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朱高煦

32897浏览    427参与
卑微冥北

【朱高煦✖️朱瞻基】 终会相爱 3

  本文为大明风华衍生文

  与正史无关 勿骂

主叔侄 微谦基

  “三叔!”朱瞻基喊了一嗓子,“我好多了!但是我不记得他 他说他是我二叔,真的吗?”这说话的口气倒像是十几岁的小太孙 可面前的已然是曾为帝王的三十几岁的阶下囚,“对 他是你二叔 但是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记得 三叔.....我饿了”朱瞻基扯了扯朱高燧的袍子,“传膳,老三你先出来”等人都出去了 朱瞻基揉揉额头,“该找廷益聊聊了。”“老三,你看他.....”朱高煦低声问道“我看不像装的,但那小子真不记得你了,你怎么办?”“也好 让我...

  本文为大明风华衍生文

  与正史无关 勿骂

主叔侄 微谦基

  “三叔!”朱瞻基喊了一嗓子,“我好多了!但是我不记得他 他说他是我二叔,真的吗?”这说话的口气倒像是十几岁的小太孙 可面前的已然是曾为帝王的三十几岁的阶下囚,“对 他是你二叔 但是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记得 三叔.....我饿了”朱瞻基扯了扯朱高燧的袍子,“传膳,老三你先出来”等人都出去了 朱瞻基揉揉额头,“该找廷益聊聊了。”“老三,你看他.....”朱高煦低声问道“我看不像装的,但那小子真不记得你了,你怎么办?”“也好 让我好好补偿他吧”

  朱瞻基和朱高煦说的出去转转其实是去找了于谦,于谦自上次被罚了廷杖 还在家里休息 一个小宫女偷偷放下一个药瓶就跑了 朱瞻基没过问 推门就叫“廷益!好点没?”宫里的事,一直有樊忠给他传信,他什么都知道。“回皇上 好多了”在于谦心中 朱瞻基永远是他的小皇帝 于谦正要站起“别了 我这次来是想让朱高煦至少给我个名分  方便我以后行事,”朱瞻基看了看于谦“就是苦了你了”“没 为了皇上 我死都足矣”于谦盯着朱瞻基说。“你变了廷益 你原先是只爱天下人 不爱朱家。”于谦笑了一下“朱瞻基 我真的不想再看你受伤了,懂吗?”于谦有些严肃 倒让朱瞻基笑了“好 那明天就麻烦你去上书了。”第二天于谦上了书 朱高煦也是痛快 直接封了朱瞻基为文王,人们都称他为“小王爷” 文王上任后有了自己的府 遍也不常去找朱高煦了 都是朱高煦上赶着来找他 三天送一些书画 五天送一些珠宝 每日都不少的水果和点心 朱高煦倒是懂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搏美人一笑了 朱瞻基全盘接收但少有回应 只是每日四处游玩

  最近朱瞻基突然有了动静 却叫朱高煦有些头疼了“皇上,小王爷把皇后的玉竹砍了...”“皇上,小王爷在酒楼醉了酒 把酒楼砸了”“皇上,小王爷把赵王的金丝雀放了”“皇上 小王爷翻院墙把院墙踢掉了一块”“他没受伤吧?”“没”“随他去吧!”朱高煦表面上不表现 私下挨个去道歉 挺大一皇帝活得跟孙子似的。不行 今天必须的去找朱瞻基!朱高煦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可府里没有朱瞻基的影子,朱高煦便去了酒楼 朱瞻基正被一群女子围着“文公子再喝一杯”“文公子海量!”“文公子再来一杯吧!”朱瞻基怀中还坐着一个女子 正推杯换盏之前看到了朱高煦“二叔!”他立刻推开那几个女子 站起来恭敬叫到。“朱瞻基你胆子肥了...”“二叔 我为何不可?您有后宫三妻四妾 我到此寻个痛快也不行?”言语轻浮,连尾音都带着轻佻的意味,狐媚子一般的眼神就那么紧盯着朱高煦,勾人,实在是勾人,就像当年那个十几岁的小太孙,迷得朱高煦将要说出口的话瞬间吞了回去“没什么不可.....”“还是说......二叔你吃醋了?”朱瞻基贴上朱高煦的胸膛用扇子点了一下朱高煦的下巴 转瞬又走开几步“二叔何不与我共饮一杯?”朱瞻基倒了一杯酒递给朱高煦 朱高煦一饮而尽 也算压下了身下的邪火,“瞻基 回宫,有事要谈”

  

  

  

  tbc.

