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本田

4321浏览    465参与
隔盾隔音
euforia

「你听见风声了吗?‐風が吹いてるか?‐」

北太平洋Seasideline·北海道


「你听见风声了吗?‐風が吹いてるか?‐」

北太平洋Seasideline·北海道


Sanctuaire_旅枭

对于一般人来说,发动机声只是发动机声而已。但是于我而言,这是音乐。

1980-90年代,是本田征战一级方程式赛事的辉煌岁月。

本田技研所有对于完美的追求,对于极限的挑战,对于胜利的渴望,全部凝聚在了自家的跑车上——NSX,当年划时代的产品,就算说是神车也不为过。

随着转速渐渐攀升,VTEC技术介入,高亢嘹亮的引擎声挑动与驾驶者灵魂深处的共鸣。闪着红色H标的本田如入无人之境,在赛道上全速冲刺。

以法拉利一半的引擎功率,几分之一的价格,当年的本田NSX究竟是如何做到比法拉利更快的速度的?

本田工程师的答案,是无原则、无底线的,对极致性能疯狂的执着;是无数个爆肝调校的日日夜夜,是无数人豁出...

对于一般人来说,发动机声只是发动机声而已。但是于我而言,这是音乐。

1980-90年代,是本田征战一级方程式赛事的辉煌岁月。

本田技研所有对于完美的追求,对于极限的挑战,对于胜利的渴望,全部凝聚在了自家的跑车上——NSX,当年划时代的产品,就算说是神车也不为过。

随着转速渐渐攀升,VTEC技术介入,高亢嘹亮的引擎声挑动与驾驶者灵魂深处的共鸣。闪着红色H标的本田如入无人之境,在赛道上全速冲刺。

以法拉利一半的引擎功率,几分之一的价格,当年的本田NSX究竟是如何做到比法拉利更快的速度的?

本田工程师的答案,是无原则、无底线的,对极致性能疯狂的执着;是无数个爆肝调校的日日夜夜,是无数人豁出一切精力共同构筑的工程奇迹。

「赤の魂よ、永遠なれ」

有人问我为什么痴迷于汽车工业,我的回答是,这种匠人精神耀眼得让我无法直视。

yuanlai是妳

本来想给新车拍个照,找了媳妇儿做车模陪衬一下,最后发现只拍了人忘记拍车了

本来想给新车拍个照,找了媳妇儿做车模陪衬一下,最后发现只拍了人忘记拍车了

V鲁
无聊到开始画游戏UI,好想玩G...

无聊到开始画游戏UI,好想玩GT4。。。。。

无聊到开始画游戏UI,好想玩GT4。。。。。

我妻白嫁

给大家分享一波俺自截的表情包hhh

给大家分享一波俺自截的表情包hhh

花自开终自落
euforia
「Golden Time Lo...

「Golden Time Lover」

HONDA CBR600RR with 白鳥大橋・室蘭

「Golden Time Lover」

HONDA CBR600RR with 白鳥大橋・室蘭

皮皮老鸽

【开洞组】蛋糕与玫瑰

cp向 cake洞xfork春

 其实大概是洞春洞文学♪(´ε` )

我来交党费了

解释一下背景 社会中存在着稀有的fork和cake两类人,fork天生感受不到食物的味道,食谱里唯一的食物就是cake。cake分辨不了自己身份,所以很容易被其他fork吃掉。普通人分别不出cake和fork


本堂町小春差点把手里的通知书给捏碎。


jw事件之后接到了上头的判决书,富久田和鸣瓢被假释了,这对于仓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和自由人工作总是比杀人犯来的愉悦地多。


问题出在富久田身上...

cp向 cake洞xfork春

 其实大概是洞春洞文学♪(´ε` )

我来交党费了

解释一下背景 社会中存在着稀有的fork和cake两类人,fork天生感受不到食物的味道,食谱里唯一的食物就是cake。cake分辨不了自己身份,所以很容易被其他fork吃掉。普通人分别不出cake和fork

 

 

本堂町小春差点把手里的通知书给捏碎。

 

jw事件之后接到了上头的判决书,富久田和鸣瓢被假释了,这对于仓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和自由人工作总是比杀人犯来的愉悦地多。

