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朝日奈祈织

1438浏览    36参与
youko

Iori(兄弟战争)

  早晨,我准时在七点醒来,打着哈欠轻轻扒拉朱利,他睡觉睡的超死,洗完脸之后总算是清爽点了,大致收拾下书包。

  我打开房门,祈织衣着整齐的站在走廊上朝我温柔的笑“早”。

  我下意识挺直了脊背,有些恭敬的鞠躬“早上好”,似乎祈织一瞬间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眨眨眼,他还是笑的那么温柔。

  等我们俩到达了餐厅 ,右京先生已经开始煎鳕鱼片,我急急忙忙系上围裙,洗过手之后帮忙调试味增汤。

  祈织站在楼梯口,温声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条件反射的我就拒绝了,他愣了愣又开口“那我去坐着,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

  看到我点头,他才走开。

  过了一会儿,右京先生去接听工作上的电话,我一面...

  早晨,我准时在七点醒来,打着哈欠轻轻扒拉朱利,他睡觉睡的超死,洗完脸之后总算是清爽点了,大致收拾下书包。

  我打开房门,祈织衣着整齐的站在走廊上朝我温柔的笑“早”。

  我下意识挺直了脊背,有些恭敬的鞠躬“早上好”,似乎祈织一瞬间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眨眨眼,他还是笑的那么温柔。

  等我们俩到达了餐厅 ,右京先生已经开始煎鳕鱼片,我急急忙忙系上围裙,洗过手之后帮忙调试味增汤。

  祈织站在楼梯口,温声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条件反射的我就拒绝了,他愣了愣又开口“那我去坐着,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

  看到我点头,他才走开。

  过了一会儿,右京先生去接听工作上的电话,我一面盛汤一面拌沙拉,正在犹豫要不要喊祈织过来帮忙。

  正巧梓先生从拐角处走出来,我眼前一亮“梓先生!”,梓扶了扶眼镜“怎么了?”“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拌下沙拉吗?”

  梓接过盘子又多挤上一些沙拉酱“琉生爱吃沙拉,今天他休假,多准备一些吧”他又加了一些甘蓝菜进去,顺势,梓又帮我把味增汤都端上餐桌。

  祈织从大厅走过来,面无表情的坐下“今天的沙拉,怎么这么多甘蓝菜?”我解释说梓考虑到琉生喜欢吃,所以多加了些。

  祈织点点头,强压下刚才看见自己哥哥和女朋友一起做家务时,心底的酸涩。

  吃完早餐,祈织帮我收拾餐具。

  今天是闭幕式,去班上开个会就毕业,他送我到学校门口,祈织得去工作。

  他作为新人模特,最近正活跃着,摸着我的头顶“放学我来接你。”

  “嗯”我点点头,进了学校。

  大学毕业式跟国中、高中没有什么区别,毕业照早就拍了,今天只是到班级开个会,一上午很快过去,祈织十分钟前结束了工作正在往这边赶,我收拾好东西,有些不舍的看这间教室。

---------------------------------------------------------------------------------------

  当灰头发的俊秀男生走进来时,“呐 那个是不是最近很火的那个模特”“好帅!”我感觉班级里的女生都激动起来,祈织递了一束红色郁金香给我,他有些害羞地挠挠脑后,我抱着书包乖巧的道谢。

  不知为何祈织的脸突然冷起来,“走吧”他自然的从我怀中拎出书包,半搭着我的肩膀出门去。

  我有些僵硬,那只手让我的肩膀有些不自在,我不安地抬眼瞧他。他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

  一个月之前我答应做祈织的女朋友,感觉关系反而越来越疏远,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对待她,我害怕他没有从冬花小姐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无论什么事都听他的,可他似乎不高兴,我想学着用正常男女交往方式相处,又担心他受刺激。

  到了学校门口,要先生朝我们招手“这里”,祈织体贴的为我拉开车门,我又点点头示意谢谢,他并没像以往那样挨着我坐,反而坐进了副驾驶。

  要先生在一旁看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从学校回家要经过一家甜品店,要先生停下来让祈织去给弥买点甜品,祈织扭头看我“你想吃什么?”。

  我摆摆手“不用麻烦,我最近不太想吃甜食”祈织又冷下了脸“嗯”,看着他进了店,要先生开口“果然”。

  “什么?”我看向他,要先生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我说,你对祈织是不是有些太客气了”。

  “啊?”我前倾着身子“只是真的太麻烦了”,要先生抬手敲了一下我的脑门“你是他女朋友,男生应该照顾女生,任性点没事,不如说祈织意外的会很喜欢你任性或撒娇”。

  “真的吗?那”我跟他讲了这段时间以来的事情,不知道哪里逗的要先生大笑起来“你这个傻瓜这不就是保姆伺候少爷吗?”

  “什么啊?”我恼来锤了一把要先生的肩,他停止笑,给我出主意“等一下祈织买回来,你说突然想吃,让他再去买”

  “这样太麻烦了吧”我看着街边逐渐聚集起来在甜品店门口排队的人群,要先生满不在乎的坐直,有些笃定的开口“他会去的”。

  过了小一会儿,祈织拎着两袋甜品打开车门,我捏着衣角有些迟疑地开口“祈织”,他看向我“嗯?”。

  “那个,蛋糕,我想吃巧克力蛋糕,你能...”话还没说完,他就迈开腿跑出去,急急忙忙留下一句“我去买”。

--------------------------------------------------------------------------------------

  要先生在后视镜中对我眨眨眼,似乎在说我说的没错吧,我白了要先生一眼,唇角却忍不住勾起来,原来就算被我麻烦他也会开心。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小心翼翼捧着一个小盒子坐到后座来,拆开,他拿着叉子挖了一块蛋糕,似乎想喂给我,可他的手停了一秒,还是递过来,把叉子给我。

  我腆着脸凑过去“啊~”祈织有些懵的似乎不懂我意思,“我想吃”我一脸理所当然“喂我”,祈织歪着脑袋试探着送到我嘴边。

  我十分配合的一口吃下,又拿起叉子挖了一块,抵到他唇边,他也乖乖的吃下去。

  要在后视镜中看到这对情侣的行为,忍不住开口“我的份呢?”,“要先生也要吃吗?”我挖了一块,想喂给要,祈织抬眼,对上要的视线,语气冰冷。

  “要哥哥你最讨厌吃巧克力蛋糕不是吗?”

