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木大父子

44.2万浏览    1160参与
赚钱娶龙龙🤤

ooc预警,没有逻辑看个乐呵

属于是15岁年轻教父乔鲁诺和父辈们胡闹了hhhh

ooc预警,没有逻辑看个乐呵

属于是15岁年轻教父乔鲁诺和父辈们胡闹了hhhh

神秘果MA

就是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画啥吧 可能是最近鱼吃多了(真的

有一说一这个米4鱼不知道为什么被我画的这么搞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像海豹

但是关于最后一页那个粑粑可以看这篇为什么会有粑粑

就是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画啥吧 可能是最近鱼吃多了(真的

有一说一这个米4鱼不知道为什么被我画的这么搞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像海豹

但是关于最后一页那个粑粑可以看这篇为什么会有粑粑

Louis.shy

《乔鲁诺的奇妙时空冒险》 之 星尘斗士

微量JD茸dio要素,不影响阅读。

将近7k。

GO:

在干掉了迪亚波罗之后,乔鲁诺成为了热情组织年轻的新教父。

此时的乔鲁诺正坐在上位,双手握紧又松开,仿佛想抓住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他茫然地盯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

奇怪,明明已经达成了自己的梦想,为什么还觉得缺少了什么?

这样坐着无济于事,他站起身来,决定按照自己的习惯去买冰淇淋。


“哟,是GIOGIO啊,今天也是老样子?”熟识的店主热情地招呼着乔鲁诺。

“啊,不,老板。今天要这个吧。”乔鲁诺破天荒地选了海盐味,“突然想换换口味。”

店主点点头表示理解:“好嘞。”

乔鲁诺掏出钱包想要付钱,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钱包内侧的照...

微量JD茸dio要素,不影响阅读。

将近7k。

GO:

在干掉了迪亚波罗之后,乔鲁诺成为了热情组织年轻的新教父。

此时的乔鲁诺正坐在上位,双手握紧又松开,仿佛想抓住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他茫然地盯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

奇怪,明明已经达成了自己的梦想,为什么还觉得缺少了什么?

这样坐着无济于事,他站起身来,决定按照自己的习惯去买冰淇淋。


“哟,是GIOGIO啊,今天也是老样子?”熟识的店主热情地招呼着乔鲁诺。

“啊,不,老板。今天要这个吧。”乔鲁诺破天荒地选了海盐味,“突然想换换口味。”

店主点点头表示理解:“好嘞。”

乔鲁诺掏出钱包想要付钱,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钱包内侧的照片上。

Padre。

多么陌生的一个词。

他长什么样呢?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有一天他见到自己会说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乔鲁诺好奇着、向往着这个神秘的男人,自己的生父。

想去知道,想去了解关于他的事。

一瞬,乔鲁诺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心中所缺少的那一部分到底是什么。

“GIOGIO?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乔鲁诺回过神来:“抱歉,刚才是我走神了。”

付过钱,乔鲁诺走在路上无意识地舔着冰淇淋,在想有关Padre的事。


回到热情组织后,乔鲁诺立马着手分析调查。

广濑康一肯定是有人派来观察自己的,因此背后的人是从日本追查到这里的。而他们又认不出改变发色后的自己,更可见是从汐华女士身上追查过来的。

那么,又会有谁来追查他和汐华女士呢?

答案呼之欲出,调查他们的人一定是和他的生父有关系的人。

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找上门来,一种可能是Padre根本就不知道有他这个儿子的存在;那么另一种可能就是……

乔鲁诺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对方是Padre的敌人,或者仇人。

他顿了一下,用一条直线将上下的内容分隔成两半。

再者,康一的替身又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是知晓替身的存在的。

又或者可能,对方也拥有箭?

一道灵光一闪而过,乔鲁诺抓住了它。

也就是说,波鲁纳雷夫先生其实是他们的人?!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就是Padre的儿子!


