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木之本樱

23.8万浏览    6202参与
染野秋叶

「 笑って 目つめて 」

摄影/后期:原po 林染

木之本樱:点点

-2021.11.20 福州ACC-

「 笑って 目つめて 」

摄影/后期:原po 林染

木之本樱:点点

-2021.11.20 福州ACC-

Z字咩咩
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有图片参...

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有图片参考。

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有图片参考。

慕言
求助,这张牌是樱么?

求助,这张牌是樱么?

求助,这张牌是樱么?

沙雕龙

是小樱!感谢我的朋友跟我提起了他的童年,超爱!

是小樱!感谢我的朋友跟我提起了他的童年,超爱!

Nature080908
画点让人心情好的 萌萌的图 是...

画点让人心情好的 萌萌的图 是ed里的一幕 以前一定要把这个ed都给看完……

画点让人心情好的 萌萌的图 是ed里的一幕 以前一定要把这个ed都给看完……

saikiuu

DAY-55 知世&小樱

画了两个小时画得我鼻涕一把泪一把

DAY-55 知世&小樱

画了两个小时画得我鼻涕一把泪一把

Kaki_Rin
发发CP29的交换签,画的是本...

发发CP29的交换签,画的是本子里新设计的那套服装


(本子详情见置顶)

发发CP29的交换签,画的是本子里新设计的那套服装


(本子详情见置顶)

zoe
卖火柴的小樱,涩牌模板,是6r...

卖火柴的小樱,涩牌模板,是6r稿子,非单主禁止任何使用

卖火柴的小樱,涩牌模板,是6r稿子,非单主禁止任何使用

-霸仔好饿
这几天摸的 等我上色

这几天摸的 等我上色

这几天摸的 等我上色

幼稚白

【艾樱】鲛人泪8

  6:18

  知世被送进手术室后十三个小时后移入ICU,小樱隔着窗户看着躺在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儿,久久未能移开视线。

  她躺在那里,身上插满了狰狞的管子和仪器,曾经鲜活明媚的女孩儿眼下更像是一个苍白的纸片人,仿佛风一吹便散了。

  园美还在和医生确定后续的治疗方案,同样已经是心疲力竭,保镖陪在她的身边,心中满是不忍。

  “小樱,喝点水吧。”李小狼端着热腾腾的蜂蜜牛奶,试探着走到她的身边说。

  小樱单薄的身子晃动了下,脖子僵硬地好似不是自己的,她牵强的点头道谢,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

  李小狼犹豫了下,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大道寺她应该也不想看到你这幅样子。”

 ...

  6:18

  知世被送进手术室后十三个小时后移入ICU,小樱隔着窗户看着躺在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儿,久久未能移开视线。

  她躺在那里,身上插满了狰狞的管子和仪器,曾经鲜活明媚的女孩儿眼下更像是一个苍白的纸片人,仿佛风一吹便散了。

  园美还在和医生确定后续的治疗方案,同样已经是心疲力竭,保镖陪在她的身边,心中满是不忍。

  “小樱,喝点水吧。”李小狼端着热腾腾的蜂蜜牛奶,试探着走到她的身边说。

  小樱单薄的身子晃动了下,脖子僵硬地好似不是自己的,她牵强的点头道谢,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

  李小狼犹豫了下,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大道寺她应该也不想看到你这幅样子。”

  小樱咬着唇,眸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艰难地点了头。

  “有人来了。”

  一直未言语的奈久留却忽而挡在小樱之前,警觉地看向了长廊尽头电梯口的方向。

  无形的魔力扫荡,病房中的医生护士接连睡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黄褐色的光华扫荡,暂停了昏睡魔法所及之处的所有时间。

  “这里是医院!”

  小樱手持法杖,疾言厉色的看着来人,面上无半点往日柔和。

  在重症病房附近施加昏睡魔法,是要害死这些人吗?

  被允许在魔法中行走的几人感受着这份魔法的强度,顿时收起了心中的轻视与傲慢,就连挺得笔直的腰杆也弯下了三分。

  “柊泽夫人……”

  为首之人尚未开口,站在他身旁的鲛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一步,对着小樱半是恭敬半是畏惧地喊。

  “请您阻止柊泽先生!我们矶姬一族并未有得罪之处啊!”女鲛人急切地说,落泪如珠,一粒接一粒滚落在地。

  “我们鲮鱼一族亦然!柊泽夫人,若柊泽大人需要,我鲮鱼一族愿成为柊泽大人的马前卒,助柊泽大人剿灭塞壬一族!只请柊泽大人高抬贵手,放过我鲮鱼一族!”

  另一位男鲛人也上前一步,对着小樱恭敬地大喊。

  小樱微默,攥紧了法杖看着这些来人,心中早就掀起了翻天巨浪。

  直到现在她才注意到身边少了艾利欧,少了罗蕾莱,少了小可和斯比……

  他们去哪里了?做了什么?为什么魔法师联盟还有这两个鲛人会找上门来?

  奈久留却没管这两个鲛人,只肃然看着站在两人正中的男人:“副会长,这是魔法师联盟的态度?”

  她又将目光移向了站在副会长身后的里德族人:“还是里德家族的态度?”

