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朱诺

15225浏览    158参与
今天的梦月也在努力学习

雷狗子生日快乐!让兔学姐来陪你开心一整天!


雷狗子生日快乐!让兔学姐来陪你开心一整天!


东方苏木
oc注意 大概是格兰芬多纳尔逊...

oc注意

大概是格兰芬多纳尔逊+科林伍德VS斯莱特林拿破仑+朱诺

贞德乱入劝架

oc注意

大概是格兰芬多纳尔逊+科林伍德VS斯莱特林拿破仑+朱诺

贞德乱入劝架

今天的梦月也在努力学习

占tag致歉


求求大家别再把狼妹的名字叫错了!

是茱诺不是朱诺!是茱诺不是朱诺!!是茱诺不是朱诺!!!要带草字头的茱啊!我知道这个字有点生僻,在输入法里多划几下就!那么!难吗???


所有的翻译版本都是茱诺,无论漫画还是动漫里就没出现过“朱诺”这个名字,难道大家看漫都已经粗心到了这种程度吗?而且你们叫错也就算了,也就是看到的时候难受一下而已,把tag打错就很致命了啊(如p2,我今天才发现还有”朱诺”这个tag),居然错误的tag比对的那个人数还高,这是什么操作?一个角色两个tag,吃粮的会吃得更少,发粮的得到的支持也跟着变少,会导致什么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现在就连百度搜索也...

占tag致歉


求求大家别再把狼妹的名字叫错了!

是茱诺不是朱诺!是茱诺不是朱诺!!是茱诺不是朱诺!!!要带草字头的茱啊!我知道这个字有点生僻,在输入法里多划几下就!那么!难吗???


所有的翻译版本都是茱诺,无论漫画还是动漫里就没出现过“朱诺”这个名字,难道大家看漫都已经粗心到了这种程度吗?而且你们叫错也就算了,也就是看到的时候难受一下而已,把tag打错就很致命了啊(如p2,我今天才发现还有”朱诺”这个tag),居然错误的tag比对的那个人数还高,这是什么操作?一个角色两个tag,吃粮的会吃得更少,发粮的得到的支持也跟着变少,会导致什么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现在就连百度搜索也被带偏了(p1),各位救救孩子吧,这样的话不是新人也跟着叫错?怪不得当初那位太太会选择退坑,茱诺厨太难了。





要__素察觉581
刚刚发怎么删了 我干了什么能说...

刚刚发怎么删了 我干了什么能说明一下吗

刚刚发怎么删了 我干了什么能说明一下吗

CRUSADERCONS
(依旧可能)只有我没看(知)到...

(依旧可能)只有我没看(知)到(道)过系列……

看了一小小部分《拿破仑式友情》(强行命名⊙▽⊙)…


因为在磕 朱拿 所以就先挑 朱拿 看了…

读到(图上)这里的时候真的蛮激动的(ノДT),就想分享一下…


朱诺"裸奔"我是知道的,为什么——他脑袋有病(我真的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看到这个的时候感觉自我刷新了…(つд⊂)


(当然要当元帅不能靠感激&怜悯)

(虽然有可能是过度解读<—个人认为不是,不然为何他带了一切勋章,甚至佩剑,肩章却偏偏没穿衣服<—记得之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想吐槽他怎...

(依旧可能)只有我没看(知)到(道)过系列……

看了一小小部分《拿破仑式友情》(强行命名⊙▽⊙)…


因为在磕 朱拿 所以就先挑 朱拿 看了…

读到(图上)这里的时候真的蛮激动的(ノДT),就想分享一下…


朱诺"裸奔"我是知道的,为什么——他脑袋有病(我真的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看到这个的时候感觉自我刷新了…(つд⊂)


(当然要当元帅不能靠感激&怜悯)

(虽然有可能是过度解读<—个人认为不是,不然为何他带了一切勋章,甚至佩剑,肩章却偏偏没穿衣服<—记得之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想吐槽他怎么戴上去的…是带了条绶带么?⊙∀⊙?)

我真的很好奇当时他有没有说话,

之后他又做了什么…


(还有实在想吐槽一下,拉纳&朱诺的孩子同一天接受洗礼,然后一个叫 拿破仑,一个叫 约瑟芬……⊙▽⊙(虽然应该挺正常的,那时候为表敬意爱戴肯定不少军官这么起名,达武的孩子(们)不也叫约瑟芬,蒙布伦的孩子还叫拿破仑,但)我还是觉得……)

CRUSADERCONS

"虽然不是我说的,但是是真的!"

"虽然事情是假的,但cp是锁死的!"

真的磕朱拿上头了啊啊啊!

(但这是真的ooc……(*꒦ິ⌓꒦ີ))

做好雷区蹦迪准备(இωஇ )

勾完线发现 拿 画的像女的…

上完色发现朱诺被自己画成了娘炮…

(つд⊂)……无力……

(啊!P1的梗是 一个真遥的!在我的推荐里有!(*σ´∀`)σ)

"虽然不是我说的,但是是真的!"

"虽然事情是假的,但cp是锁死的!"

真的磕朱拿上头了啊啊啊!

(但这是真的ooc……(*꒦ິ⌓꒦ີ))

做好雷区蹦迪准备(இωஇ )

勾完线发现 拿 画的像女的…

上完色发现朱诺被自己画成了娘炮…

(つд⊂)……无力……

(啊!P1的梗是 一个真遥的!在我的推荐里有!(*σ´∀`)σ)

Rick Cheese

Beastars壁纸:全角色(也只有6个)

趁还没被关起来使劲儿肝!


