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朝阳医院

215浏览    12参与
子默

鲁迅先生说的对

学医救不了国人

以前是

现在也是

以后更是

[图片]

鲁迅先生说的对

学医救不了国人

以前是

现在也是

以后更是

披着燕绥之的皮

《原来的医生叫先生》

         就忽然想起来,从前,人们对医生的称呼,是“先生”。

         在我的记忆里,老一辈的人把老师,医生往往都叫做先生,小时候觉得蛮好玩儿,觉得不该这么叫,老师就是老师,医生是医生,是大夫,都行,但怎么说是先生呢。现在想想,那时候人们对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的人有多尊敬,有多感激。

         那是先生。...

         就忽然想起来,从前,人们对医生的称呼,是“先生”。

         在我的记忆里,老一辈的人把老师,医生往往都叫做先生,小时候觉得蛮好玩儿,觉得不该这么叫,老师就是老师,医生是医生,是大夫,都行,但怎么说是先生呢。现在想想,那时候人们对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的人有多尊敬,有多感激。

         那是先生。

         我看到了杨文医生,我又看到了陶医生。他们流血了,甚至还罹难了。先生们倒在血泊里,被本该最需要最尊敬他们的人伤害了,凭什么这么优秀的人要被这群垃圾伤害!!!

         最不该受伤的人受了伤。我有最恶毒的诅咒,最强烈的共情。我把它们投诸于凶手,与不分好歹的看客。我看着火烧。

         每次都这样?火烧了一遍,一遍,又一遍,无数遍。火熄了,火又燃。重复有意义?

         我开始想,为什么他们动手了,明明是可以避免以这种极端方式解决的问题,他们选择了动手。我想到很多原因。各方面。其实只要肯往深处想想的人都能想明白吧。就怕有人不想,只是借此发泄,甚至火上浇油,趁火打劫。

         我曾经疯狂的想要学医,我曾经去和每个我认识的医生去交流,我曾经去书店背比我都高的蓝色生死恋,我真的以为我会成为一位医生。

          我曾经对学医抱着一腔热血,可是呢,然后所有学医的人都劝我不要学医,不仅是要命的考试月,还有不考研找不到工作,还要面对医闹。我其实是个现实的人,慢慢的,我动摇了,我听从长辈的建议找了自己的其他兴趣。我始终对医学生,对医生保持尊重,因为我自认,我可以救死扶伤,但我做不到舍身为己。

         还有人在发“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很奇怪,鲁迅他几十年前说的话,至今沿用,真他妈好玩。鲁迅当年觉得如此,弃医从文。怎样?救了中国人?他写了多少开民智批人性的文章?你们现在翻出来,又批判,又谩骂。有用?嘴皮子也能治百病了?对,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你们觉得中国人就这样了,社会就这样了,一发生什么事就说“中国人就这样”“中国社会就这样”??

         要点脸。别为自己的行为抹上集体主义的金粉。而且,什么时候,坏风气坏思想就是中国人的标志了??你们不是中国人???你们不但不改还就这么承认?求求你们,从此可都改了吧。我发现很多人很多人都喜欢这么说。别他妈的自取其辱。

         热搜真她妈是个玩意儿。屏蔽敏感词,宣扬所谓的正能量,结果是一群跳梁小丑干了一些本无所谓的事。我有个想法,不如让明星占据热搜榜,然后让他们全部发微博说,粉丝宝贝们,要爱医生哦,要保护医生哦。说不定,比制定法规有用的多哦。

         也许还真有这么一天,想想挺滑稽的,那时候,估计也就没什么人了。什么人呢。什么人呢。什么人呢。人是人吗。是吗。

         是吗?先生。

         写的很乱,我也很乱。很乱。

鱼吃猫

[医生]纯白之路

我起誓毕生保护的人呐,我想救他,他要我死。


献给已逝的杨文医生、受伤的陶勇医生

献给抗击过非典并正在抗击新病毒的钟南山医生

献给奋斗在传染病前线或曾奋斗在传染病前线的医护人员

献给其他所有敬职敬责的白衣天使


【楔子】

“你《三国演义》看到哪里啦?”