乔鲁诺本已做好了追查这一切会十分困难的心理准备,但他没想到结果会这样令人沮丧。

对方不想任何人能查到这一切;又也许,这一切本身就无法查询。

“可恶。”乔鲁诺无可奈何地锤了一拳可怜的桌子。

他试图告诉自己这事急不来,但是……

“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无力地把头抵在桌上。


乔鲁诺这几天都情绪不佳,就连迟钝的米斯达也感觉到了。

“喂,乔鲁诺——”

 “乔鲁诺,怎么了?”特里休抢在米斯达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之前说,“你看起来不太好,最近有什么心事吗?”

乔鲁诺从一堆再没有下文的资料中抬起头,“啊,特里休,谢谢关心。不过你知道有什么地方比较适合旅游散心吗?”

“那当然是埃及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一周后,埃及,开罗。

连乔鲁诺自己都觉得吃惊,他真的按特里休的话跑来了埃及,并甚至打算在这里买幢小别墅,因为他觉得会时不时来这里小住一下。

前方的推销员唾沫横飞地讲着,对于这幢蓝色穹顶白色墙壁的建筑的优点赞不绝口,而乔鲁诺看过一圈后二话不说就买了下来。

因为他对这别墅有种异常的熟悉感,并被它所吸引。


交易完成后,乔鲁诺站在露台上吹风。

虽说出来散心,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去想Padre。

来时已是下午,而此时天黑了,乔鲁诺仍不愿回去。

埃及微凉的晚风温柔地抚过年轻人的脸颊,扬起他与生父相似的金发,似乎想告诉他多年前关于血与宿命的故事。

乔鲁诺闭上眼睛,感受这轻柔的晚风。

“唉。”身后响起听不出性别的叹息声。

乔鲁诺立即警觉地回头,然后愣在了原地。

绿色的眼睛睁大,清晰地映出那个人高大的身影。

他张开嘴,发现说不出话来。

对方金色的眼睛怀疑地盯着他。旋即,他出现在发呆的年轻人面前,扯开他的领子,露出了肩颈处的星星。

“乔斯达家族的人?虽然好像没有听说过有这一号人,但是……”上挑的眼眸危险地眯起,“还是干掉比较好。”

放在脖颈上的手慢慢收紧,乔鲁诺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Padre?!!”

DIO手一松,乔鲁诺摔在地上。

“你说什么?”

“Padre?是,是您吗?”乔鲁诺的手有些发抖。他摸出钱包,照片上的与面前的,俨然是一个人。

“你是谁?”DIO拧起眉头,双手抱胸。

“Padre,父亲,我是您的儿子乔鲁诺。”乔鲁诺从地上爬起来,把照片给DIO看。

“当然,您也可以叫我初流乃。”乔鲁诺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本DIO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DIO转过身去,拿起一颗水晶球。

DIO?这是Padre的名字吗?

天哪。

DIO在意大利语里是神明的意思,Diavolo是恶魔的意思,Gionogiobana是神之子和日出的意思。

他的Padre是神明吗?

果然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

“我在的时代,父亲已经去世很久了。”

DIO侧过脸:“你来自未来?”

随后DIO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金色的长发挡住了他的眼睛;“看来我还是失败了。”

“您……”

“初流乃,我的好孩子,给我讲讲你自己吧。”DIO打断了年轻人的话。他收敛起刚才的锋芒与冷酷,在放有水晶球的桌前坐下,示意乔鲁诺也坐下。

DIO露出温和而甚至于可以称之为慈爱的神情,使乔鲁诺隐隐地感到了一股无法抵抗的吸引力。

也许这是致命的,乔鲁诺想。他没有忘记刚才Padre所展现出来的,差一点致他于死地的能力。

乔鲁诺本来打算在对面的沙发椅坐下,但DIO说:

“初流乃,我的孩子,你可以坐在我的腿上。”

