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朝拟

87860浏览    2085参与
纳爹的dog女鹅鹅(我的单舔啦

我是傻逼,别管我

没学过画画,别管我

我是贱货,别管我

画的是答辨,别管我


我是傻逼,别管我

没学过画画,别管我

我是贱货,别管我

画的是答辨,别管我


画船听雨眠

在?这有一份来自地府的友情求助(4)

        ·性格可能会ooc,请谅解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

1.

晋一句话让另外四个朝同时闭上了嘴向身侧的腐尸望去。

鬼域里阴风吹过,灌木丛黑黢黢的叶子簌簌的响,黑暗里夹杂着阴湿腐朽的气息,天空中一轮惨白的月亮,照在白骨上的光辉带着些说不出的诡异。

然后那一堆腐尸动了。

晋:!!!

元刚要上前探明情况,就被南北朝拉住,“先看一眼大...

        ·性格可能会ooc,请谅解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

1.

晋一句话让另外四个朝同时闭上了嘴向身侧的腐尸望去。

鬼域里阴风吹过,灌木丛黑黢黢的叶子簌簌的响,黑暗里夹杂着阴湿腐朽的气息,天空中一轮惨白的月亮,照在白骨上的光辉带着些说不出的诡异。

然后那一堆腐尸动了。

晋:!!!

元刚要上前探明情况,就被南北朝拉住,“先看一眼大致是什么情况。”

几个朝站在那一动不动。

尸骨扭曲的站起,骨骼摩擦,发出磨损而刺耳的声音。有未完全腐烂的,衣物与皮肉黏连在一起,沾染着已经干涸的大抹殷红。

宋往后稍微撤了一步,与跟他面对面的那副骨架保持开距离。

宋:这都是些什么有碍观瞻的东西。

其中一具尸体正一正自己马上要掉下去的头,缓缓转头,死死盯着旁边失去双臂的骨架,僵硬的张口:“野狗子来…奈何?”

清:……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

一群骨头架子没头没脑的附和,这个场景既滑稽又诡异,吵得清头都快大了。

他甩甩手正待上前,那群腐尸忽然又一起躺下去了。

“怎么回事?”南北朝上前翻看,清与元在一旁帮忙。

“野狗子是什么啊……”宋背手走到元旁边。

晋皱眉,向四周望去,目光在触及一处阴影时突然顿住了。

“除了怨气外并无其他啊,”南北朝欲要起身,突然被极速冲来的晋翻身扑倒。

“你——”南北朝未说出口的话被晋的眼神堵了回去,晋冲着宋比口型,“快让清和元也趴下。”

四个朝看向阴影深吸一口气,元转头向清悄悄比口型: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2.

鬼域外。

三个朝看着那团雾默默无言。

“要不……咱们再分两路?”唐开口道,“一边找破开雾气的办法,另一路继续往前走。”

“那明留下吧,你跟我去找,”隋看着唐。

明应了一声,继续思索找回路径的方法,唐和隋往前查看鬼域。

“隋,”唐又恢复了他一贯笑眯眯的表情,“宋他们现在应该到离鬼域核心区相距不远的地方了。”

隋停下脚步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他们在哪里的?鬼域里面感应不到的。”

“啊…我说我凭借跟他们多年的友谊心灵感应到的,你信吗,”唐眨眨眼,无视了隋满脸无语的神情,“好啦好啦,开玩笑的,我把我的令牌塞给宋了。”

隋:???你把什么东西给宋了?

“你这……”

“哎呀应该没事的呀,没有令牌我这边也出不了什么意外,有意外我也能让它变成意外的意外,”唐伸了个懒腰,“而且我刚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隋:……你说吧。

“你看那边的月亮。”唐伸手指过去。

“怎么了吗?”

