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朱一龙

763.4万浏览    14.5万参与
万俟辛

恭喜小嵬喜提朋友!

另外这两个小可爱都在为对方着想啊!!!

是神仙友情,没错了!!!

恭喜小嵬喜提朋友!

另外这两个小可爱都在为对方着想啊!!!

是神仙友情,没错了!!!

一只文心小傻瓜
是該清清內存了 發現自己退步了...

是該清清內存了

發現自己退步了不止一點點啊😶

是該清清內存了

發現自己退步了不止一點點啊😶

w居里

【沈巍罗浮生】梧桐巷下 17

正文


罗浮生的父母丢下了那边的工作,陪着他在医院待了三四天,沈巍则被学校紧急叫了回去,说是有急事找他,可是,沈巍又在医院多待了两天,最后实在遭不住电话的连环轰炸,只得回去,

他交代叔叔和阿姨,会有另外一个医生过来给他看病,但是,沈巍没有具体说是什么医生,

他本以为只要经过这次,他们的亲子关系会有所改善,

沈巍回到学校,果不其然挨了一顿骂,虽说是个教授,可是,免不了学校的一直剥削,

这次的请假很明显对沈巍的工作受到了威胁,扣工资是小事儿,可是,直接找人代替他的课,这未免有点太明显了吧,

可是,沈巍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靠后面的表现好一点儿,争取再重新回去,

如若不然,骑驴找马也不是...

正文


罗浮生的父母丢下了那边的工作,陪着他在医院待了三四天,沈巍则被学校紧急叫了回去,说是有急事找他,可是,沈巍又在医院多待了两天,最后实在遭不住电话的连环轰炸,只得回去,

他交代叔叔和阿姨,会有另外一个医生过来给他看病,但是,沈巍没有具体说是什么医生,

他本以为只要经过这次,他们的亲子关系会有所改善,

沈巍回到学校,果不其然挨了一顿骂,虽说是个教授,可是,免不了学校的一直剥削,

这次的请假很明显对沈巍的工作受到了威胁,扣工资是小事儿,可是,直接找人代替他的课,这未免有点太明显了吧,

可是,沈巍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靠后面的表现好一点儿,争取再重新回去,

如若不然,骑驴找马也不是不可以,

当初他也就是觉得这所学校离自己的住的地方近一点,然后工资休假方面相对来说,算比较合适的,

这才选择了这所学校,

在沈巍回到梧桐巷不久,早上去上班时,就看见了罗浮生的爸妈,

他向他们打招呼,问罗浮生的近况,

他们只是说,生儿已经出院了,

沈巍问他们,后面的医生怎么说的,他们说,罗浮生不愿意接受医生的治疗,犟的要出院,又急急忙忙的将他们回去,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回来了,

沈巍听完,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要走的时候,叔叔阿姨还说把医药费还给他,

却被沈巍拒绝,


上课时,沈巍尽量不让自己去想罗浮生的那些事情,可是,他已经很控制自己了,到最后还得被同学提醒写错了字,

“沈老师这几天都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问他问题也是这样,”

学生们在课堂下叽叽喳喳,

“同学们,请安静,让我们来………  ”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

沈巍收好课本,“下课。”

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教室,沈巍匆匆忙忙的回到办公室,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罗浮生,

响了好几下,电话才被接起,

还没等罗浮生开口说话,就被沈巍抢先说道,

“为什么不看医生?”

“叔…”

“别叫我叔,我在问你为什么不看医生,为什么拒绝看医生,”

那边没有回答,沈巍现在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想不通现在的小孩子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你要隐瞒什么?你想隐瞒什么?”

沈巍的大脑不受控制,完全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我没想隐瞒什么,”

“你没想?那拒绝看医生?”

