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朝日奈右京

1957浏览    49参与
之尺沒靈感暫不寫

[右京x我]Night.

短篇(1000)


“這麼晚了還不睡嗎?女性總這樣熬夜對身體不好。”


右京字正腔圓的聲音從床邊傳來,我這才察覺原來他已經從那堆成小山的卷宗中的繁忙抽出身來了。


因為要創辦新事務所的原因,所以近來右京的作息時間總是拖得很晚。


雖然不至於有熊貓眼,但神情疲憊總歸是少不了。


身為他的女友,我理所當然的有幾分心疼。自然幹不出放任自己男友忙碌而自己就在一邊呼呼大睡的事。


於是我放下手上的書,搖了搖頭。


“不礙事。我只是想等你一起睡覺。對了,你忙完了嗎?”


“…謝謝,你總是這麼貼心。”右京笑了笑:“手頭上的案子姑且是先告一段落了。你稍等,我現在就去洗漱。”...

短篇(1000)


“這麼晚了還不睡嗎?女性總這樣熬夜對身體不好。”


右京字正腔圓的聲音從床邊傳來,我這才察覺原來他已經從那堆成小山的卷宗中的繁忙抽出身來了。


因為要創辦新事務所的原因,所以近來右京的作息時間總是拖得很晚。


雖然不至於有熊貓眼,但神情疲憊總歸是少不了。


身為他的女友,我理所當然的有幾分心疼。自然幹不出放任自己男友忙碌而自己就在一邊呼呼大睡的事。


於是我放下手上的書,搖了搖頭。


“不礙事。我只是想等你一起睡覺。對了,你忙完了嗎?”


“…謝謝,你總是這麼貼心。”右京笑了笑:“手頭上的案子姑且是先告一段落了。你稍等,我現在就去洗漱。”


“好。”我回笑,順便掃平了床上的褶皺等他。


片刻,我看到右京從洗漱間中走了出來。


嗅到房間裡隱約浮動的芬芳幽香,右京詫異地動了動鼻子。


“這是……點了香薰嗎?”


右京一邊問,一邊側身坐上床。他先是幫我掖好了被子,再把床頭燈的燈光調小。


見狀我也順勢調整了一下姿勢,不輕不重的倚在他微硬的胸膛前,再伸手從櫃上拿過那瓶小小的精油展示給他看。


“嗯。是去你弟弟店裡買的。他還給我打了折呢。說是你最近應該很忙,讓我好好照顧你,最好能讓你睡個好覺。”


聽到我這麼說,右京了然。


“是琉生啊。真沒想到你跟他變得這麼熟稔了。”


“……這有甚麼。畢竟是你的弟弟,而且他人也很好說話。”


我裝作無佯眨了眨眼,之後越身把床頭燈關了。


“再怎麼說我將來也會成為他們的嫂嫂……得先留個好印象才行啊。”


我這麼小聲嚷噥着。


房間一片漆黑,右京一時也沉默了下來,只剩下被單輕微的摩挲聲。


我把枕頭放好,緩了聲線說道。


“好了,我們睡覺吧。”


當我正要躺下,心裡一鬆的時候,我聽見右京的聲音低低地說道。


“再稍稍等我一下就好。”


“…嗯?”


我止住了動作,疑惑地問。


“再等一下的意思是……你有工作遺漏了嗎?”


右京無聲的嘆了口氣,然後他將我摟入懷中,把我帶躺在床上。


我一愣,鼻息之間都是他好聞的冽香。


我聽見右京正經之中帶著溫綣的笑意說。


“不是。我是指等我忙完這段時間,我們就去領證結婚吧。那群傢伙也的確到時候該要有一個嫂子了。”


“……”


我被他的突然放出的話語驚住,一時無言。


本來以為離結婚還有不少的距離,沒想到……


右京看我沒有反應,一時失笑。


“怎麼了?被我嚇到了嗎?”


一秒後,他精確地找到了我的唇,並在上面落下淺淺的一吻。


“可是我是認真的。本來是打算等事務所上了軌道之後再向你求婚。但是現在聽到了你的想法……又叫我怎麼忍住?”


”嫁給我,成為我合法的妻子吧。我會好好的照顧你。”


聽到這裡,我終於忍不住笑了,頭往右京的胸懷埋得更深。


“真是的,明明一開始是我想要回報你啊。”


事到如今,答案也只會有一個字了。


“好。”




<End. >

youko

ukyo(兄弟战争)

        这几天律师所似乎很忙,我看着时针转过了数字9,右京还没回来,其他兄弟早就在房间待着了,抱着朱莉坐在饭厅里,心里挂念着厨房那温着的饭菜。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玄关处有一丝细小的声音,朱莉在我怀里睡得朦胧耳朵却下意识竖起来。

        我望过去,右京出现在玄关口,他惊愕的看着我“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我把朱莉放在旁边椅子里任它睡着,走过去接过右京的公文包和外套,“我看右京先生最近忙得很,想来肯定不...