Beastars壁纸:全角色(也只有6个)

趁还没被关起来使劲儿肝!


布喵
午休糊个狼妹(果然蕾丝边不好画...

午休糊个狼妹(果然蕾丝边不好画(っ ̯ -。))

午休糊个狼妹(果然蕾丝边不好画(っ ̯ -。))

CRUSADERCONS

朱拿情头X

这个表情包真的太可爱了…

朱拿情头X

这个表情包真的太可爱了…

红鹿路易是变态肉食控

【更16:狼鹿!】分-裂 【BEASTARS长篇同人+高能向】








第一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c228a

 

第二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dc304

 

第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f3eb4

 

…………

 

第十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4929ec

 

第十四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6e7031

 

第十五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82c185

 


 


 

久等了久等了

 


 

我鸽子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对不起对不起!

 


 

这次是四位主人公汇合的剧情!本同人文已经快末尾了———一起加油啊啊啊啊啊!开始狼鹿了!

 


 

有很多漫画的剧情!以及之前篇章的剧情!!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希望各位喜欢!

 


 

——————————————————————————————————————

 


 

16

 


 

梅隆扯了一下绷带,感受着内部伤口传出的痛楚。那是如此真实而又刺骨的疼痛,让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让唾液将自己有些发脆的嘴皮濡湿。他的眼睛看向面前一大瓶猎豹白兰地,端过来一饮而尽。烧灼的浓烈液体灌入喉咙,似乎又一次给自己的身体注入了无穷尽的力量。

 


 

有谁敲门。梅隆左手拿着酒瓶站起身来,跨过地上血迹斑斑的衣服,裸露着布满树叶纹身的胸腹肉体来到门前打开。满脸疤痕的灰狼显然没有料到老大会不穿衣服出来见面,急忙将眼睛朝下转移,口中本应正常的话语也因此变得卡顿起来:“老大,行……行动组那边打电话过来了。”

 


 

“通讯恢复了么?”梅隆盯着面前的灰狼,仿佛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呃,大概是的。还有一件事……”

 


 

梅隆挥了挥手,灰狼赶紧将手机交到他的手中,然后朝一旁站去。旁边还有两个正在互相说笑的手下也围了过来,看着梅隆又喝了一口酒才将电话放在耳边。

 


 

“抓到了吗?”梅隆举起酒瓶,观察着晨光被玻璃撕碎的光线随着液体不断摇摆。过了几秒,他慢慢放下了酒瓶,不再说话,眼神随着耳边如同电流版发颤的说话声而逐渐变得深邃无比。旁边戴着墨镜的白头鹰手下意识到了什么,用肩撞了撞还在自己耳边笑着说小话的狐狸。示意他闭上嘴。

 

“跑了……而且你们还死了一个。继续找下去,如果-----“ 梅隆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对耳边所听到的事情有些惊讶。

 


 

”警方出动了……特别行动队?“

 


 

梅隆深吸了一口气。“避免和警方正面冲突。找下去----你们都是善于寻踪的兽,现在看来不过是群废物。有任何发现---你们就直接开火---要是两小时内还没有消息,就对你们的亲人说再见吧。“不等电话那头的沉默传来任何回应,梅隆挂掉了通讯,转身将手机扔给灰狼,又举起手中的酒瓶。

 

 

 

“先是那个该死的蠢狼---“

 

 

 

他闷了一大口酒,朝着早晨那从远处飘来,带点烧焦味的空气说着,并未注意到面前的灰狼手下脸上一瞬间的恐惧。

 

 

 

“然后是这群连头母狼的也抓不到的废物----“他又喝了一口,呼出一团气,使得酒精的香味在空中晕染开来。

 

 

 

“又来一群TM的条子----真是见了鬼了。”梅隆看向面前所剩不多的酒,在手中挥了挥瓶子。酒瓶有点重,瓶身颇具古风的字母显露着自己的身份,似乎是哪一次抢劫中得到的名贵品。梅隆留下了它,放在这里的安全屋里,直到今日才打开痛饮。

 

 

 

“老大,你的伤好些了吗?“灰狼手下畏畏缩缩地,看向面无表情的梅隆和他身上令兽心惊胆战的绷带问道。梅隆没有回答,只是举起瓶子想要把最后一点液体一饮而尽。

 

 

 

“那群家伙把老大玩得团团转啊……“狐狸侧过身去在白头鹰的耳边说,音调里还带着一丝笑意。梅隆停住了灌酒的姿势,缓缓盯向身旁的狐狸。对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被听到了,赶紧站回原地,看向别处。空气一瞬间沉默了下来,只有梅隆直勾勾地盯着狐狸,几乎连眼球都不再转动。

 

 

 

五秒钟后,梅隆开了口。

 

 

 

“团团转?”

 

 

 

他朝其他手下看去,没有谁敢在这时直视自己。猛然间,自己胸口积聚的怒意似突然变了形态,梅隆朝天空放声大笑起来。

 

 

 

“把我耍的团团转,是吗?真好笑啊!哈哈哈哈---”梅隆咧开了嘴,转身朝背后的灰狼挥手击掌,灰狼只好也跟着干笑了起来。梅隆继续放声大笑,又朝着白头鹰挥出手击掌,仿佛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现在的他更高兴了。狐狸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也堆起满脸的笑容举着手,准备接受老大和自己的击掌。

 

 

 

“哈哈哈哈……团团转……”

 

 

 

“哈哈哈哈----把我玩的团团转……真好笑啊,是吧?”

