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札记

1638浏览    2316参与
飛水-凌
就是喜欢把笔削的 尖尖的。

就是喜欢把笔削的 尖尖的。

就是喜欢把笔削的 尖尖的。

Sadface:(
倩兮

天之骄子

睡眼惺忪用力睁开双眼,以为等待自己的还是和多少个日夜相同的模样,可这一次不。

眼前是一片漆黑,仿若在没有星星点点的角落里。又一次闭上双眼,在尝试睁开的时候,犹豫了片刻或者说是许久。带着期待已久的企盼,再一次做出了熟悉到陌生的张合动作。

"他看不见哎!"正当试图据理力争的时候,心底的呼唤告诉世人原来真的看不见。皆知的真相让人乐此不疲,甚至有点怡然自得。省去了很多解释的时间,节约了很多争辩的空间,世界充实了很多喧闹的声音。

伊始惊觉这种令人窒息的感受转变成了必不可少的养分,滋养着瘦弱但涨势迅猛的天之骄子。

渐渐地它开始蚕食周围的同类,一开始是私下掠夺,后来已是堂而皇之,...

睡眼惺忪用力睁开双眼,以为等待自己的还是和多少个日夜相同的模样,可这一次不。

眼前是一片漆黑,仿若在没有星星点点的角落里。又一次闭上双眼,在尝试睁开的时候,犹豫了片刻或者说是许久。带着期待已久的企盼,再一次做出了熟悉到陌生的张合动作。

"他看不见哎!"正当试图据理力争的时候,心底的呼唤告诉世人原来真的看不见。皆知的真相让人乐此不疲,甚至有点怡然自得。省去了很多解释的时间,节约了很多争辩的空间,世界充实了很多喧闹的声音。

伊始惊觉这种令人窒息的感受转变成了必不可少的养分,滋养着瘦弱但涨势迅猛的天之骄子。

渐渐地它开始蚕食周围的同类,一开始是私下掠夺,后来已是堂而皇之,现在还在吞并最后一块属地。周遭无一幸免,或者说是"甘之如饴",仅剩的几块息肉还在苟延残喘。

这一天和其他天中的任何一天都一样,睁开双眼等待世人的是一片漆黑,等待我的是漆黑一片。

画我

读《渣皇他碾压世界》有感

本文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找不到这么好玩的皇帝游戏!

全文超级符合我的爱好,我就喜欢主角冷酷无情,强大碾压世界,抱一堆美人,然后被历史铭记的主角。

对于我这个看见“娇软”两个字就头疼的人来说,渣皇林渊完美无缺。

读完很开心,一切都很美好(✪▽✪)

作者文笔也不错,逻辑清晰,我爱这篇小说。

本文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找不到这么好玩的皇帝游戏!

全文超级符合我的爱好,我就喜欢主角冷酷无情,强大碾压世界,抱一堆美人,然后被历史铭记的主角。

对于我这个看见“娇软”两个字就头疼的人来说,渣皇林渊完美无缺。

读完很开心,一切都很美好(✪▽✪)

作者文笔也不错,逻辑清晰,我爱这篇小说。

Sadface:(
落秋

多快 一眨眼便到了春天

午后醒来 没有热烈的阳光

街道上只有极少的车辆

过去的祭奠不该成为颂扬

你懂的太晚了 何必要求别人

停笔了好几天 

在思考 为什么觉得写的东西变了味道

原来 是因为 这是一个注定要被别人看到的文章

可是我只想献给 我和已经到天上的你

是一些快乐的回忆

不该被别人评判

于我而言 二十岁以前的记忆是空白的

我无法美化

你也不该被神化

只觉得这样不好

我想 你一定不会像寻梦环游记里的那个老头被遗忘

总觉得 你好像特别孤独 但是你却乐在其中

你喜欢我行我素 ...

