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朴叙俊

14831浏览    330参与
-满襟雪-
哦莫哦莫!考古花絮这里撩得我疯...

哦莫哦莫!考古花絮这里撩得我疯狂心动!o(*////▽////*)q

啊啊啊啊阿伟死了一万次【捂心口倒地.jpg】

哦莫哦莫!考古花絮这里撩得我疯狂心动!o(*////▽////*)q

啊啊啊啊阿伟死了一万次【捂心口倒地.jpg】

Leo.

夜店篇(主伊瑞x世路 副胜权x贤利)

进来看小野猫伊瑞和喝醉酒撒娇的世路哥呀!

没有梨泰院的周末。空虚。

撸了一篇快乐向的文解解馋。

昨晚熬夜肝,有点小累。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


3.

这次的聚餐还没尽兴。


晚饭吃过后,呆在天台上吹秋风的五个人显得非常无聊,全都以七扭八歪的坐姿瘫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神放空,安静地看着面前七散八落的酒杯和盘子。   


 又一杯酒下肚,崔胜权舒了一口气,他咂砸嘴,笃地一声把酒杯砸在桌子上:“要不,今晚去夜店吧?”   


 “嗤,”旁边的马贤利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呀,你个三十...

进来看小野猫伊瑞和喝醉酒撒娇的世路哥呀!

没有梨泰院的周末。空虚。

撸了一篇快乐向的文解解馋。

昨晚熬夜肝,有点小累。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



3.

这次的聚餐还没尽兴。


晚饭吃过后,呆在天台上吹秋风的五个人显得非常无聊,全都以七扭八歪的坐姿瘫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神放空,安静地看着面前七散八落的酒杯和盘子。   


 又一杯酒下肚,崔胜权舒了一口气,他咂砸嘴,笃地一声把酒杯砸在桌子上:“要不,今晚去夜店吧?”   


 “嗤,”旁边的马贤利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呀,你个三十多的老男人还想去夜店猎艳呢。”  


 “喂,不是,你...怎么了怎么了,我有什么不能去的!”崔胜权登时就跟马贤利急了,“大哥好像还没有正儿八经去夜店玩过一次呢!”    


被点到的朴代表尴尬地咳了一声。


“走不走大哥,去个能蹦的地方爽一把!”

三十岁的老男人满怀期待地注视着另一位三十岁的老男人。


“我想去!”在场的小年轻赵伊瑞同学积极地举起了小手,“正好前几天在办公室坐累了,想出去出出汗。”  


  “喔我们的伊瑞,年轻就是好啊。那就去吧!今晚我要做舞池里面最野的玫瑰,先等姐姐我去戴个假发!”   


 伊瑞马上被逗乐了,她笑嘻嘻地附和着马贤利:“对,我们的欧尼可要收着点,不要散发太多魅力哦。”   


 “...打算去哪里?HONEY LOUNGE吗?”趁这两位还在互相逗趣,朴世路开口道。

(HONEY LOUNGE高级酒吧,漫画中IC旗下的五个品牌之一)  


  “唔?不是很想去那,我可不想被整个酒吧的员工关注。”听到世路的话马贤利停下了与赵伊瑞的打闹,她皱着眉毛摇了摇头。


旁边的崔胜权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自己的脑袋:“呀,不是啊,怎么能去那种场合啊,我可是IC的部长诶!不像话不像话,要不别去了吧?”  


  “什么嘛,”马贤利嫌弃得直摆手,“你这个人怎么变来变去的?”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高盛集团的CEO晚上还去当DJ打碟呢。”

伊瑞耸耸肩,探身上前把手臂压在桌子上,眼神扫过面前的四个人:“今年有公司在这附近投资开了娱乐场子,这几个月以来,他们家无论是酒吧还是夜总会、迪厅之类的,人气都很爆棚……我们的HONEY LOUNGE因为这个流失了不少顾客,嗯...今晚我们可以去那里玩玩,顺便做个观察。”   


 “嗯,不过既然是打算去玩的话,大家就不要管工作了。”朴世路开口道。


赵伊瑞怔了一下,便乖巧道:“知道了,代表。”


“那我们出发!!”崔胜权振臂喊道。


话音未落,之前一直沉默的金托尼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我今晚跟女朋友有约了,我就不去了,抱歉抱歉。”