  里德家的长老忙举着双手后退一步,简单直爽地说:“族长命我来保护柊泽夫人。”

  他声音不停,接着说:“虽然,我们一致认为,柊泽先生向鲛人三族宣战的做法极不理智,但里德家族愿永远站在柊泽先生身后!”

  “三族?”李小狼惊愕的呢喃,脑中飞速闪过罗蕾莱之前说过的话。

  ——塞壬一支没有与柊泽先生鱼死网破的理由!

  可如今知世却躺在了这里……

  还有……

  李小狼想到自己收到的、来自母亲的传信,心中立时被无名之火挤满。

  塞壬一支没有与柊泽先生鱼死网破的理由,可是余下两支呢?

  塞壬一支这些年来逐渐壮大,隐隐有掌控鲛人全族的势头,余下的鲛人族三支如何能不惧?

  若说以往这四支还能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可随着这一次塞壬一支对着罗蕾莱一支出手,其中平衡尽毁。

  余下两支只怕是人人自危,恨不得塞壬一族出事。

  而柊泽艾利欧,是被塞壬一族‘送’到这两支手上的刀……

  塞壬一族两次对小樱出手,其中威胁和试探多过其他,求得也不是伤人性命。

  可知世却躺在这里,藤隆、桃矢等接连受伤……

  若说目的,这其中‘激怒’多过其他。

  为的,只怕就是让艾利欧一怒之下彻底站在罗蕾莱一族身旁,从而彻底铲除塞壬一族。

  李小狼目光隐晦地从矶姬和鲮鱼两族的鲛人身上扫过,心中思绪复杂。

  只怕这两支鲛人动手时也没想到艾利欧会直接针对他们吧?

  “柊泽夫人……”

  魔法师联盟的副会长在此时开口,他的语气单薄又诚恳。

  “塞壬一族托我转告您一句话。”副会长徐徐说:“您的朋友亲人出事并非塞壬一支所为,但塞壬一支愿为他们的伤势负责,最多七日,定会将真凶的红珠奉上。”

  旁边的两位鲛人脸色骤变,忍不住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副会长轻蔑地扫了他们两个一眼,又半恭半敬对着小樱说:“柊泽夫人,魔法师联盟只站在中立的角度上劝您一句,鲛人族内部的事情,何不交给鲛人内部解决?”

  微顿,副会长接着说:“您的朋友伤势虽重,但对魔法师而言,只要有一息尚存,便有治愈的可能。据我所知,柊泽先生已经联系了最好的药师……”

  他认认真真地注视着小樱,诚恳地对着她说:“柊泽先生又何必为旁人手中刀呢?”

  那十三魔法师的惨案尚在目,柊泽先生便敢对着三族宣战,谁知道这群……鱼……被逼急之后会干什么……

  奈久留皱眉,她觑了小樱一眼,并未在此时插话,明显将决定权交给了她。

  “旁人手中刀?”小樱一直安静地听着,直到此时才抬头看向副会长,她握着法杖维系着时间魔法,身上威压横生,不怒自威。

  她面上还染着泪痕,面色阴沉的像是从冰山里雕出来的。

  “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小樱缓缓自奈久留的保护下走出,她直视副会长的眼睛,清冽凉薄的声音从喉中泄出,不太像是她。

  “鲛人一族四支,阴谋也好,诡计也罢,与我们何干?”小樱一字一句地说:“维护罗蕾莱,是我们的态度。”

  “借以挑拨,对我的朋友亲人出手……”小樱喉中因为哭了一夜缺水而干涩,声音亦是喑哑,可却坚定地不容人反驳。

  “则是对我的冒犯!”

  她手中法杖光华大亮,不过数息就化作了七尺长,象征着时间停止的黄褐色光华顺着地面一寸寸的朝着两位鲛人身上爬去,逼得两人连连求饶。

  “两位回去后带句话。”小樱敛眸,直到魔法爬上了那两只鲛人的半腰她才开口。

  “与其在这里推卸责任挑拨他人,不如想一想,冒犯我身为魔法师尊严一事要如何赔罪!”

  她说完,法杖轻挥之下,将这两人抽的倒飞出去,砸在墙上咳血伏地,半晌都未能动弹。

  “强者的尊严不容冒犯。”奈久留站在小樱身后,阴恻恻地看向魔法师联盟的这些人。

  奈久留轻蔑地扬了扬下巴,点了点瘫在地上的那两条鱼“冒犯了,自然要用血偿。”

  副会长只思量了一瞬便做出了决定,他礼貌地欠身:“您说的对,魔法师联盟愿助柊泽先生与您一臂之力。”

  小樱又看了眼病房中地知世,只一瞬便收回目光,她收起时间魔法与法杖,矜冷地对着副会长一颔首。

  “有劳。”小樱冷声说,带着两人向前走去。

  艾利欧也好,她也好,终会在魔法界越行越远,鲛人一族之事不过是个开端而已。

  如果这一次不能震慑这些胆敢觊觎他们的人,类似于今日的麻烦和伤害只怕会……层出不穷!


落雪长安。
几百年没回来看看 画樱的心境都...

几百年没回来看看 画樱的心境都变了!新家呆的不乐往老家蹭饭食JPG。

大概是私设成樱 个人偏向魔卡樱啦。

几百年没回来看看 画樱的心境都变了!新家呆的不乐往老家蹭饭食JPG。

大概是私设成樱 个人偏向魔卡樱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