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本田菊

28.4万浏览    11700参与
曼柯◎

  我可能开始沉迷猫耳了   

(有参考,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如果侵权了我会删的(⊙x⊙;)

p3烈焰红唇预警💦   

【开始迫害】

  我可能开始沉迷猫耳了   

(有参考,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如果侵权了我会删的(⊙x⊙;)

p3烈焰红唇预警💦   

【开始迫害】

陌小辰儿
是给姐妹的头像……半夜三更赶稿...

是给姐妹的头像……半夜三更赶稿累死我了QAQ

我是真的不会画花花_(:з」∠)_

是给姐妹的头像……半夜三更赶稿累死我了QAQ

我是真的不会画花花_(:з」∠)_

和谷幽
瓦尔加斯政委和实习法医的初见

瓦尔加斯政委和实习法医的初见

瓦尔加斯政委和实习法医的初见

洛纸0V0
摸小菊,猜猜耳坠上写的啥(什)

摸小菊,猜猜耳坠上写的啥(什)

摸小菊,猜猜耳坠上写的啥(什)

戏语平生

泥就完事了2

  #例行提醒,大量泥塑内容


  第二天是例行的世界会议,刷了一晚上日米日露超话的王耀打着哈欠走入会议室,准备随便摸摸鱼混过这次会议,却发现不少国家意识体看上去精神也相当萎靡。尤其是阿尔弗雷德,望上去就是一副精疲力尽完全被榨干的模样,让资深泥塑粉王耀不由得疯狂放飞想象力,差不多连“她”昨晚的姿势都想象出来了。

  最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整个会议基本上就是联五轮流说废话,意/大/利全程不在状态,德/国徒劳地试图维持秩序,反正在念完自己的八页发言稿之后王耀就开始打哈欠了,顺便观察一下与会各国找更新灵感,脑海里各种姿势轮番上演。...

  #例行提醒,大量泥塑内容


  第二天是例行的世界会议,刷了一晚上日米日露超话的王耀打着哈欠走入会议室,准备随便摸摸鱼混过这次会议,却发现不少国家意识体看上去精神也相当萎靡。尤其是阿尔弗雷德,望上去就是一副精疲力尽完全被榨干的模样,让资深泥塑粉王耀不由得疯狂放飞想象力,差不多连“她”昨晚的姿势都想象出来了。

  最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整个会议基本上就是联五轮流说废话,意/大/利全程不在状态,德/国徒劳地试图维持秩序,反正在念完自己的八页发言稿之后王耀就开始打哈欠了,顺便观察一下与会各国找更新灵感,脑海里各种姿势轮番上演。

  有些人表面正襟危坐,内心却在构思过激4p.JPG

  眼看脑海里的阿尔弗雷德(女)已经被各路人马这样那样过三轮了,王耀不禁露出了神秘而慈祥的微笑。

  这时他突然听到手机微博的特关响了一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王耀掏出手机去看又是哪位大佬开劳斯莱斯了,结果发现大佬开的是T72,登时瞳孔地震,以致错过了其他人也不约而同掏手机的表现。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姐姐大人V:

调教我的俄/罗/斯姐姐大人,把高冷姐姐调教成沉沦欲望的玩物,和姐姐大人结婚生子,高甜产乳play。

  链接:想和姐姐大人结婚

 

 

 

  伊万本来只是看一时没人发言就顺手刷会儿手机,结果就看到这么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十万字旷世巨作,那一刻他觉得白杨大概是在仓库里放太久了,都落灰了。

  是你们套娃艺术家(俄/罗/斯泥塑粉)飘了还是我露西亚拿不动大伊万了。

 

  阿尔弗雷德的表现则明显得多,他噗地一声把嘴里的可乐都喷出来了,一边笑得拍桌子一边以单身两百年的手速在评论区留下一连串彩虹屁——

“王%耀v:蛇蛇太太已经谢了,我叫到全会议室都看我,俄罗斯小美女真是人间尤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他并没高兴太久,再刷一下手机,又一篇泥塑漫画冒了出来——


 

八重樱v:

平时高傲任性的金发大小姐阿尔弗雷德,却在大胆勾引我时露出了腼腆的表情。

链接:拜托了,xx君,今夜请对我温柔一些

PS:不要再催更了,在下会慎重考虑的。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核弹按钮,毁灭这罪恶又虚无的世界。太平洋警察虽然nb,却管不了网络海洋中冲浪的野鸡。

 

 

  亚瑟却无闲去关注这两辆豪车,无他,是他的网络冤家又开始逼逼赖赖了。

 

亚瑟王当然是女人v:

傲娇英/格/兰女王,一朝落难被仇家买下,被迫服侍讨好。

链接:呜,饶了我

 

  亚瑟一声冷笑,他不知道这个憨批是谁,只知道是法国人,毕竟这么可恶的只可能是法国人,不记得第一次对线是什么时候了,但和这个憨批你一章我一章比赛车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现在既然对方主动出招,他工口大国也不是开玩笑的。

 

 

只有女人才能领导法/兰/西v:

风骚法兰西寡妇,在克死七个丈夫之后搬到我的隔壁,天天想着勾引我,看我怎么对付她。

链接:还想着你死去的丈夫吗

 

  弗朗西斯握着手机瞳孔地震,果然英国人没一个好东西。他瞟一眼不知为何盯着手机发呆的亚瑟,决定在下次更新给“她”安排上意大利大吊灯式。

 

  而此时的本田菊正紧紧盯着新漫画的评论区,决定爆肝开发联五♀男性向后宫黄油游戏,誓要给五个王八蛋每个人都安排上十八张无码CG。





#解释一下,小菊只是现实中我唯唯诺诺,网络上我重口出击,白鹅是真的觉得自己有两个姐姐。

#无聊使我日更,这篇好久没更了,想看后续的话欢迎留言讨论给我思路。

 

 

 

 

 

 

 


 

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干什么
我觉得自己嗑到真的了。。。泪涟...

我觉得自己嗑到真的了。。。
泪涟涟

我觉得自己嗑到真的了。。。
泪涟涟

子苟

😴

后面两张好久好久以前的旧图

😴

后面两张好久好久以前的旧图

不赤赤


借物:
Modelroco様、NE様、クロノ様、namima

Stage:溯北様

EffectRedialC/iKeno/そぼろ様角砂糖//怪獣対若大将P/針金P/溯北P



借物:
Modelroco様、NE様、クロノ様、namima

Stage:溯北様

EffectRedialC/iKeno/そぼろ様角砂糖//怪獣対若大将P/針金P/溯北P

是乌鸦坐飞机了!

刚开始用圆珠笔画画,小菊太好画勒……着实方便——

刚开始用圆珠笔画画,小菊太好画勒……着实方便——

为兔砸太太疯狂打call的菊小逸

【RPG游戏向/全员向】希望之馆

第三十七章   在下不想背这个锅可以吗?


强烈的光线照的人睁不开眼睛,亚瑟眯了眯眼睛,二话不说就进了茂密的蔷薇丛。纤细的身影没入至少两人多高的树丛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其他人见状也不敢耽搁,立即跟了上去,闯进了茂密的蔷薇从中。


狙击镜上反射的光圈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亚瑟,一晃一晃如同跳跃的精灵。亚瑟冷哼一声,逐渐加快了脚步,到最后甚至跑了起来,等到他一口气冲出蔷薇花丛的时候,就见路德维希提着blaserR93狙击步枪站在门外,好像是在等他们。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亚瑟轻喘着走...

第三十七章   在下不想背这个锅可以吗?

 

 

强烈的光线照的人睁不开眼睛,亚瑟眯了眯眼睛,二话不说就进了茂密的蔷薇丛。纤细的身影没入至少两人多高的树丛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其他人见状也不敢耽搁,立即跟了上去,闯进了茂密的蔷薇从中。

 

 

狙击镜上反射的光圈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亚瑟,一晃一晃如同跳跃的精灵。亚瑟冷哼一声,逐渐加快了脚步,到最后甚至跑了起来,等到他一口气冲出蔷薇花丛的时候,就见路德维希提着blaserR93狙击步枪站在门外,好像是在等他们。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亚瑟轻喘着走到路德维希面前。

 

一道白光从亚瑟眼前闪过,紧接着就从天台顶上传来了基尔伯特极其有辨识性的笑声。

 

“keseseseses——!”