“我只是单纯的想回家,”

“我会信吗?你觉得我会信吗?你该不会认为这种事情能够瞒过我吧,”

沈巍心里有数,他已经多少知道了一点儿,

罗浮生那边只是沉默,无尽的沉默,

“不说话?好,你只要遇到点什么事情,就想着沉默来解决问题,如果这样,问题就能消失的话,那么全世界都保持沉默吧,”

沈巍的音量不大,只是,一字一句中都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生气了,

过了很久,那边才讪讪回答到,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算什么啊?”

罗浮生也是个犟脾气,听不得重话,年轻气盛,情绪上来什么狠话都说得出来,从来不管别人的死活,

沈巍听到这句话,人气得差点儿背过去,待他缓过来,只是觉得,他确实没有资格去管,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过是聊的来的普通朋友,坦白过几次心里话,教过他一些人情世故,做过一次客的“普通……好友”而已,

“挂了,”

沈巍挂掉电话,他决定不再管他,这是他在罗浮生这里第一次感受到了费力不讨好,好心当成驴肝肺,

上课铃声响了,沈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去下一个班级……


连续两个星期,他都没有再联系罗浮生,

他是谁啊,他只是一个30岁,需要赶紧成家立业的大叔而已,而罗浮生正值青春年华,还有许多未知等待他去体验,

沈巍看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这半个月,他快速看好了新车,就等着过去提车,

不为别的,也不是怕他再发生什么事情他能够第一时间赶过去,只是为了自己出行方便,

两个人也都很默契的没有联系对方,到底是在较劲还是真的无所谓,

沈巍继续着从前的生活,早餐有空就约三两球友,摆脱追他的同校老师,拒绝母亲大人的无果相亲,

天气已经有了逐渐转凉的迹象,梧桐树叶日渐掉落,沈巍将车停好,看着这满路的淡黄树叶,他拿出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刻的美好,

回到家里,发了个朋友圈,配上刚才那张照片,

“闻声枯落”

或许,他希望某个人能够看见,能够看看梧桐巷的秋日,

他好吗,还好吗?

沈巍端着一杯白开水坐在窗户前,看着外边儿时不时被风带落的树叶,

正值发呆时,思绪乱飞于风中,

门被敲响,家中已经很久没来人了,难不成是卖保险的?

“稍等,”

沈巍放下手里的水杯,伸张了一下双手,

他打开门,心脏瞬间漏掉了半拍,眼神从最初的惊喜转变为冷漠,眼前这人顶着一头软趴趴的小卷毛,两手空空的出现在门口,他的脸上没有喜悦,他看着沈巍,似乎在埋怨,

沈巍没有再多看他,伸手想把门关上,却被罗浮生一手挡住,

“来干什么?”

“来看看秋日的梧桐巷,”

“那就下楼,左转,往前走几步,秋日的梧桐巷在那里,不在我这儿,”

“可是,我是在你朋友圈里看到的啊,我还以为在你这里呢,”

“不在我这儿,慢走,”

沈巍又想关门,没想到罗浮生闯门而进,直直的坐在沙发上,还喝了一口刚才沈巍喝过的杯里的水,

“有什么事儿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行不行,你直接说,”

“真有件事儿,”

“说,”

“我以前记忆力不好,丢过许多东西,怎么找也找不回,但是,这次我来找你,也丢了件东西,我笃定是你拿了去,”

沈巍仔细想了想,他回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拿啊??

“什么东西,”

“心,”

沈巍瞳孔震惊,死死的看着他,仿佛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你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了,”

沈巍一听见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为什么不去找他了,心里没数吗???

“我算个什么啊?”

他淡淡的问道,眼眸低垂,没有直视他,

过了好久,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叔,我需要你,”

沈巍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以为自己幻听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甚至于以为这只手一场梦,

他走到罗浮生的身边,

“你再说一次,”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两人四目相对,罗浮生抓着沈巍的手,

“我想要你救我,叔,你能救救我吗?”

