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本本

2249浏览    155参与
重楼

关于刀剑乱舞舞台剧个人理解

之前的言论对于某些前辈造成伤害是我的问题,在这里声明道歉以及经修改的这篇文章没有任何攻击前辈们的意思。谢谢原谅。

(我是全员厨)

一、

       首先,刀剑乱舞确实每一振刀都该有公平的待遇,可是不可能因为说要待遇公平遍不存在主角。因为主角(主座)的存在决定了一部剧的风格,更决定了剧情走向,可以说主角就是一部剧的基石。

      而刀剑乱舞舞台剧基本上到现在为止主要剧情就是围绕山姥切国广的成长而展开的,而想要结束这一段落的剧情并且在原有剧情做延伸,唯一的...

之前的言论对于某些前辈造成伤害是我的问题,在这里声明道歉以及经修改的这篇文章没有任何攻击前辈们的意思。谢谢原谅。

(我是全员厨)

一、

       首先,刀剑乱舞确实每一振刀都该有公平的待遇,可是不可能因为说要待遇公平遍不存在主角。因为主角(主座)的存在决定了一部剧的风格,更决定了剧情走向,可以说主角就是一部剧的基石。

      而刀剑乱舞舞台剧基本上到现在为止主要剧情就是围绕山姥切国广的成长而展开的,而想要结束这一段落的剧情并且在原有剧情做延伸,唯一的办法就是送去极化,而这个契机其一就是三日月的(抱歉,说不出口)。

      三日月虽然虐,但这一点可以迅速地推动剧情,并且还可以和之后的联系起来(大阪冬夏之阵),个人认为编剧的水平真的不是一点点高。在我眼里一部完美的剧的看点就是伏笔,我从来没有见过可以把伏笔埋的这么深并且在爆发后还不限突兀的剧情,刀剑乱舞的编剧虽然刀的多,但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舞台剧编剧(没有之一)。

二、

      关于本本为什么被打这一问题。

      说实话,各位前辈同事包括我本身,嘴上说着本本傲娇好可爱,可当身边真的出现就因为你有些像他(不是故意去模仿)像他(举个例子)所以就不给你好脸色,一天到晚喊着让你认清自己的位置的人,谁不厌烦?而且被被也并没有对本本做什么啊?要求手合的是长义,要群攻或单挑都是长义自己选的,还要怪被被为什么答应?(眼睁睁看着三日月发生那种事然后又被新人给刺激不直接提刀砍人我都觉得被被的性格实在太好了)

      而对于山姥切长义这振刀来说,他有属于自己的荣耀,他如此在意自己有仿品这件事,就意味着他绝对不会允许他人(包括主人)来介入两个人的手合,于被被来说这一战要证明的是“三日月,你不在以后,我已经变强了,我甚至可以单挑六人了”而对本本来说,他不顾实力差距也要证明的是属于“「本作長義天正十八年庚寅五月三日ニ九州日向住国広銘打天正十四年七月廿一日小田原参府之時従屋形様被下置也長尾新五郎平朝臣顕長所持」”的荣光。

       所以本本被打这件事无论在本身刃的性格还是剧情还是实力差距上都是必有之战,没有这一战本本永远也不会认清自身,被被也永远不会下定决心去修行。

        在我眼里这个被打的剧情是本本从不被接受到被接受,从本丸新人到可以成为一同战斗的同伴的过渡,看着突兀但却让人看着畅快(男人之间打一架不就好了吗),也应证了“我らは刀だ、刃を持つこそ刀だ。”(我们是刀吧,因为有着刃才能被称之为刀吧)这一话。这是很属于刀剑男士解决事情的风格。

      (虽然太爷爷很适合谈心,但最适合的人已经不在了啊。太爷爷在不会影响本丸的情况下也不是很会介入小辈之间矛盾的风格的刃吧。ps:其实我觉得太爷爷活了这么多年也早就预见这一战的吧,就算是爷爷或父上,本丸里老一辈的刃应该都不会阻拦。顶多搞事或者喝茶)

三、

      分析完主角的存在与本本被打这件事来看最初的问题,凸显主角踩配角。

      其实我还是没明白为什么会有前辈这么认为。(当然这也有我入坑时间太少了解不足的原因)

      我没有陪伴刀刀们那么长时间,因此也只能站在个人观点与立场上考虑问题。我还没有看过绮传,所以我认为可能慈传是一个铺垫,它引导本本的出场,也将之前一系列的舞台剧的主角-本丸近侍-山姥切国广送去了极化(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我无法改变自己对于被本的必经之战与实力碾压的观点。胜者引人注目是一定的,但这不能代表编剧有在故意踩配角。

亓
摸一個本本 监察官的衬衫夹真好...

