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朱樱司

21.3万浏览    4442参与
喵仔今天依旧想吃炸鸡
“这是给suo~的奖励,不要让...

“这是给suo~的奖励,不要让其他人发现噢~☆”

“这是给suo~的奖励,不要让其他人发现噢~☆”

_叁靑珞_
终于画完了这张司🍬 赶个末班...

终于画完了这张司🍬

赶个末班车祝自己生日快乐🎈20啦👐🏻

终于画完了这张司🍬

赶个末班车祝自己生日快乐🎈20啦👐🏻

实验体51号

是b站的点图。突然就做成了动图。

不知道动不动的了

是b站的点图。突然就做成了动图。

不知道动不动的了

而烟(今天时透成年了吗)
2020年了,腿个年进度(什么...

2020年了,腿个年进度(什么)

老幺真的又甜又可爱

2020年了,腿个年进度(什么)

老幺真的又甜又可爱

虎斑小花猫

【Leo司】るてしキスキしてる~♪

*傻白甜恋爱漫画风味的Leo司感觉也不错🤭


       “呼呼呼……好冷啊。”


        Leo哆嗦着身子,缩到被炉里,摸了摸缩在另一侧的凛月的头发。


       “凛月,乖孩子,你又在睡觉啦!”


       “啊…是王啊,请不要乱摸我的头。”...


*傻白甜恋爱漫画风味的Leo司感觉也不错🤭



       “呼呼呼……好冷啊。”


        Leo哆嗦着身子,缩到被炉里,摸了摸缩在另一侧的凛月的头发。


       “凛月,乖孩子,你又在睡觉啦!”


       “啊…是王啊,请不要乱摸我的头。”


       “咦咦,对我这么冷淡吗?简直就和某个孩子一样……”


       “呼……呼呼……”


       “太过分了,听人说话的时候不要睡着啊!对了,来和凛月说说吧,关于那个孩子最近对我的冷淡!我有一肚子苦恼要倾诉——”


      “只要别太吵~我不反对。”


      “好,那我开始说了,从何说起呢?……就从那天他在路上碰见我却故意不理我开始吧。那天是周末,我在家很无聊所以就出门寻找灵感了!商业街人还挺多的…可是我一下子就看到他了!非常奇怪!居然站在杂货商店里,一般来说,不都是女孩子比较喜欢逛那种店吗?也许他只是好奇吧!于是我就远远地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像平常那样,喊着‘スオ~’!他居然无视我!哎!我敢确定他听到了,还左顾右盼了一番,结果,他瞥见我,就像逃跑一样慌慌张张走掉了。太奇怪了是不是?我怀疑他有什么想瞒着我呢,就一直悄悄跟在他身后,直到他结账离开,我都没有注意他买了什么。之后他去了甜品店,只是看了看就走掉了,大概是发现我跟着他,不想在我面前吃吧!他也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


       “呼…王像一个变态stalker。”


       “然后我仔细想了想,最近他对我确实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冷淡!比如说上次…中午在食堂碰见他想要一起吃饭,虽然他是同意了让我坐在对面,可是,吃饭的过程中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吃完自己的那部分就先离开了。完全就像遇见了一个陌生人!”


       “诶~我和小朱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倒是很爱说话?”


        “是吗、果然是只对我一个人冷淡吧?还有之前在图书馆遇到他的时候——我在书架之间作曲,忽然就看见来借书的他,我一直小小声地喊他‘スオ~’,“スオ~”,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笑了一下,表情怪怪的,马上坐到了桌子旁。于是我就跟了上去,坐在了他的对面。虽然在图书馆说话不太好,但那天除了小青叶也没有其他学生了,他竟然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和我说,埋头在书本里。他是把我当成空气吗!?那时候是放学时间了,所以他想离开图书馆的时候我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家,也许我们还可以去哪里闲逛一下再回去,但是他拒绝了,说要叫司机来接他,在校门口就主动和我说了再见,没办法我只能先走了!唔唔唔你们不是说他这段时间都是自己回家的吗?”


       “确实,有点奇怪呢……”


       “没错,狂妄的小鬼,简直就像站在阳台上的公主一样,对下面的人置之不理。”


       “这样啊,看来平常一直对前辈毕恭毕敬的小朱,终于在王这里又找回了做公主的感觉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冷淡啊~我想不通!スオ~不是一直对我很热情的吗?总是‘Leader’、‘Leader’地喊着追在我身后。不论我去做什么,他都会跟着一起,开开心心地参与进来。可是最近,他好像一直在躲避我。难道是……他终于嫌我烦了吗?还是我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


      “嗯…………”


      “如果得不到スオ~的喜欢,我不如去死吧!”