        这几天律师所似乎很忙,我看着时针转过了数字9,右京还没回来,其他兄弟早就在房间待着了,抱着朱莉坐在饭厅里,心里挂念着厨房那温着的饭菜。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玄关处有一丝细小的声音,朱莉在我怀里睡得朦胧耳朵却下意识竖起来。

        我望过去,右京出现在玄关口,他惊愕的看着我“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我把朱莉放在旁边椅子里任它睡着,走过去接过右京的公文包和外套,“我看右京先生最近忙得很,想来肯定不会好好吃饭,我给你留了一碗炒饭和豆腐汤,现在还在温着”。

  我把他拉到餐桌旁“你先坐下,我给你端来”。

  “噢....谢谢”右京反应过来,脸上突然泛起一点红晕“果然还是女孩子细心,我家几个兄弟,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我把饭菜一样一样摆过来,右京则一直看着我。

  “好啦”我笑着“请尝尝吧”。

  他挖了一口炒饭吃,又喝了一口豆腐汤“很好吃,真是辛苦你了”,我坐到他对面撑着头。

  “好吃就好”我盯着他,感叹右京先生真是无论何时都有条不紊的。

  吃完他放下筷子,抽张纸巾一边站起来一边擦嘴巴,他随手把纸巾扔进废纸篓。

  我也站起来,手还没碰到碗碟,右京一把拉过我,揽我进怀里,他只抱着我,半晌没说话“右京先生,最近累坏了吧?”我开口。

  他埋在我头顶,闷闷的说“稍微有点累呢”。

  我眨巴眼睛“请问右京先生需不需要可爱的我给你捶背呢?”右京顿了顿,低沉的笑了。

  “好啊,不过可爱女友的特别服务肯定得去房间私密进行”。

———————————————————————————————

  交往这么久以来,右京的房间我来过很多次,可是深夜跟右京单独待着,还是第一次。

  他进门就扯下领带,往小沙发上甩,我站在门口,脑海里不断闪过各种🔞🈲妄想小片段,还是跟着走进去。

  他叫我坐在办公椅上,可以翻看书桌上的书籍,他自己去洗漱,我脑子里仍满是不好的妄想,自然是没心思看书。

  不知过了多久,右京出来了,带着水汽坐在我身边同我说话,我都没听清楚右京的话,一个劲的点头。

  “大学有什么让你为难的课题吗?”我点头。

  “同学之间关系怎么样?”我点头。

  .........

  “家里最近吃了什么?”我点头。

  “今晚在我房间住吧?”我点头。

  不对,他刚刚说了什么?我猛的抬头看他“啊?”。

  “我觉得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惊讶”他没戴眼镜,头发也随意散落,发尾还有些湿漉漉的。

  那双深邃如蔚蓝大海的眸子看着我“毕竟结婚以后我们两个人一起睡的时间多着呢” ,我的脸颊一刹那变得通红。

———————————————————————————————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我躺在床上,右京先生关灯,只留了一盏床边的幽黄台灯,我拿起被子蒙上大半张脸,这张床上都是右京的味道,就像我融入进他的身体一样。

  真是,好害羞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很不矜持,居然能这么安然的在男生房间过夜!

  我脑子里乱糟糟的,这一晚上我的心情就没平复过,我紧闭着眼,突然感觉身边的床铺有些塌陷,被子也被轻轻的拉扯了几下。

  他来了!!

  我感觉到旁边的呼吸声,心跳的更厉害了,过了一会儿,似乎是太安静了,我眯起一只眼睛悄悄的往旁边看。

  右京侧着睡,脸颊正对着我,我忍不住打量他的五官,自己的男朋友怎么看怎么好看。

  突然他睁开眼睛“你这难道是在视奸我吗?”他跟我四目相对,吐出这一句话来。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伸出手把我揽进怀里。

  好近!

  我的心里就像是有一百万只恐龙撞来撞去,他的左手搭在我的腰上,被触碰到的地方仿佛在被火烧一样。

  “右京先生”他看着我,我又挤出下句话“我们不是来做按摩吗?”。

  他笑着说“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不过今天太晚了,再找个时间也没事吧。”

  离这么近,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眼睛里有着红血丝,说不出的疲惫笼罩在他的眉宇之间。

  突然鼻头有点酸,我反抱住他的背脊“你累了就跟我说呀”

  “虽然我笨手笨脚的,不能像右京先生一样什么事都游刃有余,但起码家务事我可以为你分担一点。”

  他听到这句话后,把我肩膀往后拉了点,迅速压上来,他唇上的触感不同于他人给人那冷清严谨的感觉,他的唇火热的,给我身上也点上火。

  随即,右京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我的脸颊、眼角,他每亲吻一分我的身体也更火热一分。

  不知过了多久,右京松开我,用指腹抹去我眼角泛上的泪花“睡吧,很晚了”他又亲了亲我的额头,给我掖了掖被角。

  他刚洗完澡,棉质衬衫的扣子似乎是在刚才的纠缠中松了开来,这个视角能看见他胸膛前的那一片平坦。

  躺在他身边真的是很有安全感。困意很快席卷上来,我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捉住右京的手,十指紧扣,就这样睡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光从没有拉严实的窗帘中渗进来,斜斜的照在被子的一角,我和右京睡得正熟。

瑞浔芊黛

《兄弟战争》次男朝日奈右京

《兄弟战争》次男朝日奈右京

瑞浔芊黛

《兄弟战争》朝日奈右京图集

《兄弟战争》朝日奈右京图集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迟来的圣诞礼物
1st自截

P1 请大家随意【是吸血鬼风炭】
P2 @暧暖 【是穿浴袍的京尼】
P3 @毒馅儿老汤圆 【是抿手指的小天使】
P4 @🎅名为 信 笑 川 【是撩人的梓尼】
P5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是被撩的梓尼】
P6 @月蝕兔 【是摸头杀的棗尼】
P7 @韻梦 【是小天使跟小王子】

以上是我在小冷圈眼熟的太太了..如果有其他混bc的太太请务必扩我找我聊天哦..!!

