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朦胧诗

2940浏览    299参与
达摩流浪者

来点儿老乡主题诗(持续更)

[图片]


【温柔的倾诉(鸣人theme)】

一千次走过那枯瘦甬道

散落一地的殷红钥匙

你我隔着一块画布对望

相握的双手 流泄令人窒息的秘密

缄默的黑影 冲击步步瓦解的风帆

越来越来越 远

跑离天空

降落在有水的地方歌唱


在黑夜的生命之泉里剥离了我们

天赋的苦难

一切

每次温暖都伴随一场骚乱

对着一头小母马倾诉衷肠 

裹挟着蛋液寂静悠荡

雏鸟般的安心又易碎

睡眠浸淫死亡


分裂 分裂行迹

破碎 破碎心房

在天父的手上茕茕屹立

被赋予新的蓓蕾与颂赞

本初名为罪恶

临崖的啸声 ...



【温柔的倾诉(鸣人theme)】

一千次走过那枯瘦甬道

散落一地的殷红钥匙

你我隔着一块画布对望

相握的双手 流泄令人窒息的秘密

缄默的黑影 冲击步步瓦解的风帆

越来越来越 远

跑离天空

降落在有水的地方歌唱


在黑夜的生命之泉里剥离了我们

天赋的苦难

一切

每次温暖都伴随一场骚乱

对着一头小母马倾诉衷肠 

裹挟着蛋液寂静悠荡

雏鸟般的安心又易碎

睡眠浸淫死亡


分裂 分裂行迹

破碎 破碎心房

在天父的手上茕茕屹立

被赋予新的蓓蕾与颂赞

本初名为罪恶

临崖的啸声 受难的西莲

你和深渊一起凝视我

燃烧的圣母院是我的回答




【刺杀团藏(佐助theme)】

加速,再加速

以重逢的生命意志

在输卵管激流勇进

一头绝望的、充满愤怒的精子

纵火者的热烈 战栗的快意 

顾盼无助

步履不停 随波逐流

此时此刻的我


加速,飞驰

大麻的安魂曲从这头氤氲到那头

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去鳄鱼岛  

去发光的红色部落 

去伍德斯托克流淌药与蜜的山丘

车辙不断延长

世界的弃婴毗邻世界的尽头




【着魔的神子:黑暗革命(佐助theme)】

所以

他不愿拨弄记忆的发绺

他去指挥太阳

又挥斥群云

他的裤管里酝酿风暴

骑着白昼的棺椁

背负祖先的枝桠

燃起森冷的獠牙

一类无可挽回的激情

一种播撒蔷薇的微笑

最后一次

飞速下降


一柄疯匕首

没入大海的心脏




【极地来客(鸣人theme)】

白昼颓然涣散

铂金雷霆在黑山头上尖啸

旷野是绛紫的

一切行道隐于灰绿的岩浆


这是已死的番红花汁

绚烂过的碣石

一位老相识

他走了不少路途

然后邂逅了我

另一个我呀,

你来自哪个夜晚的星宿?


你丢失了忍受生活的能力

七千个破晓蒙蔽了我

这使我不再信仰太阳

回忆是美丽的屠刀

没有凶兆潜伏着的

你我的笑语

都纷落在什么地方?


忍冬的悒郁凝成金黄

空袭了我的往昔之梦

我看见你在边界踱步

乐园在刹那取缔废墟

碧翠的是番茄 

粉白的是月季

无花果甜蜜了我的微笑


排遣你的失落我乐意之至

所以我伫立成另一座丰碑

咖啡苦锈斑驳了我

我等待藤蔓攀附

我等待花容实朽

让我们静候诺曼底登陆吧

你愿意收下这束蒲公英吗?


雪花飘散

世界的发展滚滚向前,

不过是,

又一个

轮回。

世界的发展滚滚向前,

不过是,

又一个

轮回。

切口

梦里的太阳物语之一

蛙肚似的书店

栖息着

盘踞着

一个薄雾般冷漠的血痂


她的发丝由闪烁枯成干草

她的发尾从脖颈钉到脚跟

她的灵魂沸腾然后熄灭又亮起点点火星 却永不燃烧


拉玛瑞托  拉玛瑞托

你是这世界太阳的第四个儿女


你的面孔是凝结的泡影

眼眸也继承了太阳的血统

吞没了鸦背上远逃的心


拉玛瑞托  拉玛瑞托

你是太阳腹中一沟鲜红的太阴


花园里他们还在审判!