 

 

 

梅隆还在放声大笑,但他已经用双手死死握住了酒瓶的瓶颈。狐狸刚刚举起手,梅隆便将沉重的古瓶近乎疯狂地朝他的额头砸去。骨头发出的脆响,和近乎死亡的惨叫声和爆开玻璃片划过空气的刺耳音调混在一起,瓶子里的液体猛烈地泼洒出来,与被打破的脑袋里溅射出来的鲜血在空中交融汇聚,朝着另外两个手下落去,淋湿了他们的上半身。

 

 

 

狐狸倒在地上,被厚重的酒瓶砸得只剩下几口气,他举起手想朝梅隆寻求宽恕----而梅隆的回答十分干脆。梅隆半跪在地,双手举起还剩一半的酒瓶颈子,用颈部下面被打碎而产生的锋利尖刃朝狐狸的脖子猛烈刺下。一下,又一下,鲜血随着梅隆每一次的双臂上扬而喷涌而出,洒在了他身上那些因肌肉动作而变换形态的树叶上,将其染成一片血红。狐狸的皮毛被不断涌出的黑色血液覆盖,开裂后露出里面断成两截的喉管。一下又一下,两个手下呆呆地看着梅隆逐渐被血泊淹没。

 

 

 

接近一分钟后,梅隆停下了动作。自己的身体已经因血液而变得半黑。他扔掉了只剩颈部的酒瓶,踩着满地的黑血站起身来,举起手舔了舔大拇指处新增的划伤。那股甜腻的血腥味倒是让自己贫弱的味觉有了些许反应。他似乎又站在死去的母亲面前,手边布满鲜血的熨斗掉落在地,心情平静得像龙卷风风口的深潭。

 

 

 

“把自己清理干净。然后就马上过来。”梅隆缓缓说道。

 

 

 

背后传来了有些迟疑的脚步声,梅隆知道那两个家伙正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们离开了这个房间后,梅隆呼出了一口长气------

 


 

现在自己终于轻松多啦。

 


 

他走到旁边的一台老式留声机,从布满灰尘的柜子里取出了小时候最爱的交响曲唱片,用沾血的指尖将拨针放到唱片上。于是,在这充满了浓烈血腥味,地上躺着一具尸体,酒精因子到处飘散的房间中,梅隆又以欢快而愉悦的心情开始欣赏起动人的音乐来。

 

 

 

 

 

 

 

 ————————————————

 

————————————————

 


 


 

小春扒拉着碗里的烩蔬菜,面对哥哥姐姐对自己连珠炮般的问题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答着。这大概是自己的兔生中吃过最最最尴尬的一顿早餐了……面前缠满绷带的雌狼和红鹿都把眼神避开自己不发一言,只静静地吃着碗里的食物。顺带一提,雌狼学妹——叫朱诺是吧?为什么她和路易会在一起………?春在毕业不久后听到一些谣言,说红鹿路易和一头大灰狼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嘴了。她一直不相信这回事,但是今天这一看,难道说———

 


 

春想起毕业典礼的那一晚,她在台下,在最偏僻的角落座位坐着,远望处于最光明处的这头红鹿,像以前一样用充满自信和魄力的声音发表毕业致辞。但是自己的内心……已经不一样了。是从那个吹着冷风的夜晚,拨打他的手机却永远只有停机回复的那一刻开始的吗?或许是,或许也不是。反正………

 


 

春看见爸爸的眼镜被他嘴上尴尬笑着的肌肉顶了起来,仿佛是在提醒自己什么事。很快她就知道了———身旁的雷格西一直强睁着眼睛,就像在和瞌睡虫进行一次艰难的对决。大灰狼的身体左右摇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喂!现在在吃饭呀!”春小声说着,用右手肘轻轻戳了戳雷格西的左腹,避开了缠着绷带的位置。大灰狼耳朵瞬间摇来摇去,开始坐得端端正正,像考试的学生一样端起碗小心翼翼地吃下两片萝卜。春怀疑,要是自己再凑近点,是不是还能看到雷格西额头上的冷汗。他到底怎么回事……是太累了吧。等会让他好好睡一觉应该就行了。

 


 

“妈,我吃完了,先去收拾一下碗筷。”春端着自己的碗盘身站了起来,打算先离开餐厅。朱诺的声音让自己的耳朵直直竖起:“阿姨,我也去帮学姐处理吧?”

 


 

春假装自己没听到朱诺,但是后背传来妈妈有些尴尬的一声“那就麻烦了”后,雌狼起身朝自己跟前走来。埋藏远久的记忆瞬间被唤醒了———身后这只雌狼曾捏着自己的肩膀,把自己贴在墙上闻了个遍。不行不行,不能想那回事了!春埋头冲进了厨房,强迫自己把身旁沉默的狼学妹当作空气。水流哗哗啦啦淋在沾有汤汁的盘子上,春拿起一块抹布擦掉污垢,转身放在碗柜上,背后的朱诺面对如此矮小的清洗台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在水龙头面前弯下腰擦洗盘子。

 


 

水流声不停地响着,春的思绪却一点没有变平静。好几次放盘子,她都能瞟到朱诺身上用自己家绷带包扎好的伤口,以及那股熟悉的草食动物气息。放好最后一个盘子,春决定和朱诺聊一聊。确认好厨房门关上后,她转身想要说话,眼睛却恰好和朱诺四目相对。

 


 

一时间,厨房里除了水流声外什么都没有。

 


 

春叉了下腰。“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了?”

