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本被

43629浏览    187参与
HOPE

新年贺图,祝大家新年快乐

是一个coc剧本的设定,具体设定今年暑假时大概会发上来

那个《应激创伤》的后文

对不起,我不小心把我的小三轮开出来了

新年贺图,祝大家新年快乐

是一个coc剧本的设定,具体设定今年暑假时大概会发上来

那个《应激创伤》的后文

对不起,我不小心把我的小三轮开出来了

不知道是谁

【本被】[自汉化]《你无法想象的爱》

stalker梗的小短文,各种意义来说都很糟糕,介意勿入。

正文全0(但也有许多地方进行了自我阉割)番外啊十八,阅览完整全文请下载→度盘 提取码: d9w2

※下载了修改后缀名为zip再解压!不要在线解压不要在线解压不要在线解压,后缀名已经被改成在线打不开的形式。

解压码是本被(未极化)刀帐番号5位纯数字密码

无授权翻译请勿转出二传。

喜欢的话请去原地址给太太点爱心or留评→P站


往下正文↓


————————————————————


伸懒腰后会扭一下脑袋、听到无聊的对话时会轻轻敛下眼睑、说谎的时候会用手触摸下巴,这些都是他的小习惯。


这些全部都是...

stalker梗的小短文,各种意义来说都很糟糕,介意勿入。

正文全0(但也有许多地方进行了自我阉割)番外啊十八,阅览完整全文请下载→度盘 提取码: d9w2

※下载了修改后缀名为zip再解压!不要在线解压不要在线解压不要在线解压,后缀名已经被改成在线打不开的形式。

解压码是本被(未极化)刀帐番号5位纯数字密码

无授权翻译请勿转出二传。

喜欢的话请去原地址给太太点爱心or留评→P站


往下正文↓


————————————————————



伸懒腰后会扭一下脑袋、听到无聊的对话时会轻轻敛下眼睑、说谎的时候会用手触摸下巴,这些都是他的小习惯。


这些全部都是我眼中的、只有我知晓的他。他的兴趣、习惯、喜好、名字、家的位置,我全都知道。


山姥切长义。一开始只是介意跟自己一样的姓氏所以有些关注他。


我很讨厌这个珍稀到几乎让人以为独一无二的姓氏。


因为这个姓氏,没有人看到我,败给这个姓氏的我只不过是给山姥切传说锦上添花的装饰。我猜想他也许会跟我一样,他也许会跟我有同感。


然而,山姥切长义与我不同。他完全不耻于山姥切这个姓氏,也没有被这个姓氏击溃,言行举止堂堂正正、文武双全、一表非凡、才貌兼备,是个完美的男人。


所以一开始我感到害怕。那种高高在上的人肯定看不起我这样的劣等生吧。真讨厌啊。


但是某一天,我看到他像往常一样捉弄着那位唯一被他认可的、总是嘴上喵喵叫的朋友,对方像脱缰的野狗一样撒腿就跑,他露出了有些寂寞的表情。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那个总是一脸高傲的他也会感到寂寞。而那个寂寞的背影突然伸出一脚把路边的小石子狠狠地踹开,然后他好像就切换了某种开关,重新挺立好身姿,变回了平时的山姥切长义。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我变得更加关注他。


他每天的午餐,都吃的是一些让人难以相信能够支撑起那副俊美体型的毫无营养可言的东西,不是量特别少的什么三明治,就是一些能量饮料。兄弟告诉过我,要养出健康的肌肉就要吃健康的饮食,所以每天的便当都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他每天吃的那些东西真的让我无法想象。


他会在图书馆里读一些古怪的书,是我读不来的全英文的书籍。


虽然知道毫无意义,我还是把那本书借了回来,然而完全看不进去。他到底对什么感兴趣呢?是这个地方引起了他的注意吗?我一边想着,一边无意识地用指尖划过书页。


他今天也被女孩子约了出去,对方在铺满了浪漫晚霞的空教室里向他告白了。那个女孩子的头发看起来柔软蓬松,性格有些内向,但丰满的体型却大胆得与性格完全相反,简直是漫画角色一般的女孩子。但是山姥切长义像往常一样,用不会弄哭她的措辞,温柔地拒绝了她。


他晚饭会吃什么呢。平时喜欢做什么打发时间呢。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类型的呢。


脑里全是这些问题的我跟在他身后,一路找到了他的家门口。


这……简直就是跟踪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明明知道这样不对,我还是没法停止自己的行为。甚至还在一瞬间快速地检查了一下放在玄关的鞋子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的。


还是个学生的长义竟然是独居,想到因为朋友逃走而露出寂寞表情的他,我心里的骚动越来越难以抑制。于是这种跟踪行为,简直就像被浇了汽油一样,转瞬间变得更加过火。








“啊?你竟然带了便当,好少见啊喵?”

“对。但是不会分给你哦。”

“哼?你老爸老妈回来了喵?反正不是你自己做的吧。”

“嗯,不是我做的。也不是父母做的。”

“那是谁给你做的喵?”

“不知道。”

“不知…嗯???”

“每天都有便当放在门口邮箱里。”

“喵嗷?!”


包裹着二层便当盒的棉布,是那种正常学生年龄段的人不会选择的和风花纹,而且容量超大,各种下饭菜色彩缤纷又紧密地排列在饭盒里,还挺可爱的。


每到太阳升起,我明明知道邮箱里什么都没有也还是会习惯性地去查看一下,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便当就开始出现了。一开始,我当然是装作没看到,直接忽略掉了。但是每天都会有新的便当放进去,我逐渐开始介意,想知道那个一点都不可爱的便当布里到底放着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就发现便当盒里堆满了手作的色彩丰富的小菜,还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


与外表不同,里面的食材倒是很可爱的样子,也许是被这一点鬼迷了心窍,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吃了一口,也忘了去介意里面会不会被人下了药。


“好吃。”我久违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于是从那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猫杀君的意思我懂。如果是猫杀君在吃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家门口的便当,我也会很严肃地提出质疑。虽然不会出手制止就是了。


温柔的猫杀君一直在大喊“不要吃!你为毛要吃啊啊啊?!”但我还是忽视掉这道噪音,全部吃完了。


“……喵、我就顺便问一下、你最近的运动服每天都很干净……?”