审判扎伤人的玫瑰

枯萎的三角梅

审判与蝴蝶竞飞的蚕蛾

与铁甲竞美的金龟


他妈的

哪来的这么多死水和野鬼!


拉玛瑞托

不要离开

除非你还想着...

蛙肚似的书店

栖息着

盘踞着

一个薄雾般冷漠的血痂


她的发丝由闪烁枯成干草

她的发尾从脖颈钉到脚跟

她的灵魂沸腾然后熄灭又亮起点点火星 却永不燃烧


拉玛瑞托  拉玛瑞托

你是这世界太阳的第四个儿女


你的面孔是凝结的泡影

眼眸也继承了太阳的血统

吞没了鸦背上远逃的心


拉玛瑞托  拉玛瑞托

你是太阳腹中一沟鲜红的太阴


花园里他们还在审判!

审判扎伤人的玫瑰

枯萎的三角梅

审判与蝴蝶竞飞的蚕蛾

与铁甲竞美的金龟


他妈的

哪来的这么多死水和野鬼!


拉玛瑞托

不要离开

除非你还想着拉出落井下石的人

却推下我

幽篁遗笙、绍川

My Mindscape...

My Mindscape...


今夜,夜色像不凝的冰

七星瓢虫领衔珠光宝气的革命

绿茵的细浪上你惊慌地收敛妆容

沙尘蔽月的天气,朔风飒飒

遗忘从烛影的走廊里站起来

在黑暗的雨夜,披红色斗篷冒险

绕湖散步时邂逅采花少女的亡魂

一千只被捕杀的蝴蝶如今都已变成了琥珀标本


天庭十室九空,万人空巷

人们聚集起来观看皇家鸟群的飞行表演

水银烟火腐蚀了我们的内脏

我们正肉眼可见地急剧老去

候鸟离开时变成宫廷铜镜

滚滚车轮轧碎胭脂锦盒

玻璃上的微笑,歌舞幻灭

洪水与台风祸乱世间

雪白色的荞麦田野盛大地衰败

天使在椅子上慢慢地穿衣

昆玉幽暗的内部缀满星空


死婴...

My Mindscape...


