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朱瞻基

22.6万浏览    2067参与
谢绝人士

游离尽散3

[图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乾坤德合,式隆化育之功,内外治成,聿懋雍和之用,典礼于斯而备,教化所由以兴,咨尔孙氏,仍旧日朕之皇妃也,世德钟祥,崇勋启秀,柔嘉成性,宜昭女教于六宫,贞静持躬,应正母仪于万国,甚合朕意,以册宝立尔为皇后,其尚弘资孝养,克赞恭勤,茂本支奕叶之休,佐宗庙维馨之祀,钦此。”

或许是大殿太冷,孙若微听着这声音倒不真实,现在,她摇身一变成为皇后,统领六宫的女人,可是这是她之前从未想过的,当阵阵回声传入耳中,她才知道,她已经不是孙若微了。

“皇后金安。”

群臣俯首礼拜,孙若微看着他们,愣住了。

她现在是皇后,孙皇后。

而那人呢,他倒好,躺在殿外的竹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乾坤德合,式隆化育之功,内外治成,聿懋雍和之用,典礼于斯而备,教化所由以兴,咨尔孙氏,仍旧日朕之皇妃也,世德钟祥,崇勋启秀,柔嘉成性,宜昭女教于六宫,贞静持躬,应正母仪于万国,甚合朕意,以册宝立尔为皇后,其尚弘资孝养,克赞恭勤,茂本支奕叶之休,佐宗庙维馨之祀,钦此。”

或许是大殿太冷,孙若微听着这声音倒不真实,现在,她摇身一变成为皇后,统领六宫的女人,可是这是她之前从未想过的,当阵阵回声传入耳中,她才知道,她已经不是孙若微了。

“皇后金安。”

群臣俯首礼拜,孙若微看着他们,愣住了。

她现在是皇后,孙皇后。

而那人呢,他倒好,躺在殿外的竹椅上睡了。椅子的晃悠发出阵阵声响,实在与景不映,可没有人去管。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位皇上,撑不过几阵了。

孙若微恍惚地看这一切,她只是反贼,只是靖难遗孤,要能行,她必定逃出这吃人的皇宫,于是她看向殿门,向外缓缓挪步。

“太后?”

孙若微被侍女惊醒,看到眼皮子底下的公文却又突然明白了什么,似乎人老了就是如此,经常在梦里梦到之前的种种,她揉了揉太阳穴,让侍女退下,又接着批,可又想起那个梦,便嘲笑了自己一番,想逃?呵呵,当时她并没有想什么,不要说逃了,只是记得脑子里一派空空。她倒是忆起朱瞻基的那幅模样,又不尽拭了泪,几月前的葬礼上,她似乎哭不出来,虽然脑子里摆出的是他的样子,可却是苦笑罢了。

斜眼处,又看到桌上放着的湖笔。

柔柔月光打在上面,点点翠影隐隐约约,孙若微将木盒中的笔拿起,细细端祥了番,笔算不上好着,甚至朱祁镇几月前咬的牙印也在,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家丈夫怎么会爱这种古怪玩意儿,但又想起朱瞻基告她说这可是秦朝蒙恬所制,不免为他心愁,谁知道这东西是真是假?孙若微叹惜,把笔放回,便返回床榻歇息去了。

  

朱瞻基起来,便在孙若微的寢宫四处转悠,自从他发现一到夜深就会从这笔中出来,也就常常去干这号事。

铜镜中丝毫现显不出来人影,朱瞻基知道,自己只是魂魄罢了,不过这样也好,也好。他看着自己的衣服,已经不知几次叹气,白色的衣袍,有明显被撕裂的痕迹,难看极了,谁让这肇事者是自家好大儿呢?