 

问题出在富久田身上。毕竟发生过命案的地方早就被封锁了,两个从牢里出来的家伙无处可去。鸣瓢选择住到了百贵家,虽然不愿意当电灯泡,但现在他没有什么办法。按照百贵的意思,如果住在这不习惯的话,等有钱了随时都可以搬出去。

 

可富久田看起来想在她这里赖一辈子。没有定所的他请求住到小春家里,东乡甚至没有询问过她的意见就通过了这个提议。早在jw事件还没有解决时,仓里的人都默认了他和本堂町的关系,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组里大多都看见过小春扒着牢房玻璃和富久田对视。

 

她的视线是火热的。若鹿回忆起来说,目光夹杂着不知名的情绪,简直要把人吞没一般,完全不像是个23岁的小妹妹呢。或许爱情就是这么可怕,他现在想起来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从言语中能看出大概是富久田在追求他们的小侦探,但实际上事实可能是反过来。鸣瓢看自己妻女的照片,百贵看东乡,没有一个人的眼神会这么可怕。

 

这不是喜欢又是什么呢?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富久田要是住在自己家,就算隔得再远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她咽下一口食物,如同蜡块一般无味。如果说仓中有玻璃和监控那还好——要是在家里,她不保证自己会对身为cake的富久田做些什么。

 

她是fork,优秀的捕猎者,凭借强大的自制力和富有欺骗性的娇小外表将所有人欺骗,逃避了警察的排查,隐匿在普通人之中。除了cake,她对所有生的熟的的食物都提不起任何兴趣,或许带血的牛排散发出的特殊的腥气能让她愉快,却不能真正缓解她的饥饿。父母因为此事疏远她,骂她是一个异类,一个吃人的孽种。在19岁时他们以适应社会为由把她赶出了家门,害得她一边上警校一边还得在餐馆里打工。她曾经是最优秀的员工,因为长了张娃娃脸看起来好欺负,有时候被扣了工资,漏了饭菜也只是笑笑忍气吞声。

 

事实上她确实不怎么在乎,就像大象不介意蝼蚁咬自己一口。别人对她若有若无的欺凌甚至给她造成了“我是一个正常人”的错觉,作为自我麻痹的针剂。但偶尔在餐馆遇到cake的时候这些针剂便会失效,从未闻到过的香味邀请着她撕开猎物的喉管饱饮温热的血液。但她也很快明白如果她真的对cake动了手,饱餐一顿之后被抓进去的肯定是自己。她只能吞咽着口水,面带微笑的,给他们送上上等的饭菜。

 

她理解那些看到饭菜狼吞虎咽毫无吃相的人,因为在她看来,他们一样可口。

 

被开了洞之后这种嗜杀的欲望更难控制了,即使不是cake,杀戮的快感还是让她着迷。将刀片刺进胸膛时穿过心脏的声响似乎还在耳边,男人的脖子就在自己眼前等着她咬下去迸溅甘泉。她想起了数田先生临死前亲她的最后一口,她也很想回吻过去,然后从嘴唇开始品尝血肉。

 

而现在,她最爱的,也是唯一的食物,将在她这里度过余生——或许这个余生也没几天,只不准哪天她就把他杀死之后一块一块吃下去。或许男人真的把她的视线当成了爱意,虽然不觉得富久田会这么笨,但对于一个没见过fork的人生阅历丰富的人来说,这或许确实是热恋中的表现,这不能怪他,大部分cake在被咬断喉管的那一秒才知道自己原来是cake。

 

她不合时宜地又回想起数田遥,因为脑袋开了个洞,将爱意与杀意颠倒的人。开了洞的人大概都这样,那个傻瓜显然也搞错了。

 

搬进来的第一天就是灾难。公寓并不大,两个人生活在这甚至有点挤,属于cake特有的香味弥漫了出来,充斥在整个公寓内。男人的东西并不多,很快的收拾好之后便像个懒汉一样倒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着报纸。

 

“小妹妹,我可以默认你喜欢我么,你的视线实在是太露骨了”慵懒的声线从报纸后传来,带着一丝揶揄。

 