午后醒来 没有热烈的阳光

街道上只有极少的车辆

过去的祭奠不该成为颂扬

你懂的太晚了 何必要求别人

停笔了好几天 

在思考 为什么觉得写的东西变了味道

原来 是因为 这是一个注定要被别人看到的文章

可是我只想献给 我和已经到天上的你

是一些快乐的回忆

不该被别人评判

于我而言 二十岁以前的记忆是空白的

我无法美化

你也不该被神化

只觉得这样不好

我想 你一定不会像寻梦环游记里的那个老头被遗忘

总觉得 你好像特别孤独 但是你却乐在其中

你喜欢我行我素 倔强的基因一定从你这里开始的

你喜欢冒险 我猜你现在一定特别自由 不必顾虑总会疼痛的双腿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会想起你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是在睡觉前想起你 想着想着 就睡不着了

我不知道 你会不会感受到 你的小孙女还在惦记你

她不太会说好听的话语 只是很喜欢搬着小板凳 坐在你跟前听你讲故事

收藏了一本关于原生家庭的书 我打算看看

是说怎么去修补因为原生家庭留下的性格创伤

我不想一直这样

我喜欢晴天的温暖

喜欢晴天很多的城市 我喜欢上了北京

于是我希望自己能寻找到一个可以一辈子带给我阳光的人

好像这也是一个很难的愿望

我想天上一定很温暖 

如果我没有学到很多的知识 如果没有科学

我一定会相信 

你在哪一片云上安了一个家

于是风吹到了哪儿 你就旅行到了哪儿

我想你一定会支持 我去做自己

虽然你也是个老顽固 可是 我想你。。。

Luyao

巷口的一对璧人

《穿堂惊掠琵琶声》|札记

那日清雅茶堂,

琵琶声穿堂而过,

像极了爱情疾疾,惊掠心头。

一个满怀期待,一个一见倾心。


“你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一段各怀心事的对话之后,

空气突然就静了下来。

非典与地震的生死决别,

即使是人心,利益,自私贪欲,

也不值一提。


经历过失望,辜负,

又行走于世间百态最露骨的地方,

却依然留存了一颗少年之心。

赤诚,坦荡,

以我所爱为爱, 以我所恨为恨。

“我曾经做过取舍,但我发现,在你面前,我的取舍根本不值一提。

识檐,如果你能接受这样一个我的陪伴,那我希望你可以考虑……”

“我们,在一起。”


又起...

《穿堂惊掠琵琶声》|札记

那日清雅茶堂,

琵琶声穿堂而过,

像极了爱情疾疾,惊掠心头。

一个满怀期待,一个一见倾心。


“你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一段各怀心事的对话之后,

空气突然就静了下来。

非典与地震的生死决别,

即使是人心,利益,自私贪欲,

也不值一提。


经历过失望,辜负,

又行走于世间百态最露骨的地方,

却依然留存了一颗少年之心。

赤诚,坦荡,

以我所爱为爱, 以我所恨为恨。

“我曾经做过取舍,但我发现,在你面前,我的取舍根本不值一提。

识檐,如果你能接受这样一个我的陪伴,那我希望你可以考虑……”

“我们,在一起。”


又起了风,落了星光,散了层叠的云。

“虽然很多事情我都不能保证,但我保证,品酒赏花,或是生活中的琐碎、磨难,只要我能,一定陪你经历。”