桌上的公文摆在上头。白纸上或黑或红的笔色让人心里痒痒,其实每夜看着她也好,不过今晚又睡着了,便不觉哀伤,那年也是如此,他批改累了,不觉就睡着了,醒来,便又在床榻,小太监告诉他,昨夜皇妃来了,将他拖回床上。

孙若微咳嗽了几声,惊到了朱瞻基,他连忙走向床边。

孙若微翻了个身子又睡去,这会儿床边留了个空位,朱瞻基自然顺着躺上去。


这几月,朱瞻基从未见过她这幅样子,倒是有几处他的影子。朱瞻基一想到自己当皇上时累得那狗样,便也深有同感,他轻哼了声,这老和尚算得也准,什么半个皇帝命。就住这,也想起来当时孙若微那怪表情,像是活生生的活死人,之后每想到这儿,也会笑她几番,那时候孙若微就气鼓鼓地生了自个的气,哄她几阵儿才勉强和解。朱瞻基的嘴角微微上扬,在留的这一小处空位上偷笑着。

孙若微又翻了身子,他吓地收了笑,连连站起朝她做了个鬼脸。“哼,又不让我睡。”朱瞻基抱怨着,就像是他人还在似的,可自己似乎没意识到这点,又坐回椅上忍不住一个劲地嘟囔。

“朱瞻基?”

这回朱瞻基蚌住了,他听到有人唤他,便朝那个声望去。

“朱瞻基?”

响声一度再来,当他确认是孙若微叫他时,又回到床榻旁。

孙若微闭着眼,嘴中喃喃,朱瞻基明白她在说梦话,可又不免鼻头一酸。他摸着她的手,向她说道:

 “别怕,我在。”

  

谢绝人士

游离尽散2

[图片]


  宫里还像是往常那般寂静。虽说新帝即位,可这诺大的殿中,小宫女、太监才不管这事,他们忙活着自己,不求什么,只是但愿保命罢了。富康算是宫里的老人,自打永乐皇帝在位时,便进宫照顾汉王爷。这位王爷不好说话,虽说有时给几把金豆子,可一但这位爷恼喽,就会追着屁股把给出去了的钱要回来,大家都巴结他,认为这个王爷是个皇帝命,但富康不信,他不想信,也不愿信,他不愿意卷入这些是是非非,只要做个老实本分的人就好,自打进宫,他便告诉自己这些。后来,这位叫朱高煦的人儿死得很惨,也是从那以后他换了主儿。

  主子也叫朱,好像是叫个朱瞻基。富康知道这位才是真正的皇帝,可对于他来说,没什么两样,都姓朱,...


  宫里还像是往常那般寂静。虽说新帝即位,可这诺大的殿中,小宫女、太监才不管这事,他们忙活着自己,不求什么,只是但愿保命罢了。富康算是宫里的老人,自打永乐皇帝在位时,便进宫照顾汉王爷。这位王爷不好说话,虽说有时给几把金豆子,可一但这位爷恼喽,就会追着屁股把给出去了的钱要回来,大家都巴结他,认为这个王爷是个皇帝命,但富康不信,他不想信,也不愿信,他不愿意卷入这些是是非非,只要做个老实本分的人就好,自打进宫,他便告诉自己这些。后来,这位叫朱高煦的人儿死得很惨,也是从那以后他换了主儿。

  主子也叫朱,好像是叫个朱瞻基。富康知道这位才是真正的皇帝,可对于他来说,没什么两样,都姓朱,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脉。但是自从跟上朱瞻基后,身边给他送钱送礼的人多了,不能说什么,他只能笑笑,收上,把一些好玩的玩意儿给了皇上。富康明白,他所日日夜夜照看的人并不是整天低头看那破公文书,有时也玩点乐趣的。

  朱瞻基爱书画,他便献给皇上一支毛笔。其实这东西自己并不懂,只是听送礼的人告诉他,这是从古董店里淘的,秦朝蒙恬大将所制,只赏不用。富康自己听说过蒙恬,便也收了下来,反正管他是真是假,朱瞻基倒是喜爱地很,经常将它置于中精装的木盒里,闲时常翻来覆去地看,他不让他人碰,只不过有时候那孙娘娘来时看他时,朱瞻基便常常大气地拿出来让她把玩。

笔,皇上收到了,可之后没几年朱瞻基死了。

今日,富康在宫中思索,但是不知怎的,没过阵儿,自己便一头栽到水中。

  