       “喜欢啊…那孩子不是一直喜欢着你吗?”


       “我原本也是这样以为的,在他很温柔地照顾我的时候,对他说了‘スオ~喜欢着我吧?’,结果他很冷淡地回复,‘并不是,只是觉得照顾Leader是我的义务。’,为了搞懂他最近奇怪的举止,我连社团活动都乖乖出席了。可是スオ~那家伙只顾着射箭,对我半分热情都没有了。呜呜呜,我果然是被讨厌了吧?终于被スオ~发现我是一个糟糕到不值得对我好的人,所以他的态度才会发生那么大的转变……”


      “摸摸头~不要这么沮丧嘛。”


      “有一次!我拿出了浑身的力气来讨好他了,对他说‘スオ~!我为你写了一首歌,你想不想听一听?’他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对我又是那幅冷淡的模样,竟然说‘讨好我,对您也没什么好处?’啊啊啊啊~我气死了!为什么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人!还说‘比起专门写歌给我,Leader还是多为Knights制造武器吧,我不值得您浪费灵感。’。什么嘛!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可爱!只要看着他,inspiration就会不断涌现出来!”


      “嗯?”


      “没、没什么。不要盯着我看——我是说,スオ~很好,我很喜欢这个孩子。”


       “喜欢,还是爱呢?王的这番话……就像追不到心仪的对象所发的牢骚呢……”


      “………”


      Leo红着脸发怔,顿感坐立不安,急匆匆地从被炉里出来,踉踉跄跄地向门的方向跑去,忽然门开了,不经意与迎面而来的司撞在一起。两人按着被撞红的额头,面面相觑。


      “痛痛痛痛——”


      司默默皱着眉,看到自己撞到的是Leo,脸颊两侧骤然升温,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指责起对方的莽撞。


      “スオ~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想事情。”


      “是吗。”司淡淡地答了一句,想避开Leo往屋子里去,却被对方挡在了前面。


      “给我一点时间吧,スオ~!只要一点点时间就可以,我想和你聊几句!关于我们最近奇怪的关系……”


      “奇怪?”司睁开疑惑的眼睛,又说道,“我没有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异常的?”


      “唔,总之,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司点了点头,和Leo一起找到一间空教室坐下来。空气在互不说话的两人间变得粘稠,吸附在司故作镇定的神色之下,刺激着他紧张的肌肤,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发夹递到正坐在桌子上彷徨着的Leo的手上。


      “这个是……?”

   

      “是买给Leader的……因为看您低头作曲的时候视线总是被刘海遮住,所以……”


       “难道说,スオ~之前出现在杂货商店,就是为了给我买发夹吗?”


       “啊、是啊…我不太了解这些,所以向他人请教了在哪里能买到类似于发夹的东西,就被推荐了那家店。之所以没有回应Leader的问好,也是出于羞愧之心,如果被Leader误认为我像女孩子一样有喜欢可爱东西的癖好…”


      Leo面对司的苦笑,忍不住扬起嘴角,道了一声感谢,便把发夹小心翼翼地揣进了口袋。


      “话说回来,Leader找我不是有话想说吗?”


      “是啊、我在想要怎么说比较好,因为我最近好像很容易惹スオ~生气!”


       “没有这回事。”


       “可是,スオ~最近对我一直很冷淡啊,回避着我,见到我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热情……是讨厌我了吗?”


       司瞪大了眼睛,又赶忙避开Leo急迫的目光,望向别处,踌躇着,缓缓开口道:


       “Leader很在意吗?我对您的看法……喜欢还是讨厌……这对您来说,很重要吗?”


        “当然啊!我一直为此烦恼!”


        Leo俯下身子,脸几乎贴到了司的面前,跌进他慌张失措的紫瞳里,表现出同样的羞怯。


       “我没有讨厌您。倒是您……最近对我有些过分亲近了,我觉得很苦恼。”


       “啊…スオ~不喜欢吗?”


       “不…不是我个人喜好的问题。Leader容易对他人温柔是您的优点,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要是一直维持在之前那种前后辈状态的话,我就不会……”


        “什么?”


        “就不会为此苦恼了。抱歉……这些事情不应该对Leader说的,反倒像是在无端指责您。所以,请Leader以后不要再对我那么亲热了,像以前一样,与我保持距离,高高在上,做个让我无法触碰到的人吧……”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接近スオ~?说到高高在上,分明是趾高气昂的你,像辉夜姬一样,故意刁难追求者哦?”