迟来的圣诞礼物
1st自截

P1 请大家随意【是吸血鬼风炭】
P2 @暧暖 【是穿浴袍的京尼】
P3 @毒馅儿老汤圆 【是抿手指的小天使】
P4 @🎅名为 信 笑 川 【是撩人的梓尼】
P5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是被撩的梓尼】
P6 @月蝕兔 【是摸头杀的棗尼】
P7 @韻梦 【是小天使跟小王子】

以上是我在小冷圈眼熟的太太了..如果有其他混bc的太太请务必扩我找我聊天哦..!!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是那个的设定】雅、右、椿

一架破破烂烂的婴儿车

[图片]
[图片]
[图片]

一架破破烂烂的婴儿车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1st.1+2nd.1右京自截【电子书限期试读版】

1st.1+2nd.1右京自截【电子书限期试读版】

阿凛-不定期诈尸

【综】及时行乐(57){兄弟战争}乙女向




由黄濑凉太和镜华拍摄的MV一经发行就取得了极其优秀的效果。


代表着青春的夏日里,拥有天赐颜值的男女主角踏上了甜蜜的旅途,在跃动着光影的树荫下相拥,手牵手走过神社的鸟居,在温泉旅馆里暧昧地一起泡温泉,最后在绽放着绚丽花火的海边接吻…


上传在网络上的片段短短时间内就被成百上千的人留言转推,在歌手慵懒缠绵的嗓音唱出具有暗示意味的歌词下,泡温泉的片段更是大爆,黄濑凉太不在意已经被打湿大半的绀色浴衣,伸手将害羞的少女搂在怀里亲吻她赤裸的肩头,蒸汽升腾波纹荡漾,温泉水下看不太清的身体影像与浴衣衣摆一起扭曲成模糊的色彩,让人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在这水流下,他们到底会做些什么呢?


就...




由黄濑凉太和镜华拍摄的MV一经发行就取得了极其优秀的效果。



代表着青春的夏日里,拥有天赐颜值的男女主角踏上了甜蜜的旅途,在跃动着光影的树荫下相拥,手牵手走过神社的鸟居,在温泉旅馆里暧昧地一起泡温泉,最后在绽放着绚丽花火的海边接吻…



上传在网络上的片段短短时间内就被成百上千的人留言转推,在歌手慵懒缠绵的嗓音唱出具有暗示意味的歌词下,泡温泉的片段更是大爆,黄濑凉太不在意已经被打湿大半的绀色浴衣,伸手将害羞的少女搂在怀里亲吻她赤裸的肩头,蒸汽升腾波纹荡漾,温泉水下看不太清的身体影像与浴衣衣摆一起扭曲成模糊的色彩,让人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在这水流下,他们到底会做些什么呢?



就算有人质疑这样擦边球会不会不太好,也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否认MV拍得不好看。



——风景很美,镜头很美,男女主角也很美,光是欣赏就让人觉得这个夏日的幸福感暴增!!!歌还相当不错!



观众是这么评价的。



在引发热论的过程中,也不乏有人惊讶地说:“诶,这不是和朝仓君拍过杂志的那个!”



“还在想镜头会不会太过美化,没想到动起来还是那么可爱。”



“呜对不起朝仓君我觉得她和黄濑君也超级配——简直是万能配!”



“比起看着就像中央空调的男主角,还是天使风斗大人更适合和女主角在一起了。”



“女主角官配是黄濑君啊,黄濑君才是天使…不,是太阳!是阿波罗大人!”



“一个MV而已说什么官配,女主角女主角地叫,人家也是有姓名的呀。”



艺术字体画着圈,浮现出了「Mirror」这个单词。米诺,也是镜,这便是身为偶像艺人的镜华的名字。



一众颜党粉丝们开着玩笑吵吵闹闹,朝日奈家却还未被这风波侵袭,正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让镜华开始上学。



从好奇镜华的学业问题,到模模糊糊有了养她一辈子也没有问题的想法,再发展到为了让少女接受她应得的良好教育,这期间朝日奈家对她的关怀是层层递进的。



让妹妹做永远不谙世事的城堡里的公主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已经签约做偶像的她如果没有兄弟陪同在身边,那么纯白的她又应该由谁来保护呢?怀着这样的忧虑,让镜华入学便又一次被提了起来。



“按照镜华的年纪应该可以就读高二,和侑介一起去阳出高中,但是考虑到现实情况,要不要从高一…不、还是从国中开始读起如何?东京的话,青春学园也算有一定的积累,冰帝学园设施和教学更佳,帝光中学也是很好的选择…”手指扶了一下银框眼睛,朝日奈右京一脸认真地考虑着各个国中的优缺点。



为什么会出现《○球王子》和《○子的篮球》中的学校啊,串设定了好吗!出现角色更是让人心慌好吗!