她转过头去,手指紧紧抓住袖口的衣服,像是要把它扯烂。姣好的下唇被锋利的犬齿咬破,落入喉间的属于自己的淡淡的血腥味儿弥漫在口腔中,让她找回了点理智。

 

“怎么了,小妹妹?有什么需要忍耐的么?”报纸合上被放在了一边,黄绿色的眸子略带玩味的看着她,“你看起来很紧张,小妹妹。这里是你家,有什么想做的,不用顾忌我哦”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忍耐什么,本堂町转过头,径直走进了厨房。厨房是离这个不停散发着香味的cake最远的地方,她打开窗 ,试图将空气里弥漫的香味赶走,最终气味并没有变淡,好在风吹过头上的洞时小春终于冷静下来了。

 

饭菜的香味对于本堂町来讲,像是浓烈的花香一般,虽然值得一闻,但绝不会有让她进食的欲望。一桌子饭菜唯一的用处就是冲淡了富久田身上的属于cake特有的香味,至少不用这么紧绷着神经时时刻刻提防着自己。

 

“诶,小妹妹做饭真好吃——真是大惊喜”饭桌上的富久田一样是个话唠,在给自己开脑洞的同时撬开了自己的话匣子,鸣瓢哥这句话说的还真不假。但很可惜,虽然她能做一桌子好菜,自己却尝不出什么味儿,做菜只不过是让她觉得自己像一个正常人罢了。

 

“这么好吃的菜,小妹妹胃口也太小了吧。”低沉又无奈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富久田往对面人的饭碗里添了几块肉。

 

很不巧,这并不是食物。小春注意的只有男人手上青色的血管,光滑的皮肤和下面隐约勾勒出的覆盖均匀的肌肉。她烦躁的抬了抬头,却又对上了对面的人略带宠溺味道的眼睛。她倒是也不感到意外,毕竟相处了这么久,这家伙爱盯人的毛病一直都没有变过。

 

“好冷淡哦——小妹妹都不回我话”无视了对方吵吵嚷嚷的样子,饭后她立马把他推到厨房去洗碗,然后关上了厨房门。

 

好饿。好想吃东西。细胞叫嚣着让她打开门扑上去,推倒正在洗碗的,她的最美味的甜点。她动了动手腕,甚至在考虑能否从他身后够着他的脖子让他窒息而亡。但考虑到对方的身高以及手臂不容小觑的力量,她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说服自己第一天是最难熬的,后面几天会轻松很多的。

 

小春没想到事实确实如此。忍耐过第一周之后,对方的味道虽然依然可口,但至少没有让她产生嗜杀的欲望。之前积攒了多日的焦躁也被香气祛除,让她的工作也顺利了点她第一次知道cake的味道甚至可以安抚fork,让他们变得不那么暴躁,而是沉下心来,耐心蹲守猎物。

 

伪装好的捕食者才能得胜。

 

今天从仓回来之后,小春发现家里多了个不速之客。

 

“开洞去买章鱼烧去了。”鸣瓢关掉了电视,转头看向从玄关进来的小春,他站了起来,踱步走向站在门口的小警官,冰冷的眼神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他凑近她的耳朵,压低了声线“说实话,我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开洞现在还活着,在你家里呆了这么多天后。”

 

“但再次看到你之后我就明白了,你应该比我清楚,你给予他的眼神,是爱意,还是杀意。”现在的他就是鸣瓢秋人,而不是那个拥有守护之人的酒井户。观看两个杀人犯的对决,倒是在他无聊的后半段人生中不错的消遣方式。

 

“我不会举报你的,本堂町小春,但是你自己要明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他提了提嘴角,手上拍上了小春的肩膀“既然现在开洞都还活着的话,那就请不要让他得逞了,亲爱的fork小姐。”

 

对话被开门声打断了,鸣瓢叹了口气,揉了揉小春的脑袋“等到都差不多安定下来了,过段时间一起出去玩吧”跟开洞打过招呼后,鸣瓢便回去了。

 

“前辈有跟你说些什么么,小妹妹”门关上了,富久田在门口弯下腰脱鞋,“你知道么,前辈曾经在监狱里,用他的话语,说死了好多坐在对面的人呢~所以说,他的话,除了在井里的时候,小妹妹最好还是不要相信哦”