    

       “请不要在我身上做这样的比喻!Leader就是如此不知轻重,随随便便对别人说‘爱’,‘喜欢’之类的轻浮的话语,才让我想远远躲开。我不想作为一般人,却被Leader特别地对待,请您以后不要这样做了!”


       愠怒的神色笼罩着司那张漂亮的脸蛋,他气愤地站起来,准备离开教室,却被Leo拉住了衣袖。


       “スオ~不是一般人。”Leo认真地说道,“因为是特别的人,所以才想特别地对待。”


      夕阳下,Leo的话语如同梦幻的魔法激起司浑身上下一阵温热的涟漪。他不敢回头看Leo的表情。前段时间刻意回避Leo时所压抑的感情骤然涌上了心头,那些甜蜜又苦涩的触觉留驻在指尖,酥酥麻麻的,想将它们弹开,又难以割舍。


       “真讨厌……”司将手覆在心脏的位置,感受胸腔内剧烈的激荡,喃喃自语道,“每次都是这样……”


        “スオ~?”


        “我因为Leader这些不同寻常的亲密举动、亲密话语,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总是被忧郁的情绪击倒!会在意Leader喜欢同谁亲近这样无聊的事情,还会过分解读Leader对我的关心,在心里窃喜。和您待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没有办法专心!练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Leader的身影,会跳错舞步而被前辈指责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想躲开Leader一段时间,好好冷静一下。可是您…却变本加厉地对我好,就连原来陌生的领域也想闯入,无时无刻都出现在我的身边,让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更讨厌那样的Leader!”


       “スオ~……讨厌我!?”


       “没错,我非常非常讨厌您,请您离我远一点!”


       司甩掉了Leo的手,往教室外跑去,留下Leo一个人呆立在原地,咀嚼着司一连串意味不明的自白。他没有想到司真的讨厌自己,所以才刻意躲避,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密举动会引起对方的苦恼。Leo有些沮丧地坐回桌子上,掏出司送给他的发夹,这个既不可爱也不夸张的发夹饱含着司对自己的关心,他想起司站在货架前专心致志挑选它时的身影,这样的司又怎么会真的讨厌自己呢?


       这样的感情,太奇怪了!又不是喜欢,又不是讨厌,难道……是凛月说的“爱”吗?


       Leo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如果他错过了在今天夜幕降临前对司表白的机会,司就永远不会再允许他靠近他的心,司也许会飞到月球,去到他触不可及的地方,如同竹取物语里那位高傲的公主一样,独自对着月亮喟叹忧愁。


       他穿过夕辉倾洒的走廊,踩着楼梯上橘红色的倒影向下跑去。他瞥见司正独自离开学校,便加快了脚步。


       “スオ~!スオ~!”


       他用力喊着他的名字,追逐着他拉长的影子,终于等到了他高傲的转身。他湿润的眼睛依然睨视着他,丝毫没有想要让步的意思。


       “等等……”Leo喘着气。


       “我和您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司压制住发颤的声音,尽力表现出理智。


       “为什么?スオ~喜欢着我吧?”


      “我不会说的,Leader休想要那么狡猾,想让我主动打开一扇门,我是不会让您进来的。”


       司扔下一句气话,就撇开Leo继续向校门口走去。Leo诧异地追上去,与司并肩走了一段路,两人的影子交错在一起。Leo似是在酝酿某些苦于出口的话语,配合着司的沉默,享受起这种无法捕捉距离的暧昧。


      “今天,自己回家吗?”Leo问道。


      “Leader连这样的小事都要关心吗?”


      “因为スオ~那天拒绝了和我一起回家,我很介意呢。”


       “我没有说谎。那天我确实叫司机来接我了。”


       “那不是你原来的计划吧?”


       “现在Leader知道我为什么讨厌您了吧,您总是打乱我的计划。本来,我想在回家路上,去尝试一下冬季限定甜点,顺便,去唱片店买一张您的新曲。因为您的出现,这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那我们一起去不就好了吗!”


      “不,我和Leader不是那种亲密到可以一起回家的关系。”


       “スオ~希望我们是那种关系吗?”


       司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脸,目光滞留在Leo的脸上,仿佛正经历着巨大的煎熬,有什么猛烈凶狂的心绪即将破壳而出,将他的意志完全吞噬。


       “请Leader不要再跟着我了。”司说道,夕阳试图在他的脸上投下一道理智的色彩。“我真的很讨厌您的所做所言,从第一次看见您,就很讨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讨厌的人。您再继续对我做出这些暧昧不明的举动,我会更讨厌您。”


       “原来如此!”Leo像是参透了司言语里的奥秘,擅自漾起了一抹在司看来十分耀眼的笑容。司低下头,跟随着夕阳的方向,踱步向前。


      “我说,”Leo又一次撩起了司的注意。“スオ~听了吗,我的新曲?喜欢吗?”