“这边看不清楚,来这里,”唐拉着隋走上一块岩石,“在刚刚那里看是重合的,但现在仔细看,月亮有三个重叠的轮廓。”

隋皱紧眉头,“我只见过一次有两轮月亮的鬼域,这里有三个…”

“证明这片鬼域,有三个核心区。”

  ——————————————————

  本次用的是《聊斋志异》中的《野狗》这一篇故事。

  马上就要开学了,可能不会写的这么频繁了,我尽量每周都写一篇吧。

半只小正经

《朝拟 元夕》(南北宋)

  繁华的街市,大大小小的巷子挂满了正亮着的灯笼。

  烟花在空中绽开,新年的气氛也因此被燃到夜致。

  刚刚及笄的南宋靠着窗,看着夜幕中的银树。

  桌上的酒菜也没能吸引她的注意。

  酒楼里,歌妓正唱着最新的曲子。

  街道旁,满是吆喝着做买卖的人。

  对于久处深闺的南宋来说,一切是新奇的事物。

  用白瓷勺搅着个个分明的汤圆,南宋突然失去了吃掉它们的兴趣。

  白天时,自己还与管家因为出门的事...

  繁华的街市,大大小小的巷子挂满了正亮着的灯笼。

  烟花在空中绽开,新年的气氛也因此被燃到夜致。

  刚刚及笄的南宋靠着窗,看着夜幕中的银树。

  桌上的酒菜也没能吸引她的注意。

  酒楼里,歌妓正唱着最新的曲子。

  街道旁,满是吆喝着做买卖的人。

  对于久处深闺的南宋来说,一切是新奇的事物。

  用白瓷勺搅着个个分明的汤圆,南宋突然失去了吃掉它们的兴趣。

  白天时,自己还与管家因为出门的事而大吵大闹。

  到最后,为了出门,南宋还是听从了侍女的建议——女扮男装。

  “小姐小姐,快看那座桥!”同样女扮男装的侍女小夕兴奋地指着窗外,“听别人说,在那座桥上祈福可以得到美满的姻缘呢!”小夕道。

  “那桥叫什么名字?”南宋将几块碎银扔到说书先生的桌上。

  正讲着各大家名流的说书先生马上回道:“那桥叫蓝桥。相传有位秀才赴京赶考时,在桥上遇到挚爱之人,后来两人成仙结伴离去,好不快活。”

  “走,去看看。”南宋将银两放在桌面上。

  桥上的人远比从楼上看到的多。

  熙熙攘攘的人群,把南宋和小夕冲散。

  “喂,小夕!”南宋回头,却不得不跟着人流向桥中部移动。

  拿着别人塞来的白兔灯笼,南宋小心挪动脚步。

  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被桥上的一个素衣男子吸引。

  清冷的月光似乎青睐他,将他照成了如同画一般的存在。

  他就是画中人,与繁杂的世界分隔开。

  “这位公子也在这里看花灯?”南宋想。

  实际上她也这么说了。

  他微微发怔,继而道:“是的。有人说,这里的风景很好——但我只觉得一般。”

  你知道吗?在别人眼中,你就是最好的风景,她想。

  “不知公子可有挚爱之人?”南宋问——如今回想时,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发问。

  “挚爱吗?”他将头上的白玉骨簪取下,“可能,是赠我信物的女子吧。”

  看着依稀眼熟的骨簪,南宋不由得失落。

  “知道哪里的花灯好吗?”他问。

  “当,当然!”南宋抬头,“走,我带你去!”

  她汗浸浸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他怔了一下,耳尖微微变红。

  当然,她没看见。

  在蓝桥上,两人握住对方的手赏花灯。




“所以,当时你就知道我是女扮男装了?”南宋问。

  “对呀,”他笑着回道。

  白玉簪上依稀可见“南北”二字。

  “就知道你一直骗我,北宋。”她嗔怪道。

  花树下,星雨中,两人携手。

新晋居民_3374478

朝拟的暗涌潮起:再见兄长

  懒得说了,直接开始正文吧。

  

  

  汉朝看了身后的女真,结果发现这小女孩和拦在他们身先的金发少女真挺像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元朝也自然发现了两人的容貌相像,他迟疑地看着汉朝,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元朝:汉哥你是第二个大一统王朝,你看该怎么办?

  

  

  汉朝也发现元朝正在盯着他,表情逐渐无语。于是,他们兄弟俩开始了失传已久的眼神交流。

  

  元朝:汉哥你说该怎么办?

  

  汉朝:汝问吾,吾问何人?

  

  

  他俩在用眼神争论,而在已经被忽视已久的后金眼中就是:他俩眉飞色舞干什么呢?既然你...

  懒得说了,直接开始正文吧。

  

  

  汉朝看了身后的女真,结果发现这小女孩和拦在他们身先的金发少女真挺像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元朝也自然发现了两人的容貌相像,他迟疑地看着汉朝,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元朝:汉哥你是第二个大一统王朝,你看该怎么办?