后半句话,罗浮生几乎带着哭腔说了出来,到后面情绪越来越激动,

他似乎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尽管他已经很努力让自己淡定了,

罗浮生抱头痛哭,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在从刚才进来,看见沈巍的第一眼时,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控制自己,

可是,再说出刚才那句话时,便溃不成军,

沈巍丢开了愤怒,惊慌害怕地抱住他,那种绝望的宿命的预感又重新降临,他害怕会再次失去他,他那么轻,那么轻那么轻,

“我在,我在,我在,”

沈巍连说了三句我在,只是想告诉他,他在,


“生儿,生儿,别害怕,别害怕………是我不对,是我错了,我……我不应该不去找你的,我不应该这么大人了还和你置气,更不应该刚才那么冷漠的对你”


“是我,是我矫情至死,想找你讨要一个笃定的身份,”

沈巍用力的搂住他,用自己的衣袖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水,

“叔,我生病了,”

罗浮生哽咽着说道,在与内心做斗争,他不愿意提及此事,

“我得了一种无法自我控制的病,它会给我带来伤害,一到夜晚,它就按时到来,我有努力的挣扎过的,我特别努力,特别努力,我用了全身的力气,可是,我的世界依旧黑白一片,”

“我知道,没关系的,以后有我在,我会将你从冰冷黑暗中拉出来,无论你想不想被我拯救,如若你不伸手的话,我就冲过去握住你,”

沈巍摸了摸他的头,



ps:这就是个甜甜的文哈哈哈,你看,吵架就和好,还顺带在一起,难道不香嘛 🌚🌚无语子,我可是甜文扛把子🤓🤓

显允

第四章 咿咿呀呀啊呜嗷?!

