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朝日奈祈织

1594浏览    3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8 22:54
Radiante
祈织!!三年前我玩的线啊啊啊啊...

祈织!!三年前我玩的线啊啊啊啊啊关键时刻手滑结果没打到高潮就分手了。。。后悔啊啊啊啊啊啊

祈织!!三年前我玩的线啊啊啊啊啊关键时刻手滑结果没打到高潮就分手了。。。后悔啊啊啊啊啊啊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迟来的圣诞礼物
1st自截

P1 请大家随意【是吸血鬼风炭】
P2 @暧暖 【是穿浴袍的京尼】
P3 @毒馅儿老汤圆 【是抿手指的小天使】
P4 @🎅名为 信 笑 川 【是撩人的梓尼】
P5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是被撩的梓尼】
P6 @月蝕兔 【是摸头杀的棗尼】
P7 @韻梦 【是小天使跟小王子】

以上是我在小冷圈眼熟的太太了..如果有其他混bc的太太请务必扩我找我聊天哦..!!

迟来的圣诞礼物
1st自截

P1 请大家随意【是吸血鬼风炭】
P2 @暧暖 【是穿浴袍的京尼】
P3 @毒馅儿老汤圆 【是抿手指的小天使】
P4 @🎅名为 信 笑 川 【是撩人的梓尼】
P5 @夏汐汐汐汐汐汐汐汐汐 【是被撩的梓尼】
P6 @月蝕兔 【是摸头杀的棗尼】
P7 @韻梦 【是小天使跟小王子】

以上是我在小冷圈眼熟的太太了..如果有其他混bc的太太请务必扩我找我聊天哦..!!

风雅颂歌

【公式书短篇翻译】Seventh Heaven

并不是有意避开的,但被认为没有积极的回去也是事实。只是对我来说,没有必须要去的理由而已。最后来到这里应该是她还在公寓的时候,大概是在圣诞节的前几日。


从那以后,已经过了3年2个月。


我没有回到那个公寓里,所以关于住在那里的兄弟,除了会拜托为自己化妆的琉生哥之外,其他人的事情我几乎一无所知。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但是我和他的关系是例外。


直到我收到了从母亲的公司那里发来的工作通告。


为了见面而进入的会议室里,遇到了第一个惊吓。


「我是朝日奈社长的秘书朝日奈要。非常感谢您今天特地光临本社」


面前站着的人这么说着把名片递了出来。


「这还真是周到」...


并不是有意避开的,但被认为没有积极的回去也是事实。只是对我来说,没有必须要去的理由而已。最后来到这里应该是她还在公寓的时候,大概是在圣诞节的前几日。


从那以后,已经过了3年2个月。


我没有回到那个公寓里,所以关于住在那里的兄弟,除了会拜托为自己化妆的琉生哥之外,其他人的事情我几乎一无所知。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但是我和他的关系是例外。


直到我收到了从母亲的公司那里发来的工作通告。


为了见面而进入的会议室里,遇到了第一个惊吓。


「我是朝日奈社长的秘书朝日奈要。非常感谢您今天特地光临本社」


面前站着的人这么说着把名片递了出来。


「这还真是周到」


和我一起来的制片厂的营业担当部长低下了头。


「朝日奈先生?这么说的话,您是社长的亲戚还是什么吗?」


要「我是她的儿子」


要哥露出了微笑。


「诶。这还真是失礼了」


要「不,我还只是个愣头青而已。今后也是,请您多多指教」


然后要哥就将视线看向了我这边。


要「弟弟承蒙你们关照了」


这么说着,他礼仪端正地低下了头。而且是堂堂正正的,丝毫没有勉强的感觉,言谈举止都非常高尚讲究。我们的部长可能预见了要哥的未来,他稍微改变了语气。


「不,你的弟弟真的是非常的努力,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很大帮助。而且朝日奈的各位,全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呢。朝日奈先生也是,将来也会继承你母亲的吧」


要「谁知道呢」


要哥苦笑了起来。


要「这个社会是非常残酷的,我还有一大堆不得不学习的东西呢。」


这次轮到要哥改变了口气。


要「只不过,这次的会面与社长的指示有关。我只不过是在一边旁听的。具体事项还是要我请示社长的意向后才能确认的。关于这点,请多多谅解」


……真不愧是


引起对方的敬意,并令他主动降低地位,从而确保自己这方的立场。


3年2个月之后再会的要哥,摘了耳钉,头发也染回了茶色。尽管作为公司职员还是较为华丽,但是已经没有了那种轻浮感。


(这么说来的话,要哥是认真的想要成为母亲的继承人吗。但是,僧侣的职业怎么样了,辞掉了吗?)


正当我这样思考的时候,要哥再次开口了。


要「这一次我们公司也为了扶持起,至今渗透率还很低的面向20-30男性的品牌,投入了很多的力量」


母亲的公司是日本屈指可数的服装公司。但是这种阵容要说哪边的话,还是女性方面比较强。虽然也有推出面向男性的,但是至今为止都是以中老年人为主要目标的。


要「虽然说要启用他的是社长,但那不是母爱之类的情感,而是期待着他能够吸引到那个年龄层的男性」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


部长点头道。


「就像您说的那样,我们这边的模特里,您的兄弟是最合适的。哎呀,您真是拥有一双慧眼」


要哥和部长的谈话,我就算不想听也还是听到了。


虽然不论顾客是谁,我都会完成需要自己的工作。即使是母亲的公司,也没有因此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但是,要哥说话的时候,还是引起了我的关心和注意。那是在说到跟我搭档的摄影师的事时。


要「这是简历」


要哥将附着照片的简历递了过来。


要「是日本人和法国人的混血,才30多岁。他是在以法国为中心的欧洲都享有人气的摄影大师。我们公司也有与海外进行合作。」


「原来如此……」


部长陷入了沉思。


我想恐怕是制片厂的承诺。也就是说这个摄影师是被欧洲有名的品牌启用过很多次,在广告界是相当有名的人。


同时我也察觉到了部长没有立刻回答的理由。


因为他知道这个摄影师非常感性和独特,绝不会和合不来的模特一起工作。作为制片厂,为了能提高知名度是想要接受的,但是要是被羞辱的话,会很困扰的。


不过,那种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那么……会变成什么样呢)


————————————————————————————————


几天后,制片厂正式接受了包含启用那名摄影师在内的通告。同时也决定了摄影将使用母亲公司内的摄影棚。


摄影当日。进入准备好的休息室等待不久,琉生哥的身影出现了。


琉「早安,祈织」

祈「琉生哥,非常感谢你特地赶过来,你店内的工作没问题吗」

琉「嗯,休息、得到了许可」


琉生哥笑了


琉「这边才是,非常感谢你的指名」


委托琉生哥来化妆是我要求的。像这次这样感觉很难的委托,我还是尽可能的希望琉生哥能来。当然也有因为他品味好的关系,即使发生了什么意外也能细致的应对,这点比什么都能帮上忙。


琉「刚才,我在来的途中碰到了要哥」


琉生哥一边拿出化妆道具一边说


琉「他看起来很忙的样子,但是他说摄影的时候会到场」


祈「……我知道了」


琉「那,差不多该开始了」


祈「是呢,请多指教」


琉生哥轻轻地梳理着我的头发。


琉「嗯,很健康」


琉生哥的手开始动了。


关于化妆的讨论基本在之前就已经完成了。


这次摄影穿的是以20-30的男性为主要目标的高级西装。不是平常穿着的那种,而是为了特别的日子而准备的——这样的设计理念。


所以,只是清洁感和正经感这样一般20-30男性所追求的感觉是不够的。如果会买高级西装的,肯定是拥有这些的。所以为了和他人不同而凸出的感觉是必要的。


琉生哥照着那种设计理念,帮我做了发型和化妆。


琉「怎么样?」


祈织「…不错呢」


镜中映出的正是一个年轻的精英形象。被决定好了将来,被赋予了地位和收入的男人,完美的将品牌的概念化作了实体。


然后这个造型也得到了那个摄影师的好评。


「这真是太棒了!」


在我踏进摄影棚的时候,他大声的这么说。


「太完美了。嗯——感觉真不错」


和听说的不同,他虽然有点太过热情了,但是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虽然平常好像是在法国生活,但是也能很普通的说日语,所以沟通上没有什么障碍。