“因为每天都有人洗呢。”

“身边有没有丢过啥东西之类的……?”

“第二天就会变成崭新的东西回来。”

“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

“浴室里的水渍全都没了,现在干净得闪闪发光。”

“你完全是被人跟踪了啊!喵!!”

“应该是什么小精灵吧?”


简直像是家务小精灵一样。虽然完全不要求回报这点反而有些奇怪,不过……嘛容后再说。


“好了,猫杀君。下一节课是音乐吧?你就好好沉醉在我那美妙的吹奏乐里吧。”

“喂话还没说完……!吹奏乐…?!!你可不要吹没盖好盖子的笛子啊!喵?!”





他今天一整天都跟他唯一的朋友南泉一文字在一起啊。想到这里,我觉得胸口有些难受。毕竟那是他唯一认可的朋友。南泉的身边是唯一可以看到他流露出真心笑容的场所,所以我希望南泉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但是最近又不这么想了,最近只会肤浅地想着,长义要是只会对着我笑就好了。


我看着电车上的窗户倒映出的陷入自我厌恶的自己。偶尔会有人说,我跟他长得挺像。虽然当时会有点开心,但是就算被人说跟喜欢的人长得像,好像也没什么好开心的。


“…?!”


从窗户倒影看到后面的人好像在移动,然而【】传来了违和感。一开始,还以为是拥挤时不小心碰到的。后来【】


“…!”


我明明是男的,他是不是弄错了。于是我暂时忍耐着对方的举动,一直等待他注意到自己犯下的误会,【】


“(你该明白我是男的了吧…!)”


明明可以抵抗的,明明可以叫出声来的。但是因为恐惧所以做不到。假如我开始抵抗的话,现在被对方抓在手里的东西会不会被他捏碎。脑里幻想到那种场景,我顿时除了浑身发抖以外什么都做不到了。


啊啊,这就是报应吧。谁让我做了跟踪这种无耻下流的事情。我干脆就这样受着吧。


不过我还是不会停止跟踪长义的。我又忍不住开始厌恶这样的自己。


“你没事吧?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不如下一站下车吧?”

“诶…啊?啊…!”


这熟悉的声音让我睁大了眼睛。为什么、怎么会、你明明说过今天没什么事情要做所以会直接回家啊?


我为了通过偷偷藏在你家的隐形摄像头去听你在家里起居的日常音,特意急忙走上了与你家完全相反的回家的道路,你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才对啊。


这种话我当然没有问出口,也绝对不能问出口。看到有人跟我说话,身后的男人也害怕暴露而放开了手,长义一直拉着我,到下一站之后一起中途下车了。


就像他拉着南泉一文字的手一样,现在我的手也被他拉着。原来那个不是报应吗。他竟然,在拉着我的手。


我高兴到几乎要哭出来,而他看着这样的我,也许是误会了我因为遭到那种事情而非常恐惧,于是他让我坐在了车站的椅子上。


“你是山姥切君,对吧?因为我们姓氏一样,所以我对你有点印象……你,没事吧?”


“啊、嗯、嗯……”


山姥切长义,叫了我的名字。虽然高兴得快要上天了,但是不能让他误会。


山姥切长义认识我的契机,与我认识他的契机几乎是一致的。尽管如此能够与他对话还是让我十分开心。甚至因为太过开心话都说不出来。他稳重又温柔地安慰着这样的我,我真的好喜欢他。


“非常、谢、谢谢、你……”

“你真的可以一个人回去吗?”

“没、没事的。已经很近了。”

“是吗?不过,我也有点事情要去那边,不如我跟你一起坐车过去吧。”


其实我确实觉得有些害怕,所以能够听到他这样说,即使不提我对他的感情,我也真心地感到高兴。


他微微笑了起来,用手摸着下巴,实在是英俊得像是从画里直接走出来一样,让我看入了迷。





“给,辛苦你了。”

“诶,明明是个学生,你还挺有钱的嘛?”


目送国广离开车站后,我来到约定好的车站把钱交给了那个男人。但是这个傻逼再不立刻消失的话,我就要忍不住拔刀砍了他的手了。


“被人要求去对男人做那种事,我还想万一我做不到的话就不好了,但如果是那个孩子的话我完全下得去手嘛。而且还以为刚才那样根本不算完成任务呢,不过现在钱也到手了。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交易结束了。我不喜欢听废话。”


我现在就想听听他的声音。他肯定在害怕吧,肯定在发抖吧。我告诉他已经没事了的时候,那个空虚的眼神,那个胆怯地看着我的目光,啊啊,真是难以忍耐。说不定他在回家的路上就已经哭出来了吧,真想快点听到他的声音!


“我说啊,你跟他也挺像的,我们来一发怎么样?”