摸一個本本

监察官的衬衫夹真好涩噢


摸一個本本

监察官的衬衫夹真好涩噢



泠歌

加班之后

         短打,加班以至于完全没力气想长义的文财日到底怎么过了……情人节也莫得巧克力。但是文财日还是要写几笔,写完发现,长义描写的少,反而婶婶的牢骚多……哭唧唧QAQ本本对不起。


         审神者最近早出晚归,顶着黑眼圈,每天早上艰难的从被窝里爬出来,扒拉扒拉头发勉强扎成一个马尾,洗个脸刷个牙,冲进烛台切的专属厨房叼起一个烤好的面包片,拎着一袋子牛奶就飞速的冲出本丸前往现世去加班;晚上又一脸生无...

         短打,加班以至于完全没力气想长义的文财日到底怎么过了……情人节也莫得巧克力。但是文财日还是要写几笔,写完发现,长义描写的少,反而婶婶的牢骚多……哭唧唧QAQ本本对不起。


         审神者最近早出晚归,顶着黑眼圈,每天早上艰难的从被窝里爬出来,扒拉扒拉头发勉强扎成一个马尾,洗个脸刷个牙,冲进烛台切的专属厨房叼起一个烤好的面包片,拎着一袋子牛奶就飞速的冲出本丸前往现世去加班;晚上又一脸生无可恋快死了的表情缓慢的恨不得四肢着地的姿态爬进本丸,连洗脸的洗面奶都没有搓揉的力气。 

        审神者仿佛软面团子趴在近侍的怀里,往常还有力气哀嚎时政坑爹,领导过分,骂完之后再继续处理点本丸的文件——现在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撑着不肯睡,抱着近侍的大腿要膝枕,软绵绵的在黑西装裤上蹭了蹭,挨不住,又睡过去了。手机上的日历还晃着提醒,铃声叮铃铃的响,也没吵醒审神者,近侍捞起手机看了一眼,山姥切长义文财指定日,指尖滑动,关掉提醒,低头亲了亲怀里的人。 

        都是在加班的人和刃,现世的店面都封闭,蛋糕都只能拜托烛台切做,自己偷偷写几个字,就算是亲手做了蛋糕,和上次给伪物君过文财日的精致完全不同,从审神者说了过年会有个长假,幻想着本丸里可以左拥右抱,金银花在怀,而且这还是监察官第一次和审神者过年,说是还能一起包饺子包汤圆,结果几天没到,温存还没几次,饺子只包了几个奇形怪状的,审神者一个电话回去上班,恨不得联队战都让他们自己出阵,到也不觉得委屈,山姥切长义看着怀里睡得安稳的审神者,这种时候才能体现出他身为本科的优秀,审神者只要往前走就好了,安稳的后方他会做的远比伪物君可靠,哪怕是陪了审神者将近三年的初始刀——才不是吃醋嫉妒,反正现在审神者是在他怀里,伪物君铺好的床才不重要!

師走行夜+

kuso大魔王

p1kuso版

p2正常版

kuso大魔王

p1kuso版

p2正常版

被被被子

大年初四,接财神!!!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PS:我回(修)来(好)啦哈哈,大家新年好

大年初四,接财神!!!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PS:我回(修)来(好)啦哈哈,大家新年好

被被被子
最近好多人画,我也来改一下 三...

最近好多人画,我也来改一下

三人为长义,婶婶,极化被被

原图是 小蓝和他的朋友日常

最近好多人画,我也来改一下

三人为长义,婶婶,极化被被

原图是 小蓝和他的朋友日常

泠歌

第一套正片,被被本本有那么——可爱。

元旦节拖着亲友出来拍片,一路感谢妆娘摄影后期!撒花花!

