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未珊瑚

10.4万浏览    825参与
墨改

  画了一下妞妞大婚之前就很想画了

(关于一个床上的俩个人脑子里在想同一个男人这件事)

滤镜比我会画画我真的好喜欢这个青色,就放了一下好好看这个滤镜呜呜

  画了一下妞妞大婚之前就很想画了

(关于一个床上的俩个人脑子里在想同一个男人这件事)

滤镜比我会画画我真的好喜欢这个青色,就放了一下好好看这个滤镜呜呜

去忘山

【梦虬孙x未珊瑚】淤土新枝

发现这个号没有,补档一下……不成熟的旧作,随便看看吧

  

*乡村背景,严肃文学,全文瞎掰,不喜请划过

*不会提及鱼跟王

*参考了现实

*开放式结局,全文流水账orz


「一」

    过了父母头七,宗族那边的人说带他走,是个男娃总会有人家愿意养的。好像是件能送来送去的物件一样。

    梦虬孙摇摇头说不要,他不走。好说歹说他仍是不愿意走,宗族的人看他那么执拗就不管他了。

    梦虬孙就独自在村里磕磕绊绊长大。......

发现这个号没有,补档一下……不成熟的旧作,随便看看吧

  

*乡村背景,严肃文学,全文瞎掰,不喜请划过

*不会提及鱼跟王

*参考了现实

*开放式结局,全文流水账orz

 

 

 

「一」

    过了父母头七,宗族那边的人说带他走,是个男娃总会有人家愿意养的。好像是件能送来送去的物件一样。

    梦虬孙摇摇头说不要,他不走。好说歹说他仍是不愿意走,宗族的人看他那么执拗就不管他了。

    梦虬孙就独自在村里磕磕绊绊长大。

    他后来偷听宗族的人来向村长村民们了解他的情况。那些人像罪犯合伙串供一样,说了些差不多的话。

    “哎呦,我们哪里敢惦记他什么好处,都是家里的小孩跟他打打闹闹呢!”

    “是哩,总往外跑,平日里见不着人,有点什么事还是咱家娃子来说的嘞。”

    或许这个时候他该冲进去对峙,给宗亲看看他一身的伤。但狡辩的言论有千百种,这伤可以是他摔,可以是狗咬的,反正不会是他遭人打的。说什么也都是让不怎么样的关系变得更坏,其实事情怎么样大家该心知肚明。

    他摸了摸头上的角,默默地听了一阵子,最后还是悄无声息又离开了,当做自己没来过。

    梦虬孙的家当全都带在身上,家里的锁被人撬过,后来他去找锁匠换锁,还是没有用。八成是村里的混子干的,那些小屁孩还没这胆子。所以他偶尔就去找那些混子打架,每回都像村里两个地盘的野狗见面,不对着咬两口不会走。

    没想到今天那些混子主动来找他麻烦,差点被他们围着打,梦虬孙不是乐意傻不愣登挨打的性子,见势不对拔腿就跑了。

    跑过了老树跑过了短桥,看着差不多的风景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跑到了隔壁村。呼喊声近了,他不得已随便推开扇门,钻了进去。

    回头一看,好像进了另一个世界。

    院里没人,梁上挂了几个红灯笼,他没忍住拨了一下穗;墙上窗上贴了好些红纸,都剪着大大的囍字,看着喜庆;柱子也刷上了亮亮的红漆,他上手一模,原来还没干。

    他第二次看见过这样的婚事阵仗,第一次只是远远地看人家娶新娘子。当时看不清楚也没什么感觉,可现在自己这么近地看,好像这点热闹能跟他沾边。

    把手上沾的漆蹭在地上,就听见旁边屋里的门开了,他起身想跑,却被人喊住了,那声音陌生又熟悉,“你是……梦虬孙?”

 

 

 

「二」

    未珊瑚她娘早些年因为一场突发的病给病死了。

    她在自己屋里哭了一晚,次日又要挂着笑给人倒酒,这是她长这么大,头次破例能上酒席,只因为死的是她亲娘。

    农村女人的丧礼从来都办得不庄重,在后山里找块空地就能是坟地,摆上几桌酒席叫上亲朋好友,宾客轻轻飘飘惋惜几句坐上位子又是满脸笑意,甚至有人开始问她爹什么时候新娶。

    白事办得喜庆,像一场红事。

    她早慧的眼里看得清楚,就好像是家里干活的老黄牛死了,人嘴里说着可惜可惜,但是眼泪也不会落一滴。女人活着是操持家务的物件,死了也没有人的待遇,能比老黄牛好上那么一点,也就是不被分食、有个葬礼。

 

    小时候她问娘,为什么咱家没人干坏事也总遭人埋汰?

