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朔间零

340.3万浏览    20369参与
是夏蝶哇【看置顶啊喂!】

【零晃】tempest candy dream(完)

作者:叶月

汉嵌图:见水印


别的图源来救场了,把这本补完了。

出于对这篇的喜爱,我决定肝一篇大r文!


完整版见置顶。


高亮:汉化的本意是分享安利喜欢的cp和太太,和同好妈咪们一起干饭!请不要拿去商用或二次发布到别的平台,提前致歉。

【零晃】tempest candy dream(完)

作者:叶月

汉嵌图:见水印


别的图源来救场了,把这本补完了。

出于对这篇的喜爱,我决定肝一篇大r文!


完整版见置顶。


高亮:汉化的本意是分享安利喜欢的cp和太太,和同好妈咪们一起干饭!请不要拿去商用或二次发布到别的平台,提前致歉。

三句话让我为ei花一百万

座机画质可以遮丑。。。。。。(阴暗)(扭曲)(左顾右盼)(满地乱爬)

座机画质可以遮丑。。。。。。(阴暗)(扭曲)(左顾右盼)(满地乱爬)

鹊宝

才建17天的小小号满破一张五星🤤

才建17天的小小号满破一张五星🤤

太岁Tape
是哪个零p这么多年不会画朔间零...

是哪个零p这么多年不会画朔间零…哦是我啊,那没事了。

是哪个零p这么多年不会画朔间零…哦是我啊,那没事了。

Sakuma Rei
嗯… 烦死了… 兄长怎么还不把...

嗯…

烦死了…

兄长怎么还不把我手机还给我…(烦躁)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哼哼(坏笑)

大发慈悲的给你们看看兄长的私房照吧kkk

嗯…

烦死了…

兄长怎么还不把我手机还给我…(烦躁)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哼哼(坏笑)

大发慈悲的给你们看看兄长的私房照吧kkk

一个搬运号
【授权转载】【禁二改二传】 原...

【授权转载】【禁二改二传】

原作者推特:훗치@fooch_o3o

【授权转载】【禁二改二传】

原作者推特:훗치@fooch_o3o

温室侦查员
你们到底在审什么阿,鬼图也能过...

你们到底在审什么阿,鬼图也能过审

你们到底在审什么阿,鬼图也能过审

温室侦查员
不是吧不是吧这种男人也有人黑,...

不是吧不是吧这种男人也有人黑,不爱请别伤害!!!净化

不是吧不是吧这种男人也有人黑,不爱请别伤害!!!净化

一只小橘子🍊

问问我亲友xp

有没有人可以浅浅分析一下我亲友的xp

鬼灭∶富冈义勇,宇髓天元

es∶朔间兄弟,天城燐音,日日树涉

光夜∶查理苏,夏鸣星


坦白讲还有很多

有没有人可以浅浅分析一下我亲友的xp

鬼灭∶富冈义勇,宇髓天元

es∶朔间兄弟,天城燐音,日日树涉

光夜∶查理苏,夏鸣星


坦白讲还有很多

林

明信片 14.9cm*9.7cm 喜欢自取

明信片 14.9cm*9.7cm 喜欢自取

Sakuma Ritsu

oioioi,栗子都不来拿手机,吾辈好伤心~

oioioi,栗子都不来拿手机,吾辈好伤心~

Deano
啊这…pad上抽的时候惊呆了…...

啊这…pad上抽的时候惊呆了…为此氪了满破

啊这…pad上抽的时候惊呆了…为此氪了满破

盐渍三文青花鱼

死去的黑雪开始攻击我。。

死去的黑雪开始攻击我。。

电気白兰地
十连迎娶朔间零。我永远喜欢朔间...

十连迎娶朔间零。我永远喜欢朔间零!

十连迎娶朔间零。我永远喜欢朔间零!