“看到曹操杀了华佗。”

“诶?我还没看到这里。华佗会治病啊,曹操杀他干嘛?”

“哪怕是华佗也有不会治的病吧。不然天下就没有死人了。”

“但也不是华佗让曹操得病的啊?为什么要杀华佗?”

“好像是华佗给曹操建议要做开颅手术。你想那时候哪里有开颅手术嘛,曹操就疑心他要害自己。”

“那现在真的有开颅手术了。为什么还有医生...


我起誓毕生保护的人呐,我想救他,他要我死。


献给已逝的杨文医生、受伤的陶勇医生

献给抗击过非典并正在抗击新病毒的钟南山医生

献给奋斗在传染病前线或曾奋斗在传染病前线的医护人员

献给其他所有敬职敬责的白衣天使


【楔子】

“你《三国演义》看到哪里啦?”

“看到曹操杀了华佗。”

“诶?我还没看到这里。华佗会治病啊,曹操杀他干嘛?”

“哪怕是华佗也有不会治的病吧。不然天下就没有死人了。”

“但也不是华佗让曹操得病的啊?为什么要杀华佗?”

“好像是华佗给曹操建议要做开颅手术。你想那时候哪里有开颅手术嘛,曹操就疑心他要害自己。”

“那现在真的有开颅手术了。为什么还有医生被杀呢?”

“……我不知道。”


【12:30】

艾姑娘在前往物理补课班的路上。

地铁里的人大都戴着各式各样的口罩,艾姑娘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回去就赶快订购口罩吧,她想,不知道还有没有货。又觉得车厢内的气氛过于压抑。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刚刚出现了部分病例,社会中渐渐蔓延的恐慌感就让艾姑娘冷汗直冒。她还年纪太小,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疫情。上一回类似的非典,已远在2003年,17年之前。

2003年对于艾家而言,一共发生了三件大事:非典的传播、艾先生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医生以及艾姑娘的降世。

艾姑娘当然没有关于非典的任何记忆。但是她从她父亲的同事们奔赴一线的故事中,从教材,不管是初中政治教材还是社会课教材上所举的相关事例中,探知过这旧闻的少许边角。不需要十分的了解她就能知道,这是凶险至极的灾难。

如果这场灾难没有被控制住,以她自己当年的弱小,能否支撑过来呢?她不得而知。

人类历史上有很多莫测高深的疾病,霍乱、黑死病、天花……也有伟大的医生,就比如牛痘疫苗的首创者爱德华·詹纳。还有更多同样伟大的医生,冒着相同的风险与死神搏斗。

而这批人,毫无疑问在非典时期同样站出来过。甚至在艾姑娘尚短的人生里,他们就已站出来过很多次了。在她咳嗽的时候,在她得红眼病的时候,在她手臂脱臼的时候……


【13:30】

横先生产生那个充满血腥的念头,其过程是顺顺当当,自自然然的。

现在是个人人平等的社会了,百姓和皇帝理当没有什么两样。秦始皇能要求长生不老,汉武帝能要求长生不老,那么横先生的母亲的寿数,便绝不能终止于90岁。

不过横先生的要求也没有很高,他只希望自己的母亲还能再活20年罢了。他不算怎么贪心,同时另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要他的母亲可以下床走路。这只是一个常人的刚需,他给医院付了诊钱的,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到?

那个狗屁医生,只不断建议他给母亲做全身检查、做X光、做CT,怎么,当他没有看过网上的报道,不知道这都是医生骗钱的手段?

这些家伙,治不好他的母亲,还要骗他的钱,真以为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啊?这种碌碌无为的社会蛀虫怎么不去死?

死。

横先生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好主意。

杀一个医生让他们清醒清醒。

看他们还不认真治疗他横先生的母亲。


【14:30】

艾先生正狼吞虎咽地吃一个面包。

他中午没有来得及去吃饭。急诊室人一向不少,不过这几天人尤其多。当然啦,艾先生并不是在抱怨,只是看情况,今天可能又要晚回家了。

好在家人一直很理解他,尤其是女儿,很让他省心。

女儿,艾先生忽然想到,今天该不是女儿的生日吧?……好像还真是?