 


 

——————————————————

 

——————————————————

 


 


 

“路易前辈……你身上这些伤是怎么回事?”

 


 

“只是小伤而已………爪子拿开拿开!谁让你碰了!”

 


 

“抱歉抱歉……”

 


 

雷格西收回了右手,但眼睛还是停留在面前红鹿身上那些显而易见的绷带上。吃过饭后,路易向小春的爸爸提出希望和雷格西私下谈一些事,于是他们便来到了楼上这个小房间里。

 


 

回想起来,自从上次他们两个一起和狮子组找博士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谁也没预料到会出现这种灾难,几乎将一切都硬生生打断———路易开始述说他和朱诺的遭遇,雷格西竖着耳朵,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音节。

 


 

“————那头疤痕虎①当时威胁我时说,他的「老大」现在还是狮子组的新老大。”讲到这里,路易端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不久以前……我曾经在狮组总部里见到过这头兽②。你肯定猜到是谁了——就是我们去找博士问有关这个家伙的情报。”

 


 

“梅隆。”雷格西说,感觉身上的伤口又有些隐隐作痛。

 


 

“是的。有很大几率,这次让整个城市陷入绝境的灾难……就是他主谋。现在朱诺误打误撞拿到了病毒的解药,可这家伙的其他部下正在四处寻找我们……希望他们没有跟到这里。那雷格西,你呢?你和小春还好吗?”

 


 

“还好。梅隆绑架了小春,我把小春给救了出来。”雷格西摸了摸脖子上的绒毛,感觉有些头晕,差点碰到新绑的绷带。于是他勉强低了低头,想要压制住脖颈莫名其妙的瘙痒,却发现路易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审视着自己。雷格西赶紧举起手:“路易前辈!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是……”

 


 

“只是删掉了百分之八十的内容对吧?你这身上的伤一个字都没提。”路易叹了口气。“看样子你和那个梅隆打了很惨烈的一架。那么,解决掉他了吗?”

 


 

“呃……我晕过去了,醒来以后立刻和小春一起离开了那里。”

 


 

路易默默沉思着。如果梅隆是这起事件的幕后黑手,那狮子组们岂不是就有危险了?何况自己从黑市出来的时候,金玛已经变成了那些没有理智的怪物同类。现在富利应该陪着米凯尔在黑市熊猫那里接受治疗。真想问问一切顺不顺利啊……路易扶了扶额,感到有点头疼。

 


 

雷格西的耳朵摇了两下。似乎该谈些其他事……

 


 

“路易前辈喜欢朱诺吗?”

 


 

红鹿反应了好一会,才完全听清这一句话,吓得差点跳起来。“你你你从哪听来的?我只是和她是朋友关系而已!毕竟以前都是戏剧社的———”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问问!路易前辈不要紧张!”雷格西赶紧摆手,却看见眼前的红鹿把目光移向别处。前辈应该没看到那一晚的电视节目吧?③

 


 

咦等等……

 


 

方才惊吓和生气的表情已经从红鹿棱角分明的瘦削脸庞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疑惑的神情。“算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和朱诺到底是什么关系。朋友?肯定是。可雄鹿和大灰狼……像雷格西你这样执着坚持下去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但是………不提了。还是讨论正事吧。”

 


 

路易脸上闪过的犹豫不决,让他在那一瞬间看起来还是个单纯的孩子。雷格西决定把朱诺多次上门找自己聊天这回事压在心底。现在的路易前辈还不适合倾听这些……④

 


 

??这种突然变成了某种秘密守护神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尽快前往戈鲁多那医院。我听说那里已经隔离开来了,恰好小春家离医院似乎也不远。蠢狼……你在听吗?”

 


 

“啊啊,抱歉路易前辈。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这草食躯体受的伤和你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我说雷格西,你应该多休息一会……”路易伸出手拍了拍雷格西的肩膀,却看见大灰狼的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

 


 

“雷格西?你怎么了?”

 


 

大灰狼别过脸去,推开了路易的手。“没事的,前辈。不用担心我———”最后一个音节发出之前,口中大量涌出的唾液快要滴落在地,雷格西赶紧侧身拼命咽了回去,不让路易看见这一幕。

 


 

雷格西心里很冷静。他之前和小春一起时从来没有这种念头,闻到路边到处飘散的血腥味也没有产生这种念头。而且他并没有喝过猫屎咖啡……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强烈的……想吃掉路易前辈的欲望……是怎么回事!

 


 

某种直觉在刚才的一瞬间信马由缰地狂奔在脑海里,试图告诉自己红鹿是最好吃的美味。是那种——一瞬间的——欲望冲击,刚好就在路易前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后产生。这应该是某种幻觉……是幻觉!否则为什么面对路易前辈才会产生?难道是因为我很久没见到前辈了吗?

 


 

他想起和梅隆对决时,用刀刺伤梅隆前自己后背一瞬间的,如同针刺般的感觉。梅隆对我做了什么?

