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望仔

2570浏览    98参与
奕栾栾

逢考必旺

是 望 仔 啊

逢考必旺

是 望 仔 啊

我把你埋了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所以你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


  “那一年,他喜欢的那个人在台上弹完一首歌,转身下台的时候,背上印着他的名字。

台下的掌声热烈而经久,就像一场盛大的祝福。

无人知晓他们在一起,但人人都曾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样子”


  “想多记住一点, 怎么认识的,怎么喜欢的, 又是怎么在一起的……他也...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所以你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


  “那一年,他喜欢的那个人在台上弹完一首歌,转身下台的时候,背上印着他的名字。

台下的掌声热烈而经久,就像一场盛大的祝福。

无人知晓他们在一起,但人人都曾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样子”


  “想多记住一点, 怎么认识的,怎么喜欢的, 又是怎么在一起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记这些,只觉得自己像个搂着金银堆的财迷,元宝他要,铜板也不能丢。少一分一厘都觉得亏大了”


  “无数人说少年时期的恋爱大多没有结果,时机不对,甚至人也不对。他跟盛望在这一点上其实有点像,有时比同龄人冲动,有时又清醒得很有默契。

所以他们说过“我喜欢你”,但从没说过“我一辈子都喜欢你”。

一辈子太长了,这句话太重了”


  “江添不再是哥哥,也不再是男朋友,兜来转去,又成了盛望不知该怎么称呼的人,又成了无法述诸于口的某某”


“哥,我喝酒了。你还需要失物招领么?” 

             


  “就算他喝了酒、反应迟钝、不知所措,也会有肌肉记忆带着他像十七八岁时候一样,追逐回应着他喜欢的那个人,就像深入骨髓的本能。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盛望说:“我现在敢去公墓了,也敢跟我妈说我喜欢江添,我想跟他在一起。我觉得我妈应该不会骂我,可能还会跟我说新年快乐。” 

                                                         


“我一个月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不会笑,不会闹,也不会生气了。”他扯一下嘴角,笑里带着自嘲,“花了五六年,又养出一个江添。”

                                                          


旁边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身后是明明暗暗的灯火,沿河十里,从古亮到今,长长久久。

他想把这张合照也洗出来,夹进那个相册里。人间四季又转了好几轮,他们还是在一起。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白竹玦

某某【添哥×望仔】

by木苏里


文案:

盛望搬进了白马弄堂的祖屋院子,一并搬进来的还有他爸正在交往的女人。 他爸指着那个女人的儿子对他说:叫哥。 

桀骜不驯吃软不吃硬的制冷机(攻)x自认很金贵的懒蛋小少爷(受) 

盛望:我笔直。 江添:我恐同。


前期很甜!真的,超爱木木的文!相信大多数童鞋都看过全球高考吧?谁还没个炸考场的想法?

《某某》这篇文是真的甜呐!虽然后期分开的那六七年里想寄刀片。

呜呜,木木连虐文都写的这么肝痛!

总体很甜!快看!不看后悔系列!


边看文边听《十七岁少年》,总想哭。建议不喜刀片的别听!真的!

by木苏里


文案:

盛望搬进了白马弄堂的祖屋院子,一并搬进来的还有他爸正在交往的女人。 他爸指着那个女人的儿子对他说:叫哥。 

桀骜不驯吃软不吃硬的制冷机(攻)x自认很金贵的懒蛋小少爷(受) 

盛望:我笔直。 江添:我恐同。



前期很甜!真的,超爱木木的文!相信大多数童鞋都看过全球高考吧?谁还没个炸考场的想法?

《某某》这篇文是真的甜呐!虽然后期分开的那六七年里想寄刀片。

呜呜,木木连虐文都写的这么肝痛!

总体很甜!快看!不看后悔系列!



边看文边听《十七岁少年》,总想哭。建议不喜刀片的别听!真的!

探笙咂
嘿嘿本来想画望仔却莫名像宋居寒...

嘿嘿本来想画望仔却莫名像宋居寒?

“望仔牛奶”和“寒仔牛奶”你pick哪一个呢?


嘿嘿本来想画望仔却莫名像宋居寒?

“望仔牛奶”和“寒仔牛奶”你pick哪一个呢?



环己醇
给wuli望仔穿上他那些简单又...

给wuli望仔穿上他那些简单又帅气的衣服


给wuli望仔穿上他那些简单又帅气的衣服


离尘

就,前几天拍的照片了。

就,前几天拍的照片了。

Serendipity.

