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木马

27413浏览    331参与
记得坩埚🌊
一张截屏,感觉很……

一张截屏,感觉很……

一张截屏,感觉很……

Smallgeeser

救救我

有懂电脑的知道一个叫kernel.exe的病毒么!!!

重启后自动将电脑数据转化为特定日期数据,病毒本体删了再重启也一样,c盘格式化不了,系统重装不了,电脑时不时卡死

描述是“盗版屏幕补丁”作者俄国大神

拜托了 我妈已经因为这个病毒烦了一天了 希望有人能帮帮我

杀毒软件杀了也是 重启电脑就又出来了

只能换硬盘了吗

救救我吧

我的电脑

占tag致歉

可真的没有人能救我了

我只剩lofter能发了

有懂电脑的知道一个叫kernel.exe的病毒么!!!

重启后自动将电脑数据转化为特定日期数据,病毒本体删了再重启也一样,c盘格式化不了,系统重装不了,电脑时不时卡死

描述是“盗版屏幕补丁”作者俄国大神

拜托了 我妈已经因为这个病毒烦了一天了 希望有人能帮帮我

杀毒软件杀了也是 重启电脑就又出来了

只能换硬盘了吗

救救我吧

我的电脑

占tag致歉

可真的没有人能救我了

我只剩lofter能发了

我是K

2021广州草莓音乐节

草地没艹,又名 “早每”音乐节

2021广州草莓音乐节

草地没艹,又名 “早每”音乐节

网易知识公路
木马乐队:过年就要有仪式感!
木马乐队:过年就要有仪式感!
金大班365天穿搭
170我的手机中了木马,请发送木马木马帮我解毒
170我的手机中了木马,请发送木马木马帮我解毒
Mapko-Q的小屋
彻底善与彻底恶一样没有人性,重...

彻底善与彻底恶一样没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徳选择权。恶必须与善共存,以便道德选择权的行使。

——《发条橙》安东尼·伯吉斯

彻底善与彻底恶一样没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徳选择权。恶必须与善共存,以便道德选择权的行使。

——《发条橙》安东尼·伯吉斯

狂风(吃鸡)
我的手机中了木马病毒,请发送木马木马木马帮我解除病毒
我的手机中了木马病毒,请发送木马木马木马帮我解除病毒
cdn_lingling

网络攻击类型

网络攻击类型

拒绝服务/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

拒绝服务攻击是一种网络事件。在该事件中,有人故意中断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系统或网络。 拒绝服务攻击通常针对特定组织,可能是针对该组织更广泛攻击的一个组成部分。


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是一种更复杂的拒绝服务攻击。 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利用受到入侵的计算机网络(通常所说的机器人网络),通常在受入侵的计算机所有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动攻击。

虽然技术和动机可能存在差异,拒绝服务攻击 和 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的目的一般是暂时或无限期地中断或暂停特定组织的互联网接入服务。


1、鱼叉式网络钓鱼

鱼叉式网络钓鱼是指通过...

网络攻击类型

拒绝服务/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

拒绝服务攻击是一种网络事件。在该事件中,有人故意中断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系统或网络。 拒绝服务攻击通常针对特定组织,可能是针对该组织更广泛攻击的一个组成部分。


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是一种更复杂的拒绝服务攻击。 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利用受到入侵的计算机网络(通常所说的机器人网络),通常在受入侵的计算机所有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动攻击。

虽然技术和动机可能存在差异,拒绝服务攻击 和 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的目的一般是暂时或无限期地中断或暂停特定组织的互联网接入服务。


1、鱼叉式网络钓鱼

鱼叉式网络钓鱼是指通过欺诈性电子通讯(例如虚假电子邮件或虚假网站链接等)获取个人或企业的敏感或保密信息。

捕鲸是指特别针对企业高管人员或其他高层人员的鱼叉式网络钓鱼。


2、病毒、蠕虫和木马

导致网络安全事件的恶意软件(通常所说的malware)采取多种方式,最常见的有病毒、蠕虫和木马。 


病毒是指当执行时可以通过“感染”其他计算机程序、系统或文件而复制的恶意软件。 在复制的同时,病毒通常也会破坏或盗取资料,显示政治信息或记录按键。 这些其他功能也被称为病毒的“负载”。


蠕虫是可以复制和传播至其他计算机的独立恶意软件程式。 与病毒不同的是,他们不需要依附到其他现有程式上进行复制。 与病毒相同的是,蠕虫可以携带有害负载(虽然有些无害,但是可能通过增加网络流量或其他未预期的后果导致破坏)。 蠕虫的常见功能是安装“后门”,以使外部第三方能够操控计算机,例如作为机器人网络的组成部分进行使用(参阅上文提到的拒绝服务/分散的拒绝服务攻击)。


木马或木马程式是一种非自我复制的恶意软件程式,可以在看似执行有用功能的情况下侵入计算系统或网络。 相反,这些程序提供有害的负载。 与蠕虫相同,负载通常包括可以擅自进入网络或系统的后门。 木马不会像病毒那样自行插入到其他文档中,但是可能盗取信息和破坏主计算机系统和网络。


角砂糖

木马

今日的餐桌

昨日的旋转木马

今日的餐桌

昨日的旋转木马

王晴

来带大家一起感受下艺术感受到了吗?