  

  

  汉朝也发现元朝正在盯着他,表情逐渐无语。于是,他们兄弟俩开始了失传已久的眼神交流。

  

  元朝:汉哥你说该怎么办?

  

  汉朝:汝问吾,吾问何人?

  

  

  他俩在用眼神争论,而在已经被忽视已久的后金眼中就是:他俩眉飞色舞干什么呢?既然你俩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哈!我把女真带走了啊。

  

  

  后金缓缓走向女真,这时桃林里刮起了一阵清风,把后金长长的裙摆吹起来了。后金是金发金眸,标准的西方面孔。但她的皮肤却是如大地般的黄色,而且五官都有一些中国人的特征。看起来就像是混血。

  

  

  “女真,你应该明白自从本体分裂了人格之后,我们七个就分开了。但是人格分裂一旦长久,我们都会烟消云散,所以我是来找你融合的。我已经知道了前清的踪迹,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七个会再次团聚。”后金的声音在女真耳边响起,女真身体微微一颤,然后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汉朝和元朝就在旁边吃瓜看戏,顺便把后金说的话都记下来了。

  

  现在他们得到的线索有四条:

  

  1.这个女孩叫女真。

  2.女真和这个金发少女一样都是人格分裂的产物。

  3.分裂的人格有七个。

  4.其中一个叫前清,其他的均下落不明。

  

  元朝正准备把这四条线索记录在宣纸上,他的动作忽然顿住了,手也有些发抖好像明白了什么。

  

  汉朝的反应也不遑多让,他们把这些线索组合在一起得出了一个有些不可置信的结论。

  

  

  那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本体”该不会是失踪已久的清吧。毕竟她们身上明明白白地有华夏族灵的气息,反正绝对不是汉族,那就是少数民族。再加上那个女孩叫女真…

  

  

  

  汉朝和元朝正打算继续听下去,忽然就听见有人“咳咳”了一声。抬头就看见后金正用十分复杂的目光盯着他俩,那眼神好像在说:原来你们中原的朝灵都喜欢偷听别人说话啊。

  

  

  “喂,那个谁,你别用“原来你们是这样的朝灵”的眼神看着我们啊。”元朝被看得寒毛立起来了。汉朝则选择了以彼人之道,还之彼人之身,他用同样复杂的眼神看着后金与女真。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后金和汉朝就一直相互盯着谁也不肯退让。最后还是后金率先移开了目光,后金尚是少年,怎能比得过强盛的大汉帝国呢?

  

  

  “行了行了,在气势和实力上我远不如你们,说吧到底啥事。”后金噘了噘嘴说道。

  

  

  汉朝也是明人不说暗话,开门见山就说:“你叫后金是吧。”

  

  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后金在听到汉朝的话语后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很快恢复了正常。

  

  

  “不错,我的确是后金,但那只是后人的称呼罢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后金反问汉朝。

  

  

  汉朝微微一笑:“我怎么知道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么?”

  

  

  后金的的眼神忽然变得狠厉,汉朝的嘴角依旧是挂着笑容。空气中仿佛都有火药味。

  

  

  另一边,瓷和联四正准备离开昌武墓园,而守墓的那位老者则向瓷大声喊道。

  

  “瓷!你可以去主城的边界看看,没准儿会看到你意想不到的人!!!”

  

  

  

  

我创思你们hhhhh

《关于清为什么叫“清”这件事》

“”是突发奇想的奇怪脑洞hhhhhhhhh


我∶你知道清的国号为什么叫“清”吗?

俺同学∶我不知道

我:嘿嘿嘿,知道清明时节雨纷纷吗

俺同学:知道

我:你看啊,这个“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个“清”呢,是在“明”的前面的

俺同学:so????

我:你看啊,因为“清”字在“明”的前面,所以“清”压制了“明”<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在另一方面>

俺同学:。。。。

我:所以呢,这个名字大大滴好!!

俺同学:9

“”是突发奇想的奇怪脑洞hhhhhhhhh


我∶你知道清的国号为什么叫“清”吗?

俺同学∶我不知道

我:嘿嘿嘿,知道清明时节雨纷纷吗

俺同学:知道

我:你看啊,这个“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个“清”呢,是在“明”的前面的

俺同学:so????