 

“跑那么快做什么?本大爷又不会跑?”

 

亚瑟抬头一看,就见基尔伯特双手抱胸倚在天台围栏边上,而他的身旁正架着一把巴雷特狙击枪。

 

身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逐渐清晰,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阿尔弗雷德那帮家伙。阿尔弗雷德拿着罗维诺匀给他的一把小刀,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细密的汗水几乎把他的额发浸了个通透。

 

“亚……亚蒂!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hero都要热死了!”

 

路德维希弯腰拾起脚边放着的几瓶矿泉水,很适宜的递了过去。

 

“先喝点水休息一下。外围的安保工作交给我就好。”

 

阿尔弗雷德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接过路德维希递过来的矿泉水,咕嘟咕嘟喝了个爽快。本田菊接过矿泉水,微微躬身表示谢意,他一边小口喝着一边往里走,阴凉的大厅确实缓解了外界莫名的燥热,只不过他刚走了几步,就突然愣在了那里,连水洒在了地板上都不知道。

 

“天!安东尼奥桑怎么会在这里?”

 

此刻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的人正是安东尼奥,而罗德里赫和费里西安诺则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旁帮他换纱布。

 

当的一声,身后传来矿泉水瓶落地的声音,紧接着无法抑制的粗喘在大厅内清晰的回响,如同一个小小的鼓槌不轻不重的砸在人心头。

 

费里西安诺听见动静忍不住看了一眼,随后也有些手足无措,身旁放着的纱布也差点被他碰到了地上。 !

 

“ve?哥哥……你还好吗……”

 

罗维诺喘着气,眼眶憋的通红,他紧握着拳头一步一步走向了安东尼奥,白皙的手背鼓起了骇人的青筋。

 

安东尼奥感受到了罗维诺身上传来的低气压先是一愣 ,随即也很快的反应过来。他微微抬头,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

 

“小罗维诺没有事真的太好了,亲分真的很高兴。”

 

“混蛋……”罗维诺低声道,他努力的低着头,想要掩藏住自己微红的眼眶。

  

“对不起罗维,我当时……”

 

“你这个混蛋!!”

 

罗维诺突然怒吼出声,连带着脖子和耳根都憋的通红。他抬起手,不轻不重的砸了安东尼奥一拳,只不过他的声音却颤抖了厉害,似乎染上了若有若无的哭腔。

 

“混蛋!大混蛋!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啊!!”

 

“怎么可以……就这样抛下我!!”

 

“你知不知道!我……我……”

 

罗维诺的声音愈渐小了起来,到最后几乎就听不见了,只是他略带哭腔的抽气声不断在耳边环绕,听的安东尼奥的心也跟着狠狠一揪。

 

要不是形势所迫,他又怎么会把罗维诺一个人留在那里?

 

 

本田菊看在眼里,不由得叹了口气,只是他心里的疑惑却丝毫未减。明明被带走了的安东尼奥又怎么会出现在别馆?

 

“别那么惊讶,本大爷救的。”

 

“有问题?”

 

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基尔伯特此刻已经从天台顶上爬了下来,手中还把玩着几个不知名的小仪器。弗朗西斯一愣,忍不住凑了上去,亲昵的把手搭在了基尔伯特的肩膀上。

 

“怎么回事小基尔?你怎么救的小安东?”

 

基尔伯特咧咧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我只不过是太无聊了,就用狙击镜查看你们动向,谁知道你们能被那些怪物耍的团团转?”

 

“既然你们动作太慢了,那就本大爷救好了。顺便阿西的配合也很棒,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kesesese——”

 基尔伯特毫不客气的扒拉开弗朗西斯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走到桌子前把手中的东西一字排开摆在桌子上。小小的仪器上面微微闪烁着红光,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十二个。

 

“喏,本大爷发现的小东西不赖吧。”

 

他摸了摸戴在自己耳廓上的小仪器,又把一个小巧的记事本放在桌子上。记事本已经被他翻开了,里面的纸页早已经泛黄,而纸页上面写着的几个数字却无一例外的吸引着众人的眼球。

 

“这就是你说的通讯器?”亚瑟率先拿起一个通讯器戴在耳廓上。

 

其余人见状也跟着拿起了一个通讯器,学着亚瑟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戴在了耳廓上。桌子上还剩下最后一个通讯器,!基尔伯特伸手拿了起来,递给了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路德维希,还顺手给他拿了条干净的毛巾。

 

“辛苦了west,这是你的通讯器。”

 

“谢谢哥哥。”路德维希接过通讯器,戴在了自己的耳廓上。

 

“这下好了。”基尔伯特打了个响指。

 

“这样联系就方便多了,顺便你们谁给我们讲讲这次探索都发现了什么?”

