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朴彩英

191.1万浏览    10928参与
朝慕君

被她丰富的内在惊艳到的时候就在想,她身上的努力认真和自律,非常能感染身边的人。

要是能真正的在生活中遇到她就好了,不是以一个粉丝的身份,而是作为一个陌生人,真真正正的与她相处。


被她丰富的内在惊艳到的时候就在想,她身上的努力认真和自律,非常能感染身边的人。

要是能真正的在生活中遇到她就好了,不是以一个粉丝的身份,而是作为一个陌生人,真真正正的与她相处。


ro
猜你没见过的奇怪团照

猜你没见过的奇怪团照

猜你没见过的奇怪团照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朱正廷宝贝

当BLACKPINK三姐妹与宿舍里的人知道他们kiss后的反应(台词二已上传1.20号的

当BLACKPINK三姐妹与宿舍里的人知道他们kiss后的反应(台词二已上传1.20号的

朴彩英带你勇闯天涯.R&L

哟罗本,我最近更文可能会比较慢哦,就是因为这几天心里不太舒服吧,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已经开始暴躁了,而且我发现我最近的文好像都有点暴力倾向🙏🏻阿弥陀佛罪过🙏🏻。这几天老是哭,眼睛肿成包子呜呜呜。


米安内~我会尽快调整状态的!

[图片]

哟罗本,我最近更文可能会比较慢哦,就是因为这几天心里不太舒服吧,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已经开始暴躁了,而且我发现我最近的文好像都有点暴力倾向🙏🏻阿弥陀佛罪过🙏🏻。这几天老是哭,眼睛肿成包子呜呜呜。



米安内~我会尽快调整状态的!

獟樂

出差(二十一)

等朴彩英出门后,Lisa坐在沙发上,回忆着昨天


Lisa是在下午的时候去公司的,到公司后,全部人都惊呆了,员工们惊讶又高兴,Lisa居然回来了,他们不会再被骂得狗血淋头了


Lisa笑着给以前的同事们打招呼,心里很高兴,也很忐忑,她不知道朴彩英看见她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叫她滚出去


“啊啊啊,Lisa回来了!”一个员工跑去拉着Lisa的手,接着又有几个来了“Lisa,你不是和朴总分手了嘛,咋回来了?”


“没有啊,谁给你们说我分手了?朴彩英?”此话一出,震惊所有人,大家都有点尴尬


“啊这……不是不是,不是朴总,是我们听你离职了,几个月都没...

等朴彩英出门后,Lisa坐在沙发上,回忆着昨天



Lisa是在下午的时候去公司的,到公司后,全部人都惊呆了,员工们惊讶又高兴,Lisa居然回来了,他们不会再被骂得狗血淋头了




Lisa笑着给以前的同事们打招呼,心里很高兴,也很忐忑,她不知道朴彩英看见她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叫她滚出去




“啊啊啊,Lisa回来了!”一个员工跑去拉着Lisa的手,接着又有几个来了“Lisa,你不是和朴总分手了嘛,咋回来了?”




“没有啊,谁给你们说我分手了?朴彩英?”此话一出,震惊所有人,大家都有点尴尬



“啊这……不是不是,不是朴总,是我们听你离职了,几个月都没来看朴总,就以为你们分手了,没分就好……”




“噢,这样啊,你们可真会猜”Lisa笑了几声,“好了好了,别围着我了,快回去工作吧!”说完,她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往朴彩英的办公室,一进门便看见朴彩英在工作




后来便是朴彩英抱着她哭,直到员工下班,朴彩英才缓过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朴彩英用沙哑的嗓子问着Lisa,此时的公司只有她俩了




“昨天晚……”还没等Lisa说完,朴彩英直接把Lisa抵在墙上,霸道而又充满委屈的吻落在Lisa的嘴上,“唔……彩英……”困难地发出声音,Lisa也推不开朴彩英,只能闭上眼睛




直到两人都呼吸不过来,朴彩英才松开,Lisa睁开眼,看见朴彩英又落下眼泪



“Lisa,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委屈……你当时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朴彩英再次抱着Lisa



“对不起,彩英,都怪我,不哭了不哭了”Lisa抚摸着朴彩英的后脑



过了一会儿后,朴彩英擦了眼泪,拉着Lisa回到她家,仍然是熟悉的房子,熟悉的家具,熟悉的一切



朴彩英进入厨房,给Lisa做饭,吃过晚饭后,又被朴彩英拉进卧室,朴彩英想要把她受的委屈都宣泄出来(所以做了什么,我不说🌚)




两人都很累,简单冲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



更文累死😭……

飞飞鱼

今天也是澳1!