被被那么好看,婶婶出不出其十分之一!

本本越看越好看!!!!!

被被本本才不会吵架啦~

第一套正片,被被本本有那么——可爱。

元旦节拖着亲友出来拍片,一路感谢妆娘摄影后期!撒花花!

被被那么好看,婶婶出不出其十分之一!

本本越看越好看!!!!!

被被本本才不会吵架啦~

泠歌

换装梗——今天监察官的角色是什么呢

很悲伤的故事,我fgo兰陵王沉船了 

我白山吉光又追机了 

圣诞节的枪兵抽不到我就迫害初始刀…… 

只有一小段的车,全文图放微博,链接走评


        审神者在要被落首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之前审神者嚷嚷着硕博连读,被大和守听见之后默默的把博士的头衔落首死了,拎着考研政治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



很悲伤的故事,我fgo兰陵王沉船了 

我白山吉光又追机了 

圣诞节的枪兵抽不到我就迫害初始刀…… 

只有一小段的车,全文图放微博,链接走评

 

        审神者在要被落首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之前审神者嚷嚷着硕博连读,被大和守听见之后默默的把博士的头衔落首死了,拎着考研政治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第二天背着大和守自称秦二世,还表示自己要有秦二世样子,广纳后妃。 

——头一件事就是要册封兰陵王为妃—— 

推门进来听见这句话的,是山姥切长义。 

        审神者对着兰陵王的立绘盯着山姥切长义瞅了半晌,对峙的时间可以拍摄一部微表情大戏,在监察官开始思考审神者是不是要送去医院拍个脑部核磁共振的时候,审神者蹦出来一句话:“我宣布长义你今天就是我爱妃兰陵王了——”好的,审神者确实需要拍个脑部核磁共振。山姥切长义在自己的本子上用钢笔在这句话旁边加了个重点星号。 

        不怪山姥切长义怀疑自己审神者是个傻的,他还怀疑自己看上审神者的写作也是傻的,甚至怀疑自己肯定是被带傻了,不然怎么也会看上审神者,并且同意出兰陵王这件事——不是,肯定不是因为侍寝这种事情。 

        简而言之,总不能真的让审神者广纳后宫,监察官身为婚刀对这件事还是很警觉。 

        拿着手上的衣服,拆开之后东一件西一件,还有为了达到效果,披风里藏着钢骨,比起出阵服,兰陵王的衣服也没简洁到哪里去,还沉了不少,山姥切长义难得想吐槽一下真的会有人穿这个打架?对于升级还会换衣服这种设定,目前只有源氏的两位会不厌其烦笑眯眯的做完,审神者心心念念的盯着满破图等脱衣服,大概是对刀刀们概率爆真剑脱衣服怨念,自从极化卡内桑爆了真剑,她就舍不得资源修刀了。

泠歌

本本贺文——欺负时政公务员的108种方式

咕了半年我终于写完了……本本实在是太好了,我躺好了我可以!!!


        接到聚乐第那个开门糊脸的小广告之后,审神者就开始撸着袖子拼命带着婚刀练级,至少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的审神者活力十足,举着自己的小太刀,跟着自己家婚刀身后,一刀砍一个小树叉,还连累着婚刀疯狂庇护免得远程打到审神者,不过好在结果还算是有点成效,至少本丸,不缺烧火的柴了,连带着婚刀先生刚回来就一次性的飙升了几十级,位居极打第一位,等级提升了是好事,但是等级和地位挂钩吗?没有,审神者拼命带着他练级,目标谁也不傻,自然就是为了...



咕了半年我终于写完了……本本实在是太好了,我躺好了我可以!!!