 

几道视线刷的一下汇集在本田菊的身上,本田菊吓了一跳,刚想摆手拒绝就收到了来自亚瑟的一记眼刀。

 

“额……那个……就让在下来说明一下吧。”

 

本田菊深吸了口气,简明扼要的把事情梳理了一遍。基尔伯特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时不时的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基尔伯特抿着唇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凉凉的看了本田菊一眼。

 

“噢,这样啊。”

 

“本大爷知道了,也就是这一切的一切都跟你有关系对吧?本田?”

鱼君帅的有点儿烦

[朝菊]空想森林

*非典型乱七八糟型青春故事


1.

     说点什么吧。

     本田菊猝不及防地撞进那片碧潭,他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尴尬地别过了脸。

    “万分抱歉。”

     能听见风从没关拢的窗叶漏出来的声音,沙沙地打搅他的耳边安宁。好吵好吵。

     直到他听见柯克兰很小声地笑:“你在道歉什么啊?”...


*非典型乱七八糟型青春故事


1.

     说点什么吧。

     本田菊猝不及防地撞进那片碧潭,他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尴尬地别过了脸。

    “万分抱歉。”

     能听见风从没关拢的窗叶漏出来的声音,沙沙地打搅他的耳边安宁。好吵好吵。

     直到他听见柯克兰很小声地笑:“你在道歉什么啊?”

     风声消失了,只剩下他呆愣的侧脸被夕阳渲染得朦朦胧胧。

2.

       你去过森林吗?

       并非无聊小孩的探险幻想游戏,而是真实存在的、层层叠叠的森林。那里有从树隙逃出的风,覆盖在棕色土地上的光斑,还有一湖碧潭,在森林中央的小屋后面,隔着一丛树木,无法窥见,但是偶尔能听见鸟雀嬉闹的声音。

      本田菊心中就有这样一座森林。

      他从小就是个怪孩子,恰到好处的礼貌和永远打不破的生疏距离,沉默孤僻,从社交中省下的力气都用来小心翼翼地维护他的森林。

      只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森林。

3.

        他对朋友这个概念的门槛很低,能说上几句话的都算朋友。尽管如此,他的朋友也并不多。以至于一个英国来的交换生转来班上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

        有次在过道捡到了一张学生证,他并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但是那张学生证不同于普通学生的花纹还是让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学生证主人的名字叫亚瑟•柯克兰,有点耳熟,但是他实在想不起来,于是转身打算把它交给老师。

        还没走到老师办公室就被一个身影拦住。金色头发的少年拦住他,指了指他手上的学生证:“不好意思,这张学生证好像是我的…”

         说话有点结巴、日语不太好。这是本田菊对他的第一印象。他抬起头,把学生证递了过去。既然人家都找上来了,就顺手还了,还省一番功夫。他自认是个识相的人。

         “你好,我是亚瑟,谢谢你。”少年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好像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眼睛好漂亮。这是本田菊对他的第二印象。他听见他的森林狂风大作,那片碧潭的颜色被他视线中的双眸遮盖。

        他吸了口气,闷闷地说:“您好,我叫本田菊。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干硬毫无生气却又流畅,这是本田菊应付人的惯用伎俩。少年有点尴尬地捏着手中的学生证,他脑袋里的日语词汇不足以让他和一个日本人畅谈,即使想生拉硬扯,也得斟酌几番。

         于是本田菊看见少年张张嘴,脸涨得通红却只说“下次见”。他看着那个身影可以说是惊慌地消失在拐角,眨了眨眼,觉得这个人好奇怪。是可以被记住的奇怪。

4.