没有二二在脑子里蹦蹦跳跳一起讨论,镜华强忍住内心吐槽的欲望,低头看向案板上的一大块雪花牛肉。今天本来是她自告奋勇为家人制作料理的日子。



“啊…是我自说自话了,”见镜华还在一脸为难地在空中比划刀具,右京笑着叹了口气,他将衬衣的袖子向上折了两折,“还是让我来吧。”



“我还没有料理过这么大块的肉…”可以用天然理心流剑术来切肉吗?说起来自己这么久没有练习,一定变成个菜逼了,连篮球都一开始投得那么歪,自己还怎么好意思吹自己继承了赤司的天帝之眼…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没有放下刀具的镜华在右京眼里显然表达出了另一层意思,他少见地犹豫了一下,随后走到镜华身后双手环过少女的身体,一手按住雪花牛肉,一手按在了少女拿着刀的右手上。



“要这样固定住,切要这样切,”成年男性的身体能够完全笼罩少女,手也被包裹在男人指节分明的手掌中,带着的温度并不灼人,也不冰冷,就像朝日奈右京本人一样严谨克制,他躬下身子带动着镜华的动作切下一片片薄厚相当的肉片,温热的鼻息随着说话洒在少女如天鹅一般的脖颈上,“看,是不是简单了一些呢?”



微微偏头就能与朝日奈右京含笑的蔚蓝双眸对上,镜华乖乖点了点头。



“诶呀诶呀——有人在厨房做什么呢?”打破平静的是有些雌雄莫辩的声音,留着橘色长发的高挑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



琥珀色的双眼带着戏谑看向两人,嘴唇涂着靓丽的唇彩,在收束出窈窕腰线的红色连衣裙外套了黑色的皮革外套,脚踩黑色长靴突然出现的三男朝日奈光就像是摩登女郎一样,散发着贴近女性的成熟气质,就算能仔细观察他的肩宽与盆骨,也会被用身高骨架像偏中性的模特一样的理由糊弄过去。



身为黑暗小说家,为了接近男性犯罪者而穿上女装的朝日奈光一举一动都有着普通人没有的游刃有余感,他竖起一根手指比在唇间,对着镜华眨了眨眼,“放心,我是不会把你们卿卿我我的事说出去的,不然家里又要不平静了。”



“你在说什么啊,光,我只是在教镜华而已。”右京无奈地否认道。



朝日奈光抱着手臂点点头,“真有说服力呢,右京,你对着这孩子脖子都红了,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苦笑着退开一步,望向一脸茫然的少女时蓝色的眸子加深了色彩,右京却没有再说话。



【攻略角色:朝日奈右京

好感度:61】



【攻略角色:朝日奈光

好感度:52】



什么是喜欢呢?想要对方幸福快乐是喜欢,想和对方在一起是喜欢,想和对方做色情的事是喜欢,想要完全占有对方也是喜欢。



体现在好感度数值上,60以上就是喜欢。



再多喜欢我一点吧,哥哥。



少女不顾散落在耳边的发束,垂下头专注地看向有着大理石花纹的肉块,用已经很漂亮的手法慢慢切下了一片肉。



有两名角色好感度在60以上了,那么,换个目标吧。



————————————————————————————



♡不合理的都是我乱编的。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Gossip(闲言碎语)- 平川大輔 (ひらかわ だいすけ)/岡本信彦 (おかもと のぶひこ)

词:小山哉枝

曲:大平勇

>>

【右京】

グラスの氷が

杯中的冰块

ru ra su no ko o ni na

*

とろける頃に

在融化之时

to ro ke ru goro ni

*

似たもの同士

志趣相投的人

ni ta mo no do o shi i

*

ささやく

喃喃细语着

sa sa ya ku…

*

【光】

大人のかけひき

大人的策略游戏

o do na no ga ke he ki i...

Gossip(闲言碎语)- 平川大輔 (ひらかわ だいすけ)/岡本信彦 (おかもと のぶひこ)

词:小山哉枝

曲:大平勇

>>

【右京】

グラスの氷が

杯中的冰块

ru ra su no ko o ni na

*

とろける頃に

在融化之时

to ro ke ru goro ni

*

似たもの同士

志趣相投的人

ni ta mo no do o shi i

*

ささやく

喃喃细语着

sa sa ya ku…

*

【光】

大人のかけひき

大人的策略游戏

o do na no ga ke he ki i

*

くちびる濡らし

沾湿嘴唇

ku chi bi ru nu ra shi

*

【右京&光】

テーブルの下でふれあう

在桌下相互碰撞

te  bu ru no   shi ta de hu re a u

*

【右京】

恋なのか

是爱恋吗

ko i na no ka

*

【光】

恋じゃない

不是爱恋

ko i ja na i

*

【右京】

夢なのか

是梦境吗

yu me na no ka

*

【光】

夢じゃない

不是梦境

yu me ja na i

*

【右京】

たしかな

不过却是

a shi ka la

*

【右京&光】

熱いお誘い

热切的诱惑

a tsu i o sa so i…

*

ゆらゆら

摇摇晃晃

yu ra yu ra

*

きらめく

目光闪烁

ki ra me ku

*

悦びを求めて

渴求着欢愉

ya ro ka bi o mo to me de

*

ふらふら

悠悠忽忽

hu ra hu ra

*

なぞめく

朦朦胧胧

na zo me ku

*

深酔いにまかせた

任凭着酒醉

hu ka yo i ni ma ga se da

*

【右京】

誰のことか

是谁呢

da re no ko do ga

*

【光】

誰のことか

是谁呢

da re no ko do ga

*

【右京】

言えやしない

实在是不能说

i ye ne shi na i

*

【光】

言えないね

不能说啊

i re na i ne

*

【右京&光】

人の話だけどどう思う?