唉,算了,也不是第一回错失艾姑娘的生日。四岁没过到,六岁也没有……后来还有哪些来着?艾先生记不清了。他要顾的事情太多了。

从擦着鼻涕的小女孩开始,艾先生对于女儿生日的印象就一贯很单薄。真正拼命回想,只有艾姑娘古灵精怪的笑:“嘿!你冲我道什么歉啊?等我以后当了医生,一般地没法给你过生日,就当我现在在还债。”

艾先生觉得好笑,哪里有提前这十几年还债的道理?

然而妻子却对艾姑娘的理想十分担忧。她认为当医生太苦、太累。她尊重丈夫的选择,却到底舍不得女儿。


【15:30】

艾姑娘终于下了物理补课班。

在生日当天钻研物理真是太令人头秃了。艾姑娘清楚地知道物理是自己的一块短板。也不晓得是什么缘故,她别的科都好,独物理不尽如人意。本来倒是可以规避物理,策略选科考试。偏偏上海市最新的高考3+3政策中,几乎所有的大学都要求医学生理化双选,对考分也有极高的要求。

艾姑娘以为英语中“doctor”这个词兼具“医生”和“博士”两个意思,称得上十足巧妙。首先考上医学院,就已然很难了。漫威公司似乎也使用过这个双关含义,创造了著名的“Doctor Strange”,令一些翻译人士感到为难,不知是翻成“奇异博士”还是“奇异医生”。不过由于国情的原因,他这个医生,和国内的许多都当得不大一样。真要说,更接近私立医院的医生一些。

虽然有时抱怨要求太高,但艾姑娘也觉得可以理解。医生是要救命的嘛,别人性命的事,怎么可以马虎随便

自幼体弱多病,她承蒙医生几多关照,种种磨难,皆不足成为她前行路上的绊脚石。总归读不好就继续读,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这么想着,艾姑娘拿起习题册,追上了正要离开的补课老师——她还有题目没问呢!


【16:30】

横先生看着手上的长刀,刀光胜雪,纯白无垢——很快就不会无垢了,它将粘上那些无良医生的鲜血,为他横先生开路。

用几个医生的性命,救回他的母亲。多么划算,多么天经地义。

横先生坐在阶沿边,拿布把长刀一圈一圈包起来。

就算他想岔了,母亲最终也救不回来,反正只是几个医生吧。别人性命的事,和他有什么相干

计划很简单。冲进医院,砍几个医生。最好是他妈的主治医生。

他妈的主治医生!真是巧妙的形容,绝妙的双关语。


【17:30】

艾先生不回家吃饭。又不回家吃饭。

艾夫人得知这件事,其实心里不太惊讶,毕竟这样的事已经持续将近一个礼拜了,她也不能指望在女儿生日这天有什么改变。

女儿,唉,女儿。艾夫人想到自己的女儿,此刻必定在家中书房奋笔疾书物理题。旁人都羡慕艾姑娘的懂事聪慧,但艾夫人宁可她吃不了苦一些。

“去过你爸医院了吧?看过你爸工作了吧?”暑假里艾夫人这么问艾姑娘。“很辛苦吧?”

“嗯,很辛苦。”艾姑娘淡淡地应了一句。

“你还想当医生吗?”

“我更想当了。”

“那么以后当私立医院的医生?或者出国?”