    她娘转过身去不看她,声音沉了,那语气里有憎有怜,更多的复杂难辨,“因为家里没有男娃。”

    那时未珊瑚就从这未竟的话里明白了很多,后来也再没问过这样的问题。

    娘对未珊瑚的聪慧多有感叹,或许也对她有许多不能言明的期盼,以至于在病入膏肓的那段时间,意识模糊了也要抓住她的手,反反复复地提,“要争气,要到好的地方去……”

    她路过村口总会见到那棵将朽的老树,小时候枝叶繁茂,太阳毒辣的天都能躲在下边乘凉,可是长到这么大才发现,那棵能阻挡阳光的大树,不知不觉中已经老得只剩下枯瘦萎缩的枝了。她不知道老树会不会对着那些新苗感叹,殷殷期盼对方能长成新的大树,比它更高大枝叶更茂盛,但娘会。

    未珊瑚含着泪一次次答应她,直到她再也发不出声音。

 

    娘死后未珊瑚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她爹开始酗酒,或许老婆死了给他一个放逐自己的理由,他开始不去干活,只待在家里喝酒,甚至有时酒意上头就打砸东西,整一份悲情深切的模样。

    家里的日子越过越惨淡,未珊瑚不得已年纪轻轻就出去打工。在农村里孝道压上头来,她不能放任她爹不管,反而还有养着。可童工挣不了多少钱,后来更是入不敷出。

    料到她爹会打上她学业的主意,未珊瑚当场跪下来求他。她说自己成绩优异日后大学保送不是问题,说自己不向他要一分钱学费,请求他让自己上完大学。更是磕头发誓,说自己不轻易嫁人,一定给他养老送终。她存了心眼将事闹到人前,最终逼迫着她爹答应了。

    可未珊瑚还是没想到,她的人生始终不在她的掌握中。明明千辛万苦读过了高中,在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晚,她的整个满怀希望的未来都被那个男人当面撕了。

    那个男人终于脸皮都不要了,干起卖女儿的事情来,偷摸着收了一户人家的钱,要她几天后就嫁过去,嫁给一个死人做妻。

    她逃不掉的。

    未珊瑚心里清楚。她一个人从村里走不出去,在路上或多或少会碰到认识的人,就算侥幸走到村外,等人反应过来也能把她带回去,顶着个家人的名头,迟早会找到她。

    她的拳头捏紧又松开,松开又捏紧,但她没法乖乖认命接受,心里更是压抑着怒气,于是最后只跟酒鬼闹个不欢而散。

    那户人家没几天就上门来要人了,未珊瑚把酒鬼点头哈腰的模样看进眼里,最后毫无留恋地提着早收拾好的行李跟着人走了。

    没有人知道她在这几天里想了什么,也不会有人想去知道……

 

 

 

「三」

   “……珊瑚姐。”

    叫住梦虬孙的人就是未珊瑚,他认出了声音却没有转过身,直到未珊瑚靠近,他余光一瞥,瞅见那一片红色衣角,发现新娘是她。

    微凉的手背抚过他脸颊的擦伤,未珊瑚问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梦虬孙顶着一脸伤,不太好意思回头,侧着身子闷闷地回她,“啊,就,不知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未珊瑚大概看出了端倪,也没多问。

 

    前院传来声响,估计是有人来了,未珊瑚自然地牵过他的手,两人感受到不同的温度,对视了一眼,莫名心照不宣。

    她没让梦虬孙出去,而是把人带进屋里藏好,在院里应付完时不时过来瞧一眼的护院,她又回来了。

    未珊瑚从隔壁村被带过来,一路上都表现得顺从,甚至像模像样地询问过夫家公婆情况喜好如何如何,完全就是提前讨好公婆的待嫁新娘,哪有一点要悔婚的样子。

    或许是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又或许根本就对她一个举目无亲的女人心存轻蔑,这个院子的门没有上锁,也没多少人看守,只有偶尔巡逻的护院会过来看看。

    未珊瑚根本没打算结这门阴亲,只是她心里打定一个人的行动还是有些悬,但是看见梦虬孙后她的心思又稳了几分。

    “梦虬孙,姐求你帮个忙,我现在只能求你了。”未珊瑚把他从藏身的柜子后拉出,神情恳切,语气也不经意流露出几分急促。

    “姐天黑就要被强迫嫁给个死人了,你知道的,哪有给死人娶妻的……”脸上适时添上不堪的神色,她看着梦虬孙还有几分呆愣的表情继续说,“你有没有听说过那些结阴亲的姑娘是什么下场……那些人不过是想多个生孩子能使唤的工具!”

