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朦胧

23226浏览    1429参与
永恒的Ne immortal(脑残的)

王道

(单独看好像确实像爽文甚至有点小白文,但是有后续哦,此合集的文章大概都是1200-1500字数)

在这世间当中,我也许最初只是在寻本心,可现在,却对其渐渐模糊了......

我曾向往陶潜之荣光,只扫门前雪,休管他瓦霜。请息交以绝游。

曾仰慕青莲居士之飘逸自如,持剑走四方,挥笔落山河,坦坦荡荡却又深藏功与名。

曾学习王子安之大志,身处绝境,仍胸怀青云之志,以满腹才华作为自己的动源。

孤雁多夜飞,我却向黎明。

惟愿纵横方寸楸枰,阴阳弈动乾坤。投身青天明月,玉碎淫雨阴霾。


黎明即起,即昏便息,近乎圣焉......

我沿着罪恶王道艰难上爬。那上面附着尖锐的利...

(单独看好像确实像爽文甚至有点小白文,但是有后续哦,此合集的文章大概都是1200-1500字数)

在这世间当中,我也许最初只是在寻本心,可现在,却对其渐渐模糊了......

我曾向往陶潜之荣光,只扫门前雪,休管他瓦霜。请息交以绝游。

曾仰慕青莲居士之飘逸自如,持剑走四方,挥笔落山河,坦坦荡荡却又深藏功与名。

曾学习王子安之大志,身处绝境,仍胸怀青云之志,以满腹才华作为自己的动源。

孤雁多夜飞,我却向黎明。

惟愿纵横方寸楸枰,阴阳弈动乾坤。投身青天明月,玉碎淫雨阴霾。

  

黎明即起,即昏便息,近乎圣焉......

我沿着罪恶王道艰难上爬。那上面附着尖锐的利刃,永生的蛊虫,并且散发出阵阵沉重的麝香气味。每每上攀一步,经过之时,必定身上必定会多一道伤痕,但又必定无法脱身。可那馥郁而又邪魅的香气却缠绕着我。我每每亲眼见到那利刃以昏醉之态踉跄地靠近我,先是假意示好,只刹那,不知不觉间我的身体便绽出一份红色,继而便是许多黑色蛊虫一拥而至,将那一道鲜血的芳香填充。

那利刃如牝鸡司晨的妖女,其鬼魅刀锋虽只刺入一分,但也难掩其贪婪的本性。伴着彼岸花肆意蔓延的碰撞声,渐渐地,我的全身都密布着血红的伤口,但却丝毫不感疼痛,那便是蛊虫布下的五石散之效。

蛊虫投入腹中,榨取其圆活的身体,又将这虚弱之身提前埋下王道之魔种,时刻准备跳出。

过了许久,我已达到绝望的顶端。心中本是暗喜,但即刻便感到阵阵刺痛——那利刃宛若带血的尖锥,向我深深刺来,穿透那菲薄的肌肤,绽出带着蓝光的血液,与那浑然一体的腥味与鲜香一齐横飞,化作炮烙直击我不堪一击的肉躯。然而早已埋下的蛊虫也并未放过我,她们顺着我的血液攻入内心,宛若浑身是刺的野兽,桀黠擅恣;又闯入大脑,摧枯拉朽。我的心头仿佛炸出了大股鲜血,如摘胆剜心般剧痛,又逐渐迷失方向......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亦遍万般亦是空,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浑然不知何为本心。

北斗星已失魂落魄,朦胧黯淡,再也不会指明道路。

黎明已镀上枯黄,奄奄一息。

漆黑的夜里,唯有荆棘与彼岸花一齐横飞。

无谓的咆哮,只不过是被王道所淘汰的败者最可笑的求饶。

现在,我只渴望拥有美杜莎的神力,一怒而蝼蚁惧,一窥而众生化石。

只想化作少司命,以强权扼杀无辜的孩童。

只记得那我曾最痴迷拥有的——尖锐的、能刺穿人皮肤的目光与殺神而肆虐的神威。

 

归去来兮竟已是无尽艰难......

我妄图逃离,但却忽然失去意识,便坠入王道深渊,进入了新的世界,一个没有纷争,宁静祥和的世界——云端。王道被全部拆解开来,转瞬间便组成这新天地。由戾气极重的淫雨阴霾,缓缓地转为轻烟细雨,并且笼罩着这里,还若隐若现,宛如落雪轻吻指尖跳出的一缕清凉,又像是流淌着的涓涓细流的汩汩声。但这里似是很广阔,又似是很狭窄。眼前的一切都萦绕迷雾,宛如海市蜃楼,只能看清眼前的一小部分,但当走过这一片路,便又见到了下一处风景......