 

“毕竟我可不想小妹妹哪天在家里自杀”

 

“鸣瓢哥不是这样的人。”沉默了好久之后,本堂町抬起头,盯着富久田的眼睛“他在试图帮我。”

 

“啊…我还没有看到过前辈在现实生活中帮过人哦,毕竟我也是杀人犯,总是担心前辈会害我呢”他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富久田这个大麻烦生活在家里已经半年了。但是要说是来吃软饭的,好像又不大恰当。富久田的所有工资每月都会定时出现在小春的床头,这些钱让他搬出去,甚至租一个更大的公寓足够了。

 

是喜欢么?本堂町突然就不敢下结论了,他自从搬到她家里,出了偶尔摸摸自己的脑袋,或是将头埋到自己的颈间,也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同居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一次吵架,本堂町差点都给富久田颁一个最佳绅士的奖了。

 

但她也没有放任自己的欲望,趁着富久田不注意的的时候吃掉他。想了想,她还是觉得这个奖应该颁给自己。她对富久田产生的食欲,已经被她用理智压到了最低。但即使闻着cake带有的,属于食物的香气也会让她上瘾,就像她头上的洞一样,失去了之后甚至会觉得不真实。她以为他们就能这样一直平和的生活下去,狼与野鹿共存。

 

可是变故发生在了情人节。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并没有开灯,只有靠近饭桌的地方有一丝亮光,她伸向开关的手到半路就被截住了。

 

“留点神秘感”他这样说着,牵着小春的手将她拉到饭桌前,贴心的拉开座椅,行礼邀请她的公主殿下入座。

 

两盘牛排,两个酒杯,中间放着三只蜡烛,情人节搞出个烛光晚餐,富久田这个家伙意外的有情调嘛。杯子里的红酒被满上之后酒瓶被放到了一边,他举了举杯,杯子与杯子的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小妹妹,情人节快乐。”烛光黄绿色的眸子里跳动着,反射出炽热的光芒。“难得的情人节小妹妹可要珍惜啊,我可是准备了一份大礼哦。”

 

“吃完饭之后再说吧,小妹妹先吃,女士优先”本堂町被盯得有些发怵,低下头开始切割手上的肉。三只蜡烛让房间变得昏暗,她除了能辨别这是牛排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手感很奇怪,有一种说不出的来的,不同于食物的感觉,这不像是切一块烹饪适当的牛排。她并没有想太多,反正对于fork来说食物好吃也好难吃也好,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食物滑入嘴中的时候小春终于找到违和感在哪里了。滑腻的口感,细腻的纹理,带着生肉特有的淡淡的血腥味,一口下去还尝出迸溅的汁水。她放下刀叉,将口中算得上是食物的肉块嚼烂咽下,直视着毫无动作,依然盯着她的富久田。

 

“不继续吃下去么,这可是适合你的食物啊”低沉的调笑声传来,带着一丝期待的情绪“还是说,还不够,还想要换点什么。”他站起身,从座位旁边抽出一捧玫瑰,上面插着一封信。他递给了呆愣住的小春,对方也只是机械性的接过而已。

 

“我打赌你会喜欢的,本堂町小春。”像是好奇她的反应,他压低了声音,补了一句“拆开来看看吧。”

 

纸张被打开发出了沙拉拉的声响,黑暗中艰难的辨认出字迹后之后她意识到这是一封遗书。

 

“在遇到你之前我都不知道我是cake呢,杀手小妹妹。我本来以为交给你这封信的日子会早一点,没想到你居然忍到了现在,真厉害呢。”富久田单手抱起拿着信的小春,将她拥入怀里,手上的玫瑰被扔到了一边,富久田拿起了小春的酒杯,抿了一口。

 

“但是不忍耐对身体不好哦,小妹妹。我有十足的把握能让警察觉得是我自杀——事实上也确实是。我能得到期待的死亡,你能得到垂涎已久的食物,这样也算是小妹妹送给我的礼物了。”他把头搁在本堂町的肩头上,有意无意的磨蹭着。

 