我:你看啊,因为“清”字在“明”的前面,所以“清”压制了“明”<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在另一方面>

俺同学:。。。。

我:所以呢,这个名字大大滴好!!

俺同学:9

想死的老涵

  自家明

  

  反正就是画了一下明上吊死后的勒痕

  自家明

  

  反正就是画了一下明上吊死后的勒痕

有逸想的汉球

♢蓝星校园(正文.五)

拜拜,更完过后差不多要去复习啦

下学期准备小升初有缘更新

————

01.

“话说……我没看课表,这节自习课原本是谁的来着?”


“是某个非常严厉的老师”


“谜语人?”


“是汉老师的……”


“打住,我想我明白了”


“秦:你直接报我名得了”


“蛙趣,我敬你是条汉子,敢直呼秦老(fj)……老师的名讳”


“18年后还是条好汉!”


“我60年前直呼名讳,现在已经上高中”


“复活吧!我的同学!”


……


很好……自习课,剩余的同学们一边在庆幸没选烹饪,一边在畅所欲言了呢


02

“啊——为什么偏偏是下午最后一节课?!饿死了”...

拜拜,更完过后差不多要去复习啦

下学期准备小升初有缘更新

————

01.

“话说……我没看课表,这节自习课原本是谁的来着?”


“是某个非常严厉的老师”


“谜语人?”


“是汉老师的……”


“打住,我想我明白了”


“秦:你直接报我名得了”


“蛙趣,我敬你是条汉子,敢直呼秦老(fj)……老师的名讳”


“18年后还是条好汉!”


“我60年前直呼名讳,现在已经上高中”


“复活吧!我的同学!”


……


很好……自习课,剩余的同学们一边在庆幸没选烹饪,一边在畅所欲言了呢


02

“啊——为什么偏偏是下午最后一节课?!饿死了”


“+1,不过话说回来……那两个人去哪了?”


“干大事”


“?”


“?”


“说话说一半,祝你魂穿……"


“这位爱卿为何不语?”


“臣是武将,不善言辞”


“那诸位爱卿呢?”


“臣是刺客,不必多言”


“臣是奸臣,不必多言”


“臣要造反,不必多言”


“……6,很好,话题被成功的带歪到太平洋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大实话呢?”


“是日韩他们两个……奇怪,你全部都是围在美身边当牧“洋”犬吗?”


“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美叫他们出去办事…”


“不是吧?这么勇的吗?就算是自习课,敢逃秦老师的课……默默替他们点根蜡”


“怕什么?秦老师又不在!山中无“老虎”,我们当大王”


众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教育黑板上,粉笔字越来越多……


03.

“你说大哥怎么回事?本来就快要到午餐时间了,竟然趁着这个保安休息的时候让你们出来买可乐炸鸡??”


“唉,又能怎么办呢?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也是……”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让这节自习课的老师不要在这节课之间回来上课……或者,好说话一点……”


“这节课的老师……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04.

“叫到名字的都给我出来,下课去办公室喝喝茶”


秦望着寂静无声的教育,冷笑一声


“说啊,不是挺能说的吗?”


随及点起了黑板上的名字


“艹,是那个老六”


“内鬼插出去!”


“是!谁!”


许多人不禁暗骂一声


“美日韩……胆子挺肥啊……敢逃课了,竟然还在教室里……既然这么喜欢美食,下次你们跟英一起去烹饪课吧……”


英:?


“请秦老师……给我个痛快”


韩是看过帖子的,自然知道带英那堪称“道德的沦丧"的厨艺…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免谈”




————

抱歉有亿点少

看到请立刻去复习功课

应该……在很多地方都是延期期末吧

(战术后仰)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5(复活)

感谢@南瓜本瓜 提供的脑回路,我满血复活了😭正在码字

[图片]

@五块红包(胡乱开席) 


日:你们不要过来了啊!


(暴揍日本中,请勿打扰)


[图片]

@南瓜本瓜 


明:还行(


作者:首先感谢您把我满血复活,其次@ch_大明洪武 她知道为什么


元:聊几句就一度僵硬


[图片]

清:准确来说呢,我的烟是在刚上来时戒的,其他人也没有参与


[图片]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吐xue倒地)


rain:你别走啊!我也怕这么大的狗!


[图片]

@Ferrari雨凌 ......