      “符合Leader一贯的水准。”司避开回答“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一类的答案,脑海中又响起了那首如蛋糕上的奶油,一口咬下去溢出甜蜜的歌曲,很难想象这会是Leo的作品。

    

       “你不会介意我给别人唱了吧?因为自己唱的话,实在太不好意思了,所以……”


        “这是Leader的创作,不需要询问我的意见吧。”


        “好歹我说过这是为你写的歌,虽然你拒绝了我……”


        司又陷入了缄默。他庆幸这一切发生在黄昏,不至于使他脸上的红晕表现得那么突出。一晃神,车站就在眼前,即使内心荡漾着多少的不舍,司还是向Leo表达了分别的意思。


       “Leader不需要坐电车,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没关系,我想陪スオ~一起回家,可以吗?”


      司愣了愣,心里摇摆不定。Leo的出现就像一个甜蜜的陷阱,如若是他人这样说,司肯定会断然拒绝。他不想麻烦到其他人,即使这意味着一个人忍受寂寞,因为正如他所说的,他们不是亲密到可以一起回家的关系。在十分钟前,他还坚定地秉持这样的信念,而现在,这信念又受到Leo的侵蚀而近乎瓦解。


       “我…”司不知该如何作答。


       “我就在スオ~的旁边站着,就当是偶遇吧,嗯?”Leo笑道。


       司没有表态,只是紧捏着书包的带子,疾步向车站里走去。Leo跟随其后,在人潮里盯住司的身影,站到了他的身边,一同等待列车的到来。Leo的目光停在司洁净的脖颈和耳边的碎发上,产生了想要亲近它们的冲动。他注意到司咬了咬红润的唇,似乎很是着急,也许正因为他在身边站着,才让他格外不自在。高峰期的电车非常拥挤,Leo不得已伸出手挽住司的手臂,防止人群将他们挤散。他们挤上了电车,松了一口气,司勉强站在了一个角落,Leo拉住吊环的手呈现出保护的姿态,将他与外界隔绝开来,司又像是倚靠在Leo的身上,犹如拥抱一般只有咫尺的距离。他们的互相对视着,心安理得地接受这样的亲密。


      “你是特地来体会这种人间疾苦的吗?明明是个有司机接送的少爷啊~?”


      “我要学会自立。”


      “是吗,真让人担心啊…”


      司还没有参透Leo所说的“担心”是什么含义,就因为停车时的摇晃而下意识地把手臂搭上Leo的身体,Leo也及时抱住了他。司动了动身子,发现那条支撑住腰部的手臂没有松开的意思,便侧了侧脸望向窗外,装作毫不知情。他不愿说出“我到了”,而是希望这样的状况能够一直保持下去,但分别总会到来的。


       走出车门的时候,司微微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スオ~?”


       “没什么,只是觉得太拥挤。话说,Leader要陪我到家吗?”


       “是啊!还有一段路要走吗?”


       “是还有一段路。那我们走吧,等下我会让司机送Leader回家的,太麻烦您了。让您陪我一起挤高峰期的电车,要是再让您挤回去,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不会,我很高兴!”


      离开繁闹的车站,Leo陪着司一起走到了一块宁静的住宅区,爬上蜿蜒的山坡,城市华灯初上的景致逐渐收入了眼底,美则美矣,总归来说,还是荒僻了一些。


      “平常一个人回家的话,走这条路不会害怕吗?”


      “啊…不会。这附近都是我家的土地,所以…会有人保护的。”


       司从Leo的眼中读出了惊讶的含义,便打住了话题。好不容易才拉近了的距离,难道又要这样被疏远了吗?在学校里面也是,他知道同学一向不愿意接近他,无非是因为他的家世和那副刻意摆出的高傲的样子。他过分认真的性格自然也是一个原因,总是一个人坐在教室里不与他人来往,拒绝参加同学那些“愚蠢”的游戏。


       “我差不多要到家了。Leader要来我家喝杯茶吗?”


       Leo方才从走神里醒过来,惊呼道:“原来スオ~真的是住在城堡里的公主啊?”


       “说是公主什么的…我家也无法称得上是城堡,只是有历史的建筑了。”


        “很漂亮嘛!不过在回家之前,可以给我几分钟吗?”