话虽如此  你怎么认为呢?

he do no ha na shi da ke do do o mo u

*

【光】

かすかな記憶と

恍惚的记忆

ka su ka na kioku to

*

やさしい嘘が

温柔的谎言

ya sa shi i uso ga

*

街の朝陽に

都随着街上朝阳的到来

ma ji no wa sa he ni i

*

消えてく

消失殆尽

ki e de ku…

*

【右京】

みだらに放った

释放了欲望

mi da ra ni ha ma a da

*

憂いはどこへ

忧愁又该何去何从

wu le i wa do ko e

*

【右京&光】

首筋にロマンスの跡

脖颈的那处浪漫的痕迹

ku bi su ji ni   ro ma n si no a do

*

>>

*

【光】

愛なのか

是爱情吗

a i na no ka

*

【右京】

愛じゃない

不是爱情

a i ja na i

*

【光】

罪なのか

是罪孽吗

tsu mi na no ka

*

【右京】

罪じゃない

不是罪孽

tsu mi ja na i

*

【光】

はかなく

是短暂虚幻

ha ka na ku

*

【右京&光】

甘いときめき

却甜蜜的心跳

a ma i do ki me ki i

*

さらさら

沙啦沙啦

sa ra sa ra

*

ゆれてた

摇摆不定的

yu re te ta

*

長い髪の香り

长发所散发的香味

naga i kami no kaori

*

はらはら

秀发披肩

ha ra ha ra

*

みだれた

错落散乱

mi da ra da

*

柔らかなあの女性(ひと)

温柔的那位女士

ya ha ra ga na a o hi do

*

【光】

名前さえも

甚至姓名

ka ga ye sa e mo

*

【右京】

名前さえも

甚至姓名也

ma ma e sa e mo

*

【光】

知らないまま

未曾知道

shi ra na i ma ma

*

【右京】

知らぬまま

未曾知道呢

shi ra nu ma ma

*

【右京&光】

男と女の自由な夜

男人和女人 自由的夜晚

o do ko do o n na no ji yo u na yo ru

*

なかった

不存在的

na ka a da

*

ことには

那些东西

go do ni wa

*

したくもない気持ち

让人感到讨厌

shi ta ku mo ha i ki mo ji

*

もいちど

能再一次

mo i ji do

*

逢えたら

相遇的话

a ye ka ra

*

普通に話したい

想和平常一样对话呢

wu tsu wu ni ha na shi da i

*

【右京】

わり切れない

想不通的

wa ri ki na mai i

*

【光】

わり切れない

除不尽的

wa ri ki re na i

*

【右京】

切なさには

悲伤

se tsu na sa i wa

*

【光】

切なさは

苦闷

se tsu na sa

*

【右京&光】

年を重ねた味わいがある

都带着逐渐成熟的气息

do shi wo ka sa na da a ji wa i na a ru

*

人の話だけどどう思う?

话虽如此  你怎么认为呢?

hito no ha na shi da ke do do u omo wu

*

【完】

阿凛-不定期诈尸

【综】及时行乐(48){兄弟战争}乙女向


虽然被青峰大辉扰乱了心神,但镜华还记得朝日奈风斗让自己将他挑选的CD借回家,只是当她回到音像店时才发现被青峰随便插回去的CD已经被店员整理好,也就是说,镜华找不到风斗需要的那些CD了。

最后替青峰向店员道了歉,把自己需要的CD借回家的镜华在电梯内偶遇了二男朝日奈右京。

“镜华,是去为工作做准备吗?”看到少女手提袋里的东西,朝日奈右京很轻松地就联想到了少女这么做的目的。

“是的,右京哥,”镜华抬起头冲一旁的右京笑了笑,在看到对方手里提的蔬菜后轻轻感叹了一声,“下班以后还要为家里人准备食物,会不会有点辛苦呢?我可以来帮忙。”

“一般情况下侑介会帮我把这些东西买回来,”右京提了提手中的袋...


虽然被青峰大辉扰乱了心神,但镜华还记得朝日奈风斗让自己将他挑选的CD借回家,只是当她回到音像店时才发现被青峰随便插回去的CD已经被店员整理好,也就是说,镜华找不到风斗需要的那些CD了。

最后替青峰向店员道了歉,把自己需要的CD借回家的镜华在电梯内偶遇了二男朝日奈右京。

“镜华,是去为工作做准备吗?”看到少女手提袋里的东西,朝日奈右京很轻松地就联想到了少女这么做的目的。

“是的,右京哥,”镜华抬起头冲一旁的右京笑了笑,在看到对方手里提的蔬菜后轻轻感叹了一声,“下班以后还要为家里人准备食物,会不会有点辛苦呢?我可以来帮忙。”

“一般情况下侑介会帮我把这些东西买回来,”右京提了提手中的袋子,他没有回应镜华的提议,反而向镜华伸出了空着的那只手,食指轻轻点了点镜华的唇角,“发生什么事了吗?”

