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望仔

6623浏览    156参与
罗的伽马刀.
“哥,我喝酒了。你还需要招领失...

“哥,我喝酒了。你还需要招领失物么”


“哥,我喝酒了。你还需要招领失物么”




清然🐶
😅👐无名废物小画手又来了...

😅👐无名废物小画手又来了

又是爱添哥望仔的一天👌

😅👐无名废物小画手又来了

又是爱添哥望仔的一天👌

旺仔小拳头

你脖子在我手里,能不能有点数

你人都在我手里

!!!!!!!!!!!

你脖子在我手里,能不能有点数

你人都在我手里

!!!!!!!!!!!

旺仔小拳头

【某某】撞树名场面

你真敢不看路

你居然真带我撞树

【某某】撞树名场面

你真敢不看路

你居然真带我撞树

清然🐶
意识流,比例崩坏,摸鱼向,不喜...

意识流,比例崩坏,摸鱼向,不喜勿喷

不过我真的好喜欢望仔啊啊啊啊

意识流,比例崩坏,摸鱼向,不喜勿喷

不过我真的好喜欢望仔啊啊啊啊

旺仔小拳头

招领名场面!!宠宠宠,

【哦,那我等招领

   来了,招领了】甜死了甜死了

招领名场面!!宠宠宠,

【哦,那我等招领

   来了,招领了】甜死了甜死了

旺仔小拳头

【其实,早就弄巧成拙了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早就喜欢了

反正我哥是块木头

人家走马观花,我多观我哥几眼,碍着谁了】

不碍谁!!!!!给我上!!!

【其实,早就弄巧成拙了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早就喜欢了

反正我哥是块木头

人家走马观花,我多观我哥几眼,碍着谁了】

不碍谁!!!!!给我上!!!

盛年浅淡

梦(江添回忆篇)

    [添望]刀。

    以江添视角上演的那几年—— ——不怕虐的姐妹们进啊。

  ——————————————————————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最近总是做梦,好像平添一个也不特别。

    江添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顺手拉开了床头灯,冷白的灯光让他的视线有一刹那的模糊。

    灌下几口水,人...

    [添望]刀。

    以江添视角上演的那几年—— ——不怕虐的姐妹们进啊。

  ——————————————————————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最近总是做梦,好像平添一个也不特别。

    江添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顺手拉开了床头灯,冷白的灯光让他的视线有一刹那的模糊。

    灌下几口水,人才算彻彻底底的缓过来,梦里很多喧闹的鼎沸声似乎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只不过乍暖还寒时候的水实在凉的惊心。


    江添自认很能忍,转学的时候他没说什么,江欧歇斯底里地吼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包括坐着离开航班的时候他依旧在沉默。只不过这几次从梦里醒来,眼角和鬓边居然是湿漉漉的。

    梦里一直是长的看不到头的梧桐道,路边喧嚣的人群不断地叫他的名字,很奇怪,明明隔了那么久,那些声音他还是能一一听出,就好像远方的游子一别经年。

    午后的的太阳浅浅淡淡地一挂,挤过茂盛的绿叶,撒下斑驳陆离的光影。

    然后江添就会忽然想起,有一天的某个午后,他一个人走着走着,那个人从身后扑撞过来。

    鸟儿蜷在树荫里昏昏欲睡,野猫从树林里一闪而过,那时的阳光似乎就是这样打下来的。

    那天阳光很好,他的心情也很好,因为他听见对方说了一句“江添,我们一起住校吧。”

    然后梦境就会碎成无数片星星点点的光影,熙熙攘攘的人群骤然只剩下一个人,那人穿着蓝白色校服,眯着眼睛,看到江添的一刹那又突然高兴起来。

    江添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的声音。

    “望仔。”

    梦就这样突兀的停止了。江添在床上猝然睁开眼睛。

    这里不是江苏,也不是附中铁质的上下床,他探头就能看见自己喜欢的人。

    这里是国外,楼下是说着醉话的小混混,隔壁卧室睡着还在服药的江欧。

    江添拿起床头的手机,低下头,仿佛在看的久一点,某个叫“你再说一遍”的男生就会像一只耀武扬威的猫,在微信一会戳一下他,一会又气的炸毛,气急败坏地溜到一边,一会又灰溜溜地回来。

    在冷白的灯光下,他沉默地点开图片,遗落的流年在手指尖翩然起舞。

    一个视频里,少年站在路灯下,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很长,像他们错失的那些年一样长。

    他说:“拍得清吗?”