  

 下集预告:也先宣战朱高煦欲应战 朱瞻基与朱高煦吵架

卑微冥北

【朱高煦✖️朱瞻基】 终会相爱 2

  本文为大明风华衍生文

 主叔侄 微谦基

  与正史无关 勿骂

  被丢入天牢中的朱瞻基躺在草堆上,过去来天牢他是寻个清静,思考一些与皇室无关的事情。如今他是已阶下囚的身份进入的天牢。这让他突然想到了孙若微,他刚刚已经下旨休了她和胡善祥,并为他们安排了一处好去处,带上他们的儿子,永远离开了京城。无力感和疼痛感布满全身,他从那场痛哭后就浑身无力,现在更是加重。朱瞻基有种错觉,自己好像看到了爷爷和爹爹,他喃喃道“我是要死了吗?”一阵铃声响起一个人从中走出来,还带着热乎的饭菜和汤药“廷益....”朱瞻基抬眼看到了于谦--整个京城里他最信任的人。“皇上,把饭吃了 ...

  本文为大明风华衍生文

 主叔侄 微谦基

  与正史无关 勿骂

  被丢入天牢中的朱瞻基躺在草堆上,过去来天牢他是寻个清静,思考一些与皇室无关的事情。如今他是已阶下囚的身份进入的天牢。这让他突然想到了孙若微,他刚刚已经下旨休了她和胡善祥,并为他们安排了一处好去处,带上他们的儿子,永远离开了京城。无力感和疼痛感布满全身,他从那场痛哭后就浑身无力,现在更是加重。朱瞻基有种错觉,自己好像看到了爷爷和爹爹,他喃喃道“我是要死了吗?”一阵铃声响起一个人从中走出来,还带着热乎的饭菜和汤药“廷益....”朱瞻基抬眼看到了于谦--整个京城里他最信任的人。“皇上,把饭吃了 吃点药吧”于谦放下饭菜并端到朱瞻基嘴边“别了 还是叫我瞻基,皇位.....我让给二叔了”朱瞻基接下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几乎拿命换来的皇位你说让就让了?他朱高煦没有本事当皇上,你........”于谦欲言又止,不忍再说教几乎虚脱的朱瞻基“我什么?于谦你把你要说的话说清楚”终究是当过帝王的,说话到底是带着气势“臣说,你这不是胡闹吗?你有没有把天下的黎民百姓放在心里!”于谦有点激动“有!一个整体魂不守舍的皇帝是无法治理国家的。”他笑笑把汤药吞了下去“延益 时候不早了,回去吧”于谦见人已经在赶他了,叹了口气,坐上了回去的铁笼。朱瞻基没有说,朱高煦有能力,他相信朱高煦。