乔鲁诺极大地动摇了。

他仿佛又变回那个黑头发的孩子,一步步地走向DIO,坐在了他的腿上,交叠起自己的双腿。

“Padre,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父亲。Padre在意大利语里是父亲的意思。”

“意大利?”DIO轻声重复。

“意大利是我成长的地方……”乔鲁诺看向别处,顿了一下,似乎是不太愿意提起,“汐华女士——也就是我的母亲,与意大利黑帮结婚,于是就把我从日本带到了意大利。……”


乔鲁诺讲了很久,而DIO一直在认真听着。

年轻人讲完了自己直到当上热情教父的生平,话题一转:“这里是您的府邸吗,Padre?”

“是的。”DIO一怔,“怎么了。”

“我前往埃及旅游,阴差阳错买下您的府邸,之后就来到了这里。”

DIO眯起狭长的眼睛,双手托起乔鲁诺的下颚,仔细地观察这个自称是他儿子的少年还略显稚嫩的脸庞。

好一会儿,DIO才放开乔鲁诺。

“您在看什么呢?”

DIO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你拥有值得信任的伙伴,彼此之间难忘的回忆,达成了的梦想,这很珍贵。”

“你有一个金色的灵魂。你跟你的祖先一样背负着宿命,初流乃。”

“至于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就算是我也无从得知。”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暂时你是回不去了,初流乃。无论TA的目的是什么,你都只能做好和我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的准备了。”

“艾斯。”

极度忠心的仆人从黑暗中悄无声息地现身。

“乔鲁诺少爷,请跟我前往您的房间吧,那里为您准备了水。”

乔鲁诺先是还不太适应这个称呼,而后是悚然一惊。

悄无声息地……?Padre的手下,包括他自己,全部是替身使者吗?虽然不清楚他们的能力,但直觉很恐怖。

“在这里不必拘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初流乃。不会有人阻拦你的。”DIO补充道。

尽管有一肚子疑问,乔鲁诺还是遵从艾斯先生不容置疑的好意。

DIO转过身去回到他原先所在的露台,眺望着遥远的东方。与那天同样的晚风扬起DIO和乔鲁诺同样的金色发丝,让乔鲁诺回了两次头。


喝过水滋润了他干渴的喉咙,乔鲁诺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然后,他起身出了房间。

艾斯学先生不在。偌大的房子里静悄悄的,仿佛一个活人也没有。

乔鲁诺早已不是那个被母亲遗忘在家里,只能惶恐地啃着自己手指的孩子,他早已不怕黑了。

这幢建筑真的很大,简直称为宫殿也不为过。幸亏乔鲁诺还记得在推销员带领他参观时记下的房屋布局,不然自以为认路能力不差的他,也没有把握回得去。

兜兜转转,乔鲁诺回到了刚才见到DIO的地方。

他不在那里,但附近的房间传来女人的低呼。

卧室吗……?

乔鲁诺小心地打开一条缝,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他的Padre在直接用手吸取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的鲜血。

乔鲁诺吃惊地立在原地。

原来世界上超出常识的事不仅只有箭,只有替身。

他的Padre——

下一秒,他的Padre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死掉的女人被随意的丢弃在床边。

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他已经见识过Padre的能力,一般人的第一反应会认为这是“瞬移”的能力,但经历过与绯红之王一战的乔鲁诺,敏锐地感觉到与迪亚波罗战斗时相似的感觉。

没必要滴血,他已经猜到了七八分Padre的能力。

“时间停止,吸食人类的鲜血……Padre,您到底是什么人?”不像被抓个现行的偷窥者,乔鲁诺反而质问当事人。

“很不错,初流乃。真不愧是本DIO的儿子,竟然仅仅两次就能够分析出来我的能力。虽然只有15岁,与替身使者的战斗经验真是让你成长了很多啊。”