添望-沉迷。

文笔一般您慎入无逻辑您勿喷介意您勿入ooc属于我含私设。

不喜勿喷。

嘴下留情谢您。


一起顺利高考完的少年。


盛望和江添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照片被挂上学校的荣誉墙,恋爱也渐渐被人知晓,得到的是祝福,也偶尔听到杂杂的议论,江添从未去了解,他只要他的望仔。盛望不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些有些敏感。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就窝在了家里,江鸥一直在家,自家老爸高兴归高兴,还是要出去工作的。这个夏天的天气热的非常,盛望不太喜欢。江添会出去给人辅导功课赚些钱,盛望是知道的,想跟着去,却被这天气阻了脚步。

在家里无趣,整天只能拿着手机。摸到了网上某些圈子。也开始了解,盛望文笔好,人也聪明,不...

文笔一般您慎入无逻辑您勿喷介意您勿入ooc属于我含私设。

不喜勿喷。

嘴下留情谢您。


一起顺利高考完的少年。


盛望和江添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照片被挂上学校的荣誉墙,恋爱也渐渐被人知晓,得到的是祝福,也偶尔听到杂杂的议论,江添从未去了解,他只要他的望仔。盛望不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些有些敏感。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就窝在了家里,江鸥一直在家,自家老爸高兴归高兴,还是要出去工作的。这个夏天的天气热的非常,盛望不太喜欢。江添会出去给人辅导功课赚些钱,盛望是知道的,想跟着去,却被这天气阻了脚步。

在家里无趣,整天只能拿着手机。摸到了网上某些圈子。也开始了解,盛望文笔好,人也聪明,不过一月便成了圈里人口中的大佬,不过人外有人,盛望有些好胜,他会烦躁,不太想说话。江添看出了他的异常,他不说,他也不问。

盛望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太过沉迷于网络了,还无法自拔,也舍不得自己网上那些的“成就”。沉迷越来越深,他不爱讲话,脑子里整天想着这些,偶尔有些什么事,不去吃饭没空活动,或者生着闷气,脸上也没那么多笑容,因为某个群而去熬夜码字,都是常有的事。

江添每每看着盛望都欲言又止,他有预感,如果他说了,盛望不会高兴。只能在盛望熬夜的时候催着人睡觉,不吃饭的时候哄着人吃饭,只是自己不会总在家里,江鸥不去管盛望,只好言劝着。盛望脾气越来越躁,会因为觉得烦而不那么礼貌,或许是和江鸥熟了,也不会再去那么注意。江鸥倒是觉得是好事,只不过现在的盛望,到有点像叛逆期的样子。

某日中午,很热很热,室内就算有空调,还是闷的,盛望刚刚经历了一场辩论,烦躁的不得了,江添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江鸥从楼上下来,看起来有些无奈。

“怎么了。”

江添不动声色,很平常地问。

“说了好久都不下来,闹了脾气。”

江鸥实在无奈,也没了胃口。

江添没去管盛望。

夜,一如既往地闷热难耐,江鸥入睡,一片寂静。

_门开着没有。

_嗯?嗯。

盛望回的很快,也很简短,没有多余的话,看起来是无话可说,也不想说。江添很自然的走过去推门关门锁门,盛望正坐在桌前的椅子上摆弄手机打字,眉皱着,打字的速度很快。他向来懒地去打字。

“盛望,你过来。”

江添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也带着严肃,他许久不曾这样叫过他。盛望连看一眼都没有,低着头回话。

“有事你就说呗。”

盛望吊儿郎当好似和平常一样,他忙着打字,也忙着沉迷。江添叹了气,起身走过去抽走手机,注视着他。

“你干嘛啊?”

盛望很不耐,语气不善,伸手去抢。

江添把人抱在怀里轻轻安抚,一句一句皆是温柔。

“望仔乖,先不闹。”

“听我说话好不好?”

也算把人哄好了,才开口说到了正题。

“这几天都在做什么?”

盛望闭口不言,低着头装听不见。江添预料到人的反应,也没说话,自顾自解锁手机。平常两个人都随便这般拿,现在也没什么,只是盛望看起来怪异,有些不愿意的神色,到底也没说出来。

到底是不愿意,还是害怕。

江添浏览着聊天记录,好看的眉头皱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沉默了许久,盛望也是。盛望被他抱着不能动,也不挣扎。良久,江添开口。

“你玩这些,我没意见。”

“只不过你该正常的生活。”


“哦。”

盛望知道自己过了,这几天也是真的沉迷了,这些东西也让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他早就知道的,只是舍不得。

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望仔,你是不是难过。”

“我......”