今夜,夜色像不凝的冰

七星瓢虫领衔珠光宝气的革命

绿茵的细浪上你惊慌地收敛妆容

沙尘蔽月的天气,朔风飒飒

遗忘从烛影的走廊里站起来

在黑暗的雨夜,披红色斗篷冒险

绕湖散步时邂逅采花少女的亡魂

一千只被捕杀的蝴蝶如今都已变成了琥珀标本


天庭十室九空,万人空巷

人们聚集起来观看皇家鸟群的飞行表演

水银烟火腐蚀了我们的内脏

我们正肉眼可见地急剧老去

候鸟离开时变成宫廷铜镜

滚滚车轮轧碎胭脂锦盒

玻璃上的微笑,歌舞幻灭

洪水与台风祸乱世间

雪白色的荞麦田野盛大地衰败

天使在椅子上慢慢地穿衣

昆玉幽暗的内部缀满星空


死婴儿的墓志铭歪歪斜斜

扶乩巫女在空虚中仰面哭泣

金银对欲望予取予求

枣膏在炭火上燃烧

灵魂在沸汤里煎熬

耿耿青灯凿开病榻窗前的月亮

天堂一截烧剩的骨头还在忘情地继续歌唱

直到我们听不懂自己所说的

看不清自己所想

我们所能触摸的只有我们自己

罹患癔病的灯盏把书页翻得哗哗作响


狂风围困最后无助的温柔

异界的静电临摹出心神秘的起源

回忆下意识地一怔

你破损的脸孔多么可爱

水中沙漏的倒影

将嶙峋的奇迹启动

眼睛像隐藏的宝石般闪烁

边疆与太阳遥远地平行


这是世间永远上演的罪罚

欲望与秩序的宿怨争斗万年不休

山枯骨荣,帝业始成

彗星的血把大地汲干

繁衍是我们的致命伤

死亡是生命的引路人

她看我们就像看猎物那样温柔

我们就是自己各自的死刑执行人


直到博爱的河流填满地球的所有伤口

终将逝去时代的最后一抹余晖

无力地点燃整座草原

寒冬劫持了我们的立场

没有形状的匕首谋杀了我们的阶级

时间注入光的禁飞区

人的一生便大病新愈


2021,11,23



切口

殉情

(一)

我爱着你公园下的脚掌

我爱着街角巷口你的胸膛

我爱着你攀上我脸庞的五指

只是现在它们在抚摸我的胃囊


我只收藏了

你的头颅  和肚肠


一双尚未抛光的太阳和茂密的枯萎的枝丫

一条鲜红拍打着波浪的长绳


一双凝视我到死亡的美梦和缠绕我心窝的姻缘线

一条湿润黏腻的自缢绳


(一)

我爱着你公园下的脚掌

我爱着街角巷口你的胸膛

我爱着你攀上我脸庞的五指

只是现在它们在抚摸我的胃囊


我只收藏了

你的头颅  和肚肠


一双尚未抛光的太阳和茂密的枯萎的枝丫

一条鲜红拍打着波浪的长绳


一双凝视我到死亡的美梦和缠绕我心窝的姻缘线

一条湿润黏腻的自缢绳


切口

寒冬

世界六面冰锥

太阳携着弓

               与长枪

提着一弦春色

渗过最后一个祈求冬日的人...


世界六面冰锥

太阳携着弓

               与长枪

提着一弦春色

渗过最后一个祈求冬日的人

                                     的脖颈

明天依旧

春光遍地

幽篁遗笙、绍川

Ellie

Ellie


Reminisce


我们在加州的机场把酒饯别

离别是岁月可爱的阴谋

你的温柔胜过秋天与图书馆的邂逅

含雪的笑颜被风吹碎

草叶愈合的旅程挑逗着眨眼的晓雾

为你开放的花,为我开放的花

夕照洗劫了眼泪的城市

君的身影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巷口

每个轻描淡写的日子都应该是一个伟大的开始

飞鸟是与天空押韵的异色灯盏

光充满了房间,我们四目相对

我悲哀地发现

除了你,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落魄时,我只能投靠你的怀里

我的痛苦和脆弱,你如数家珍

仿佛你一直在看守着我的灵魂

记忆中你总是比我晚醒

许我一生,许我安眠


Metempsychosis


深...

Ellie


Reminisce


我们在加州的机场把酒饯别

离别是岁月可爱的阴谋

你的温柔胜过秋天与图书馆的邂逅

含雪的笑颜被风吹碎

草叶愈合的旅程挑逗着眨眼的晓雾

为你开放的花,为我开放的花

夕照洗劫了眼泪的城市

君的身影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巷口

每个轻描淡写的日子都应该是一个伟大的开始

飞鸟是与天空押韵的异色灯盏

光充满了房间,我们四目相对

我悲哀地发现

除了你,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落魄时,我只能投靠你的怀里

我的痛苦和脆弱,你如数家珍

仿佛你一直在看守着我的灵魂

记忆中你总是比我晚醒

许我一生,许我安眠


Metempsychosis


深夜,阴暗的雨天把世界的原貌接走

独自在房间里看着录像带,黯然神伤

那个荡秋千的画面,反反复复

好像菱形的糖果漫天掉落

一根接一根的香烟*直达天明

(*纯属艺术表现需要,我个人对香烟深恶痛绝)