托这个福,摄影比预想的进行还要顺利。


「好的,这次是这边。真好啊,太完美了!」


虽然要哥说了会到场,但只是在摄影棚的角落里站着,没有对摄影本身提出过什么意见。有时拿着手机在和谁说话,有时在和琉生哥说话,看起来好像很忙。


(既然拍了这么多了,那应该比预订要早结束吧)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按他的要求摆pose。话说回来,正好是摄影时间过了一半的时候,至今为止一直没有停过的拍照声停止了。


「呐,祈织」


摄影师向我搭话


「今天拍到了很多很棒的照片,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祈「那真是令人期待」


「但是」


他的语气稍微改变了


「在我看来,还有很多的可能性」


祈「这话怎么说?」


「服装、还有祈织你自身,还有更多更多我拍摄不到的地方,将他发掘出来我想就是我的工作了」


摄影师开心的看着我笑了。


祈「你刚才说了『要求』吗?」


「嗯,我说了」


祈「我觉得你其实已经知道那指的是什么了」


他唇边浮起了笑容。


「是这样的。呐,祈织,你能笑一笑吗」


祈「诶?」


「所以说是笑容啊。你知道吧?笑」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


祈「就算你说笑,那也有很多很多种形式」


「嗯,是啊」


祈「你想要我怎么笑呢」


「我希望你想怎么笑就怎么笑」


摄影师这么说


「好坏有我来判断,所以祈织你只要展现出认为和自己最相称的笑就可以了」


祈「……我知道了」


虽然这么回答,但是他的注释实在是太过含糊了。


(该怎么办呢)


他暧昧的说法方式,很明显是在试探我。如果给他展示的表情没能把握他的意图的话,他就会以『心情变差了』为由放弃摄影也说不定。那样的话,工作就会失败告终。


(绝不能出错)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意外的声音


要「那个,抱歉打扰摄影了」


要哥向着摄影师走近


要「社长说想要和您通话」


要哥递出了手机。


「嗯?美和找我吗?」


要「是的。社长虽然出差了,但是现在刚好在公司里,想要亲自道谢」


「啊,那样的话,看来我必须得去一趟才行呢。……bonjour,女士」


摄影师说着话走了。在一旁看着的负责主持现场的广告部责任人这么说了。


「那么,休息30分钟吧」


要哥跟在那个摄影师旁边走了,我瞥了一眼那个背影之后,向休息室走去。


回去的时候,休息室里谁都不在。


我含了一点准备好的碳酸水,然后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


(笑,吗)


到底他是以什么样的意图说出那句话的。


确实,在休息前的摄影里,我虽然或多或少都有微笑,但是没有笑得多厉害。因为我并不认为那个西装适合笑。


但是,就算是笑也有很多种。恐怕他认为也有适合这套西装的微笑。


(那是……什么呢)


几分钟后,琉生哥打开门进来了


琉「让你久等了,祈织」


琉生哥走到了我坐的椅子旁边


琉「要开始补妆了哦」


祈「……」


我还没有得出答案。我沉默着,然后琉生哥开口了。


琉「话说回来,祈织。有要哥的传话。」


祈「要哥的?」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琉生哥。


琉「『重要的,是她』」


祈「……诶?」


琉「什么的,是这样说的」


琉生哥的脸色稍微覆上了一点阴霾。


琉「你听懂了吗,祈织?」


祈「……」


我开始了思考。


(明明是男性用的西装,为什么会出现『她』这个词呢)


无法理解的话。但既然是要哥说的话,那肯定是有什么涵义。


这种时候,就要在脑内重新思考后会比较好。然后我,再一次开始思考这套西装的设计理念。


20-30的男性。高级感。为了特别的日子而准备的衣服。


(……是这样吗)


就在那时,我想到了某件事。


祈「琉生哥」


我开口了。


祈「让我变成一个坏孩子」


琉「诶?」


祈「我感觉我明白了」


我面朝镜子微笑。


————————————————


乘电梯下降到门厅,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有个人站在那里。


要「……辛苦了」


祈「要哥,你也辛苦了」


要「祈织」


要哥说了。


要「现在能腾出一点时间吗」


祈「我等会还有摄影」


我回答道。


祈「而且经纪人也在车上等着我」


要「都说了只是一会而已」


要哥苦笑。


要「3年不见,只是几分钟而已,可以吧」


祈「……我知道了」


我这样说着。要哥很明显是在这里等着我。


祈「那么,就一会儿」


要「谢谢」


被要哥带去的是高层的某个社员用的咖啡厅,我们在能俯瞰到街景的柜台座位上坐了下来。


要「你刚才的摄影,真不错啊」


要哥开口了。


要「那个摄影师超兴奋的呢,说是第一次遇到能和自己的感性这么合得来的模特……真不愧是祈织」


祈「不是我个人的力量」


我这么说着。


祈「如果不是要哥的建议的话,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要「……是这样吗?」


要哥移开了视线。


要「那样暧昧的说法方式,并不能称得上是建议吧。刚好在那个时候站在旁边罢了」


祈「不,已经好好的传达到了」


……她。



要哥的话提醒了我都没有意识到事情。


对普通的20-30男性来说,高级西装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出手的东西,所以我是以买得起的那个阶层意向来表现的。


但是,这样的西装还有一种有利的顾客,那就是……女性。


男性为了特别的日子而穿的西装。


做出那样选择的是女性……也就是『女朋友』。


送给自己恋人的礼物。


我应该最优先展现的给那些女性看?更不用说,母亲的公司本来就是女性方面更强。那里已经有了很多顾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会怎么样呢?她们所追求的应该是会不假思索想给他买下高级西装的男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能理解摄影师说的笑的意思了。


我用年龄偏小的、擅长撒娇的♪要说的话就是有一点小恶魔风的感觉,取代了至今为止一直都是贵公子的精英化妆风格。然后,我就用这个妆,面向摄像机微笑。向看见的女性发送出『给我买这个』的愿望。


结果非常成功。我自身也对自己竟然能表现出这样的风格感到吃惊。


祈「要哥」


我将高脚凳转了一圈,正面朝向要哥。


祈「多谢你帮助了不成熟的我」


然后,要哥慢慢的面向了这边。


要「被祈织你这么说了,我还是会害羞的啊」


要哥看着我说


要「祈织比我要优秀。母亲也是,如果不是去当模特的话,她应该会让祈织来当继承人吧」


祈「没那种事」


我说


祈「我当社长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要哥才是,比我更适合。」


要「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要哥将视线垂了下去,谈话断了一瞬。


祈「话说回来」


过了一会儿,我说。


祈「要哥是辞掉了僧侣的职业吗」


要「没有。那个就是像驾照一样的东西,只要没有被取消,就一直存在的。虽然现在没有去寺里,但是如果失败了话,我还是想当回和尚」


祈「阿,这样啊……哈哈」


我不禁笑了出来。


要「祈织,我也能问问吗」


祈「什么?」


要「事到如今,为什么你会当模特」


祈「啊」


我苦笑了起来。


祈「想让她看到我好的一面吧」


要「诶?她?」


祈「当然说的是『她』」


要「只是这样吗?」


要哥睁开了眼睛。


祈「对。就是这样」


要「哈哈哈」


要哥笑了。


就这样,谈话再次中断了。


要「……」


要哥大大的叹了口气。


要「你不觉得我们彼此能够达到这种说话的程度,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吗。」


要哥的视线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是比先前还要强烈的视线。


要「希望我们下一次的对话,不需要再经过几年的时间」


祈「也是呢」


我回答道。


祈「……我会努力看看的」


要「偶尔露个脸。正好小昴有话对你说」


祈「昴哥」


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祈「那是,很重要的事吗」


要「好像是吧」


祈「……是嘛」


我暂时沉默了下来。


我在这3年里,对兄弟他们的事几乎一无所知。

但是,风斗去美国前对我说了昴哥和她的事。


那个昴哥有重要的话,也就是说——。


祈「……我知道了」


我说。


祈「近段时间会去的」


要「……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


要哥露出了微笑。


要「那么,其他的话就到时候再说吧,已经没时间了吧」


祈「是啊,差不多该走了」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个时候,要哥说了。


要「祈织」


祈「诶?」


要「你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


我不禁停止了动作,要哥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要「不要忘了这件事」


祈「要哥……」


要「要加油哦,小祈」


听到了这句话,我的脑海里像倒叙一样想起了10多年前的事情。


——小祈


那是到中学为止,要哥用来称呼我的昵称。


(……)