 


 

窗外传来异样的声响。雷格西侧耳倾听,发觉是之前社区里堵住自己和小春的黑牛邻居在大声吼着什么。路易也注意到了,于是两个兽都不再说话,静静听窗外这阵越来越大的争吵声。

 


 

直到一切被两声枪响打断。然后是难以辨认的哭喊。然后又是一声枪响。

 


 

有谁在粗鲁地问着什么——声音很大,但是却怎么也听不清。路易试图推开面前这扇窗户,却在窗户门出现缝隙的一瞬间听到又一次清脆无比的枪响。

 


 

这次,枪响离他们很近,几乎近在咫尺。

 


 

房间的门被推开,小春爸爸焦急地推了推快要滑下去的眼镜:“两位同学,有一伙不怀好意的家伙来到社区了。他们……好像在找你们?!”

 


 

雷格西和路易对视了一眼。路易摇了摇头:“他们是在找朱诺和我。该死……这群家伙是怎么………不管怎样,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

 


 

“前辈!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雷格西站起身来。

 


 

“你在瞎说什么啊,蠢狼。看看你身上的伤——”

 


 

“你们前去医院的路上会需要我的保护的!我必须和你一起去!”

 


 

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和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小春爸爸脸都快被急红了,他转过头问面前的红鹿:

 


 

“路易先生,你会开车吗?”

 


 


 

60秒后,雷格西费了好大劲才终于成功让自己挤进副驾驶的座位,却差点把旁边握着方向盘的红鹿挤到车玻璃上变成一块贴纸。这也不能怪车子太小,本来就不是给灰狼这种中型肉食动物设计的汽车款式,何况——灰狼还不止自己一个。

 


 

后座同样挤着的朱诺说话了。“路易!你能发动这辆车吗?”

 


 

“我在———努力——”路易用头上的鹿角用力戳了戳身旁的大灰狼,才让自己从与车玻璃的贴脸亲密接触中分开。他使劲扣动钥匙,终于听到发动机传来的轰鸣。

 


 

小春爸爸站在车外,焦急地等待着。“你们知道戈鲁多那医院是哪个方向吗?”

 


 

“知道……谢谢叔叔你借给我们这辆车——我们马上就走!”路易说完,摇上车窗,准备踩油门。

 


 

“注意安全……小春爸爸又朝后座挥了挥手,看见被挤在后座位上动弹不得的朱诺勉强伸出手朝自己告别,头顶的长耳朵晃来晃去。他目送着车子一溜烟从车库飞奔离开,很快几辆黑色的面包车便追着他们的方向开了过去。

 


 

突然,小春爸爸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

 


 

自家车的后座再小,对于朱诺一只大灰狼来说也应该不会太挤,而朱诺看起来简直连动都没法动………另外………

 


 

狼哪里来的白色长耳朵?朱诺是暗红色毛发啊!

 


 


 


 


 

难道—————

 


 


 


 


 

“小春!小春!!!你怎么也去了————————快回来———!”

 


 


 


 

—①:更新15里的剧情。

 

—②:漫画剧情。

 

—③:漫画剧情。

 

—④:漫画剧情。

白京

给茱诺提前庆生!!!

当了回衣服设计师(肝隐隐作痛)

才不是因为我等不到2月12日

@篮子君°@TOMMIC

给茱诺提前庆生!!!

当了回衣服设计师(肝隐隐作痛)

才不是因为我等不到2月12日

@篮子君°@TOMMIC

红鹿路易是变态肉食控

【15:官配狼鹿!】分-裂【BEASTARS同人长篇+高能+CP混乱】

第一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c228a


第二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dc304


…………


第十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4929ec


第十四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6e7031


目前已更新到第十五篇!



久等了久等了



这次还还还还是我最爱的朱诺和路...


第一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c228a


第二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dc304


…………


第十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4929ec


第十四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6e7031


目前已更新到第十五篇!




久等了久等了




这次还还还还是我最爱的朱诺和路易啊啊啊啊啊啊!


官配狼鹿太香了!!!!




有很多漫画的剧情!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希望各位喜欢!




———————————————————

15.

呼吸。呼吸。呼吸。


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来。时刻注意周围情况。时刻注意周围情况。


手电的光洁表面冰冷且坚硬,甚至能感觉到那种金属特有的,冷得发疼的刺入感在手心里钻来钻去。或许是由于自己握得太紧,或许材质本身就是这样的。不管了,忘掉一切,继续前进才是最要紧的。


枪里还有几颗子弹?自己明明检查过的,可是现在大脑简直一干二净。说来奇怪,枪械内部零件里虚虚实实的跳动声放在平时压根听不到,此刻,它们却好像被某种巨大无比的,充满威压感的扩音器扩大了一样,在自己的耳边无比清晰而又沉重地摇动着。


不,可能……是我的手在抖吗?还是我的幻觉?还是……


别胡思乱想了!路易!我!逃出去要紧……


这样子在心里大声说着,期望能给控制不住手臂颤抖的自己来一针强心剂。但是用处真的很小……自己的心声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内心回荡着的,以无可撼动之势袭来的阴影之中。这种感觉,让自己仿佛变成了小时候那个在黑市的瘦弱活饵,抓着铁栏杆,在日复一日中恐惧着被抓出去。