               几日后

 几日繁忙的早朝让朱高煦有点疲惫,今日上朝时,正想说“无事诸位就可以退朝了”结果于谦却站了出来,大声呵斥“朱高煦!你不知道你的皇位是怎么来的吗?”于谦的样子明显是醉了酒的“先皇朱瞻基战功无数,治理有方!你何以占有皇位!朱高煦!你敢去祠堂见永乐皇帝吗?你何颜面对天下百姓?”于谦越说越激动,甚至丢掉了手中的笏板,朱高煦的拳头越攥越紧 竟一拳头打在龙椅上 将扶手打坏了一块,本想诛了于谦的九族,却突然想到了于谦这个人是朱瞻基在京城唯一的朋友,一瞬间又有些不忍“把于谦给我拖出去杖责二十,半年不准领奉禄”虽然对于在朝堂上辱骂天子这处罚有点轻 但对于镇住朝堂上剩下的官员已经足够了。处理完于谦的事情朱高煦才想到 于谦口中的朱瞻基---他的大侄子 已经几天没出现了,他好像有印象,传位后朱瞻基去了昭狱......昭狱?!朱高煦赶紧传驾去了昭狱,下到天牢后 他一眼就看到了在墙角草堆上蜷缩的侄子 他浑身颤抖,嘴里不停念叨着“二叔......朱高煦.....”朱高煦直呼不妙,上手一摸朱瞻基的头,烫的朱高煦一下子缩回了手,把他抱了起来,平时看着挺结实的,怎么抱起来就这么轻一点?朱高煦想着,以后一定要给他养胖乎点。回到宫中,太医给朱瞻基看了病说“公子已无大碍,只是积劳成疾,需静养,烧很快就会褪去”“嗯,你回去歇息吧。”朱高煦又换了一盆水 用帕子给朱瞻基擦拭额头,又给他喂了药,一直照顾他,守着他 直到他醒来“先生你是谁啊?”朱瞻基醒来第一句话就让朱高煦直街愣住“你不认识我?”“先生你是谁啊?”朱瞻基呆呆地看着朱高煦“传太医!快!传太医!”朱高煦急得直转圈。“皇上公子他是失忆了 但好像只是不记得您...”太医的声音还在打颤,“只是不记得我?”朱高煦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还是心平气和地走到朱瞻基面前“瞻基 我是你二叔 我.......”

  “二哥!二哥!大侄子怎么样了?”没等朱高煦说完话,朱高燧就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tbc.

  

  

  下集预告:朱瞻基私会于谦 朱瞻基被封文王

ree凌83

标本。

标本。

朱高煦 朱高燧×朱瞻基

爱情 叔侄雷人向

ooc 能接受请往下↓

全文1.5k 走wb 这里 


【治标不治本。】

0.

先帝朱棣,走了有一段时间了。

朱瞻基到底还是没瞒住。

朱高煦,顺利登上皇位。

1.

“瞻基…你让二叔好找。”

巧着,自从朱高煦登基朱瞻基就有意无意躲着他,躲了将近两个月,今儿正好撞个正着。

“二叔圣躬安。”

见来者是朱高煦,这让正在急头上的朱瞻基皱紧了眉头,转身跪地,高举着双手行礼。

“快起、快起呀瞻基,没那么多礼数。”

朱高煦装模作样,上前握住了朱瞻基的腕子,......

标本。

朱高煦 朱高燧×朱瞻基

爱情 叔侄雷人向

ooc 能接受请往下↓

全文1.5k 走wb 这里 


【治标不治本。】

0.

先帝朱棣,走了有一段时间了。

朱瞻基到底还是没瞒住。

朱高煦,顺利登上皇位。

1.

“瞻基…你让二叔好找。”

巧着,自从朱高煦登基朱瞻基就有意无意躲着他,躲了将近两个月,今儿正好撞个正着。

“二叔圣躬安。”

见来者是朱高煦,这让正在急头上的朱瞻基皱紧了眉头,转身跪地,高举着双手行礼。

“快起、快起呀瞻基,没那么多礼数。”

朱高煦装模作样,上前握住了朱瞻基的腕子,上前低头靠在了他耳边,朱瞻基被这一举动给吓住。

“晚上来朕寝宫,告诉你朕的底线。”

朱高煦语气轻飘飘,让朱瞻基打了个寒颤,随后恭敬点了点头。

“是,皇上。”

语闭,朱高煦没有扶他起来,跨绕过朱瞻基去了他爹府上。

朱瞻基还跪在原地,想回头阻拦,久久不能起身。最后是太监把他扶回宫的。

想阻拦,又无权利阻拦。

想必,定是又给上任太子爷来了个下马威。

入夜,寝宫内未熄灯,仍旧通明。

“皇上,人到了。”

“让人进来。”

没人揣测得到朱高煦的心思,从桌前走回卧榻,潇洒一般姿势坐上了床铺。

“二叔。”

朱瞻基身着素衣睡袍,发丝散散的垂在耳边,跪下身去行礼,眼神盯看着地板。

“过来。”

朱高煦调笑着,摆了摆手让人离得更近些。

“大侄子,坐到这儿来。”

他拍了两下旁边,生怕人坐错位置。

但朱瞻基迟迟未动。朱高煦,性子本来就急了一些,本来眯着眼邀请自己亲侄子的表情立马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朱瞻基,朕命令你。”

2.