       “您请说吧。”


       “虽然你可能觉得在这里说出这些话不太合适,但就像是站在阳台下向高高在上的公主求爱的追求者一样,反倒有了一些奇妙的勇气!スオ~一直说讨厌我,希望我远离你,都不是真心话吧!我已经完全看穿了!不仅是你的心,还有我的心,不顾一切想接近的念头一直主宰着我的大脑,连作曲的时候都会被突如其来的渴望所打断!如果我得不到スオ~的回应,就会一直好不了,最终枯萎和死亡!所以啊,スオ~就大发善心把我从可怕的病症里救出来吧!我可是一直喜欢着你!不对,是爱着你,在追求你!和我交往吧,拜托了!”


       “唔……Leader……”


        司支支吾吾地望向Leo,已经将答案写在红透的脸庞和闪亮的眼角上。但他没有立刻做出答复,而是叫来了司机,硬把Leo塞进了车里,临走前悄悄对他说:


       “明天,我一定会给您答复的,好吗?学校见。”

       

        送走了Leo,司才卸下一口气,捂住怦怦直跳的胸口,几乎要溢出喜悦的眼泪,兴冲冲地往家里走去。他在想明天,要给Leo什么样的答复呢,他一定要用最宝贵的东西来嘉奖他的勇气,比如说,他从未向任何人奉献过的吻。

      


END

OS:

写着写着就七千字了

原来的题目叫《高岭之花》哈哈哈

是傲娇的公主司了x

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

快写完的时候想起缪斯这首歌还挺适合的我这篇文,还真是甜甜蜜蜜啊


oikwchihaya
第一次尝试用干油墨涂了全程 朱...

第一次尝试用干油墨涂了全程

朱樱司真的太可爱了💗💗💗💗💗

希望有能力能画完整组

第一次尝试用干油墨涂了全程

朱樱司真的太可爱了💗💗💗💗💗

希望有能力能画完整组

小笼包汉化

【ES/桃+司】ジグザグセンセーション【※微博点我 】 

【本汉化仅为安利向试阅,如您喜欢还请支持正版】作者主页指路:点我


■声明 

自买自扫,禁止转载,禁止商用


■信息

原作: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

CP:司+桃

作者:IC/いさご

标题:ジグザグセンセーション

分级:全0

页数:74p

发行时间:2019.07.21


■汉化信息

图源&翻译:阿宝

修嵌&校对:靓


■下载

移步微博


【ES/桃+司】ジグザグセンセーション【※微博点我 】 

【本汉化仅为安利向试阅,如您喜欢还请支持正版】作者主页指路:点我


■声明 

自买自扫,禁止转载,禁止商用


■信息

原作: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

CP:司+桃

作者:IC/いさご

标题:ジグザグセンセーション

分级:全0

页数:74p

发行时间:2019.07.21


■汉化信息

图源&翻译:阿宝

修嵌&校对:靓


■下载

移步微博



小白丸子✨
捕捉到一只挖墙脚的司( ˙˘˙...

捕捉到一只挖墙脚的司( ˙˘˙ )

捕捉到一只挖墙脚的司( ˙˘˙ )

虎斑小花猫

【Leo司】Last Night On Earth

*半架空,末日


       “请调到23,我喜欢那首歌。”


        朱樱司赤裸地躺在月永Leo的身下,向他提出这个甜美的要求,昂起的头还不忘给Leo一个亲吻。对方摸索着在床头找到播放器的遥控,按照司的要求切换到第二十三首。


       “啊,这首...


*半架空,末日


        

       “请调到23,我喜欢那首歌。”


        朱樱司赤裸地躺在月永Leo的身下,向他提出这个甜美的要求,昂起的头还不忘给Leo一个亲吻。对方摸索着在床头找到播放器的遥控,按照司的要求切换到第二十三首。


       “啊,这首歌啊,是我的得意之作~♪”


        苍穹自东方映染出褐红色的光,地球上最后一天,太阳照常升起。他们拉开窗帘,并肩坐在床上,尽情欣赏起地球上能看见的、最后的日出。升腾的情yu,也犹如初升的太阳再次主宰了他们的身体。双手依恋着互相摩擦的肌肤,他们是那么年轻,那么富有活力,可生命的终结近在咫尺,十个小时,司瞥了一眼墙上的钟,他们还有十个小时。


        深情的旋律高扬着张狂的爱,环绕在被褐红色的光填满的房间内。他们的身体紧紧结合在一起,随着节拍而浮动,吻着,全然不在意窗外的骚动。


         这栋公寓几乎只剩下他们。即使对于即将到来的毁灭无计可施,政府还是发出了撤离的公告,将人群疏导到地下防卫设施里,等待最后的死亡,亦或说,是转机。

       

        “滴——滴——”