“你明白我为什么要约在这里吗?”我说着轻轻抬起下颚,让他注意到旁边的警察局。

“开个玩笑嘛。”这个傻逼最后留下一句让人恶心的话语离开了。


虽然说这是不可避免的花费,但我确实应该去找个更靠谱的人。毕竟这是最能让他对我产生好感、让我把他所有的一切都拿到手的、最好的接近方法。


山姥切国广,一个跟我姓氏相同的人。我明明以这个姓氏为荣,而他却仿佛无能地被这个姓氏尽情蹂躏着,多么可悲。


而且那个家伙开始跟踪我这回事,也早就在他刚刚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发现了。一开始确实感到不快,但我承认我也因为他跟我拥有一样的姓氏而对他有些介意。


我也在关注着他。


性格自卑的他却出奇地拥有很多朋友,而且很珍视自己的兄弟,喜欢可爱的东西。


在观察他的时间里,我变得开始喜欢他了。


某天,邮箱里被人放了便当。虽然我感觉犯人除了那个家伙以外不会有别人了,但是担心会有假扮成他的其他人这么做,所以一开始没有出手。


“吉行,没事吧。”


在学校时,他的朋友似乎伤到了手指。为了给朋友止血,他拿出了那个我在邮箱里看到的让人难以做出评价的和风棉布。看到那一幕,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吃那个便当了。一想到之前不知道浪费了多少个这明显是手作的、而且塞满了我爱吃的菜的便当,我就忍不住懊悔至极。


那个藏得十分蹩脚的隐形摄像头,当然也被我发现了。在随意摆放着的假盆栽的叶子缝中,藏着那个摄像头,而我看着摄像头的反光,只能轻笑。


“这应该叫做,臭味相投吧?”


他家里还住着两位非常强悍的兄弟,所以为了侵入其中花了我不少功夫。不过突破了年级较小的那位兄弟的难关之后,每天通过藏在他家里的摄像头偷窥他也变成了我的日常。


他到底对那些他偷走的我的个人物品都做了什么呢。是跟我一样吗?


然而,那个家伙实在是纯洁得让人担心。


经过我嘴巴的那个便当盒,他什么多余的手脚也不做,就是每天彻底地清洗干净;为了不伤到从我这里偷走的运动服,他每天都亲自用手清洗;我喜欢的用起来很方便的圆珠笔被他买了新的进行交换,换下来的那只旧笔就被他宝贝地收藏起来。


真的是让人忍不住笑出声的,无比纯洁的小精灵。


“哈……这个真的是那个、涉及到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就无比随意的国广、吗……?!”


[我真的,好肮脏啊……]


通过摄像头听到这句话,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肮脏?你倒是说说你具体什么地方有哪里肮脏了!我一边【】一边笑出了声。


这里有一个收集了大量国广个人物品的房间,国广的内裤、国广的筷子、国广的手帕、国广的鞋子、国广的照片。他不会知道这个房间的,门上有很多道锁,而且我只会在国广睡着的时候进入这里。这里的墙,也差不多要被国广的照片全部贴满了。


今天他那个不安的表情没法拍下来,但是只是回想一下,【】


“啊,不过也很快就没有必要这么做了吧。”


就是为了这个目标,今天的那笔钱才是不可避免的消费。现在已经创造出了我们相识的契机、然后就可以与他接近、慢慢让他接受我、让他请我去他家玩、堂堂正正到他家里做客,到时候【】


“啊哈、啊哈哈哈!好可爱啊、国广好可爱啊!”


能够透过机器听到他发出规律的吐息声。看着在摄像头另一边陷入沉睡的他,我用【】手指摸着他的身影,将他染上我的颜色。


“晚安,国广。”


在摄像头这边留下一个晚安的亲吻,我离开了房间。


啊啊,真希望能够直接给你晚安吻的那一天快点到来。


————————下接番外


HOPE

【本被】应激创伤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只能这样了^=_=^





















只能这样了^=_=^

言

 |_・)

我觉得冬天不仅冻僵了我的鸡脚,还冻蠢了我的脑袋(这不是原因好吧)

 |_・)

我觉得冬天不仅冻僵了我的鸡脚,还冻蠢了我的脑袋(这不是原因好吧)

言

我在干什么啊()

幼被注意。

我在干什么啊()

幼被注意。

言

(个人)十分舒适的狂草产物

(个人)十分舒适的狂草产物

言

本被,对家无差注意避雷


lof我……算了我懒得骂了,各位小年快乐🇨🇳

本被,对家无差注意避雷


lof我……算了我懒得骂了,各位小年快乐🇨🇳

镜泉-是个尸体

*手绘注意
想不到吧老子回来了!!!
翻了翻tag发现大家进步都好大只有我是屑
卑微了
大部分是摸鱼x

*手绘注意
想不到吧老子回来了!!!
翻了翻tag发现大家进步都好大只有我是屑
卑微了
大部分是摸鱼x

HOPE

【本被】恋心

*是三号本丸的设定,私设有。主cp本被,其他cp有,亲情友情爱情向皆有。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的。” 黑色短发的少女有点尴尬的捧着红木质地的大盒子说道,内里的红丝绒上,端正摆放的几十枚银戒指表面阴刻着形态各异的刀纹,“介于咱们本丸已经确定关系的刀剑男士已经有好几对了,所以我为你们准备了戒指,没有确定恋爱对象的刀也可以先拿着。好了,现在请各位来取自己的戒指吧。”

在各位刀剑都取走自己的戒指后,审神者便拜托巴形和静形薙刀把一条横幅挂到墙上,随后,她便跪坐在众刃面前,用相当严肃的声音说道:“在座的诸位应该不太清楚戒指的具体含义吧,...