“朱瞻基…”

“二叔。”

朱高煦挑眉,想听听他说什么。

“皇上,放过我爹吧…”

抬头,朱瞻基眼角已泛了红。

“二叔…我爹本来身子就不好…”

朱瞻基跪着向前移动过去,跪在了朱高煦脚边,朱瞻基重心不稳,本是应一脚就可以把人踢倒的,但这个念头只在一瞬间闪了过去,他以前竟从未觉得自己侄子如此诱人。

“二叔…他是您亲哥哥…皇上您…”

“你也是朕的亲侄子。”

朱瞻基不明白朱高煦用意,刚想继续说被打断了。

“是不是?”

“二叔…您真的不能这么对他…”

“朕在问你是不是!”

朱高煦一下把他踹了倒,他可怜又可悲的大侄子躺在地上抽搐着。

“是…”

“诶呦——大侄子——!”

朱高煦笑着把人扶起,扶到龙床上好生揉着被踢疼的部位。

“你说,早回答,就不必受这一下了不是?”

朱高煦凑了近,对着朱瞻基耳朵轻说着。

“服侍好朕,朕就不再去管了。”






全文wb




“三叔…”

朱瞻基模模糊糊刚从晕眩中醒来,无力的手颤抖着抓住了朱高燧的小腿。朱高燧往朱瞻基的方向瞟了一眼,把人的手踢回那边儿,系上腰带走了。

顾君安y

俞灏明x大明风华‖个人向剪辑


“永乐十二年,我跟着你去征北,在忽兰忽失温,大破阿鲁台”


“你看看你哪一点比得了你大哥……

你看你,尖嘴猴腮……

照照镜子,你哪有一点帝王气象啊”


bgm:兰亭序粤语版

俞灏明x大明风华‖个人向剪辑


“永乐十二年,我跟着你去征北,在忽兰忽失温,大破阿鲁台”


“你看看你哪一点比得了你大哥……

你看你,尖嘴猴腮……

照照镜子,你哪有一点帝王气象啊”


bgm:兰亭序粤语版

ree凌83

烂摊子。遗弃

叔侄向,【煦基】【燧基】

微肉,转wb

这里这里这里 

叔侄向,【煦基】【燧基】

微肉,转wb

这里这里这里 

ree凌83

叔,疼。

朱高煦×朱瞻基 (或许还有三叔(?

一些叔侄雷人玩意 小短篇 ooc玩意

有篡改剧内线和历史线

图个乐呵 勿上升历史/真人

三和四lof过不去🥺

二次编辑:

转wb

三和四,这里 



“叔…疼…”

朱瞻基年时九岁,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倒,胳膊擦破了点皮,朱高煦正给他上药。

朱高煦打朱瞻基小的时候就看不顺眼,更可气的是老爷子居然还让自己把他带在身边。

“傻小子,活该!谁叫你去追你爹的狗了,你爹知道你估计得挨板子。”

朱瞻基玩儿的好好的,正追着他爹朱高炽的新宠溜达的时候被脚下一块凸起的砖块绊倒了,这才...

朱高煦×朱瞻基 (或许还有三叔(?