“可我小时候是在国内公立医院看的病呀。”

艾夫人觉得,艾姑娘太天真了。大概是随她的父亲。

艾先生一直对女儿的各种观点给予支持,他说:“当医生,那就当医生吧。我想让你别当医生,可医生总要有人当。


【18:30】

横先生吃了一碗面,喝了一大杯啤酒,以壮胆色。继而他怀揣着刀进了医院。

艾先生和他的同事还没吃晚饭。照一个同事的玩笑话是,中午吃的现在还没消化完,也不必这么早吃晚饭。这样也好,省了宵夜。

很久以后,每当艾先生用曾被砍伤过的手拿起饭碗,他就想起这个同事的玩笑话。那个同事最终省了这一辈子的宵夜,同时省了这一辈子的晚饭。

艾先生还一直记得,当时那把长刀,刀光如雪,纯白无垢,像是他们经常穿的白大褂,也像他们经常用的手术刀。

连留在上面的血迹都那么像。

“我想让你别当医生,可医生总要有人当。我想让你当医生,可你看,我们医生是什么下场。”


【19:30】

艾姑娘得到父亲受伤的消息,最初是在微博上。

“某某医院急诊科发生持刀砍医事件。某医生身受重伤,正在抢救。其余有三名医生和一名患者受轻伤。”

“三名医生”,其中有她的父亲艾先生。

而这个“某医生”,为人古道热肠,父亲很称赏他的品格。

艾姑娘不知道整件事中,父亲算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她只是在该消息的下方看见一条评论:

“唉,我让我呼吸科的男朋友看这条新闻。问他要是现在让你去武汉,你还去不去。他说去。”

他说去。

她说考。

还考医学院。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她会把这句誓言宣之于口,记之于心。

但她希望,也有别人能记得,她为他们宣过誓。


——————————

我是个没有本事的人。我没本事成为神经科医生,去治疗陶勇医生的手。没本事成为传染科医生,去帮助钟南山医生决战病毒。没本事成为神仙,去复活杨文医生。

我不能够成为医生,现在也不敢成为一名医生。我只能写写文章,写的还不好。

但纵然有医德败坏者,我仍旧希望医患关系得到良好的改变。好医生总是更多,这是我从小生病得到的结论,完全符合实事求是原则。而且杀人,总是错误的。

上文中微博评论是真实的,虽然我可能有一两个字记错了。艾姑娘的理想,我改编自我的一位邻家姐姐,她后来考入了上海交大,成为了医学生。她是我见过最温柔和善的人之一。当然我希望她一辈子都不要经受任何苦难。

以及目前的病毒和非典不完全相同。请大家不要轻易相信谣传,也不要轻易恐慌。关注官方动态吧,这是目前最可信的了。

希望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们平安胜利归来!武汉也要加油!

鸭娘
昨天看到朝阳医院的新闻,一夜无...

昨天看到朝阳医院的新闻,一夜无好眠,看着陶勇医生的照片哭了很久。


刀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医院是用来治病的,不是用来行凶的。

太难过了。


昨天看到朝阳医院的新闻,一夜无好眠,看着陶勇医生的照片哭了很久。


刀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医院是用来治病的,不是用来行凶的。

太难过了。


顾然

这已经是网上爆出的第四次了吧,真的好气,这些垃圾怎么不死光啊🤬

这已经是网上爆出的第四次了吧,真的好气,这些垃圾怎么不死光啊🤬

子子子狼
医生二字的沉重 (点开)

医生二字的沉重

(点开)

医生二字的沉重

(点开)

西湖有酒

关于医闹

  作为一个医生家属,我感到非常心惊和胆寒。

什么时候事情变成这样了?为什么治病救人,给人们生命保障的医生,自己却没有一点保障?

  我很害怕,非常非常害怕。

  

  我姐是医生,她报志愿的时候我爸让她选的医学,他觉得医生工作稳定,受人尊敬,是一份很好的工作。那时候我们都这样觉得。

  

  做一个医生,要学的东西好多,一般本科是四年,医学本科要五年,更不用说硕博。我姐书桌上的每一本书,抽出来都足以当板砖用,我只是看着就觉得头疼,而她通通都要记下来。我姐的专业和中医相关,要学针灸。她告诉我,他们学习的时候现在自己身上扎针,够不到的地方再和同学互相扎,扎不好就反复练习,没有捷径。

  

  我姐今年研究生毕业...