  “哈哈”要先生讪笑两声“对,我不喜欢巧克力蛋糕,你们吃你们吃”,祈织又一脸满足的吃下我喂给他的一颗草莓。

  要先生踩下油门,迎着夕阳我们回到了家,甜品大多被其他兄弟瓜分了,除了因带太多甜食给正蛀牙的弥而挨雅臣先生骂的要先生和祈织,所有人都很开心。

  不,祈织就算是被雅臣先生骂了,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好心情。

  今天晚餐是煎鱼,当祈织询问我要不要帮忙时,我犹豫片刻,瞧到他紧张而不敢直视我的眸子,我笑起来“虽然今晚不怎么需要帮忙,但还是麻烦你帮忙摆盘子了。”

  祈织笑的眉眼弯弯“好”,我专心煎鱼片,正想问祈织吃什么口味的,就看到他认真的盯着我。

  他伏下身,昏黄灯光下照应在墙上两个影子靠得越来越近。

  当温热的感觉从嘴唇上离开,我才敏锐的嗅到焦味。

  “糟了,鱼焦了!”

  

外卖小哥的砖

【兄战】[祈织]《十放春秋》上篇

  序

  人这一生,似乎都在拥有,也似乎都在失去。

  留在世界上的回忆太少,无疑多了几分孤寂;留在世界上的美好太少,无疑多了几分遗憾。

  他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已经走到终点之时,不过三十八岁,那时,他原本干净的眼眸已然变得浑浊,神采不再,徒有一副空洞的躯壳。

   

   

   

   

   

   

   

   

   

  上篇       四十二岁的朝日奈祈织...


  序

  人这一生,似乎都在拥有,也似乎都在失去。

  留在世界上的回忆太少,无疑多了几分孤寂;留在世界上的美好太少,无疑多了几分遗憾。

  他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已经走到终点之时,不过三十八岁,那时,他原本干净的眼眸已然变得浑浊,神采不再,徒有一副空洞的躯壳。

   

   

   

   

   

   

   

   

   

  上篇       四十二岁的朝日奈祈织

           

            

         

         

  天黑似乎有好一会儿了。

  没有一丝光亮的客厅静悄悄的,被夜风吹起的薄层窗帘轻轻扬扬地飘在落地窗外,偌大的客厅里,唯炉火边上的挂钟走过的钟声。

  睡在安乐椅上的朝日奈祈织还没有醒过来,鼻梁上的眼镜因为他睡时微侧的头而位置有些歪斜。哪怕是在最放松的这个时候,朝日奈祈织的眉头都还是紧皱着,就像一道跨不过去的深锁。

  他的腿上放有一本厚厚的相册,但是已经泛黄的封面足够可以看出它的陈旧有着一定的年头,而朝日奈祈织的手则是放在相册里其中一页的胶纸上,姿势还维持着抚摸的状态。

  耳边好像听到从远方传来的一声汪叫,朝日奈祈织的睫毛扇动了一下,眼珠也转动了一回。

  从深眠到半清醒的过程是缓慢的,他很明显还在这两者的过渡之中。但是那声汪叫的确是让朝日奈祈织的意识慢慢地在恢复。

  似乎是想要再次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朝日奈祈织需要得到回应。他的嘴唇翕动着,但喃出的话语都过于模糊,直到一声——

  “七织!”

  脱口而出的呼喊震得朝日奈祈织整个胸腔都是麻麻地发疼。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里是一片还未反应过来的茫然。

  朝日奈祈织有些愣愣地看着黑黑的四周,他左右看了看,过于安静的客厅让他一瞬间压抑不了自己内心痛苦的情绪,干涩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竟是连一声呜咽都难以发声。

  他抬起微微颤抖的手摸上自己的额头,结果触到密密的汗水。朝日奈祈织缓缓起身,突然的孤独就这么席卷全身,他的声音轻轻的,就好像在对着客厅里另一个物体说话一样——

  “七织?”

  “你在吗?”

  “我好像听到你叫我了。”

  扬起的薄层窗帘似乎也随着夜风的静止而停动了,这时,由街道上的夜灯透过斑驳的树叶在木地板上洒下迷离的一圈圈光点越发的清晰可见。

  呼吸稍微有些平复下来的朝日奈祈织沉沉地呼出一口浊气,他蹲下来把刚才不小心落在地毯上的相册捡起来放在安乐椅旁的书桌上,顺着书桌的方向,亮了客厅的灯。

  挂钟已经指到九点的位置,朝日奈祈织才发现自己似乎睡了很久。放在书桌上的茶杯记得还是装有热气腾腾的茶水,不过可惜没喝上几口,现在便因热度不再而失去了那原先的茶香。

  朝日奈祈织觉得自己最近的状态好似正以一种明眼可见的速度往越来越差的方向走去,他越来越累,身体也越来越重。

  他捏了捏自己有些酸涩的眼角,一个眼瞥,从客厅里的镜子看到了此时的自己。

  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

  朝日奈祈织好似不再记得自己的年龄一样,可如今,他的确,和一个老头,又有什么不同呢?