感谢@南瓜本瓜 提供的脑回路,我满血复活了😭正在码字

@五块红包(胡乱开席) 


日:你们不要过来了啊!


(暴揍日本中,请勿打扰)


@南瓜本瓜 


明:还行(


作者:首先感谢您把我满血复活,其次@ch_大明洪武 她知道为什么


元:聊几句就一度僵硬


清:准确来说呢,我的烟是在刚上来时戒的,其他人也没有参与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吐xue倒地)


rain:你别走啊!我也怕这么大的狗!


@Ferrari雨凌 


明:……好


@阿鸿づ 


清:怎么又是你?!


明:……


@ch_大明洪武 


明:……


明:……




清:够了啊


明:没有够,继续听(拿奏折敲了清脑袋)


@法兰西鸢尾 


清:好(即答)


明:(拿奏折用力地往清脑袋上敲)


明: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天堂的每一天14

哥几个又来看创亖人的文了?


(挺悲哀的…几天前写好的文被我妈删了😭标签打好了合集加入了回礼搞好了然后文就那么没了😭)


(我很悲哀,所以我来创人了😭😭😭)


--------------------------


“诈s了!”


此时,元也进来了,用一种忍笑的语气调侃了一下清。


“你自己也是封建老幽灵,还诈s”


“所以你解释一下前几天胡乱攻击人是怎么回事吧”


明开始旧事重提模式。


“啊?”


时间回到几个星期前,西楚走错房间打开了清房间的门,一开门就看见了缩成一团,且眼睛xue红的清,西楚马上意识到自己走错房间了,刚准备走出去清就...


哥几个又来看创亖人的文了?


(挺悲哀的…几天前写好的文被我妈删了😭标签打好了合集加入了回礼搞好了然后文就那么没了😭)


(我很悲哀,所以我来创人了😭😭😭)


--------------------------


“诈s了!”


此时,元也进来了,用一种忍笑的语气调侃了一下清。


“你自己也是封建老幽灵,还诈s”


“所以你解释一下前几天胡乱攻击人是怎么回事吧”


明开始旧事重提模式。


“啊?”


时间回到几个星期前,西楚走错房间打开了清房间的门,一开门就看见了缩成一团,且眼睛xue红的清,西楚马上意识到自己走错房间了,刚准备走出去清就突然跟他打了起来,两人打起来不差,然后明和宋刚好路过就拉开了他们。


要问西楚为什么还是回来了就是半路待的好好的就被武周拉回来了(女强人啊)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都快记不清我怎么来这的了”


“……”


“这就是你攻击我的理由?!”


西楚突然出现了。


场面一度尴尬。


-----------------


我很悲哀我不想更新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4(看我多勤快)

[图片]

@阿鸿づ 


明:你馋…武宗皇帝身子?(不敢置信)


(ps:自家超代一班管自己家皇帝叫x宗皇帝,例如“太宗皇帝”)


明:虽然好像是因为他但是你冷静点(你还是个小孩子


[图片]

@正在吃饭 


西楚:可以


日:阿嚏!谁在说我?


[图片]

@ch_大明洪武 


(可恶没有b站😭)


清:你是真没完了(泪)


明:好的


[图片]

@法兰西鸢尾 


明:想知道吗?(笑)


[图片]

@Ferrari雨凌 


明:……尝试过……


清:(耸肩)只不过没成功喽...


@阿鸿づ 


明:你馋…武宗皇帝身子?(不敢置信)


(ps:自家超代一班管自己家皇帝叫x宗皇帝,例如“太宗皇帝”)


明:虽然好像是因为他但是你冷静点(你还是个小孩子


@正在吃饭 


西楚:可以


日:阿嚏!谁在说我?


@ch_大明洪武 


(可恶没有b站😭)


清:你是真没完了(泪)


明:好的


@法兰西鸢尾 


明:想知道吗?(笑)


@Ferrari雨凌 


明:……尝试过……


清:(耸肩)只不过没成功喽


@唐爷爷火树嫁我 


宋:你真当我好欺负是吧(撸袖子)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摸)


作者:(然后抢走华子)(迅速跑走)


作者:(跑到一半)【首】趣我抢了他的包!



辽:……


金:……


西夏:……











想死的老涵

  大概弄了一下新设定

  有时间再弄清或者其他朝代的

  大概弄了一下新设定

  有时间再弄清或者其他朝代的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3

[图片]

@正在吃饭 


您终于给我提ask了!


