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朕说

947浏览    12参与
无论是非
大家的红衣小哥≧∇≦

大家的红衣小哥≧∇≦

大家的红衣小哥≧∇≦

碎水一抔

适之戏剧性的一幕(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

适之戏剧性的一幕(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

碎水一抔
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这样的杨...

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这样的杨绛小姐姐我爱了)

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这样的杨绛小姐姐我爱了)

墨归尘

【金东】朕说(三)

李鹤东醒来的时候,谢金早就不在旅店了,他问了问楼下的老板,老板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李鹤东就索性没再追问。

从昨天遇到谢金开始,这一切都太反常了,让他有点恍惚,自己以前是认识谢金的,这一点,他已经肯定了七八成了,至于谢金对自己的态度,还有那个貌似和谢金有很大关系的谢文金,一概不知。

李鹤东弯腰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望着楼下那些个吃着早饭的人,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他早就吃过了,醒来的时候楼下小二送过来的,大概也是谢金吩咐的。

忽而,从门口进来一群人,身着黑衣。李鹤东看着有些眼熟,忽而想起那身衣服和自己昨天刚换下的那套是一样的,心里一惊,本能让他挪动着身子,尽量往边上躲去,眼神却死死的盯着那...

李鹤东醒来的时候,谢金早就不在旅店了,他问了问楼下的老板,老板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李鹤东就索性没再追问。

从昨天遇到谢金开始,这一切都太反常了,让他有点恍惚,自己以前是认识谢金的,这一点,他已经肯定了七八成了,至于谢金对自己的态度,还有那个貌似和谢金有很大关系的谢文金,一概不知。

李鹤东弯腰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望着楼下那些个吃着早饭的人,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他早就吃过了,醒来的时候楼下小二送过来的,大概也是谢金吩咐的。

忽而,从门口进来一群人,身着黑衣。李鹤东看着有些眼熟,忽而想起那身衣服和自己昨天刚换下的那套是一样的,心里一惊,本能让他挪动着身子,尽量往边上躲去,眼神却死死的盯着那群人。

好巧不巧,那个貌似是头的人抬头跟他对上了视线,李鹤东来不及思考,忙跑回房间,对着还在架子上的鹰吹了声口哨,便用没伤着的手在窗台上一撑,翻身跳了下去。

那鹰顺着李鹤东下去的方向,轻啸一声,往远处飞去了。

李鹤东在人群中穿梭着,那群黑衣人自然也是跟上来的。

虽然穿着同一件衣服,但是直觉告诉李鹤东,他们才不是和自己是一头的,搞不好自己左手那伤就是他们搞得。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他们正在集市上,人流量还算可以,还能躲躲,但拐过前面那个弯就出集市了,到那儿想躲也躲不了。

想着,李鹤东脚步一转,钻进了就近的一个小巷子里,往前走着却发现是个死胡同。

他转头看了眼巷子口,眼看着那群人就要追过来了,李鹤东借着墙往上一蹬,跃上了墙头。

墙内有一棵长歪了的树,枝干从墙内伸出来不短,郁郁葱葱的树叶盖住了半条巷子,李鹤东躲入树叶中,轻踏上一根比较粗的的树干,蹲了下来,在树叶的缝隙中观察着外面。

显然,那群人并没有看到他,在搜查了一整个巷子后,仍没有抬头看看树叶。李鹤东刚想松口气,却见那个为首的一只脚蹬上了墙,他一惊,尽可能动作轻地往里挪了挪,索性那些人只是翻到墙头上,跃了下去,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李鹤东爬上墙头,蹲下来想跳回去,转念又一想,那群黑衣人跟他到底有什么瓜葛?想着,便转了个身子,悄悄地往黑衣人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谢金出门给李鹤东新抓了一副药,回来却不见他人影,真急着,却见鹰从窗口飞了进来,脚上帮着一个纸条。那是李鹤东在反追黑衣人途中给谢金写的。

谢金伸出手臂,让鹰落下,抽出了那张纸条,还未来得及看,后脑便传来一阵疼痛,随后他的耳朵开始耳鸣,眼前一黒,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守在旅店的黑衣人俯身夺了谢金手中的纸条,展开了。

“我在城西树林,速来。”