  眼窝深陷,皮肤蜡黄,皱纹斑斑,头发灰白,眼里一片死水,就连背,也在逐渐弯了下去。

  镜子里的人,看起来就好像是那么的陌生。

  朝日奈祈织不禁望向放在书桌上的一个相框,眼里一片湿润。

  相框里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一只狗,以及两个笑得灿烂的男孩。

  一个男孩留着银白色的头发,一双棕黄色的眼睛虽然看上去很平静,但却非常柔和,嘴角边也是淡淡的笑容。不过,照片里的这个男孩好似没有注意到过来的镜头,因为他的脸是侧着的,而他眼睛看的,则是坐在另一旁的男孩。

  坐在右旁的男孩对着镜头正咧嘴一笑。男孩有一头淡金色的头发,瑰红的眼睛里似乎有着万千繁星。拍照时间应该是樱花初放时节,因为在男孩头上,有着好几朵粉嫩的花瓣。

  他们中间,则是一只还很幼小的秋田。秋田的尾巴摇着,似乎很不安分,照片咔嚓之后,只能看到它模糊的身体,但它嘴边那有些明显的笑容,却很好地定在这张照片上。

  背后一片青葱的草地,显得当时是多么的美好。

  可……

  朝日奈祈织没有继续往下想,他痛苦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嘴边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你会不会也看不起现在的我?”

  他似乎是对着照片上的那个金发红眸的男孩问道,也像在问着照片中的那只秋田。

  朝日奈祈织走到厨房下了面条,待他洗好了碗筷之后,才发现自己多洗了一副。

      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朝日奈祈织不动声色地把多洗的一双碗筷放回原处。

  他坐在只有自己的餐桌上,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却迟迟没有拿起碗筷。

  若在那时,会有一个人跑过来坐在他的身旁,蹭着他求着他喂几口,有时自己不这么做,那个人还会夺过他的筷子吸好几口面条之后,才擦着嘴摸着肚子重新坐回沙发上看着电视。

  而他的脚边,也会有一只随他主人一个样的狗同样用头蹭着,嘴边哼着索要吃的,尾巴翘得老高,眼睛也水灵灵地闪着。

  现在,还是那个餐桌,还是那把椅子,还是那个人。

  朝日奈控制不住自己借着这个房子的一切回想起以前所发生的事情,他控制不住地去回忆,这个房子里的一切,就好像一个牢笼一样,他走不开这个世界。

  他眷恋这里。

  他离不开。

  他属于这里。

  朝日奈祈织并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他撑了一个九年,又撑了一个五年,再撑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一辈子。

  但他还是苟延残喘地活了一个九年,又活了一个五年。

  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他其实最舍不得的,就是他们之间的回忆。

  他们之间的回忆,若是没有了他,就真的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到那个时候,可以证明他们存在这个世界的东西,恐怕真的就没有了。

  那么残酷,那么现实。

  所以,他只能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哪怕是在做一些徒劳的挣扎,哪怕翻不起一丝水花,但这是他唯一可以自己做的。

  他要这么做,一边做,一边等着,那个人带着自己的秋田,站在一片光的尽头,接他回家。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阿祈生日快乐 给你带了你最喜欢...

阿祈生日快乐

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学习(`・ω・´)


感觉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赶生贺(。)主要是容易画的原因

阿祈生日快乐

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学习(`・ω・´)


感觉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赶生贺(。)主要是容易画的原因

一颗西蓝花🥦

[Drama翻译]记忆丧失(第二部分)

要:话说,去游乐园真是久违了

祈织:果然只有小时候啊,兄弟会做这种事

要:大概是吧

祈织:有点遗憾,我是不是原来也这样和兄弟们一起玩呢

要:祈织…

祈织:抱歉,特意带我出来玩,却没能感到高兴,还有,什么也没能想起来

要:不用道歉,就算记忆没有回来,你是我弟弟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祈织:要哥哥

要:今天就回去吧,我们家一定也有让你回想起来的契机

祈织:嗯

要:怎么了

祈织:真的,真的,我的记忆回来了就好了吗

要:为什么那么说

祈织:脑袋被撞到了是原因,但是失忆说不定是我想忘记那些回忆,那么想的

要:祈织…

祈织:是不是不该说这种事

要:不可能的

祈织:那为什么,要哥...

要:话说,去游乐园真是久违了

祈织:果然只有小时候啊,兄弟会做这种事

要:大概是吧

祈织:有点遗憾,我是不是原来也这样和兄弟们一起玩呢

要:祈织…

祈织:抱歉,特意带我出来玩,却没能感到高兴,还有,什么也没能想起来

要:不用道歉,就算记忆没有回来,你是我弟弟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祈织:要哥哥

要:今天就回去吧,我们家一定也有让你回想起来的契机

祈织:嗯

要:怎么了

祈织:真的,真的,我的记忆回来了就好了吗

要:为什么那么说

祈织:脑袋被撞到了是原因,但是失忆说不定是我想忘记那些回忆,那么想的

要:祈织…

祈织:是不是不该说这种事

要:不可能的

祈织:那为什么,要哥哥一脸悲伤

要:额

祈织:要哥哥,你可能没有发现,有些时候看着我会一脸悲伤。我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祈织:如果想不起来会比较好的话,我也想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要:这样不行!

祈织:要哥哥

要:确实,如你所说,最近我们之间的关系没那么好了,原因是一个悲剧

,所以说实话,听到你失忆了,我有一点的高兴。记忆要是没回来的话,我和你就能像从前那样,成为要好的兄弟。但是,那是不对的

祈织:唉?

要:我所期望的是,你想起一切,在这基础上,我和你的关系再进一步变好

祈织: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要哥哥(这里bgm也好好听,叫什么呢)就这样,回去吧

要:回去?