  朱瞻基醒来,阳光暖乎乎打到自个儿身上,舒服极了。不过阴阳两别,让人难受,爷爷曾说过帝王不得轮回,可是这又不是老和尚说的西方极乐世界。奇怪,这里好像是北京城内自己所住的宫殿。可是皇宫就如同枷锁,束缚住人身,动弹不了,人死了,就不要再忆那种地方,他本想死后变成魂便去游山玩水,岂不妙哉?但未真是魂,即使不意,可又能改变什么?朱瞻基并不甘心,他动弹着身子,却发现丝毫不管用,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天寒地冻,身上冷地乎,天上的那些来去不停的乌鸦,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那位老和尚,一生只想造反,“那些人”恨他,厌他,他不在意,朱瞻基曾听过父亲说过,当年这位老和尚给自家爷爷戴了顶白帽子,王上加白,一个“皇”字有趣,有趣,朱瞻基听完这故事后也是乐得乎,老和尚聪明得很,可他死了,孙若微杀了他,老和尚早知她是靖难遗孤,却放她走,朱瞻基在时,若微曾与他说,老和尚在赎罪,他害了太多人。那年,他还小,爷爷告诉他,会有个老师过来教他,小娃娃便在窗边日日夜夜地等着这位“老师”,他的等待,只不过是好奇罢了,那日终于到了,这人脑袋上光秃秃,脸上挂着几根长胡,一身黑色的僧服.小娃娃恭恭敬敬地说了声:“先生好。”

那僧人笑着,抬头看向他,眼神里是欣喜:“叫我师父便可。”


    几年春秋如常,十年枯木殊荣,几年许?不忆回。

而他现在,没有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着什么。

   “听说了吗,昨天有个老太监投湖死了。”

  “好像是之前饲候过先帝。”

  “还真是忠心啊!”

  两个小太监说着话,说完将桌上的湖笔拿起来。

  “福圆,看,这就是那支大名鼎鼎的湖笔!”

  一人拿起木盒,里面的笔展示着,他笑笑,将这笔拿近处给对方炫耀。

  “这又不是你的,去去去,赶快给了皇上。”

 刚才还威风着的太监就败了下阵,连忙急着朝自家小皇上的寝宫跑。他将木盒摆在桌上,孙若微看着这玩意儿愣了神,完全没注意到怀中的朱祁镇。他一把抓住笔杆,便咬了下去。

  

  “唉呦!”

  此时朱瞻基在号叫着。

柴荣我老婆,谁都不许和我抢

     我流明初五帝+一个早死的太子(仁宗:啊对对对)(我在画一种很新的东西)

     我流明初五帝+一个早死的太子(仁宗:啊对对对)(我在画一种很新的东西)

正臣

“太后,都要在门外叩首。谁这么大胆子,不想活了吗”…

“我奉太后的旨意,来劝你”…

(孙若微:不想活是不可能不想活的,虽然宠冠六宫,但我也是个怕死的。不想让我活的是太后,你要算账找她去吧)

“滚。。”…

(朱瞻基:你个白眼狼!你个没良心的!我朱瞻基白宠你那么多年了!!!我就不该搭你的话!!天天就知道气我!!!我都这个死样子了你还气我!我不活了爱谁谁!)

“我滚可以,但是我要把于谦的话带到”

“于谦还是那个于谦啊”

(朱瞻基:你也依旧是那个没良心的你。虽然我搭了你的话,哼💢但是不上班就是不上班,我接着继续摆烂躺平)


“我还有话”

“什么话”

“我真的不想再失...

“太后,都要在门外叩首。谁这么大胆子,不想活了吗”…

“我奉太后的旨意,来劝你”…

(孙若微:不想活是不可能不想活的,虽然宠冠六宫,但我也是个怕死的。不想让我活的是太后,你要算账找她去吧)

“滚。。”…

(朱瞻基:你个白眼狼!你个没良心的!我朱瞻基白宠你那么多年了!!!我就不该搭你的话!!天天就知道气我!!!我都这个死样子了你还气我!我不活了爱谁谁!)