*是三号本丸的设定,私设有。主cp本被,其他cp有,亲情友情爱情向皆有。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的。” 黑色短发的少女有点尴尬的捧着红木质地的大盒子说道,内里的红丝绒上,端正摆放的几十枚银戒指表面阴刻着形态各异的刀纹,“介于咱们本丸已经确定关系的刀剑男士已经有好几对了,所以我为你们准备了戒指,没有确定恋爱对象的刀也可以先拿着。好了,现在请各位来取自己的戒指吧。”

在各位刀剑都取走自己的戒指后,审神者便拜托巴形和静形薙刀把一条横幅挂到墙上,随后,她便跪坐在众刃面前,用相当严肃的声音说道:“在座的诸位应该不太清楚戒指的具体含义吧,简单来说,戒指就是二人之间羁绊的象征,不只是恋人可以使用,其他感情也可以。所以交换戒指是一个相当严肃的过程,因此,我特意举办了这次活动。因为我注定不会永久陪伴你们,所以只要在如果实在没有其他人选的情况,才可以选择我,明白了吗?”少女伸手从盒子中取出最后一枚阴刻着蓝花楹的戒指套在自己的食指上,摇了摇手中的铃铛,示意活动开始。

少女看着近侍长谷部犹豫着望了自己好几眼,最终还是走向了伊达那边,松了口气。

说到底,这TMD不就是大型相亲活动吗!少女在心中疯狂吐槽着,刚才差点就憋不住笑出来了呀!但是她希望这帮付丧神能有个伴侣的心确实真的,毕竟……

山姥切长义看着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地找到了自己的伴侣,不管是出于哪种感情,他们都很开心。

银色的戒指反射着金色的阳光,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某个家伙。

身边的南泉已经和他新来的兄弟山羽交换完了戒指,毕竟审神者说了其他感情也可以使用。但是对于长义来说,这枚戒指送给那刃的原因只会是爱情。

但是……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长义跪坐在忙于拥抱欢喜的众刃之间,意识逐渐飘回一年前。

 

一年前,本丸。

审神者有些惊诧地望着这位披着银色斗篷的不速之客,差点没捧住手中的乌龙茶兑酒,在监察官充满玩味的视线下颤颤巍巍地把杯子藏到了身后,一边的近侍长谷部威胁式的将刀刃推出半寸,审神者连忙把他手中的刀按回去。开什么玩笑,袭击监察官就相当于造反,再说这位凭借一己之力便可守护之前的聚乐第的监察官还不知有多强,贸然激怒他可不是明智之举。

所幸监察官大人似乎还不打算发怒,审神者便立刻召集本丸中养老的五名极化短刀:前田、平野、乱、小夜、今剑,和等着极化的满级山姥切国广前往聚乐第。在国广收拾东西时,审神者和其他同行五刃便前来了,审神者替他系好了胸前的带子,同时轻声嘱托道:“本来由极化归来的歌仙去更为稳妥,但是人已经来了,所以只好派你去了。但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的实力的意思,乖,别妄自菲薄好吗?还有,这里是一枚御守,你带好。前二·队·队·长·大·人。”

面前从刚才开始一直侧头不直视她的付丧神闻言稍显惊诧地望向她,漂亮的脸庞刷地红透了。她轻轻一笑,给他带好御守,又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挨个摸了摸短刀们的头,中气十足地说道:“请你们把胜利再次带给我。”

六名刀剑闻言皆单膝朝她跪下,应声道:“是!”

审神者犹豫了一下,最后又抓住了国广的手,细声说道:“那个……切国,我的同事们猜测这位监察官大人……很可能是你的本作大人,长义,所以……你,不要紧张好吗?放心,如果他要欺负你,我会拦着他的,但是,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吧?我希望长义大人,能代替我……算了,你快去吧,一路小心。”

国广默默点了点头,便立刻起身,正与格子门外的监察官对视了一下。对方隐藏在斗篷下的那双深蓝色的眼眸看上去清冷锐利,与烧失前模糊记忆中的那刃的锐利眼眸短暂地重合,又分离开来。

注意到国广眼中的茫然,监察官抿紧了嘴,冷哼了一声,便转身前往了聚乐第,只留下了冷淡的梅花暗香萦绕在国广身边。

国广还没意识到,但随后而出的审神者已经确定这位监察官大人必定是那位传说中的本作长义大人了。

前往聚乐第后的国广终于意识到这位监察官大人对自己似乎太上心了,无论是在战斗中还是在战斗间的闲暇中,对方那海蓝色的目光都仿佛有形一样,丝线般紧紧缠住他,询问之后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方莫名其妙的严厉督促与……鼓励?国广听完那句“不要让我失望”后便开始仔细打量对方,从对方那张绷紧的俊脸上,能明显地看出对方正处于气愤和另一种奇怪的感情中。会是他吗?国广想,可是在经历那场大火后,模糊的记忆让国广不敢确认眼前刃的身份,只能默默地从对方冷淡的梅花暗香之中走开,前往下一个战场。

长义看着离开的国广,心中不禁被名为愤怒与失望的情感所占据,尽管欣喜于数百年前那把真正算的上自己弟弟的仿刀如今已成长为这般凛然清澈的美丽刀刃,但他找寻了数百年的时光,最后却只换来对方的茫然目光,此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被随意翻过。

凭什么……只有他一刃自那个夏天后忍受思念之苦!而被思念的对象,却遗忘了他,两刃的过往,仿佛晚冬的红椿,到了蝉鸣之时便悄然消逝。

直到对方获得优的凭证,自己前往那个本丸后,这份气愤也没有平息下去。心情不好,言语自然也格外的尖锐,被严苛讽刺的仿刀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却仍自卑地深深低下头去,抱紧了手中的本体刀。

长义想,两刃从此之后会老死不相往来,最起码仿刀也会单方面躲开自己。

晚上,长船派的众刃收拾完欢迎会的东西后,格子门便被人轻轻敲响了。光忠打开门后,站在门外的那刃令房间内的众刃都吃了一惊。

穿着睡衣的山姥切国广有点怯懦地望了一眼屋内,对光忠说:“光忠,请问本科在吗?我……我想和他私下聊聊。”

长义闻言起身,站在光忠旁边故作轻蔑地说道:“哈?我和你应该没什么好聊吧,伪——”剩下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身边的光忠锤了一拳,险些成为本丸内碎刀第一刃。

“真是的,长义君不可以这样没礼貌啊。”

“是,光忠太爷爷教训的是。” 长义揉了揉被锤的胳膊回道,瞪了国广一眼便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几乎是拖着他朝堀川派的房间逃去。

相当意外的是堀川派的房间居然只有山姥切国广一刃,长义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衣,脑中天马行空,想自己要是睡在这都不用回长船那里换衣服了。

国广给长义倒了杯茶水,随后便士下坐地叫道:“本科,对不起!”

