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8041浏览    1106参与
荷叶浮萍—评论前看置顶

授权搬运


原创 twitter @instability7777


请多支持原创

授权搬运


原创 twitter @instability7777


请多支持原创

向日葵与玫瑰
一位短发酷姐,金允真同志

一位短发酷姐,金允真同志

一位短发酷姐,金允真同志

熙悦

韩朝车车(雷的别看,反正你也看不懂)

  

Все мужское тело

Не повышайте 3 раза.

Выступления в конференц - зале продолжаютс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я Объединенных Наций сосредоточила внимание на ППТ

Если вы внимательно посмотрите на ......

  

Все мужское тело

Не повышайте 3 раза.

Выступления в конференц - зале продолжаютс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я Объединенных Наций сосредоточила внимание на ППТ

Если вы внимательно посмотрите на всех, вы увидите, что некоторые люди ведут себя не так.

Например, Хан, он держит голову на боку и смотрит на Северную Корею. А ноги у него дрожат, а на лбу потеют.

И Герман, который приставил ручку к итальянскому подбородку и пошутил над ним.

Организация Объединенных Наций, похоже, заметила их маленькую выходку, и после того, как мы закончили последнее звено, мы разошлись.

"Брат, плохо себя чувствует?" Хан

"Уйди..." Чао

Встаньте медленно к краю стола, возьмите документы и быстро возвращайтесь в офис.

Хан последовал за ним, запер дверь и приставил спину к столу.

"Сяо Хан, вынеси вещи, а - а - а - а - а - а - а - а"

"Брат умоляет меня" Хан

"Не лезь"

Он просверлился под его телом, упал на корковый диван, снял штаны и выкопал массажные палочки в теле.

"Брат, ты действительно красивая, так хочется прижать тебя к кровати и носить тебя плотью", Хан.

"Ты знаешь, о чем говоришь? Закрой свой рот."

"Этот брат затыкает свой рот", Хан.

"Хм - хм - хм - хм - хм - хм - хм - хм - хм - хм"

Хан схватил его за голову и поцеловал, а другой рукой снял штаны.

"Веди офис с кроватью, иди туда"

"Все слушают брата" Хан

Хан Лиан тащил его на кровать. Посмотри на него, покраснев, как креветка.

"Брат, сам залез, чтобы разобрать мой пояс" Хан

В конце концов, Северная Корея не может устоять перед сильной страстью, сдерживая стыд, чтобы подняться на Хан

"Сяо Хан, не слишком долго, я подожду еще встречи..."

"Знал брата" Хан

Хан вытащил массажную палочку из своей задней дырки, заменил ее на свой половой аппарат и протянул ее.

Хан не очень - то легко сжал яму, чтобы попасться ему в задницу.

« Брат хочет меня зажать? » Хан

« Немного быстрее»

Хан двигается все быстрее и быстрее, и люди под его телом крутят его задницу.

Розовая задняя дырка покраснела от его плоти, а дырочная плоть вылезла из него.

"Задняя ямочная плоть так долго или так плотно, что она родилась, чтобы трахаться" Хан

"Хан! я твой брат, не могу быть таким невежливым"

« Брат не любит, когда меня преследуют? »

В конце концов, на верхней части полового акта появилась белая грязь, и Хан выстрелил в него.

"Продолжай держаться, вечером возвращайся и продолжай" Хан

Хан схватил массажную палочку, вставил ее и вышел из офиса, чтобы одеться.

/ PS Подписать

錄名師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你在唱什么”

“唱保卫家乡的决心”

  (在原图基础上把⭐盖了,想看原图的可以去q空间和蓝鸟)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你在唱什么”

“唱保卫家乡的决心”

  (在原图基础上把⭐盖了,想看原图的可以去q空间和蓝鸟)

As

  是一只自己成立没多久,依然竭尽全力去帮助小朝的爹啊

  可能微朝瓷朝(?)

  二编:

  审核屏蔽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前面有几只猫猫图在最后一张

  三编:审核你看清楚没有血,都是动物没有裸着祂们有毛

  

  是一只自己成立没多久,依然竭尽全力去帮助小朝的爹啊

  可能微朝瓷朝(?)

  二编:

  审核屏蔽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前面有几只猫猫图在最后一张

  三编:审核你看清楚没有血,都是动物没有裸着祂们有毛

  

Ⅰina

在努力突出一点身材差距…

不怎么会画女性人体别骂我🥺

在努力突出一点身材差距…

不怎么会画女性人体别骂我🥺

𝐶𝑧𝑦.