超绝的观察力能看出衣着已经被整理过,但还是留有被弄乱的痕迹,十几岁处于发育中的少女周身都环绕着青涩而甜美的味道,起伏的曲线也柔软美好,此时此刻有些为难地抿起的嘴唇正泛着比平时更深的薄红色,嘴角还有一点点细小的伤口。

朝日奈右京是成熟的大人,自然明白大概是遭受了很强势的蹂躏,少女的嘴唇才能变成那副可怜的模样。

“被欺负了吗?”蔚蓝色的双眸里原本温和的情绪渐渐凝结成冰,还带着一丝体温的拇指怜惜地摩挲了一下镜华的嘴角,朝日奈右京温和的表情已经冷了下来。

该怎么回答呢?难道还能专门去询问有没有监控然后追究青峰大辉的责任吗?在一切行动都没有意义的情况下,镜华只是低下头极小声地“嗯”了一下。

“要追究吗?”虽然眼前的少女年纪尚轻,且右京也没有太多与年轻女性相处的经验,但看到对方垂着头仿佛自己做错了事任责任罚的模样,他还是为表明少女意见的重要性而开口征询。

短暂的一阵沉默后,少女轻轻摇了摇头。

“是我们没有做好,”右京用指尖将镜华小巧的下巴抬起来,“以后我们也会更加注意这方面的。”

“好的,右京哥。”镜华乖巧地点头。


——————————————————————————————

卧室的门被大力甩上。

单薄的肩膀被钳制着,整个人都被不可反抗的力道向后推,最后脚跟磕到床脚,便自然而然失去重心躺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那双手却还是紧按着肩膀,手的主人也爬上了床将自己笼罩在身下,悬在眼前的是洋溢着青春与耀眼的、天生就应该去接受少女们青睐的一张年轻的脸。

亚麻色的发丝被斜照进窗户属于徬晚的阳光映得有些透光,朝日奈风斗皱着眉,像在发泄情绪一般不满地说:“你到底怎么搞的啊!”

“对不起,发生了一点事。”不能确定他到底说的是哪件事,镜华也只能含糊着先道歉。

“只不过是让你把我需要的CD借回来而已,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风斗啧了一声,“说起来,你比我大吧?就你这样也够格当姐姐吗?”

“对不起,是我不够格,风斗不需要把我当成姐姐。”镜华突然心里就舒坦了,对待这种傲娇,顺着他的话绝对能让他更难受,而且因为攻略的原因,她也确实不需要风斗真把她当姐姐看。

然后风斗果然肉眼可见的整个人都浮躁了起来,他紧了紧手指,突然敛起了怒意,嘴角挂上了一个有点寡淡的笑,随后不容抵抗地将右手塞进了镜华身体与床铺之间,手掌覆在了她的后背上。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吗?”虽然只有十五六岁,但从小就活跃在演艺圈的少年展现更为成熟的色气一面也水到渠成,风斗的手指抚摸着镜华的脊柱,像是在爱抚心爱的东西一般在其中几节来回摩挲,他舔了舔上唇,艳红的舌尖吸引着视线,“不想做我的姐姐,是希望被我当成女人看待么?”

“但是这么想的你啊——却接受了别人。”

琥珀色的双瞳凝视着镜华依旧有些红肿的嘴唇上。

“这样可不行呢,”俊美的少年嘲弄地说着,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神情,“不管是没有做到我交给你的事、身为女人而背叛我,还是身为姐姐却抱有这种想法,都应该被惩罚。”

于是恶魔低下头来,将鼻尖抵在少女的鼻尖上,呼吸不过咫尺之间。

镜华屏住了呼吸。

“噗、”朝日奈风斗突然偏过头笑了起来,“噗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他撑起身子坐在了床边,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如果是普通人,一定会为自己取悦了少年而难掩心底的雀跃,然而少年只是满怀恶意在嘲笑被自己戏弄的人,“被我骗到了吗?你不会真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

“这有什么好笑的呢?”镜华也没有恼羞成怒的情绪,她轻声问了一句,见风斗也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还是自顾自在一边笑,便从床上坐了起来,起身随后跪坐在了朝日奈风斗面前,因为地上有纯毛地毯倒也不会硌到自己。

都是十几岁,但比起朝日奈风斗,镜华显然没有那种很容易割伤人的锋利感,少女漆黑的长发,黑曜石般带有一点天然湿润的双眸,花瓣一样粉嫩柔软的双唇,还有舒展窈窕的身姿,每一处都是百分百贴合人类审美的不具有攻击性的美丽。

“风斗,是坏孩子吧?”这样好看的少女伏在朝日奈风斗的膝头,她仰着头,于是在这种特殊角度下那双精致到每一根弯翘的睫毛的双眼略带了一点女性的风情,少女也学着风斗刚才的动作探出了舌尖,但是在自己的上齿齿尖舔了舔,随后又温柔地笑起来,她的指尖在风斗的腿上划着圈,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为什么不亲吻呢?”