  作为一个医生家属,我感到非常心惊和胆寒。

什么时候事情变成这样了?为什么治病救人,给人们生命保障的医生,自己却没有一点保障?

  我很害怕,非常非常害怕。

  

  我姐是医生,她报志愿的时候我爸让她选的医学,他觉得医生工作稳定,受人尊敬,是一份很好的工作。那时候我们都这样觉得。

  

  做一个医生,要学的东西好多,一般本科是四年,医学本科要五年,更不用说硕博。我姐书桌上的每一本书,抽出来都足以当板砖用,我只是看着就觉得头疼,而她通通都要记下来。我姐的专业和中医相关,要学针灸。她告诉我,他们学习的时候现在自己身上扎针,够不到的地方再和同学互相扎,扎不好就反复练习,没有捷径。

  

  我姐今年研究生毕业,刚进了医院,外科。我寒假去她宿舍住了一礼拜,但真正能和她待在一起时间并不多。医院早上八点上班,但她六点就起床了,因为她要再多看看医书。晚上总是到十一点多才回宿舍,其实下班时间并没有那么晚,但她还要加班,写病历或者看别的医生做手术。如果是值班的话,晚上也不会回宿舍,就住在值班室。我姐值班的时候我问她回不回宿舍,她说不。值班就必须在医院,不能坏了规矩。但其实她宿舍就在医院里,就她工作的住院大楼对面,从宿舍到办公室连五分钟都不用。

  她宿舍住了小半年,但没添什么新鲜东西,厨房空空的,就一点米面,连青菜也没有。因为平常根本就没时间做饭。

  

  有天她休假,早上难得能睡到九点,没出门,一起吃了早饭和午饭。我们窝在床上看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但电影还没播完,就有同事打电话来,说有病人不配合治疗,质疑她开的药。她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下午就不回来了,在医院继续加班。她走的时候才两点多,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加班到十一点。说是放假,但也就休息了半天。

  我在我姐宿舍待了六个晚上,只有一天晚上是一起过的。

  

  我走的那天她没送我,因为那天有场手术,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两点,整整五个小时。我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她还在手术室里。

  

  我姐只是一个普通医生而已,她的忙碌只是医生这个行业最普遍的样子,医生们都一样勤恳,认真而忙碌。因为自己的工作关乎到病人的身体,他们不敢有一点疏忽。对自己身体的态度反倒近乎敷衍,熬夜,过劳,饮食不规律,昼夜颠倒。医生们最清楚该怎样养生,但医生们却很难做到养生,这是医生的职业病。救死扶伤的职业,他们照顾得了病人却难能兼顾自己。

  

  医生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行业,但在过去的几十年,几百几千年里,人们都认为这是一份体面的好工作,因为医生的辛苦换来的是对等的尊敬。人们发自内心地尊重医生,感激医生,爱戴医生,所以虽然辛苦,但仍有源源不断的人愿意成为医生。

  

  可是现在呢,回报给医生的是是什么?

  医生们用比别人更长的时间勤恳求学,用比别人更严谨的态度工作,他们为每一个病人的健康而努力,医生守护病人的生命,却没有人保障医生的生命安全?

  多可笑啊,多叫人心寒啊。

  

  

  先前杨文医生的血案已经足够叫人心痛,杀人者前几日被判处死刑,我以为或许能对现状有所改善,但现在才过去多久?才过去多久!才过去多久!血淋淋照片触目惊心,而陶勇医生的日常照片更扎得我眼眶疼。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医生,很好很好的人啊。这个社会怎么了?医生殚精竭虑想要救人的时候,别人却想要他的命。

  

  医闹伤的不只是医生,更是整个社会。一次又一次的医闹事故,连我一个外人都觉得心惊胆战,更不必说从业医生们。连最基本生命安全都受到危胁,医生要如何坚持下去?医闹事故频发,此后又有谁愿意去成为下一任医生?

  

  医闹影响的是整个社会,是所有人的生命安全。

 当没有人愿意成为医生,小到感冒发烧,大到重伤重病,你又能找谁?