  再次睁开眼睛,面面发现自己被一群陌生人包围着。他能感觉到,自己大概是一个人类幼崽的形象——白白胖胖的短胳膊映入自己的眼中,他的内心有些崩溃。
  完了……我被那个小坏蛋害惨了!
  面面感到一只手指轻轻在这具身体细嫩的脸上刮过:“宝宝真是好可爱啊。看看这睫毛,以后一定很漂亮!”
  “对了,名字可得赶紧取啊。别跟我们家井然一样后面才填出生证明。”
  “哎呀,你少说两句。”
  井然?是那个小坏蛋?哈,你给老子等着,这辈子我要好好收拾你,让你拖累我!
  “然然也长得好看啊。以后可不愁没女孩子嫁。”
  哼,说出来吓死你们,这个然然以后可不会喜欢女孩。
  提前解锁大结局的面面在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再次睁开眼睛,面面发现自己被一群陌生人包围着。他能感觉到,自己大概是一个人类幼崽的形象——白白胖胖的短胳膊映入自己的眼中,他的内心有些崩溃。
  完了……我被那个小坏蛋害惨了!
  面面感到一只手指轻轻在这具身体细嫩的脸上刮过:“宝宝真是好可爱啊。看看这睫毛,以后一定很漂亮!”
  “对了,名字可得赶紧取啊。别跟我们家井然一样后面才填出生证明。”
  “哎呀,你少说两句。”
  井然?是那个小坏蛋?哈,你给老子等着,这辈子我要好好收拾你,让你拖累我!
  “然然也长得好看啊。以后可不愁没女孩子嫁。”
  哼,说出来吓死你们,这个然然以后可不会喜欢女孩。
  提前解锁大结局的面面在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当时他看到井然命数那么好,特意将他的姻缘改成了与一个智商不太高的人绑在一起。按照他的设定,井然跟他的爱人从小就是竹马竹马,长大了就直接从邻居变成舍友。然而这只是他浩浩荡荡大计划中的一个,因此并没有太在意那个人。
  叫什么来着?面面一时没想起来,只记得这个名字万分喜庆,他当时听了就想笑。
  “宝宝的名字你们想好了吗?”
  “想好了。”疑似是这个身体的创造者:“希望他这一生都能开开心心的,没有烦恼,就叫何开心。”
  什么?谁?我?何开心?
  小鬼王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如遭雷劈。
  何开心,多喜庆多让人开心想笑的名字啊,不就是被我跟井然命数绑一起的那炮灰吗?怎么会是我?
  于是小鬼王卯足了劲大声表达自己的抗议:“咿咿呀呀!”
  ???
  我的舌头怎么不听我使唤了?我不要这个名字啊!
  冷静冷静,再试一下。自己是小鬼王时别说说话了,就连吃东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可能控制不了自己的舌头?
  “咿呀咿呀啊呜。”(面面最好看了。)
  我居然真的不会说话……说话不是一件超简单的事吗?小鬼王的灵魂在内心中扶额,眼中隐隐泛起了泪光。
  “开心宝宝小乖乖,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家咯。以后有井然哥哥陪你一起玩哦。”接收到面面的无效抗拒,赵默笙温柔安慰道。
  鬼才要和他一起玩呢!
  就这样,面面,或者何开心,每天本着“吃了睡睡了吃,不开心时闹一闹”的原则,浑浑噩噩的满了月。
  照例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面面感到自己的婴儿房内空气突然陡然转冷,雾气也十分反自然的氤氲变浓。
  这个气息……是哥哥来了。
  “哥哥,面面在这!”像是被困孤岛的流浪者看到飞过的直升机一样努力挥舞着自己的两只小短手,面面生怕错过自己的获救机会。
  “哥哥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到面面的!是不是来带面面回家的?面面要回家!”
  “面面,我觉得你在这挺舒服的啊。”同来的小景笑眯眯的打量着小婴儿:“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出色的完成吃喝拉撒睡就行啦。”
  “臭小景,你怎么也来了?”
  “面面,小景说的对,你就先留在这里安心做人吧。”
  啊?什么意思?
  沈巍认真说道:“轮回隧道一旦开启,便无法回头。你在人间留有前世记忆不妥。”
  等等,这句话的信息量怎么比上一句话还大?面面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这次是来帮你洗去记忆的。不过只要你肉身一死,就可以恢复记忆回到地府。”
  我记得何开心活到了88岁才寿终正寝,也就是说,我要在人间88年?想到这,小鬼王再次无用的拒绝:“我不要啊!”
  小景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额,面面,你如今在这有一部分是我的责任。为了补偿你,我会在你之后的人生中不断制造意外,助你早日回到地府。”
  看着公子景那扑灵扑灵闪着真诚的卡姿兰大眼睛,夜尊傲娇冷笑:“真是难为你了,还把弄死我这件事说的如此清新脱俗。”
  “面面,不怪小景。这是你身为小鬼王命中的一劫,睡吧。”
  又护着臭小景!面面正欲讨价还价,然而还未将对哥哥的控诉说出口,沉重的睡意就侵袭了原本还打算负隅顽抗的小鬼王。
  于是一代小鬼王夜尊,就这样在各路亲友的“帮助”与“感化”下,正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世界第二大帅逼
巍然小剧场之 媳妇儿太爱害羞了...

巍然小剧场之

媳妇儿太爱害羞了该怎么办

(井然:我只是想说今晚我要和朋友出去吃饭。算了算了不出去了

巍然小剧场之

媳妇儿太爱害羞了该怎么办

(井然:我只是想说今晚我要和朋友出去吃饭。算了算了不出去了

临渊不羡鱼

愿有人陪你立黄昏

有人问你粥可🉑温

愿有人陪你立黄昏

有人问你粥可🉑温

浮生若梦0416

猫系少年😍😍😍

嗯……中间似乎混入一只二哈😝😝😝😝

猫系少年😍😍😍

嗯……中间似乎混入一只二哈😝😝😝😝

萍盖儿

朱一龙未来可期


(图源doki打榜小窝,侵删)

朱一龙未来可期


(图源doki打榜小窝,侵删)

寒山老鬼

《迟家的军官少奶奶》(出嫁前的造作)


《迟家的军官少奶奶》(出嫁前的造作)


夏树
戛纳那次真的好好看啊

戛纳那次真的好好看啊

戛纳那次真的好好看啊

只是春光如此却不得见你
愣着干嘛,快“嘬” 嘟嘟脸就是...