“嗨呀,你这小子,没义气。”崔胜权故作凶狠地拍了一下金托尼的背,却又是满脸坏笑。   





一个小时后    

四位不知从何而来的高端人士,优雅地坐在了夜总会的VIP席上。


在他们面前,是一整个纸醉金迷的世界。


音乐声震耳欲聋。

仿佛要把人外在的空壳震碎,要让灵魂得以放纵。


舞池里,绚丽刺眼的灯光下,那些年轻而疯狂的人们,躁动着,狂欢着,跟着高台上的DJ挥洒激情,看不清的身影拥簇在一起,模糊成一团团浓重的黑影。

周围的VIP席上面坐着的可能是某个公司的老总,可能是哪个富家少爷,在他们身边的环绕着数不清的妖娆曼妙的魅影,觥筹交错间,人堆里爆发出一阵阵失控的嚎笑声,那一张张肆意而狰狞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里,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而四个人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然后各自尴尬地举起面前的酒杯,沉默地抿了一口小酒。 


还真是格格不入。

哦不,准确的说,只有那两个30多岁的老男人格格不入。  


  “啊这个DJ的音乐挺合我胃口的。”马贤利满意地点头,身子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音乐律动了。  


  “走吧,欧尼。”赵伊瑞也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把外套和内搭一脱,随手甩在了沙发上。    


马贤丽拨了拨长发,也跟着站了起来。    


“呃伊瑞啊,外套?”朴世路看着最后上身只穿了一件紧身黑色单衣的赵伊瑞,欲言又止。    


“嗯?放在这里就可以了,一会很热的,我就不穿过去了。”    

说罢,两个女人就互相挽着缓缓地走向了人群。    


“呀,她们两个...”崔胜权眨眨眼,就剩他一个人在这里陪着大哥,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紧张地看向朴世路:“大哥,要不我们也下去吧。”    


朴代表迟疑了一下。   


 “没事!大哥我教你,之前伊瑞说要先......”    


“伊瑞??”

朴世路一下子抓到了奇奇怪怪的重点,他别过头盯着崔胜权。  


 “哦哦,”崔胜权愣了一下,忙点点头,“对啊,她教我的,她这丫头可有经验了!来来来,大哥,我教你我教你。”   


 “我们首先要挑选一个钟意的对象,然后接近她占据她身后的位置,然后伸......”    


崔胜权这就叽里呱啦地开始了他不靠谱的教学。


音乐声太大,朴世路并不是很听的清这些诚意满满的教学,他别开脸躲避旁边人的唾沫星子,定定的把视线投在了不远处的女孩身上。



她融入得非常快。


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跟着音乐左右扭动,但随着音乐的鼓点和节拍越来越重越来越密集,她渐渐放得更开了。


穿着帽衫的DJ对着麦一声大吼,人群中爆发出欢喝,高潮已然降临。


无数只手臂高高举起,掌心朝前,虔诚而热烈。


她的身影像是要被沸腾的人群吞噬,但又可以轻松地游走开来,很快占据了视线的高地。


双拳虚握,她纤细的双臂高举过头,舒展成优美的线条画。


往下那白皙的脖颈间,他送的项链在她的锁骨上弹奏华章。


跟着音乐,她的肩膀有节奏地勾画着一个个倒8字,偶尔会带动胸部幅度很小地做着柔软的wave。


相对宽松的长裤也能清晰地勾勒出腰臀部的线条,腰肢引着胯左右扭动,蹬着马丁靴的脚踩着节点,不断切换重心进行小幅度的蹦跶。


世路抱着手臂,目光深情却又呆滞,深深地陷入那道勾人身影的视线无法抽离。


他恨不得把他的女孩置于慢镜之下,好不让任何一个微小却魅惑的动作逃过他的眼睛。



“她真的好会啊...”同样注意到这一切的崔胜权赞叹道。他满脸兴奋,等不及要下去活动了,带上伊瑞教他的蹦迪宝典。


赵伊瑞依旧忘我地沉浸在律动中,黑色的长发随着脑袋的晃动而飞舞,沾染着灯光诡谲的色彩。


她不受控制的头发丝微微凌乱,有时不免会甩到面前遮挡视线,或者沾着薄薄的汗水伏在她的脸颊,掠过她微张的红唇。


她的手漫不经心地从额头往上抚去,几根指头轻轻插进秀发,往后拨开,从耳垂延伸至拥有柔和线条的脖颈,一切便都暴露于空气中,然后她抬眼,目光若有若无地投射过来,似乎与朴世路对上。



心脏狙击。


朴世路刹那间屏住呼吸。


但是又莫名不爽。

不行,怎么能这么跳。


世路有点冒火,他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发现许多玩味的轻慢的目光直勾勾地挂在赵伊瑞身上。甚至还有些男人已经渐渐地往这边接近,不安分地想要靠上去。