真的是岁岁照海棠。

清晨的“平安顺遂,喜乐无忧”,

17岁的缘分匆匆,

原来,他以为偶然拾得、水到渠成的爱情,

早就在他的生命中埋下了漫长的伏笔。

巷口的一对壁人,

愿你们一醉方休,

一梦白头。

画我

读《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有感

看文案我以为是个很雷的沙雕爽文。成精的汉字,听起来就很尴尬。因此略过了不知多少次没看。

终于看了几章才发现,居然是正剧!!!超级好看,有几章直接看哭了。

里面坚持汉字学习,为了掩护“庄周”乘飞船利用宇宙流速拖延了二十年的卡里卡。

在绝望中发出自由平等的喊声,唤醒一代又一代战士心灵帮助联邦胜利的图维维。

还有那些可爱的汉字。

我们不能忘却来路,正如不能忘记抬头仰望星空。

只是,桑温死去之后,独留元沧一个人,我有些心疼

看文案我以为是个很雷的沙雕爽文。成精的汉字,听起来就很尴尬。因此略过了不知多少次没看。

终于看了几章才发现,居然是正剧!!!超级好看,有几章直接看哭了。

里面坚持汉字学习,为了掩护“庄周”乘飞船利用宇宙流速拖延了二十年的卡里卡。

在绝望中发出自由平等的喊声,唤醒一代又一代战士心灵帮助联邦胜利的图维维。

还有那些可爱的汉字。

我们不能忘却来路,正如不能忘记抬头仰望星空。

只是,桑温死去之后,独留元沧一个人,我有些心疼

画我

读《综漫 铃科百合子的灾难》有感

综漫 铃科百合子的灾难》作者夜光异瞳


写的很棒,特别好玩哈哈哈哈

女装一方通行,鸡飞狗跳的日常超级有意思。可惜第二部到英雄学院的篇章写的不太好,看了几章就没意思了。


综漫 铃科百合子的灾难》作者夜光异瞳


写的很棒,特别好玩哈哈哈哈

女装一方通行,鸡飞狗跳的日常超级有意思。可惜第二部到英雄学院的篇章写的不太好,看了几章就没意思了。


望羲舒和

我与艺术史的那点事儿

学了西方艺术史一年了,有些话想对自己说。

  接触这门学科之前,我每次在书上看到那些古代艺术品时,总是学不会用客观的角度去欣赏那些艺术品,总是太主观,一句话带过,草草了事。但自从开始了这门学科的学习,我觉得自己不但学到了很多知识,还学会了以一个正确的方法去欣赏艺术品;就像今天上午的艺术史考试要我们写篇艺术作品鉴赏时,我写的是西斯廷礼拜堂的天顶画一样--这要是在以前让我来看这幅画,我会觉得很枯燥无趣,但是现在我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第二个让我感谢这门学科的原因是,她让我抛弃了以前那种对待艺术品的那种浮躁的态度,我学会了更加耐心、细腻的去欣赏来自不同国...

学了西方艺术史一年了,有些话想对自己说。

  接触这门学科之前,我每次在书上看到那些古代艺术品时,总是学不会用客观的角度去欣赏那些艺术品,总是太主观,一句话带过,草草了事。但自从开始了这门学科的学习,我觉得自己不但学到了很多知识,还学会了以一个正确的方法去欣赏艺术品;就像今天上午的艺术史考试要我们写篇艺术作品鉴赏时,我写的是西斯廷礼拜堂的天顶画一样--这要是在以前让我来看这幅画,我会觉得很枯燥无趣,但是现在我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第二个让我感谢这门学科的原因是,她让我抛弃了以前那种对待艺术品的那种浮躁的态度,我学会了更加耐心、细腻的去欣赏来自不同国家以及不同地区,甚至是不同时期的艺术品。同时在学校学习西方艺术史时,激发了我对西方的文化、历史的追求和兴趣。这便是我当初上高一选课时一定要选AP艺术史的原因;也是在老师要调人去西语课时我死活不肯去上西语课的原因。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在我心里,“AP艺术史”已经不再是“AP艺术史”,她已经成了对我很重要的一部分;一直觉得只要一个学生真心爱一门学科,那她对于那个人来说,已经成了一种情怀。就想我对艺术史的爱一样❤️

  艺术史,我未来理想的专业,暑假要花多倍的时间来自学那些老师没讲完,甚至是没讲过的章节。不能因为高二没有这门学科了而荒废掉,只要想学,就没有学得完的知识☕️

  现在正是寒风凛冽,我坐在温暖的屋子里,开始用手机编辑这段话。一直坚信:我对艺术史的爱不会因为是时间的流逝而消磨殆尽;我对她的感情就仿佛是历经了时间的流逝而磨平了岁月的棱角一样,留下一份悠然与淡定,宛若绽放在雪山上的雪莲花,有着永不会散去的清香。

予泓

这次疫情暴露出了众多问题,那么如何解决问题呢?

