满结局,过着祥和安稳的生活,某天,零和英智喝醉了


时间跨度有点大,看不懂的话……就当没看到吧


有一段凛英感情线的贴膜漏了,发在这条微博的...

那个零凛英天使恶魔设定的车转正,它(的大纲和感情线)居然还没写完,这一个月我在干嘛呢?我在肝游戏,抽卡,发呆,开车,贴膜。

这几天开车开得我肝肠寸断,贴膜贴得我肝疼,发一点能看的内容,对应三个时间点:

英智为了保护凛月负伤,零心情复杂,监禁了英智,英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哪里“错了”

英智和零孕育出新的生命,零说服英智接受凛月在必要时代替自己陪伴他,凛月和英智最后一次摊开来谈两人的心结,他们如何看待对方

三人终于达成和睦相处的圆满结局,过着祥和安稳的生活,某天,零和英智喝醉了


时间跨度有点大,看不懂的话……就当没看到吧


有一段凛英感情线的贴膜漏了,发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凹三存档点还在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