    


    

    

    

    


不吃青菜

看那腮红,看那口红。不愧是我望仔o(≧v≦)o~~

临摹,不喜勿喷

看那腮红,看那口红。不愧是我望仔o(≧v≦)o~~

临摹,不喜勿喷

雨凝·轩月吟

[添望] 同居日常?

  “哥~”盛望趴在沙发上面玩着手机,两条小腿不断地蹬着空气,试图骚扰旁边整理题集的江添。


  江添抬眼,这种时候的盛望多半是皮痒了,没事闲的开始撩骚。


  果然,盛望的手机屏幕上马上就出现了"victory"。


  于是江添看着盛望把手机熄屏放到了一边,然后贴了过来。


  这一贴不要紧,要紧的是正好贴到了躺在江添腿上的望仔。望仔"喵"的一声弹了出来,避开了盛望的泰山压顶,又跳到了沙发扶手上面躺着。


  盛望翻了个身,头枕着江添的大腿,开始做江添已经整理出来的题集。


  做着做着,盛望突然发现自己正在看的题好像前两页上...

  “哥~”盛望趴在沙发上面玩着手机,两条小腿不断地蹬着空气,试图骚扰旁边整理题集的江添。


  江添抬眼,这种时候的盛望多半是皮痒了,没事闲的开始撩骚。


  果然,盛望的手机屏幕上马上就出现了"victory"。


  于是江添看着盛望把手机熄屏放到了一边,然后贴了过来。


  这一贴不要紧,要紧的是正好贴到了躺在江添腿上的望仔。望仔"喵"的一声弹了出来,避开了盛望的泰山压顶,又跳到了沙发扶手上面躺着。


  盛望翻了个身,头枕着江添的大腿,开始做江添已经整理出来的题集。


  做着做着,盛望突然发现自己正在看的题好像前两页上有。


  接着他往回一翻,果然找到了一道差不多的题。


  "这圆锥曲线你挑两道一样的?"盛望左手越过江添的手,把题集压到了江添正在看的题上面。


  江添被迫看了一眼,一道题是双曲线,另一道椭圆,题型思路确实都差不多。


  "别做了,这本太浅。"江添把盛望手里面的题集抽出来放到了一边,又拿左手扣住了盛望的手。


  "你也别看了,都快一点了。"盛望左手被江添扣着,于是他伸出右手去薅躺着的望仔。


  望仔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了盛望的咸猪手,跳下了沙发,去窗台边思考喵生。


  盛望没抓到猫,闲着的右手又开始骚扰江添。


  他两根手指作小人状,从江添的肚子垂直往上走。


  刚走到胸口的位置,江添皱了皱眉,把某人不老实的手按了下去:"别闹"


  按下去后,某人又开始走小人,江添忍着他走到了脖子,走到下巴,然后嘴唇。


  走到嘴唇的时候,江添终于忍无可忍,张嘴咬住了某人的手指。


  盛望立马开始吱哇乱叫,试图抽出自己的手指头。


  江添瞥了他一眼,把和盛望十指相扣的左手贴到了盛望的胸口,嘴还是没松开。


  盛望不死心,于是他试图自救。


  但是江添就咬住了他的指尖,盛望躺在江添的腿上,胸口被江添和自己的手压住,一点操作空间都没有。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盛望整个上半身被江添钳制住,动弹不得,只能求饶。


  可铁了心的江添还是叼着盛望的指尖,压在他胸口的手力度又大了些。


  盛望求饶不行,接着又开始喊他。


  "江添?江添?我错了,行行好,下次再也不敢了。"


  江添不为所动,桌面上的手接着整理出两道题。


  "哥?"


  江添把书又翻了一页。


  "......."盛望无助地看向望仔。


  望仔高贵冷艳地转过头,接着往窗外思考喵生了。


  失去外援的盛望无力地把和江添握着的左手挪到了自己的眼睛上,正好盖住了眼睛。


  接着盛望两眼一闭。


  "老公......我错了......"