重生应入魔,甘愿应万世劫。可这亦是魔界,又似仙境,也不知是劫,抑或是福。

 






黄绛

无题

寂寥人事漫纷纷,觉梦惊时散作云。

朔月霜林随骤冷,寒城时序共凉分。

曾经折柳销魂处,许是别郎舞墨痕¹。

人道江南烟色好,万千风景不如君。


注:1.“痕”字出韵,如为押韵可改为“文”,但为兼顾表达效果,暂不改。

寂寥人事漫纷纷,觉梦惊时散作云。

朔月霜林随骤冷,寒城时序共凉分。

曾经折柳销魂处,许是别郎舞墨痕¹。

人道江南烟色好,万千风景不如君。


注:1.“痕”字出韵,如为押韵可改为“文”,但为兼顾表达效果,暂不改。

黄绛

无题

花飞云锦为谁开?独倚栏杆誓不回。

待把相思书尺素,十分辛苦入炉灰。

花飞云锦为谁开?独倚栏杆誓不回。

待把相思书尺素,十分辛苦入炉灰。

黄绛

无题

池塘亦有春摇曳,晓梦浮沉棹影边。

影入霜花凝碧树,玉沉烟水到蓝田。

纷如寒夜千灯里,翩若惊鸿一瞥间。

明月何曾云下黯,窗边佇伫杳依然。

池塘亦有春摇曳,晓梦浮沉棹影边。

影入霜花凝碧树,玉沉烟水到蓝田。

纷如寒夜千灯里,翩若惊鸿一瞥间。

明月何曾云下黯,窗边佇伫杳依然。

黄绛

满庭芳

如梦寻常,疏痕依旧,暗帘流入深廊。千番照我,徙倚月沉香。曾记林花开谢,梳洗尽、蝶影空忙。风吹遍、纷然意绪,缱绻夜无央。

画堂春寂寞,且将心事,半入词章。不堪别,争及年少轻狂。惟有垂杨自舞,漫吟得、几曲离伤。西风瘦,红笺小字,说不尽凄凉。

如梦寻常,疏痕依旧,暗帘流入深廊。千番照我,徙倚月沉香。曾记林花开谢,梳洗尽、蝶影空忙。风吹遍、纷然意绪,缱绻夜无央。

画堂春寂寞,且将心事,半入词章。不堪别,争及年少轻狂。惟有垂杨自舞,漫吟得、几曲离伤。西风瘦,红笺小字,说不尽凄凉。

黄绛

无题

痕浸灯初落,深寒夜月侵。

花飞尘暗老,帘卷叶低吟。

镜里朱颜瘦,云边杳梦寻。

西风不解意,吹雪到如今。

痕浸灯初落,深寒夜月侵。

花飞尘暗老,帘卷叶低吟。

镜里朱颜瘦,云边杳梦寻。

西风不解意,吹雪到如今。

黄绛

贺新郎

魂梦殊行客。曲中吟、黯尘缕缕,夜明如织。吹度离情三千里,万事都难岑寂。堪对此、毫端玉笔。火树银花垂夜月,浸香帘、残雪声初积。翻覆去,影相射。

当年寂寞伤怀日。看新晴、不忍卒去,梦魂萧索。纵与黄昏思量遍,争耐悲愁交迫!合付与、平平仄仄。行尽天涯都是错,对霜鸿、断雁横孤塞。多少恨,风流厄。

魂梦殊行客。曲中吟、黯尘缕缕,夜明如织。吹度离情三千里,万事都难岑寂。堪对此、毫端玉笔。火树银花垂夜月,浸香帘、残雪声初积。翻覆去,影相射。

当年寂寞伤怀日。看新晴、不忍卒去,梦魂萧索。纵与黄昏思量遍,争耐悲愁交迫!合付与、平平仄仄。行尽天涯都是错,对霜鸿、断雁横孤塞。多少恨,风流厄。

黄绛

浣溪沙

曾记霜华伴我身,春风杨柳俱嚣尘。年来光影去无痕。

相思凌乱花千树,惟梦阑珊酒一樽。断肠花送断肠人。

曾记霜华伴我身,春风杨柳俱嚣尘。年来光影去无痕。

相思凌乱花千树,惟梦阑珊酒一樽。断肠花送断肠人。

黄绛

无题

雪落长安恨不知,闲庭回首怨春迟。

应怜碧草霜无迹,醉敛梅花雪一枝。

灞岸残痕伤细柳,郴阳罗雁入梢眉。

三分无奈扬州梦,行尽蓬山枉自痴。

雪落长安恨不知,闲庭回首怨春迟。

应怜碧草霜无迹,醉敛梅花雪一枝。

灞岸残痕伤细柳,郴阳罗雁入梢眉。

三分无奈扬州梦,行尽蓬山枉自痴。

黄绛

无题

阁夜西风后,深寒醉梦林。

嚣尘余冷境,斜日袅沉音。

朔月随霜老,残痕为我吟。

人间多少恨,徙倚到如今。

阁夜西风后,深寒醉梦林。

嚣尘余冷境,斜日袅沉音。

朔月随霜老,残痕为我吟。

人间多少恨,徙倚到如今。

黄绛
浣溪沙 残梦疏离语未真,星桥一...