你这家伙这么容易受孕的吗【番外篇】

公司临时会议,卷王今天难得来迟,听小朝说是领养了一个孩子,喜欢得不得了,连续好几天晚上把小朝晾在一边。“啊呀呀,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以美为首的几人盯着他,小加还出口调侃,没曾想被瞪了一眼。


说来也是好笑,小公子领回来后一群兔子围着他转,可兔子们多多少少没什么太大经验,经常带着小公子在院子里爬。


小公子还没学会走路,他爬也就算了,可是那一群兔子也跟在他身后爬,那场面……简直一言难尽。


会议到了晚上结束,瓷爱子心切差点又把小朝落在会议室。


很好,小朝也是赌气不和他坐一辆车,自己又叫了一辆车,看来是真气了。


小朝的脾性他了解,还和当年一样血气方刚,骂人的话也是张...

公司临时会议,卷王今天难得来迟,听小朝说是领养了一个孩子,喜欢得不得了,连续好几天晚上把小朝晾在一边。“啊呀呀,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以美为首的几人盯着他,小加还出口调侃,没曾想被瞪了一眼。


说来也是好笑,小公子领回来后一群兔子围着他转,可兔子们多多少少没什么太大经验,经常带着小公子在院子里爬。


小公子还没学会走路,他爬也就算了,可是那一群兔子也跟在他身后爬,那场面……简直一言难尽。


会议到了晚上结束,瓷爱子心切差点又把小朝落在会议室。


很好,小朝也是赌气不和他坐一辆车,自己又叫了一辆车,看来是真气了。


小朝的脾性他了解,还和当年一样血气方刚,骂人的话也是张嘴就来,有几次他被朝骂了还笑嘻嘻的去挨骂,小朝差点以为他脑子有问题。


院子里的灯还亮着,还带着些吵闹声,一听就知道是兔子们和小公子在闹了。“京哥儿!小公子会走路了耶!”“乖乖们,别摔了啊!”“公子看我!来我这!我有糖!”


倒是和谐,小朝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兔子却屁颠屁颠的爬到他腿上。“爹爹惹你生气啦?”没有。小朝倔的很,眼泪都快出来了还说没有。


“哎呀!他惹你了你打便是啦,他又不舍得还手,别生阿爹气了好不好?”没成年的小兔子学着大人的模样安慰他,属实是把他给逗笑了。


“阿朝笑啦!你们拍下来了没有!”

“我拍啦我拍啦!100元一张啊!”

“你个奸商!还好我也拍了!要不然就要被你坑了!”


瓷悄咪咪的挪到小朝身后,不要脸的埋在小朝脖颈,呼出的热气是小朝耳朵泛红。“我错了……”



写在后面的话:

⒈换个风格写的好……一言难尽

⒉系列会一直写下去,只要有灵感,随时都写。

⒊想要咕咕咕

伍卅

乱记(二)(瓷)

      好了,现在是该要着手收拾前人给我留下来的烂摊子了。

      我刚想要尽力恢复经济时,又有个搅局的人来了——美利坚。虽说他帮助过我,让我赶跑了我东边的那个家伙。但是,他给我的印象依旧很差。八国联军有他,帮民害我有他……

      总之,若我不能战胜他,恐怕之后我只会遭到更多的攻击。

      正所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好了,现在是该要着手收拾前人给我留下来的烂摊子了。

      我刚想要尽力恢复经济时,又有个搅局的人来了——美利坚。虽说他帮助过我,让我赶跑了我东边的那个家伙。但是,他给我的印象依旧很差。八国联军有他,帮民害我有他……

      总之,若我不能战胜他,恐怕之后我只会遭到更多的攻击。

      正所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于是我动手了。

      一九五一年十月。

      即使你的势力如日中天,但只要你侵犯了我的疆土,危害了我的人民,我只会毫不留情地将枪口谁你。

      我不仅仅是为了我的人民,还有朝鲜。我一直把他当作是我的弟弟,只凭他一纸书信入北京,我必为他千里赴沙场。

      终于,一九五三年七月。我赢了。

      各地都飘扬着红旗,红旗之下是那个向我招手的少年。

  我手中的钢枪只为和平而响。

  那个向我招手的少年,在向我微笑。我飞奔过去,与他撞了个满怀。他的双手攀上了我的后颈,脸也埋在我的肩头。我耳边还传来他模糊不清的低语:

      “谢谢。”