[图片]

镜面嗷

家人们我回来啦!

(禁止二传,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镜面嗷

家人们我回来啦!

(禁止二传,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比东(快去看置顶)

 一嘟嘴就看出是我们肉宝啦

 一嘟嘴就看出是我们肉宝啦

Yi_

行吧摊牌了 我好喜欢这婆娘

行吧摊牌了 我好喜欢这婆娘

朴彩英半永久妈粉

一起(1)↣澳一,不喜勿入

1

遇上个什么妖魔鬼怪


【路边】

“欧尼,快一点啊!我们要迟到啦!”

今天是Lisa去医院实习的第一天,其实离报道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她和金珍妮提前了一个小时从她们在校门口租的房子里出发。

“你慢点儿,姐体虚你又不是不知道。”金珍妮弯着腰,两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哗”。一辆黑色汽车从Lisa面前跑过,顺带给她的白裙子点上了几个咖啡色的波点。

Lisa捏了捏拳头,闭上眼,抿着嘴,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欧尼,我们走。”

金珍妮刚刚走到Lisa的身边,一个捧着手机的女人走了过来,大红色的手机壳很吸人眼球,女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因为近视的原因,眼球有些许突...

1

遇上个什么妖魔鬼怪



【路边】

“欧尼,快一点啊!我们要迟到啦!”

今天是Lisa去医院实习的第一天,其实离报道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她和金珍妮提前了一个小时从她们在校门口租的房子里出发。

“你慢点儿,姐体虚你又不是不知道。”金珍妮弯着腰,两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哗”。一辆黑色汽车从Lisa面前跑过,顺带给她的白裙子点上了几个咖啡色的波点。

Lisa捏了捏拳头,闭上眼,抿着嘴,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欧尼,我们走。”

金珍妮刚刚走到Lisa的身边,一个捧着手机的女人走了过来,大红色的手机壳很吸人眼球,女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因为近视的原因,眼球有些许突出,显得有点呆滞,发际线也因为人到中年而微微上移,头发倒是乌黑,不过很发质很粗糙。明明没有Lisa这样的好身材,还非要穿件一字肩的黑色连衣裙,女人和Lisa一黑一白,虽然裙子款式差不多,可是差距大的很,毕竟人不一样啊。

“呦,我当这谁呢,这不滨湖医院前任护士长金珍妮嘛!”女人尾音拖的很长,还特意加重了“前任”二字。

“我……”金珍妮刚想开口就被Lisa抢先了一步。

“怎么,你是现任护士长?你估计就只能有眼馋的份儿吧!”Lisa走到女人面前,女人穿了一双恨天高才勉强能平视穿着平底鞋的Lisa。

“等一下,”金珍妮拉开了Lisa,“这位女士,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知道这事的,正常人一般不会去关注医院护士的人员变动吧。”

“呵,我是仁和医院现任护士长!就是你要跳槽的那个仁和医院!”她一脸傲娇看着两人。

“嘁,仁和医院。”Lisa轻笑。

“笑什么笑!”女人肉眼可见的气急败坏了,当一个人引以为傲的东西被人蔑视时,总会很生气的。

“就你,”她指了指金珍妮又指了指Lisa,“还有你,什么样的货色就该和什么样的货色待在一起!”

“敢问女士尊姓大名,下次去仁和还能报您名字啊!”Lisa有些嘲讽的语气,那女人听了以为是Lisa不相信自己的身份,其实Lisa只是觉得她太自不量力了而已。

“记住了!仁和医院现任护士长——黄宝京!”