西楚:武周吗?虽然我不相信她能让我保护(自家武周完全一个女强人形象)如果真让我护着她的话,我也不会完全让着她 【笑】


[图片]

@阿鸿づ 


清:呼叫乾隆!


明:(飞拳)满洲鞑子!


明:

[图片]


[图片]

@法兰西鸢尾 


明:最后才弄懂的


[图片]

@南瓜本瓜 


明:嗯(拿奏折)


清:你干甚?


明:【把奏折狠狠地敲在清脑袋上】


清:趣!【首】


汉:挺好的


唐:揍了几顿罢了


宋:...


@正在吃饭 


您终于给我提ask了!


西楚:武周吗?虽然我不相信她能让我保护(自家武周完全一个女强人形象)如果真让我护着她的话,我也不会完全让着她 【笑】


@阿鸿づ 


清:呼叫乾隆!


明:(飞拳)满洲鞑子!


明:


@法兰西鸢尾 


明:最后才弄懂的


@南瓜本瓜 


明:嗯(拿奏折)


清:你干甚?


明:【把奏折狠狠地敲在清脑袋上】


清:趣!【首】



汉:挺好的



唐:揍了几顿罢了



宋:这个不方便告诉你……


唐:作业写完了吗?


@Ferrari雨凌 


明:给它在橡皮上刻个“你jian”也可以,这不代表你会雕刻(平静)


@怎一个愁字了得! 


宋:我不想提他



宋:孩子…


@五块红包(胡乱开席) 


清:…这树挺碍眼吧……


@ch_大明洪武 


清:好


明:你是真没完了…









乌龙茶
  联动篇《灵魂互换三天半》清...

  联动篇《灵魂互换三天半》清

  以后会有文,这几天先是图

  @莓蝶 

  联动篇《灵魂互换三天半》清

  以后会有文,这几天先是图

  @莓蝶 

Lingxin

人设改了,喀尔喀(瓦剌)内扎萨克蒙古(鞑靼),关系姐妹

喀尔喀(也是Mongolia and Inner Mongolia)


人设改了,喀尔喀(瓦剌)内扎萨克蒙古(鞑靼),关系姐妹

喀尔喀(也是Mongolia and Inner Mongolia)


July✨

老祖宗的天堂生活(七)

文笔不好  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

——————————————————————

待到魏晋和南北朝他们讲完他们的历史后众朝带着他们回到了家。这时又有一道光照下,所有朝代都愣住了。

可真奇怪,他们都赶着今天上来是吧?

夏他们安顿魏晋他们去了,汉在照顾着三个“神兽”当然罗马和匈奴被迫营业。于是接待新来的这个重任就落到了秦和西楚身上

“烦”秦一路就说了这一个字,西楚在旁边点头赞同。一路走到隋的面前但是这个新来的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似的左顾右盼

“你不疼吗?”秦缓缓开口眼神扫过他胸口的致命伤。隋抬头看向秦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秦?”

“哦?你...

文笔不好  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

——————————————————————

待到魏晋和南北朝他们讲完他们的历史后众朝带着他们回到了家。这时又有一道光照下,所有朝代都愣住了。

可真奇怪,他们都赶着今天上来是吧?

夏他们安顿魏晋他们去了,汉在照顾着三个“神兽”当然罗马和匈奴被迫营业。于是接待新来的这个重任就落到了秦和西楚身上

“烦”秦一路就说了这一个字,西楚在旁边点头赞同。一路走到隋的面前但是这个新来的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似的左顾右盼

“你不疼吗?”秦缓缓开口眼神扫过他胸口的致命伤。隋抬头看向秦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秦?”

“哦?你认识我?”