这丫头也不知道注意点。

朴世路迅速起身,往下走去。


“呀,要开始了吗!大哥等我!”崔胜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而世路只是专注于前方。


世路心急地挤开人群,无暇顾及一路上投来的好几个白眼。


眼见赵伊瑞身后一个敞开衬衫扣子露出胸口的男人正慢慢地靠上去,世路脑子里忽然响起了崔胜权说的 “占据她身后的位置”,于是他几个大步迈去就挤进两个人之间,把赵伊瑞护在身前。  


身后一声不爽的咒骂被音乐声盖住。


“咳..”为了不让自己的企图显得那么明显,朴世路假模假样地跟着周围的人原地蹦跶,不经意间他的胸口摩擦过身前的人。


赵伊瑞转身一看,眸子里马上充满了惊喜:“代表?!”


朴世路眼神疯狂躲闪。


疑惑很快地代替了惊喜,伊瑞眨巴了两下眼睛,大声问道:“你...呀,哪有人穿着大衣就跑下来的?”


说罢,她揪了揪世路的衣领,又顺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噢...呃?”世路低头瞄了一眼伊瑞,又不自在地挪开了视线。


“算了算了,代表要一起吗?”在音乐声中,她继续放大说话的声音。


“...怎么做?”


“手搭在我的腰上。”赵伊瑞转过去背对朴世路,左手牵起世路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腰间,高举的右手在空气中打着节拍。


“然后跟着节奏律动,放松一点。”说着,她已经开始跟着音乐扭动。


朴世路僵硬地左右摇摆。


“唔?会了么?”伊瑞偏头,带着香气的发丝痒痒地拂过世路的面庞。


朴世路连连点头。


瞧着他木讷的模样,伊瑞噗嗤地笑出了声,右臂往身后弯去,拿手背安抚般地蹭蹭朴世路的脸颊。


随后两个人便保持着暧昧的姿势继续舞动,身体不可避免地互相摩擦着。


这边的空气粘腻,热辣,令人深陷,无法挣脱。


心脏在胸腔里狂跳,全身都在冒汗,呼吸也变得粗重。


这里果然很热啊。

世路心想,感觉到耳根发热。


音乐在脑子里轰响,肾上腺素在开足马达地狂飙,全身细胞仿佛都跟着音乐迸发出欢愉的尖叫。



这便是成年人的世界。






“腻了。”

不多时,伊瑞便停了下来,拽着朴世路往回走。


两个人顺路跟吧台的服务生要了两杯勾兑好的鸡尾酒,回到座位上互相靠在一起。


赵伊瑞端起洛杯抿了一口,眼瞳惊喜地放大。

“他们家的酒不错啊,”伊瑞满意地点头,盯着酒杯思考了一下,“这是…朗姆酒...还和什么勾兑在一起呢?”


“代表,我们去会会那边的调酒师吧!”

“不是说了么,专心玩就可以了。”


伊瑞顿了顿,然后笑眯眯地朝朴世路蹭过去:“不是啊,这酒兑得是真的好喝,去看看嘛,再跟你喝几杯。”




......



“诶诶诶,不许跟大哥他们说啊...”


“嘁真是,哥诶,这么多年你居然也没点长进。”


马贤利和崔胜权拌着嘴地从舞池里走上来,一路嬉嬉闹闹,一抬头,却看见满脸通红的朴世路侧搂着赵伊瑞,醉醺醺地粘着人家还把栗子头搁在人家的颈窝里。


“呀,什么情况。”马贤利眨巴着眼睛,身后的崔胜权同样一脸茫然。


赵伊瑞无奈地拍拍颈窝里的脑袋:“他刚刚去吧台乱点了两杯比较烈的酒,还硬着头皮喝完了。”


“你也喝了不少吧,啧啧,还是我们伊瑞的酒量好啊。”


“胜权和贤利回来啦...来跟我喝一杯...”栗子头闷闷地发出声音。


“行了哥,你都这样了还是早点让人送你回家吧。”崔胜权一屁股坐下,翘着个二郎腿。


“唔?我哪里醉了,不用送我回去。”朴世路的头从伊瑞身上弹了起来,他拧着眉毛,语气倔得很:“我,我看着像是没有自理能力的人吗?”