女人越走越远,Lisa见她已经走很远了,挽起金珍妮的手,步子没有刚刚那么快了,小嘴倒是撅得老高。




【仁和医院】

黄宝京看着眼前的Lisa和金珍妮已经换好了护士服,今天来实习报道的一个是金珍妮另一个是院长的女儿Lisa,不会这么巧吧。

本来是由另一个护士来带她们俩熟悉环境的,不过那位昨晚突然胃病复发了,只好黄宝京亲自来了。

黄宝京尴尬的笑着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捂着嘴很小声。

“喂!你怎么没把Lisa的资料发给我啊,我都不知道本人什么样!”黄宝京恨啊!恨自己刚刚在外面嘴欠。

“我发了,在你邮箱。”

“你,”黄宝京一口气被堵着说不上来,毕竟确实是自己没注意,“算了,她们已经来了,你那边好了赶紧回来!”

黄宝京转身看着Lisa,抿着唇细着眼笑了笑。

Lisa一脸从容的回了一个笑容。

“呃……等一等我给你们安排一下工作啊!”黄宝京现在只想把这二位赶紧请走。

“护士长!”一个银发的女人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正朝这边走过来,女人脸上挂着的微笑很好看,嘴角有一点点的括弧,这样的笑挂在这个看一眼就觉得很温柔的女人脸上,反倒显得有些俊秀。




————————————————————————

来了来了,是之前选出来的医生&护士的设定

寒假快乐,快乐快乐太快乐了🌹🌹🌹🌹🌹

一只草树

酸糖#59

“我往前走一步,想要靠近你,可你却在不断后退。”


Lisa的心得到了点安慰。


至少朴彩英还是爱她的。


这是朴彩英亲口说的。


屋里没有开灯,屋外又恰好长着桑树,阳光很少能照进来。


有些昏暗了。


Lisa想就这样抱着朴彩英,什么也不做,直到永远。


但总是事与愿违。


朴彩英率先放开了Lisa,擦了擦眼角的泪。


她吸了一下鼻子


“Lisa,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朴……”


“那样会连累你的。”

“给我开些药吧,我今天很难受。”


生病确实难受,但亲口拒绝了爱的人,恐怕是如在心上割了一刀的疼了。


Lisa不语...

“我往前走一步,想要靠近你,可你却在不断后退。”





Lisa的心得到了点安慰。


至少朴彩英还是爱她的。


这是朴彩英亲口说的。


屋里没有开灯,屋外又恰好长着桑树,阳光很少能照进来。


有些昏暗了。


Lisa想就这样抱着朴彩英,什么也不做,直到永远。


但总是事与愿违。


朴彩英率先放开了Lisa,擦了擦眼角的泪。


她吸了一下鼻子


“Lisa,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朴……”


“那样会连累你的。”

“给我开些药吧,我今天很难受。”


生病确实难受,但亲口拒绝了爱的人,恐怕是如在心上割了一刀的疼了。


Lisa不语,她的眼睛里含着流不完的泪。


“朴彩英,我什么都不怕。”

“只怕会失去你。”


她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拿出几盒药放到朴彩英的床头柜,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是Lisa刚走不到一秒,朴彩英就低声哭了起来。


不怪自己的母亲不支持自己。


只怪自己不够勇敢。




Lisa出了房间时,几个医生已经围着院子里的小桌坐下了。


桌上有几盘菜。


“La医生,坐下来一起吃啊。”


Lisa努力压了压哭腔,用最正常的声音说


“不了,医院还有点事,我得先回去了。”


她朝众人笑了一下。


就当她要出大门时,她想起什么。


她走到李灿星身旁,在李灿星耳边轻轻说


“替我照顾好她。”


李灿星的脑袋旁边敲出来一个问号。


正当Lisa要走时,他一把拉住了Lisa。


“你和她……什么关系?”


“你没必要知道。”


Lisa撒开了他的手,离开了。


李灿星的心跳慢慢变快,他有点忐忑。


他伸手到口袋里,摸了摸那个小盒子。


里面有一枚戒指。


他刚买不久的,想用来和朴彩英告白。


他的手心出了点汗。


两个女孩子……应该不会吧。


可能以前是好朋友,只是闹了矛盾呢?