讲到这里,少女的表情明明没什么变化,但风斗就是觉得对方好像又变得更加艳丽、更加勾引人了起来。

“为什么不亲亲我呢,风斗?”少女的嗓音柔柔的,比起上一句郑重了许多,她还是保持抬头仰望着风斗的动作,像是在索吻一样。

然后在风斗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要抬手去触碰对方的脸颊时,少女才又慢悠悠开口:“被我骗到了吗?风斗也是,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

幸好手还没有伸出去。

演技好得让人火大。

————————————————————————————

♡最近又吃到了很多粮,能看到那么多优秀的作品的我实在是太幸福了!

开荒也变伐木了,一切都在越来越好。

风雅颂歌
【公式书短篇翻译】よく学び、よ...

【公式书短篇翻译】よく学び、よく遊んで、最後に笑って

侑介「咦,第四题的答案是③诶」

桌子对面坐着的侑介发出了这样的呻吟。

「诶?不是②吗」

我连忙翻开了问题集的解答页。

「...是③。为什么呢」

(真头疼.....所以说不太擅长这种长篇阅读)

侑介和我一起上的阳出高中正好处在期末考试期间。

虽然平常的校风比较悠闲,但姑且也是个不错的学校,如果考试成绩差的话,就有严格的补习在后面等着。

(英语总算是混过去了,之后是明天的现代文,还有……)

考虑着那些事回了家,在5楼见到了先回来的侑介。

侑介「刚回来?明天不是有现代国语的考试吗。可以的话.......能一起学习吗?」

「...

【公式书短篇翻译】よく学び、よく遊んで、最後に笑って

侑介「咦,第四题的答案是③诶」

桌子对面坐着的侑介发出了这样的呻吟。

「诶?不是②吗」

我连忙翻开了问题集的解答页。

「...是③。为什么呢」

(真头疼.....所以说不太擅长这种长篇阅读)

侑介和我一起上的阳出高中正好处在期末考试期间。

虽然平常的校风比较悠闲,但姑且也是个不错的学校,如果考试成绩差的话,就有严格的补习在后面等着。

(英语总算是混过去了,之后是明天的现代文,还有……)

考虑着那些事回了家,在5楼见到了先回来的侑介。

侑介「刚回来?明天不是有现代国语的考试吗。可以的话.......能一起学习吗?」

「诶?可以吗?」

侑介「当然!其实我最糟糕的也是国语了。如果一起学的话、应该能想出什么办法吧……哈哈」

然后就变成了2个人一起学现代文的状况,侑介君也不是很擅长现代文,所以两个人就持续烦恼着。

「为什么不是②呢」

侑介「这个是印刷错误吧?经常有的吧」

「那个...侑介君,你有在认真想吗?」

侑介「什、什么啊,那种说法!」

侑介君的脸红了起来。

侑介「我也是有在认真!……那个……!」

他说着沉默了下来,然后突然大声。

侑介「啊——真的、完全不懂啊!!而且啊,我觉得不管是②还是③都无所谓啊,这种细节出了社会谁都不会在意的」

「你刚刚说什么、侑介?」

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侑介后背一寒,回过头去。

右京「只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全身家当都被夺走了的人也是有的哦」

侑介「京、京哥……」

包裹着一身严实西装的右京站在那里。

侑介「啊、啊咧?今天不是有审判吗?」

右京「不是审判,是调节。而且已经解决了。现在正要回事务所。」

右京把手里提着的大袋子放在厨房的桌子上,然后看向了我。

右京「因为有些食材已经吃完了,所以顺路买回来了」

「诶?……对不起,明明很忙。我想着等会出去买来着……」

右京「你不是要准备考试吗」

右京温和的打断了我的话。

右京「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因为我们是家人,力所能及的事就一起分担吧」

一边说着,右京向这边走来。

右京「正在学习呢。……现代文吗?」

「是的」

我点头。

「但是,不太懂……」

右京看了看手表。

右京「可以的话,我来帮你吧?」

「可以吗?」

右京「说实话没什么时间……尽可能的试试看吧。不明白的是哪个问题?」

「是这个」

我指着问题集,右京把他拿了起来开始看那个问题。

右京「这个问题的话……答案是③」

「啊!答对了!……但是,为什么是③呢?」

因为右京解答得实在是太轻而易举了,我吓了一跳。

右京「解读现代文重要的是……」

右京打开问题集朝向了我的方向。

右京「……正确的读懂文意。你仔细看一下划线的地方。作者在这里有多强烈的宣誓自己的主张呢,接着是选项里面最接近这个情绪的是哪个呢?」

「诶?……那个……」

按照他说的这么想了想,大脑突然就懂了。

「原来如此。确实是③啊」

右京「是吧」

右京点了点头。

右京「不能被选项的文字所迷惑,重要的是和作者的主张是否相同,在文章里找到最为接近的段落,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改写。就和不改变主旨,只是重写文字一样。」

既没有停顿,也不会速度过快,像流水一样进入了耳朵。

(……一定是在平常就很注意语言的使用吧)

这不止是因为律师这个职业,还因为右京先生的为人吧。

(右京先生就是这么重视与他人的关系,所以才会这么细心吧)

「我回来了——」

这时,一丁点也没有考虑他人事情的非常轻~浮声音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右京「啊啊、要。欢迎回来」