黑衣人眉头皱了皱,转身离开了旅店,往城西去。

显然,城西的树林里,藏着这群黑衣人的窝点,而李鹤东,不是被抓去那里,就是跟去那里了。黑衣人猜测,显然第二种可能性大一点,他得赶紧回去通知老大。

李鹤东正蹲在树上看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心里暗暗担心,谢金为何还不来。却见一个黑衣人跑了过来,并且四处张望着,李鹤东一惊,跳上另一根较粗的树枝,侧身躲在了树后面。

黑衣人附耳给头头说了几句,李鹤东明显感觉到他的目光扫过他所在的树上。

传信被拦截了,谢金可能出事了。

李鹤东侧头望了望底下的人,并不在看那个方向,很好。他纵身一跃,尽可能轻地远离这个窝点,往城中旅店奔去。

进房间的第一幕便让他有些心惊胆战,谢金躺在床上,脑袋被绷带死死地缠住,后脑勺的血绷带阻挡不住,仍星星点点地渗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望着在床前忙活地大夫,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怎么了?”

大夫擦了擦额头的汗,手中的动作却不停:“他后脑受了重创,怕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我在给他止血,伤势或许严重了。”

李鹤东转头望向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店长:“你看到了?”

店长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只看到谢先生回来就回房间了,没过多久跟了一个浑身黑的人进去,然后这两个人就再也没出来。谢先生还是我们小二进去送餐才被发现的。”

李鹤东揉了揉突突的太阳穴,眉心一时无法舒展开来。

折腾一下午,大夫才把谢金安顿好,他直起那副老腰,嘎嘎作响,他嘴里还嚷嚷着疼,好不容易他伸展开来了,大夫对李鹤东说:“如果两日之内还未醒过来,务必再次联系我。”

李鹤东答应着,把大夫送出了门。

显然,两日对于谢金来说,还是长了点,第二天一大早,谢金便醒了过来。不过,结果让李鹤东有些瞠目结舌。

“这是……哪儿?你谁?”

谢金说。

墨归尘

【金东】朕说(二)

夜半,李鹤东正欲就寝,忽闻窗外几声敲打,便走到窗前开了窗,一只鹰飞了进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他的肩头。

李鹤东一愣,向肩头望了望,小心翼翼地用食指点了点它的头,鹰眯起了眼睛蹭了蹭,李鹤东才缓缓收了手。

我的鹰吧……

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李鹤东心下警觉,把鹰放在了门口的架子上,鹰调整了一下姿势,拿脑袋蹭了蹭翅膀根,随着李鹤东一起望向门外。

“我,谢金。”未等李鹤东开口问,门外的人自己喊着。

李鹤东松了口气,开了门,门外赫然立着谢金。李鹤东问:“怎么了?”

“给你抓了些药,还有些外敷的,给你胳膊用的。”谢金举了举手中的盘子,盘子里正端放着一只盛着药的碗和一小瓶药膏。

“谢了,你当着...

夜半,李鹤东正欲就寝,忽闻窗外几声敲打,便走到窗前开了窗,一只鹰飞了进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他的肩头。

李鹤东一愣,向肩头望了望,小心翼翼地用食指点了点它的头,鹰眯起了眼睛蹭了蹭,李鹤东才缓缓收了手。

我的鹰吧……

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李鹤东心下警觉,把鹰放在了门口的架子上,鹰调整了一下姿势,拿脑袋蹭了蹭翅膀根,随着李鹤东一起望向门外。

“我,谢金。”未等李鹤东开口问,门外的人自己喊着。

李鹤东松了口气,开了门,门外赫然立着谢金。李鹤东问:“怎么了?”

“给你抓了些药,还有些外敷的,给你胳膊用的。”谢金举了举手中的盘子,盘子里正端放着一只盛着药的碗和一小瓶药膏。

“谢了,你当着吧,我等会儿弄。”李鹤东让开了一条道。

谢金走了进去,把药放在桌上,笑道:“你一只手也不好弄,我帮你吧,你先趁热把药喝了。”

李鹤东接过谢金递过来的碗,犹豫着。

谢金看着他许久未下口,“噗嗤”一声笑道:“你放心,没毒,需要我先喝一口给你看看么?”

李鹤东抬眼望了望,将碗送到嘴边,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把药反递到谢金嘴边,并不说话。

谢金愣了下,没想到李鹤东还真让他先喝。他笑得更欢了,无奈地凑过去,咽了一口。

这一口咽得他脸都皱在一起了,好不容易喘上气,忙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猛灌。

李鹤东见他这副模样,顿时有些懵。

谢金摆了摆手,皱着眉头道:“你先别喝,先别喝……哎,让我先缓缓。太苦了太苦了……你先别喝,等我下。”

说吧,谢金快步走出了门,李鹤东望了望他的背影,好奇地将舌尖舔上了那药,只一下,便快速地收了回去,他皱起了眉头。

什么玩意儿?那么苦?我这疗伤呢还是加快死亡?