被抓出去……被肉食动物吃掉。那是本能深处的自然反应啊……就跟现在的恐惧一样,只是现在的恐惧来源更复杂而已。


是黑暗。


这里真的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也没有一扇窗户打开着,那样还可以照进一点外面燃烧的汽车火光。无边无际的黑暗带来的是最纯粹,最深入基因的本能恐惧,和面对未知的猜疑不定感混合在了一起。手电筒照亮了面前的一方区域,也在路易的面前不断投射出张牙舞爪的阴影。说来也怪,在这一片黏稠浓厚的黑暗之中,手电筒的光芒就像一根插进藤蔓里的刀子一样,反而让周围显得更加阴森可怖。但是……如果没有朱诺这个手电,路易猜测自己根本无法向前走动。


路易听见了一声异响。他把握着手电的左手横撑在拿着枪的右臂下,随时准备迎击。又是一声异响,离自己很近,但路易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灰白的水泥墙,四处杂乱堆放的破旧建材,以及手电灯光下耀武扬威的灰尘颗粒,这就是全部——路易把灯光照了照地板,呆住了。


原来自己一直踩踏着一条长长的血泊走着。那阵异响……难道是鞋子踩在血上?不对……不对。路易摇了摇头,突然感觉自己的鹿角的存在感似乎又一次回来了。也是在这时,他听见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声,如同一阵令兽晕眩的悲鸣,从血泊延伸的尽头传来。路易握紧了手里的全部东西,缓慢地朝声源——一个装满了木板的大铁柜后面走去。


越走越近,他才看见地板上原来有这么多杂乱无章的鞋印,不少还沾着血,看上去像是之前无数动物仓皇逃跑留下的。那么这个声音来源会不会是……


声音告诉路易,自己面前铁柜的后面已经空无一物了,因为那阵叹息在自己的左耳边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路易听的更清楚……准确来讲那不是叹息,那是有动物在呼吸。声音里面,似乎还有液体直流而下砸在地面的滴答声。


路易转头,用尽全力想要扣下扳机,但还是慢了一拍。穿着橘黄色工作服的某只发狂的豹子从黑暗中的建材平台上一跃而起,在嘶吼中扑住路易的肩膀,路易甚至没来得及感觉到对方的指尖刺破衣服深入血肉的疼痛,便被压制在地。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自己握着手电的左手刚好挡在胸口前,豹子的利齿便直冲脖子。路易本能地挡住自己的脸——刚好把手电筒卡在流着血痰的豹嘴中间。手电倒立撑在豹子的口中,四处放溢出的光线在豹子的嘴里转来转去,很快就粘上了牙齿上掉落下来的沾血的唾沫,金属和牙齿碰撞的叮当声让这只发狂的豹子暂时不能咬住面前红鹿的脖子——也给了红鹿举枪的机会。


路易扣下了扳机,看见子弹从豹子的头部劈开,将头骨碎片和黏糊糊的血液一起泼洒出来,溅了自己一脸,而豹子也缓缓倒在侧边的地上。


路易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后脑勺的皮肤感觉到了什么液体漫了过来,沾湿了那边一圈皮毛。他想用衣袖擦擦自己脸上的血液和碎屑,却无力抬起手来,过了几秒,他发现自己甚至连站起来都很难做到了——肩膀钻心的疼痛和看不到地方的擦伤似乎要把自己弄散架。


身旁那只发狂豹子的吼声还在耳边不断回响,像有数万面大鼓在不间断敲响一样单调刺耳——最关键的是,手电筒还在豹子的嘴里,必须把它给取出来。路易颤抖着咳嗽了两声,感觉到面前灰尘的飞扬。他忍住疼痛慢慢爬到豹子跟前,缓缓在尸体的头部摸来摸去。


周围环境伸手不见五指,路易并不知道他碰到了哪个部位,只能缓慢地试探着进行动作。他摸到了一处豁口,还有些触感很柔软的东西——路易轻轻戳了戳,手指尖被嵌在软组织里的子弹碎片刮得生疼——他马上缩回了手,因为已经知道自己摸的是哪个部位了。路易深呼一口气,手往下巴的方向前进,很快便碰到了濡湿的嘴唇——以及后排的尖锐无比的利齿。他吞了一大口唾沫,闭眼把手朝里面探去。


有黏滑腻湿的,丝线般的东西包裹着砸在手背……那是口水么?还有一种密密麻麻的感觉滑过掌心,那是……[它]的舌头…味蕾?路易忍住了脑海里长驱不去的恶心,终于摸到了手电筒坚硬的一角。这让他轻轻吐了口气,但很快就又一次陷入绝望。


他再也没有对放进嘴的手上到处散布的唾沫和血液产生反应,只是反复地在豹子的嘴里上下搅来搅去,像是在确认这是真的。

路易不知道的是,他的瞳孔在黑暗中正不断放大。黑糊糊的空气里满是血腥的气味——而自己满脸的血点,全身都在隐隐作痛的伤口,如同一把把柴火,将恐惧之焰愈演愈烈。而现在——路易终于摸到了手电筒的另外一半。



现在,真正的恐惧才刚刚袭来。



手电筒在豹子的嘴巴里断成了两截。路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他靠在旁边的柜子上,缓缓用衣角擦拭着手上的不知名液体。有血从自己的鹿角末端蜿蜒而下,在自己的眼缝旁汩汩滑过——路易一时间大脑有些混乱,混乱得发白。