一些叔侄雷人玩意 小短篇 ooc玩意

有篡改剧内线和历史线

图个乐呵 勿上升历史/真人

三和四lof过不去🥺

二次编辑:

转wb

三和四,这里 



“叔…疼…”

朱瞻基年时九岁,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倒,胳膊擦破了点皮,朱高煦正给他上药。

朱高煦打朱瞻基小的时候就看不顺眼,更可气的是老爷子居然还让自己把他带在身边。

“傻小子,活该!谁叫你去追你爹的狗了,你爹知道你估计得挨板子。”

朱瞻基玩儿的好好的,正追着他爹朱高炽的新宠溜达的时候被脚下一块凸起的砖块绊倒了,这才得以摔倒,举着磨破皮的小手哭哭唧唧的找二叔,朱高煦又头疼,只好作罢。


“来人,把这儿填平了,以后不许在发生这样的意外。”




“二叔二叔——您悠着点儿…疼!”

二十岁,朱瞻基第一次随他二叔上战场,他好说歹说才让爷爷允许自己跟着部队去前线,朱棣说随兵打仗可以,但绝不能冲在最前面。

结果朱瞻基还是不听话。

为了救他三叔,自己上去冲锋陷阵挨了好几刀,回军营后又如小孩一般哭唧唧的找二叔上药。

“兔崽子!你爷爷说什么了?不是说不让你上去吗!”

报复似的,朱高煦故意重摁了一把小崽子的背。


“在军营里多准备些药膏,太孙用得上。”

其实小兔崽子有时候蛮招人喜欢的。。 

  

  ———

  五

朱瞻基,享年三十七岁。

太监们是在宫内后院找到尸体的。

手脚冰冷,旁边有两个小土堆。

一个,是朱高煦。

一个,是朱高燧。


此后,宫中再无背德之事,钦此。



卑微冥北

【朱高煦✖️朱瞻基】终会相爱 1

本文为大明风华衍生文

背德 主叔侄 微谦基(不是很多 不打tag

  与正史无关 勿骂

 近来朝堂之上,有不少要求处死反贼朱高煦的声音搞得朱瞻基头疼,自平息了瓦剌以来,朱瞻基的身体是越来越差,虽才30几岁的身体却不怎康健。

  “行了 退朝吧 汉王朕是不会处死他的”朱瞻基揉揉头,开始回想他和二叔。自己从小是最喜欢二叔的,印象里的二叔永远英姿飒爽,每每提起刀枪踏上马背都是英勇神武的。儿时,二叔会带他去爬树,会偷偷给他塞金豆子,会陪他去打猎,教他习武,可不知从何时开始二叔看着他的眼神带上了恨意。朱瞻基在龙床上翻了个身继续回想,似乎...