长义被他这一下吓得嘴里的茶水差点都喷了出去,一边咳嗽一边问道:“咳咳,你这是怎么l,咳咳,怎么了,突然向我道歉。 ”

“对不起,我没能认出你。” 将头深深埋下的国广自然没有看见长义忽然变得铁青的脸色和攥紧的双拳,依旧自顾自地说着,“因为我……”

“经历了烧失,所以以前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对吗?” 长义的声音仿佛隔了一层冰远远地传来,国广闻言浑身一颤,道歉的话语继续从那张不善言辞的嘴里吐出:“是的……真的对不起!我对你,只剩下了一点残存的印象,我记得,你的眼睛,你那深蓝色的,时而温和时而锐利的目光,还有……”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握住国广的手,随后他便被拽入了一个同样温暖的坚实怀抱,他继续喃喃地说道:“你扶着我教我写字战斗的手,温暖的,总能给我依靠的手和怀抱……对不起!本科、长义哥哥!我,把你,把小田原全都忘了!”

国广说着说着便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长义的声音染着泪水响在耳边:“这种事情,我也知道啊!我只是不愿意相信,你居然真的把过去都忘了,把我永远留在了战乱的小田原城中!可恶,可恶,可恶!凭什么,凭什么只有我独自要承担思念的痛苦!”

温热的泪水渗入单薄的棉质睡衣,国广想抬头,被长义强硬地按在怀中,那染着泪水的声音带着苦笑说道:“对不起,给你这个没气量的哥哥一点脸面吧,国广,别抬头看我这副丑态。”

国广点点头,就这么抱了好一会,长义都没动,国广犹豫着叫了叫他,才发现他睡着了。

那张与自己有七八成相似却更为俊美的脸庞上还挂着泪水,国广伸手将那些泪水轻轻拂去,就听见格子门被轻轻敲响,是光忠把长义的出阵服和内番服都送来了。

“长义君今晚应该不回去睡了吧?就拜托被被酱你照顾他了,这是长义君的衣服。晚安。”

国广点点头,送走光忠后便整理好被褥。

躺在长义身边,听着对方轻缓的呼吸,嗅着梅花的香味,国广感觉自己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那是一种更深远的,更温柔的感觉。

在那之后二刃的关系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亲近了起来,虽然长义还是会伪物君伪物君的叫,但是比起蔑称却更像是爱称,极化后的国广自然也不甘示弱,是仿品不是伪物的回过去,恋心自然也在不知不觉中壮大。

长义摩挲着戒指,最终起身朝国广走去。

山姥切国广正被鹤丸国永和大俱利伽罗团团围住,漂亮的脸庞染上一层绯红,他慌乱地拒绝了搞事鹤和被撺掇来的的大俱利那似真似假的表白,正撞到某人怀里,一抬头,便是长义。

“本科!那个,我,你帮我拦一下鹤丸,他非撺掇大俱利过来向我表白!”

长义闻言挑眉,抬头望向眼前的太刀,伸手把国广拽到身后,微笑道:“鹤丸国永先生,您既然是光忠太爷爷的长辈,那么希望您就别总为难长义的仿刀了,他这么害羞的孩子可经不住您的喜爱。既然无事,长义和国广便先行告辞。”

被强行无事的鹤丸也不好说什么,便任由二刃离开。

长义将国广拽到偏僻的一边,看着国广松了口气,便犹豫着开口问道:“伪物君……你的戒指要送给谁?”

迎着国广震惊的目光,长义颇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发,道:“我只是好奇地问一下而已,你不说也一样,因为我——”

“我想送给本科。”

“——想把戒指送给你。”

两刃相对沉默。

啊,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喜欢你,国广。” 长义说着,把左顾右盼的视线偷偷移到国广手上赤裸的白皙肌肤上,感受到对方视线在自己脸庞上的停留,长义一咬牙,正视着对方说道:“你也喜欢我对吧?”

国广点了点头,两张相似却截然不同的白皙脸庞瞬间都变得绯红。

“那,我们,来,来交换戒指吧……” 国广磕磕巴巴地说道。交换戒指后,国广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迎上了一个热情的吻。

审神者看着这两位躲在角落里亲得难舍难分的山姥切,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真是的,也不知道避着点短刀他们。

END

背后突然杀气大作,审神者被吓得一回头,正望见交换完戒指的极化堀川拔出了本体刀。

审:“堀哥你冷静一点。”

堀:“我很冷静。”

END

HOPE

记一下我所有的本丸设定

一号本丸 审神者清水正介or清水凉子

这家审是男审,拥有变为女审的能力。

喜欢长谷部,近日因为吃醋某刃总念叨织田信长而将对方踹去远征。

虽然把被被换成了近侍,事实上心里却总惦记婚刀 。

是个相当口是心非的没用攻。

本丸cp除主压切外自由心证。


二号本丸 审神者没有姓名的某男审

这家审灵力相当奇特,导致所有召唤出的刀剑男士都变为了女士,听起来似乎相当幸福但由于自己相当粗枝大叶而初期刀又是歌仙的缘故,一度认为自己会被近侍杀掉。

是个花心大萝卜。尝试摸长义的胸但对方总会在关键时刻变回男儿身。

本本由于用的是政府灵力而可以保持男儿身,但为了让本丸的大家不太尴尬而保持女性外表。喜欢被被却不肯明说,因此让二刃陷入...