愣着干嘛,快“嘬”

嘟嘟脸就是想要啵啵哒

愣着干嘛,快“嘬”

嘟嘟脸就是想要啵啵哒

核桃坚果酥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给面面的芒...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给面面的芒种礼物走来了🙈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给面面的芒种礼物走来了🙈


洗澡不擦头

把公屏打在了害怕上

原谅我头笑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把公屏打在了害怕上

原谅我头笑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璇
笑傲江湖之传闻中的十殿下 ht...

笑傲江湖之传闻中的十殿下

https://b23.tv/x364Nl 

咦呀 来了~


林雨申 朱一龙 罗云熙 任嘉伦 郑业成 胡一天 刘昊然 王一博 李宏毅 易烊千玺

笑傲江湖之传闻中的十殿下

https://b23.tv/x364Nl 

咦呀 来了~


林雨申 朱一龙 罗云熙 任嘉伦 郑业成 胡一天 刘昊然 王一博 李宏毅 易烊千玺

墨含

致橡树(03)

井然原本以为沈巍只是随便买点,却没想到准备的很丰富,“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多做了些。”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我平时对食物比较挑剔,就自己做了。”

井然看着饭菜在心里嘀咕:看来设计图还得再改改,饭不能白吃。

沈巍每天给井然送饭,慢慢摸清了井然的喜好。

铃铃铃~

“井先生,我临时有事需要处理一下,恐怕今天不能给你送饭,你要记得吃饭。”

“嗯嗯,我知道了,你忙吧!”

中午井然看着桌上常吃的外卖,不由得感慨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不知不觉井然已经习惯沈巍每天送饭。

“哎,真是娇气了,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沈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沈巍,你不是有事吗?”井然激动的站...

井然原本以为沈巍只是随便买点,却没想到准备的很丰富,“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多做了些。”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我平时对食物比较挑剔,就自己做了。”

井然看着饭菜在心里嘀咕:看来设计图还得再改改,饭不能白吃。

沈巍每天给井然送饭,慢慢摸清了井然的喜好。

铃铃铃~

“井先生,我临时有事需要处理一下,恐怕今天不能给你送饭,你要记得吃饭。”

“嗯嗯,我知道了,你忙吧!”

中午井然看着桌上常吃的外卖,不由得感慨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不知不觉井然已经习惯沈巍每天送饭。

“哎,真是娇气了,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沈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沈巍,你不是有事吗?”井然激动的站起来。

“我怕你又忘记吃饭,想了想觉得还是抽出时间给你送饭比较保险。”沈巍把饭盒放在办公桌上,“你记得吃饭,我先回去了。”  说完沈巍就要转身离开。

“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啊!”

“不用,我忙完再吃。” 

 

 

下班后,井然把饭盒洗干净放在车上,拨通沈巍的电话。

“沈巍,你在哪里?我下班了,给你把饭盒送回去。”

“我就在家,你回来后打给我。”

路过商场的时候,井然想起之前看到的领带夹与沈巍今天的西装还挺般配,便鬼使神差的停下车。刚付完钱就察觉自己发情期提前到了,匆忙拿上东西离开。一路强打精神,让自己尽可能冷静下来,明明只有半小时的车程,却让井然觉得似乎走不到尽头。

铃铃铃~

铃铃铃~

一连两个电话都没人接,小区的车库也并没有见到井然的车,沈巍莫名的担心。来到井然可能会经过的小区口等着碰运气,并让门卫留意井然的车牌号。

不知过了多久,沈巍闻到一股淡淡的梅香带着冬天特有的冷冽,仿佛是开在雪地里的梅花。气味渐渐变浓,沈巍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不久后井然的车出现在街头,后面还跟着几辆不怀好意的车。

沈巍急忙询问,“井然住在哪里?”