“请您回答我的问题。”乔鲁诺坚定地说。他的一双充满生机的绿眼睛死死地盯着DIO没有一丝温度的金色眼睛。

如果说乔鲁诺的双眼是春天的嫩叶,那么DIO的双眼就是冰冷的无机质。

“得寸进尺。我早就可以致你于死地,所以知道我不会杀你就肆意妄为了是吗?我的事你最好少知道一点比较好。”

“也许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了解您的事的。”乔鲁诺想。他没有那么容易被吓倒。

“我已经对您坦诚相待,您也应该告知我您的事。”

“我没有这种义务,而且我是你的父亲。”

乔鲁诺不为所动。

DIO也盯着乔鲁诺看了一会儿,渐渐地皱起凌厉的眉毛。

“之前还没有觉得,现在一看真是越来越像。”

“您说什么?”

“哼,告诉你应该知道的也无妨吧。”

“跟我来。”

乔鲁诺跟在DIO后面,进入了应该是图书室的房间。同样的,这里也有沙发。DIO坐下,乔鲁诺站在他的对面。

“如你所见,我是拥有替身能力的吸血鬼。”

“按照你说的,十几年后我已经死了,那么我应该是死在了正在前往这里的我的宿敌的手上。”

提及死亡,DIO的语气很是稀松平常。

“我不能再跟你说太多,初流乃。这对你没有好处。”DIO又开始叫他名字。

“等一下啊!(ちょっと待って!)您根本不在乎死亡吗?为什么这么轻描淡写?”乔鲁诺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

“到此为止了。”DIO用指甲叩击两下沙发椅的扶手,“不要再打听我的事。”


乔鲁诺再醒过来时已是中午。

他不知道昨夜DIO站在他的床边,毫不顾虑他是否会听到地说:“真是个烦人的小鬼。”然后收回了他伸出的肉芽,“可惜不能给他种肉芽。”

没有事做,乔鲁诺在极大的房子里转来转去。图书室里有那么多书他却不想去看,只希望能找到一个人。

过了两天浑浑噩噩的生活,乔鲁诺总算幸运地见到了其他人,尽管那是他Padre的下属。

在与恩多尔、玛莱雅、蜜朵拉等几位Padre的下属进行了愉快的交谈后,乔鲁诺发现他们对Padre的过去也知之甚少。也就是说,他从不对任何人提及他的过去。

“DIO大人没有向我们提起这种事情的必要吧?”玛莱雅点燃她的香烟,说。

而恩多尔先生则表示,他只全心全意地侍奉DIO,别的一概不管。

不过,乔鲁诺也并不是全无收获。在知道他的情况后,美丽的玛莱雅女士倒是很热情地把她所知道的替身能力都告诉了乔鲁诺,令乔鲁诺大为吃惊。

不仅如此,乔鲁诺还跟这里忠心耿耿的“守门人”佩特夏建立了友谊。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动物也能拥有替身能力。

对外人超凶的佩特夏很喜欢乔鲁诺。如果我们能读懂这只鸟儿的心理的话,我们大概会发现乔鲁诺在它心中排在仅次于DIO的位置。

尽管了解了很多奇妙的事情,事件中心的最大谜团,也是乔鲁诺最关心、只关心的谜团,DIO的谜团仍是迷雾重重。


就这么干坐着不是乔鲁诺的行事风格。

会说话的不只有人,物也可以。而他不相信Padre不会保留任何一件和他的过去有关的物件。

事实证明乔鲁诺赌对了。他从一个隐蔽的柜子里摸出了一块早已无法使用的旧怀表。

这是谁的呢?表面上镌刻的“J”暗示了这不可能是Padre的物品。

不会有第二种选择,乔鲁诺拿着它去找了DIO。

“Padre,这块怀表是谁的?为什么留着它?”