并没有什么讨厌的感觉。想起那个时候因为有什么烦恼而找要哥商量的事。


然后现在,和那个时候一样微笑着的要哥就在这里。


祈「……哥哥也是」


我轻轻包裹住近在耳边的要哥的手,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祈「不用送我了。一个人也没问题」


再次乘上电梯,穿过门厅。走了一段路之后就看到了经纪人坐的那辆车。


(说不定,停止的时间再次开始转动了)


我这样想着坐进了车里。




Radiante
祈织!更新以前的一张老画。当时...

祈织!更新以前的一张老画。当时玩的时候攻略没好好看,结果被甩了😂😂😂

祈织!更新以前的一张老画。当时玩的时候攻略没好好看,结果被甩了😂😂😂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2nd电子版小说彩蛋自截节选


P1棗 P2侑介 P3琉生 P4風斗 P5祈織 P6要

2nd电子版小说彩蛋自截节选


P1棗 P2侑介 P3琉生 P4風斗 P5祈織 P6要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BrosCon】《吻》(梓、祈織Ver.)

【梓】
 

梓的吻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在不疏不近的距离中,他不经意间展露出的温柔总是让你沉沦。
 

他的唇瓣温润而柔韧,吻你的力度不过轻,也不过重,适中有余。
 

梓也时常会在接吻的时候轻柔地拂过你的额发,指腹摩挲着你的眼尾。珍重的细吻之中带着几分爱惜,而他不经意从喉间溢出的低吟更是带着几分让你心动不已的性感。
 

──「只有对你,我不会放手。」

 

 

【祈織】
 

祈織的吻很少时候会有温暖的感觉。
 

最初起唇瓣上残留的只是人体微暖的温度,却随着他越来越深入的动作,只属于祈織的清...

【梓】
 

梓的吻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在不疏不近的距离中,他不经意间展露出的温柔总是让你沉沦。
 

他的唇瓣温润而柔韧,吻你的力度不过轻,也不过重,适中有余。
 

梓也时常会在接吻的时候轻柔地拂过你的额发,指腹摩挲着你的眼尾。珍重的细吻之中带着几分爱惜,而他不经意从喉间溢出的低吟更是带着几分让你心动不已的性感。
 

──「只有对你,我不会放手。」

 

 

【祈織】
 

祈織的吻很少时候会有温暖的感觉。
 

最初起唇瓣上残留的只是人体微暖的温度,却随着他越来越深入的动作,只属于祈織的清冽气息会不容抵抗的慢慢侵占你的思想。
 

由轻柔的触碰,到轻轻啜咬,再重重的舔抿。
 

在这个吻中你可以感受到只属于祈織深沉而专一的感情,而他也正在用每一次的吻来提示你,他是你的唯一,而你,同样。
 

──「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身边的哦。」

鶴子.

表白

朝日奈祈织X你


ooc我的,朝日奈祈织你们的。


  

真的没怎么清楚他的眼睛颜色,有问题可以提出来~


  前提:这是一个单身的男孩~  


  0、


  你第一次递出的情书,是给了朝日奈祈织。树荫遮挡了倾斜而下的阳光,而你和灰发的俊美少年就站在树下,少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是平静且毫无波澜,他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似是什么也动不了他。


  “朝、朝日奈君……我……”表白话语说了一半,却忽然像吞下石头堵住了喉咙,脑海一片空白,你开始无措——一直以来你都有个缺点,一旦紧张了什么都会忘记。


  朝日奈祈织似是轻轻叹了口气,帅气的少年在平静的面容染了一些无奈,他迈动了步子...

朝日奈祈织X你


ooc我的,朝日奈祈织你们的。


  

真的没怎么清楚他的眼睛颜色,有问题可以提出来~


  前提:这是一个单身的男孩~  


  0、


  你第一次递出的情书,是给了朝日奈祈织。树荫遮挡了倾斜而下的阳光,而你和灰发的俊美少年就站在树下,少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是平静且毫无波澜,他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似是什么也动不了他。


  “朝、朝日奈君……我……”表白话语说了一半,却忽然像吞下石头堵住了喉咙,脑海一片空白,你开始无措——一直以来你都有个缺点,一旦紧张了什么都会忘记。


  朝日奈祈织似是轻轻叹了口气,帅气的少年在平静的面容染了一些无奈,他迈动了步子一点点的靠近了你,男性的荷尔蒙让你脸红,可他身上专有的清香有些让你平静下来。


  “……你在紧张。”他说。一双眼眸与你对视,星河出现有了吸引,眼眸又像宝石一样好看,光光看一眼就会被吸引下来。可这么看着,却让你焦躁而不安的心情给平静下来了。


  修长的手忽然覆上了你的发顶,并没有揉搓,只是轻轻的,拍了拍。


  “别紧张。想说什么?”他轻轻勾了勾唇,像是拉开了一道彩虹。


  深呼吸几口气,握紧拳头,你终于说了之前的话“我……我很喜欢朝日奈君。所以、所以……如果可以的话……”


  可以的话……怎么样?你愣住了,告白的时候只是一心想着在毕业前一定要说出自己的心意,即使是被拒绝,你也认了。


  ——应该会拒绝吧。内心有些失落,甚至是酸涩,全身的发凉让你有些不安。


  “……”朝日奈祈织一言未发,沉默良久你终于按耐不下,抬起了头。对上少年的目光竟然鼻尖一阵酸涩,你知道的,这次表白后就会和朝日奈祈织彻底断绝来往……


  “我知道我给朝日奈君造成困扰所以不用思考我知道你会拒绝那个很抱歉真的!!!”


  这可能是你第一次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话。明明知道结果但还是忍不住感觉眼睛酸涩,渐渐凝聚起水雾,流海微微遮挡了你的眼前,看不清他,而他也不会看到你的狼狈。


  是一个温柔的怀抱,轻轻拍着后背是在安慰。少年的声音刻意压低带来了一些磁性,耳朵微微发麻。他轻笑着,是一种对你的善意“你是个很好的女孩。”这么如是说着,更让你确定了他会拒绝的想法。


  “所以……”


  落下声音后陷入了沉默,不再发起一点点的声响,你认为连一根针的落下都可以听到。从沙沙声上,混入了鸟的声音,而你和他是一种有些尴尬的情况——一个简单的拥抱,尚未离开。


  “我想,我喜欢上你的时间会比你早。”像是惊雷,让你猛然看向他,眼神充满了不信——朝日奈祈织说他喜欢你的时间更早,是不是说明……他会答应这次的表白!


  并未说明什么,只是得到少年的微笑。


  “那么……请多指教。”朝日奈祈织轻微点头,手臂收紧再将你拥在怀里。


  ——END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祈织】夫妻相性一百问(完)(重新补档✨)

*6k字预警⚠️

*高甜闪光弹预警⚠️

*并没有真的100问


*参加问答的CP:祈織x绘麻


(因为被屏蔽了三次之后直接在总tag里消失了……所以重发一遍,看过的太太可以无视tat)


【直播开始】


我:大家好,我是第一期<夫妻相性100问>的主持人时昼_(:з」∠)~好的好的,相信大家对我莫得兴趣。所以时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请本期的两位嘉宾出场吧。


我:有请Iori sama跟Ema ──!(鼓掌)


【新婚夫妇进场】


我:哇是Ema本麻哒!Ema女神你好你好 (///∇//) ...