话没出口,口便被江添堵住。这个吻绵绵的,很温柔,一点一点的深入,直直吻去了盛望的魂。

盛望被吻得迷迷糊糊,沉默了一会儿,带着哭腔开的口。

“我怕,怕你会觉得我们...”


“我从来都只去在意盛望说的做的。”

“别人与我无关。”

“只有你。”

盛望吸了吸鼻子,坐在江添腿上搂着人脖子。江添拍着盛望的背,每一句话都很轻。

“望仔喜欢就玩,但是不能沉迷进去。”

“望仔只可以沉迷我。”

他的话像极了魔咒,一点点入了盛望的心。盛望讨好的蹭蹭江添。

“好。”

“明天我陪哥去教小朋友吧。”


“你也是个小朋友。”

“下次有事要和我说,不许这样。”

盛望不说话,抱着人玩头发。江添用了两分力打了下盛望的小脑袋。

“知道了。”

还带着鼻音的声音有些委屈,软软的。

正好沉迷。



咱太难了,自己沉迷进了网络,没得人开导呜呜呜,我不配我学习!




study,望仔

好喜欢这两张望仔仔🙊

好喜欢这两张望仔仔🙊

乔雷德和弗治呀(中考)

钉~您的添添望仔小迷妹已上线🤗


借数学开卷资料一用

让阳哥发现了估计又要拍桌子骂人了😂


❤️❤️❤️

钉~您的添添望仔小迷妹已上线🤗


借数学开卷资料一用

让阳哥发现了估计又要拍桌子骂人了😂


❤️❤️❤️

被屏蔽怕了的若妖
今天晚自习的时候叫我同桌给我画...

今天晚自习的时候叫我同桌给我画个望仔……她给了我这个……

你们相信这个画和字是同一个人写的吗?

她自己迷之自信,觉得画的天下第一好看。

(其实我觉得还挺好的,最起码比我好看……美术生的骄傲!)

今天晚自习的时候叫我同桌给我画个望仔……她给了我这个……

你们相信这个画和字是同一个人写的吗?

她自己迷之自信,觉得画的天下第一好看。

(其实我觉得还挺好的,最起码比我好看……美术生的骄傲!)

Serendipity.

添望-“冻得爽么。”

文笔一般,没逻辑,含私设,不喜勿喷。

不喜勿喷。

不喜勿喷。

“冻得爽么。”

此梗来源于原文。


设定两个人顺顺利利在一起,悄咪咪恋爱。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风也不太解人意。某物理竞赛来的突然,A班有半数都上了战场。出了校门就不必裹着校服了,少年人向来爱风度,不少人穿着单薄的外套吹牛说话。

何进看着一群活宝头疼,这天气冻感冒也是正常的,几个男生就算了,四五个女孩子穿着牛仔裤短上衣,大概是约好的,此时报团取暖嘴还不停。

人都到校车里,又开了暖风,渐渐热闹起来。男生和何进贫着,女生在一旁调笑,江添冷着脸看着盛望。

盛望在宿舍的时候便被江添一再提醒,多穿多穿,谁让高天扬在微信轰...

文笔一般,没逻辑,含私设,不喜勿喷。

不喜勿喷。

不喜勿喷。

“冻得爽么。”

此梗来源于原文。


设定两个人顺顺利利在一起,悄咪咪恋爱。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风也不太解人意。某物理竞赛来的突然,A班有半数都上了战场。出了校门就不必裹着校服了,少年人向来爱风度,不少人穿着单薄的外套吹牛说话。

何进看着一群活宝头疼,这天气冻感冒也是正常的,几个男生就算了,四五个女孩子穿着牛仔裤短上衣,大概是约好的,此时报团取暖嘴还不停。

人都到校车里,又开了暖风,渐渐热闹起来。男生和何进贫着,女生在一旁调笑,江添冷着脸看着盛望。

盛望在宿舍的时候便被江添一再提醒,多穿多穿,谁让高天扬在微信轰炸他,非说什么要帅,才偷偷少穿两件瞒着他哥。可是不到五分钟就后悔了,帅是帅,冷也是真冷。

最主要的是,江添更冷。

在车上,人多,也不好撒娇讨巧求原谅,毕竟面子大过天,江添......