自问自答:

一、关于红十的改进。

重点:建立平台意识。

详解:

1、物资的管理系统需升级。

现代化的仓库管理,请向各家快递物流公司学习。

2、资金使用和分发,流水账全程公开。

3、建立一个志愿者登记系统。

平常闲的时候,只留基本人员,有类似这次疫情的大事件时,可以紧急召集志愿者参与突然增加的工作。

二、信息混乱,官方信息都难以验证的问题。

重点:构建一个官方的、唯一的重要信息发布渠道。

详解:

1、这个信息发布渠道是全网唯一的。只发布全国级别的重要信息或辟谣。

可以可以要求各家平台有一个自动转发,且平台置顶的功能。

2、像当年110一样进行推广,让全民都意识到:重要...

自问自答:

一、关于红十的改进。

重点:建立平台意识。

详解:

1、物资的管理系统需升级。

现代化的仓库管理,请向各家快递物流公司学习。

2、资金使用和分发,流水账全程公开。

3、建立一个志愿者登记系统。

平常闲的时候,只留基本人员,有类似这次疫情的大事件时,可以紧急召集志愿者参与突然增加的工作。

二、信息混乱,官方信息都难以验证的问题。

重点:构建一个官方的、唯一的重要信息发布渠道。

详解:

1、这个信息发布渠道是全网唯一的。只发布全国级别的重要信息或辟谣。

可以可以要求各家平台有一个自动转发,且平台置顶的功能。

2、像当年110一样进行推广,让全民都意识到:重要信息,只看这个发布渠道。

这样可以解决网上信息混乱的问题,即使各个平台里群魔乱舞,大家只要上官方唯一平台查看,就不至于过于恐慌和混乱。

造谣信息是杀不完的,与其费大力气去清理谣言,不如先确立一个真正可靠的信息发布渠道。

3、后续也可以做地方级别的官方信息唯一发布渠道。具体细节这里先不写了。

(未完待续)

欢迎网友补充更多方法、方案

(๑•̀ㅂ•́)و✧

七卅

喀秋莎

“——愿我们诞生在兵荒马乱中的爱情万古长青。”


这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开始。

这是农历大年三十的夜晚。

没有丰盛的饭菜,没有刮耳但闹腾腾得喜气洋洋的爆竹,没有刹那绽放照人脸庞的烟花从空中升起。灰色的街道冰冷地沉寂着,像死的样品。连车辆的声音都沉落,没有不讲理地开着远光灯的车行驶而过。林堇立在阳台的玻璃窗前,将脸贴在冰冷的玻璃上睁大眼睛望着窗外,觉得一句“她比烟花寂寞”此时再应景不过。

因为一场由吃野味引发的疫情,半个月不到就席卷了全国,每天睁眼在社交媒体上看见的只是不断增加的死亡与感染人数,指数级向上攀升,而乱世的人心也陷落得快,加之现在各种社交平台发展迅速,消息传递速度极迅速,...

“——愿我们诞生在兵荒马乱中的爱情万古长青。”


这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开始。

这是农历大年三十的夜晚。

没有丰盛的饭菜,没有刮耳但闹腾腾得喜气洋洋的爆竹,没有刹那绽放照人脸庞的烟花从空中升起。灰色的街道冰冷地沉寂着,像死的样品。连车辆的声音都沉落,没有不讲理地开着远光灯的车行驶而过。林堇立在阳台的玻璃窗前,将脸贴在冰冷的玻璃上睁大眼睛望着窗外,觉得一句“她比烟花寂寞”此时再应景不过。

因为一场由吃野味引发的疫情,半个月不到就席卷了全国,每天睁眼在社交媒体上看见的只是不断增加的死亡与感染人数,指数级向上攀升,而乱世的人心也陷落得快,加之现在各种社交平台发展迅速,消息传递速度极迅速,刷起时事也不过是在感动和愤怒的两个极端摇摆,简直像是要得精神分裂的前兆。索性不刷,可是扔了手机,窗外连烟花也不曾有一朵。林堇和父母今年亲戚都不走了,在家三个人吃完晚饭,即各自抱着电脑开始自己的娱乐和工作。家里养的狗堇色也怏怏不乐地趴着。林堇摸着它软软的肚皮,穿上冲锋衣戴了帽子和口罩,对爸妈说:“我下去溜溜堇色。”

林爸爸林妈妈一起在用投影仪看电影,闻言头也不抬地“哦”了一声,只说:“注意安全。”

林堇:“哇疫情时期出去你们咋跟平时一样?”