*6k字预警⚠️

*高甜闪光弹预警⚠️

*并没有真的100问


*参加问答的CP:祈織x绘麻


(因为被屏蔽了三次之后直接在总tag里消失了……所以重发一遍,看过的太太可以无视tat)




【直播开始】




我:大家好,我是第一期<夫妻相性100问>的主持人时昼_(:з」∠)~好的好的,相信大家对我莫得兴趣。所以时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请本期的两位嘉宾出场吧。


我:有请Iori sama跟Ema ──!(鼓掌)




【新婚夫妇进场】




我:哇是Ema本麻哒!Ema女神你好你好 (///∇//) 来来来,这边坐这边坐!

绘:谢谢…!时昼你好呀…⁄(⁄ ⁄•⁄ω⁄•⁄ ⁄)⁄很高兴见到你。


我:嘿嘿嘿女神真人好温柔www话说这也太香了,难道这就是女孩子的馨香吗_(:з」∠)_太好闻了我吸吸吸。


绘:(以为幻听)…嗯?

祈:……

我:…………


我:…十分抱歉。那个,祈织大人您这边请…?

祈:(笑)谢谢。

我:(好险,差点刚开局就死了)呼,那我我我们现在就开始问答吧!o(*゚▽゚*)o




1、请问你的名字是?


祈:朝日奈祈織。

绘:之前叫日向絵麻,现在改姓朝日奈絵麻。



我:噢噢ww这个我知道!改姓的原因是因为要随夫姓对吧?

绘:(害羞)嘛……也有那个原因啦。不过本来爸爸再婚的时候就改姓朝日奈了,所以也不能全说是随夫姓…

我:嗯嗯懂的懂的。♡(ŐωŐ)朝日奈太太!

绘:啊……(小脸通红)




2、年龄是?


祈:23。

绘:21。



我:哦哦~这还真是年轻的一对夫妇呢_(:з」∠)_ww




3、性别是?


祈:男性。

绘:女,女性……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祈:这个其实我自己也不太了解…但借用其他人的评价的话,大概是绅士吧。

绘:嗯……之前常常会有人说我优柔寡断呢。不过现在有变得坚定一点了哦。



我:揉揉女神w嘛嘛,爱的力量让你们都改变了,此处应有掌声 (*/ω\*) (感动鼓掌)




5、对方的性格呢?


祈:她很温柔,会第一时间察觉到其他人情绪上的不妥。

绘:祈织他待人亲切,言行举止也很有风度。嗯……(害羞小声)…还有对感情也非常专一。




6、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祈:绘麻正式搬入公寓的第一天,在客厅里正式见面。

绘:嗯。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祈:看上去很乖巧的女孩子。觉得她来到这么吵闹的家,也许会很辛苦。

绘:五官端正且漂亮的人。而且还穿着圣特丽亚学院的校服,觉得他一定是个很聪明的人…




8、喜欢对方的哪一点呢?


祈:没有哪一点这种说法,我深爱着她的所有。(笑)

绘:祈织他很温柔细致。可能这样说很不好意思……但是他能让我清楚感到“啊,这个人是真的在爱着我”。



祈:不用不好意思,是事实哦。(握住了绘麻的手)

绘:祈织…(脸红回握)


我:……(空气般的存在)


我:好的我们继续下一题吧。:)




9、讨厌对方哪一点?


祈:没有。但非要说的话…大概是她有心事的时候都会下意识选择自己隐瞒,而不是找我商讨。这偶尔会让我有点苦恼。

绘:啊……这个,我想不出来呢。




10、你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吗?


祈:很好。我一直都有我们是天作之合的感觉。(笑)

绘:…应该还好?因为祈织他很愿意迁就我……



我:……Ema女神你可以直接说“他很宠我”没有问题的_(:з」∠)_




11、你怎么称呼对方?


祈:绘麻。

绘:祈织。




12、你希望被对方怎样称呼呢?


祈:祈织就好。因为我觉得叫名字是最亲近的称呼方式。

绘:啊……我也觉得普通的叫名字就好了。



我:哦豁~就在刚才我收到了来自Ema女神亲友真秀子的信息呢。真秀子小姐说:“骗人的!Hina早一阵子说过想听听祈织叫她老婆了。”

我:咳,Ema女神,请问这事是真的吗?(手动滑稽)


绘:(脸瞬间涨红)……!!不,不是的…!我没有…!

祈:(意外)…抱歉呢,没有注意到。等下播后我再补偿你吧。毕竟我舍不得让观众看到这么可爱的你。

绘:……!


我:……

我:那个,两位,现在还在放送中的……•̅_•̅请不要光明正大的虐主持人好吗?不过补♂偿什么的,介意下播之后再悄咪咪直播给我看吗?




13、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祈:毛丝鼠。

绘:嗯…应该是雪豹…?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你会选择?


祈:她想要的东西。

绘:…典雅的手表吧。



我:Ema女神回答得很标准呢~但祈织大人您这样说了就等于跟没说差不多了……_(:з」∠)_万一您不知道Ema女神想要什么呢?


祈:没有万一,我很了解她。(笑)




15、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祈:只要是她送的,我都喜欢。

绘:嗯…!我也是。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怎样的事情?


祈:基本没有。但是我希望她的警戒心可以再高一些呢。抱歉…我没有其他意思。可毕竟椿哥和风斗都是很会见缝插针的人,我会有点担心。

绘:(虚心)…嗯,我知道了,下次会留意的。那个…我的话,没有呢。因为祈织真的是个特别周到的人。



我:也就是说祈织大人是吃醋了吧www_(:з」∠)_咦?收到了一条来自id俺妹赛高的弹幕呢。我看看~

我:好的,我看完了。用戶俺妹赛高说:“祈织你胆子真是肥了居然敢在绘麻面前说我的坏话回到家你就等着受死吧!”

我:啊哈,难道说这是家里哪位哥哥吗?(、◔ω◔)、


祈:是的。(望镜头笑)抱歉呢椿哥,我跟她今晚不回家哦?


我:wwwww真是劲爆的发言呢,似乎能看到这位椿哥哥在屏幕后面气得跳脚的样子了。




17、你的坏习惯是?


祈:…大概是总不自觉的太过执着她。

绘:是呢……我的话应该是还不太习惯依赖别人吧。(苦笑)




18、对方的坏习惯是?


祈:(笑)这个她刚刚大概在反省了。

绘:这个嘛……我觉得祈织总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他留给自己的放松时间有点太少了。(担心)我希望他能更好地对待自己。




19、对方做的什么事情(包括坏习惯)会让您不快?


祈:和其他人有亲密的身体接触的时候。(望向绘麻)抱歉呢,会觉得我很小气吗?

绘:(害羞摇头)怎么会……不过其实在祈织工作忙碌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时候,我也是会有那么一点生气的。



祈:这样啊。让你担心了不好意思呢,以后会注意的。

绘:嗯…!(开心)


我:(拍桌)虽然很甜,但还请你们关爱单身的主持人──(  ̄ー ̄)




20、你做的什么事(包括坏习惯)会让对方不快?


祈:这个问题的话,我原本是很有自信地觉得我是不会让她感到任何不愉快的。但刚刚一提…应该是我在拍摄的时候忘记吃饭的事吧。(难得无奈)因为我一旦工作起来就会比较忘我呢。不过她能这样关心我,我也很高兴。

绘:那个…嗯……我的话,大概是跟某位兄弟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心虚)说起来刚开始我还不太能发现祈织是吃醋了呢……



我:不不Ema女神,发现不了这不是你的错_(:з」∠)_毕竟谁也没那么轻易就能看懂黑洞啊!!


祈:……


我:(突然背后一寒)Σ(゚口゚;?!对不起祈织大人!这是夸奖!真的!




21、你们的关系到了哪种程度?