等一个不存在的人叩响我书房的门

倒数十秒,我张开双臂,却只抱住虚空

七个挂钟的秒针表演精致的死刑

你走后,我们曾经共同照料的花园盛开地更鲜艳了

咒语之书摇摇晃晃,只一个窗口的距离

当我踏上从异国返乡的航班

我发现身旁的座位居然也会消失

你走得彻底

重复着,重复着

卑微的祈祷

你的身影穿越万千思念降临到我的身边

然而现实却是

纯白晨曦再也无法照亮你的瞳孔

身体冰凉如石头器皿,一颗不知疲倦的心

我不是英雄

我愚钝的笔触复活不了黑沙白雪

什么承诺都无法给予

走吧,别期待

回忆里

从来没有救赎


Illusiveness


千年后大海的形状会如何演变

没人知晓

那时我们早已不再是我们自己了

坟墓自动形成迷宫

歌声飘过几个世纪

肉身会腐朽,但情感长存

铁道的天使,我的天使

虽然黑暗,但毫不堕落

我们的血液如此异质

一千年过去,我们在新世纪的桥洞下聚首,泛舟

庆祝另一个千禧年盛会,万家灯火辉煌里

钟声鼎沸,对明天深情地说一声再见

我们在祭坛上歃血为盟,分享内脏

我们的意识洋溢着电能

历史的薪柴真的能让炉火烧得更旺吗?

我们在昏暗的瓮城购买纪念品:

中国结,鼠尾草香囊,远古时期的专辑

既是客,际遇若何?

没有我们的世界,意义消失了

但是还可以期待

作为最后的期待

我把舞动的黄昏与星河写入诗篇

为了最后一次吻合你的眼


Soliloquy



Disenchantment


在呼啸湍急的时空浓汤里

比喻之夜,深海城市供电低迷

博物馆里储存着一千枚孵化失败的眼珠

考古学家摸索着宫廷的音叉

克莱因瓶靛紫色的幽梦出没于

维度的走廊。未完成的倒计时如影随形

充血的月亮遍布黑暗的逃生通道

在一个井一样构造的房间

雪花,是虚妄的电视荧幕唯一剩下的

巨物睡眠底层有什么在走动的声音

幽灵,是那些被迫觅食的猎人

理发师正在优雅地剪着指甲

月球政治的神秘复活仪式上

守墓人猛然记起

被注射的恐惧,最初的奇点遥远地关灯

空白的冰物质一片迷离

光的六面体落英在透明见底的

医学宫殿前,魔井渴了

死者从互补的血型彼此进入

镜子预告了融合的赛博经济

真理是人性与妥协的

双重坍塌


Atonement


肉身为尺

每天测量着

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好斗如精子

把自己打磨成一把利剑

刺向生活的心脏

我们这么痛苦是为了哪般?

回到我们真正属于的地方

所有曾经美好的记忆

永远不会消失

它们沉淀在深处

总有一天会重逢

越来越多的光交汇于时空

照亮了漫长的前路

对你的爱是我活下去的信仰

只要心中有爱

就永不孤单

(the end)


2021,11,20



幽篁遗笙、绍川

Schicksal

Schicksal


花楸果

没有受伤之虞

永恒之夜

抓不住一缕风

纯真无邪的秘密

溺死在内心深处


从受洗的那夜开始

竟反复地梦见

深秋独立青海湖畔的少女

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能把死亡唱得如此动听

弹珠般的眼球蕴含着多少哀愁


我们在红叶的暗影包裹下见面

露水像刀片刮着鱼鳞

年迈的柿树承受着落日的压力

炊烟融入暮色

回忆饲养着一颗疼痛的心

灰烬变成至爱的墓碑

关于死亡的隐秘欲望

苔藓般无限地孳生


当我看到时空之镜里

被撕扯的四季

台风不断完成升级

青年荷枪在晴朗的雪夜行军

踏过奶油色山峰联翩的倒影

煤炭埋葬在深深的大地

新月形的花坛笔...