林爸爸一脸震惊地抬起头:“我女儿都十九岁了出个门还要爸爸抱?”

林堇:“……”

于是她翻个白眼关上门摁电梯,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动作熟练得让人心疼。

电梯一开,堇色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险些把牵着狗绳的林堇拽个趔趄。她拽拽绳子:“哎!堇色!你慢点儿跑,短不着你,急什么!”

一月底,最冷的冬天似乎已经过去了,相比她上学的北方,这座位于中原的江城气候相对温和,夜风展露出一股徐徐的凛冽但从容的意味。小区里很安静,没有人出来散步,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火,在远处连缀成一片。

堇色一路小跑,林堇步子虽小但步速较快,不疾不徐地牵着堇色往人行道上走去。路灯的光很温凉,枯枝的影子斑驳在林荫道上。不远处有歌声传来,听着似乎是那种老人机的播放器外放的,歌儿也似乎是老歌。不知道是哪家的老头儿闲不住出来遛狗。她抬眼望去,对面也有带着口罩的人走过来,手里也牵着一只犬。

走到路灯下的时候,林堇突然停住了。她抬起头,眼里流转着惊异明亮的光。

她看见很多白色的小颗粒从路灯的光束中静悄悄地飘落下来,像一群毛茸茸的白色小精灵,悄无声息地落在这被疫情搅扰得兵荒马乱的土地,一如既往地干净和温柔。

“咻——”

那是火药冲破纸管的声音,从正南面传来。

他们同时抬头望去,恰巧一束烟火轻轻地在“嘭”的一声中绽放开来。是喜庆而明亮的正红色与湖蓝色,继而是第二朵,第三朵,和万家灯火连缀成一片仿佛仍是富足安然的花花现世。

林堇这时候突然听出来,那人外放的歌曲居然是《喀秋莎》。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是手风琴版的,此时刚好奏到这一句的调。

两个戴着口罩的陌生人一起抬头看烟火。

真是宛如末日一般又不合时宜的浪漫啊。

林堇想着。

两只犬早已嬉闹成一团,牵动她绳子上的铃铛,响声清亮。

“真好。”对面的人开口道,她本以为是个老头儿,谁知道听声音竟然是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

林堇感觉自己是不是出来太久,脑子被冻住了,她僵硬地瞥了对方一眼,虚弱地发问:“为什么这么大声放这种苏联民歌?”

“不觉得很好听吗?有种春天的感觉,”男生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里的播放器,“我外公的,他审美真好。”

或许是少年随意大方的态度感染了她,林堇也放松下来,她弯起眉眼笑了笑:“我想起切尔诺贝利里面,灾难刚刚开始的时候,一无所知的人们在夜色里惊喜地望着同辐射一起弥漫在空气里的爆炸后的灰烬,宛如新下的雪。——你爷爷当时很喜欢苏联吗?”

“是外公——”男生纠正她,“那个年代,谁不喜欢呢,人人都会讲几句俄语,冬日里阳光中的尘埃都透着理想的味道。那个民族兼具磅礴深邃与温柔细腻,只可惜都变成了一场洪流掠过后的遗梦。理想与浪漫终究会败给现实。就像现在,疫情这样严重,我们处在风暴的中心,两个人却在这里等待南方的初雪,欣赏烟火的降临。”

“多么不合时宜的浪漫。”他感叹道。

“正因为不合时宜,才显得格外浪漫。”林堇很认真地说。

话音沉在松软的雪里,两个人不约而同沉默。

堇色玩够了,懒洋洋地蹭着主人的裤腿,这意思是它想回去了。

懒狗。林堇偷偷在心里骂了它一句。

“那我先回去啦。”她踢了踢堇色,堇色站定,冲男孩热情地摇尾巴。

“好的,那么,拜——”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男生的语气没有刚开始那么不正经和懒洋洋了,有了一些认真和严肃沉淀。