他越想越矛盾,后来干脆不想了。


他已经想好了,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在一个合适的场景,和朴彩英告白。


他很期待把那枚戒指戴到朴彩英的手指上。


此时朴彩英却盯着床头柜的药盒发呆。


她从里面倒出几颗药,连同水一起喝下去。


药在嘴里含久了。


糖衣融化后,是钻心的苦。


朴彩英讨厌苦味。


她和Lisa还能再次见面吗?







Lisa回到医院,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下午。


刚到下班时间,她就开着车去了酒吧。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见了她,都调侃着


“又来喝酒啊。”


“是啊。”


Lisa坐到舞池旁的沙发上,看着舞池里热舞的人群。


“Waiter!”


她喊了一声,一个服务员急急忙忙来到她身边。


“小姐喝些什么?”


“啤酒。”


“好,您稍等。”


服务员迅速地拿来几罐啤酒,啤酒刚放到沙发前的桌子上,Lisa就拿起一罐。


苦涩的啤酒入喉,她好像把什么都忘了。


她嘲笑自己是个傻瓜。


没有父亲,没有爱人。


La母依旧在A市工作,La父的离开对她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她用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Lisa以前不喜欢酒的味道,她也不太理解那些喝酒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爱喝酒。


后来她知道,喝醉了就可以忘掉一切烦心事了。


家里的咖啡杯变成了酒杯,经常躺在冰箱里的牛奶变成了啤酒。


她也不太喜欢自己这个样子。



但她见到了朴彩英,说明机会依然存在。


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要紧随朴彩英的影子。


哪怕能看见的只是朴彩英的背影。





——————————————————————


文笔不好,大家见谅。




我期待相遇_(限流中)

 𝕁𝕒𝕟 ②①✔

𝘉𝘓𝘈𝘊𝘒𝘗𝘐𝘕𝘒 𝘐𝘕 𝘠𝘖𝘜𝘙 𝘈𝘙𝘌𝘈.

内附一张ROSÉ的滴汗脑袋.

 𝕁𝕒𝕟 ②①✔

𝘉𝘓𝘈𝘊𝘒𝘗𝘐𝘕𝘒 𝘐𝘕 𝘠𝘖𝘜𝘙 𝘈𝘙𝘌𝘈.

内附一张ROSÉ的滴汗脑袋.

柒

闭环

  all莎

  私设


        第四章:囤货


  Lisa在学校期间一直很小心,生怕又折回去,如果是这样她真的会崩溃,不过周身的人似乎并不在乎她,反而她战战兢兢的样子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中午放学后,Lisa故意拖着最后一个离开,她沿着上学的那条路走,提前买好了火腿肠和牛奶,路上果然又碰到了两个小家伙,等它们吃饱后,抱着它们两个去了一个324定位的靠谱的宠物店

  全部交代好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身上没带手机,不知道两口子中午在不在家,怕这条线出什么意外又赶忙回去

  门是锁着的,Lisa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她把书包丢到一边,茶几上有一个字条

  [出差,钱转给你...

  all莎

  私设


        第四章:囤货


  Lisa在学校期间一直很小心,生怕又折回去,如果是这样她真的会崩溃,不过周身的人似乎并不在乎她,反而她战战兢兢的样子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中午放学后,Lisa故意拖着最后一个离开,她沿着上学的那条路走,提前买好了火腿肠和牛奶,路上果然又碰到了两个小家伙,等它们吃饱后,抱着它们两个去了一个324定位的靠谱的宠物店

  全部交代好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身上没带手机,不知道两口子中午在不在家,怕这条线出什么意外又赶忙回去

  门是锁着的,Lisa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她把书包丢到一边,茶几上有一个字条

  [出差,钱转给你了,不够电视柜里有现金,手机在沙发垫下]

  好言简意赅,Lisa觉得她和这对夫妻肯定没什么感情

  Lisa第一时间查看了台风登陆的时间,然后打开冰柜,橱柜……

  [非常好]

  家里除了大米、面、一点调味剂和些许菜叶子什么都没有

  随后Lisa就一边出门一边列了个购物清单

  她在回家路上让324查了她所在的住宅,一栋楼一共15层,一层三户,她们家住在8楼,夹在两户中间,邻居都不像有人的样子

  等电梯没废太多时间,楼下就有一家大型超市,乍一看…人还挺多的,估计都是准备囤货,Lisa先去了生活用品区,拿了点必需品,然后又去了食品区,买了面包片,牛奶,速食面,肉,蔬菜,水果,压缩饼干,还有一些调味剂,量是足够用一年的那种,看着这些东西Lisa其实想装进项链里但是监控都在,拿一个凭空消失一个,肯定会引起怀疑

  所以她打算等会再下来一趟,不过这5.6袋子东西即使有电梯也不是个事啊

  Lisa付完钱后,强把东西拎到了超市外,问题来了,她怎么走回去?正在犯难一个人走到她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

  “需要帮忙吗?”