        接到聚乐第那个开门糊脸的小广告之后,审神者就开始撸着袖子拼命带着婚刀练级,至少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的审神者活力十足,举着自己的小太刀,跟着自己家婚刀身后,一刀砍一个小树叉,还连累着婚刀疯狂庇护免得远程打到审神者,不过好在结果还算是有点成效,至少本丸,不缺烧火的柴了,连带着婚刀先生刚回来就一次性的飙升了几十级,位居极打第一位,等级提升了是好事,但是等级和地位挂钩吗?没有,审神者拼命带着他练级,目标谁也不傻,自然就是为了迎接他的本科,想到这,婚刀大人没飘花了,被枪爹戳了,而且还黄脸了……以至于在审神者文件堆里发现这份计划书的时候,婚刀大人觉得,自己可能要重新让审神者了解一下自己作为堀川国广最高杰作的价值。 

         “迎接山姥切长义——本作長義天正十八年庚寅五月三日二九州日向住国広銘打 天正十四年七月廿一日小田原参府之時従屋形様被下置也 長尾新五郎平朝臣顕長所持迎接计划表。”如此郑重的,标注了本科全名的计划表,让山姥切国广有些懵,虽说修行回来,山姥切之名和本作仿品之类的事情已经看开,但是在面临本作和仿品同时放在眼前让人做选择,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本作,不舍的使用,自己又怎么会诞生?本作于他,是诞生之始,是因,就算是看淡名字,但是出生,又怎么可能被遗忘,我是他的仿作,我的外形,我的存在,无论结果如何,无论现在如何,最初的最初,在诞生的一瞬间,都是因为本科,山姥切国广绝对不承认自己在那一瞬间拿本体的手有些抖。 

        “迎接方式第一条:经日本区核算第一天接到长义最少需要3000甲洲金,需要击破300时间溯行军,需要在xx点反复横跳!时间需要两个小时——嗷,我要扣掉山姥切长义零花钱!!没钱啦!”迎接方式?山姥切国广回头看了看裹着他极化前被单睡的冒泡的审神者,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一开始的想法有些蠢,左手放下刀,佯作淡定的摸了下自己的呆毛,翻页看向第二条,这一次山姥切国广承认自己拿本体的手微微颤抖。 

       “迎接方式第二条:让皮皮和山姥切长义手合。(皮皮:99级,本本:1级!)”山姥切国广合上计划表,突然觉得,创造新的物语什么的,并不是个好想法,不然过段时间,审神者可能会成为第一个本丸手合场出现刀剑男士重伤的审神者,这个物语,并不太好听,至少山姥切国广并不想听见这样的物语存在。默默地叠起这份计划表,山姥切国广想了想,还是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至少这份计划表不要被鹤丸殿下看见才好。扯了扯自己的被单,喊自己家审神者起来工作,只换来审神者在榻榻米上打了个滚,然后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单里,仿佛大个蚕蛹,还一节一节的,还会左右蹭来蹭去的蠕动“主你该减肥了——”随着山姥切国广的声音在审神者耳边响起,审神者气的一把拽开了被单,“才没有!!!!我才没有胖!!” 

        山姥切国广无奈的拎起审神者按到椅子上,审神者的头发在被单里蹭的炸出一层绒毛,一根和婚刀同款的呆毛耷拉着,对着桌子上的文件大眼瞪小眼,认命的拿起签字笔疯狂写代号签名,笔记本电脑上的表格上晃着彩色气泡的屏保,审神者时不时抬头偷偷看一眼正在为自己整理房间的婚刀,鬼鬼祟祟的生怕婚刀大人不知道她在看他,一脸的纠结,想来想去,自己不见的计划书也只有自己家婚刀帮自己收拾屋子的时候会看见。审神者猛的摇了摇头,这可是会被认定为爬墙的大事,被婚刀发现……她才不要试一下婚刀是否很锋利,抖了抖呆毛,审神者开始对着自己的本月财政报表奋战。 

       说是财政报表,实际上就是核算自己的工资在整个本丸的平均分配,时政说好的高工资确实是很高,但是身为审神者,她需要一个人养100多振刀,还带不停增加的——内番天天加零你觉得内番能养活谁啊,在世人眼里的百万年薪扔进本丸听起来和往本丸门口的池子里扔块石头一个样,也就是听个响。这边歌仙的墨用完了,说是不写大字了写小字,要从成桶的墨汁换成墨锭,这头包丁的人妻杂志又出了增订刊,毛利每周去福利院慰问的路费,乱酱新裙子添的蕾丝花边辅料,还有健身房的健身器材需要检修,咪酱的新厨具还等着再买,本丸的洗发水基本是成吨消耗,算来算去,审神者觉得自己真是好穷一女的,衣柜都只剩职业套和巫女服了,对比从日本区那看到的时政公务员一身精致的量体剪裁的西装,就连斗篷都要加个金边来压,去他的时政,我想造反,压榨一线员工的政府是没前途的!!!!!!        