        亚瑟•柯克兰很受人关注。撇去他本就稀奇的交换生身份,他长得好看,身材瘦削挺拔,性格绅士,这些让他理应得到他人的喜爱。他的身边从不缺人群。

        再比如,他很害羞,偶尔会口是心非,有点胆小,很会照顾人,对女孩很绅士,做饭不好吃但是又很喜欢烹饪…女生们喜欢聚在一起课间讨论。而亚瑟这个名字和许许多多关于他的事情会不经意地飘进他的耳朵。

        他最近做梦,会在森林里迷路。那片碧潭沉默地望着他,潭水慢慢化作人形,他再眨眼,只有亚瑟笑着看着他。

       这种感觉不太好,他的森林有了一个不速之客,偷走了他的小湖——不,不是偷走,是替代了那片碧潭。

       他的脑袋里经常会浮现出关于亚瑟的小片段,他晃晃脑袋企图把这些图像甩出去,经常想一个男人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和自己做了一番激烈的斗争,最终有点泄气地承认自己很喜欢那双眼睛。

        只是很喜欢他的眼睛。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5.

       之后好像有点过分巧合了。亚瑟寄住的地方和他家很近,座位经过调整之后也只剩下一条走道的距离。他的生活角落被这个人的身影撑的满满当当,这让他觉得很不适应。森林不该有通向外界的路的。

       他总能碰到亚瑟,然后打个招呼后在转角逃离,即使有时候他并不需要突然转弯。

       森林是沉睡的,安宁的,可他听见了潭水敲击石块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再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鸟叫声…他的森林变得热闹。

       这是他不愿承认,却又确实发生了的事情。

6.

     “你在道歉什么啊?”

     “啊?”他听见这句小声的忍着笑意的问句,呆呆地转过头。亚瑟坐在他的左手边。

       今天他留下来抄作业,亚瑟约了同学下午打球。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过分空旷。以至于亚瑟在看到本田菊回头的时候,还认为自己的话没有被听见。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那片碧潭掀起波澜,他慌乱地涨红了脸。

       “我是说…”亚瑟声音有点抖。

       “刚刚是我在偷看你啊,你,你不用道歉。”

        本田菊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抱着球冲出了教室。

         夕阳烧得云好红,鸟的翅膀也变得好红。男孩们的声音从楼下的操场一直传上来。本田菊眯着眼看着窗外,他突然有点想笑。

         森林里的那间小木屋,好像为谁留了一扇门。


未知數據分析。

是学院pa。

不是欧式英伦风而是中国式校服没想到吧!【?】

是学院pa。

不是欧式英伦风而是中国式校服没想到吧!【?】

叫我硝酸根
一如既往地摸鱼,这次摸一只菊f...

一如既往地摸鱼,这次摸一只菊fafa

一如既往地摸鱼,这次摸一只菊fafa

暗影慕于

亚细亚贺春

#亚细亚贺春

#伪全员

阴雨天气,总是那么的不讨人喜,特别还是过年,气氛一下就糟了许多。我望着窗外,家家户户都大红灯笼高高挂,贴上新的对联与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向往的福字。由于城区禁止燃放烟花炮竹的原因,如今的年也少了些以前的味道。

该说开心吗,也没多开心,因为过不了多久,北京就要封城了。2019末没及时得到处理的病情缘故,病毒迅速扩散,将近遍布于全国,几乎无一幸免。

我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新闻播报着最新疫情,厨房里是濠镜,说是要亲手为我做一次年夜饭,于是昨天就匆匆赶路回来,我没拒绝他,倒也是好奇,我这个最听话懂事的弟弟除了摄影专长外,厨艺是否也同样优秀。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清晨...

#亚细亚贺春

#伪全员

阴雨天气,总是那么的不讨人喜,特别还是过年,气氛一下就糟了许多。我望着窗外,家家户户都大红灯笼高高挂,贴上新的对联与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向往的福字。由于城区禁止燃放烟花炮竹的原因,如今的年也少了些以前的味道。