    梦虬孙听她这话,隐约想起村里那些大妈大姐的闲言碎语,他当时只是路过,但还是听了个大概。

    “东边村口那户把女儿嫁过去了!”

    “嚯,哪个嫁人嫁个牌位?”

    “啷个回事,那不就嫁过去守活寡,这上哪去要个娃儿?”

    “你不晓得,洞房肯定不是一个人的洞房……”

    “哎呦!恁个意思是……”

    “不是公爹就是堂亲噻!”

 

    梦虬孙那会儿还不明就里,这时回想起来只觉得犯恶心。他看着未珊瑚与他差不多年纪的样貌,不想让她就这么投身火坑。

    “你说,我要怎么帮你!”

    未珊瑚紧绷的心终于松懈几分,她拍着梦虬孙的肩,轻叹道,“在这世上真的只有你能帮我了……”

 

 

 

「四」

    这家人对未珊瑚态度轻慢,不知是不是故意要给她个下马威,原本该生父母来牌位前嚎啕大哭一场,却是找了说辞,换成她来哭,“媳妇娘家没来个人,来日在夫家成不了事,替公婆给相公掉两滴眼泪,以后当家是半个爹娘。”

    那说话的喜婆笑得见牙不见眼,嚼着两句话,扯着她的手,言行举止套着近乎。

    未珊瑚故作犹豫,喜婆又威逼利诱一句,“公婆上了年纪怎么经得住哭一场,媳妇你往那一跪,眼泪一抹,以后就有得当家做主的好日子哟!”

    见她神色松动,喜婆拿出荷包塞进她手里,做了遮遮掩掩的姿态,故意凑近了小声说:“老太太给的见面礼,传家的镯子,贵重得很!老太太看你合眼缘,没过门了也愿意给,怕人多口杂,让我偷偷给你!”

    “这,这怎么行呢……”

    未珊瑚推辞,却被硬塞在了手中,她心里不为所动,甚至想快些离开,想来这事也是个机会。

    她面上彻底顺服,心思却愈发深沉。

    自娘去世后她就再没哭过,如今要为一个素昧平生,或者说这辈子都不会认识的人哭?

    未珊瑚心里觉得荒唐,当众跪下拿着帕子掩了面,硬是掐了自己一把才掉下眼泪来。

    但起码这泪也是为她自己流的。余光瞧见堂上众人满意的神情,她知道自己表现出的顺从总算让人放松警惕。

 

    未珊瑚在前院拜堂,梦虬孙躲后院那间屋子里。

    他闲不下来,就趴在门边听外边的声音。偶尔路过几个下人,搬了东西来来去去。

    “糟蹋了糟蹋了。”

    “你说的是隔壁村来的新娘子?”

    “可不是,长那模样稀罕啊,白白便宜了糟老头子。”

    “怎么说?不是说给早死的少爷娶的?”

    “哟,这你就不懂了,娶个活人回来享福呢,哪有让新娘子独守空房的道理,嘿嘿嘿,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还是富贵人家花样多。”

    几人声音远了,梦虬孙捏紧拳头锤了锤地,好歹没有贸然跑出去把人揍了。他心里作呕,更明白了未珊瑚待在这里不会有好下场。此时与未珊瑚想法不谋而合:要尽快离开!

 

    未珊瑚跟一块牌位礼成后从前院回来,她合上屋门,听门外脚步声远了,通往外边的侧门也落了锁,这才扯下头上的钗子往地上掼,梦虬孙拉着她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她完好无损才发觉自己这样太过亲密,猛地收回手。

    看他这害羞模样,未珊瑚憋着的一股怒气都烟消云散,她真情实感地笑了笑,安慰他,“别担心,我没事,他们还没到做什么的时候。”

    梦虬孙点了点头,问她,“珊瑚姐,我们这就走?”