朱诺的手电在豹子的嘴里断成了两截……他失去了能支撑自己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的重要工具。现在的自己跟个瞎子没有两样——朱诺会不会已经到了集合地点,正在等我?可我现在……


右边有什么声音,像是某种金属的摩擦声。路易凝神静听了一会——声音来自右边,似乎像在开门锁……难道是朱诺?她成功过来了吗?路易趴着柜子半蹲下去,听见那阵像钻锁孔的声音慢慢停息。


轰的一声,不远处的一扇门被狠狠地撞开,几道刺眼的光线横贯而入,在黑暗的空间里扫来扫去。


路易立刻趴下了身体隐蔽自己,透过缝隙紧张地观察那边的情况。这群身着黑色防护服的家伙举着突击步枪缓缓走进这片黑暗之中,那些高强度的刺眼光线就来自枪下固定的军用手电。他们看上去像警方,但是身上的防护服又没有一丝一毫警察的标志。路易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是否应该向他们寻求援助——多亏了那些军用手电的光芒,路易勉强能看清自己身处的方位。如果自己从这里走,避开这群危险的陌生部队,可以悄悄从不远处的一扇窗户那翻出去。但是……


“报告,枪声就是来自这个方向。”


无线电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向谁汇报。路易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来保持不动,缓缓把沾血的枪揣回自己的腰间。


“……收到。你们几个注意了,目标现在不只有一个。除了一开始的雌性灰狼外,还有一名身份未确定的红鹿与目标同行。仔细搜查,允许开火。记得一定要找到解药文件———”


这行话的每一个词语都如同烙铁一般嵌入路易的心头——他们就是那群来追杀朱诺的家伙!现在自己也在名单上了……刚刚还想找他们寻求援助的,差点……


一道光束闪动着照射过来,路易赶紧死死地趴在地上。他听到自己的鼻腔在缓慢地呼进充满尘埃的污浊空气,冰凉的水泥地面压在自己的脸庞一侧,传来的刺骨随面部神经上升萦绕在脑海之中。光芒越来越强烈,这代表那个举枪的正越走越近——路易把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枪上,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被发现的那一瞬间——


“报告!这里有个倒塌下来的天花板!”


光线停止了一下,随即转到另外一侧。路易听见防化服下那沉重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终于呼出一口挤在胸里的闷气。他爬起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朝那个窗口俯身跑去。回头,那几道光束还在不停闪动,但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自己——


“报告!发现一具尸体!头部中弹———”


路易再也没有回头,翻身从窗户旁跳了出去,落到了一条像封闭走廊似的地方,上面还有座横跨过去的扶梯。路易往前走了几步,听到头顶有脚步声悄悄地朝自己走来。


“路易前辈!是你吗?”


朱诺的声音有些轻,显然也是知道那群防护服们来者不善。她在上层探出了半个头,看见路易,头顶的两只耳朵立刻开始不停地摇晃。


“是我……你没事吧?”路易询问。


“我没有什么事……倒是前辈你看起来受了很多伤——”朱诺抬头朝那群家伙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他们……是不是那群追杀我的兽?”


“是的。而且似乎他们一直都追得很紧……连我也被算在名单上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快找个地方离开!”


“好……前辈,前面那个楼梯可以和我汇合,我先去那里——”朱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路易捏了捏太阳穴,抬脚想要跟上——


不远处的一扇门毫无征兆地被撞开。身着防护服的,如同士兵一样的家伙正沉默地举枪瞄准自己,枪下悬挂手电的强光让自己根本睁不开眼睛。路易大脑一片空白,只好先慢慢举起双手,向后退去。


“4号,报告情况。”


防护服脖子旁边的黑色通讯器闪出蓝光,对方却只是拍了拍通讯器,用粗哑沉重的声音说:


“这边没有情况。我还在搜查。”


“好的。有情况马上汇报。”


防护服关掉了通讯器,在盯着红鹿瞄准了数十秒后缓缓垂下了枪,伸出空闲的手打开了自己的头盔,露出脸上肉眼可见的狭长疤痕。这是个老虎——此时此刻,疤痕虎正上下打量着自己,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唔……我想我认识你。”疤痕虎从喉咙里挤出浑浊而丑陋的声音,路易举着手又往后退了一步。


“我认识你——红鹿,路易,对吧?”老虎嘶哑着笑了一声。“那所狗屁切里顿学园的,很早之前据说要成为「BEASTAR」的小家伙……就是你吧?”


“……你要干什么?”路易抬头问道。


老虎哈哈大笑,扬了扬双手:“看看这美好的一切啊,看看这周围在发生的一切——简直是我梦想中的一切。肉食动物终于全部正视了自己的位置,能够在大街上堂而皇之地享受自己的欲望,报下你们这种道貌岸然冠冕堂皇的,草食废物一直以来压着我们的仇恨——”


疤痕虎眼露凶光,直勾勾盯着路易的脖子。那里还有些没擦干的血,正在空气里散发出怪异的气息。


“既然让我遇到了你……我知道,那个该死的草食霍恩斯财团董事长的儿子——差点成为「BEASTAR」的柔弱红鹿——听说你还和黑市里那群不成气候的狮子们呆过?”老虎磨了磨牙,发出刺啦刺啦的尖叫,“我还是不知道我老板为什么会变成那群家伙的老大,不过这一切暂时与你无关咯——”




“我要吃了你。”




老虎向着路易的方向走去,边走,嘴边的舌头便不停地将溢出的唾液舔回去。


“我要吃了你……反正在现在这种局势下,死一只小红鹿也不会有什么事吧?等吃了你,再去找你那个母灰狼朋友……”老虎舔了舔嘴唇。


“说来也怪,一只草食动物怎么会和蠢笨的雌性犬科废物走在一起……草食和肉食和平共处?真让我恶心啊。等我找到她——”


路易手摸到了后腰上的枪,拔了出来。应该……还有子弹吧?真该死…


“等我找到她,就把她割成皮毛……这样大概是你们两个和平共处的最好方式吧?”