隋摇了摇头“不…只是在书上看到过,你旁边的应该就是西楚了吧?而这里是天堂”

秦不好奇为什么隋会有那本书因为当他实现大一统的时候他也得到了这种类似于记载的信息

一旁至今没插上话的西楚接着说“先回去吧,你的情况看起来不太乐观”

……

秦把隋安顿好后就去了大厅然后就看到了乱成一片的朝代们

夏、商、周依旧以酒为论点展开了争论,魏、蜀、吴因为太吵被罚跪在地上,罗马和匈奴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还有…

“兄长~让我抱一下嘛!就一下!”魏晋正朝着汉那边靠“走开!我男的!烦不烦啊你”汉推开面前的东西谁知他又扑了上来。“诶呦~那就变成女体嘛!况且你那时期断袖不也蛮多的嘛”据旁边看戏的新说魏晋他一到家就缠着各位长辈不放硬是都抱了一遍,但由于他做法太过于离谱到了汉这里就出了这档子事。

好嘛!带了个麻烦过来

魏晋一看秦过来了再看已经拔剑的汉果断选择了秦,但还没到秦眼前就被秦越来越黑的脸吓得退了回去

“拜拜~”然后回了房间

汉见一直烦他的魏晋走了感激的看了看秦然后就去找罗马了

站在门口默默看着一切的隋表示“这tm真是我哥?画风有点怪啊?”

“中原,你看我来了这么久了怎么连句话都不说?”匈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那好‘请你滚’…管了吧?”

“没意思,脾气越来越差了”

匈奴见讨不到什么好处便又钻回了地下回凡间去了,魏、蜀、吴看着匈奴消失的地方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趁着汉没注意偷偷移到了那里商量着要不要也试试…然后蜀付出了行动于是他头被撞破了并且引起了其他朝代的注意最后汉帮蜀包扎了一下并带他回房休息了,而魏和吴在原地看着一切不敢动弹

“要不…我们也撞一下?”



最近朝代们上来的可能有些频繁了…因为一些人想看清出场



感觉混什么圈是博主自由

吭哧吭哧搞出晋,


以下是简短的说法:我想搞一个儒将样子类似的晋,出身士族的那种前期平步青云的感觉,后来由于犯事被贬从而浪迹自己,像那种隐居的名士差不多


后面是一点我的果泥形象

吭哧吭哧搞出晋,




以下是简短的说法:我想搞一个儒将样子类似的晋,出身士族的那种前期平步青云的感觉,后来由于犯事被贬从而浪迹自己,像那种隐居的名士差不多




后面是一点我的果泥形象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2

感谢各位!


[图片]

@丁勾想要钓个鲤鱼 


清:事实上我每天都是这么干的,白天是半斤八两,晚上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了(看了一眼明)


清爷的一句话,等于在明的雷点上疯狂蹦迪


明:/肉眼可见的已经怒了/   满洲鞑子! /瞪了一眼清/


清:(反正是事实)


[图片]

@阿鸿づ 


清娘:小兔子唱得很不错哦 /笑/


清:

[图片]


[图片]

@南瓜本瓜 


明:想过,但其他前辈不允许(耸肩)


周:(笑)真的不情愿。


唐:有,但多半不会取名(...


感谢各位!


@丁勾想要钓个鲤鱼 


清:事实上我每天都是这么干的,白天是半斤八两,晚上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了(看了一眼明)


清爷的一句话,等于在明的雷点上疯狂蹦迪


明:/肉眼可见的已经怒了/   满洲鞑子! /瞪了一眼清/


清:(反正是事实)


@阿鸿づ 


清娘:小兔子唱得很不错哦 /笑/


清:



@南瓜本瓜 


明:想过,但其他前辈不允许(耸肩)


周:(笑)真的不情愿。


唐:有,但多半不会取名(


汉:有过


@法兰西鸢尾 


劳斯您画的真的好米🌹


宋:不会/笑/


唐:要不要用在武周身上?(不对


@月半浩 


全体祖宗(除清):他没出来过


(私设注意!)


@ch_大明洪武 


所有祖宗:没看法


(作者没看过《三体》😭)



清:没完没了是吧?


明:没错


(放歌环节)


清:


@五块是日共厨 


唐:书背完了吗?作业写完了吗?(把李白and杜甫拉来)


感谢各位










想死的老涵
 你的性格已击败全国百分之99...

 你的性格已击败全国百分之99点九的明

  

  @肃清万里,总齐八荒 

  

  你不回我消息我画屌图创s你😡😡😡😡😡

 你的性格已击败全国百分之99点九的明

  

  @肃清万里,总齐八荒 

  

  你不回我消息我画屌图创s你😡😡😡😡😡

画船听雨眠

在?这有一份来自地府的友情求助(3)

       ·性格可能会ooc,请谅解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

1.