  

  医闹必须重刑,与贩毒同罪也不为过。朝阳医院这场医闹,伤人者万死不足惜。

  此外我建议医院加强安保工作,不只是门房,每栋大楼甚至每个楼层都应当有常驻保安,保障医生们的安全。

  

  加强安保,医闹与贩毒同罪。这是我的期望。

  

  当我们不能保障医生的安全时,谁来保障我们的安全?

  

  


腿超短的柯基
-这不是挂人,只是因为朝阳医院...

-这不是挂人,只是因为朝阳医院的事情,柯基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的

今天一早起来,柯基就看到微博通知:#朝阳医院,一位十分杰出并且年轻的眼科大夫,和3名医护人员以及一位母亲被伤害,其中陶医生上的最严重,并且手臂已经废掉了。还有四川医院,离重庆也不远了,离我家也不远了,也发生了医患殴打,或者说医生因为没有抢救过来患者,然后俩医生被殴打,鼻梁骨打断,一个是都被打破了。


一开始看到这个,我脑子是傻的,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拥有什么样的情绪,是生气?难过?还是冷静?大家都知道,这类事件在国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前面几件还有人会用医患关系来当作理由来对待这个事情,虽然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国内的医患关系本来...

-这不是挂人,只是因为朝阳医院的事情,柯基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的

今天一早起来,柯基就看到微博通知:#朝阳医院,一位十分杰出并且年轻的眼科大夫,和3名医护人员以及一位母亲被伤害,其中陶医生上的最严重,并且手臂已经废掉了。还有四川医院,离重庆也不远了,离我家也不远了,也发生了医患殴打,或者说医生因为没有抢救过来患者,然后俩医生被殴打,鼻梁骨打断,一个是都被打破了。


一开始看到这个,我脑子是傻的,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拥有什么样的情绪,是生气?难过?还是冷静?大家都知道,这类事件在国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前面几件还有人会用医患关系来当作理由来对待这个事情,虽然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国内的医患关系本来就很紧张,并且没有往好的方面在进行,但是我觉得还是要直面事情来分析。柯基在这里当然不会做分析,因为我担心自己会说错话,我只会说我对于这些事件的感受,和自己想做一些呼吁。

柯基今年高中毕业,由于学分问题,我比同一届的要小一个年级,所以今年下半年才会去大学。柯基此刻已经下定决心了,是去学习护理,当一名护士,在以后希望能够自己运用自己的能力去照顾家人,去大型医院,尽自己一份力,帮助医生分担压力,如果能力更大一些,我当然也愿意去做研究,也愿意为我们祖国更好的解决一些生命上的问题和优化。当然这些都是假设,都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扯远了。但看到这类事情之后,柯基真的心寒,甚至开始后怕,这种你拿着自己的最真诚,最真挚,或许更严重一点,我把我的命拿去帮你救治,而我所收获的可能就是一把刀架在脖子上,或者已经在里面,然后再也无法继续工作下去,或者生存下去。那么我选择这个专业的意义是什么呢?这种留给任何学习医学专业的学生和相关的学生,留下来的恐惧,还有愤怒,真的是不可估计的。也许也就真的有人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的频发,而最终放弃。说这样的话,可能会让别人感觉我是在卖惨,或者说我是在凑热度什么的,我不在乎,我只是想要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趁着自己还有一些粉丝能够看见自己。


所以柯基在这里,真的希望所有人能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不是嘴上说说,手指点点,转发,然后自己单独的发泄自己对于事件的愤怒,然后过几天,就抛之脑后,因为,如果你真的就这么草草了之,用力去支持医生,去援护现在中国医生的人,真的就会一点点的减少,到最后,中国医生会落入怎样的地步,我想大家都可想而知。但是柯基对于如何去援护,去真的能够保护医生的方法,十分的局限。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相信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这就真的希望有能力,或者知道这方面的人站出来,帮助我们,给予我们相关知识,给予我们能够回击这方面的方法。求求你们了,这才2020年开头多久,就再次发生这样的惨案。柯基也是真的在用心的祈祷事情会好转起来,虽然什么都做不了,除了自己以后会成为医护人员,但是这方面的欠缺让我真的很无力。所以如果真的拥有方面知识的人,出来多分享分享,就算只是在我下面留言也没问题,多一个人知道,多一分力量,也会传播得更广