  “不…嗯?你?”

  “是你啊,又见面了,我叫朴彩英”

  朴彩英笑盈盈的,这金发真的太有辨识度了,如果不是对方的发根有一点点黑,她差点都以为对方的头发本来就是这样的

  “Lisa,今早,多谢了”

  “不用这么客气,只是看你吓傻了,扶一下而已”

  “还是谢谢了”

  “行,心意收下了,你也住这里?”

  “对就A栋”

  “我也是A栋的,还没撞到过你”

  Lisa闻言笑了笑

  “我比较懒,平常不出门”

  “需要我帮你吗?正好我要上去”

  “嗯…东西太多了…”

  “没事,不然你一个人能上去吗?”

  Lisa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朴彩英主动拿起两三袋比较重的,看起来一点都不费力

  Lisa看着她胳膊上的肌肉线条想,对方一定经常健身,真壮

  “走吧”

  “啊,好”


  Lisa给朴彩英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把买来的东西能塞进冰箱的塞进冰箱,该放进橱柜的放进橱柜,等她出了厨房,看见朴彩英拿着一张纸,朴彩英看见她,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失措,晃了晃手里的纸条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你又不会偷钱”

  朴彩英本来局促的表情舒展开来

  “我还要去买些东西,你…”

  “多吗?”

  “买些零食再看看还需要什么”

  “一起吧,我买些饮用水囤起来,如果断电断水就不好办了”

  “!你提醒我了,我也得买些水”

  “那走吧”

  朴彩英站在Lisa的身后,Lisa伸手按下了一楼

  “对了,你不是说你要上来的吗?我以为你买完东西了”

  “不那么说你会让我帮你拿吗?”

  “啊?声音好小,我没听清”

  “我说,我也是喝了水才想起来还有东西需要买”

  “是这样子的啊”

  电梯门缓缓关上

弈嵘

heart signal [8]

  lisa累的在浴室就睡了过去,朴彩英自己先穿好了衣服,坏心眼儿的不给lisa穿,随后将lisa抱回了自己的床上。

  

  还不忘锁上门,她可不希望别人再一次闯进她们的房间。

  

  朴彩英在lisa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

  

  ————

  

  早晨,lisa刚睁眼就看到朴彩英撑着头看着自己,想也没想一脚把她踹了下去。

  

  “嘶啊!”

  

  阵阵刺痛随着lisa的动作从下体清晰传来,提醒着昨晚她和朴彩英的疯狂。

  

  “朴彩英,你他妈是不是没见过女人啊?”

  

  “真的是个混蛋啊”

  

  向来有礼貌的lisa...

  lisa累的在浴室就睡了过去,朴彩英自己先穿好了衣服,坏心眼儿的不给lisa穿,随后将lisa抱回了自己的床上。

  

  还不忘锁上门,她可不希望别人再一次闯进她们的房间。

  

  朴彩英在lisa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

  

  ————

  

  早晨,lisa刚睁眼就看到朴彩英撑着头看着自己,想也没想一脚把她踹了下去。

  

  “嘶啊!”

  

  阵阵刺痛随着lisa的动作从下体清晰传来,提醒着昨晚她和朴彩英的疯狂。

  

  “朴彩英,你他妈是不是没见过女人啊?”

  

  “真的是个混蛋啊”

  

  向来有礼貌的lisa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自己才刚成年没几个月,来参加节目纯属图个乐,虽然在节目里遇上了喜欢的人。

  

  但那人在节目的尾声把自己强up了。

  

  朴彩英还坐在地上,她也才刚刚睁眼呢,就莫名其妙的被人一脚踹下了床。

  

  虽然被朴彩英气得不行,但总归还是喜欢她的,看她跟傻子一样坐在地上还是忍不住嗔怪起来,

  

  “你没长脑子还是没长腿?地上凉不知道吗?”