“闭上你的嘴!”路易举起手枪扣下扳机,却只听到一声空响。子弹还有三颗,绝不可能现在就——


卡膛了?


疤痕虎爆吼一声,冲上前去抱住路易朝墙上狠狠一撞。强烈的气流震荡开来,路易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很快,老虎的獠牙缓缓触碰到自己脖子上的血管,只剩立刻咬下去。路易忽然感觉到头顶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从老虎的背后——


“不准——


路易瞪大了眼,刚好能看见头顶的黑影。自己的脖子似乎已经漫出一股热流。


“伤害——


朱诺……你怎么回来了?


“前辈!!!”


朱诺生平第一次向其他肉食动物发起攻击。她从二层的平台上一跃而下,砸向老虎的后背,喉咙中发出剧烈的嘶叫,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老虎那被防护服覆盖的后颈咬去。獠牙穿透了橡胶皮层,穿透了纤维,硬生生透进后颈的血肉。疤痕虎大吼一声,放开了路易,手肘拼命地向着背后的朱诺掷去。没有料到这一回击的朱诺被砸出数米远,血液在空中飞旋落地。


“操!死母狼,我杀了你——”老虎气喘吁吁,操起掉在地上的步枪准备朝朱诺扣下扳机。就在这时,刺耳的枪声从老虎的背后传来。随即是第二声,第三声,直到背后的红鹿再也无力举起手里的枪,倒在地上。


老虎慢慢蹲下,像摊软泥一般散开手脚。血液从他胸口的弹孔往外直冒,很快形成了一滩血泊。这摊血泊随着那具躯体缓缓砸向地面而溅射开来,在斑驳的墙面上洒满血点。十秒的沉默,什么声音也没有,直到尸体肩膀上的无线电开始闪动。


“枪声!枪声!走廊方向!快去!快去——”


朱诺忍住嘴上伤口的剧痛,站起来朝路易跑去,跨过老虎的尸体。当她抱住路易时,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前辈……前辈!”


“……朱诺。”


朱诺擦了擦眼角。她看向面前红鹿的脸庞,再也不去想其他东西了——她的嘴唇又一次碰到红鹿的嘴唇。路易似乎颤动了一下,也轻轻揽住朱诺。一只鹿和一只狼,在这充满了火药味和血腥味的空间里抱在一起,亲吻着,就像那个樱花开放的毕业日,只是多了一层含义。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又好像已经经历了一切。


不远处有谁撞开门,正朝走廊奔袭而来。朱诺睁开眼,发觉自己的脸正不断地发烫。她赶紧摇了摇路易:“呃……前辈,我们得赶快离开!你还能走吗?”


“还能。朱诺,有件事我很抱歉………”红鹿的声音有气无力,但好歹他站了起来。


“嗯?前辈怎么了?”


“……我弄坏了你的手电。”





当其余防护服拿着枪来到走廊时,他们只看见躺在地上的,冰冷的老虎尸体,以及空气里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交融在一起的气息。


————————————————————————————



“大概就是这样。呃……感谢你,叔叔,允许我们……呆在这里。”朱诺讲完,长出一口气。她讲的内容大概只有真实情况的百分之五十,不过大概够了。


春爸爸推了推眼镜,尴尬地笑了笑。“那你们真是经历了好多事……幸好你们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了。身上这些伤上了药还好吗?”


“还好还好!那个,我们这样进来,街坊邻居们不会议论吧?”朱诺摸了摸绷带,有些担忧地朝面前的兔子问道。


“当然不会。我好歹在本社区还有一些声望。何况你们两个我都认识……朱诺小姐,你是春的学妹吧?她提到过你……”


“哎哎哎?”


“啊,只是提了一下「新生里有只很可爱的雌灰狼」而已。呃,路易先生更是久仰大名———”


“好好!谢谢你叔叔!我头有点疼……”路易用手摸了摸头上的角,尴尬地笑了笑。


春爸爸又推了推眼镜,笑了笑:“要是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先在这里呆着吧。哎……不知道小春她学校里怎么样了……马上要吃早饭了,你们需不需要———”


窗外传出吵闹的声音,听起来很热闹。春爸爸朝路易和朱诺点了点头:“我出去看看,等会回来一起吃早饭吧?”


“谢谢。”


鹿和狼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


————————接更新13


白京
突发奇想的换装脑洞, 傻龙烈烈...

突发奇想的换装脑洞,

傻龙烈烈 × 可爱茱诺???

突发奇想的换装脑洞,

傻龙烈烈 × 可爱茱诺???

退yt圈了

怎么那么少人画狼妹!!
狼妹她不香吗!!!!!【震声
p3是参考 在b站刷到然后就画了

怎么那么少人画狼妹!!
狼妹她不香吗!!!!!【震声
p3是参考 在b站刷到然后就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