祈织:你还没注意到,这里不是我们本该存在的世界(突然泪目)

要: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本该存在的世界是?

祈织:已经不得不回去了

要:祈织

祈织:再见了,要哥哥(泪目)

要:祈织,祈织!

雅臣:要,要,能听见我的声音吗,要!

要:这里是?

雅臣:我们家的电梯里

要:现在是?

雅臣:现在?

要:和祈织一起去了游乐园和动物园

祈织:你在说什么?

要:祈织,你的记忆

祈织:记忆怎么了的,是要哥哥吧

雅臣:要,你没事吧,是撞到了脑袋昏迷时做了梦吗

要:梦,是梦啊

雅臣:有哪里痛吗

要:胸这里,有点痛

要:即使被认为是绝望的时候,也一定会因为某种契机而好转,如果把它叫做奇迹的话,我愿意相信奇迹

一颗西蓝花🥦

[Drama翻译]记忆丧失(第一部分)

要:奇迹,那是因为平常不会发生才叫奇迹,有着奇迹的人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很悲伤的事。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会祈求奇迹。这就是,人的特别的精神(大概)。我是朝日奈要,因为职业关系,我对神佛信仰理解的很深。但是,我不相信所谓的奇迹。因为,我连最重要的弟弟的关系都没能变好

祈织:啊

要:祈织,今天也在照料花园啊。辛苦了。呀嘞呀嘞,又被无视了

祈织:不是无视,只是没什么话好说

要:不要说那么冷淡的话

要:这就是我和祈织没有任何意义的平常的对话。但是那件事,突然发生了。奇迹,打破了什么都没有的日常

祈织:啊,额嗯

要:祈织!啊!好疼,话说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香蕉皮?还直接让两个人摔倒了。没关...

要:奇迹,那是因为平常不会发生才叫奇迹,有着奇迹的人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很悲伤的事。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会祈求奇迹。这就是,人的特别的精神(大概)。我是朝日奈要,因为职业关系,我对神佛信仰理解的很深。但是,我不相信所谓的奇迹。因为,我连最重要的弟弟的关系都没能变好

祈织:啊

要:祈织,今天也在照料花园啊。辛苦了。呀嘞呀嘞,又被无视了

祈织:不是无视,只是没什么话好说

要:不要说那么冷淡的话

要:这就是我和祈织没有任何意义的平常的对话。但是那件事,突然发生了。奇迹,打破了什么都没有的日常

祈织:啊,额嗯

要:祈织!啊!好疼,话说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香蕉皮?还直接让两个人摔倒了。没关系吧。祈织?

祈织:祈织?

要:怎么了?撞到头了?

祈织:这里是哪?

要:唉?

祈织:你是谁?

要:你不会?

要:失忆了吧

要:因为强烈撞击导致一时的记忆丧失

雅臣:嗯,检查结果除了记忆其他没有问题,只能暂时静养了

要:祈织的记忆什么时候恢复?

雅臣:具体时间不清楚,不过看上去是一时的。可能一个契机,记忆说不定会恢复。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要:这样啊…

雅臣:要?

要:啊不,我在想要是能快点回来就好了

雅臣:也是呢。我先回医院了,祈织拜托你照顾了

要:好的。雅臣哥,谢谢你

要:祈织突然记忆丧失,说实话,我对自己有点高兴感到很惊讶,这样下去记忆不要恢复就好了,我一瞬那么想到

祈织:嗯,啊

要:醒来了

祈织:这里是?

要:你的房间

祈织:那个?

要:我是要,你的哥哥

祈织:我的哥哥?

要:怎么了?

祈织:抱歉,什么也想不起来

要:没关系,不要勉强自己。雅哥说只是一时的

祈织:雅哥?

要:雅臣是我和你的哥哥。我们家负责的长男,是个医生

祈织:这样啊

要: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祈织:那个,对不起,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要:不用道歉,现在好好平复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祈织:谢谢,要先生

要:要先生…

祈织:咦?怎么了

要:啊没事,和以往的叫法不一样,稍微有点惊讶

祈织:我以往都是怎么叫你的

要:要哥哥

祈织:要哥哥,额啊!

要:怎么了!

祈织:一旦要想起什么时,脑袋就特别沉重,胸很痛

要:不用去勉强想起也可以。总之今天先休息

祈织:好的

要:醒来之后说不定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祈织:是呢,那个

要:嗯?

祈织:不好意思,我想快点想起来,作为普通的兄弟在一起聊天

要:啊…普通的兄弟,是的呢

祈织:晚安

要:晚安

要:但是几天过后,祈织还是没有恢复记忆

祈织:来了

要:感觉怎么样

祈织:要哥哥,对不起,今天也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要:这样啊,那个,要不去外面逛逛

祈织:去外面

要:带你去个想去的地方

祈织:为什么去动物园

要:虽然你不记得了,小时候你和我一起来过,我背着你,你对去动物园感到很高兴,不过,也没法背着你了。

祈织:是呢

要:终于来了

祈织:那是天鹅吗

要:嗯,你最喜欢天鹅了,一直盯着看,都不想离开了的

祈织:啊

要:你想起什么了吗

祈织:啊不是,只是有一种我来过的感觉

要:是吗。无论怎么样繁琐的小事情,都有可能成为契机,真好啊

祈织:是的

要:怎么了

祈织:刚刚一瞬间觉得很难过,野生动物,哪怕是兄弟,为了生存而互相残杀是很普遍的事,真奇怪,会想到这种事(这里bgm好好听,是哪首来着)

要:祈织会想到这种事,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啊不是,但是人和野生动物是不同的。人是会为了活下去互相帮助,兄弟的话就更是这样了

祈织:是的,虽然还没想起来,但我们一定是要好的兄弟

要:对的,是要好的兄弟。对了,去那边看看吧

祈织:那边?