        最后还是做完了财务报表,发愁的看着自己的银行卡,审神者耷拉着呆毛没精打采的吃着烛台切的饭,主要是看着这份饭,都像从自己钱包里扣出去的几分钱,山姥切国广看着审神者对着饭一脸的苦大仇深,深表不解:“你不是留了两振博多?”“那不是还有俩一期一振呢吗!”审神者叹了口气,突然觉得粟田口的大家长令人头秃,审生艰难,要个零花钱都得先磨上半天刃,山姥切长义你什么时候来,我等着回复你那句我要造反呢! 

        扑腾进婚刀铺好的被子里打滚,自己家婚刀身姿端正的跪坐在纸门后帮自己守夜,影子被烛火打在纸门上——听说时政的检察官是夜袭,审神者看着婚刀的剪影格外安心的睡死过去,以至于那个公务员真的夜袭的时候,审神者被刀和刀碰撞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然后被飞进来的一条斗篷盖了个严实,抖着手拽下蓝里子的披风,和时政的监察官带着面罩的脸四目相对,审神者迷茫的睁大眼睛发出了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山姥切国广的本体倒是毫不留情的出了鞘,上头的刃纹在烛火的跳动下显得格外刚硬,监察官本体的刃纹和婚刀完全不同嘛!审神者扁着嘴,又看着监察官的大背头突然笑出了声。 

        这种情况下再说台词仿佛是在对台本,审神者憋笑的棒读和时政监察官明显我很生气但是我不和你计较的语气,构成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你想造反也是可以的,不过没什么用——”时政监察官终于把台本背到了最后一句,审神者乖巧的声音就打断了最后的尾音:“我不造反我要扣你唔姆唔姆唔姆唔姆——”山姥切国广适时的捂了审神者的嘴,审神者憋了半天干喘气,扣你银行卡这后半截话,还是没能说出来。 

       深夜闹腾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审神者说什么都不肯起来,左手抓着时政监察官的披风,右手卷着婚刀的被单,脑袋钻进婚刀的被单里,大有宁可闷死也不起床的架势,整个人团的像个蚕宝宝,还不忘把时政监察官的银蓝色披风卷进婚刀的被单里,裹得很严实,但是现实是将赖床进行到底的架势没抵过婚刀在自己耳边算的骰子数,梦回无数个骰子投出了一点的时候,审神者吓得一个激灵就从被子里翻了出来,“最差也要给我个二啊!”审神者眼泪汪汪的揪着婚刀的被单,“会的。”婚刀的回答简短有力,顺手撇开审神者手里的被单,拿起准备好的巫女服帮审神者一板一眼的扎着衣带,审神者的呆毛晃了晃,等衣带扎好就开始清点甲州金和御守,“呐,阿鲁基,这个极守?”“啊,给长义的啊~”审神者的语调格外欢快。 