一号本丸 审神者清水正介or清水凉子

这家审是男审,拥有变为女审的能力。

喜欢长谷部,近日因为吃醋某刃总念叨织田信长而将对方踹去远征。

虽然把被被换成了近侍,事实上心里却总惦记婚刀 。

是个相当口是心非的没用攻。

本丸cp除主压切外自由心证。


二号本丸 审神者没有姓名的某男审

这家审灵力相当奇特,导致所有召唤出的刀剑男士都变为了女士,听起来似乎相当幸福但由于自己相当粗枝大叶而初期刀又是歌仙的缘故,一度认为自己会被近侍杀掉。

是个花心大萝卜。尝试摸长义的胸但对方总会在关键时刻变回男儿身。

本本由于用的是政府灵力而可以保持男儿身,但为了让本丸的大家不太尴尬而保持女性外表。喜欢被被却不肯明说,因此让二刃陷入了相当的痛苦当中。

生被被气的主要理由是在本丸对方居然问他是谁。

被被认为本本是讨厌她才会亲吻她使她失魂落魄,因此瞒着本本前去极化希望能借此解开心结,偶然遇见了过去与她分开后的长义,旁敲侧击之下才明白本本其实喜欢自己。

目前本被二刃相当lovelove中。


三号本丸 审神者没有姓名的某女审

这家审原本是男身并与被被相爱,后没管住好色本性爱上他刃间接导致被被的破碎,这一世相当后悔于是变为女儿身并选择歌仙作为初期刀,但好色本性难改。

缺乏女性常识到会穿着裙子大开双腿坐着。

从所有刀中选择了看上去相当靠谱又帅气的长义作为被被的对象,在长义来后便催促被被前去解开二刃心结。

这个本本生被被气的理由是对方没认出自己加擅自承担山姥切之名,在被被真诚解释下大体原谅了他,目前处在甜美的双向暗恋加试探中。


四号本丸 审神者没有姓名的某男审加一

是黑暗本丸。

这家审上一世爱上了莺丸,意外导致对方破碎后毅然自杀,这一世锻了许多年都没锻出莺丸而疯狂,期间与长谷部发生关系。

终于锻出后,由于对方失去从前记忆而彻底发疯,关起莺丸并将其本体与自己彻底封存起来,强迫其他刀剑男士与莺丸发生关系。

最后其他刀男都战死沙场,审神者也用莺丸碎刀自杀。


五号本丸 审神者没有姓名的某男审加二

是黑暗本丸。

这家审是个懂催眠的从头到尾的变态。初期刀是被被,由于初期刀的身份不方便玩就被审神者丢到仓库里,被前来偷偷调查的长义作为不揭发审神者的筹码而讨要来了,从此成为长义的专属宠物。

长义也会催眠,为了收集证据而催眠自己封闭良知去和审神者一起变态,解开封闭的关键是被被主动的吻。

收集完证据的长义意识到政府不会严惩审神者于是拿刀把他砍了,之后又杀掉了其他已经心智崩坏的刀,最后催眠被被忘记这一切,自己选择刀解。

这个本本,一直都爱着被被。可惜直到最后被被才明白本本爱他。

之后这个被被被送往了其他本丸。

大概,很快就会选择刀解吧,因为被催眠了很多次的他,最后其实没有被长义催眠成功,记住了一切。


言

我都画的什么傻逼玩意

(逃)

我都画的什么傻逼玩意

(逃)

鶴川

现代的运动系脑补

剑道部双子星 无差

现代的运动系脑补

剑道部双子星 无差


伊吱鱼丸
新年快乐!! 我今年也是没有什...

新年快乐!!

我今年也是没有什么作为的一年。

希望明年变得更好吧💪

新年快乐!!

我今年也是没有什么作为的一年。

希望明年变得更好吧💪

天緒

【完整】

#刀劍亂舞 #本被

—————————————

*點文者:黑糖麻糬

*山姥切長義X山姥切國廣

*文筆差及OOC慎入

*聖什麼誕打連隊戰啦

—————————————

  

  ——他們節節敗退。

  冬日冰寒的空氣使得傷口越發刺痛了起來,男子背負著同伴前行,步履也越亦蹣跚,冷風颳去罩頂的白布,他卻無暇顧及自身,任由金色的頭髮紛亂在曇天之下。

  敵我的力量差距遠超預期,在刀裝損毀得零零落落的情況下,他們已失去了迎戰敵人的能力,然而據情報所知,還有兩隊以大太刀為主的時間溯行軍在此處徘徊。

  若是不幸遇上的話……

  偵查到陰厲的殺氣,山姥切國廣立刻將視線掃向左...

#刀劍亂舞 #本被

—————————————

*點文者:黑糖麻糬

*山姥切長義X山姥切國廣

*文筆差及OOC慎入

*聖什麼誕打連隊戰啦

—————————————

  

  ——他們節節敗退。

  冬日冰寒的空氣使得傷口越發刺痛了起來,男子背負著同伴前行,步履也越亦蹣跚,冷風颳去罩頂的白布,他卻無暇顧及自身,任由金色的頭髮紛亂在曇天之下。

  敵我的力量差距遠超預期,在刀裝損毀得零零落落的情況下,他們已失去了迎戰敵人的能力,然而據情報所知,還有兩隊以大太刀為主的時間溯行軍在此處徘徊。

  若是不幸遇上的話……

  偵查到陰厲的殺氣,山姥切國廣立刻將視線掃向左前方,碩大的紅黑身影自建築物後方現出身形,令人戰慄的嘶吼透過寒風遠遠傳入耳畔,他毫不猶豫,將重傷的同伴交給其他隊員,自己則隻手按上刀柄。

  ——身為隊長的他、身為隊內受傷最輕的刀劍男士,將會為同伴的逃離斷後。

  「快走!」

  銀亮的刀刃顯露鋒芒,男子隻腳後移,踩穩了下盤,被風吹揚起來的斗篷獵獵作響,他將打刀橫持至臉側,刃身折映出沉澱下來的碧色,毫無畏懼和遲疑,此刻心內只容得下堅決,即便他清楚、自己極可能斷卻在襲來的敵眾手裡。

  即便如此,那又何妨?