她拽拽狗绳,铃铛清脆地颤动一下。像振翅将飞的蝶。

堇色知道她这是要回去了,虽然很舍不得新交的朋友,但也乖巧地跟在她身边——虽然一步一回头。

周身的光也确乎都黯淡下去了,她走出了路灯覆盖的林荫道。

细雪依然在飘飞,清冷得宛如前尘白骨。

“喂——”

他叫住了她。她回过身去。

少年依旧是懒洋洋的姿态,却很认真地说:“我看我家狗子挺喜欢你家的,他两平时没玩伴怪寂寞的,留个联系方式吧,有空一起遛狗。”

初雪降临的南方,零下三度的空气里,她听见了万物复苏的声音。

喀秋莎。手风琴仍在奏鸣。

少年人在冰雪中期待春光。在疫情中倾听风琴。理想主义与现实的荒谬碰撞。爱与真挚是否真的能拯救世界?

一同不言地诉说对这乱糟糟的尘世的热爱吧。


——愿我们诞生在兵荒马乱中的爱情万古长青。


“我将永远记得。

我的爱人,在四下无人的街、在无人知晓的夜,在末世降临一般的乱糟糟的尘世,慢悠悠地散步,听一曲风琴奏鸣的《喀秋莎》。

他的眼睛如金甲虫,飞舞在五月夜的花丛里。

总有人身处阴沟也能看到月亮。

浪漫与理想至死不渝。”


2020.2.3

落秋
拂拉德姆

魔鬼的无尽统治

魔鬼来到了一个祥和安定的王国,吃掉了国王与所有的长老,坐上了王位。


魔鬼说,自己是奉上帝之命来统治这个国家的。


对于不相信他的说辞或是敢于反抗的人,魔鬼吃光了他们,留下的只有对其百依百顺的胆小鬼与轻信其言的傻瓜。


魔鬼每天都要吃掉数人,人们活得胆战心惊,但相信只要被吃就是罪有应得。


一天,魔鬼病死了,人们竟呼天抢地地缅怀他。


接着,另一个魔鬼出现了,人民欢呼着将他簇拥上了王位,一切一往如旧。

魔鬼来到了一个祥和安定的王国,吃掉了国王与所有的长老,坐上了王位。


魔鬼说,自己是奉上帝之命来统治这个国家的。


对于不相信他的说辞或是敢于反抗的人,魔鬼吃光了他们,留下的只有对其百依百顺的胆小鬼与轻信其言的傻瓜。


魔鬼每天都要吃掉数人,人们活得胆战心惊,但相信只要被吃就是罪有应得。


一天,魔鬼病死了,人们竟呼天抢地地缅怀他。


接着,另一个魔鬼出现了,人民欢呼着将他簇拥上了王位,一切一往如旧。

星月织梦-

💽 《烈火英雄》 // 印象深刻一幕

大家都在恐慌中 四处逃窜 迫切的想离开这座可能会发生爆炸的城市。

剧中消防员的妻子和孩子不幸被人群冲散,妻子疯狂寻找孩子。

途中遇到了即将生产的孕妇,先找儿子还是先救孕妇呢?使她陷入了两难境地。

最终她决定先将孕妇送至医院安置,之后再寻找儿子。

与此同时孩子被好心的老夫妻带走,他们嘴上说 “麻烦”。感觉像个累赘,却给孩子买了高价船票准备带他一块离开。

船到了,孩子突然哮喘病发无法继续前行,老夫妻此时毅然决然带孩子去医院救治。

他们内心都是如此柔软,在大难面前都选了善良,他们也因此再度重逢相聚。

我们生而为人,一定要存善念,行善事,说善言,方能平安。...

大家都在恐慌中 四处逃窜 迫切的想离开这座可能会发生爆炸的城市。

剧中消防员的妻子和孩子不幸被人群冲散,妻子疯狂寻找孩子。

途中遇到了即将生产的孕妇,先找儿子还是先救孕妇呢?使她陷入了两难境地。

最终她决定先将孕妇送至医院安置,之后再寻找儿子。

与此同时孩子被好心的老夫妻带走,他们嘴上说 “麻烦”。感觉像个累赘,却给孩子买了高价船票准备带他一块离开。

船到了,孩子突然哮喘病发无法继续前行,老夫妻此时毅然决然带孩子去医院救治。

他们内心都是如此柔软,在大难面前都选了善良,他们也因此再度重逢相聚。

我们生而为人,一定要存善念,行善事,说善言,方能平安。

最后还是要感谢那些守护家园,保护我们的逆行者,向他们致敬!