要:呼----哈哈哈。从小时候祈织就不怎么怕鬼怪什么的,现在也没变啊

祈织:确实,没感觉有多害怕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2nd.I10-2/3-2/5-履历表-「为了将情敌三振出局。」
填表日期:2013年6月22日
>>
标音:あさひな いおり
姓名:朝日奈 祈織
出生日期:1992年4月17日
性别:男
血型:A型
职业:大学生、模特
身高:177cm
体重:57kg
-
年//月//学历/工作经历:
2011//3//私立布莱特圣特丽亚学院 毕业
     城智大学外语学院英文系 休学中
     与James Entertainment股份有限公司签约
-
年//月//驾照/证照:
2007//7//实用技能英语鉴定 二级
2011//4//普通汽车驾...

2nd.I10-2/3-2/5-履历表-「为了将情敌三振出局。」
填表日期:2013年6月22日
>>
标音:あさひな いおり
姓名:朝日奈 祈織
出生日期:1992年4月17日
性别:男
血型:A型
职业:大学生、模特
身高:177cm
体重:57kg
-
年//月//学历/工作经历:
2011//3//私立布莱特圣特丽亚学院 毕业
     城智大学外语学院英文系 休学中
     与James Entertainment股份有限公司签约
-
年//月//驾照/证照:
2007//7//实用技能英语鉴定 二级
2011//4//普通汽车驾照
-
兴趣:

*
喜欢的读物:
诗集(波特莱尔*)
*
擅长的科目:
英语
*
擅长的运动:
个人竞技运动
*
喜欢的食物:
汽水
*
讨厌的食物:
肉类
*
用一个汉字来代表自己的话?:

*
如果能够重生,想变成什么?:
我不渴望重生。
>>
>>
>>
Natsume:就说那个波特莱尔是谁啊?
Azusa:外国人啊。
Natsume:……梓,你是真心瞧不起我吧。
Azusa:抱歉喔。我总会忍不住表现在言行举止上呢。


(*注:又译波德莱尔,全名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代表作有《恶之花》。
夏尔·波德莱尔是法国象征派诗歌的先驱,在欧美诗坛具有重要地位,其作品《恶之花》是十九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诗集之一。)

山羊座的友人

烈日

朝日奈祈织的自动笔在演算纸上飞舞,可仔细看却会发现纸上都是些毫无意义的数字与字母,它们通通挤在一起组成不明的式子,或许表达了提笔者的某些情绪与思想。这串字符辗转来去布满整张演算纸,垃圾,如同宇宙中的垃圾,他清楚地明白一张白纸的意义所在,对于读书者来说其是无价的空间,可以容纳进千百年间智者的思想与后人创新舒展开来的智慧。可如今它成为了垃圾,承载着焦躁不安者无用处的宣泄,自然失去了作为一张白纸的意义。可谁又会去专门探求一张纸张于人的意义?撂下笔的祈织表情如故波澜不惊,似乎是不愿意承认现在的他总是心不在焉的事实。无论做什么事都沉不下心,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情绪变得越发焦躁,这对一个高三的备考生来说...


朝日奈祈织的自动笔在演算纸上飞舞,可仔细看却会发现纸上都是些毫无意义的数字与字母,它们通通挤在一起组成不明的式子,或许表达了提笔者的某些情绪与思想。这串字符辗转来去布满整张演算纸,垃圾,如同宇宙中的垃圾,他清楚地明白一张白纸的意义所在,对于读书者来说其是无价的空间,可以容纳进千百年间智者的思想与后人创新舒展开来的智慧。可如今它成为了垃圾,承载着焦躁不安者无用处的宣泄,自然失去了作为一张白纸的意义。可谁又会去专门探求一张纸张于人的意义?撂下笔的祈织表情如故波澜不惊,似乎是不愿意承认现在的他总是心不在焉的事实。无论做什么事都沉不下心,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情绪变得越发焦躁,这对一个高三的备考生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可这来路不明的焦躁时时刻刻在折磨着他,如同虫钻心一般难耐。他渴望找到这无法安放的情绪之来源,他找啊找啊找,当夜晚的光透过玻璃倾泻于他身上,当几个小时前盛在没有盖上盖子的保温杯里的温水也凉成了月光的温度,当轻轻的敲门声敲在他的心上时,他放弃了寻找。或许房间的主人分明早就找到了答案,但胸前的十字架却携带着冬日的炽热,提醒着他,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烦,一遍又一遍。

你在吗,祈织?不晓事的少女​天真温柔,一双澄澈的眼多像一场大雪漫天盖地不染尘埃。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祈织听着房门前的叩叩声和绘麻担忧的询问,即使是捂住双耳也清晰,即使是捂住心跳也疯狂,他渴望抑制住自己的情感,渴望在吐露心声前便扼杀不该升起的念头。好痛苦,好痛苦。心脏在骨架之间燃烧,炽热的温度几乎将他烧灼。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呢,小绘麻?