    看出他跟自己一样迫不及待,未珊瑚却是摇摇头,“屋外估摸着没人了,但是前院还有,而且,晚一点可能还会有人会来……”

    梦虬孙磨了磨牙,心里想着不管谁来都拳头伺候。

 

 

 

「五」

    人被梦虬孙一拳打昏,捆住手脚堵了嘴,扔到了水缸旁边。

    未珊瑚趁这时把一身大红喜服脱下,换上她早准备好的轻便衣物。

    案台上供奉的酒充当燃料,洒了屋里屋外,拿红蜡烛一把子点燃,放在桌上的喜服很快烧起来。

    “走!”两人手脚利落地爬过了墙。

    这火烧了整个后院,像刚刚落下山头的太阳。梦虬孙回头看了一眼,心里觉得这火光暖乎乎的,感觉烧掉的不是别人的院子,而是一副棺材。这个莫名的念头转瞬即逝,他又扭过头牢牢牵着未珊瑚的手迈开腿跑了,一丝迟疑也没有。

    未珊瑚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从小帮着干活,现在为了逃跑更是一身跑不完的劲儿。

    他们一刻不停地跑着,像快要飞离牢笼的笼中鸟,出口已经近在眼前,没有再停下的理由。

    俩人按着计划好的路跑,梦虬孙跟那些混子互挨拳头长大,经常有到处撵赶的时候,就算是在隔壁村也记得许多小道。超了许多路,最后他们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后山。

    黑蒙蒙的一片,村子里那种昏暗的电灯照不到,夜里的后山只存一片黑。

    面上一冷,他摸了摸,才发现下雪了。

 

 

 

「六」

    未珊瑚那几天一直在等,临近结阴亲那家人上门前,与酒鬼撕破脸皮后的那几天,她在等酒鬼的一句话。

    那一天是初七啊,寻常人家吃过了团圆饭的日子,她娘在时会给她买新衣裳的日子,也是她将近生辰的日子,她等酒鬼一句话,一句生日快乐。

    但是直到人上门讨人了酒鬼也没说,因为他根本不记得。

    未珊瑚的生日是大年初十,那个酒鬼心里没她这个女儿,而剩下那个记住她生日的只有去世的亲娘了。她原以为这个世上再没人知道,没想到梦虬孙知道。

    被她问起,梦虬孙才挠挠头说,咱俩几年前就见过的……未珊瑚才想起来,那一年的初九夜里,她看着爹娘吵架就独自跑出了门。

    娘想给她买件新衣裳,说女孩子生日该穿得漂亮些,可她爹死活不让,说年底刚买了件衣服,怎么初十又要买。俩人把新年的余味吵成了火药味,几天前刚吃过的年夜饭都不像是一桌的。

    她跑到后山去,中途下起雪,她又加快了脚步,找了棵树藏着,就是在这个时候碰见正好躲在这儿的梦虬孙。 

    新年的雪下得突然,未珊瑚临时出门只穿了一条裙子,裹了一件袄子。她冷得发抖也不喊冷,梦虬孙把自己的衣服丢给她又不敢看她,只听到她颤着声儿问,“你不冷吗?”

    梦虬孙不怕冷,可能他真的是个怪物,抗得住打抗得了冻,大雪天的打赤膊也没觉得冷,长到这么大也马虎潦草,反正起码死不了。

    见他摇头,确实一副不知冻的样子,未珊瑚也没问了。

    夜里的后山一片黑,林子只有淡淡的月光打下来,看什么都晕晕沉沉,好像倒在缸子里的水,雪粒子落在水面落在眼底,一阵一阵地微微晃荡。

    蓦然亮起的光让未珊瑚转过头去,原来是梦虬孙的角在发光。

 

    回去的路梦虬孙同她一起走,那些雪花掉下来,打湿了他的衣服。两个人悄无声息地走到未珊瑚家附近,新下的雪把他们走来的足迹都埋了,没有人会发现他们。

    “你衣服湿了。”未珊瑚站在屋子后门,把衣服还给他。她说了这么一句,说完蹭掉鞋底的土块,又走进屋里让梦虬孙等等。

    他看着未珊瑚进屋,感觉手边还有对方刚刚靠近的一点温度,手指捻了捻,心里刚有些什么东西翻起来,可那一点情绪被忽然打在头顶的雪块给打没了,未珊瑚又正巧回来了。

    “你穿着吧,是我爹的旧衣裳,我娘洗干净了晒好了收起来的。”梦虬孙觉得自己穿湿的也不会有什么事,可未珊瑚把衣裳都举到他面前了,他也只能喏喏答应。心里有那么点新鲜,还从来没有人给他送过衣裳呢。