来带大家一起感受下艺术感受到了吗?

陈虚阶

茶和高原反应【糊墙】

时间线是2010年  

想写就写了   配合bgm使用效果更佳lovesong 

有点肉麻有点ooc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凑合看好了嘻嘻


面貌反复入梦

不只是这些,谢强 默念着刚刚路过商场喇叭外放的歌,那些音符

那些音符, 不请自来的流入大脑

占领了H区  S区于是失灵

就如同占领他V区的胡湖

难以言喻  难以抹去

他跟朋友们从封闭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人捏着一支即将燃尽的烟。胸口堵满了昏沉的平日喜悦。

楼下的小摊还未关门,走进去,点几个小菜,试图以味觉刺...

时间线是2010年  

想写就写了   配合bgm使用效果更佳lovesong 

有点肉麻有点ooc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凑合看好了嘻嘻



面貌反复入梦

不只是这些,谢强 默念着刚刚路过商场喇叭外放的歌,那些音符

那些音符, 不请自来的流入大脑

占领了H区  S区于是失灵

就如同占领他V区的胡湖

难以言喻  难以抹去

他跟朋友们从封闭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人捏着一支即将燃尽的烟。胸口堵满了昏沉的平日喜悦。

楼下的小摊还未关门,走进去,点几个小菜,试图以味觉刺激安抚通宵后亢奋的神经。

一碟小菜下肚后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匆忙跑出来,蹲在马路边干呕,直至眼眶泛红渗出泪水。

看到一双帆布鞋,一截印着logo的白袜,两条腿。

抬头。



胡湖来北京采风。

摄影是爱好也是职业,他习惯天南海北地走,偶尔还俗,认识几个姑娘,提醒她们路上要小心,行程要快乐。

人们都说拉萨是最接近神明的地方,或许站在高地许愿神明便听得到。他半信半疑地照做,第一次只是试探,站在山顶向着澄澈直至令人落泪的天空沉默,然后又去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传统意义上的格物致知,心诚则灵,许愿给自己听。

或许神明也嫌他聒噪,反反复复讲同一些话,说同一个人。反反复复,升起又降下,心绪永不平,心永不诚。


他和以前的老朋友打了声招呼,示意自己回来,又顺便打听了谢强现在的住处。他想来看看,哪怕是在楼下观望也行,像他在拉萨无数次仰望天空一样,心诚则灵。

没想到在楼下马路旁边见到了正在呕吐的谢强,眼眶泛红嘴唇也充血,头发乱乱糟糟绑个发带,米白色匡威边沿发黄,白背心没精打采地耷拉在胸前,格子外套起皱,眼神像那个著名的American Prayer。


声带突然干涸,说不上来什么话,谢强猛地起身,却眼前一黑险些栽倒,胡湖虚扶了一下,张了张嘴,眼神里有一些话。


谢强无措,也笑,假装看不懂他的话,假装他是个老朋友,寒暄时刻却张不开嘴。他突然迫切想冲回家去大声朗读卡佛。他第一次理解了交谈的屏障。目光相抵,只笑,只局促。

一同通宵的兄弟一路小跑出来解救他,“强哥!咋样了!”一出门看到了背着旅行包挂着相机站在那的胡湖,愣了一下,下一刻便

“胡湖!你咋回来了!”

那肉眼可见越上眉梢的喜色和身旁这位局促的呕吐者对比鲜明。太阳懒散地浮现,在白背心上投下阴影。


遣散了兄弟们,谢强领着胡湖上楼,拿钥匙开门的一刹那在祈祷屋里的汗味烟味已经散尽,开了门才反觉忘了祈祷田螺姑娘来收拾这一地的啤酒皮和烟屁股,吃剩的花生。

嘴角挑起尴尬的笑缓解凝固的空气,把沙发上的瓜子皮扫下去空出一片地方指给胡湖坐。

“我给你倒点水。”撂下一句话便躲进厨房,路程不远还绊倒了吉他架子。烧水烧半天,泡茶又泡了一个世纪。出来的时候胡湖正在打包垃圾,地上的战争残骸已经被尽数扫走了。

放下悬浮着茶叶的杯子,谢强想点一支烟又怕冲散了茶气,悻悻塞了回去。

所幸茶的热气像烟,雾的味道也像烟。


胡湖把垃圾袋放在门外,关上门冲谢强眨了眨眼

“卫生间?”  “你前面就是。”