她从来没有离她的食物这么近过,瞳孔紧缩,这太超过了,口水分泌出来,身体不能控制的想扑上去撕咬,甚至更感觉到血液在沸腾。属于捕猎者的本能让她从怀抱里钻出,手臂环着富久田的腰,随着一声巨响,他被摔倒了地上。

 

“哇哦,小妹妹看起来没有这么冷静呢。”他被摁倒在玫瑰花束旁,打量着散落一地的花吹了声口哨,身上的凉意让他打了个哆嗦,倒翻的酒液染红自己白色的衬衫,透出自己起伏着的胸膛“看来对我的礼物很满意呢。”

 

她骑在高大男人的身上,双腿夹着腰防止猎物逃走,一只手摁住富久田的胳膊,带着血丝的粉红色的瑰丽的眸子盯着她的猎物。她看起来很狼狈,明明是处于上位者,却是被动的一方。当她真正恢复意识的时候手已经掐在了富久田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带着甜腥味道的抓痕。

 

“你最好清楚你在干什么,富久田保津。”她松开了抠着男人脖子的手,揪着他的衣领,咬着牙开口,“你早就知道我是fork,住到我家,每天缠在我身边,就是为了寻死么。”死亡明明有很多方式,富久田偏偏选择了一个最漫长的。

 

她不由得感到愤怒,被欺骗的愤怒,被玩弄的愤怒。有力地双腿锁着他的腰收紧,让身下的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这是我想过的最完美的机会呢,小妹妹。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不必感到愧疚,你我都是自愿的。”他伸出手抚摸着本堂町因为欲望与愤怒狰狞的脸,“红酒、鲜花配着美食,我这一生最真诚的情人节礼物,不下口么。”他摸到小春纤细的后颈,将她往自己身上带,火热的躯体碰撞在了一起。

 

她被摁在他的颈间,鼻翼了充斥着cake香甜的血肉的味道,手掌摸着对方跳动着的心窝。本堂町已经想象出她撕开富久田的喉管,饮饱对方温热的鲜血,再把他开膛破肚的样子了。她的嘴唇颤抖着,一寸寸靠近对方跳动着的颈动脉。

 

“我很享受小妹妹的杀意,想要在多感受一番。”他闭上了眼,像引颈受戮的天鹅一般

 

他们看起来像最火热的情侣,情人节的烛光晚餐后,在地板上拥吻。富久田欣慰地想着,闭上了眼睛,宽大的手掌最后一次抚摸本堂町的后颈。

 

利齿最终还是落到了柔软的颈间,牙关不断收紧,他等待着小春赋予他最后的解脱。

 

但最后她只是抬起头,鼻尖在他跳动着的脆弱的颈动脉上蹭了蹭,然后留下了一个虔诚的吻。

 

“我做不到。”将爱意与杀意弄反的是她,被牢牢锁着的猎物也是她,“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做到,包括你自己。”

 

她直起身子,手指重新落回他的颈上,带着威胁的力道掐着,“富久田保津,只要你还在我的视线里,我就永远不会让你说出,机会来了这句话。”

 

“情人节礼物”她抓起一旁散落一地的玫瑰花,塞到富久田怀里,然后解开自己的领带与外套,扔在一边

 

“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想杀你。”这是属于她的,脑子上有一个被电钻钻开的洞的少女的,最真实的表白。

 

纠缠着的,混乱的杀意与爱意回到了正轨上。

 

“或许你是真的想死,但是很遗憾。”她解开了他衬衫的纽扣,又像是觉得还不够一样,撕烂了他的衬衣“我还没有满足,所以你得给我活下去。”

 

“品尝你或许不需要杀戮,除了血液还有其他东西能满足我,不是么?”她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吻了上去,“这是我的,情人节礼物。”

 

她的蛋糕等着她品尝。

 

 

 

 

 想求个评论嘤

开洞组比我想的要冷一些))

 

 

 

 

 

 

 

 

 

 

 

 

 

 

 

 

 

 

 

 

 

 

 

 

 

 

 

 

 

 

 

 

 

 

 

 

 

 

 

 

 

 

 

 

 

V鲁
本田ssm概念,后来s2000...

本田ssm概念,后来s2000的前身

本田ssm概念,后来s2000的前身

Rotora改装刹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