        催促回家的电话又一次响起,司打开扬声器。父母的声音好像一下子衰老了,在电话里不停劝他回家,他悲伤地皱了皱眉,正逢Leo冲撞着他的敏gan处,将两人带向高潮,他的眼角陡然溢出眼泪,不再掩饰本能的反应,在呻吟冲破喉咙前,挂断了电话。


        “真的不和家人一起吗?”Leo用舌尖温柔地勾勒着司的耳廓,语调中的感伤很容易令人想到这也是对他本人的拷问。


        “不…司生命的最后一天,只想和您在一起。”司抹了抹泪,说不清这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的发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在即将到来的末日面前,伦理,道德,理智,以及人类文明所有伟大的造物都将土崩瓦解,唯有情感充实着他们的身体。对恋人依依不舍的爱,以最原始的方式迸射出体内,黏在彼此的肌肤上。


      他们持续不断地交吻着, 吻累了便裹着一床毯子坐在沙发上,摩挲着彼此的发尖,以此打发时间。


        “我们不离开公寓吗?”司看了看墙上的钟,九个小时,他们的余生。


         “スオ~想去哪里?我们已经无处可逃了呢。”Leo出奇得镇定,他从茶几下找到空白的乐谱,如同往常一样开始记录sex之后的灵感。司摇了摇头,扭头望向窗外被褐红色的光笼罩的世界,竟有种荒芜的美。他眺望东方,太阳升起后不会再落下,应该说,他们再也无法在地球上欣赏到落日。所幸在昨日,他们在阳台上吃了最后的晚餐,又在太阳落山前亲吻了彼此的唇,再无憾事。


       司百无聊赖地捕捉起时间的流逝,目光随着秒针移动。地球即将永远消失在浩渺的宇宙中,化作尘埃,仿佛从未存在过。而他们,任何一个人,他朱樱司,还有月永Leo,所有的人类,无论拥有怎样的人生,都不会有被证明存在过的可能性。


       到这一时刻,他反倒想任时间流淌。九个小时与一个小时并无差别,他哪里也没打算去,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他已经找到了爱。生生死死,已无关要紧了。


       “啊、麻烦了。”Leo突然喊起来,迷惑地挠了挠头。


       “怎么了,Leoさん?”Leo的头发染上褐红色的光后变得更加暗沉,与他的倒是有了几分接近。最终,他们还是找到了更多的共同点。


        “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灵感断绝是比末日还要可怕的事情!”


         司轻笑了一声。明知道最后什么都不会留下,爱也好,音乐也好,物质的、非物质的,都将烟消云散,而他们到最后,还在纠结如何创造出美:如何在sex中得到更多的快乐,如何创作出更动听的音乐。


       “我们出门去寻找灵感吧?”司提议道。


       “末日啊,光听见这个词就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咕噜咕噜地沸腾……”Leo默念着,赞同司的提议。


        两个人穿好衣服,走出公寓。Leo笑了笑,说道:“最后一天的话,即使不穿衣服也不会有人在意,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做一个赤裸的国王,什么陈规旧俗,还是全部抛掉好了!


        司忍不住打断他的妄想,说道:“我不觉得会无人在意,即使到最后,人们还是会在意道德。穿衣得体,优雅死去,才是我所赞同的。”


       外面一团糟乱,公路上的车辆排着冗长的队伍,喇叭的鸣笛声,大人的争吵声,小孩的哭泣声,混杂在一起,刺耳不绝。比起地面上的喧闹,天空则显得格外安静。褐红色的光始终温柔地投射在他们的头顶,将头发染成了夕阳的颜色。


       他们决定避开人群,四处走走。空无一人的街道令他们想起此地曾经的繁华。贩卖食物和日用品的商店已经被清扫一空,而那些对逃生而言没有用途的东西还完好无损地呈现在橱窗上。他们先闯进了一家乐器店,门没锁,各种各样的乐器井井有条地摆放在它们原来的位置,悄无声息,一点也看不出末日的痕迹,仿佛他们只是在某个尚未开张的清晨闯了空门,不小心进到了别人的梦里。Leo和司各自摸索起这些沉寂的声音,今天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拨动它们的琴弦,为空气的震动创造出旋律。


      “地球之外的地方,也会有音乐吗?”


       司弹起了那架低调摆放在角落的钢琴,抹去黑白键上的灰尘,悄然落指。一段他以前怎么也记不下来的乐章,此刻完完整整地掠过他的脑际,宛若也在为它最后的生命拼搏。他想不起这是哪位音乐家的创作,也或许,只是他和Leo无聊之际的细碎灵感。


       “会有的吧!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音乐,真想去宇宙中其他存在音乐的地方看看呢!”