DIO在看到怀表的那一刹那脸色变了一下。下一秒,表就已经在他手上了。

“你从哪里找到的?我真应该把你关起来。”

“所以它是谁的?又或者,这块表的主人和您有什么关系?您为什么留着它?”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这个用着敬语咄咄逼人的习惯,初流乃。”DIO把怀表收起,“你以为用这种东西就能逼我说出什么吗?”

“再说一遍,我没有告诉你的义务,你也没有知道的权利。”

DIO本来要走了,但又转回头来。

“等等,不对。你为什么如此执着于我的过去?对于你来说,我是你的Padre,更是一个死人。”他走进乔鲁诺。

他直视着年轻人的绿眼睛:“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是不会像这样做的。初流乃,我的好孩子,你为什么要了解我的过去?”DIO凑近他的脸。

乔鲁诺的脸色煞白,咽了口口水。他意识到这种行为逾矩了,他的感情似乎也逾矩了。

“抱歉,是我逾矩了,Padre。”

DIO回到原来的距离。

“你逾不逾矩无所谓,别来烦我。”DIO兀自转头走了,留下乔鲁诺一人呆立在原地。


乔鲁诺知道,他能提出的疑问大概就到此为止了。于是他每天都像一个乖巧的儿子一样,安静地跟在Padre的身旁,看他看书、进食、与下属交谈。

DIO默许了这种行为,也从不忌讳在乔鲁诺面前干些什么。并且,自从乔鲁诺不再刨根问底后,他对他的态度也好了起来,甚至于像个真正的父亲一样抚摸乔鲁诺金色的发辫。

这种平静的假象一直维持到佩特夏也被空条承太郎一行人击败。乔鲁诺无法再忍耐了。

“Padre,难道您就一个一个地把手下派出去给他们增加战斗经验吗?!”

DIO站在阴影里看不清面容,乔鲁诺不能够猜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相信命运吗,初流乃。”DIO再一次不回答他的问题,“这其实也是命运的一种。”

“可是您会死的!!”乔鲁诺激动地站起身来,向DIO踏出两步。

“你无法改变命运,初流乃。就连我也做不到。”

“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乔鲁诺的眼眶生出了泪水。

“是的。”


DIO驻守在这里的手下下一个接一个地战败,终于只剩下了DIO去迎战。

“天要黑了。”DIO自言自语道。

乔鲁诺看着DIO换上衣服。

“做你应该做的,初流乃。”DIO踏出了房间。

这会是Padre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吗?乔鲁诺想。

“做我应该做的,难道就是什么都不做吗?”邱陆陆决定跟上Padre。他伸出手,发现自己变成了灵体一般的状态。

这既意味着他现在是隐形的,也意味着他要离开了。

可恶,非得是现在吗?倒不如趁着不会被任何人看到的机会作为第三者去旁观。

乔鲁诺略微一想,就打开了门。

DIO正与波鲁纳雷夫在楼梯上对峙。

这是乔鲁诺第一次看见Padre的替身,由于状态的特殊,他得以不再受时停的影响。

雄伟的金色巨人从Padre的身体上浮现,乔鲁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从刚才就出现的黄金体验,意外地发现黄金体验的造型与Padre的着装有很颇多相似之处。

“原来是这样吗……”乔鲁诺轻轻地自言自语。

Padre成功地以能力给对方的心理以压制,但也增加了暴露的风险,虽然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是自信。

然而时间系的替身不是无敌的,这乔鲁诺早就亲身体会过。

这还是在他自己没有掌握时间系能力的情况下。

这种感觉在乔鲁诺认出波鲁那雷夫的时候更强烈了。

“波鲁纳雷夫先生……?!”果然他和Padre有关系!

既然如此,那么顺着他也许就可以寻找到多年前的线索了?!