  「……我是、國廣的第一傑作。」在敵大太刀發起攻勢之前,男子壓低身形,低喃著提醒自己的話語,在欺步攻向敵方之刻變得澎湃激昂:「我就在這裡、儘管放馬過來!」

  他從未有過宏大的心願,只要能為同伴們拖延出逃離的時間就好,若是一己之軀、還能為其他人做些什麼的話——

  刀劍交錯的聲音極沉極響。

  在一眾直抵天日的時間溯行軍之間,刀劍男士縱然敏捷,攻勢卻分外單薄,幾乎無法造成當即性的殺傷。

  隨著時間的推移,局面越發險峻,進攻與閃避的取捨漸漸無法周全,捨一得一,加重的傷勢拖沓起速度,他感覺自己就像豺豹之間的瞪羚,被敵方玩弄著消耗力氣。

  最終的結果,將是在利齒中被啃食殆盡。

  如果他在這邊死去的話,那傢伙……會不會為他的死而笑呢?

  「唔!」察覺到勁風襲來,山姥切國廣險急回神,硬生扛下閃躲不及的揮斬,皮鞋底登時在地面劃出兩道長痕,敵人的趁勝追擊將他徹底給揮飛出去,當他以為自己要撞上建築的剎那,竟被一隻臂彎強行攔下了衝擊方向。

  沒能認清現在的情況,被接下的山姥切國廣幾乎產生自己被攔腰折斷的錯覺,腿部一時使不上力來,他仰頭看著上方,深邃的湛藍之色就這麼落入眼底。

  「——真是狼狽的樣子啊,仿品君。」毫不擔憂自己的接法會不會傷到同伴的背脊,來人笑彎了眉眼,似乎正為嘲諷他感到愉快。

  其他前來支援的刀劍男士們橫刀上前,與忌憚著沒敢靠及的時間溯行軍對峙於彼端。

  「山姥切……長義。」山姥切國廣恍惚地喚出眼前人的名字,接著便被對方猝不及防地放開,他半癱軟著跪倒在地,然而視線就像被凝住一般,依舊鎖在本科的笑顏上。

  輕笑一聲,山姥切長義越過他,徑直站至支援隊伍的中央:「在這裡好好看清楚,『山姥切』本尊的實力。」

  愣然目送對方向前,山姥切國廣的瞳面映入翻騰起來的寶藍色調,他的本科正側身拔出刀來,姿態高雅而凜然。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背向他的瞬間,山姥切長義陰冷了面容。

  將刀尖對準敵方,銀髮男子凌厲地發出進攻指令:「上吧,一口氣擊潰牠們!」

  曇空之下,戰鬥再度展開,雖然支援的人數依舊不若敵軍的數量,卻遠比單打獨鬥來得更有勝算。

  斬斷大太刀的手指,山姥切長義趁著敵方鳴嚎的同時,將刀從下而上的揮砍而去,收割了一把大太刀,卻換不得喘息的餘裕,他緊接著擋下從別處襲來的攻擊,略嫌吃力地咬緊牙關。

  此刻每個同伴都自顧不暇,敵人這回的裝備太過精良,除去頭手之外,其餘地方都無法用刀劍傷及,這場硬戰一時半刻是結束不了的,若是拖延成長戰的話,再怎麼有利的場面都會被磨蹭殆盡的。

  「隊長,後面!」聽見同伴焦急的提醒,山姥切長義連忙隔開與自己施力抗衡的兵刃,匆促地以刀裝擋下對方的偷襲,綻裂的聲響分外清脆,男子登時變了臉色。

  沒有刀裝的打刀,無非是最上等的獵物,這下,連本正在與其他刀劍男士僵持的時間溯行軍都投來了貪饞的目光。

  感到棘手地嘖了一聲,山姥切長義再度做出起手式,面對身前身後都是刀鋒的危境,他仍不忘挑釁:「怎麼,要好好讓我享受一下嗎?」

  語畢,死寂一瞬的空氣再度被刀鳴聲震破,然而卻不只一聲。

  感覺有人靠上自己的後背,山姥切長義不禁瞪大了雙眼,來不及等他回首確認,那人的聲音率先響起:「我來成為你的後盾。」

  「不……算了,僅只這一次而已。」本想拒絕山姥切國廣的幫助,卻礙於現下情勢的不利,銀髮男子暫時放下自尊,握緊刀柄,將銳利目光投回敵人身上。

  低喝聲響起,相仿的兩人不約而同地回擊起前方的敵刀,他們未曾並肩過,然而不論是換位還是支援、竟默契得無懈可擊。

  他慣用由下而上的一刀兩斷之姿,而嘲諷似的,山姥切國廣慣於將攻擊集中於上身處……就像在彌補他攻擊間的空窗一般。

  隱隱約約地,某種不明來歷的想法籠上山姥切長義的腦海。

  ——『山姥切』這個名稱,似乎在合作間趨於完整。

  ……這種感覺,相當令人不快,然而這種高昂起來的心緒、以及毫無後顧之憂的酣暢,卻令他的戰鬥本能騷動起來,連心臟的脈頻都清晰可聞。

  很快地,前方僅剩最後一抹不祥身姿,他們左右向前,所差無幾的速度幾乎將兩人化為平行,刀刃的攻向猶如相反的鏡像,兩把山姥切同時將戰意化作聲音,怒喊而出。

  「哈啊!」

  「倒下吧!」

  銀痕交錯著斬開防備不及的敵軀,為曇空下的戰鬥劃下了句點。

  喘息著站挺身姿,他們沒有言語,靜默地收刀入鞘,任心跳緩緩平復回正常的頻率。

  確認過同伴們安然無恙,山姥切長義接著將視線投向一旁,見金髮男子的頰邊沾染了一塊污塵,他沒有多想,便本能性地將其抹去,下一刻,那張與自己極其相仿的面龐出現愣怔之色。