柯基今天也在qq空间里面看到了一个十分sb的说说,抱歉我爆粗,因为我实在是不理解比我更年轻一代人的想法,或者更老的一代,因为我并不了解发言人的年龄或者任何信息,但,单单从这条说说,我就真的感到了难受,心寒,更多的愤怒。微博的热度是拿来干嘛的,是拿来更广的宣传,更多的想要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或者人们需要知道这个事情的重要性,而不是单单拿给综艺,明星的特殊频道,或者分享平台,他们不是特殊的!他们不是唯一值得拥有这个功能的人群。当一件事件的背后,他深层次的影响之后,能够真的能够影响到你的未来,我的未来,他们的未来,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时,我觉得,那些不必要的信息没有上热搜,而你在哪里tmd,说什么,卖惨,不值得,不要炒作等等等,欠思考,sb,无法理解,真的是人能说出来的话,等这些评论,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个人是值不值得被拯救,或者我值不值得来批判的。但是我今天是脾气真的不好,我就是要把你放上来,让大家看看,希望这个世界上不要有这样的“孩子”,不要有这样的思考。如果你不在乎你的健康,你的身体,或者说,你不在意你的未来能不能继续活下去,请继续这么发表你的言论,到最后,被你影响的人,做出了一样的行为的人,都会让我们整个中国都会吃到本来不应该得到的结果,而你,可能就是原因之一,因为在这个背后,可能不是你一个人,而是很大一群人,都会拥有你这样的想法,而你是散播这种负面评论之一,你也逃不了。


所以真的,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的思考,好好的评论,好好的看待国内发生的每一件大事,不要被别人的评论给带走,理性分析,作出合理的判断,在发表自己觉得适当,并且正确的言论。你的一言一行,真的和别人能够产生共鸣。量变得以质变,慢慢的,我相信我们也能够改变他人的观点,社会主流不应该有那些“神奇”的发言

马庆云

我朋友因医疗事故猝死朝阳医院

我朋友因医疗事故猝死朝阳医院

文/马庆云


昨晚翻阅我的博客留言,猛然发现一句话,“老邓,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庸医”。这个留言出现在我写朋友邓西泽的文章下边。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半个月前,我跟老邓还在微信上互相点赞闲扯,不会的。我赶紧给邓西泽的微信发讯息,说有人恶作剧,拿你开玩笑呢。一会儿,一个女人的声音回过来,“是老马吧”。我的心扑腾了一下子。

数年前认识邓西泽,是在片场。我当时以资方的身份去现场拍摄一些照片备用,而邓西泽是那部影片的执行导演。当时,应该也是这个时候,或者更冷一些了。里边正在拍戏,我蹲在片场外边吃泡面。按着片场的规矩,工作时间,是不能进食的。因为我是资方人员,片场的工作...

我朋友因医疗事故猝死朝阳医院

文/马庆云

我朋友因医疗事故猝死朝阳医院 - 马庆云 - 马庆云

昨晚翻阅我的博客留言,猛然发现一句话,“老邓,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庸医”。这个留言出现在我写朋友邓西泽的文章下边。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半个月前,我跟老邓还在微信上互相点赞闲扯,不会的。我赶紧给邓西泽的微信发讯息,说有人恶作剧,拿你开玩笑呢。一会儿,一个女人的声音回过来,“是老马吧”。我的心扑腾了一下子。

数年前认识邓西泽,是在片场。我当时以资方的身份去现场拍摄一些照片备用,而邓西泽是那部影片的执行导演。当时,应该也是这个时候,或者更冷一些了。里边正在拍戏,我蹲在片场外边吃泡面。按着片场的规矩,工作时间,是不能进食的。因为我是资方人员,片场的工作人员也便不好说什么。当时,老邓并不知我是这一身份,只当我是个工作人员。他出来便问,兄弟,你饿了,你不知道片场不能进食啊?我说,饿了就应该吃饭,规矩有问题,就改规矩。