本文为大明风华衍生文

背德 主叔侄 微谦基(不是很多 不打tag

  与正史无关 勿骂

 近来朝堂之上,有不少要求处死反贼朱高煦的声音搞得朱瞻基头疼,自平息了瓦剌以来,朱瞻基的身体是越来越差,虽才30几岁的身体却不怎康健。

  “行了 退朝吧 汉王朕是不会处死他的”朱瞻基揉揉头,开始回想他和二叔。自己从小是最喜欢二叔的,印象里的二叔永远英姿飒爽,每每提起刀枪踏上马背都是英勇神武的。儿时,二叔会带他去爬树,会偷偷给他塞金豆子,会陪他去打猎,教他习武,可不知从何时开始二叔看着他的眼神带上了恨意。朱瞻基在龙床上翻了个身继续回想,似乎从爷爷开始靖难,当上了皇上,自己的胖爹当上了太子。从那起二叔对他似乎永远带着怨与恨,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呢?自幼身在皇家,从小在心惊胆颤之中成长,学会了讨好,在二叔和三叔的监视下,他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早就把小时候的梦想丢了,身不由己。只有自己抢到皇位才能活下去。想到这儿朱瞻基默默叹了口气,可瞬间又想到了二叔。他这辈子拼死拼活就是想当皇帝一句“世子多疾,如当勉励之”是不是支撑了他很久?身上的伤痕无数,本应该是他的皇位被自己抢了不说,现在又被自己圈禁在汉王府,二叔是一个多么骄傲,多么热爱自由的人啊!朱瞻基感到委屈,既为自己委屈,也为二叔委屈。想到了这里朱瞻基从龙床上爬了下来,传驾去了汉王府。府内静的出奇,奴仆们不敢言语,汉王妃和孩子们都呆在一个屋子里,“我二叔呢?”朱瞻基一字一句地问着汉王妃,汉王妃哭着着指向一个房门紧锁的屋子,朱瞻基身子顿了一下,立刻冲了进去,看见二叔穿着里衣,发冠被丢在一旁披头散发地坐在墙角,四下是被他打碎的瓷器,还有划破他后滴落的血迹。朱瞻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二叔,印象中二叔从来没有过这般狼狈。朱瞻基的心脏像被狠狠的抓了一下,痛的他要哭出声来,他直直地跪到地上,有些狼狈地爬向朱高煦,待抱紧他后,放声痛哭,朱高煦被这一下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小子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上一次哭好像还是老爷子的葬礼上。朱高煦开始回忆朱瞻基,似乎从小就在一群人的监视下长大,朱瞻基很少哭。他曾经也是自己最疼爱的侄子,天资聪慧,很会说话,从小就讨喜,他曾经也最在乎这小子,甚至于自己的孩子出生了,还总拿朱瞻基与孩子比。可后来怎么了呢?哦,老爷子靖难了,从那往后他是怎么看朱瞻基怎么不顺眼,甚至要杀了他—为了那个皇位。他有些心疼朱瞻基了,他从未真正拥有过童年与快乐。可他转念一想自己呢?从小跟随老爷子上阵杀敌,几次差点丢了性命,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自己又是做错了什么?朱高煦原本有些缓和情绪又烦躁了起来。他看向边抱着自己边哭得浑身颤抖的侄子,一字一句吐出“皇上,若无事就放开臣吧,臣是反贼,外面的人都嚷嚷着要处死臣呢”本正哭的伤心的朱瞻基闻言一怔,缓缓放开朱高煦,他呆呆地看着朱高煦,一瞬间又匆忙爬起,向外跑去。不多晌就回来了,后面跟了一个太监“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朕朱瞻基在位以来,多次征战,耗费国力,迫害至亲,罪孽至深,应遭天谴,今关入天牢。念二叔汉王朱高煦英勇善战,心怀天下,今传位与朱高煦,钦此。”太监念完便恭敬地跪下叫一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多会,进来不少宫女给朱高煦梳洗,几个锦衣卫把朱瞻基拖走带去了昭狱。突如其来的地位变化以及一直以来的梦想突然实现的愉悦心情充满的朱高煦的头脑,他甚至忽略了被带走的朱瞻基。

  

  

  tbc.

  

  

  下集预告:于谦探望朱瞻基 朱瞻基生病二叔接朱瞻基回宫........

(´-ω-`)

②风入巷(燧煦 孕梗 古ABO 亲兄弟 )

    (三个月回朝后)怀孕后的朱高煦喜静虽然仍旧住在宫中,但平日里也只有三餐的时候后厨的人才能进去。朱棣也不但心老三关起门来做山大王,因为他知道当时的朱高煦是有多么的不能接受这个孩子,也断不会搞什么结党营私。

  “二叔”只有五岁的朱瞻基偷摸着跑去找二叔想看一看自己以后的玩伴。

  此时的朱高煦在院子里悠闲的晒着太阳。朱高煦看见了这个小不点一下子来了兴趣“呦,稀客啊,过来。”得到了允许,朱瞻基迈着他那轻快步伐飞快的跑过去,由于步子有些快,让脸上的肉一颠一颠的。这让无聊的朱高煦怎么受得了,上手掐了一把“好疼,二叔,你轻点。”听到这句话的朱高煦才松开手:“小子,来找你二叔我什么事啊?”朱高煦...