最后进去的是宋和元。

唐拉住抬脚欲要进去的宋,悄悄塞给他一个东西,“你俩记得提前把刀拔出来。”

元随意应了一声,抽出佩刀,拉了一把宋,“走了走了。”

唐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祝你们一路顺风哟。”

宋:……表情收一下,你牙都呲出来了。

2.

鬼域里面。

晋把鞭炮扔进去后,缝里面噼里啪啦一片声响,随之传来的还有几声哀嚎。

清...

       ·性格可能会ooc,请谅解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

1.

最后进去的是宋和元。

唐拉住抬脚欲要进去的宋,悄悄塞给他一个东西,“你俩记得提前把刀拔出来。”

元随意应了一声,抽出佩刀,拉了一把宋,“走了走了。”

唐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祝你们一路顺风哟。”

宋:……表情收一下,你牙都呲出来了。

2.

鬼域里面。

晋把鞭炮扔进去后,缝里面噼里啪啦一片声响,随之传来的还有几声哀嚎。

清:……怎么听着有一种大炮炸膛的感觉?

他旁边那只被撂在地上的魂哀嚎得比里面还要惨,大有一种炸在彼身痛在我心的趋势,直吵得清耳膜疼。

但是情况逐渐不对劲了起来。

晋的初步预测是里面的魂大约是十几只,不然也不至于先派魂诱朝深入,虽然自身能力被有所压制,但是十几只怨魂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后他看到有不下三十只的魂涌了出来。

晋:……

南北朝默默的起身远离那一团魂,凑到晋旁边:“这在你的计划范围内吗?”

晋:大意了,没想着魂这么多。

南北朝:……

南北朝破防了,破大防了。

“我就不该觉得你能靠谱!”他趁对面还没反应过来,拉起晋就夺命狂奔,顺带提起了清。

于是地面上的那个魂以一种倒栽葱的姿势跟着滑行了好久,才从烟木仓上被踢下来。

魂:做个人吧。

3.

唐在外面四下里转圈,大致把鬼域的范围画了出来。

“怨气没有外溢,”他感应了一下,“这里没有形成太久。”

旷野无垠,黑压压的天幕下,渐渐泛起浓厚的白雾,阴风吹过,隐隐有哭泣声从浓雾中传来。

浓雾渐渐往鬼域中飘去。

然后浓雾留在外面的那一半把唐回去的路堵住了。

唐:硬了,拳头硬了。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有一只冰凉的手贴在了他的肩上,窸窸窣窣从远至近的脚步声传来。

唐:什么玩意这是。

他突然拔剑向身后砍去,余光中瞥见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猛地低下身去,剑光堪堪擦着对面的帽顶甩下。

唐:“……你是来送惊喜的吗?”

差一点就分头行动的明:“……我还没来得及开口。”

走在后面的隋默默停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决定先离远点跟唐打个招呼。

4.

宋和元往前走了很久,期间路上遇到的鬼魂大多都被元三两下解决了。

直到他俩听到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噼里啪啦声。

宋:……他们好雅兴。

“往这边走,他们估计是在发出声响的那里。”宋拨开一片草丛,示意元跟上。

他们小心翼翼的走过并不算太茂密的草丛,沿路上白骨遍地,尸肉横倚,隐隐漏出些腐烂的味道。

“小心点走,这里死过不少人。”元继续迈步向前——

然后他撞上了南北朝。

5.

“……你们还能跑到这真是个奇迹,”宋把清从地上拉起来。

“是啊,”清拍了拍衣袖,“我第一次见南北朝跑这么快,都跑出策马狂奔的感觉了。”

晋缩到了一边的石头上。

晋:不行了,让朕缓缓。

“你们看到的怨魂长的什么样啊,”元看向南北朝。

“怎么说呢,”南北朝简单理了理衣服,“它们闹得太乱,我没仔细看,只知道它们通体黢黑。”

“你不是说它给你们带路了吗?”

“它变了个假样子带的路啊,”南北朝捂脸看天。

“那个,我有个问题,”晋弱弱的举手,“你们仔细看那边躺着的那堆骨架。”

“怎么了吗?”宋凑到晋旁边。

“你们确定它刚刚一直没有被动吧?”

宋:“…谁会去动那个啊。”

“那为什么,”晋眯起眼睛,“它好像往我们这边挪了一点?”

“而且你们觉不觉得环境太安静了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