祈:…即使是死亡,也无法把我们分开的程度。

绘:那个…祈织?(尴尬)我还打算和你一起活得久一点呢……



祈:(醒悟)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绘:嗯…那样就好。(脸红)


我:…………真是够了请你们不要用这么含蓄的说话方式来表达想和对方白头偕老好吗!!(ノ`□´)ノ⌒┻━┻算了算了还是下一题吧。




2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祈:咖啡厅。我觉得一个好的氛围对约会很重要。

绘:对…(害羞)当时的心动现在还记得。




23、那时两人间的气氛怎么样?


祈:嘛…仅仅回想起来心情就会愉悅的美好吧。(笑)

绘:(脸红)如果要我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像是消了大半泡的汽水…?




24、那时进展到哪种地步了?


祈:……(淡笑)

绘:嗯…?



我:………切_(:з」∠)_不想说就装傻还真是人类的通病呢。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


祈:夜晚的海边。

绘:嗯。还有图书咖啡厅也颇常去的…(憧憬)祈织时不时会用那里的钢琴弹奏呢。



我:咦?书+咖啡厅+弹钢琴的王子……有点像偶像剧标配呢噗。(、◔ω◔)、开玩笑啦,看来祈织大人还是很有情调的www




26、你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祈:提前腾出一天的空余,并安排好所有的惊喜送给她。

绘:是呢…我的话果然还是亲手做一个生日蛋糕吧。虽然说不上很擅长,但厨艺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长处了。



我:不不不不不等等,Ema女神你可是打败了右京妈妈桑做的味噌汤的女人啊!!Σ(*゚д゚ノ)ノ要给点自信自己才行。我:(小声)啊不过如果没有的话先问祈织大人借一点也行,反正你家老公自信爆棚暗地里怼天又怼地。


祈:……

祈:抱歉。你刚有说些什么吗?(笑)


我:(瑟瑟发抖)…不,没有……

绘:(没听清最后一句)这……过奖了,不过谢谢…!⁄(⁄ ⁄>⁄ω⁄<⁄ ⁄)⁄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祈:我。

绘:嗯…




28、你有多喜欢对方?


祈:我觉得我对绘麻是比喜欢更以上的程度。

绘:我也是这么想的……(难为情)




29、那么,你爱对方吗?


祈:当然,我深爱着她。

绘:这个……当然爱的…!



我:(ノ`□´)ノ⌒┻━┻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做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啊啊啊啊啊!!坐在一旁受虐是很痛苦的好不好,编剧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绘:……!?嘤,对…对不起……qaq

祈:…主持人?别太激动,我妻子比较受惊。


我:………………(把血往里吞)不好意思。要不我给你们两夫妻表演个倒立土下座吧?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很没办法拒绝?


祈:嘛…除了是和其他异性有关的要求,不然我是不会拒绝她的请求的。

绘:祈织叫我名字的时候吧……?脑袋会一瞬就变得空白呢,之后就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了。(羞)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祈:虽然我不会让绘麻有变心的机会。但如果假设真的有这个可能…我会不顾一切夺回她。

绘:我不清楚,但是如果是真的我应该会很害怕吧……不管怎样我还是会向他本人确认的。




32、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祈:……

绘:唔…我不知道……现在想象的话总感觉很伤心呢……(失落)



祈:不用去想,我跟你约定不会有那么一天。(吻了一下绘麻的脸)

绘:祈织……嗯…!(重新打起精神)


我:那个,其实祈织大人您可以不用这么看着我的……毕竟全程受虐的人是我,而且题目不是我定的啊……(欲哭无泪)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你会怎么办?


祈:…我会打电话给她,先确认她的安危。视乎情况需要会再亲自去接她。

绘:啊,祈织并不是会迟到的人呢……不过万一真的迟到很久,我会发短信询问他的状况。




34、你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一部分?


祈:非要说的话…双唇吧。是她的笑容拯救了我。

绘:嗯……应该是手?因为祈织的手不只很漂亮,也很温暖。(小脸微红)



我:咦咦等等祈织大人喜欢的只是笑容而已吗?_(:з」∠)_难道女神的嘴唇不软吗不香吗?要不跟大家分享一下你们的──


祈:抱歉(笑)这个好像没跟你解释的必要。


我:……………哦,好的。:)




35、对方性感的表情是?


祈:这个问题我想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绘:…………嗯。(羞耻)



我:……诶~秘密呢~是这样啊~?(气得我赶紧爬墙看隔壁琉生和女神鸳鸯浴还有要的事后CG)




36、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祈:光是和爱人待在一起就已经足够心动了。不是吗?

绘:祈织说得没错…(脸红)唔…还有亲密接触的时候心跳也会怦怦跳得很快呢……



我:(眼神发光)噢噢噢噢噢噢来了来了来了──请问Ema女神介意给大家讲讲是什么程度的亲密接触吗www!!


绘:…诶?嗯……(脸越来越红)好吧……

绘:(用尽勇气喊出来)是拥抱……!


我:……嗯好的,谢谢女神。要不你还是先下场吧?




37、你曾向对方撒谎吗?你善于说谎话吗?


祈:……有过。但现在的我已经改变了,我的一切都只会向她坦诚。

绘:嗯,我相信祈织。至于我……其实也对他撒过谎呢。(羞愧)老实说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不过从今以后我也会和祈织一样,选择坦诚相对。




38、做什么事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祈:没有特别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因为和绘麻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无比珍贵,早已超过幸福的标准了。

绘:(脸红)我,我的话是和祈织一起睡觉的时候……啊,我,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看到祈织的睡颜,我就会想能陪在他身边的自己真的很幸运…要是以后也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我:哦哦很温馨呢~话说Ema女神!真的只有睡觉吗(ŐωŐ)其他方面上的睡觉不幸福吗?

我:(悄悄)是祈织大人的技术不够好还是他不够热情?你可以偷偷跟我──


祈:(出口打断)失礼了。下一题?(笑)


我:好的。(自觉闭嘴)_(:з」∠)_




39、曾经吵过架吗?


祈:没有,我跟她的相处一直都很愉快。

绘:是呢,没有哦。




40、都是些什么样的争吵呢?


祈:…我跟她不会有任何争执。

绘:…嗯,我也不会。(总觉得问题有点似曾相识)




41、之后如何和好呢?


祈:……

绘:…………(尴尬地笑)


(咦好奇怪啊之前应该说了两次没吵架了吧这是什么废话问题可是不回答的话主持人会很尴尬啊但是我想不出来我要说什么才好怎么办怎么办)


绘:Σ(*゚д゚ノ)ノ?!咦…我没说出来啊……



我:wwwww女神你太可爱了──不用在意,以上两条问题和配字都是我故意弄的噗噗_(:з」∠)_谁叫你们虐我呢?




42、转世后还希望作恋人吗?


祈:当然。(笑)我们最初就约定好了,哪怕经过无数次的转世,也要永远在一起。

绘:嗯…!




43、什么时候会让你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


祈:在我精神不好的状况下,绘麻依然在我身边陪伴着我的时候。(柔和)

绘:(脸红)嘛,这个……大概是祈织他纵容我的时候吧。




44、什么时候会让你觉得「也许他已经不爱我了…」?


祈:目前还没有过这种情况。

绘:嗯,一样。




45、你的爱情表现方法是?


祈:我会去了解她的喜恶,还有所有关于她的事情。确保她在我身边不会有任何一丝不愉快的感受。

绘:(羞涩)我的话…会尽力给予祈织他想要的东西,还有在他需要的时候支持他。



我:哦呀哦呀?(、◔ω◔)、这么一听看来祈织大人在家的生活非常性福呢~


祈:的确。但我希望你口中说的xingfu没有其他意思。(笑)


我:_(:з」∠)_……哪敢哪敢。




46、你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祈:雪花莲。纯白色和她很相衬。(淡笑)而且花语是希望,就像绘麻她对我的意义一样。

绘:嗯…(犹豫)白玫瑰吧。我对花的知识还不是很了解呢……但是给我的感觉都非常相像。




47、两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祈:不存在这种事。

绘:嗯…?应该没有。




48、你有哪种情结?