  江添又一次感觉自己捡到鬼了。


  他叼着盛望的手低头下看,盛望的脸红得发烫。


  于是他松开了盛望的指尖,轻笑了一声:"啧"


  接着他左手感觉到盛望的脸更烫了。


  江添放下了右手的题,把手伸到了盛望的头下面,稍稍抬起来一点。


  然后他俯下身,轻轻含住了盛望的嘴唇。


  盛望一下子就睁开了眼,挪开了江添按住自己眼睛大左手,接着他看见了江添充满戏谑的眼睛。


  大少爷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挣脱了江添的束缚,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捞过窗台上躺着的望仔。


  望仔凄惨地"喵”了一声,又跳到了窗台上。


  这一喵不要紧,要紧的是楼下的猫听见了望仔的惨叫,于是此起彼伏的猫叫声响彻全楼。


  就连外面的流浪猫也受到了影响,开始加入嚎叫的行列。


  春天果然是个繁殖的好季节。


  盛望被猫叫声吵得有些烦躁,又撸了撸窗台上的望仔。


  望仔直接就是一个回手掏挠了回来。


  盛望避之不及,被望仔挠了个正着,血从伤口渗了出来。


  江添连忙起身。盛望还想躲却没躲过去,被江添捉住了手腕。


  "上回给它打疫苗的医生说它快可以绝育了。"江添说着,从医药箱里面翻出了消毒液和棉签,给盛望的伤口止血消毒。


  "我跟老何说一声,明天请假,你去把疫苗打了。"江添处理完盛望的手,又转头看向始作俑者望仔。


  "顺道带它一起去,看看绝育什么的能做的直接一起做了。"


  盛望顿了顿,小声嘟囔了什么江添没有听见。


  不过,他看见了盛望的手指头有规律地动了起来,一看就是在数数。


  但是数了半天,盛望也没数出来江添这回一口气说了多少个字。


  于是他叹了口气,转头对上了江添凉丝丝的眼神。


  "听你说的话,总感觉怪怪的。"


  "你管它叫望仔,然后你准备阉了它???"


  江添继续站在那里冒冷气。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


  只知道何进收到了来自江添的微信。


  "老师,请个假。盛望被猫挠了,我带他去打疫苗。"

吱吱雨y。
莫名地联想到了江博士 (戴眼镜...

莫名地联想到了江博士

(戴眼镜就很戳我

莫名地联想到了江博士

(戴眼镜就很戳我

.Fatal-
“哥,你的心跳和我一样快”

“哥,你的心跳和我一样快”

“哥,你的心跳和我一样快”

穆穆子

原创


其实这纯属我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可以左上角走人


关于«某某»,里面有一段真的是虐到我心肝疼,就是非常经典的,江添对江欧说“花了五六年,又养出个江添”听到这句话,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心疼望仔的,我也是,但我更心疼江添。

江添为什么会拒人之外?为什么会早熟?我不懂他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本不该承受的东西,不明白他为了他的母亲隐瞒这件事,被得知后,却要被逼着与盛望分手,是他错了吗?就因为他爱上了一个男人?就因为那个人是他异父异母的弟弟?凭什么啊!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又没有违背道德底线!

爱也是一种错吗?现在喜欢一个人都要看性别了吗?这到底是不是爱!强迫异性在一...

原创


其实这纯属我自己的看法,不喜欢可以左上角走人


关于«某某»,里面有一段真的是虐到我心肝疼,就是非常经典的,江添对江欧说“花了五六年,又养出个江添”听到这句话,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心疼望仔的,我也是,但我更心疼江添。

江添为什么会拒人之外?为什么会早熟?我不懂他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本不该承受的东西,不明白他为了他的母亲隐瞒这件事,被得知后,却要被逼着与盛望分手,是他错了吗?就因为他爱上了一个男人?就因为那个人是他异父异母的弟弟?凭什么啊!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又没有违背道德底线!

爱也是一种错吗?现在喜欢一个人都要看性别了吗?这到底是不是爱!强迫异性在一起只是为了延续血脉吧?所以才反对同性

秋言
“眼一闭腿一蹬,往身上一套就完...

“眼一闭腿一蹬,往身上一套就完了”

“不”

“哥”

——

作业太多根本写不完啊啊啊

“眼一闭腿一蹬,往身上一套就完了”

“不”

“哥”

——

作业太多根本写不完啊啊啊

秋言
摸一只望仔|ω•`) “眼一闭...

摸一只望仔|ω•`)

“眼一闭腿一蹬,往身上一套就完了”

摸一只望仔|ω•`)

“眼一闭腿一蹬,往身上一套就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