Schicksal


花楸果

没有受伤之虞

永恒之夜

抓不住一缕风

纯真无邪的秘密

溺死在内心深处


从受洗的那夜开始

竟反复地梦见

深秋独立青海湖畔的少女

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能把死亡唱得如此动听

弹珠般的眼球蕴含着多少哀愁


我们在红叶的暗影包裹下见面

露水像刀片刮着鱼鳞

年迈的柿树承受着落日的压力

炊烟融入暮色

回忆饲养着一颗疼痛的心

灰烬变成至爱的墓碑

关于死亡的隐秘欲望

苔藓般无限地孳生


当我看到时空之镜里

被撕扯的四季

台风不断完成升级

青年荷枪在晴朗的雪夜行军

踏过奶油色山峰联翩的倒影

煤炭埋葬在深深的大地

新月形的花坛笔直向前

黎明召唤沙漠里一切骨头的建筑

一些命运被抉择,而另一些被淘汰

陌生的乘客互相致意后离开

天使的初愿早已被苦涩的丰收所替代


在没有火光的隧道

北极星的十字路口

贫困小村的蔗糖经济...

死者们佩戴着锁链于深渊里起舞

失踪的孩子已经无药可救

老人喑哑的嘴唇

拒绝了血的报偿


笔记上大片盛开的沉默,分明写着:

蒙古,新疆,西藏,甘肃,青春

星辰最初的姓名风起云涌

人啊,燃烧你的膏血

高举你的价值

把苦难当作食粮,行走

在史前的石头雨中行走

直到生命的尽头

方不负此绵绵客意


2021,11,18


幽篁遗笙、绍川

Black Rainbow

Black Rainbow

[图片]

在影像的沼泽里的最静谧处

鬼魂在倒置的星宿下交谈

糜烂低语在幻觉的圆盘上堆积

这命运的暗火...

虚荣与嫉妒的月亮礼教

令我沉迷至深


像是刚参加完遥远外星的葬礼

戴着沉重的脚镣

疲惫地踱回现实嶙峋的采石场

等过了这个早晨

彗星完成了一千年一度的回归

城墙上微冷的琴键和舞鞋依然美艳

只是人们忘了去记住


火焰有了深度的肌理

漩涡凝视着使用枫叶易物的古国

阴郁的神明收回尘世间生灵的债权的时候

病人们在监狱门的阴影里颤巍巍地依靠着

绞刑架上的影子干枯得再也榨不出一滴血液

大海上凋零的波浪

铸错成山


国王的墓地...

Black Rainbow



在影像的沼泽里的最静谧处

鬼魂在倒置的星宿下交谈

糜烂低语在幻觉的圆盘上堆积

这命运的暗火...

虚荣与嫉妒的月亮礼教

令我沉迷至深


像是刚参加完遥远外星的葬礼

戴着沉重的脚镣

疲惫地踱回现实嶙峋的采石场

等过了这个早晨

彗星完成了一千年一度的回归

城墙上微冷的琴键和舞鞋依然美艳

只是人们忘了去记住


火焰有了深度的肌理

漩涡凝视着使用枫叶易物的古国

阴郁的神明收回尘世间生灵的债权的时候

病人们在监狱门的阴影里颤巍巍地依靠着

绞刑架上的影子干枯得再也榨不出一滴血液

大海上凋零的波浪

铸错成山


国王的墓地留在飞鸟变得沉重的地方

手臂的投影在夜晚发亮的深海游动

天使不辞而别后,生日开始飞翔

没有署名的星体在额头上照耀

胸腔的心碎开始触目地微泫

燃烧的一团冷萤

坠地,无踪


森林挖出孤独鼹鼠的尸体

女巫撒了一个谎

“活着的人

亡”

橘红色蜜炬浮现在野兽的瞳孔

冷掉的斯帕姆午餐肉被摆上非人的餐桌

药剂师对沉默的少数执行双倍的死刑


显影房里的照片淡得难以辨认了

辗转难眠的镜子开始下雪

柔弱的荔枝漂浮在无冰的晶状体里

香魂散尽,不绝如缕

性欲像是一小段被催促的时间

窗外隐约传来空洞的狺狺声

是什么值得地球上的这些小生命兴奋的呢


2021,11,18


幽篁遗笙、绍川

Coldest Day on the Ever-Blue Aster

Coldest Day on the Ever-Blue Aster

(拟作标题,有题无诗)

2021,11,17

Coldest Day on the Ever-Blue Aster

(拟作标题,有题无诗)