    ……

 

    他们只是少走了一段回去的路,在后山的树下相拥取暖却一如当年。

    未珊瑚跟梦虬孙窝在树下,她的眼睛渐渐习惯了黑暗,却还是看不清楚,但靠在身侧的温度令她心安。

    “后山的路能到外面去吗?”

    “一定能的。”

    “那你说什么时候走?”

    “等雪停了咱们就走。”

    那就等雪停了再走……未珊瑚把头枕在他的手臂,索性闭上了眼。

    或许他们该先做一场梦,将那些前尘旧事都落在梦里,等雪停了,再从雪里冒出头来……

 

    初十的新雪压上了枝头,小雀叽叽喳喳地扑着翅膀踩上去,挤掉了那一沓雪。雪落在一片灰扑扑的土地里,白得扎眼。两株新苗在风雪天后冒出头来,从此生命生长都交织在一起。

 

 

end.

🐠魚🌸

这么一看从欲星移开始之后的换偶,戮世摩罗的换偶显得他上辈子救了黄立纲99999次


(千雪孤鸣和史艳文的换偶相比之下也还行了) ​​​

这么一看从欲星移开始之后的换偶,戮世摩罗的换偶显得他上辈子救了黄立纲99999次


(千雪孤鸣和史艳文的换偶相比之下也还行了) ​​​

君施

梦虬孙×未珊瑚【望远山】

  雷文

  

  

  🍒 

  雷文

  

  

  🍒 

pinkie

  好喜欢妞妞水静深流的眼神

  好喜欢妞妞水静深流的眼神

已自尽
  背着老板偷摸张xx   (...

  背着老板偷摸张xx

  (动作有参考

  背着老板偷摸张xx

  (动作有参考

一片白茫茫大地

年度节目《我选我来画之一些很喜欢的偶(二)》

年度节目《我选我来画之一些很喜欢的偶(二)》

pinkie
  认真搞事业我真的爱

  认真搞事业我真的爱

  认真搞事业我真的爱

我不会写文

【欲未】鲛人与裙

 是匿名网友的点餐。

  

  

  欲星移托人送来一个锦盒。

  

  侍女用双臂捧着盒子,将头埋得低低的,她腾出手打开盖子。未珊瑚率先注意到盖在裙子上的字条,墨水沁在绢帛上,字形潇洒,笔走龙蛇,是欲星移亲书,作为舞会的邀请函,亦是他的示好。

  

  仅仅是一个无伤大雅的争执,谁也不肯退步,落得一个不欢而散。欲星移眼界极高,这是未珊瑚的看法。作为太子伴读,他囿于负才傲物之中,而未家小姐垂眼,经受过无声的压迫。她甚至又想到欲星移志满意得的模样,提笔在帛上写字——与她字形相差却又风骨相似的字。

  

  未珊瑚的字最开始是闺阁女子要练的簪花小楷,后来渐渐的从精巧的字形结构里长......

 是匿名网友的点餐。

  

  

  欲星移托人送来一个锦盒。

  

  侍女用双臂捧着盒子,将头埋得低低的,她腾出手打开盖子。未珊瑚率先注意到盖在裙子上的字条,墨水沁在绢帛上,字形潇洒,笔走龙蛇,是欲星移亲书,作为舞会的邀请函,亦是他的示好。

  

  仅仅是一个无伤大雅的争执,谁也不肯退步,落得一个不欢而散。欲星移眼界极高,这是未珊瑚的看法。作为太子伴读,他囿于负才傲物之中,而未家小姐垂眼,经受过无声的压迫。她甚至又想到欲星移志满意得的模样,提笔在帛上写字——与她字形相差却又风骨相似的字。

  