DIO从别墅顶上一跃而出,乔鲁诺学着Padre的样子,让黄金体验把自己送到开罗的街道上。那里才是决战的战场。

其间,乔鲁诺听到Padre向乔瑟夫隐隐约约提起一些似乎是往事的语句,乔鲁诺不能够完全理解,但他默默地记了下来。

花京院、乔瑟夫相继死在无敌的时停中。

可是,承太郎竟也学会了时停。

虽然仅仅只有五秒,也足以让承太郎在命运的加持下干掉他们家族的宿敌了。


眼睁睁地看着在这一个多月里朝夕相处的Padre在自己的面前被炸成烟花,乔鲁诺没忍住淌下的泪水。

此时此地他才敢直视自己内心的情感。

如果他阴差阳错来到这里是他的命运,那么爱上他的Padre也是他的命运。

可是为什么??!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命运的话,为什么不选择去反抗它??就算明明知道它是不能够改变的??

为什么呢,Padre?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战胜对方,为什么您没有那么做呢?难道这也是您的命运吗?您难道心甘情愿地接受输掉所有,甚至生命的命运吗??

乔鲁诺立在一个小时前还与他对话的Padre的残缺不全的尸体旁,无法抑制心中的悲伤哭了出来。

随后他跟随着战胜的承太郎坐上了救护车,守在Padre的身体旁边。

天快亮了,属于吸血鬼的时间要结束了。

乔鲁诺跪在装着他Padre的裹尸袋旁,俯下身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

他吻了吻Padre的手,悄悄取下一个金镯子。

由于Padre的身体只剩下半边躯干,他只能选择亲吻这里。

“我爱您,Padre。”

乔鲁诺站起身,等待着太阳的升起,等待着他与Padre的诀别,等待着他的离开。

或许他现在有些明白他为什么来到这里了。

这也是一种命运吧。

TBC

文后BB:

茸还是不可避免的爱上了阿爸🤧🤧

这玩意儿我憋了很久了,终于码完了(并不,乔鲁诺奇妙的时空冒险还在继续。。。)

拿出来混更了

每次都忘求评论

阳光DK今天吃什么
不会带孩子的屑阿强(一条小小小...

不会带孩子的屑阿强(一条小小小漫画)

不会带孩子的屑阿强(一条小小小漫画)

根号三

一个奇葩的脑洞

⚠️该漫画纯属娱乐,请不要细究

(如果觉得dio和乔鲁诺的关系过于ooc接受不能的或过激dio厨可以不看,请不要发表破坏气氛的言论)


一个奇葩的脑洞

⚠️该漫画纯属娱乐,请不要细究

(如果觉得dio和乔鲁诺的关系过于ooc接受不能的或过激dio厨可以不看,请不要发表破坏气氛的言论)



热心的沙雕网友

【mob茸/dio茸】深渊交易

啊啊啊无语,不管用哪个网址哪个软件都被屏了。

如果链接一直不成功可以私信,目前经常在线,可能会晚点发

啊啊啊无语,不管用哪个网址哪个软件都被屏了。

如果链接一直不成功可以私信,目前经常在线,可能会晚点发

萧●穆

刷抖音时候刷到的,感觉就挺适合的

画了(乐呵)


P①描改

P②截屏原图

刷抖音时候刷到的,感觉就挺适合的

画了(乐呵)


P①描改

P②截屏原图

风和风

【木大父子】圣诞节

前作 

本篇为【木大父子】平安夜续作

新任意大利教父总感觉父亲对自己的态度极为奇怪。

尽管养父与生母在教育上是不作为的,但乔鲁诺在这黄赌毒一样不少的地区成长,关于“sex”并非一窍不通,父亲对自己的行为已经超过了“父子”的范畴,更有甚时,简直就像恋人一样。

对乔鲁诺的抗拒行为,DIO则贴近他的耳畔,用那种诱惑的、低沉的声音,轻柔的在他耳边说:“这是本DIO对子嗣的补偿,本DIO不会再缺席你的成长了,对此感恩戴德吧,初流乃。”尽管用词有些傲慢,却依旧令人怦然心动,那可是DIO、暗夜帝王、恶人救世主、一位真正的神对你此生不离不弃的承诺。

对于拥有三位父亲,却从未感受过父爱的乔鲁...