该说开心吗,也没多开心,因为过不了多久,北京就要封城了。2019末没及时得到处理的病情缘故,病毒迅速扩散,将近遍布于全国,几乎无一幸免。

我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新闻播报着最新疫情,厨房里是濠镜,说是要亲手为我做一次年夜饭,于是昨天就匆匆赶路回来,我没拒绝他,倒也是好奇,我这个最听话懂事的弟弟除了摄影专长外,厨艺是否也同样优秀。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清晨的雾气到中午仍不曾退去,透过层层薄雾的是点点红色,幸福的颜色。不明白为什么在室内也能那么冷,我又去加了层衣物,把关掉的地暖又重新打开,看来这电费是必不可少了。听着厨房内乒乒乓乓的声音,注意力也不禁从电视转向了濠镜忙碌的背影,熟悉,又陌生。确实,以前每年都是我在厨房里准备着佳肴,几个孩子在客厅打闹,偶尔濠镜也会摆脱嘉龙和勇洙的纠缠过来帮忙,尽管我嘴上说着不用不用,实际上也没法拒绝这么个听话懂事又热情的孩子。湾湾也会想着过来帮忙,却因为不会做饭只好在一旁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着她那边一年来的趣事,若我忙得说不上话,她就会自管自地哼歌,顺便教训教训为了一点小事而大打出手的嘉龙和勇洙。虽然总是忙得不可开交,却满是洋溢着幸福的气息,我也会觉得,这才像是一家人。

在我思绪万千时,门铃响了,我料到定是勇洙和嘉龙,这两孩子早早就对我下了通知,我忙去开门,却未曾料到门后的脸会是他。

本田菊应该是最不可能来我家过年的,自从那次,他就一直跟着阿尔弗雷德忙东忙西,除了上司之间必要的事务交谈,我们之间基本没什么联系,大年三十对他的印象似乎还在几千年前,他还是个没我个高的小孩,穿着那个时代的衣服,还是会跟着勇洙和嘉龙这些的顽皮头子在我宫殿里到处乱跑的年纪,还是会抱着我腿喊着我“nini”的年纪……

“耀君,春节快乐”

听得出他语气中很不自然的结巴。

“啊,春节快乐小菊,进来吧阿鲁。”将他邀进门内,却被突然跳出的勇洙和嘉龙吓一跳,这两小鬼还一边向我炫耀着是如何把本田菊从阿尔弗雷德家里绑架回北京的,菊则在一边陪笑,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那个君临天下的时候,那个家人团聚的时候。这样的感觉很是梦幻,梦幻地让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还在梦里头没睡醒。在几个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叙旧中,我似乎又找回了从前的感觉,只是少了个会帮忙教训人的女孩,多了个含蓄内敛的男孩。感觉变了,又没变。

转眼到晚上,濠镜的饭菜也准备好了。很丰富,种类也很多看上去比我做的要好一点,看来准备了不少时间,我对他一顿夸赞,换来嘉龙在一旁调侃说濠镜是为了向我邀功费足了心思。

正当我准备给嘉龙一个“板栗”尝尝时,放桌上的手机震动了。是条短信,没显示是谁,却能瞧见来源——台湾

“先生,春节快乐!”

嚯,这孩子。

“谢谢,春节快乐,晓梅!”

屋外是家家灯火通明 ,家人团聚共度新春的幸福与快乐,屋内也是。年纪大的我也有孤独寂寞的时候,会忆起往事,会怀古伤今,时日至今,也难免不了对国家事物的不耐烦。但仔细想想,又或者现在想想,我有着整个亚细亚的弟弟和妹妹,还想要求什么。

今后,也只会越来越好。


——————————————————

是不是迟了(汗)

向死而生

极东的地理小课堂

在老家冇板子 加上复习地理复习疯了的傻玩意儿

极东的地理小课堂

在老家冇板子 加上复习地理复习疯了的傻玩意儿

601班张小雷

大米王朝后宫二三事③

又是泥塑又是我,本篇芋兄弟,金三角,极东,凸凹,还有一点恶友组嗯


——————————


         这回咱要聊到一对兄弟,哥哥叫基尔伯特弟弟叫路德维希,是苏王和米大帝两国交界处贵族贝什米尔家族的孩子,不过这俩兄弟生不逢时,贝什米尔当年风光一时,扰得米大帝苏王一干人日日头疼,最后家族被围攻,落得了个手足情深却被迫一个送给苏王一个送给米大帝的下场。后来苏王战败,哥哥基尔伯特也一并算入了米大帝的后宫,倒是得和自己的弟弟姐妹相称。...