拂拉德姆

恶魔交易

年轻人与恶魔做交易提条件说:“给我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恶魔给了他一枚金币,接着砍下了他的脑袋。

年轻人与恶魔做交易提条件说:“给我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恶魔给了他一枚金币,接着砍下了他的脑袋。

栖明

「夜晚的天河中失了颜色的他 一样是我的信仰」

   我有一捧白昼的星光

   我把他 在心中珍藏

   纵使是照亮万物的朗朗日光

   也不能替代他的模样

   我总是 将他在黑夜中捧出

   仔细端详 虔诚仰望

   可他终究属于白日

   夜晚的天河中失了颜色的他

   一样是我的信仰

   我有一捧白昼的星光

   我把他 在心中珍藏

   纵使是照亮万物的朗朗日光

   也不能替代他的模样

   我总是 将他在黑夜中捧出

   仔细端详 虔诚仰望

   可他终究属于白日

   夜晚的天河中失了颜色的他

   一样是我的信仰

栖明

「温香暖玉竞风流。」

_

「烟柳繁花地,帘额未尝闭。

杨柳尚须臾,岂敢言真意?」


月挽星柔,红墙夜见愁。

温香暖玉竞风流。

依依杨柳,朝朝暮暮。

身轻许,心淹留。


遥忆当时丝未休,娇颜始开西窗留,为君一夜身瘦。

未待手把青梅嗅,金鞍空回首,思公子兮徒离忧。

朱颜易逝,白发满头,独忆此生休。

_

「烟柳繁花地,帘额未尝闭。

杨柳尚须臾,岂敢言真意?」


月挽星柔,红墙夜见愁。

温香暖玉竞风流。

依依杨柳,朝朝暮暮。

身轻许,心淹留。


遥忆当时丝未休,娇颜始开西窗留,为君一夜身瘦。

未待手把青梅嗅,金鞍空回首,思公子兮徒离忧。

朱颜易逝,白发满头,独忆此生休。

栖明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目至录(其二)》

_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秋声怨,重门掩日雕栏乱。

朱门望穿,深深冷庭院。


青丝断,黛眉亡色胭脂面。

烟柳皇皇,了却浮生念。


昨日裳服今相见,旧岁亭开花满园,思君一顾乱心弦。

为我东山开,许我金丝钿,几家轩窗仇暮旦。

何知君心易变,十年昨日惨失颜。

《目至录(其二)》

_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秋声怨,重门掩日雕栏乱。

朱门望穿,深深冷庭院。


青丝断,黛眉亡色胭脂面。

烟柳皇皇,了却浮生念。


昨日裳服今相见,旧岁亭开花满园,思君一顾乱心弦。

为我东山开,许我金丝钿,几家轩窗仇暮旦。

何知君心易变,十年昨日惨失颜。

栖明

「孤舟怜秋夜,兰桨自欹斜。」

《目至录(一)》

_

载梦以成歌,载歌以孤往。

思成故事,未寄侬乡。


「试取梧桐叶,试路复更迭。

孤舟怜秋夜,兰桨自欹斜。」

_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苍穹以下,盈现桂华。

余独慨悲,登城无华。

裳裳其华,汤汤其泽。

清白以行,踽踽颠簸。

仰而问天,俯而諏地。

高丘长啸,茫茫无应。

《目至录(一)》

_

载梦以成歌,载歌以孤往。

思成故事,未寄侬乡。


「试取梧桐叶,试路复更迭。

孤舟怜秋夜,兰桨自欹斜。」

_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苍穹以下,盈现桂华。

余独慨悲,登城无华。

裳裳其华,汤汤其泽。

清白以行,踽踽颠簸。

仰而问天,俯而諏地。

高丘长啸,茫茫无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