前作 

本篇为【木大父子】平安夜续作

新任意大利教父总感觉父亲对自己的态度极为奇怪。

尽管养父与生母在教育上是不作为的,但乔鲁诺在这黄赌毒一样不少的地区成长,关于“sex”并非一窍不通,父亲对自己的行为已经超过了“父子”的范畴,更有甚时,简直就像恋人一样。

对乔鲁诺的抗拒行为,DIO则贴近他的耳畔,用那种诱惑的、低沉的声音,轻柔的在他耳边说:“这是本DIO对子嗣的补偿,本DIO不会再缺席你的成长了,对此感恩戴德吧,初流乃。”尽管用词有些傲慢,却依旧令人怦然心动,那可是DIO、暗夜帝王、恶人救世主、一位真正的神对你此生不离不弃的承诺。

对于拥有三位父亲,却从未感受过父爱的乔鲁诺而言,这种诱惑如同沙漠中走了三天,水囊中的水早已干涸的人见到绿洲中甘甜的涓涓细流一样难以拒绝,①如若征途还要继续,不仅要饮个痛快,还要拿着走。更何况这并非海市蜃楼,DIO那颗跳动的缓慢却又有力的心脏正贴在自己后背上,带来一整片的冰凉。

“父亲要看电视吗?”乔鲁诺抓着DIO搭在自己腰上的手,不着痕迹的用力掰向外侧,面上依旧维持着对父亲应有的尊敬与礼貌。

“你可以向我撒娇的,初流乃。”DIO突然开口,那双琥珀般的明黄色眸子贴近了乔鲁诺那双碧绿的眼睛。

这令乔鲁诺有些不自在,一是父爱来的突然,他并不适应;二是他看见了父亲的竖瞳——往往拥有者是猛兽或恶魔。

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份邀约,②恐怕对方是身居高位者,说着要将国家送给他,乔鲁诺也不会这般手足无措。

连尝试推开DIO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一起看电视吧,父亲。”乔鲁诺垂下眼眸,“或者我们一起制作圣诞贺卡?”

DIO对此并不满意:“这可不像撒娇啊,初流乃。”

根本没打算撒娇只想岔开话题的乔鲁诺:?

“如果父亲没吃饱的话,我可以为您将血包再取来一些,或者您可以享用火鸡……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您作为英国人要在圣诞节吃火鸡。”

DIO依旧单手扣着他的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断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在他的星状胎记上摩挲着。

乔鲁诺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扯开了少许——大概是DIO时停做的。

这感觉真是太怪异了,明明DIO的手是如此的凉,④就和艰苦跋涉五十天跨越了半个地球寻找宿敌,对方却恰好坐飞机去了10982公里外的国家,而与自己生死相依并肩作战的队友却在棋差一招时陨落,寻仇为了拯救的人也因病耽搁恶化而死的人的心一样凉,却给胎记处带来一阵灼热。

但凡换个人乔鲁诺都能拿【黄金体验•镇魂曲】木大他一顿,但是有了自我思想的替身可能会私心于【世界】,在刚与父亲接触不久时,两人曾进行过一次替身间的交流——黄镇在那时就表现出了对世界的亲近。