“我滚可以,但是我要把于谦的话带到”

“于谦还是那个于谦啊”

(朱瞻基:你也依旧是那个没良心的你。虽然我搭了你的话,哼💢但是不上班就是不上班,我接着继续摆烂躺平)


“我还有话”

“什么话”

“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了”〖杀手锏〗

(朱瞻基坐起,瞪大双眼:你哭了?为我的?头一次看见你为我哭诶。这才是你这次来找我要说的心里话对不对?)

“你还有我啊”

(孙若微:你忘了吗?你对我爹承诺过天塌了有你扛着,我对你说过夫妻同命,杀头流放我都要陪着你。这一次,我也会和你共同面对,夫妻荣辱与共。)

(朱瞻基:有你在,三生有幸。更衣!!上朝!!!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莺时

【朱棣×徐皇后】喜提嫡长孙:朱瞻基出生

●大明宣宗章皇帝实录 [总序]


宣宗宪天崇道英明神圣钦文昭武宽仁纯孝章皇帝,讳瞻基。仁宗昭皇帝嫡长子,母今太皇太后,以己卯岁(明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二月九日生上于北京。时众望见光气五彩腾于宫闱之上。

宣宗章皇帝朱瞻基,是仁宗昭皇帝朱高炽的嫡长子,母诚孝昭皇后张氏(正统年间为太皇太后)。建文元年二月初九日出生于北平燕王府。当时众人望见有光气五彩腾于宫闱之上。(朝霞?)


先夕,太宗文皇帝梦太祖高皇帝授以大圭,命曰:“传之子孙,永世其昌。”太宗皇帝拜受而寤,以梦告仁孝皇后。皇后曰:“子孙之祥也。”已而宫中报上生,太宗皇帝仁孝皇后心咸异之。

朱瞻基出生前一天晚上,燕王朱...

●大明宣宗章皇帝实录 [总序]


宣宗宪天崇道英明神圣钦文昭武宽仁纯孝章皇帝,讳瞻基。仁宗昭皇帝嫡长子,母今太皇太后,以己卯岁(明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二月九日生上于北京。时众望见光气五彩腾于宫闱之上。

宣宗章皇帝朱瞻基,是仁宗昭皇帝朱高炽的嫡长子,母诚孝昭皇后张氏(正统年间为太皇太后)。建文元年二月初九日出生于北平燕王府。当时众人望见有光气五彩腾于宫闱之上。(朝霞?)


先夕,太宗文皇帝梦太祖高皇帝授以大圭,命曰:“传之子孙,永世其昌。”太宗皇帝拜受而寤,以梦告仁孝皇后。皇后曰:“子孙之祥也。”已而宫中报上生,太宗皇帝仁孝皇后心咸异之。

朱瞻基出生前一天晚上,燕王朱棣梦到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授予大圭,并说他说:“传之子孙,永世其昌。”朱棣拜受之後从梦中惊醒,将他做的梦告诉燕王妃徐氏,燕王妃认为这是子孙的吉兆。不久,宫中有人来报嫡长孙出生,燕王燕王妃都感到惊异。


弥月,仁孝皇后抱上见太宗,太宗视之,顾谓仁孝皇后曰:“此天日之表,且英气溢面,符吾梦矣。汝宜谨视。”自是仁孝皇后躬亲抚养,甚钟爱焉。

朱瞻基满月,祖母燕王妃抱着他去见祖父燕王,燕王看过长孙,又对燕王妃说,此儿天日之表,且英气溢面,符合他做的梦,让王妃好好对待这个孩子。从此燕王妃亲自抚养长孙,对其甚为钟爱。


朱瞻基和徐皇后同一天生日,二月初九。💞

El神奇妙笔

沤珠槿艳2

  桥峥对她的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他眯起眼透过玻璃窗目送她离去,不觉下意识地咬起了吸管。他笑了笑,把喝空的饮料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整理了会儿衣装,拐入旁边的巷子里去。桥峥从口袋捣出烟盒,拿了一支叼在嘴里,顿时眼前一阵烟雾缭乱。