“嗯。”众人一致点头。


“那我叫司机过来,然后先陪他回去吧。”赵伊瑞说。


抱着赵伊瑞不撒手的世路听了,两颊微微鼓起似乎是在生气。

“……送了,然后你就回来这里吗?”世路的话带着呜呜的鼻音,说着说着,他又重新倒了回去,头埋在人家的肩膀蹭了蹭:“啊我不回去,不用管我...你也累了,你要早点回家。”


“...不要再一个人..跑去下面跳舞...”


“也不要去...去跟调酒的小哥聊天...”


听着眼皮都抬不起来的朴世路含糊的叨叨,赵伊瑞嘴角抿起,低下头凑近朴世路的耳朵,像哄小孩子似的说道:“那伊瑞去代表家照顾代表好不好呐?”


醉酒的人反射弧有点长,过了好一会,他才嘟哝着说“好”。


“呃..伊瑞你要和...呜!”崔胜权愣了愣,张着的嘴还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被马贤利给捂了回去。


“嗯,那你们现在要回去了吗?我送你们上车。”

说罢,马贤利放开崔胜权的嘴过去和赵伊瑞一起搀起几乎不省人事的朴世路。


崔胜权愣怔地沉在刚刚马贤利手腕的香水味中好一会,猛地回过神来,他站起身冲上去帮忙。


“诶诶,那我来背大哥吧!”


“诶不行,有点沉!!”崔胜权扶着腰龇牙咧嘴。



于是一行人开始闹哄哄地把朴世路推来搡去,艰难地穿梭过人群。




与胜权贤利告别后,赵伊瑞摇上车窗。


“好了,我们走吧。”她示意前座的司机。


别过头,她温柔地看着被拐上车的良家少..哦不,老男人。


忽然她又窃喜地笑了笑,颇有兴致地倚到世路肩膀上注视着他的睡颜,女孩眉眼弯弯,眼眸里盛不下的喜欢满到溢出来。

然后她再抬起下巴把嘴凑到男人耳边,她悄声道:“代表,我们回家咯~”


朴代表的睫毛抖动了一下,依旧睡得死沉。



这个地段,将近午夜却依旧喧闹。


形形色色的人们在路上,在店里,或独身,或成群,享受着一天当中最自由最张扬的时光。


车灯亮起,再为这个繁华的世界点亮一分。


汽车驶上马路,街景不断倒退着掠过视野。

霓虹灯光从车窗外打了进来,照着车里两个相互依靠之人的面庞明明灭灭。


晚安,世路。

赵伊瑞与熟睡的人相扣十指。

🥀

回忆花郎3.0🐯

虽然get不到他们刘海造型所要传达的,但是这个造型我也很喜欢

他们剧外的感情我也很喜欢

回忆花郎3.0🐯

虽然get不到他们刘海造型所要传达的,但是这个造型我也很喜欢

他们剧外的感情我也很喜欢

Insomniac💤
给我家甜妹儿画的朴栗子🌰🥰

给我家甜妹儿画的朴栗子🌰🥰

给我家甜妹儿画的朴栗子🌰🥰

废柴叔

有一说一,看完朴叙俊的《金秘书怎么突然这样》我最开始看《梨泰院class》的时候真有点出戏。

不过漫画脸真的好看……

有一说一,看完朴叙俊的《金秘书怎么突然这样》我最开始看《梨泰院class》的时候真有点出戏。

不过漫画脸真的好看……

布古咘咕

整理了《梨泰院Class》里男女主的感情线⬆️


伊瑞X世路X秀雅的大三角真的很像《挪威的森林》诶。渡边像中了蛊一样的喜欢着直子,绿子像中了蛊一样的喜欢着渡边,而直子对渡边谈不上多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最后渡边还是幡然醒悟和绿子在一起了。


像伊瑞和绿子这样勇敢追爱的女孩子,一定要幸福啊。一定会幸福的。


整理了《梨泰院Class》里男女主的感情线⬆️


伊瑞X世路X秀雅的大三角真的很像《挪威的森林》诶。渡边像中了蛊一样的喜欢着直子,绿子像中了蛊一样的喜欢着渡边,而直子对渡边谈不上多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最后渡边还是幡然醒悟和绿子在一起了。


像伊瑞和绿子这样勇敢追爱的女孩子,一定要幸福啊。一定会幸福的。



陈0灰

嘻嘻今日小反馈~

❤晚安集美

你的压力来源于,无法自律只是假装努力,现状跟不上你内心的欲望,所以你焦虑甚至恐慌。”无论你现在多难 能不能去看你想去的风景 都不用担心 你力所能及的地方 一定会带给你预想不到的惊喜 你会遇见一些人觉得相见恨晚 或者遇到一个人觉得在那里值得 这是命 遇见你该遇见的 接受你所不能改变的其实不错 生活的迷人之处 不是如愿以偿 而是阴差阳错