又是泥塑又是我,本篇芋兄弟,金三角,极东,凸凹,还有一点恶友组嗯


——————————


         这回咱要聊到一对兄弟,哥哥叫基尔伯特弟弟叫路德维希,是苏王和米大帝两国交界处贵族贝什米尔家族的孩子,不过这俩兄弟生不逢时,贝什米尔当年风光一时,扰得米大帝苏王一干人日日头疼,最后家族被围攻,落得了个手足情深却被迫一个送给苏王一个送给米大帝的下场。后来苏王战败,哥哥基尔伯特也一并算入了米大帝的后宫,倒是得和自己的弟弟姐妹相称。



        上回说到米大帝要眉贵妃仏贵人联合其他人救火,他们就找到了这贝什米尔兄弟和一个叫本田菊的姑娘。基尔伯特是个有手段的人,当年贝什米尔家族能兴风作浪少不了他一份力,眉贵妃甚至说过“路德可以留,基尔必须死”的话。他人在大米王朝无依无靠,只能跟着自己弟弟住,恰好遇到米大帝要打压耀昭仪,眉贵妃就把他搬出来了。不过这贝什米尔兄弟可不是当刀子的角色,他俩表面上对米大帝示好孤立耀昭仪和露贤妃,暗地里又和这两人有着密切来往。



        仏贵人呢,和基尔伯特也是老相识,据说年轻的时候跟一个年轻人搞了个组合到处潇洒,后来一个忙与朝廷一个被苏王掳走,那个年轻人又跑去海上开船过好日子去了。仏贵人联合路德及后宫众人搞了个欧若拉歌唱联盟简称欧盟,目的是为了每天唱这首歌缓解米大帝施加的压力。眉贵妃跟着唱了几年歌,嫌烦要退了组织,不料资金投入过多退了心疼,现在天天跟仏贵人吵架,甚至闹到了要仏贵人归还当年那桩没成的婚事的彩礼。



        仏贵人此人,爱好自由,哪怕呆在米大帝后宫也想着有自己一点势力范围和自由,他一想,自己一来和耀昭仪没什么利益冲突,二来在美食上有共同爱好,于是兴高采烈去跟耀昭仪搞贸易了。路德维希见仏贵人先走一步,心道自己也不能落下,况且耀昭仪做事也容易让别人真香,也跑去跟他交易了。



        米大帝一看这哪行啊,拉着眉贵妃开始了,先是拉着眉贵妃去耀昭仪殿里秀恩爱,之后又疯狂撺掇香君,梅姬,本田姑娘跟他闹。要说这耀昭仪跟梅姬和本田姑娘啊,又是一个故事了。梅姬,香君,和濠君都是耀昭仪的弟妹,亲的那种,不过家里关系乱,就有了包括但不限于本田姑娘,阮氏玲将军,任勇洙先生这几个外戚。



        当年王家家道中落,本田姑娘家又飞速崛起,这本田姑娘就带走了梅姬,眉贵妃带走了香君,濠君还被葡先生带走。不要小看本田姑娘文文弱弱一副纤细模样,下起手来那是一个黑,天知道他瓜分走了王家多少东西,据小道传言,现在耀昭仪背上还有本田姑娘当年砍的一刀的疤痕,米大帝第一次看到这条疤还差点被吓萎了。



         梅姬和香君叛逆,不肯信耀昭仪,倒是依赖这本田姑娘和眉贵妃一干人,坚信着米大帝会为了他们跟耀昭仪闹这一真理,仗着耀昭仪不对亲人下手,日子过的好不快活。说起来这本田姑娘当年也是耀昭仪带大的,后来被米大帝带着见识了一番新世界,果断倒戈了。



        本田姑娘和米大帝的初见,是在海边,米大帝一看这东方内敛的秀丽,果断爱了。虽然他当年跟着贝什米尔家族干的时候把米大帝急的够呛,不过后来为了对付苏王米大帝还是层层提拔她,哦现在,现在不但要对付耀昭仪还要对付这苏王弟弟露贤妃,本田姑娘更是步步高升,何况他也够听米大帝的话,就是对耀昭仪态度忽冷忽热,捉摸不透。



《=to be continu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