2021,11,17

切口

梦里的红发巫女之七

我黑金样的胸口

燃成一捆干草

我的心是一潭浑红的明月

被推上巫女的审判场


上挂满了枯萎的黑铁似的胸膛


   火

刑   架

上的心腾起泛着象牙与泡沫的波浪


你原应是我的亚当

如今倒更像是我的堕落天使了

我黑金样的胸口

燃成一捆干草

我的心是一潭浑红的明月

被推上巫女的审判场


上挂满了枯萎的黑铁似的胸膛


   火

刑   架

上的心腾起泛着象牙与泡沫的波浪


你原应是我的亚当

如今倒更像是我的堕落天使了

幽篁遗笙、绍川

刈梦谭

  • [图片]
    楔子,缘起

  • 结束了劳累的一天

  • 回到恋人的身旁

  • 温暖的灯光与茶水

  • 也许更贴近生活的本质

  • 在夕光中小小依靠一会儿

  • 苦乐参半的每一天


  • 壹,悟道

  • 当你彻夜伏案写作

  • 孤独一人

  • 偶尔抬头看看窗外

  • 一整个宇宙的温柔正注视着你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x411i7No/


  • 楔子,缘起

  • 结束了劳累的一天

  • 回到恋人的身旁

  • 温暖的灯光与茶水

  • 也许更贴近生活的本质

  • 在夕光中小小依靠一会儿

  • 苦乐参半的每一天


  • 壹,悟道

  • 当你彻夜伏案写作

  • 孤独一人

  • 偶尔抬头看看窗外

  • 一整个宇宙的温柔正注视着你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x411i7No/

幽篁遗笙、绍川

成为烈士(或英雄的命运)

成为烈士(或英雄的命运,或给L)


隐藏的君主从椅子里起身离开

曼陀罗花复仇的芳香若隐若现

数声枪响之后,走马灯消失了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却依然蠢动在宵禁的咸城

只记得那年夏夜是永不堕落的焰火

葬礼的幸存者在篡改永远的中劫里迷失

水仙花是大海克制不住的内心

死者在围栏下抓挠禁忌的宿命

乱世的政变浪漫如热血蒸腾的雾气

冥冥之中的落英红透了巫山


在后灭佛时代

正义的反击在东方积蓄

窗外的远景带来了星星点点的温暖

火灾漫长,监狱里的影子沉重如古画

被西装皇帝默许的罪传递着

墙壁的回音,雪的世袭周期

以及六壬的宫廷课本和判官的模糊印象 

季节正黑白两手...

成为烈士(或英雄的命运,或给L)