还有我亲爱的cp也晚安哟(☝`˘ω˘)☝

嘻嘻今日小反馈~

❤晚安集美

你的压力来源于,无法自律只是假装努力,现状跟不上你内心的欲望,所以你焦虑甚至恐慌。”无论你现在多难 能不能去看你想去的风景 都不用担心 你力所能及的地方 一定会带给你预想不到的惊喜 你会遇见一些人觉得相见恨晚 或者遇到一个人觉得在那里值得 这是命 遇见你该遇见的 接受你所不能改变的其实不错 生活的迷人之处 不是如愿以偿 而是阴差阳错

还有我亲爱的cp也晚安哟(☝`˘ω˘)☝

Leo.

西路每天都有很多小问号(二)

世路x伊瑞  漫改篇

这章前半部分把漫画的一篇番外写成了文字然后才到原创剧情。

那章番外看的我感触很大。

💓

疯狂暗示


2.

我记得在我十岁那年,我就已经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了。


我遗传了我妈的超高智商,我是餐饮界巨头IC的代表之女。


我是天才,是凤麟,更是很多人奋斗一辈子也只能站在山顶仰望的——云端之人。


我已经不需要努力了啊。

听听那个小孩天真又狂妄的想法,真蠢。


不过幸好,爸妈对我的管教使我并没有变成那样臭屁的人。但是不幸的是,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无趣至极。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我妈妈,我还挺自信她会有...

世路x伊瑞  漫改篇

这章前半部分把漫画的一篇番外写成了文字然后才到原创剧情。

那章番外看的我感触很大。

💓

疯狂暗示



2.

我记得在我十岁那年,我就已经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了。


我遗传了我妈的超高智商,我是餐饮界巨头IC的代表之女。


我是天才,是凤麟,更是很多人奋斗一辈子也只能站在山顶仰望的——云端之人。


我已经不需要努力了啊。

听听那个小孩天真又狂妄的想法,真蠢。


不过幸好,爸妈对我的管教使我并没有变成那样臭屁的人。但是不幸的是,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无趣至极。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我妈妈,我还挺自信她会有和我一样的感觉,果不其然,她说我是对的,可是同时也留给我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我有点被轻视了的感觉。

很不舒服。

我猜她想的是她拥有我爸还有我之类的东西。


不就是感情嘛.....


——

———

————

西路坐在办公室里,她的脸颊被人揍得火辣辣地疼,坐在对面的班主任刚才还在殷勤地对她表达关心之意,大概是因为得不到西路的回应,现在他开始扭头朝着罪魁祸首骂骂咧咧。


西路往旁边瞥了一眼。打她的同学叫金敏真,现在正耷拉着头跪在地上,并被班主任惩罚性地命令她高举双臂不得放下,她的爸爸就站在后边不知所措地,不停地鞠躬道歉。


金敏真,被西路戏称为月租虫的金敏真。


西路也知道自己有做不对的地方,但是,可能优越感这种东西就是无法被人从潜意识里抹掉的吧。

况且,暴力在任何时候都是站不住脚跟的。


毫无歉意地,她将视线收回。



...

赵伊瑞去接回了女儿,将西路托给胜权贤利照顾后,她便赶着去与中国客户见面。

一路过来,西路郁闷极了,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刚才为什么妈妈要给金敏真下跪,也想不明白妈妈跟她说的某些话的含义。


胜权叔看到她被打肿的脸颊时,一边心急地要去给西路准备冰袋一边嚷嚷着问是哪个混蛋打人。


瞧着眼前人冒火的样子,西路顿生委屈,以为然地将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胜权和贤利。


不知怎地,说着说着,面前两个人都突然安静了下来,西路不明所以地跟着止住了话。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要让爸爸知道了,你这是会出事的啊,小不点。”叔叔沉声道。



西路最后还是明白了妈妈和叔叔阿姨的话。

当她站起来准备跟来接她的爸爸回家时,腿抖得有些站不住。



啊...从叔叔阿姨那里了解到的...爸爸的过去,


 让她感到羞愧。

也不仅仅只有羞愧。


西路心里那些难以状述的情感的啊,在朴世路的关怀和抚慰下,溃堤般地激荡、喷涌。


为什么哭了呢?

是因为爸爸那段艰涩的人生吗?