陆起笙

【彩零】不亲亲就出不去的棺材

“只要接吻就可以了对吗?”消化完棺材外传来的声音后,天城一彩打破了沉默。

“如果外面那位没有骗人的话,是的。”朔间零整个人压在天城一彩的身上,棺材内有限的空间让他的吐出的每一个字音都带着湿热的喘息拍打在一彩的颈窝里。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零怎么也不会想到,  逃掉体育课的太阳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僵局,偏偏跟他关在一起的还是不怎么熟悉但也有些好感的后辈。

只是对后辈欣赏的好感,至少目前是。

“那前辈,我们来接吻吧。”一彩对此的接受程度比挂着前辈面子的零要快,他率先开口道。

“一彩君有接过吻吗?”

“没有,希望前辈教教我。”

“…其实吾辈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目......

“只要接吻就可以了对吗?”消化完棺材外传来的声音后,天城一彩打破了沉默。

“如果外面那位没有骗人的话,是的。”朔间零整个人压在天城一彩的身上,棺材内有限的空间让他的吐出的每一个字音都带着湿热的喘息拍打在一彩的颈窝里。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零怎么也不会想到,  逃掉体育课的太阳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僵局,偏偏跟他关在一起的还是不怎么熟悉但也有些好感的后辈。

只是对后辈欣赏的好感,至少目前是。

“那前辈,我们来接吻吧。”一彩对此的接受程度比挂着前辈面子的零要快,他率先开口道。

“一彩君有接过吻吗?”

“没有,希望前辈教教我。”

“…其实吾辈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模仿电视里的画面来做咯。”

零说着抬起头,在棺材狭小的空间里艰难地调整姿势,然后视线对上一彩的眼睛。

零不禁感到好笑,他那双眼睛里解读到的局促和害羞只占一点点,更多的是平日里求知欲,跟平常他看新鲜事物和汲取知识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一彩君。”

“怎么了前辈?”

“吾辈感觉,你应该多见识一下城市的险恶,不然被拐走也会被忽悠着帮人家数钱。”

“唔姆…我们会被拐走吗?”

“开玩笑的,哪怕拐走吾辈也会保护你的。”

似乎是觉得这种话在接吻前说有些容易被误解,于是零岔开话题给自己找补:“因为吾辈是前辈嘛…还有,按照我们两个的武力值来看,怕是得要一彩君来保护吾辈哦。”

“唔姆,我会保护前辈的。”

一彩的眼神很认真,零也知道他的作风就是说到做到,没能接下的直球就这么砸在他的脸上。

“正事要紧,我们来接吻吧。”零说。

他闭上眼吻住一彩的嘴唇,这个吻很轻,软绵绵的触感刚传过来,棺材盖就不解风情地打开了。

阳光瞬间涌进方才还漆黑一片棺材,零也起身结束了这个不得不开始的吻。

耀眼的光芒晃的他睁不开眼睛,但能隐约看到一彩通红的小脸和耳朵,还有明显没从丢了初吻这件事缓过神来的震惊表情。

“这下我们不用被绑架了。”零边开玩笑边故作苦恼样子摆摆手,“好了,别一副懵圈的样子嘛,吾辈会有占后辈便宜的罪恶感的。”

“唔姆,只是感觉跟前辈亲吻的时候我的心脏跳的好快。”一彩答道,“因为刚刚靠的很近,我也能感觉到前辈的心跳很快,我还在想为什么,棺材的盖子就打开了。”

“你是嫌这个吻太短来不及思考吗?”零眯起眼睛朝他狡黠一笑,“要不要再来一次?”

“好啊。”

“唉?”

爽快的回答让零猝不及防又被直球砸了一脸,只见站在阳光里的一彩笑容更加明艳:“那就等到我们的接吻不必被迫的那一天吧,以后也请多指教哦,朔间前辈。”

“嗯…”

像太阳一样呢,一彩君。

零的心跳在这时候就开始了加速,他目送着一彩走出房间,门关上的刹那屋内安静了下来,仿佛是少年带走了所有声音,只有咚咚作响的心跳声在耳边越响越快。

零把空空如也的棺材盖上,仿佛方才的吻是一场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梦,没有一丝痕迹。仅有无人察觉的风正在他心底那篇平静的海面呼啸而过,试图卷起滔天巨浪。


他想,那是心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