待谢金急匆匆跑回来,也不过一会儿,那碗药被李鹤东放在了桌上,他正褪下半边儿袖子,吃力地给自己上药。

谢金忙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接过了药瓶,绕到李鹤东一侧,小心翼翼地上着药:“我帮你吧,你把药喝了。”

“太苦了。”李鹤东望了望那桌上的药,道。

“给你带糖了,你要不先吃一颗?”谢金指了指他带过来的东西。

李鹤东用另一只手伸过去抓住了那包糖。

奶糖?……

李鹤东莫名对这个东西有好感,他剥开一颗放入口中,一股奶香弥漫唇齿间。

挺好吃的……

“吃了糖,再把药喝了,没那么苦。”谢金轻轻地揉着李鹤东受伤处,道。

药的苦涩混着奶糖的甜香,一齐入喉。李鹤东艰难地把药给喝完了。

谢金的药膏也涂完了。他帮李鹤东整理好衣领,便坐了下来,一眼就瞧见了门口的那只鹰。

谢金盯着它,它也歪着脑袋盯着谢金,良久,谢金口中一声哨音响起,鹰便扑腾着翅膀,稳稳地抓住了谢金举起的小臂。

李鹤东正开剥下一颗糖,便瞅见了这一场景,心中疑惑油然而生,他死死地盯着谢金。

他,不可能是萍水相逢那么简单。

谢金愣了下,笑道:“我有个朋友,也有只鹰,和你这只挺像的,我朋友那只认识我的哨音,我就想试试,没想到它还真飞过来了。”

李鹤东将手中的糖放入嘴中,默不作声,视线在一人一鹰之间游动。

“时候不早了,早点儿睡吧。”谢金起身,将鹰放回架子上,回头对李鹤东道。

李鹤东望了望他,点了点头,起身跟着谢金来到门口:“嗯,你。也早点儿睡。”

送走谢金,李鹤东坐回了床上,鹰在黑暗中瞪着双眼睛,李鹤东往后倒了倒,便浅睡下去。

墨归尘

【金东】朕说(一)

●请勿上升真人

●OOC归我

●有其他我社人员出没

●架空世界观,一切设定本文为准

●该说的我都说了

雾夜,月影朦胧,正是夜半,寂寥无人,偶有东城几声犬吠,西城一句猫唤。

忽而,一道黑影闪过那飞檐上方,一声长啸划破了这夜的寂静,东城楼上,一黑衣人正漠视远方,忽而,隐约响起了翅膀扑扇之声,那人伸出又臂,一只金嘴的鹰稳稳当当地落下。

他用左手将鹰脚上的纸筒解下,抽出了其中的字条。

“主唤,速回”

寥寥四字,让那人眸色暗了暗,他将字条往身畔蜡烛上晃了晃,等它将近烧完,便撒了手。那张字条化作点点星火,从楼上飘下,莫名的一阵风,又将它吹向远方。

黑衣人将鹰放在自己肩膀上,兀自踱步下了...

●请勿上升真人

●OOC归我

●有其他我社人员出没

●架空世界观,一切设定本文为准

●该说的我都说了

雾夜,月影朦胧,正是夜半,寂寥无人,偶有东城几声犬吠,西城一句猫唤。

忽而,一道黑影闪过那飞檐上方,一声长啸划破了这夜的寂静,东城楼上,一黑衣人正漠视远方,忽而,隐约响起了翅膀扑扇之声,那人伸出又臂,一只金嘴的鹰稳稳当当地落下。

他用左手将鹰脚上的纸筒解下,抽出了其中的字条。

“主唤,速回”

寥寥四字,让那人眸色暗了暗,他将字条往身畔蜡烛上晃了晃,等它将近烧完,便撒了手。那张字条化作点点星火,从楼上飘下,莫名的一阵风,又将它吹向远方。

黑衣人将鹰放在自己肩膀上,兀自踱步下了楼。

……

皇帝诏天下曰:朕思索,为巩固江山,需内外贤臣良将,今广招天下贤士,待朕审核,与朕共谋江山。

新皇帝上位未满一年,便着急招人,明摆着殿内人不够啊。守着告示的人聚了一批又一批,散了一批又一批。

皇帝说的好听,事实上,谁不知他就是个贪图玩乐,游手好闲的主儿,这帝位,也不过是他运气好撞上的。当初与岭国争战,双方势力相当,到最后磨的是毅力,二国兵力少了一批又一批,最后也不过是以谈判为主。