  瞪圓了碧綠色的瞳眸,山姥切國廣不敢置信地看向他,方被撫過的地方正不受控地開始發燙,連帶著臉頰都燒起薄紅:「……你在做什麼?」

  幾乎可以想像據實回答的話,對方會出現什麼自嘲的反應,銀髮男子沉思片刻,驀然輕笑一聲,調侃地反問道:「呵,你認為我在做什麼?」

  他才不讓對方稱心如意,畢竟那些自甘污穢的話語著實令人不悅。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山姥切國廣乾脆雙手拉下罩頂的白布,直遮住自己失措的模樣。

  「別廢話了,回去吧。」不打算解釋,山姥切長義逕自向前,嘴角止不住愉快的上揚。

  他依然沒搞清楚為什麼方才戰鬥會產生那種想法,姑且先當作錯覺罷了。

  ……和那傢伙並肩作戰什麼的,偶爾這麼一次,也不錯。


—————————————
世間最基戰場情(暴露喜好


白风羽落

三个片段
本本变小了呢,嘿嘿嘿~『搓搓蠢蠢欲动的小手』我觉得我可以!
婶婶你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啊!
被被的“护崽属性”貌似被激发了

三个片段
本本变小了呢,嘿嘿嘿~『搓搓蠢蠢欲动的小手』我觉得我可以!
婶婶你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啊!
被被的“护崽属性”貌似被激发了

白风羽落
这小两口的对话,hhhhhhh...

这小两口的对话,hhhhhhhhhh
太可爱,以至于只想笑哈哈哈哈哈

这小两口的对话,hhhhhhhhhh
太可爱,以至于只想笑哈哈哈哈哈

我装了一碗盐水

【游戏安利】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

超级可爱的短篇探索小游戏合集(◍ ´꒳` ◍)
目前出到了第二部。

讲述的是持有刀男记忆转生的矢切长义和没有刀男记忆转生的矢切国广一起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小故事。

多人剧本+多人插画
超级开心的参加了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2的ed图插画!(p9和p10)

booth无料可以下载,不用科学上网。(但是登陆booth好像需要科学上网)
下载地址↓
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
https://lemonadejunkie.booth.pm/items/1503542

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2 β版
https://lemonadejunkie...

【游戏安利】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

超级可爱的短篇探索小游戏合集(◍ ´꒳` ◍)
目前出到了第二部。

讲述的是持有刀男记忆转生的矢切长义和没有刀男记忆转生的矢切国广一起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小故事。

多人剧本+多人插画
超级开心的参加了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2的ed图插画!(p9和p10)

booth无料可以下载,不用科学上网。(但是登陆booth好像需要科学上网)
下载地址↓
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
https://lemonadejunkie.booth.pm/items/1503542

おにいちょぎといっしょ2 β版
https://lemonadejunkie.booth.pm/items/1650947

第一部的设定还是(背着小熊包包的)小学生被被,没想到第二部设定已经变成高中生了www
试着翻译了一下第二部的人物介绍↓



【矢切长义】

三十岁。负责调查怪异事件的私立怪异侦探。
拥有作为刀剑男士的记忆,也拥有和怪异战斗的能力。
像弟弟一样疼爱没有作为刀剑男士的记忆坦率地爱慕着的堂兄弟的国广。
因为是承包怪异事件的侦探,也有怪物切的自负,所以不介意被卷入怪异事件。
另一方面,除了确认安全和怪异之外,似乎不想接近国广。
(包含作为刀剑男士的记忆)不想让血腥的东西接近现在的国广。

【特殊技能】
★灵剑:「山姥切」※1
持有武器的情况下,可以攻击怪异。
★灵剑的知识※2
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怪异的知识。
比神秘学更可靠的情报。
★政府知识
刀剑男士,本丸,审神者,时间溯行军,检非违使等相关知识

【固定技能】
话术 开锁 心理学 追踪 图书馆 运转(自行车)
法律 探索 聆听 写真术 神秘学 医学 日本刀 历史 计算机 外语(英语) 精神分析

【称呼】
国广→国广
南泉→斩猫君 猫君 南泉……等等。




【矢切国广】

高中生。在长义家寄宿,上高中。
没有作为刀剑男士的记忆,不过,好象隐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把从小就疼爱自己的堂兄弟长义当作哥哥一样仰慕。
被卷入怪异事件的恐怖心<对长义的心情,如果是为了长义的话,也会做出胡来的行动。
如果长义被卷入事件的时候心情会很复杂。
会觉得有着动物和植物姿态的怪异,让人感觉相对安全的倾向。

【特殊技能】
★写す(复写)
复写怪异灵魂的力量。
有时复写的样子会对怪异或其他怪异产生影响。
★桃花的保佑
受到怪异伤害的场合,会有防御攻击的情况。
★自然对话
可以和植物和动物说话。

【固定技能】
艺术(书法) 艺术(诗文) 心理学 人类学 图书馆 日语 外语(英语) 外语(德语) 历史

【称呼】
长义→因为要体现从思春期~恋人的变化所以称呼和态度都有改变。
高一:对「哥哥」撒娇有所抵抗的思春期。虽然叫「长义」但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哥哥」「哥」「欧尼酱」这样的话语。
高二:初秋开始恋爱,在成为恋人之前,称呼和高一时候一样。
高三:因为是恋人,所以叫「长义」反而会觉得害羞。
南泉→nanquan(假名) 南泉(汉字)等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