  未珊瑚的字最开始是闺阁女子要练的簪花小楷,后来渐渐的从精巧的字形结构里长出恣意滋生的荆棘,每一撇一捺都在明晃晃叫嚣着不甘、不屈、不愿、不明。再后来随着心境变化,荆棘没有变化,只是凭空生出一层屏障,成为她最完美的伪装,她懂得如何用利刃攻击高墙最薄弱的地方,找准时机,一举推倒。在她二十三岁的时候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字体。

  

  似乎从她认识欲星移开始,他便一直是意气风发的模样。这样的欲星移,有天然的傲气,连服软也不像是要行礼的模样,只像是出自于公子哥自身的修养,这样的修养也是他俯视一切的无礼。涂上寇丹的手指抹上唇瓣,完成方才被中断的施妆,她在凌人的艳色与气弱的浅色之间平衡最适合年龄的妆效。

  

  侍女将裙子取出,小心翼翼顺着走线拎起,一件流光溢彩的长裙,垂了线形流畅的裙摆,光是选料便需要花费不少心思,也许这是他在先前就着手的准备,只是恰好在这个时机作为中和气氛的赔礼。丝线剔透玲珑的珠子缝在胸前,形似鲛人排布优美的鳞片,海境传了百年来的风潮仍未过时,指腹余有胭脂薄粉,未珊瑚擦拭干净了才使去触碰触感温润的珠子。

  

  她早准备了舞裙,却远不如这一件。

  

  太过引人注目不是未珊瑚的风格,但她确实有引以为傲的资本。欲星移的心思缜密,连舞会上的灯光打下来都显得恰到好处。他端着高脚杯与人笑谈,在人潮之中回头看了她一眼,穿上的长裙是她的回应,两鬓的发丝卷过,优雅地停着,外貌非是未珊瑚最出彩的点,这件裙子最贴合的是她的气质——出自于欲星移的了解。两人在影影绰绰的光中对视,皆将眉眼舒展,无声掀过一页。

  

  慵懒的曲声渐入尾调,欲星移与人作了暂别,迈步向他的女主角。舞曲将至,众人皆散开来,各自寻找舞伴。未珊瑚的身前聚了几个人,她的手抬起,轻缓的动作显得她风情万种,不等她的抉择施舍到哪一位男士的手上,欲星移的手掌穿过众人,自下而上稳稳托住纤细的手指,宣誓主权。未珊瑚的唇角衔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她将嫣红的脂粉往眼角上扫,即使垂着眼,也无显露出令人垂怜的气息,难以相搭的女士。

  

  他邀着她走向空地,搭起的手掌牵引身影靠近,最后由他搭上了她的腰肢。在聚光灯下,背景乐中,迈开了舞步,荡开了裙摆。欲星移将发梳的一丝不苟,他极看重外形的,在西装外套上点缀了一条丝巾,是以裙子剩余的布料所裁,藏在口袋里,露出了一个小角。未珊瑚不置可否。

  

  “你总是太过张扬。”

  

  “很适合你。”

  

  或许是裙子,或许是鲛人。细根撑高她的身形,两人的距离相对其他舞伴多了亲密的一寸,以至于他说话时,温热的风扫在她的额上,鲛人与宝躯游刃有余地旋转,他抬起手臂,未珊瑚便在这之下旋转了一圈。她总算抬起眼来,——那是当然。部分的高傲是他们的共性。

  

  “未小姐找到说服我的根据了吗?”

  

  他又将话锋折回,势要将理论个明白,未珊瑚的手指搭在他肩上,借着舞蹈将他轻轻往外一推,又迎身靠近。

  

  “要说服你有很多根据。”

  

  “洗耳恭听。”

  

  于是他笑着俯了俯身,未必真心要听,也没有一点诚意,只是靠得近些。未珊瑚也轻笑出声,缓摆的身形与他人擦过,正如欲星移了解她的舞步走势,她亦了解欲星移的想法。不同的见解让他们难在同一事上达成共识,相同的固执却让他们有无声的默契。见解让他们得以再次共舞,默契让她踏步之时欲星移让出位置,但固执就像每一首舞曲总要到来的结尾,未珊瑚没有退让半分,下一场舞又将要开始。

  

  “再说吧。”

树皮端着水泼你脸上

“是谁带你离开那里。”

“是过去的我自己。”


一未和二未已经全部合体成功了圆满了

“是谁带你离开那里。”

“是过去的我自己。”