是因为自己在相似的情况下做了最不耻的事情吗?

是因为爸爸不提学校的事情而仅是责怪自己近来很少陪伴女儿的那些话吗?


西路抬起小臂不断地擦着好像流不完的眼泪。


朴世路蹲下来,把西路拉到身前,他的大手抚过西路的脸颊,轻轻地将那些被眼泪打湿的头发丝别到小女孩的耳后:

“在生活里,人们总是会对彼此造成伤害。”

“有一些事情,我们当时坚定认为没有做错,后来回想起来时,却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这个过程被称为成长;而有一些事情,当我们意识后悔时,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世路揉揉女儿的头。


“原谅是别人的事情,而我们能做的,是真心道歉。”

“我不想再做出让我后悔的事情,我只是希望在我女儿宝贵的一生中,爸爸是最可爱的人。”


……

西路并不能完全消化掉那些话,她坐在汽车后座上尝试着慢慢平息心情,可抽咽声一时半会儿还是难以停息。


从前面的后视镜里,她能自己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睛和鼻头,和爸爸平静地注视前方的双眸。


西路伸手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巾使劲擤了一把鼻涕,盯着后视镜里的爸爸,她颤巍巍地开口:“爸...”


“唔?”世路的视线上抬,他的目光从后视镜里反射了过来,短暂地与西路对上。


......西路的嘴唇翕动,她想问爸爸后悔做了什么事,但意识到这个话题可能会很沉重,她放弃了。


犹豫了一下,她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事情,于是问道:“你跟妈妈怎么在一起的啊?”


开车的人欲言又止。


西路又故作天真地说:“爸爸,听说妈妈——她可是你成功事业上缺不得的帮手,”西路顿了顿,“你不会只是贪图妈妈的才能吧?”



“不,我爱她。”

毫不犹豫地,他说。



三个字带着沉甸甸的力道砸过来,西路怔住,她无法接话,最后抽咽了一下,便陷入沉默。




......

赵伊瑞开车回来时,第二天还有课的西路已经早早入睡。


她伸手到副驾驶的座椅上拿起背包,起身时顺手掏出了手机,打开屏幕便看见刚才开车的时候朴世路发来的短信:


【注意安全,开车慢点,我在家等你。】


再往上,是她刚跟客户结束会面时与世路的对话记录。

【还没结束吗?】

【结束了,我这就回去。】

【恩,好】

【怎么了吗?】

【突然想你。】


好久没这样了呢,她的世路啊。


嘴角依然忍不住上扬,赵伊瑞收起手机,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压下门把手的一瞬间,门被从里面打开。


伊瑞扑上前,抱住世路的脖子,她眯成月牙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上方的人,那个人静静凝视着自己,他的眼睛也和她一样,有光在闪烁。


“我也好想代表呐。”告白用着挑逗人的语气说了出去,她笑得很不怀好意,圆润的苹果肌鼓起,像只松鼠。


略微一怔,朴世路的耳尖染上了红晕,喉结滚动。


然后他一只手揽过伊瑞的腰,低头在女人额头落下一吻。

再轻轻飘到眼窝,感觉似有羽毛划过肌肤。

接着另一只手捧起侧脸,他温柔地摩挲着正向她的嘴唇靠近,她已经主动凑了上来,含住上唇吸吮。

两个人的鼻息缠绵在一起,痒痒地扫在脸上,味道香甜。


明明都老夫老妻了,对于对方,却总是那么贪婪,那么炽热。

原来还能像恋爱时那样。仿佛爱几辈子都不够。


心脏在胸腔里有力地跳动,血液的流动加速,很热很热,感觉甚至会有热气从通红的面颊蒸腾出来似的。


唾液交融唇齿交缠,想要吻得更深,更深……


然后听到了谁的肚子在咕咕叫。

伊瑞想了想,大概是晚餐吃的太急,入肚的没多少。


脱离绵长的吻,她蹭蹭他的鼻尖,说饿了,声音是软软的闷闷的。


“哦,面条在锅里,已经给你煮好了,不过现在放的久了点,可能口感不太好。”


世路把门关上,然后蹲下来把伊瑞的拖鞋拿到她的脚下。


“谢谢老公。”

伊瑞很小声地说。


世路站了起来,瞅着害羞得眼神不太敢直视过来的赵伊瑞。


突然就不想放她走了。



——

———

————

我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金敏真的事情和爸爸说的话。


现在有些口渴想出去喝水,但我听到了妈妈回来的声音

...算了,科学研究表明晚上不宜喝太多的水。

我又躺回了床上。妈妈的笑容一遍遍地浮现在脑海,爸爸说的话一遍遍地在耳边响起,


都有我不懂的深意。

剪刀手刘Sir

夜店撩妹宝典下,你有多久没去夜店了?