刚刚搬来的小绘麻像只小兔子,麻色的头发乖巧地扎在一边,语调柔和性格温软常常用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家子被压抑住野性的男人们,多让人想欺负。在被众人虎视眈眈之时又有哪个哥哥能料到最快得手的竟是他朝日奈祈织,被女孩子们称作王子殿下、对待任何人都礼貌平等、不参与争吵与抢夺的王子殿下,率先感受了小兔子的柔软。在众人的饭堂上,在和乐融融的客厅里,在被哥哥们拥挤在中心的少女,也只会和他视线交汇,只会和他一起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他自认为比上面的所有哥哥都更能抓住一个女孩儿的心,也自认为比下面几个弟弟都更成熟更值得女孩儿的依赖。他只不过是想稍微了解一下家里可爱的新成员,​可这一了解,却使他被冰雪掩盖的世界迅速融化消失。常年感知冰冷,初见烈日,也会觉得刺痛。

​邀请心心念念的少女进入自己的房间,将头埋进她的肩窝。多么温暖的女孩子,仅仅是这么抱着就让我感觉到幸福。为什么呢,告诉我吧。绘麻的手抚在他的背上,分量之轻柔如同一片羽毛,分量之重大在他心间掀起一片海。他曾与他心爱的姑娘一起漫步在夜晚的大海旁,她说,这漆黑的海让人觉得害怕仿佛可以吞噬一切。他回答了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如果这海能吞噬一切,他只希望它能吞噬掉他们二人。在大海中长眠,一同睡去,一同腐烂,成为海的一部分。

对她的爱意让祈织倍感痛苦,人的一颗心脏真的能装下两个人吗,谁来告诉他?谁来救救他?他没办法握紧脖子上的十字架,已沉睡的少女必定会责备他的不忠,于是那十字架化作剑刃,企图将包裹住他心脏的荆棘划去。心脏里对另一名少女的爱意化作火焰,又将何去何从。

祈织,你曾经说过的吧,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对方。小兔子如是说道。是啊,那又如何?你的热量已经将我烧灼成灰,将我本忠诚的心也烧得破碎​。小兔子的耳朵多么柔软,小兔子的声音多么温柔,祈织,让我陪在你身边吧,我也能成为你的力量和依靠。



那一刻起,​我明白了,火焰会永存,它终归会烧灼一切,包括我的过去,包括那把剑。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Brothers Conflict


朝日奈祈織CD(CV浪川大輔)


SCENE5~君へ【献给妳】


──求婚预警──


【文本翻译】


祈織:


虽然能遇上喜欢的人是一个奇跡,但当喜欢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喜欢上自己,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奇跡。 


就像在浩瀚星空下,只找到那一颗特别的星星。 


很幸运的是,那个奇跡已经降临在我身上了。 


仔细想想的话,真的不可思议呢。 


在我们还未相遇的时候,我还在平常地过着没有妳的生活。 ...


Brothers Conflict


朝日奈祈織CD(CV浪川大輔)


SCENE5~君へ【献给妳】


──求婚预警──


【文本翻译】


祈織:


虽然能遇上喜欢的人是一个奇跡,但当喜欢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喜欢上自己,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奇跡。 

 

就像在浩瀚星空下,只找到那一颗特别的星星。 

 

很幸运的是,那个奇跡已经降临在我身上了。 

 

仔细想想的话,真的不可思议呢。 

 

在我们还未相遇的时候,我还在平常地过着没有妳的生活。 

 

但现在,我已经无法想象出没有妳的未来了,也不愿去想。 

 

有些话想对这样的妳说,妳愿意听吗? 

 

请和我结婚吧。 

 

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呆在我的身边,而我也会一直守候在你的身旁。 

 

让我们一起……永远的,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献给妳/End】



翻译:我


视频:我


音频:提取码9s7t 


↑客戶端要用浏览器打开,直接点是加载不到的↑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2nd电子版小说彩蛋自截节选


P1棗 P2侑介 P3琉生 P4風斗 P5祈織 P6要

2nd电子版小说彩蛋自截节选


P1棗 P2侑介 P3琉生 P4風斗 P5祈織 P6要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祈绘】

*私设分歧世界线,二人同校,双向暗恋

*是很久以前的产物x


1. 


朝日奈学长很有名……对,非常有名。 


优雅又俊美的外表,绅士有礼的气度,总是位列年级前几名的成绩,在一群仍然青涩的男高中生里显得非常的出类拔萃。 


但日向绘麻虽然觉得那也是朝日奈学长的优点,却也不是最让人注目的地方。 


因为那个人非常的孤独。 


2. 


学长打工的地方离她家很近。 


偶尔下楼散步走过那家的咖...

*私设分歧世界线,二人同校,双向暗恋

*是很久以前的产物x



1. 

 

朝日奈学长很有名……对,非常有名。 

 

优雅又俊美的外表,绅士有礼的气度,总是位列年级前几名的成绩,在一群仍然青涩的男高中生里显得非常的出类拔萃。 

 

但日向绘麻虽然觉得那也是朝日奈学长的优点,却也不是最让人注目的地方。 

 

因为那个人非常的孤独。 

 

 

2. 

 

学长打工的地方离她家很近。 

 

偶尔下楼散步走过那家的咖啡店,伴着淡淡的咖啡清香,学长抬头仰望星空的那双眼眸就会再次映进脑海。 

 

但她只是纯粹的觉得很美。 

 

哪怕学长的眼眸里装着她没接触过的偏执跟诉望。 

 

哪怕他的距离触不可及。 

 

暂时旁观就足够了。 

 

告白?绘麻笑着摇摇头。 

 

 

3. 

 

最近有个女生很引朝日奈祈織的注意。 

 

不是什么富千金、大明星,只是单纯的一个学妹。 

 

本该是注意不到的……但某次在图书馆走廊擦身而过的时候,发现那个女生有着些许与自己相同的气息。 

 

后来一段时间他都在有意无意的观察她。 

 

 

4. 

 

祈織大人的观察完毕。 

 

那个学妹似乎与普遍女生都相同,但也不相同。 

 

温柔,善良,有着几分带着腼腆的治愈。 

 

不过……她的眼眸深处似乎也蕴藏着某些东西。 

 

真是非常的让人在意。 

 

“日向……绘麻?” 

 

 

5. 