要走进了客厅,像是刚结束工作回家一样还穿着袈裟。

「啊咧,京哥?怎么了,大白天的」

右京「只是顺路而已。对了,要。你能看着他们2个学习吗。现代文,很擅长的吧」

要「学习?但是我现在才刚回来,而且妹妹ちゃん姑且不论,侑ちゃん就……」

要这么说的时候,右京扶了扶眼镜。

从窗户里射进的阳光反射在镜片上。

右京「……你说什么、要?」

要「啊、嗯,那个……侑ちゃん的话……有教的价值也挺好的」

右京「那么,就交给你了?」

要「……嗯。真没办法」

右京「帮大忙了。那么我就回事务所了。你们2个也要加油」

右京先生从房间里出去了。

目送他远去,要先生大大叹了口气。

要「哈啊——好吧。我去换个衣服,你们继续」

大概40分钟后,要先生穿着一身非常不讲究的打扮回来了。

要「怎么样了?」

「现在刚好结束了考试范围的部分」

要「这样啊。那就一起校对答案吧。……我看看、咦,这不是全都正确吗」

「真的吗?!太好了!」

要「什么嘛,这样就没有我出场的机会了。妹妹ちゃん的现代文很优秀吗?」

「不,完全不!到刚才为止都是不行的……都是因为有了右京先生的帮助」

要先生不满的撅嘴。

要「京哥的?不是因为我吗?」

「……要先生,你没有教我什么」

要「是这样吗?……啊,好像是这样」

不知不觉间,要先生的手揽过了我的肩

要「那就从现在开始教你吧。首先到我的房间来……」

突然要先生的脸向后仰去。

看过去,从刚才为止,要先生的脑袋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侑介君的本子。

要「好痛—做什么啊,侑ちゃん」

要先生揉着鼻子发牢骚

侑介「要哥!我也做好了。给我看!」

要「我说啊……你再稍微轻点。总觉得感到非常强烈的恶意」

要一边发出噗噗的声音,一边看向侑介的本子。

要「我说啊,侑ちゃん。你真的有在认真思考吗?没有随便选选项吧」

侑介「我才没有那么做!」

要「但是、这个……呜~哇……该从哪里教你才好呢……」

要先生沉思了一下,突然露出了笑容。

要「嘛、总之从汉字开始吧。问题集的这里到这里全部写上100次,总共1000次。」

侑介「什、什么啊,那个?!」

要「好了,快点开始吧!……没关系,我会等你的」

然后要先生就看向了我的方向。

要「呐,妹妹ちゃん。为了转换心情,来玩游戏吧。」

「诶?要先生,要玩游戏吗?」

要「因为想稍微玩一下。那种挥剑打倒恐龙的那种。妹妹ちゃん,那个,你有带吗?」

「啊、我有带」

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便携游戏机。

要「啊、不愧是。那么,你可以教我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这个是通信联机的,还需要另一台游戏机……」

要「那样的话没问题。我把侑ちゃん的拿来了」

这么说着,要先生从口袋里拿出了便携游戏机。

侑介「要、要哥!你怎么擅自……」

要「因为,侑ちゃん拿着的话就会受不住诱惑,所以我帮你保管了。这都是为了弟弟着想啊」

侑介「才没有这回事!还给我!」

侑介准备抓住要先生。在那之前,要先生说了。

要「你把汉字写完我就还给你」

侑介「……真的吗、那个」

要「我不会说谎的。向佛祖发誓」

侑介「唔……一点信用都没有」

这么说着侑介开始写起了汉字。

侑介「我马上就会搞定的!」

要「加油啊~……那么,妹妹ちゃん,教我吧」

「啊、好…」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跟要先生玩起了游戏。

话说回来,要先生明明是第一次玩,但是却玩的很顺手。

「就是现在!」

要「嗯,交给我」

侑介「702、703、704……」

要「……好了,打倒了。话说回来,妹妹ちゃん你还真厉害呢~」

「要先生也是,明明是新人,很容易就上手了」

侑介「824、825、826……」

「啊、下一个,走吧」

要「嗯,走吧」

侑介「935、936、937……」

……注意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侑介「1000。太好了!做完了!」

侑介大声的叫了起来。

侑介「来啊,还给我。要哥!约好了吧」

要「……好好。请吧」

侑介「好了,那么这次就跟我……」

这么说着朝我的方向看去,侑介的脸一瞬间变青了。

侑介「啊咧、这个、为什么画面出不来?」

「啊、那个啊。好像出了什么故障,现在进入紧急维护中……」

要「就是这样—。从刚才开始就登录不进去呢,真遗憾~」

侑介「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侑介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侑介「那么、那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去写汉字的……」

要「你说什么呢」

要先生笑着说道。

要「当然是为了学习啊。太好了。这样汉字就没问题了」

侑介「怎么这样……完全开心不起来!」

……最后,现代文的考试因为有右京先生的帮助,拿到了平均分以上。

侑介虽然很遗憾没及格,但好像只有汉字拿了满分。

听到了这件事的要先生这么说

要「へえ~我说不定意外的有教师的才能呢~呐呐,妹妹ちゃん,还有其他不擅长的科目吗?我来教你哦」

……不用说,我当然拒绝了。

暗血赤羽

【cos】朝日奈右京

朝日奈右京:赤羽

化妆:司狐

摄影:鹏鹏&芥茉

后期:糯糯子


朝日奈右京:赤羽

化妆:司狐

摄影:鹏鹏&芥茉

后期:糯糯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