浣溪沙

残梦疏离语未真,星桥一水浪收痕。春风词笔作殷勤。

雪落南风吹漫卷,玉沉光影不离分。镜窗溟冷倦依人。

浣溪沙

残梦疏离语未真,星桥一水浪收痕。春风词笔作殷勤。

雪落南风吹漫卷,玉沉光影不离分。镜窗溟冷倦依人。

黄绛

无题

秋湘无迹只堪哀,乱作绸绫几度开?

残梦依稀云下住,暗尘漂渺夜低回。

星含朔漠怜幽草,月浸寒霜冷玉杯。

已解当年听锦瑟,未云何日到蓬莱。

秋湘无迹只堪哀,乱作绸绫几度开?

残梦依稀云下住,暗尘漂渺夜低回。

星含朔漠怜幽草,月浸寒霜冷玉杯。

已解当年听锦瑟,未云何日到蓬莱。

黄绛

虞美人

疏痕一霎明如雪,依旧霜晨月。

半轮清影付东流,堪恨薄情归去、也悠悠。

一缕寒烟吹不断,憔悴花凌乱。

夕阳曾绮少年时,暗把心痕椎碎¹、几人知?


注:1.椎碎:即击碎。

疏痕一霎明如雪,依旧霜晨月。

半轮清影付东流,堪恨薄情归去、也悠悠。

一缕寒烟吹不断,憔悴花凌乱。

夕阳曾绮少年时,暗把心痕椎碎¹、几人知?


注:1.椎碎:即击碎。

黄绛
竹枝 红尘醉梦晚烟中。人间冁影...

竹枝

红尘醉梦晚烟中。人间冁影浸香浓。

竹枝

红尘醉梦晚烟中。人间冁影浸香浓。

毒蛇.

遥远 文:毒蛇.

我做梦了

我梦到我从高楼落下

鲸鱼在我头上飞越

眼睛深藏着我的故人


我梦到星星从孤独到入俗

我梦到月亮从残缺到圆满

琴键弹奏出音符

宽阔清澈的贝加尔湖


我醒了,巨人般站立

我看到周围的人都有自己的工作

而我只是一个奋斗者

我解脱了...


我做梦了

我梦到我从高楼落下

鲸鱼在我头上飞越

眼睛深藏着我的故人


我梦到星星从孤独到入俗

我梦到月亮从残缺到圆满

琴键弹奏出音符

宽阔清澈的贝加尔湖


我醒了,巨人般站立

我看到周围的人都有自己的工作

而我只是一个奋斗者

我解脱了

                                     2021.12.17

黄绛

七律·次韵潇湘妃子

人道风情岂不知,云随倦影到霜篱。

青衫寂寞春犹早,冷月荒凉梦已迟。

林下拈花千惹泪,门前回首一相思。

窗明玉水摇空落,惟梦繁华似旧时。


潇湘妃子原玉: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

人道风情岂不知,云随倦影到霜篱。

青衫寂寞春犹早,冷月荒凉梦已迟。

林下拈花千惹泪,门前回首一相思。

窗明玉水摇空落,惟梦繁华似旧时。


潇湘妃子原玉: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

黄绛
思恭順·首句借韵...

思恭順·首句借韵十一真

谁怜孤影伫风尘,一梦寻常百梦深。

风月无端思旧路,潇湘有泪到如今。

霜飞黄叶随风展,云入星河与月沉。

时日红尘都似幻,平生不改是吾心。

思恭順·首句借韵十一真

谁怜孤影伫风尘,一梦寻常百梦深。

风月无端思旧路,潇湘有泪到如今。

霜飞黄叶随风展,云入星河与月沉。

时日红尘都似幻,平生不改是吾心。

黄绛
玉蝴蝶 残日行人倦影,晚风萧瑟...

玉蝴蝶

残日行人倦影,晚风萧瑟,长夜侵寒。霜露飘飖,烟水如梦无端。疏离处、闲愁似海,相留醉、独望归年。怨人间。寻常又是,凄冷难眠。

无边。小园幽树,新声旧枕,痕迹昨般。伫倚阑干,蓬莱山路也流连。近黄昏、画堂深院,堪寂寞、思绪如烟。意缠绵。终须付与,冷壁残垣。

玉蝴蝶

残日行人倦影,晚风萧瑟,长夜侵寒。霜露飘飖,烟水如梦无端。疏离处、闲愁似海,相留醉、独望归年。怨人间。寻常又是,凄冷难眠。

无边。小园幽树,新声旧枕,痕迹昨般。伫倚阑干,蓬莱山路也流连。近黄昏、画堂深院,堪寂寞、思绪如烟。意缠绵。终须付与,冷壁残垣。

黄绛
思恭順(其三) 魂梦归行草,云...

思恭順(其三)

魂梦归行草,云英溅落花。

寒城出远岫,霜信到天涯。

遥堕星河冷,独留阆苑斜。

沾衣空有泪,抱影忆长沙。

思恭順(其三)

魂梦归行草,云英溅落花。

寒城出远岫,霜信到天涯。

遥堕星河冷,独留阆苑斜。

沾衣空有泪,抱影忆长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