他在想最近几天发生种种奇怪的事情,不觉迷离了眼神,桥峥深深吸了一口,停了脚步。

“有趣,有趣。”

他自喃着,随后便不见人影。

  

瑞亦觉得她对桥峥算不上讨厌,只是感到有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觉罢了,按理来说,他是个医生,家境也蛮好,应该有许多追求者,可就是这么一个怪人,非要三天两天地过来打扰她一下。

两人认识时间不长,仅有短短半年。

瑞亦回想起来也直愣地发笑。...

  桥峥对她的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他眯起眼透过玻璃窗目送她离去,不觉下意识地咬起了吸管。他笑了笑,把喝空的饮料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整理了会儿衣装,拐入旁边的巷子里去。桥峥从口袋捣出烟盒,拿了一支叼在嘴里,顿时眼前一阵烟雾缭乱。

他在想最近几天发生种种奇怪的事情,不觉迷离了眼神,桥峥深深吸了一口,停了脚步。

“有趣,有趣。”

他自喃着,随后便不见人影。

  

瑞亦觉得她对桥峥算不上讨厌,只是感到有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觉罢了,按理来说,他是个医生,家境也蛮好,应该有许多追求者,可就是这么一个怪人,非要三天两天地过来打扰她一下。

两人认识时间不长,仅有短短半年。

瑞亦回想起来也直愣地发笑。

那人长的算好看,浓眉大眼,个子高,倒反而显得他挺瘦的。

这人总是有意无意地接近她,瑞亦记得那次曾问过桥峥,他哪只狗眼看上自己。

桥峥先是笑笑,然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开的天眼看的。”

“………”

瑞亦愣了一下。

她自己的父母死于那年冬天,一场车祸毁了一切,一同离去的还有自家亲戚的孩子,而肇事者却逃之夭夭。那年,她还很小,迫不得已才和这个弟弟投奔亲戚,后来不知道是心理的创伤还是怎的,从那之后,她便很少说话。不想说,也不愿说。

瑞亦顿时感到鼻子酸酸的,她将风吹起的散发撩到耳后,抬起头,试着把逃出的眼泪憋回去。

“呦,小泪人。”

桥峥将头从车窗探出来。

“你我今日两次相遇,这缘分实在不浅啊。”

随后他露出一个特欠的表情。

瑞亦一看他,心烦地很,便向桥峥吼道:“你这人讨厌不讨厌?”

“不讨厌。”

桥峥斩钉截铁地回答。

瑞亦看着他十分碍眼,于是走向前去,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亲爱的桥先生,您要是不想让我把你的爱车划一道口子的话,就请您马上离开。”

那人倒也不急,先是一阵笑,然后又吊儿郎当地说:“那好,美丽的瑞女士,能否给小的一个共进晚餐的机会。”

“无可救药。”瑞亦喃喃着。

她刚想挪步,桥峥叹了口气:“哦,那我只能在你单位门口等了。”

瑞亦想了想,这也倒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于是停了脚步。

“定位发你了,八点,不见不散。”

汽车发动的声音极为刺耳,瑞亦皱了皱眉,不满地向单位走去。

  

下午的时间她大多数在摸鱼,听那群人聊八卦,六点多钟,她便拿上包包回了家。

傍晚的暖阳透过小窗洒了进来,好看极了,天然的黄昏幕布称着这小屋倒也好看,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算是父母最后的遗物了。

瑞亦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对于那人的请求她现在有点后悔。

不得不说,她现在最想要的是窝在床上不要动弹。

可是毕竟答应都答应了,她也不是这言而无信的家伙。

翻了翻衣柜换了身衣裳,她才出了门。

这家餐厅她从来没去过,说实话,听也没听过。

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只见一处灯火,雅致地不行。

餐厅环湖,一切样式像极了古时风情。

瑞亦上了楼,不料那人早已等候。

他笑笑,看着对面这个人儿:

“姑娘,真是言而有信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