这次竞赛参加的人不少,考试地点在繁华地带,也是A班人争气,足足占了总人数四分之一。也因着是繁华地带,众人还没考完就想着去哪玩。

何进难以控场。只在进考场的时候把人组织好说话,

“好好考,考的好请大家吃好的。”

“嘤嘤嘤,老师只在乎成绩。”

高天扬“悲伤”地“抹泪”。何进被笑到,拍了下少年的背,觉得手有点疼。

嗯,不知不觉这些少年已经这么大了。

少年总归会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只愿心永年少,身可付山河。

江添大概因为不高兴,也没记着何进说的不许提早交卷,写完就交了出门,提早了有二十分钟。某知名望仔不紧不慢写完也提早了十分钟。江添本想着直接走掉,又不忍心,崩着脸等着人。

盛望看着别扭的江添想笑,又碍于他哥的冷脸,只能走过去搂了人一把,低声讨好。

“哥?”

这不是盛望第一次不好好穿衣服了,此时在外面,盛望冷是肯定的。江添穿的也不算多,不过毛衣和外套。看盛望马上冻成望仔冰,依旧冷着脸,衣服脱下来扔给了盛望。

盛望怔了一下,然后笑开,抱着有他哥味道的衣服。

“哥,你怎么这么别扭啊。”

“不要给我。”

盛望不敢再惹人,讨好的蹭蹭江添。盛望穿上衣服,还算合身,不知是不是江添的衣服太暖,还是江添太暖,这冬天好像还挺暖和。

盛望没好意思霸占他哥的衣服,主要是高天扬嚷嚷半天不让,非要拉着盛望去耍帅。盛望敞着外套和他哥并肩走,偶尔笑两句高天扬。

江添看了盛望两眼,把人挡住给人拉拉链。

“让你穿也不穿,你是怕不感冒?”

盛望刮了刮鼻子,没讲话。

明天依旧是假期,除了几个要回家的人就都留这了,准备去玩。何进没陪着,千叮万嘱让人注意安全和家里人说好才放心。

第二天的盛望依旧冷的一批,成功收获江添好几次的嘲讽。高天扬在一边哈哈哈,盛望觉得没了面子,敞着衣服气他哥,冷是冷点,面子最重要。

十几个人一起去吃火锅烧烤,很热闹。店里暖,吃完又出了汗,盛望觉得热,想出去透透气,也没告诉江添。

江添没看到人,问了高天扬才知道,皱着眉出去找人。盛望就靠一边拿着手机,少年身形挺拔,带着年少气息。江添快步走过去给人拉上拉链,狠狠掐着少年胳膊,

“冻得爽不爽。”

“嘶-哥哥哥哥,松手。”

江添手劲不是开玩笑的,盛望吸了口冷气讨好的求饶。

真他妈疼嘤嘤嘤。

“嗯?”

“不爽不爽错了哥。”

盛望有点眼泪汪汪的意思了。盛望有点赌气的往没有监控没有人的小巷子走,江添在后面追着人,颇有些无奈纵容。

盛望看没人,把江添抱紧,狠狠地咬了下江添的嘴。

“打平了。”

盛望撩拨完就想走。某江把人搂着,有些凶狠地吻了人的唇。

盛望不能呼吸,闷得不得了,嗯嗯哼哼求放过。

“现在才平了。”

“小气鬼。”

“嗯?”

“哼。”


回去的路上,高天扬抓到了盛望的手臂。

“嘶~”

高天扬懵了下,

“咋了嘛。”

“被狗咬了。”

高天扬摸不着头脑。


江添和盛望一言不发回到宿舍,还没人。独处容易走火。江添看了看盛望手臂,嗯,下手重了。

他看了看盛望,俯身轻吻。盛望玛卡巴卡不敢相信。

“哥,你好会啊。”

“不疼是不是?”



打烊。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

割不完烧不尽

长风一吹

野草就连了天。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

割不完烧不尽

长风一吹

野草就连了天。

Serendipity.

添望-“暑假快到了,补补寒假作业吧。”

快开学了,我要创造奇迹了。

让盛望也陪我一起创造吧。

文笔一般,没逻辑,含私设,不喜勿喷。


网课结束了。盛望寒假作业还在某处落灰,眼瞧着后天就要回校了,还是该玩就玩,今晚终于想起了作业这事儿。于是晚上22点,盛望敲开江添房间门,美其名曰“共同学习”。江添不止一次提醒过小孩,小孩口头应付了,江添也就信了。这会儿无语的看着盛望拿着卷子抄。

走过去把答案扯一边,就坐在了盛望旁边拿起手机。盛望幽怨的看着江添,敢怒不敢言。

“哥~”

“嗯?”