祈:从正经的心理学上来说,没有。

绘:情结……特别喜欢打丧尸游戏也算吗?



祈:嗯,这个不算哦。(拍拍绘麻的头)

绘:…这样啊。(乖巧垂头)


我:(无形中被秀了一脸)…………懂了,这也许就是刚刚Ema女神所说的纵容吧?_(:з」∠)_




49、两人的关系是公认的还是秘密呢?


祈:公认,我觉得我跟绘麻的感情没有隐藏的必要。

绘:嗯…从一开始就没有否认过呢。



我:哦哦?居然从一开始就是公开的?(ŐωŐ)这我就有点好奇当时家里的兄弟们都是什么反应了www

绘:呃……这个……怎么说呢……(尴尬)


我:看来Ema女神觉得很难说出口呢~那祈织大人呢?

祈:…我倒是没有特别留意过。毕竟会作出抗议的兄弟都不可能赢得过我。


我:…………该说不愧是您吗_(:з」∠)_好的,那么下面是我们上半环节的最后一题了。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


祈:当然。(笑)没有人能把我和绘麻分开。

绘:(脸红)嗯…!我也希望以后可以和祈织一直走下去。




我:(泪目鼓掌)好!好!真是太感人的爱情了!今天也是为神仙夫妻流泪的一天呢555555


我:(哭完了)那么好的各位观众老爷们──我们<夫妻相性100问>的上半环节就此结束。广告过后还会有更劲爆的下半环节在等着我们!


我:如果还想深入了解两人之间的【发了就会被屏蔽】,就请一定不要放过广告后的环节哦~


我:那么我们十分钟后见~拜拜~~(向镜头挥手)




【直播停止,中场休息】




“妈耶,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会不用再受虐了。”


我松了一口气,正想拿瓶水给我心爱的Ema女神喝。怎么知道我转头一看──问答环节下半部份的问题纸正被面无表情的祈织大人拿在手里。



我:…………………oh no_(:з」∠)_



嗯嗯,看祈织大人的眼神已经把下面50题全部都过目完了呢。不愧是考入城智大学的高材生啊,这阅读速度杆杆的。真是太厉害了!


……


……


不,这一点都不厉害!ヽ(T▽T)ノ


敢情我忘的就是这个啊!!


只见祈织大人看完之后把问题纸对摺成了一半,然后非常随(xian)意(qi)的就把它甩在了桌上。


之后他挂着人畜无害的温柔笑容走到Ema女神的背后,把双手搭在女神的肩上,轻声细语的在她耳边说。



“绘麻,我们回家吧。节目组说下半环节只是个假的噱头,我们可以只出场到这里就走。”



不!!


我!才!没!有!说!啊!



但是纯真的Ema女神没有一丝怀疑,只是懵懵懂懂的回了一句:“原来是这样啊……”之后松了一口气,被祈织大人半就半推走出片场了。


想到十分钟后就要开始的直播,我慌得连爬带滚的一把鼻水一把泪,二话不说就跪下来用两根手指夹住了祈织大人的裤腿。



“不要这样啊祈织大人──你要是带着女神走了待会的直播会崩掉的呜呜呜呜呜呜球球你了表走!”



说罢,我看见脚步停了下来。正当我以为有戏的时候,我听到祈织大人清雅的声音淡淡说。



“其实在日本,有关【发了就会被屏蔽】的法律上还是存在不少漏洞的。你想要试试吗?”



“……”


不,我不想。



脖子仿佛吹过凉飕飕的风,我松开了两根险些被剁的手指,目送神仙夫妇的背影离去。


我:_(:з」∠)_……所以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负责这个作死的一百问呢?




[夫妻相性一百问/End] 




完结撒花!!🌸🌸🌸

第一次写完了6k字真的太感人了(泪)

虽然我戏有点太多了但还是希望大家有看完问答部分吧…毕竟我也算是花了大心思去琢磨回答了orz


一直被屏蔽也是很痛苦的啊!!!


(悄悄说一下其实祈绘真的很好恰,不过有点独特的萌点大概只有部份人才嗑到。)


然后看反响再看看要不要出第二期吧嗯_(:з」∠)_在光姐和风斗两人之中徘徊……因为这次祈織大人的人设不允许我写完100题,所以我还有点失望。


好奇后面50题的可以自行去搜一下哈哈哈哈哈


最后放个A气满满的祈織大人和小娇妻Ema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祈绘】

*私设分歧世界线,二人同校,双向暗恋

*是很久以前的产物x


1. 


朝日奈学长很有名……对,非常有名。 


优雅又俊美的外表,绅士有礼的气度,总是位列年级前几名的成绩,在一群仍然青涩的男高中生里显得非常的出类拔萃。 


但日向绘麻虽然觉得那也是朝日奈学长的优点,却也不是最让人注目的地方。 


因为那个人非常的孤独。 


2. 


学长打工的地方离她家很近。 


偶尔下楼散步走过那家的咖...

*私设分歧世界线,二人同校,双向暗恋

*是很久以前的产物x



1. 

 

朝日奈学长很有名……对,非常有名。 

 

优雅又俊美的外表,绅士有礼的气度,总是位列年级前几名的成绩,在一群仍然青涩的男高中生里显得非常的出类拔萃。 

 

但日向绘麻虽然觉得那也是朝日奈学长的优点,却也不是最让人注目的地方。 

 

因为那个人非常的孤独。 

 

 

2. 

 

学长打工的地方离她家很近。 

 

偶尔下楼散步走过那家的咖啡店,伴着淡淡的咖啡清香,学长抬头仰望星空的那双眼眸就会再次映进脑海。 

 

但她只是纯粹的觉得很美。 

 

哪怕学长的眼眸里装着她没接触过的偏执跟诉望。 

 

哪怕他的距离触不可及。 

 

暂时旁观就足够了。 

 

告白?绘麻笑着摇摇头。 

 

 

3. 

 

最近有个女生很引朝日奈祈織的注意。 

 

不是什么富千金、大明星,只是单纯的一个学妹。 

 

本该是注意不到的……但某次在图书馆走廊擦身而过的时候,发现那个女生有着些许与自己相同的气息。 

 

后来一段时间他都在有意无意的观察她。 

 

 

4. 

 

祈織大人的观察完毕。 

 

那个学妹似乎与普遍女生都相同,但也不相同。 

 

温柔,善良,有着几分带着腼腆的治愈。 

 

不过……她的眼眸深处似乎也蕴藏着某些东西。 

 

真是非常的让人在意。 

 

“日向……绘麻?” 

 

 

5. 

 

学校正值假期的这个下午,绘麻停下了正在写作业的笔尖。 

 

那个遥远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散不去。


只是偶然的心血来潮……要是不去看一眼好像也不太舒服。 

 

于是她稍微学着朋友打扮的模样,穿戴收拾好之后就去了学长打工的咖啡厅。 

 

没想到一如既往在店外随意游逛的时候,会被学长亲自邀了进去。 

 

 

6. 

 

眼角视线似乎捕捉到了在学校一直在追逐着的身影。 

 

是她。 

 

不同于穿校服的打扮,日常打扮的她也非常的动人。 

 

这段长时间以来的观望也让自己的心情也产生了一点变化。 

 

说实话,内心这种只要看到对方的身影就会变得异常踊跃期待的心情,对他而言还真是十分的新鲜。 

 

于是朝日奈祈織微勾了一下嘴角,踏出了店门外。 

 

“很常能看到你呢。要进来坐坐吗?”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瞅了眼别人的少女系 感觉我好像...