 

学校正值假期的这个下午,绘麻停下了正在写作业的笔尖。 

 

那个遥远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散不去。


只是偶然的心血来潮……要是不去看一眼好像也不太舒服。 

 

于是她稍微学着朋友打扮的模样,穿戴收拾好之后就去了学长打工的咖啡厅。 

 

没想到一如既往在店外随意游逛的时候,会被学长亲自邀了进去。 

 

 

6. 

 

眼角视线似乎捕捉到了在学校一直在追逐着的身影。 

 

是她。 

 

不同于穿校服的打扮,日常打扮的她也非常的动人。 

 

这段长时间以来的观望也让自己的心情也产生了一点变化。 

 

说实话,内心这种只要看到对方的身影就会变得异常踊跃期待的心情,对他而言还真是十分的新鲜。 

 

于是朝日奈祈織微勾了一下嘴角,踏出了店门外。 

 

“很常能看到你呢。要进来坐坐吗?”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是画给@時晝的小迷妹【催也没用...

是画给@時晝的小迷妹【催也没用的】 的头像线稿

右边是可爱的人设 左边是祈織大人√

上色就交给本人做了 我是个小朋友都不如的上色辣鸡

是画给@時晝的小迷妹【催也没用的】 的头像线稿

右边是可爱的人设 左边是祈織大人√

上色就交给本人做了 我是个小朋友都不如的上色辣鸡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迟来的圣诞礼物
1st自截

P1 请大家随意【是吸血鬼风炭】
P2 @暧暖 【是穿浴袍的京尼】
P3 @毒馅儿老汤圆 【是抿手指的小天使】
P4 @🎅名为 信 笑 川 【是撩人的梓尼】
P5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是被撩的梓尼】
P6 @月蝕兔 【是摸头杀的棗尼】
P7 @韻梦 【是小天使跟小王子】

以上是我在小冷圈眼熟的太太了..如果有其他混bc的太太请务必扩我找我聊天哦..!!

迟来的圣诞礼物
1st自截

P1 请大家随意【是吸血鬼风炭】
P2 @暧暖 【是穿浴袍的京尼】
P3 @毒馅儿老汤圆 【是抿手指的小天使】
P4 @🎅名为 信 笑 川 【是撩人的梓尼】
P5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是被撩的梓尼】
P6 @月蝕兔 【是摸头杀的棗尼】
P7 @韻梦 【是小天使跟小王子】

以上是我在小冷圈眼熟的太太了..如果有其他混bc的太太请务必扩我找我聊天哦..!!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BrosCon】《吻》(梓、祈織Ver.)

【梓】
 

梓的吻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在不疏不近的距离中,他不经意间展露出的温柔总是让你沉沦。
 

他的唇瓣温润而柔韧,吻你的力度不过轻,也不过重,适中有余。
 

梓也时常会在接吻的时候轻柔地拂过你的额发,指腹摩挲着你的眼尾。珍重的细吻之中带着几分爱惜,而他不经意从喉间溢出的低吟更是带着几分让你心动不已的性感。
 

──「只有对你,我不会放手。」

 

 

【祈織】
 

祈織的吻很少时候会有温暖的感觉。
 

最初起唇瓣上残留的只是人体微暖的温度,却随着他越来越深入的动作,只属于祈織的清...

【梓】
 

梓的吻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在不疏不近的距离中,他不经意间展露出的温柔总是让你沉沦。
 

他的唇瓣温润而柔韧,吻你的力度不过轻,也不过重,适中有余。
 

梓也时常会在接吻的时候轻柔地拂过你的额发,指腹摩挲着你的眼尾。珍重的细吻之中带着几分爱惜,而他不经意从喉间溢出的低吟更是带着几分让你心动不已的性感。
 

──「只有对你,我不会放手。」

 

 

【祈織】
 

祈織的吻很少时候会有温暖的感觉。
 

最初起唇瓣上残留的只是人体微暖的温度,却随着他越来越深入的动作,只属于祈織的清冽气息会不容抵抗的慢慢侵占你的思想。
 

由轻柔的触碰,到轻轻啜咬,再重重的舔抿。
 

在这个吻中你可以感受到只属于祈織深沉而专一的感情,而他也正在用每一次的吻来提示你,他是你的唯一,而你,同样。
 

──「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身边的哦。」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是瞎摸索的上色。

听说相宜的本命是祈織小王子,所以我争取多发一点粮好谋杀她

是瞎摸索的上色。

听说相宜的本命是祈織小王子,所以我争取多发一点粮好谋杀她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ddd 给某列表的谢礼,上色太...

ddd

给某列表的谢礼,上色太难了可能要鸽hh

ddd

给某列表的谢礼,上色太难了可能要鸽hh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BroCon保护协会会长...

 @BroCon保护协会会长 点的阿祈 头发ふわふわ的看起来好想撸wwww blue唯一攻不下的男人

 @BroCon保护协会会长 点的阿祈 头发ふわふわ的看起来好想撸wwww blue唯一攻不下的男人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那些迷之暂停的时刻-3 话说哪...

那些迷之暂停的时刻-3


话说哪位神仙来画个脸↑

那些迷之暂停的时刻-3


话说哪位神仙来画个脸↑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救世クライシス (救世危机) - 諏訪部順一 (すわべ じゅんいち)/浪川大輔 (なみかわ だいすけ)
词:くまのきよみ
曲:onoken
>>
【要】
人生の無常知れば 
要知道人生的无常
jin se i no  mu jou shi le ba
*
No Thanks! 虚しいだけ 
NO THANKS!我只是感到空虚
NO THANKS!muna shi i da ke
*
救いを求めるなら
若是寻求救赎
su ku i wo mo  to me lu na la
*
All Right!祈れよ
ALL...