夜店撩妹宝典下,你有多久没去夜店了?

十三月的胶片

*梨泰院Class EP16 END

最后一波图了~

说实话看到最后,是稍微有点失望,但是两位演员让我坚持到了最后(寄刀片给编剧)

再次发现了朴徐俊全新的魅力点,迄今为止他的剧都有在好好看,每次都是完全不一样的角色,真的好期待下次会有什么样的新角色!

还有金多美,看着看着会觉得,啊,这真的就是赵伊瑞本人吧,真的把这个角色演绎得太好了TTTT是一个超酷超甜的女孩子啊!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因为梨泰院class,每周都能拥有2个小时的幸福时光,真的非常满足啦!

就这样,说再见咯


*梨泰院Class EP16 END

最后一波图了~

说实话看到最后,是稍微有点失望,但是两位演员让我坚持到了最后(寄刀片给编剧)

再次发现了朴徐俊全新的魅力点,迄今为止他的剧都有在好好看,每次都是完全不一样的角色,真的好期待下次会有什么样的新角色!

还有金多美,看着看着会觉得,啊,这真的就是赵伊瑞本人吧,真的把这个角色演绎得太好了TTTT是一个超酷超甜的女孩子啊!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因为梨泰院class,每周都能拥有2个小时的幸福时光,真的非常满足啦!

就这样,说再见咯


十三月的胶片

*梨泰院Class EP16

大结局了才拥有真正的一次约会

天,我真的要追哭了TTTT

两个人都好可爱啊

*梨泰院Class EP16

大结局了才拥有真正的一次约会

天,我真的要追哭了TTTT

两个人都好可爱啊

十三月的胶片

*梨泰院Class EP16

终于终于告白了呜呜呜

褶子要哭的表情真的太可爱了

以及告白的时候,摸头的动作也太让人心动了

*梨泰院Class EP16

终于终于告白了呜呜呜

褶子要哭的表情真的太可爱了

以及告白的时候,摸头的动作也太让人心动了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3/22

朴叙俊 IG更新:

오늘도 단밤되세요
今天晚上见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3/22

朴叙俊 IG更新:

오늘도 단밤되세요
今天晚上见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3/21 朴叙俊...

2020/03/21

朴叙俊 IG更新:

Good morning son
I am a bird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3/21

朴叙俊 IG更新:

Good morning son
I am a bird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YAYI

真的是把糖分全部集中在最後一集了

不管是正片還是花絮都甜死我了❤❤❤

真的是把糖分全部集中在最後一集了

不管是正片還是花絮都甜死我了❤❤❤

Leo.

西路每天都有很多小问号(一)

世路x伊瑞  日常篇

每一篇都是单独的小故事吧。

进来看看被父母爱情浇灌长大的可怜娃娃嘛

文笔见谅💓


ps:梨泰院漫画番外还没有官方版的字幕,我从看b站上看的番外,女儿的名字翻译成“西路”。

大家可以去搜索梨泰院class漫画番外,支持一下那个阿婆主吖。


………


听说我出生的时候,我爸爸看都没看我一眼。

胜权叔叔偶尔还会拿这件事出来开我的玩笑,说我是爸爸妈妈的意外。

啊,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女人生完孩子的时候肯定很虚弱,所以爸爸得先去照顾妈妈。

但是…爸爸为什么连我是男孩女孩这种问题都还要去问胜权叔叔?!  ...

世路x伊瑞  日常篇

每一篇都是单独的小故事吧。

进来看看被父母爱情浇灌长大的可怜娃娃嘛

文笔见谅💓


ps:梨泰院漫画番外还没有官方版的字幕,我从看b站上看的番外,女儿的名字翻译成“西路”。

大家可以去搜索梨泰院class漫画番外,支持一下那个阿婆主吖。



………




听说我出生的时候,我爸爸看都没看我一眼。

胜权叔叔偶尔还会拿这件事出来开我的玩笑,说我是爸爸妈妈的意外。

啊,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女人生完孩子的时候肯定很虚弱,所以爸爸得先去照顾妈妈。

但是…爸爸为什么连我是男孩女孩这种问题都还要去问胜权叔叔?!                                                     

———

————

这个周末,西路的爸爸妈妈终于都有闲暇时间回来享受一家人的亲子时光,朴世路还说他要亲自下厨给女儿做顿大餐。

可是,西路抓着自己的书包带愣愣地看着朝自己招手的疤面男人,为什么来学校接她回家的却是升权叔叔呢?