“给我看看呗。”

江添不理人,他也是生气的,小孩不听话,浪费时间不说,对身体也不好。

“哥~你就给我呗,我下次肯定好好写。”

盛望讨好着他...

快开学了,我要创造奇迹了。

让盛望也陪我一起创造吧。

文笔一般,没逻辑,含私设,不喜勿喷。


网课结束了。盛望寒假作业还在某处落灰,眼瞧着后天就要回校了,还是该玩就玩,今晚终于想起了作业这事儿。于是晚上22点,盛望敲开江添房间门,美其名曰“共同学习”。江添不止一次提醒过小孩,小孩口头应付了,江添也就信了。这会儿无语的看着盛望拿着卷子抄。

走过去把答案扯一边,就坐在了盛望旁边拿起手机。盛望幽怨的看着江添,敢怒不敢言。

“哥~”

“嗯?”

“给我看看呗。”

江添不理人,他也是生气的,小孩不听话,浪费时间不说,对身体也不好。

“哥~你就给我呗,我下次肯定好好写。”

盛望讨好着他,脸上还带了分委屈。江添正色看了他一眼,冷着脸开口。

“我之前问你写没写你怎么说的?”

“......”

“嗯?”

“我那不是...”

“答非所问。”

“我说我写了。”

盛望缩缩小脑袋,低着头不敢看他哥。不说还好,江添现在脸色更不好了。

“所以现在你在做什么。”

“写作业...”

“嗯。夸夸。”

江添扭过头去,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盛望见他哥生了气,不敢再造作。

“哥~我错了。我不敢了。”

江添揪起盛望的宝贝小耳朵,用了力气拧了把,盛望捂着耳朵求饶认错。

“下不为例。”江添把卷子拍在桌子上,看着人写。

盛望奋笔疾书的样子有些可爱,时不时眨眨眼睛看看江添,江添会用力拍拍盛望的脑袋,带着两分惩罚的意味。

江添陪他奋斗到凌晨三点半,还帮着人写了不少。盛望抱着人胳膊道谢。

“望仔。”

“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不听话了?”

“......”

“嗯?我看你也不困,你自己说。”

江添本也不想再揪这事儿,只是此时的盛望仍然不安分,索性把人训服了。

今晚月色很美,月光照在少年的身上,脸侧,少年干净清冷,也不失青春的热血,冷着脸说话。

“说你什么都不听了?身体是我的?学习是我的?”

江添早就想说一说小孩的毛病了,只是小孩每次和他讲话都一副乖乖巧巧可可爱爱的模样,当真让江添心软的不得了。盛望站在江添面前,低着头看脚尖,想着怎么糊弄。

“哥---”

“回话。”

“不是.......我错了......”

盛望像小朋友一样挨训认错。啊,太可爱了吧。(此处来自老母亲的尖叫。脑补吧太可爱了。)

“嗯,下次还敢。”

“不敢了...”

“你......”

江添刚想说些什么,盛望便偷偷过来亲了亲人的脸。看人愣了,大着胆子上了嘴,江添坐在椅子上,还没反应过来,盛望便环了他的头,按着亲。

江添站起来,随着他深入,一点一点,盛望有些累了,想把人放开,手刚放下,就被江添扯到头顶按在墙上,盛望双手在头顶上,这个姿势又累又羞,又挣扎不得。江添惩罚性的咬着人唇瓣,咬的盛望生疼,眼眶红红的,好不可爱。

江添一手固着人的双手,一手揽着人的腰,大手伸进了小孩的衣服,摸着小孩的背,随意游走。盛望微微挣扎着,呜呜啊啊的。江添不满的打了下小孩的臀部,小孩才安分下来。小孩肯定害羞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把人放开,手依旧把人固在墙上。盛望可怜巴巴,又要着面子,挺硬气。

“江添,你快放开我。”

江添重重捏了捏小孩的脸,

“我们望仔疼不疼。”他声音很温柔,带着宠溺和无奈,拿着刚刚的事羞人,惹了盛望脸红。

“嗯...”

“嗯?”

“不敢了...”

盛望红着脸小声说话,惹了江添的笑。

“不许笑!”

“好,不笑。”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也想要这么对我的男朋友。

哦买嘎我在想什么我还是学习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