    (三个月回朝后)怀孕后的朱高煦喜静虽然仍旧住在宫中,但平日里也只有三餐的时候后厨的人才能进去。朱棣也不但心老三关起门来做山大王,因为他知道当时的朱高煦是有多么的不能接受这个孩子,也断不会搞什么结党营私。

  “二叔”只有五岁的朱瞻基偷摸着跑去找二叔想看一看自己以后的玩伴。

  此时的朱高煦在院子里悠闲的晒着太阳。朱高煦看见了这个小不点一下子来了兴趣“呦,稀客啊,过来。”得到了允许,朱瞻基迈着他那轻快步伐飞快的跑过去,由于步子有些快,让脸上的肉一颠一颠的。这让无聊的朱高煦怎么受得了,上手掐了一把“好疼,二叔,你轻点。”听到这句话的朱高煦才松开手:“小子,来找你二叔我什么事啊?”朱高煦刚想将他抱起来,手都已经放到朱瞻基的腋下了,但突然想到了肚子里还有个崽,便索性坐在椅子上拍了拍腿:“来,到二叔腿上来。”朱瞻基也是听话,爬上了朱高煦的腿。“嘿,你个小兔崽子,给我下来!”偷摸回家的老三看见一个小屁孩,爬上了自家老婆的腿还坐了上去,这换谁谁不气啊。老三刚想把朱瞻基拎下去,“老三,没事的。”朱高燧停下了动作,老二继续发问:“老三,你现在不应该在北镇抚司吗?”这个问题一下子将老三给问住了,“这这个,我回家看我自己老婆有错吗?”老二踹了踹朱高燧,“老爷子那事是认真的?”老三也很无奈,“我上哪知道去,这才多长时间,又修什么书。还要涵盖古今,包罗万象...哎!小崽子,你跑哪去的。”

  朱瞻基也很无奈【我是来找二叔玩的,不是来听你们俩聊天的】他本以为三叔不在,总算是可以求二叔去他的武器库里玩玩了,虽然上次顺走了二叔的几套飞镖,但二叔这的东西是真的好啊,连铠甲都有冷锻的,结果半路杀出个臭丘八。我们的小圣孙还能怎么办,你们俩聊天吧,我自己去的。

  不等老三反应,朱瞻基已经跑没了影。

  “老三,快给我把那个小崽子抓回来!指不定又把我的库房霍霍成什么样!”老二急得自己跑了过去,老三连忙拉住了人“你回去我来,你肚子里还有个崽呢。”老二急得要命“你快去啊!”

  朱高燧本以为一个孩子能跑多快,结果一个拐角就跑没了影。朱高燧内心道:完了,这要是给爹把他的宝贝圣孙搞不了,不得被朱棣给活吞了。老三赶紧跑到老二的武器库,发现门是开的,心中舒了一口气,“瞻基,出来,和三叔玩躲猫猫呢?”【不对,二哥武器库的锁是我亲自配的,朱瞻基一个四五岁的娃娃怎么能打开,完了完了。】

  1门是谁开的

  2朱瞻基去哪了

  老三崩溃,1给武器库上锁本就得罪了老二,现在又不知道有没有丢东西2得罪了朱棣,他的好圣孙要是出了什么事老三可担待不起。老三:我的孩子还没叫我爹,我的老婆还没睡够啊

(´-ω-`)

③风入巷(燧煦 孕梗 古ABO 亲兄弟 )

    老三拿出了随身的锁,正准备锁上门时。“三叔!别关,我还在里面。”老三只好无奈的打开门,“嘿,你个小兔崽子。”朱瞻基正抱着老二最喜欢的刀站在他面前,这把刀可是朱高煦缴获的第一把敌方首领的。就算朱高燧平时都不敢随意把玩。这要是被朱瞻基这小崽子给玩坏了,不光是老三要挨骂,老二又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子。“三叔,这把刀可以给我吗?”好嘛,还没让他放下,这就来开口要了。“这是你二叔的”老三没办法只好些样先拖一拖,结果朱瞻基抱起刀就跑。老三赶快将门上锁,跑去将朱瞻基抱了起来。一拐角就差点撞上过来的朱高煦“你这个小崽子,可真会挑东西。”朱瞻基一听就知到二不想给他“二叔~”老三已经无语了:我好不容易偷摸回来...