说起那次,乔鲁诺至今仍觉得像是一场梦,醒来很久还是很感动,根据自己对父亲的全部了解总结出来的DIO应当是谨慎而狡诈的,却主动提出了给乔鲁诺见证自己的替身。

所幸DIO并没有持续太久这奇怪的动作。

但乔鲁诺依旧被DIO揽在怀中。

电视刚巧播出了新的节目,乔鲁诺扫了几眼,似乎是一部中国的小说《狼王梦》改编的动画。

乔鲁诺曾在父亲的书中发现过英文的译本,怀着与自己都有梦想的好奇心津津有味的看完了整个故事。

⑤如果母狼紫岚有DIO那般谨慎,那么第一只狼崽子也就不会被猛禽掠走,在紫岚的偏爱下,恐怕会成为真正的“超狼”,完成“狼王梦”。

不过若想成为狼王,就要战胜上一任狼王……乔鲁诺悄悄向后督了一眼DIO,发现后者也在看自己。

“该睡觉了,初流乃。”DIO突然单手夹着乔鲁诺的腰,走向乔鲁诺的房间,毫不犹豫的将乔鲁诺扔在纯白的床单上。

乔鲁诺对于失重有一点惊慌,也有一点点兴奋……虽然不知道这一丝激动从何而来,总之它就是在。“父亲,我甚至没有脱鞋!”乔鲁诺的挣扎在吸血鬼强大的力量下几乎等同没有。

于是就在乔鲁诺震惊的目光中,追求者无数的神轻轻的抬起他的腿,帮他脱掉了鞋子——这双手的主人若是想的话,可以轻松扯掉他的大腿,虽然黄镇可以在对方有攻击行为的一瞬间将【真实】化为【零】,但也依旧令人震惊。

放下乔鲁诺的腿,DIO拍了拍乔鲁诺的头,还贴心的为他盖上了被子,还顺手关掉了房间的灯。

这怎么可能睡得着!!

乔鲁诺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圣诞节,于是悄悄将枕巾变成了几只萤火虫,借着荧光,果然在枕边找到了一只圣诞袜。

乔鲁诺小心翼翼的将其打开,看到了一枚精致的金戒指,颇有埃及风格,内侧刻着堂•乔鲁诺;一对新的胸针,似乎以稀少而天价的宝石制成;还有一位父亲制作的圣诞贺卡。

贺卡很精致和用心,翻开就能看见立体的黄镇靠在世界身上。由飘逸的英语组成了DIO的爱——尽管字数不多,如同DIO的爱很少。

但它存在,每时每分每秒,这就够了。

于是就有了乔鲁诺踮起脚尖亲吻父亲脸颊的一幕,在圣诞颂歌的伴奏下与圣诞蜡烛的柔光下。

————end—————

结局好仓促哇

其实一开始想写两人都是病态的来着,原定对圣诞贺卡,乔鲁诺选择变成植物吃下去,将父亲的爱深入骨髓。

觉得圣诞还是甜点好hhhhh

还有就是其实黄镇信赖世界,乔鲁诺反抗并不剧烈证明乔鲁诺也喜欢DIO sama,而DIO察觉到了这一点,并不是无故sex骚扰٩(๑^o^๑)۶

有一些伏笔,比如说①的拿着走,想给后期做一下铺垫来着

②与⑤都在暗示原结局的新王取代旧王,先代倒下,新生代崛起

③是《没有叛逆期的承太郎》中会出现的内容

④是《爱者名牌》的开篇

Louis.shy

《血缘》

随手拿纸片画的,小书签那么大

有人想要可以当100fo抽奖(大概)

《血缘》

随手拿纸片画的,小书签那么大

有人想要可以当100fo抽奖(大概)

萧●穆
圣诞节了,画点圣诞木大父子。...

圣诞节了,画点圣诞木大父子。


就是说圣诞节了乔鲁诺想要个圣诞树迪奥,作为答应乔鲁诺要求回报,迪奥要给他化妆(强迫)。赫赫

圣诞节了,画点圣诞木大父子。


就是说圣诞节了乔鲁诺想要个圣诞树迪奥,作为答应乔鲁诺要求回报,迪奥要给他化妆(强迫)。赫赫

宾客斯的二锅头
dio:这孩子怎么一股jo味儿...

dio:这孩子怎么一股jo味儿,晦气

dio:这孩子怎么一股jo味儿,晦气

DYL

摸不动了(๑•́ω•̀๑)

摸不动了(๑•́ω•̀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