         走进聚乐第的过程很顺利,毕竟在头两个骰子扔了二之后,审神者就直接开始扔七福骰,短刀身手敏捷,加上一队的金铳,用不到近侍出刀,敌人也就被砸死了大半,心疼甲州金的博多一马当先的往外冲,死寂的城池充斥着刀剑相碰的声音,转瞬之间,又被平息。审神者望着柜子上的雕花,为了迎驾特意建造的豪华城池,骨子里却是丰臣秀吉的喜好,陈旧的刀架上究竟放过那把刀,这间屋子到底住过怎样的人,在这个被人类抛弃的时间线里,审神者企图顺着房间墙壁上刀痕,寻找过去的痕迹,灰尘浮在空气里,偶尔在刀剑的反光和披风的飞舞下无所遁形。这个城市里已经没什么过多的人类,包括这些挥舞着爱刀在战场上作战的武士,暗沉的天色就如同北条家原本的未来。本该是自己初始刀诞生的因缘之地,不能成功剿灭,是不是连自己所爱的刀也会葬送在历史里,没有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握紧小太刀,绷紧的肌肉无法放松,尚不算涉及未来,就只是想抓紧身边这振刀,就一定要守护过去的历史,否则连相遇的机缘都被碾成粉末,山姥切国广压根就不会出现在历史上,就算长尾显长得到了山姥切长义,又上哪去找在小田园城的堀川国广?一路上的反复横跳,终于数着步数在前进之后看到精致的院落与回廊,小孩子玩的手鞠球还躺在石板的小路上,一路冲进去被自己的刀护的严实,绯色的巫女服裙摆,也沾了些许的血迹,到底是大本营,垂下来的幔帐还依附在精雕细琢的木梁上,一刀连着幔帐切碎后面的敌刀,监察官的刀法也是一丝不苟,和自己初始刀一样的凛冽,不一样的是带了自己独有的倨傲刻进骨子里。 

        这把刀本来就没有所谓厌恶自己的仿作吧,除开对待工作认真的态度,纠正聚乐弟的历史何尝不是在保护自己与山姥切国广的因缘,他不想来还有别人,山姥切长义,确确实实,就是一把令人尊敬的刀,和山姥切国广如出一辙的坚定耀眼,不愧是曾经斩杀过山姥的名刀。      

        冲杀到最后一城,提前做好攻略的审神者完全不怂监察官会给自己一个差,哪怕监察官的小本本上记了一大堆的不可,绷着脸背台词说自己作为奖励入驻本丸,被初始刀绷着脸塞进手里一个御守,“新刀入本丸都有御守。”说着在山姥切长义听起来不情不愿的解释“对着审神者不要拔刀。”山姥切长义觉着这句话是警告,红果果的警告,直到晚上公布了房间安排结果和第二天的手合场名单,山姥切长义真的挺想对审神者拔本体。 

        审神者说她想听三连,审神者手上拿着双山姥切的本子,审神者对他的银行卡虎视眈眈,审神者还想拆了他的本体和初始刀的本体做对比,拆的只剩刀条那种,还问大俱利伽罗,龙会变成纹身在胳膊上,长义身上会不会有铭文变成纹身在哪个位置?山姥切·暴躁·长义真的想拔本体,拔了本体没准还会被审神者刨根问底他的刃纹和初始刀刃纹的区别和长船刀派刃纹的相同之处,甚至打算写个论文,发上sci没准有稿费的那种。山姥切长义此时觉得自己写作对自己是忠告,忠言逆耳利于行的那种。 

        总之山姥切国广和山姥切长义住一起了,每天准时准点出现在手合场,山姥切国广的身上都出现了山姥切长义衣服上的熏香味道——审神者:“卧槽那个新来的政府公务员——和我抢婚刀?!!!”


小林舰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2月中旬聚乐第国服复刻!! 我可以拥有本本了!我可以在我家本丸搞被本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2月中旬聚乐第国服复刻!! 我可以拥有本本了!我可以在我家本丸搞被本被了!

铃蘭风中

cos神还原✧(≖ ◡ ≖✿)
被迫害的山姥切们瑟瑟发抖_(:::з」∠)_嘤嘤嘤
“欺负了”一下在漫展上偶遇到的被被和本本
顺便一提,这俩刃也是偶遇的

是的,没错,被粟田口迫害的✧(≖ ◡ ≖✿)

cos神还原✧(≖ ◡ ≖✿)
被迫害的山姥切们瑟瑟发抖_(:::з」∠)_嘤嘤嘤
“欺负了”一下在漫展上偶遇到的被被和本本
顺便一提,这俩刃也是偶遇的

是的,没错,被粟田口迫害的✧(≖ ◡ ≖✿)

依壹玖(不吃被本)

鹤丸好大个——
后面还有张没有闪光灯的
鹤丸自动发光还是(不是)

鹤丸好大个——
后面还有张没有闪光灯的
鹤丸自动发光还是(不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