    老三拿出了随身的锁,正准备锁上门时。“三叔!别关,我还在里面。”老三只好无奈的打开门,“嘿,你个小兔崽子。”朱瞻基正抱着老二最喜欢的刀站在他面前,这把刀可是朱高煦缴获的第一把敌方首领的。就算朱高燧平时都不敢随意把玩。这要是被朱瞻基这小崽子给玩坏了,不光是老三要挨骂,老二又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子。“三叔,这把刀可以给我吗?”好嘛,还没让他放下,这就来开口要了。“这是你二叔的”老三没办法只好些样先拖一拖,结果朱瞻基抱起刀就跑。老三赶快将门上锁,跑去将朱瞻基抱了起来。一拐角就差点撞上过来的朱高煦“你这个小崽子,可真会挑东西。”朱瞻基一听就知到二不想给他“二叔~”老三已经无语了:我好不容易偷摸回来一次,结果给自己找了份带孩子的事,还一带就是两个。“停停停,我不是要你等我吗?”老二可不打算认栽:“我要是不来,我这把刀就被他给顺走了。”老三也是服了朱高煦,一只手抱着朱瞻基,一只手拉这朱高煦就往正院里走。“小子我可跟你说,马上就要到你上课的时间了,去晚了小心挨板子。”朱瞻基立马跳了下来,“刀你就还我吧?”朱瞻基一听他要拿回刀,撒腿就就往外跑,老三也不怕他耍赖:“诶呀~你上午旷课的事不希望你爷爷听到吧,”朱瞻基听到爷爷二字立马停住了脚步,老三又加了一嘴“我可管不好我的嘴”朱瞻基只好抱着刀,一脸苦瓜相极不情愿的走回来“二叔~”老二听见这一声二叔,心都要化了,又觉得:不就一把刀吗?我还差这点?老三眼见朱高煦就要服软:“别怪三叔我没提醒你,你爷爷今天下午可以要检查你的功课的。”小圣孙一听,扔下刀就跑了。”老三不慌不忙的去捡那把刀,“媳妇儿,还得是你男人我厉害吧。”老二也不听他在哪里吹牛逼,回房拿了一副象棋:“你既然回来了,就陪我玩几把。”

  “我觉得吧,老二和老三的事...”徐妙云正试探着朱棣对这事的情绪。“你也知道我对不住老二,......就是因为哪一仗,老二受了重伤,这才成了地坤。当初,老二分化成天乾有多高兴,成了地坤后就哭的有多厉害。”徐妙云看着朱棣深深的自责,将话题又带回正轨“皇上,我觉得老二他们的婚事,最好是明年再办,老二已经三个月了,现在准备肯定来不及,再说也得要老二他们自己决定,毕竟是他们俩的婚事。”朱棣点了点头,

  “出来吧。”听到爷爷的允许才放心出来。朱瞻基揪着朱棣的衣袖问:“爷爷,二叔到底怎么了?三叔都不让二叔抱我了,连二叔的武器库都被三叔锁上了。”这可让朱棣犯了难,总不能说你二叔从天乾成了地坤还怀了你三叔的孩子吧。现在的圣孙只知道男女之别,天乾之类的还没有告诉他。

  

阙裳

  “多磕头少说话,现在人家打赢了”

  “多磕头少说话,现在人家打赢了”

(´-ω-`)

  我只是找一点历史参考,这有点出乎意料

  我只是找一点历史参考,这有点出乎意料

阙裳

  “什么玩意啊,跑出去造反把老婆留家里”

  “什么玩意啊,跑出去造反把老婆留家里”

阙裳

  “我是没野心的,你别拽着我啊”

  “我是没野心的,你别拽着我啊”

阙裳

  “什么玩意,跑出去造反把老婆留家里”

  “什么玩意,跑出去造反把老婆留家里”

阙裳

  “王爷,兴许皇上会加恩呢”,宣德元年,汉王兵败,灭脉,王妃及诸子尽皆伏诛

  “王爷,兴许皇上会加恩呢”,宣德元年,汉王兵败,灭脉,王妃及诸子尽皆伏诛

阙裳

  “二叔为什么要推荐你”

  “二叔为什么要推荐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