一未和二未已经全部合体成功了圆满了

顾琬筠

【欲未】绿衣

原剧背景。造一点鱼x妞妞的谣


冷宫的简陋屋舍里,未珊瑚掀开蒙尘的镜匣,对着光亮如昔的镜面,在脑后簪上那朵蓝色的绸花。

或许欲星移都已不记得这朵绸花的来历,记不得这朵花是他自己所制。

鲛人善织绡,做这花的柔软而光亮的绸布是欲星移亲手织下,绾成大朵的蓝色绸花。反而未珊瑚不擅女红一道。

花瓣全是鲛绡,层层叠叠地铺陈开去,唯有花蕊处是一粒鲛珠,是未珊瑚偷藏的欲星移的珠泪,她缝了又拆,拆了又缝,修修补补地把它嵌进绸花的蕊心深处。

她仍记得他落泪时的情境。

那时欲星移将将寻到流落在外的梦虬孙。傲慢的鲛人对他避如蛇蝎,被压迫已久的波臣找到了可以欺侮的对象,对他也多加轻贱。

那滴泪不仅是为梦......

原剧背景。造一点鱼x妞妞的谣


冷宫的简陋屋舍里,未珊瑚掀开蒙尘的镜匣,对着光亮如昔的镜面,在脑后簪上那朵蓝色的绸花。

或许欲星移都已不记得这朵绸花的来历,记不得这朵花是他自己所制。

鲛人善织绡,做这花的柔软而光亮的绸布是欲星移亲手织下,绾成大朵的蓝色绸花。反而未珊瑚不擅女红一道。

花瓣全是鲛绡,层层叠叠地铺陈开去,唯有花蕊处是一粒鲛珠,是未珊瑚偷藏的欲星移的珠泪,她缝了又拆,拆了又缝,修修补补地把它嵌进绸花的蕊心深处。

她仍记得他落泪时的情境。

那时欲星移将将寻到流落在外的梦虬孙。傲慢的鲛人对他避如蛇蝎,被压迫已久的波臣找到了可以欺侮的对象,对他也多加轻贱。

那滴泪不仅是为梦虬孙所流。也正是遥遥望见梦虬孙那一眼后,欲星移毅然选择踏出海境,游离四方。

未珊瑚想,她与欲星移一样,在这滴泪里,预见了海境不久后的未来。

簪花端端正正地绽放在脑后如云的发鬓上,她合上镜子,不再看镜中海境曾经皇贵妃的威仪容颜,回到桌边倒了一杯冷茶,读起在清卯宫未读完的书。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半晌,未珊瑚回过神来,正要将书翻过一页,却听见门外有脚步声和行礼声。

想来是到了用膳的时间。

来送饭的是砚寒清。未珊瑚一见他就笑起来:“前线战事忙成这样,北冥封宇竟然还放任你这样的人才做这种来冷宫送膳的小事?”

“这是臣分所应当。”砚寒清说,“何况臣也觉得,还是见娘娘一面安心。”

“本宫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

“啊,这是当然。”砚寒清说,“微臣并无他意。”

未珊瑚沉默地用饭,与她梳妆时一样沉默而优雅。仿佛并非身处幽僻的、重兵把守的冷宫。砚寒清一向不多话,平淡板正地把皇城外俏如来的问候向未珊瑚赠上后便去门外等候。饭罢未珊瑚推开大门,门外伫立的士兵警惕地握上武器。砚寒清轻咳一声,进屋收整食盒。

他看见未珊瑚平放在床前的剑:“娘娘,您的佩剑似乎与师相的沧海珍珑是一对。”

“你是说潮汐瑰瑕?”未珊瑚笑了笑,“那把剑,不过是我借的。”

砚寒清便不再多言,收了未珊瑚用过的残羹准备告辞:“微臣会让人送热茶来。”

“到了这般境地,一杯热茶,有用处吗?”