       朝鲜,朝阳鲜明。这名字的寓意多么美好。希望他能充满朝气,向阳而行。

       我取下我军帽上的那颗红星,塞在他的手里。那颗红星虽然老旧,但它的光芒依旧不减。

     “朝向光芒,坚守信念。”

      那颗红星被他紧紧握在手心里,他向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天将破晓,早晨暖阳的光辉给大地镀上了一层金,随风飘扬的红旗下,还有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

      苏维埃,我的老师。他总叫我“达瓦里氏”,意思是“同志”。在我还未站稳脚根时,他却指引着我,帮助着我。

       他与我拥有同一种理念的双瞳——那赤色的信念与金色的信仰。

     “你看,夜空中的北辰星是多么闪亮。”

     “你瞧,清晨时的太阳是多么耀眼。”

     但是,光明是那么的短暂,夜空中的北辰星还是晦暗了下去,群星也黯淡无光,天地还未迎来黎明,又是一片死寂。

      他违背了初心,在歧途越走越远。我追不上他,拉不回他,只能孤零零地看着他在那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之后,我终于与他撕破了脸,在一个叫珍宝岛的地方。

      我的枪口上,还冒着袅袅轻烟。面对眼前这个人,心中虽有怜悯,但那点怜悯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我转身离开,雪地上只留下几个血红的鞋印。

  要危害我的人民,若我没有置他于死地,已是最大的宽恕。

  几年前,我曾错误地与他一样激进,虽在之前我也曾调整过,但却不起作用,愈陷愈深,引发了十年的动乱。

  

                           1976年冬 于北京

—— The end.



修老鼠

半岛街

  东亚街区。

  朝道:“二位,可还记得半岛街以前的名字?”

  苏道:“高丽街,以前整个都是你的。”

  朝道:“几十年前,日带人砸了高丽街的牌子,改成了半岛街,还把我弟的户口迁了出去,我实在舍不得我弟,想让他把户口迁回来。”

  瓷道:“所以?”

  朝道:“韩不打不长记性,我不把他打服了,他是不会听话的,我也不求你们帮我,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就行。”

  “好。”

  

  半岛街胡同里,朝拿着铁棍,指着韩,面色暴戾。

  “我问你,户口能迁回来不?”

  韩擦了下脸上的血。

  “不迁,死也不迁。”

  “是吗?”

  “你给我等着!我让我大哥来教...

  东亚街区。

  朝道:“二位,可还记得半岛街以前的名字?”

  苏道:“高丽街,以前整个都是你的。”

  朝道:“几十年前,日带人砸了高丽街的牌子,改成了半岛街,还把我弟的户口迁了出去,我实在舍不得我弟,想让他把户口迁回来。”

  瓷道:“所以?”

  朝道:“韩不打不长记性,我不把他打服了,他是不会听话的,我也不求你们帮我,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就行。”

  “好。”

  

  半岛街胡同里,朝拿着铁棍,指着韩,面色暴戾。

  “我问你,户口能迁回来不?”

  韩擦了下脸上的血。

  “不迁,死也不迁。”

  “是吗?”

  “你给我等着!我让我大哥来教训你。”

  “呵,有本事就来吧,你地盘快被我打完了,你觉得,你还有翻身的可能吗?嗯?”

  

  嘭——

  一个钢管飞过来,美带着一群人进入胡同。

  “爱你妈妈的,我罩着的人你也敢打?真就一点面子也不给我留呗。”

  美转过身,走到人群后面,点了支烟。

  “给你们一支烟的时间,自己打吧。”

  加:“是,大哥。”

  

  美带的人太多了,朝打不过,只好先跑。

  

  打完后,美扶起韩,笑盈盈道:“小韩,放心,你的东西,我会帮你拿回来的,这半岛街,迟早是你的。”

  “谢谢美哥。”

  

  种花街。

  “瓷哥,苏哥,救我。”

  苏道:“我不太好出面啊,我尽量吧。”

  瓷看着满身伤痕的朝,问道:“这是怎么了?没打过吗?”

  朝道:“韩摇人群殴我。”

  瓷斟酌几翻:“小朝,我先看看,警告下他,他不听,我再帮你。”

  

  瓷问苏要了美的电话,打给美。

  “你好,美先生,你群殴朝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我有条件,三十八号楼以里,你碰一下,我过去掀你。”

  “啊啊,我方持保留意见。”

  美挂断电话,对于瓷的话,不屑一顾。

  

  半岛街。

  美看了眼三十八号楼的牌子,给它摘下来扔在地上,踩了踩。

  “嗤,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我。”

  

  种花街。

  “大哥,美过三十八号楼了,还把三十八号楼的牌子给踩碎了。”

  “行啊,他美利坚要玩,我们就陪他玩玩。”

  

  半岛街。

  朝被美带人打的还不了手。

  嘭——

  瓷拿着铁棍用力敲向墙壁。

  “全tm给我住手!”