屋子里最后一丝烟味也散尽,阳光直射进屋子,烤的一切都蒸腾起来,昨日溶解在光线里。

尝试拾起往日碎片,打破沉默。胡湖拎着一双手出来,向谢强扯开微笑,眼睛弯下来。谢强终于得以好好看他。对方黑了一点,头发还是短短的一层茸毛,白T和黑衬衫外套,小臂 健康壮实。熟悉,温和,又多了些纯净。


谢强不由得想到他几年前慌忙逃离自己的样子,往事还历历在目。也不知从哪个瞬间开始目光的触碰变成柏拉图的叹息,每次独处都像是空气被抽干,窒息感首先攻破了当时还是毛头小子的红毛胡湖,于是他不告而别去了高原。留下谢强一人在逼仄的巷子里大口喘息,享有冷冽而陌生的珍贵空气。


吉他响起第三万六千次,一个约定。胡湖端起茶杯抿一口正萎蔫地旋转的冻顶乌龙,而谢强重新尝试却又败在询问一句 “最近怎么样”上。

无意义。好像两人在一瞬间齐齐变成虚无主义者了似的,心知肚明言谈无意义。灵魂渴望短兵相接,reaction溶解在空气里。谢强只觉得眼前的人渐渐陌生,让他不知道打开唱片机 应该放哪首黑胶。大门还是大悲咒。


自我斗争败落在杯底触碰木制桌面时沉闷的一声,胡湖突然站起来,上半身越过桌面拥抱他。皮肤将手臂的力度真切地传导过来 ,和看上去一样,怀抱紧到谢强感到久违的窒息。

他突然明白应该放什么了。

<Lovesong> , The Cure的 《lovesong》


胡湖姿势有点可笑,像一座架在两山之前摇摇欲坠的吊桥,又像是一本打开的书翻过来立着,纸张柔软的支撑自己。


谢强的思绪乱飘,胡湖摩挲他的背,他的发,用了力气。让他觉得自己像正背着吉他站在人群里,吉他推搡他的背。


就是这些,这些是一切。

从前的一切一股脑涌回来了。复杂的彼此,夜里床的距离被脚步填满,柏拉图嘲笑赤裸上身的爱人,打口袋里Robert Smith的歌

“I will always love you.”

是不甘,是窒息后死而复生,是向死而生。


檀木香跨越几千公里从高原来到他的鼻腔,他感觉到,他像部落的客人,正在接受酋长的迎接,酋长身上有青草和木屑的味道,正欢愉地拥抱他,令他立马下定决心归属这个部落,忘记自己从何处而来,,多么灰头土脸。


沉默蔓延了几秒,又像是几个世纪一般漫长,谢强终于抬手,手腕压在后心,抚上胡湖一头茸毛。就是这样,就像以前。


太阳完全升起了。一切日光从窗口灌入,悠悠扬扬充满了房间,两个人脑海里幼稚地齐齐播放着lovesong。茶气蒸腾进周身空气,两个人安静地拥抱,跨立的书被人拿起重新读下去,吊桥迎来了第一个游客。

此刻 说什么话都不算话,说什么都是”我爱你。”

陈虚阶

眉骨

直至眉骨发出钝痛的那一刻

谢强意识到  眉骨很久没被触碰过

他常信奉“痛苦实切”之言

抚抚自己眉骨  失去钝痛

胡湖好像总在阴天在他梦里出现

平日里梦不到的   阴天梦得到了

“好”

胡湖总说“好”

是常用的 安抚谢强的音符。

他的暴戾只在鼓棒接触鼓皮时体现

平日里都温文尔雅

他记得   谢强记得

在他沉默着坍缩时 

对方曾抱他  吻他的湿发

“欲睡朦胧入梦来”

年月将胡湖与谢强记忆里那个人撕成两半

分裂的胡湖却不像一善...


直至眉骨发出钝痛的那一刻

谢强意识到  眉骨很久没被触碰过

他常信奉“痛苦实切”之言

抚抚自己眉骨  失去钝痛

胡湖好像总在阴天在他梦里出现

平日里梦不到的   阴天梦得到了

“好”

胡湖总说“好”

是常用的 安抚谢强的音符。

他的暴戾只在鼓棒接触鼓皮时体现

平日里都温文尔雅

他记得   谢强记得

在他沉默着坍缩时 

对方曾抱他  吻他的湿发

“欲睡朦胧入梦来”

年月将胡湖与谢强记忆里那个人撕成两半

分裂的胡湖却不像一善一恶的半身人子爵

他们都完整  该死的完整

都让谢强痛苦。

sjt

新年快乐 新年礼物在此

一个个马赛克图出来的

新的一年要继续爱新的乖王!

新年快乐 新年礼物在此

一个个马赛克图出来的

新的一年要继续爱新的乖王!

sjt
小木马一位 参照了Q版的画法...

小木马一位

参照了Q版的画法 算是二次创作吧 from picrew.com

希望大家喜欢

小木马一位

参照了Q版的画法 算是二次创作吧 from picrew.com

希望大家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