“怠慢娘娘,便是不该。”砚寒清道。

冷宫大门在他眼前缓缓关上,余光里未珊瑚依然在桌前端坐,桌上放着一壶没有热气的茶。他想,过些日子如果还有命去浪辰台,或许可以告诉师相这件事情。

浪辰台。

欲星移一转醒就忙得脚不沾地,直到半夜才心有余悸地擦了擦额上汗,勉强忘掉意识里默苍离的形态。他正要休息,却被砚寒清敲响了屋门。砚寒清显然不满师者才醒转就要撂挑子跟着俏如来跑去道域的决定,白天处理政事时一句话都没多说,到休息时才跑来跟欲星移讲他昏迷时的种种。

虽然白天已听鳞王说过,但有些智计上的往来,北冥封宇理不清楚,尤其大半程动乱他也是在昏迷中度过,欲星移便让砚寒清一一细说。

给自己下毒,挑动皇子争斗,必要时推波助澜,外连鳍鳞会,内勾玄玉府与狷螭狂,熟悉的合纵连横手笔。

与当年三王之乱何其相似。

也正是那场动乱让他下定决心向鳞王建言严禁后宫干政。他知道未珊瑚不是一个愿被困在后宅的女子,他拒绝她,她便选择了北冥封宇,用一场政变让自己成为北冥封宇身边值得重视的智囊。

将她困锁深宫后,他着手恢复师相制度,拔除统帅,设立左将军,仿佛一切真的应了未珊瑚那句话。

“你最在意的,始终是相途。”

最后砚寒清说,师相想来已去见过娘娘,娘娘一手诗仙剑序,连微臣也险险不能应付。

“哈,”欲星移说,“藏拙藏拙,连我都要骗吗?”

“微臣只是习惯了。”砚寒清说。

“习惯了吗?”欲星移摸了摸北冥封宇与俏如来共同准备的那件寄鲲鹏的衣衫,“算了,明日我就启程前往道域。王身边诸事,你多费心。”

砚寒清心领神会地离开,欲星移却睡不着了。

他是怎样回答未珊瑚?

“宝躯未姓上一代四个姐妹,有两个是你血淋淋的借镜。”

“你只想到梦虬孙,可曾想到他胎死腹中的表亲?”

“没人能改变。”

没人能改变。那又要怎么解释自己因为一步禅空和常欣的死而放弃九算的计划、在意识之战的最后关头牺牲自己?

这一步,欲星移还是差未珊瑚一着。

其实没有人知道,欲星移深陷意识迷境时对外界也并非全无所觉。

“我会用我的方式,实现你所要的美好愿景。”

从道域回来后欲星移第一时间去了王宫,确认了北冥封宇无恙,又火速去找了未珊瑚,正如他大梦初醒后一样。

未珊瑚也如那时一样没有开门见他。

这样紧迫的时间里欲星移竟也不知从哪寻来了一坛香风玉露,未珊瑚不开门,他便把香风玉露放在门口,隔着一扇木门与未珊瑚对谈。

“你,为什么寻我帮忙?”未珊瑚听完他的来意,不答反问。

“不能吗?”欲星移说,“还是说,你又在谋划着灌自己一杯毒酒。”

他声音听不出起伏,未珊瑚却觉得出欲星移有怒,他耿耿于怀,不知是为这杯酒,还是为这杯酒引出的乱局,于是她道:“我是宝躯未姓,你是鲛人一脉。”

——你是宝躯未姓,我是鲛人一脉。仅此而已。

曾经说过的话被几乎原封不动地送还,欲星移却熄了火,他转了转手上如意,对未珊瑚道:“仙岛之乱,海境必难独善其身。我驻守海境,有些事,你出面处理最合适。”

他知道她会去,因为她与他虽不走在同一条路上,要到达的却是同一个终点。

欲星移等了一刻,听见门里传出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香风玉露放下,你离开吧。”

不多时,门从内打开。欲星移隐到树后,见水蓝色身影端方婀娜地走出,往海境出口方向去了。

他目送着未珊瑚离开海境,恍惚想起这二十年的时光里,他很少见到未珊瑚,即使见面,也多是他低眉垂首对着她行君臣间的礼节,他没有机会远望她的背影。而直到此时他才恍然发现,二十年过去,未珊瑚仍戴着那朵鲛绡制成的绸花。

莫名的情感驱使下,欲星移鬼使神差地推开未珊瑚离开时不曾关紧的房门,房内寂寂,唯有他的脚步声清晰可闻。简陋的桌上放着一张皇城内才用得上的旧纸,纸上字迹是未珊瑚的,抄着一首《绿衣》,数年过去,墨色如新。

欲星移把纸放回原处,他想,未珊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首《绿衣》?

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不怀鬼胎地对面而立的时候。

那时他们都没说话,耳畔响起的只有北冥封宇的声音。

北冥封宇向欲星移这样介绍未珊瑚:“这是父王为我所选,宝躯未姓之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