我生活闲散,晚睡、不早起,稿子永远拖到不能再拖的地步才交,且邋遢,俚俗。但是,我重在整体工作环境中遵守规矩的人。现场那次吃面,确实影响不好。几十口子人,只我一个在那里搞特殊,十分不妥。后来老邓说,当时不知道我的身份,以为剧组人员,对当时的事情表示抱歉。可是,邓西泽工作的一丝不苟的劲头儿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另有一事,尤其值得一记。片场如战场,赶工期,就是省大钱。一次在某舞场拍内戏,午饭时间,老邓直接睡倒在椅子上。一个导演能辛勤如此的,我很少见到。再后来,我与年轻的导演兄弟合作,总会悄悄地说,身体是自己的,资金是片方的,咱们能慢就不用快,免得搞垮了自己。于此,我是自私自利的,而老邓的这种敬业劲头,又是如此让人敬佩。

老邓拍摄的这部电影,在国外的华沙电影节上拿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奖项,资方也正在运作国内上映的事情。他于艺术造诣而言,至少并不差,甚至可以说,比国内很多导演都要强很多。如果上帝能够再多给他一些年的话,邓西泽很可能会拍出载入史册的电影。

再后来,我跟老邓喝过一次咖啡。当时,是引荐他与另一位影视公司的老总朋友认识。老邓这人干净,不忽悠人,对资方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干净的导演、副导演,我近年来见得太多。一个黄姓的导演,在某个才百万上下的小项目上便坑了我老哥二十几万,是自己直接拿现金揣的腰包。嘴上牛逼吹的越大的,手爪子越不干净,活儿越差,品性越低,还整天想着睡女演员的事情。影视圈,黄导演这样的人太多,老邓这样的,太少。

咖啡后,老邓和媳妇要开车回北京。当时车上有一条狗,什么品种我不知道。只记得,当时问,北京养狗要登记了吧?老邓好像是说,放眼望去,只有狗才有北京户口。哈哈一笑,想了想我那些有北京户口的朋友。本是开心的一别,尚期待着未来的什么时候,我能攒一些项目,写一个好一些的本子出来,找老邓合作,拍了。奈何,就真个天各一方了。

昨晚,从老邓已经八九个月身孕的媳妇那里,确认了他的猝死的讯息。本来是去北京通州的朝阳医院看一个简单的肚子痛,医生也说简单,大家都没当回事儿。推算一下时间,在进医院的前几天,老邓和我还微信上互相点赞。可不知怎地,住院一天功夫,人就没了。好好的一个人,欢蹦乱跳地进去的。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虽然中国不乏这样的医院猝死的新闻。

今天,托北京懂法律的朋友去朝阳医院附近的宾馆探望,真希望朋友给带个信儿,大伙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罢了,人好好的呢,只有狗才有北京户口呢,玩笑照样开,饭一点不少吃……奈何,人冷冰冰地躺在太平间里边,等待尸检,等待一个本不应该有的说法。

我的朋友邓西泽,到底是怎么死的?很多网友经常谴责医闹。老邓的妻子、家人,乃至于我们这些能去的不能去的朋友,都保持了最基本的克制,没有人在理智之外做事。当老邓的妻子跟我说,自己挺着八九个月大的肚子哭死在老邓余温未散的尸体前的时候,医院却迅速撤走了一切设备,还使劲催促着她赶紧把老邓送去太平间。

猝死,来得这么突然。在医疗事故面前,我们这些人都保持了理智,可是院方,是否应该懂得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关怀呢?这个时候,哪怕派一个女护士来安慰或者守护一下这位待产的妈妈呢?这最基本的一点人道,做起来不是那么难啊?!

愤怒之外,又终归是无可奈何。人如草芥,即使枉死,终究还是白茫茫一片,真它妈干净。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