  

  朴彩英一脸疑惑的看着lisa,到底是谁把她踹下来的?

  

  但看lisa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朴彩英也不敢造次,乖乖顺着lisa的话站起身来。

  

  自己昨天晚上确实是……没忍住

  

  不知道lisa以后会怎么想自己,没开过荤的禽兽?

  

  但当务之急是先把人哄好。

  

  看朴彩英拿了一套衣服递给自己,lisa这才发觉自己还没穿衣服。

  

  再仔细一看,朴彩英留下了的梅花在自己身上肆意绽开。

  

  lisa瞪了朴彩英一眼,像是再说,

  

  朴彩英,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那个……昨天晚上,我看你太累了,就没把你叫起来穿衣服”

  

  “那个印子,过几天……就会…消掉的吧”

  

  朴彩英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消掉,她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啊喂。

  

  lisa抄起身边的枕头就往朴彩英身上砸,

  

  “朴彩英!!”

  

  “对不起嘛……”

  

  “可是你老是和别人在一起,都不理我”

  

  “那我吃醋嘛”

  

  “干嘛要玩欲擒故纵……”

  

  说着自己还委屈上了,倒是给lisa气笑了,

  

  “朴老师,我说过,我还不是你女朋友呢”

  

  “好嘛……对不起嘛”

  

  “啊,算了”

  

  好吧,lisa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对朴彩英生不起气来,从朴彩英第一句道歉开始,她就原谅她了。

  

  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你先穿衣服,我去开门”

  

  “谁啊”

  

  “那个,是我,羽棠,你们要出来吃饭吗?”

  

  “啊啊,不用了,我们等会自己去吃点就行了”

  

  朴彩英怎么敢让lisa这样子出去见人,满脖子都是……

  

  她留下来的印记。

  

  “那个,lisa”

  

  “我出去买点吃的吧,你想吃什么?”

  

  “看你吧,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

  

  朴彩英去了,空着手去的,回来的时候满满两大袋子吃的。

  

  “你是……猪吗?”

  

  lisa一脸惊讶的看着朴彩英,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么瘦的一个女生吃得……这么多

  

  “啊?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什么都买了点嘛”

  

  “买了……点?”

  

  朴彩英看着桌上堆得满满当当的东西,好像,是有点多?

  

  “买都买了,你就吃嘛”

  

  lisa只得无奈笑笑,拿起筷子吃起了饭。

  

  朴彩英看着lisa鼓起的腮帮子,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lisa,我可以追你吗?”

  

  朴彩英不是在开玩笑,她想认真的,追lisa。

  

  相比起现在这般认真的样子,她之前,更多的是在和lisa玩游戏,玩一场感情游戏。

  

  现在,她发现她好像真的动心了。

  

 

  

  

  

一只小梨子

第四章

    宝儿们,我回来了!!!!!


   “从今以后我就要住你家了。”朴彩英邪邪的笑了笑。


  lisa一懵:“你说的是我哪个家,是公寓的吗?”朴彩英一脸愤怒:“你说呢lalisa,要不是公寓的那个我还大半夜跑来找你干嘛?”


  lisa扯住了小腿不停走的朴彩英问道:“你来我公寓住干嘛?”朴彩英笑了笑:“你被你妈妈算计了。”


  lisa又是一脸懵,她揉了揉头,觉得今天晚上可能是喝晕了,她想今天晚上就先...

 

    宝儿们,我回来了!!!!!