瞅了眼别人的少女系

感觉我好像理解错了什么

瞅了眼别人的少女系

感觉我好像理解错了什么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Brothers Conflict


朝日奈祈織CD(CV浪川大輔)


SCENE5~君へ【献给妳】


──求婚预警──


【文本翻译】


祈織:


虽然能遇上喜欢的人是一个奇跡,但当喜欢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喜欢上自己,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奇跡。 


就像在浩瀚星空下,只找到那一颗特别的星星。 


很幸运的是,那个奇跡已经降临在我身上了。 


仔细想想的话,真的不可思议呢。 


在我们还未相遇的时候,我还在平常地过着没有妳的生活。 ...


Brothers Conflict


朝日奈祈織CD(CV浪川大輔)


SCENE5~君へ【献给妳】


──求婚预警──


【文本翻译】


祈織:


虽然能遇上喜欢的人是一个奇跡,但当喜欢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喜欢上自己,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奇跡。 

 

就像在浩瀚星空下,只找到那一颗特别的星星。 

 

很幸运的是,那个奇跡已经降临在我身上了。 

 

仔细想想的话,真的不可思议呢。 

 

在我们还未相遇的时候,我还在平常地过着没有妳的生活。 

 

但现在,我已经无法想象出没有妳的未来了,也不愿去想。 

 

有些话想对这样的妳说,妳愿意听吗? 

 

请和我结婚吧。 

 

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呆在我的身边,而我也会一直守候在你的身旁。 

 

让我们一起……永远的,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献给妳/End】



翻译:我


视频:我


音频:提取码9s7t 


↑客戶端要用浏览器打开,直接点是加载不到的↑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救世クライシス (救世危机) - 諏訪部順一 (すわべ じゅんいち)/浪川大輔 (なみかわ だいすけ)
词:くまのきよみ
曲:onoken
>>
【要】
人生の無常知れば 
要知道人生的无常
jin se i no  mu jou shi le ba
*
No Thanks! 虚しいだけ 
NO THANKS!我只是感到空虚
NO THANKS!muna shi i da ke
*
救いを求めるなら
若是寻求救赎
su ku i wo mo  to me lu na la
*
All Right!祈れよ
ALL...

救世クライシス (救世危机) - 諏訪部順一 (すわべ じゅんいち)/浪川大輔 (なみかわ だいすけ)
词:くまのきよみ
曲:onoken
>>
【要】
人生の無常知れば 
要知道人生的无常
jin se i no  mu jou shi le ba
*
No Thanks! 虚しいだけ 
NO THANKS!我只是感到空虚
NO THANKS!muna shi i da ke
*
救いを求めるなら
若是寻求救赎
su ku i wo mo  to me lu na la
*
All Right!祈れよ
ALL RIGHT!祈祷吧
ALL RIGHT!i no le yo
*
【祈織】
悲しい夢 長い眠り
悲伤的梦 长久的沉眠
kana shi  i yume  naga i nemu li
*
涙のまま目覚めた朝
醒来时泪水依然存在的早上
namida  no ma ma  meza me ta asa
*
Santa Maria! 聖なる微笑み
SANTA MARIA!圣洁的微笑
SANTA MARIA!se i na lu hoho e mi
*
绝望なの?希望なの?
是绝望 还是希望?
ze tsu bou na no? ki bou na no?
*
教えて欲しい
请告诉我
o shi e te ho shi
*
【要&祈織】
愛が叫んでいる
“爱”在呼唤
a i ga  sa ke n de i lu
*
助けてと叫んでる
在叫唤著“帮帮我”
ta su ke te  to sa ke n de lu
*
残酷な梦だって
即使是残酷的梦
za koku na  yume da te
*
抱きしめたい
也想揽入怀中
da ki shi me ta i
*
【祈織】
雪は沈黙の写し絵(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雪是沉默的写生(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yu kiwa  chi en mo ku no  wu tsu shi e

(要:ilo ga soladesu)
*
僕を狂わせてしまうから(要:この世から、いつか何もかも消え失せて、)
会让我为之疯狂(要:从人世,不知不觉什么都消失,)
boku wo  ku lu wa se te shi  ma u ka la

(要:konoyo kala,itsuka nanimokamo kieusete,)
*
君を どこへも逃がさない(要:俺たちも消えてしまっても、)
我不会让你逃去任何地方(要:我们一起离开,)
kimi wo  do ko e mo ni ga sa nai

(要:oletachi mo kiete shimatte mo,)
*
ふたりはずっと ずっと永遠に(要:きみを愛した事実だけは永遠だよ)
两个人一直 一直永远在一起吧(要:永恒只爱你的事实)
fu ta li wa  zuto  zuto e i e en ni

(要:kimi o aishita jijitsu dake wa eienda yo)
*
【要】
纯洁が迷路なら
若是纯洁的迷宫
jun ke tsu ga  me i lo na la
*
Darkness!行き场もない
DARKNESS!无处可去
DARKNESS!i ki ba mo na i
*
烦悩のカルマから
快被烦恼弄疯了
bon no u no  ka lu ma ka la
*
Madness!守るよ
MADNESS!我会守护你
MADNESS!mamo lu yo
*
【祈織】
圣者の歌 まぶしい光
圣者的歌 耀眼的光
se i ja  no u ta  ma bu shi hikali
*
ページめくる运命の书
翻开命运的书页
PAGE  me ku lu  un me i no sho
*
Ave Maria!新たな使命は
AVE MARIA!新的使命
AVE MARIA!a la ta  na shi me i wa
*
捧げて 夺って 生まれ変わる
献上 剥夺 重生
sasa ge te  u ba a te  u ma le  ka wa lu
*
【要&祈織】
ここで叫んでいる
在这里呼喊
ko ko de  sa ke n de i lu
*
どうか気がついてと
是否察觉到
do u ka ki ga tsu i te to
*
幼子のように 求めている
像个小孩子一样寻求着
o san ago no you ni mo  to me te i lu
*
【要】
愛の傲慢な欲望(祈織:僕たちは愛し合っているんだ。)
对爱的狂妄欲望(祈織:我们彼此相爱。)
a i no  gou man na yo ku bo u

(祈織:bokutachi wa aishiatte ilu nda。)
*
きみの手を引いて連れ出すよ(祈織:君の愛に応える、それだけが僕の絶対的真理。)
我会牵着你的手引导它(祈織:回应你的爱,只有那是我绝对的真理。)
ki mi no  te wo hi i te tsu  le da su yo

(祈織:kimi no ai ni kotaelu, sole dake ga boku no zettaitekishinli。)
*
嘘つきにだってなるさ(祈織:そして、この世に存在する証だから。)
因为是说谎者(祈織:并且,因为是在人世存在过的证据。)
uso tsu  ki ni da te na lu sa

(祈織:soshite, konoyo ni sonzai sulu akashidakala。)
*
笑顔をずっと ずっと守るため(祈織:さあ、ここへきて。もっと、もっと側へ)
为了一直守护 守护著你的笑颜(祈織:那么,请到我身边来吧。更近更近)
e ga o wo  zuto  zuto mamo lu ta me

(祈織:sa, koko e kite。motto, motto soba e)
*
>>
*
【要】
やさしいきみよ
温柔的你
ya sa shi i  ki mi yo
*
【祈織】
うつくしい君よ
美丽的你
u tsu ku shi i  kimi yo
*
【要&祈織】
愛が叫んでいる
“爱”在呼唤
a i ga  sa ke n de i lu
*
懺悔などいらない!
不需要忏悔
za n  ge na do i la na i
*
愛して!と叫んでる
叫唤著“爱上你”
a i  shi te  to sa ke n de i lu
*
助けて!と叫んでる
叫唤著“救救我”
ta su ke te  to sa ke n de i lu
*
残酷な梦だって
即使是残酷的梦
za koku na  yume da te
*
抱きしめたい
也想揽入怀中
da ki shi me ta i
*
【完】

youko

Iori(兄弟战争)

  早晨,我准时在七点醒来,打着哈欠轻轻扒拉朱利,他睡觉睡的超死,洗完脸之后总算是清爽点了,大致收拾下书包。

  我打开房门,祈织衣着整齐的站在走廊上朝我温柔的笑“早”。

  我下意识挺直了脊背,有些恭敬的鞠躬“早上好”,似乎祈织一瞬间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眨眨眼,他还是笑的那么温柔。

  等我们俩到达了餐厅 ,右京先生已经开始煎鳕鱼片,我急急忙忙系上围裙,洗过手之后帮忙调试味增汤。

  祈织站在楼梯口,温声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条件反射的我就拒绝了,他愣了愣又开口“那我去坐着,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

  看到我点头,他才走开。

  过了一会儿,右京先生去接听工作上的电话,我一面...