       Leo先是拨起吉他的弦加入到司的演奏中,又换做其他乐器。他自诩不是乐器派,但在生命的最后能感受到来自指尖妙曼的触感和即兴而生的音乐,他也臣服于它们的魅力。司还在弹着琴,认真的模样,誓要把他脑海中所有的乐谱一起呈现出来。


      “唔!不要弹莫扎特的曲子!我讨厌那家伙!”Leo嘟囔着来到司的身边。


      “Leoさん,已经是末日了,就别说这样违心的话了。您明明很喜欢他吧?”


       “嗯,那家伙的曲子不是还坐着宇宙飞船代表人类向宇宙人问好了吗?没有必要在这个奄奄一息的星球上怀念他了。”

   

      司停下手中的动作,为Leo让出一个位置。“一起吧?”司将高音部分让给了Leo。Leo坐到司的身边,凝视着他亮紫色的双瞳,寻找着其中自己的影子,思索一番,笑道:“玩一个游戏吧,スオ~?”


      司疑惑地偏了偏头。


      “我们各自在心里选一首过去演唱过的曲子献给对方,然后弹出来,当做送给对方最后的礼物吧。我想店里应该有录音设备…找到了。会是怎么样奇妙的混合呢~哈哈哈,我很期待!”


      “那些不都是Leoさん写的曲子吗?将Leoさん写的曲子献给Leoさん,有种微妙的不爽呢。”


      “呜呜,比起别人的曲子,司还是弹我的曲子作为结束更好吧~就像临死之前还在喊我的名字一样,就算是你的最后一刻,我也希望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我。”


      “看在您喊了我名字的份上,朱樱司就把生命中最后一次的钢琴演奏献给您好了,月永Leoさん。开始了吗?”


     “开始吧。”


      Leo按下录制的按钮,与司四目相对的刹那,回到了第一次与他合演的舞台。两人站在舞台的两端各自唱起准备好要打倒对方的曲子,剑拔弩张的势态与现在如出一辙。


    “是在和我斗琴吗,スオ~?”


    “是我们最后的合奏。”


       司弹起在「审判」上演唱的曲目,俨然加入了自己温柔的改编,收敛起咄咄逼人的胜负心,指尖诉说的是无尽的爱恋;而Leo,也一样选择了当时的曲子,配合起司的节奏,融入他的演奏里。原本毫不相干的两首歌竟变成了一首歌,如同,月永Leo和朱樱司,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个个体也交汇成同一个灵魂。


     Leo将CD放在左胸口的口袋里,和司一起离开了乐器店。外面的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褐红色的光依旧,宁静的街道也没有变化,似乎他们在乐器店的时光是他们从上帝那里偷来的、多出来的一段生命。


       事实自然不是如此,钟表店橱窗上挂着各种款式的钟,无一不在宣告死亡的临近。司伫立在窗前,轻启嘴唇,六个小时。还有六个小时,他们就可以接近永生了。


       “Leoさん,您觉得,地球会在今天毁灭是真的吗?”他们坐在公园的草坪上仰眺天空,饿着肚子,已经没有进食的必要了。司垂下眼睑,握住Leo的手,继续说道:“说不定是搞错了。六个小时,不,五小时四十八分后,我们还活着。”


     “如果还活着,スオ~有什么打算?”Leo拿出未完成的乐谱,开始写最后的空白页,写完这一页,他的作曲生涯就要完结了,因此他必须在一页之内给这首歌划下一个句号。


     “没什么,继续和Leoさん在一起,一起追逐梦想…回到舞台上,把Leoさん的歌唱给更多人听。”


     “每一句都有提到我呢。没有其他的部分吗?”


     “您说的,希望我的最后一刻,脑海中也满满都是您。”


    “司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Leo埋头到创作里,忽然注意到五线谱上晕开了几滴泪,他连忙擦去,抱住倚靠在他身边的司。这是得知世界末日到来后,他第一次流泪。他们已经没有希望了,失去了一切,家人,朋友,音乐,梦想以及爱情,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五个多小时后荡然无存。他又狂躁地写了几行,字迹越来越淡,最终在第六行的起点戛然而止。笔没水了。


     “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


     Leo遗憾地放下了笔,和他毕生所爱的音乐告别,这支未完成的歌是他最后的作品。司接过他的乐谱,唱起来,唱到停笔处,与Leo对视了一眼,用他青涩的直觉继续唱下去,总算完成了这首不完美但是完整的歌曲。


      “Leoさん,这是您最棒的作品。”司毫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


     “而你是唯一的演出者,我是唯一的听众。这不是就足够了吗?”