隐藏的君主从椅子里起身离开

曼陀罗花复仇的芳香若隐若现

数声枪响之后,走马灯消失了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却依然蠢动在宵禁的咸城

只记得那年夏夜是永不堕落的焰火

葬礼的幸存者在篡改永远的中劫里迷失

水仙花是大海克制不住的内心

死者在围栏下抓挠禁忌的宿命

乱世的政变浪漫如热血蒸腾的雾气

冥冥之中的落英红透了巫山


在后灭佛时代

正义的反击在东方积蓄

窗外的远景带来了星星点点的温暖

火灾漫长,监狱里的影子沉重如古画

被西装皇帝默许的罪传递着

墙壁的回音,雪的世袭周期

以及六壬的宫廷课本和判官的模糊印象 

季节正黑白两手呈现幻惑

上苍招下了警示惩罚的天雷与盲风晦雨


内心的专制缠绕

革命与镇压的砂砾互动

蛊虫携带癌细胞出逃

在人类变形成月亮的容器的夜晚

柔顺潮汐吹拂着永恒的身影

被豢养者高举杯中分享的血液

彩色的鸟儿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如山如海的祭品汇聚于王的巨型白塔顶层

生命缓缓沉入轮回的识海


曾经是一片火海的回忆现在是渐弱的蜡烛

雷阵雨的旷野,无限的晨星送葬的路途

也许可以称作群山之后的没有陆地的命运

命运的机巧运行在死后梦境的开阔地

跪拜的夕影从石头的摇篮里站起来

鬼魂在等待之圆上架起移动梯子

枇杷酸甜,有什么被掐灭然后轰然落地的声音

十一个墓岛有了毁灭性的魔力


自焚的彗星法典

刻满无心的过错

在暗影的孪生子坠机殒命的裂谷

被肢解的太阳晃动如初

少女背部的创伤开满花朵

黑暗转头向着室外

身体的窗户。身体里的雨水霸占了更多的谱子

盛唐的花瓶腐朽如蜀井

痛苦有了脸的形状

面具找不到一面镜子

秋天清澈得像是某种握不住的志愿


当新的一天开始

小鸟依人的早晨对每位客人假笑

红绿灯照常指挥着心电图的旋律

凡沉默的,未必歌唱

被遗忘的统统都是假的

人们前赴后继地登陆死亡的王座

光亮将以太的悲哀书写在世界的核心

天意普照历史悠久的原始森林

晨曦穿越冰河的裂缝在时空跃动

看不见的吻痕美地像个惊心动魄的错误

演技的瑕疵,意识最薄弱处的片刻闪现


梦已深了,三千里冰冻如同空荡的子宫

北极溃乱,幽暗的矿物质莫名开始旋转

骨头的国度纵情起舞

手臂上的血瘤和肉芽连成一片

金字塔下掩埋的眩目冰镜等待着千年后的复苏

早熟者的挽歌最终响彻整座纯蓝天域

我尝试去看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星空浓稠而深沉


2021,11,14



晾晒白色月亮

雨后化缘

雨后化缘

:

佛陀是一只有趣的筷子

你从他面前

跑过

一摊水流过鱼面的佛

鳃吗?还是耳朵?

你回头看他,那目光

伏妖法器,黑白的舍利子

似乎是新雨,听啊,大悲的鼻音

刚从古画中揭下来

如此的一天

你走在有水的街上

佛陀是沙子,宇宙是风

电子表正敲着寺庙的肉

雨后化缘

:

佛陀是一只有趣的筷子

你从他面前

跑过

一摊水流过鱼面的佛

鳃吗?还是耳朵?

你回头看他,那目光

伏妖法器,黑白的舍利子

似乎是新雨,听啊,大悲的鼻音

刚从古画中揭下来

如此的一天

你走在有水的街上

佛陀是沙子,宇宙是风

电子表正敲着寺庙的肉

幽篁遗笙、绍川

惑星纪世

惑星纪世


在我对秋日背影一见钟情的那天

我歪头朝着暖阳醉人地微笑

茉莉花融合的姓氏,泪眼血腥......

冰雪的裁纸刀锋割着纸背

我每天都给我的痛苦写信

超市的海市蜃楼是黑夜另类的风景

被树影分割的城市

将月蚀带给古老的霍乱或忍冬花的起源

天慢慢下起了雨

墙永远在凝视

无影灯持续昏迷

鹅卵石的喧嚣刺穿夜莺的梦境


缺少某种液体的稻草人

看见拜占庭荒芜的战争法庭

沙漏的城堡已为黑鸦占据

皇室的血统一再稀释,沉没的苍穹

缠绕宫廷的冰窖,天使未完成的盛宴

储妃在奥秘的皇宫弹奏钢琴

砂砾形状的水银何其皎洁

黑纱蝶翼的记忆从心景逃脱

无限之大地,雪原幻惑...

惑星纪世


在我对秋日背影一见钟情的那天

我歪头朝着暖阳醉人地微笑

茉莉花融合的姓氏,泪眼血腥......