正当二国准备养精蓄锐,再重整旗鼓时,这皇帝便领了军队趁火打劫,二国尽收囊中。要说皇帝圆滑也未错,而这皇帝的圆滑,纯粹是由这些年的纸醉金迷磨出来的。

殿内无人,不说,百姓不知,但时间一长久,这百姓就会看出的破绽,便需得添人。

皇旨发了多日,依旧是没人乐意前去。而某一天,一人立于皇旨前,良久,他依旧在。

街角有个闲逛的人,见他不动,便凑合过来,望了望道:“怎么,想去?”

李鹤东回头望着,才发觉那人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他仰头,阳光刺着眼睛,看不清他的脸。

“没有,看看,可能会去。”

闲逛的人歪了歪头,仔细的看了看他:“我看你好生眼熟。”

李鹤东的身子僵了僵,眸子蓦地冷了下来,眯着眼望着闲逛的人。那人被他望得不自在。

高个子忙摇了摇手道:“啊啊,那可能也是我认错了……”

他收了眼神,转头准备离开。

“等等,”高个子抓了一把他的手臂,他吃痛地微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伤,大概是在他醒来之前弄到的,究竟是怎么伤着的,他也不知,看着像摔的。不过……究竟是怎么摔的,会摔成这般差点动弹不得?总不能是以前的自己想自尽?

李鹤东失忆了,这是在他醒来后的第二天意识到的,身上所剩无几的银两全奉献给了这胳膊,已经饥肠辘辘了好久了。

“那个……没事儿吧?”

李鹤东摇了摇头,不说话,良久,他转身望着那人,似乎像在等他到底要说什么。

那人挠了挠头,支吾道:“那个……你知道这城里有个人,叫谢文金么?”

李鹤东愣了下,他以为那人会说什么,却没想到竟是打听人的。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哪儿会知道什么谢文金?

李鹤东如实地摇了摇头,见着那人皱了皱眉,便欲转身离去,怎料那人又开口了:“那个,我叫谢金,是有人让我来找谢文金的。初到楚城,人生地不熟的,想寻个人照应照应……”

谢金并没有把话说完,李鹤东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道:“我也初来,恐怕照应不了。”

“额?挺巧的……既然都不是本地人,那就交个朋友呗。你似乎饿了很久了,手上也不方便,交个朋友也好照料。”

李鹤东默默地望着谢金,不说话。他说的都对,他现在急需有人照应,可这一谈一碰间,那人便看出了自己的窘迫处境,和他结伴,恐怕并不是好事。

但,若自己一人,这个处境更活不长了,倒不如随了他。谨慎为上。

李鹤东点了点头,谢金笑了:“那行,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

谢金大步在前方走着,李鹤东跟着还有些急促,终是到了一家饭馆,谢金唤着小二点了几道菜,便端坐在李鹤东对面,望着他。

“怎么了?”李鹤东被他盯了许久,终是忍不住问道。

“额……你还没说你叫啥呢?”

李鹤东猛然被点醒,低了低头表示些许的惭愧:“我应该叫李鹤东,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谢金显然对他的回答感觉疑惑,但望着李鹤东的神情并未像在开玩笑,尽管好奇心驱使,却终究觉得别人的事,还是不能干涉的好。

“你有住处么?”

“大街算么?”第一盘菜上来了,李鹤东拿起了筷子,准备开动。

“那我再给你要一间房。”谢金见他的动作,也将注意放在的菜上。

李鹤东确实愣了愣:“为什么帮我?”

“嗯?”吃了两口的谢金抬了抬头,道,“不朋友么?怎么了?”

“没事。”李鹤东低下脑袋扒拉了两口饭。

是太傻了,还是太精了?

李鹤东默默地吃着一道一道上来的菜,不发一言,心里想着事儿,也没看到一直盯着自己的谢金。

这菜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吃过……还挺好吃的……

饭饱后,谢金带着他去旅店又要了一间房,道:“你好生歇着,这伤我也帮你想想办法。”

未等李鹤东多说一言,谢金便转身走了。

李鹤东找了张凳子,坐在了房间内的桌子旁,心道:“太诡异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