救世クライシス (救世危机) - 諏訪部順一 (すわべ じゅんいち)/浪川大輔 (なみかわ だいすけ)
词:くまのきよみ
曲:onoken
>>
【要】
人生の無常知れば 
要知道人生的无常
jin se i no  mu jou shi le ba
*
No Thanks! 虚しいだけ 
NO THANKS!我只是感到空虚
NO THANKS!muna shi i da ke
*
救いを求めるなら
若是寻求救赎
su ku i wo mo  to me lu na la
*
All Right!祈れよ
ALL RIGHT!祈祷吧
ALL RIGHT!i no le yo
*
【祈織】
悲しい夢 長い眠り
悲伤的梦 长久的沉眠
kana shi  i yume  naga i nemu li
*
涙のまま目覚めた朝
醒来时泪水依然存在的早上
namida  no ma ma  meza me ta asa
*
Santa Maria! 聖なる微笑み
SANTA MARIA!圣洁的微笑
SANTA MARIA!se i na lu hoho e mi
*
绝望なの?希望なの?
是绝望 还是希望?
ze tsu bou na no? ki bou na no?
*
教えて欲しい
请告诉我
o shi e te ho shi
*
【要&祈織】
愛が叫んでいる
“爱”在呼唤
a i ga  sa ke n de i lu
*
助けてと叫んでる
在叫唤著“帮帮我”
ta su ke te  to sa ke n de lu
*
残酷な梦だって
即使是残酷的梦
za koku na  yume da te
*
抱きしめたい
也想揽入怀中
da ki shi me ta i
*
【祈織】
雪は沈黙の写し絵(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雪是沉默的写生(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yu kiwa  chi en mo ku no  wu tsu shi e

(要:ilo ga soladesu)
*
僕を狂わせてしまうから(要:この世から、いつか何もかも消え失せて、)
会让我为之疯狂(要:从人世,不知不觉什么都消失,)
boku wo  ku lu wa se te shi  ma u ka la

(要:konoyo kala,itsuka nanimokamo kieusete,)
*
君を どこへも逃がさない(要:俺たちも消えてしまっても、)
我不会让你逃去任何地方(要:我们一起离开,)
kimi wo  do ko e mo ni ga sa nai

(要:oletachi mo kiete shimatte mo,)
*
ふたりはずっと ずっと永遠に(要:きみを愛した事実だけは永遠だよ)
两个人一直 一直永远在一起吧(要:永恒只爱你的事实)
fu ta li wa  zuto  zuto e i e en ni

(要:kimi o aishita jijitsu dake wa eienda yo)
*
【要】
纯洁が迷路なら
若是纯洁的迷宫
jun ke tsu ga  me i lo na la
*
Darkness!行き场もない
DARKNESS!无处可去
DARKNESS!i ki ba mo na i
*
烦悩のカルマから
快被烦恼弄疯了
bon no u no  ka lu ma ka la
*
Madness!守るよ
MADNESS!我会守护你
MADNESS!mamo lu yo
*
【祈織】
圣者の歌 まぶしい光
圣者的歌 耀眼的光
se i ja  no u ta  ma bu shi hikali
*
ページめくる运命の书
翻开命运的书页
PAGE  me ku lu  un me i no sho
*
Ave Maria!新たな使命は
AVE MARIA!新的使命
AVE MARIA!a la ta  na shi me i wa
*
捧げて 夺って 生まれ変わる
献上 剥夺 重生
sasa ge te  u ba a te  u ma le  ka wa lu
*
【要&祈織】
ここで叫んでいる
在这里呼喊
ko ko de  sa ke n de i lu
*
どうか気がついてと
是否察觉到
do u ka ki ga tsu i te to
*
幼子のように 求めている
像个小孩子一样寻求着
o san ago no you ni mo  to me te i lu
*
【要】
愛の傲慢な欲望(祈織:僕たちは愛し合っているんだ。)
对爱的狂妄欲望(祈織:我们彼此相爱。)
a i no  gou man na yo ku bo u

(祈織:bokutachi wa aishiatte ilu nda。)
*
きみの手を引いて連れ出すよ(祈織:君の愛に応える、それだけが僕の絶対的真理。)
我会牵着你的手引导它(祈織:回应你的爱,只有那是我绝对的真理。)
ki mi no  te wo hi i te tsu  le da su yo

(祈織:kimi no ai ni kotaelu, sole dake ga boku no zettaitekishinli。)
*
嘘つきにだってなるさ(祈織:そして、この世に存在する証だから。)
因为是说谎者(祈織:并且,因为是在人世存在过的证据。)
uso tsu  ki ni da te na lu sa

(祈織:soshite, konoyo ni sonzai sulu akashidakala。)
*
笑顔をずっと ずっと守るため(祈織:さあ、ここへきて。もっと、もっと側へ)
为了一直守护 守护著你的笑颜(祈織:那么,请到我身边来吧。更近更近)
e ga o wo  zuto  zuto mamo lu ta me

(祈織:sa, koko e kite。motto, motto soba e)
*
>>
*
【要】
やさしいきみよ
温柔的你
ya sa shi i  ki mi yo
*
【祈織】
うつくしい君よ
美丽的你
u tsu ku shi i  kimi yo
*
【要&祈織】
愛が叫んでいる
“爱”在呼唤
a i ga  sa ke n de i lu
*
懺悔などいらない!
不需要忏悔
za n  ge na do i la na i
*
愛して!と叫んでる
叫唤著“爱上你”
a i  shi te  to sa ke n de i lu
*
助けて!と叫んでる
叫唤著“救救我”
ta su ke te  to sa ke n de i lu
*
残酷な梦だって
即使是残酷的梦
za koku na  yume da te
*
抱きしめたい
也想揽入怀中
da ki shi me ta i
*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