      “也许还有人和您一样最后依然陷于音乐的美妙中…但某种意义上,您写出了人类文明史上最后的几支乐章,就像那些伟大人物一样,理应在历史上留名。”


      “那或许你也是最后一个歌手?”


      “如此说来,我们也算是达到了‘顶点’了,实现了自己的抱负。”


       乐谱被他们丢在了草坪上。司挽着Leo的手臂,回望远去的身后,在脑海深处镌刻下乐谱被风卷起而四处零散的画面。总有一天,他会再把这些乐谱捡起来,连同笔一起递到Leo的手心里,那一天,会到来的。


        还有四个小时。他们决定去海边看看。褐红色的光浮在海面上,呈现出一派诡秘的静意。海浪轻轻推向海岸,撞出白色的泡沫与黑色的湿印,周而复始,这是大自然的奏鸣。他们脱下鞋子,光着脚踩上细腻的沙滩。顿时被一种令人安心的温暖所抚慰。

      

  

       “以前在学校时,我经常来海边寻找灵感~那时还是蓝蓝的天,蓝蓝的海!真想再见一次。”Leo向海的方向走去,他决定不再放开司的手,就这样一直牵到末日降临。


       “人死后,会重新看见他们想看见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死亡是只有那一刻来临时才能解答的谜团,为此庸扰而忽略眼前的美好,就太浪费了?

      

     

       “或许,死亡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我能想到最糟糕的结局,无非就是独自死去,而现在,我没有遗憾了。”司望着看不见边际的远方,感慨道。


      “要这样一直走到大海的深处吗?”


       Leo沉吟了一句,他看向司的眼睛里,已不再掩藏对分离的恐惧。趁他们的手还能握在一起,早点离开这个世界,也不失为一个美丽的结局。


      司抱住Leo,吻了吻他冰凉的唇齿。他们已经不吝啬于将时间耗费在接吻上,所以每一次都尽情享受这种难分难舍的快乐。吻毕,司牵着Leo的手,往回走,没有穿鞋就回到了岸上。他们的鞋并排摆放在沙滩上,不久之后被冲进了海里,再无踪迹。


      “我想和Leoさん一起经历世界末日,经历地球毁灭的那一刻,所以,我们还是等待下去吧。这可是我从前无法想象出的极致浪漫啊。”


       Leo微微一怔,欣然点头。他佩服于司直面未来的勇气,即使只有三个小时了,司的未来似乎还在双手触碰不到的无限之外。


      学校离海边不远,早在之前的地震中毁于一旦了。他们来到废墟的旁边,各自想了一些心事,想到那些再也无法碰面的人的身影,想到他们逝去的青春,无论快乐还是疼痛,都化为乌有,凝练成一段晶莹剔透的记忆,安放在灵魂的某个特定的位置。

     

      “我走累了。Leoさん。我们从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吧。”


       司在废墟中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Leo坐在他的身边。两人一起眺望向西移动的太阳,手臂互相环绕着,抱在一起,互相感受对方身体的战栗。他们还没有苍老到可以直面死亡的年纪,难免在生命的最后一小时,被未知的恐惧攫住,想象生命遽然抵到终点时的惊愕的疼痛。他们开始抱头痛哭,像个孩子一样,互相指责,如同初遇时一样,把爱连同讨厌的部分,一齐暴露出来,接着,便疯狂地吻起来,一边吻,一边用手抚摸对方的身体,不顾一切地任激情主导他们的意志。


       时间的流逝已不再重要。当褐红色的光最后一秒斜照在他们暖意的头发上时,他们正沉浸在爱里,在彼此战胜了惊惧的瞳孔里看见自己的灵魂达到了永恒。


      

      END

 

怎么感觉好虐啊!

相关音乐:

Green Day《Last night on earth》 

Murmurs of Earth地球的呢喃 旅行者金唱片

1977年由旅行者一号带到太空去的唱片录音集。 这张著名的金唱片,是人类对于浩瀚宇宙充满浪漫色彩的一次问候。 《地球的呢喃》旅行者金唱片,其中刻录了来自地球的声音和图像资料,这些声音和图像都经过精心选择,目的是准确地反映我们地球上生命的多样性以及地球上的文明。它们将需要飞行超过4万年才会抵达另一个行星系统。

        (摘自百度)


       

  

       

         

         

       

     

      


神木泓之七

“誓约之剑与返礼祭”


这套图画了两个月()大部分时间花在勾线上 上色上的很水orz是2020的第一套图!!


我永远喜欢Knights!

“誓约之剑与返礼祭”



这套图画了两个月()大部分时间花在勾线上 上色上的很水orz是2020的第一套图!!


我永远喜欢Knight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