冰雪的裁纸刀锋割着纸背

我每天都给我的痛苦写信

超市的海市蜃楼是黑夜另类的风景

被树影分割的城市

将月蚀带给古老的霍乱或忍冬花的起源

天慢慢下起了雨

墙永远在凝视

无影灯持续昏迷

鹅卵石的喧嚣刺穿夜莺的梦境


缺少某种液体的稻草人

看见拜占庭荒芜的战争法庭

沙漏的城堡已为黑鸦占据

皇室的血统一再稀释,沉没的苍穹

缠绕宫廷的冰窖,天使未完成的盛宴

储妃在奥秘的皇宫弹奏钢琴

砂砾形状的水银何其皎洁

黑纱蝶翼的记忆从心景逃脱

无限之大地,雪原幻惑

嗜寒的花朵。纸上的窗口烂漫

熟睡的孩子梦呓着死神之名

若有所思但从不降临,像消失的一段旋律


那么多情爱与分离的美酒

以及用月亮上的陨铁打造的镰刀

从来没有歌声,只有唱的动作

人们戴上石头面具庆祝空虚的丰收

暴雨制造了毁灭的幻觉

倒影的城市沉默地照亮着夜空

一滴血映照出远东疆域香气馥郁的葡萄庄园

鼻子隐居的城市在夏天腐烂


恍惚秋月,红色圣祭,遥远丹麦的国旗

夕光中的月亮开始刈割弹珠般的眼球

失忆的酉字旁瘫软如眨眼的夜雪

象牙白色的冰河与旋转木马

殷商的沉船散落如蜘蛛网一般的珠宝

压弯珊瑚忧伤的纯度        

灵魂析出万花筒的碎片

贪婪的裂谷长满石榴或牙齿

泉台新芽律动

撑伞走过湖底的尸屑雨

星际要塞有着牛奶的护城河

无性生殖的梦幻溢出欲界


传世的密码遇见灯光就消失不见

帝国的机巧全面输出

果园的幽径通往富丽堂皇的玄冬

翻遍字典也查不出你姓名的所在

一生漂流,直到落日有了雨意

这又何曾不是我看不穿的惩罚?

如果中国瓷器般的月亮回归早晨

保留在苍白而无上的终极假设里

飞逝的永恒内部开始降雪

佛道浩瀚,墓葬森严

贡献着赤色的基金

彗星是否会吸干你睫毛上的感伤?

在这里,蜉蝣与真菌们没有年龄的革命

引领消亡的异象


从悬崖到悬崖,部落顶着水罐来到广场上

极光穿越了大气与大海

金鱼的舞蹈印在硕果仅存的元素上

人们闯进雨夜避难

我永无机会再说句抱歉了

如果永远真的存在

小提琴杀戮着濒临幻灭的梦幻

即使献上自己也远远不够

平行世界的日蚀心肝俱碎

人们走向那镜子棺材

天堂的七张脸孔封印着悸动的眷恋

渐渐,无力叩问的一切

比曾经的曾经更遥远

永远不要停止


2021,11,11


晾晒白色月亮

早晨

.早晨

早晨是一条鱼

早晨是渔夫的手,是竿头的饵料

是一只笨狗,和更笨的山丘

越出水面要一鼓作气

早晨是我一身自负的鳞片

落雪之后摆满梅花

早晨用腮默默的窒息,把一些我捞出天空

早晨和我握手。

.早晨

早晨是一条鱼

早晨是渔夫的手,是竿头的饵料

是一只笨狗,和更笨的山丘

越出水面要一鼓作气

早晨是我一身自负的鳞片

落雪之后摆满梅花

早晨用腮默默的窒息,把一些我捞出天空

早晨和我握手。

晾晒白色月亮

孤独

77.孤独

:

现在你看见我了吗?

坐在叶子上发呆

断裂一半的我

我乘山越水而坐

问向羔羊,柴堆,丑得像人的水井

空空无人回应

我不是一截堵住裤子的牛

外面阳光万丈,人间强烈

你看见我了吗

空空无人回应

我坐住我的内部,另一半死了的诗

空空无人回应。

77.孤独

:

现在你看见我了吗?

坐在叶子上发呆

断裂一半的我

我乘山越水而坐

问向羔羊,柴堆,丑得像人的水井

空空无人回应

我不是一截堵住裤子的牛

外面阳光万丈,人间强烈

你看见我了吗

空空无人回应

我坐住我的内部,另一半死了的诗

空空无人回应。

晾晒白色月亮

争吵

争吵

:

在长达十几年的

破碎中

一些雌性,像大雪

而另一些雄性

正激昂的沉默

卡在喉咙里

一只抽噎的心脏

就请今夜

先合衣,再阵痛。

争吵

:

在长达十几年的

破碎中

一些雌性,像大雪

而另一些雄性

正激昂的沉默

卡在喉咙里

一只抽噎的心脏

就请今夜

先合衣,再阵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