   “从今以后我就要住你家了。”朴彩英邪邪的笑了笑。


  lisa一懵:“你说的是我哪个家,是公寓的吗?”朴彩英一脸愤怒:“你说呢lalisa,要不是公寓的那个我还大半夜跑来找你干嘛?”



  lisa扯住了小腿不停走的朴彩英问道:“你来我公寓住干嘛?”朴彩英笑了笑:“你被你妈妈算计了。”



  lisa又是一脸懵,她揉了揉头,觉得今天晚上可能是喝晕了,她想今天晚上就先算了,先把这个小家伙弄闭嘴再说。








     到了公寓,lisa立马挡住门开了口:“彩英啊,我把你送我妈那去行吗?或者给你找个总控套房住。”lisa一脸祈求。



   “lalisa,你是不是藏人了?赶紧把门给我打开。”朴彩英眼一瞪,lisa立马不说话了。




    


     终于回家了,朴彩英二话不说就到lisa屋里趴在睡觉。lisa伸伸懒腰,去拿衣服洗澡。




   十几分钟后,lisa从浴室里出来了,围着一个浴巾走了出来,突然迎面就扑来一个娇小的身影。



  

  害得她吓了一跳,才想起这小丫头的存在。




   “你干嘛啊,知道我在洗澡,想跑过来偷袭我吗?”lisa调侃的说道,低头看着她撞到自己怀里的样子,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迷迷瞪瞪的。

   

  

   看样子她还没有完全醒来。



   

     该不会是梦游了吧?!



朴彩英支支吾吾的说:“好脏啊,我要洗澡,我要洗澡。”边说边拉扯自己的衣服。




   她本来就穿一件布料很少的背心,这样一拉,胸前的一片雪白全呈现出来。




   lisa眼睛瞪了下,赶紧止住了她的动作,生怕她把自己给脱光。


   


   忽然,lisa感到身上阵阵酥凉,她往下一看,浴巾竟然掉在了地上。



  朴彩英的手在她胸口上摸了一把,刚洗完澡的她身上微湿,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

  



   “lalisa,你干嘛不穿衣服啊?”朴彩英边留着口水边说,一边说还不忘再摸摸。




  手感真好,再摸摸,再摸摸……





   lisa真是看不下去了,虽然她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但她绝不允许朴彩英在这里犯傻着一直摸。

哩哩

你是我的光

chapter10

  出了清吧,外面的温度低得多,少了喧闹,风一吹,朴彩英酒也醒了几分,只是静静的站着,两人谁也没有开口,lisa见她穿的单薄,几度想问问她冷不冷,但还是忍住了。朴彩英转头对lisa说:“lisa,你回去吧,我爱人来了,我就先走了。”转身依旧有些不稳的向前走去,又是,爱人...心中难免一酸,向前望去,一个高大的男人,一脸担心的拿着一件大衣裹住她,搂住她踉跄的步伐,送上了车。直到那辆大奔的车尾灯消失在模糊的视线中。

   哇,终究是红了眼眶,模糊了视线,lisa突然觉得,自己非常自作多情的站在这里,心里酸涩得很,随意的抹去快...

chapter10

  出了清吧,外面的温度低得多,少了喧闹,风一吹,朴彩英酒也醒了几分,只是静静的站着,两人谁也没有开口,lisa见她穿的单薄,几度想问问她冷不冷,但还是忍住了。朴彩英转头对lisa说:“lisa,你回去吧,我爱人来了,我就先走了。”转身依旧有些不稳的向前走去,又是,爱人...心中难免一酸,向前望去,一个高大的男人,一脸担心的拿着一件大衣裹住她,搂住她踉跄的步伐,送上了车。直到那辆大奔的车尾灯消失在模糊的视线中。

   哇,终究是红了眼眶,模糊了视线,lisa突然觉得,自己非常自作多情的站在这里,心里酸涩得很,随意的抹去快要滴落的泪珠,“lisa呀,算了吧,没事的,她有人关心爱护就好,再困难的事情,有人陪她都会过去的,别再胡思乱想了,一个人站在这里的场景是还不嫌尴尬难过嘛?再不能任由其胡乱的发展下去了,该停下了,你已经变得不是你了....”灯光拉长女孩儿孤单落寞的背影,没再回清吧,上了出租车回了学校。