“沈先生,我们不能泄露业主的信息。”

 沈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廖秘书,我想知道龙城大学路A小区,井然的住址,现在。”沈巍挂断电话后就跑向了井然,这时的井然早就快撑不住了,车速也越来越慢,看到沈巍朝自己跑来缓缓把车停在路边,牢牢关上车门。

沈巍试着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暖阳的味道冲淡空气中的冷冽,只留下一点点梅香。后面几辆车,在察觉到A的气息便离开了。

“井先生,我是沈巍,你把门打开,井先生。”

井然双眼迷离,语气都比平时低沉几分,透着着色气,“沈,沈巍?

“对,我是沈巍。你把门打开,我送你回去。”

井然开门后,沈巍把井然放在副驾驶位,以最快速度赶回小区。

“井先生住在哪里?”

“沈先生,不好意思,先前得罪了,只是您也明白”门卫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只是一味解释之前的事。沈巍去抱井然下车,门卫却在哪里碍手碍脚,沈巍难得露出几分不耐烦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接道,“闭嘴,前面带路,其中一个人去买抑制剂。”

门卫哈腰讨好着说“好好,沈先生,我马上去。”

井然被沈巍抱在怀里体温高的吓人像一个火球“沈巍,我床头有,记得拿领带夹在车上。”

“你放心。”

沈巍在门卫带领下,把井然送到家,直奔卧室将井然轻柔的放在床上,并把抑制剂注射给井然,神经一路高度紧张放松下来后井然很快就睡着了。

沈巍看着睡着的井然只觉得阵阵后怕。

等到井然迷迷糊糊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沈巍坐在椅子上看书,一缕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照进来,刚好洒在沈巍身上。“你醒了,我扶你起来。”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昨晚谢谢你了。”

“井先生以后自己多注意就好。”沈巍语气有一丝不善,沈巍气井然照顾不好自己,更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井然身边。

“沈巍,你叫我井然吧,叫井先生太过客气了。”

沈巍听到后瞬间就不再恼火“井然,你的领带夹在床头柜里,收拾一下先出去吃饭吧。”

“嗯嗯,好。”

沈巍一边给井然盛饭一边说,“井然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别去上班了。”

“可我还有事要忙啊!”

“我问过叶文,那些事并不急着处理。”

“额,好吧,你今天几点上班?”

“我请假了,看牢你。”

井然夹起一块菜放到沈巍碟子里,“呵呵,你看你守了我一夜,也应该休息一下。等吃完饭,你就回去休息吧。”抬起头看着沈巍的眼睛,似乎再说我这么乖就别看着我了呗。

沈巍看着这双眼还真的强硬不起来,“我确实是应该休息一下,那这样吧,中午我过来给你做饭。”

“我自己做就好。”

“人人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井然你的本事可真不低啊!”沈巍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永喜欢逗井然玩。

“我不是可以出去买吗?”

“你好好休息,我那什么都有,中午你可以去我那。就在你家楼上,1003。”

“我做饭很一般的。”

“没关系,我不介意。”

     吃完饭沈巍便离开了,临走时还借走那本书。井然也不知道,怎么最后就成去沈巍那给他做饭,想到沈巍对食物的苛刻,觉得今天中午会是一场灾难。

 

 

临渊不羡鱼

这世间众生皆孤寂

应怪众生未见过你

这世间众生皆孤寂

应怪众生未见过你

梨落满觞

嗯……作为雪花虐心的补偿,更新一个井鸣高甜预告~


见家长安排上

第二个……嗯……嗯……呃……

嗯……作为雪花虐心的补偿,更新一个井鸣高甜预告~


见家长安排上

第二个……嗯……嗯……呃……

星河
龙哥纯水仙 规矩不多 小白可以...

龙哥纯水仙 规矩不多

小白可以教 背景abo 皮可重三

单身o居多

龙哥纯水仙 规矩不多

小白可以教 背景abo 皮可重三

单身o居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