“唔,西路啊,你爸妈临时有个小会议要开,怕你等着急了就让我先来接你。”崔胜权及时地解释道,接着大手搭在西路的背包上推着女孩往车那边走去。

崔胜权低头看看面无表情的西路,突然伸手罩住她的脑袋用力揉了一把:“哎不要太失落呀!这会儿会议也该结束了,说不定你回家就能看到他们了。”  

“嘶……”西路一歪头挣脱了崔胜权的大手,抬头嫌弃地瞅了一眼旁边的人:“叔,怎么开始安慰人了呢,好生硬。”

“呀你这丫头真是…”说着崔胜权又一爪子想落在西路的脑瓜上,西路猫腰一躲,又猛地用头顶住胜权的腰撞了撞,在胜权反应过来时便嘻嘻哈哈地着跑开了。

“喂喂喂,还是快点走吧,贤利姐姐还在等你喔。”西路回头,发丝甩进了空气里,她吐吐舌头,笑得倒真的像个天真灿烂的小女孩。

崔胜权把手插进兜里直起腰,他半张着嘴摇了摇头,叹气道:“…小魔女,也不知道像谁。”

——

打开家门,便听到厨房的方向那边传来汤水沸腾的声音和刀落在砧板上的利落的笃笃声,西路把书包掼在沙发上,一边蹲下来解鞋带一边冲里面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音量不是很小,但无人回应她,屋里反倒隐隐传来了世路和伊瑞的说话声。

西路蹲着听了听,然后一声不吭地拾起拖鞋,赤着白净的脚踩在地板上,轻轻地往厨房走去。

“忙了一天,你先去坐会儿,我来就行。”朴世路的声音混着切菜的声音传入西路的耳朵。

“我想在这看着…诶真是,把围裙穿上,你就不能先把衬衫换掉吗?”

赵伊瑞的声音跟着传来,西路随之放慢了前进的脚步。

“不是,我不想让你们等太久。”

站在厨房门边,西路缓缓探出身子去看,只见妈妈正垂头站在世路背后帮他系着围裙的带子,爸爸俯下腰专心致志地处理着食材。

西路抿了抿嘴,没出声。

下一秒,伊瑞的手轻轻地环上了世路的腰,她往前靠近了一小步,偏着头,将侧脸贴在世路的背上。

?!

措不及防的恩爱举止令西路眉头一跳,她的脖子往后缩了缩,下巴挤出了几层肉,震惊和疑惑的目光更是紧紧地锁在自己爸妈身上。

此地不宜久留。西路心里拉响了警报。

切菜声随之而慢下来,很快停下了,世路直起身子缓缓吸了一口气,又噗嗤地笑了一声,他低低头,显得有些无奈,然后放下手中的刀转身,因为手不干净,他只是虚拢着手指将手腕轻轻抵在伊瑞的腰间。

赵伊瑞稍微松开手,抬头。

西路就算看不到妈妈的脸,也能猜到那双亮晶晶眼睛正在眨巴眨巴地盯着爸爸。

不是,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西路窘迫之余无比强烈地感觉到了脸上火烧火烧的一片,她往旁边挪了一步,背过身贴在门口的墙壁上。

然后,她听到,厨房里传来“啾”的一声轻响。

——

———

—————

西路觉得自己不用问她爹为什么没注意自己是男孩女孩了。

医生告诉他的时候,他的眼里心里,怕是只装得下握着他的手虚弱得晕乎乎的妈妈了啊。

陈0灰

听说周天跟韩式的一切更配哦~

裸奔看粉墨和梨泰院class(是的我三刷了) 

栗子开窍了就是很舒服~

宅女石锤了😵

听说周天跟韩式的一切更配哦~

裸奔看粉墨和梨泰院class(是的我三刷了) 

栗子开窍了就是很舒服~

宅女石锤了😵

△方块X迷路的妖怪
【梨泰院class番外原创】哈...

【梨泰院class番外原创】哈哈哈哈ㅋㅋㅋㅋ终于知道为什么后来伊瑞이설 的头发都是长头发了(ㅎ_ㅎ)

【梨泰院class番外原创】哈哈哈哈ㅋㅋㅋㅋ终于知道为什么后来伊瑞이설 的头发都是长头发了(ㅎ_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