  “前面放我下来。”朴彩英抱着手臂,望着窗外。“老婆,我错了,你别生我气了。”男人伸手想去握住她的手,被甩开,“许颜,我们结束了,我今天不想跟你吵,前面路口放我下来。”朴彩英神色冰冷,男人低声道:“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最后给我一次机会,真的,咱爸妈也不希望我们分开,我是爱你的,我真的发誓,不会再这样了。你原谅我我求你。”“许颜!我真的受够了!”朴彩英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以为我没有原谅过你吗!可是一次次原谅换来的是什么!靠边停车!”男人面容焦灼无奈,只能先靠边停车,朴彩英下车离去,没有片刻停留,向夜色中走去,许颜追上来,抓住朴彩英的手,甚至恳求道:“老婆我错了,我真的发誓没有下一次,别告诉爸妈,别离婚好嘛。我以后一定一心一意对你,好不好。”朴彩英再一次毫不犹豫地甩开,停下脚步,虽还有三分醉,但言语清晰道:“许颜,你放过我吧好嘛,我也放过你,这三年我受够了,我真的试图原谅过你,可事到如今,我只能证明我错了,我拴不住你的许颜,改变一个人太难了,你放过我吧,你去找到适合你的人,我真的祝福你,今天联系你是我迫不得已,离婚协议会寄到你手里,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没等男人反应,朴彩英就转身离开了,泪水胡乱的在脸上划过,“许颜,这是我最后一次因为你流泪。”

   两人相亲认识,许颜家境优越,十足的富二代,朴彩英家庭也优渥,年纪轻轻,名校毕业,事业有成,许颜在见到朴彩英的第一眼,也喜欢上了她,毕竟朴彩英这样,样貌气质学识都一绝的人,很难不爱上,就这样一对,在别人眼中是门当户对幸福的,朴彩英也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和他度过一生。可是,本性难移,男人三番两次的出轨,甚至在自己的家里撞见,谁能再这样忍受下去?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朴彩英不愿再回到那个让她恶心的家里。

   朴彩英回到自己现在的住处,摘下无名指上的那枚婚戒,这一次,是真的结束。她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回忆自己三年来度过的糟糕的岁月,别人口中羡慕的生活。婚姻真的是坟墓吗?那爱情呢?闭上眼睛,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对,我喜欢她,可是我不能,她结婚了....”女孩坦城诚的话语,担忧的神情,落寞的背影.....她暂时没法面对女孩儿炙热纯粹的情感,所以,她选择了,打电话给所谓的“爱人”。她也知道,她伤害到她了。一颗晶莹的泪从眼角滑落。

   lisa一个人回到宿舍,老何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鬼样子,担心又害怕,“我去,lili呀,你这是干吗啦,你别吓我。”被劝说再三,lisa才将所有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唉....”一大口叹息,“lili呀,咱算了,别想她了,好女孩儿多了去了,你这样执着,难受的是你自己,我看到你这鬼样子都心疼,放手吧lili。”看着为情所伤的木头,老何十足的心疼住了。“呵...我也不想啊,可是脑子也不受我控制的就会想到她,睡前最后一个想到她,醒来第一个也想到她,我真的累了....”lisa深深的把头埋进臂弯里。“完,一整个完大蛋,lili呀,你给我清醒一点,我错了,我当时脑子有病推了你一把,你这搞得我好后悔啊艹,我错了lili,咱别想她了,好好学习行不行,你别掉链子啊,明天还要相约图书馆呢,电动热统等着你去学呢!你给我清醒一点!!好不好啊lili。”老何也是被惊到了,看lisa这个样子是真的伤心了。沉默了好一会儿,lisa抬起头,狠狠抹了一把脸,“艹,学习,我还要学习呢,我知道了,老何你别担心了,我会调整好的。”lisa转身去收拾洗漱了。

今天,她只想躺下,什么都不想的好好睡一觉,其他的,都交给时间吧。

哩哩有话要说:家人们,我也很爱看甜文,但是呢家人们咱就是说,想把感情线慢一些,更贴近现实一些。虐完之后的糖,才是最甜的糖!咱就是说,虐的我也差点没写下去,至于啥时候在一起,相信我三章之后!咱们开始五花肉大旗摇起来!!!

捎一个月亮
勇子的歪嘴笑指定是跟天才秀学的

勇子的歪嘴笑指定是跟天才秀学的

勇子的歪嘴笑指定是跟天才秀学的

头发乱了

rose会枯萎但rosé不会

rose会枯萎但rosé不会

Miss K.

众所周知,朴彩英可以一人分饰两角,ROSÉ极致诱惑

众所周知,朴彩英可以一人分饰两角,ROSÉ极致诱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