  十几人闻言,看向瓷,美率先开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哟,这不是种花吗?怎么?这是要为了他,与我为敌?”

  瓷看向朝:“下去休息,我帮你看场子。”

  朝起身,下场治疗。

  美挑了挑眉。

  “啊啊,亲爱的,你要一挑十六吗?”

  瓷一脚踹向美,美被他踹中。

  “fuck!都给我打!往死里打!”

  瓷挥舞着铁棍,虽有些吃力,却也没输。

  

  瓷一铁棍抡向美,美被他抡的头晕,靠着墙,坐在地上。

  周围倒了十几个人。

  瓷蹲下,给了美一巴掌。

  美撇了撇嘴,眼睛有点红,快哭了似的。

  “我不和你打了。”

  美自从把户口从英家迁出后,一直都是战无不胜的,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这么狼狈。

  瓷站起身,用手抹了下脸上的血,用带血的铁棍指着美。

  “全tm给我听好了!想在东亚街区办事!我不点头,谁敢动手我砍烂谁的脸。”

  美撇了撇嘴:“知道了。”

  

  

但这是两场雨

  “故事时间”

  晚安💤(为定时发布

  “故事时间”

  晚安💤(为定时发布

试试逝世

【朝瓷】正宫

我带着我的破烂文笔回来了

我不是故意不更新的,只是我不止一次写完后忘记保存一不小心全删了……

是朝瓷哦~毕竟我磕的CP还蛮多的……

不喜勿喷,十分感谢~

——————正文——————

  瓷,种花家意识体。作为五常之一,最大的发展中郭嘉以及五常中唯一的社会主义,自然会被很多郭关注。

  “瓷,最近有什么好喝的茶吗?”这是英。

  “瓷,我觉得你的身材比例特别好,来给我当模特吧!”这是法。

  “哦,瓷,我觉得我们有些事情需要谈谈,你觉得呢?”这是美。

  “瓷,晚上去喝点吗?”这是俄。

  “瓷哥,一起去吃饭吧!”这是巴。

  “瓷,你那次提出的建议我觉得很不错,去谈谈吧......

我带着我的破烂文笔回来了

我不是故意不更新的,只是我不止一次写完后忘记保存一不小心全删了……

是朝瓷哦~毕竟我磕的CP还蛮多的……

不喜勿喷,十分感谢~

——————正文——————

  瓷,种花家意识体。作为五常之一,最大的发展中郭嘉以及五常中唯一的社会主义,自然会被很多郭关注。

  “瓷,最近有什么好喝的茶吗?”这是英。

  “瓷,我觉得你的身材比例特别好,来给我当模特吧!”这是法。

  “哦,瓷,我觉得我们有些事情需要谈谈,你觉得呢?”这是美。

  “瓷,晚上去喝点吗?”这是俄。

  “瓷哥,一起去吃饭吧!”这是巴。

  “瓷,你那次提出的建议我觉得很不错,去谈谈吧。”这是联。

  “瓷,感谢你在疫情中做出的贡献……”这是世卫。

  “瓷……”

  “瓷,你……”

  “瓷,我……”

  ……

  朝就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瓷游刃有余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瓷似乎注意到了那道目光,转身看去,捕捉到了朝转身离去的背影。

  ——晚上

  瓷刚刚洗完澡,坐在沙发上看书,如墨的头发还滴着水。有人从后面撩起他的头发仔细吹着。吹风机停下的那一刻,朝温柔的声音响起:“这一页看了十分钟,还没看完么?”瓷放下书,侧头亲了亲朝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双眼睛带着爱意看着朝,问:“今天中午在联合大厦里,你在看我?”

  朝绕到沙发前面,与瓷并排坐下,也不逃避:“是啊,毕竟你那么耀眼,身边有那么多郭。”瓷从朝的话里听出了酸味,不由得好笑,自觉靠在朝肩上:“好啦~再怎么样他们也是比不上你的,我最爱的还是你。”朝听到这直白的话,耳尖不由得微微泛红,偏头吻上瓷的唇,瓷也回应着他。

——————没有啦没有啦—————— 

竹叶稀饭

一点小小的想法

名字的话感觉画全拟的时候能用…

一点小小的想法

名字的话感觉画全拟的时候能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