  早晨,我准时在七点醒来,打着哈欠轻轻扒拉朱利,他睡觉睡的超死,洗完脸之后总算是清爽点了,大致收拾下书包。

  我打开房门,祈织衣着整齐的站在走廊上朝我温柔的笑“早”。

  我下意识挺直了脊背,有些恭敬的鞠躬“早上好”,似乎祈织一瞬间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眨眨眼,他还是笑的那么温柔。

  等我们俩到达了餐厅 ,右京先生已经开始煎鳕鱼片,我急急忙忙系上围裙,洗过手之后帮忙调试味增汤。

  祈织站在楼梯口,温声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条件反射的我就拒绝了,他愣了愣又开口“那我去坐着,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

  看到我点头,他才走开。

  过了一会儿,右京先生去接听工作上的电话,我一面盛汤一面拌沙拉,正在犹豫要不要喊祈织过来帮忙。

  正巧梓先生从拐角处走出来,我眼前一亮“梓先生!”,梓扶了扶眼镜“怎么了?”“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拌下沙拉吗?”

  梓接过盘子又多挤上一些沙拉酱“琉生爱吃沙拉,今天他休假,多准备一些吧”他又加了一些甘蓝菜进去,顺势,梓又帮我把味增汤都端上餐桌。

  祈织从大厅走过来,面无表情的坐下“今天的沙拉,怎么这么多甘蓝菜?”我解释说梓考虑到琉生喜欢吃,所以多加了些。

  祈织点点头,强压下刚才看见自己哥哥和女朋友一起做家务时,心底的酸涩。

  吃完早餐,祈织帮我收拾餐具。

  今天是闭幕式,去班上开个会就毕业,他送我到学校门口,祈织得去工作。

  他作为新人模特,最近正活跃着,摸着我的头顶“放学我来接你。”

  “嗯”我点点头,进了学校。

  大学毕业式跟国中、高中没有什么区别,毕业照早就拍了,今天只是到班级开个会,一上午很快过去,祈织十分钟前结束了工作正在往这边赶,我收拾好东西,有些不舍的看这间教室。

---------------------------------------------------------------------------------------

  当灰头发的俊秀男生走进来时,“呐 那个是不是最近很火的那个模特”“好帅!”我感觉班级里的女生都激动起来,祈织递了一束红色郁金香给我,他有些害羞地挠挠脑后,我抱着书包乖巧的道谢。

  不知为何祈织的脸突然冷起来,“走吧”他自然的从我怀中拎出书包,半搭着我的肩膀出门去。

  我有些僵硬,那只手让我的肩膀有些不自在,我不安地抬眼瞧他。他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

  一个月之前我答应做祈织的女朋友,感觉关系反而越来越疏远,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对待她,我害怕他没有从冬花小姐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无论什么事都听他的,可他似乎不高兴,我想学着用正常男女交往方式相处,又担心他受刺激。

  到了学校门口,要先生朝我们招手“这里”,祈织体贴的为我拉开车门,我又点点头示意谢谢,他并没像以往那样挨着我坐,反而坐进了副驾驶。

  要先生在一旁看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从学校回家要经过一家甜品店,要先生停下来让祈织去给弥买点甜品,祈织扭头看我“你想吃什么?”。

  我摆摆手“不用麻烦,我最近不太想吃甜食”祈织又冷下了脸“嗯”,看着他进了店,要先生开口“果然”。

  “什么?”我看向他,要先生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我说,你对祈织是不是有些太客气了”。

  “啊?”我前倾着身子“只是真的太麻烦了”,要先生抬手敲了一下我的脑门“你是他女朋友,男生应该照顾女生,任性点没事,不如说祈织意外的会很喜欢你任性或撒娇”。

  “真的吗?那”我跟他讲了这段时间以来的事情,不知道哪里逗的要先生大笑起来“你这个傻瓜这不就是保姆伺候少爷吗?”

  “什么啊?”我恼来锤了一把要先生的肩,他停止笑,给我出主意“等一下祈织买回来,你说突然想吃,让他再去买”

  “这样太麻烦了吧”我看着街边逐渐聚集起来在甜品店门口排队的人群,要先生满不在乎的坐直,有些笃定的开口“他会去的”。

  过了小一会儿,祈织拎着两袋甜品打开车门,我捏着衣角有些迟疑地开口“祈织”,他看向我“嗯?”。

  “那个,蛋糕,我想吃巧克力蛋糕,你能...”话还没说完,他就迈开腿跑出去,急急忙忙留下一句“我去买”。

--------------------------------------------------------------------------------------

  要先生在后视镜中对我眨眨眼,似乎在说我说的没错吧,我白了要先生一眼,唇角却忍不住勾起来,原来就算被我麻烦他也会开心。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小心翼翼捧着一个小盒子坐到后座来,拆开,他拿着叉子挖了一块蛋糕,似乎想喂给我,可他的手停了一秒,还是递过来,把叉子给我。

  我腆着脸凑过去“啊~”祈织有些懵的似乎不懂我意思,“我想吃”我一脸理所当然“喂我”,祈织歪着脑袋试探着送到我嘴边。

  我十分配合的一口吃下,又拿起叉子挖了一块,抵到他唇边,他也乖乖的吃下去。

  要在后视镜中看到这对情侣的行为,忍不住开口“我的份呢?”,“要先生也要吃吗?”我挖了一块,想喂给要,祈织抬眼,对上要的视线,语气冰冷。

  “要哥哥你最讨厌吃巧克力蛋糕不是吗?”

  “哈哈”要先生讪笑两声“对,我不喜欢巧克力蛋糕,你们吃你们吃”,祈织又一脸满足的吃下我喂给他的一颗草莓。

  要先生踩下油门,迎着夕阳我们回到了家,甜品大多被其他兄弟瓜分了,除了因带太多甜食给正蛀牙的弥而挨雅臣先生骂的要先生和祈织,所有人都很开心。

  不,祈织就算是被雅臣先生骂了,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好心情。

  今天晚餐是煎鱼,当祈织询问我要不要帮忙时,我犹豫片刻,瞧到他紧张而不敢直视我的眸子,我笑起来“虽然今晚不怎么需要帮忙,但还是麻烦你帮忙摆盘子了。”

  祈织笑的眉眼弯弯“好”,我专心煎鱼片,正想问祈织吃什么口味的,就看到他认真的盯着我。

  他伏下身,昏黄灯光下照应在墙上两个影子靠得越来越近。

  当温热的感觉从嘴唇上离开,我才敏锐的嗅到焦味。

  “糟了,鱼焦了!”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是瞎摸索的上色。

听说相宜的本命是祈織小王子,所以我争取多发一点粮好谋杀她

是瞎摸索的上色。

听说相宜的本命是祈織小王子,所以我争取多发一点粮好谋杀她

被松鼠保护协会会员 · 韻梦
“呐呐Iorin!再快点啦快一...

“呐呐Iorin!再快点啦快一点——★!”
“这样Yukun肯定追不上我们♪”

“呐呐Iorin!再快点啦快一点——★!”
“这样Yukun肯定追不上我们♪”

保护小千协会会长・时昼
是画给@時晝的小迷妹【催也没用...

是画给@時晝的小迷妹【催也没用的】 的头像线稿

右边是可爱的人设 左边是祈織大人√

上色就交给本人做了 我是个小朋友都不如的上色辣鸡

是画给@時晝的小迷妹【催也没用的】 的头像线稿

右边是可爱的人设 左边是祈織大人√

上色就交给本人做了 我是个小朋友都不如的上色辣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