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朴志训

78.2万浏览    15015参与
逝如秋葉

THIS IS 闹木黑!!!!!!!!

这位先生???会不会太过分???

THIS IS 闹木黑!!!!!!!!

这位先生???会不会太过分???

逝如秋葉

都这样了这个人还再坚持自己不可爱

都这样了这个人还再坚持自己不可爱

。南

微博上转载

笑的太开心了哈哈

微博上转载

笑的太开心了哈哈

ruanyy1
一个图层画的 糙到了

一个图层画的 糙到了

一个图层画的 糙到了

青一

【粉肠】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

白兔眨X少年雀

中间有小虐 结局HE

带一点点旼狼 如有雷请及时避雷

xxj文笔还请见谅啦 感谢观看❤️


01.


或许你见过兔子吗?

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全身软的像白云一样那种。

啊,不是最普通的那种白兔,是很特别的,偶尔能变成人形的兔子。

朝鲜燕山君时期,就有一只这样的兔子。

他修炼了几十年,连眼睛都不是红色的,而是像人一样的黑褐色,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有星星坠在里面,全身的毛比锦缎还要柔软,比挂在天上的云朵还要洁白,是只不管谁看都要惊叹居然会这么漂亮的兔子。

他和一只同样修炼的狼崽住在山上,山脚下有个小村子,村民们不知外界纷乱,不知燕...

白兔眨X少年雀

中间有小虐 结局HE

带一点点旼狼 如有雷请及时避雷

xxj文笔还请见谅啦 感谢观看❤️


01.


或许你见过兔子吗?

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全身软的像白云一样那种。

啊,不是最普通的那种白兔,是很特别的,偶尔能变成人形的兔子。

朝鲜燕山君时期,就有一只这样的兔子。

他修炼了几十年,连眼睛都不是红色的,而是像人一样的黑褐色,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有星星坠在里面,全身的毛比锦缎还要柔软,比挂在天上的云朵还要洁白,是只不管谁看都要惊叹居然会这么漂亮的兔子。

他和一只同样修炼的狼崽住在山上,山脚下有个小村子,村民们不知外界纷乱,不知燕山君暴政,日子过得怡然自在。

这一天,小兔子和狼崽打赌,谁变不出人形谁就去村子里逛一圈,小兔子不知道是早餐没吃饱没有力气还是怎么的,憋了快一个时辰都没有变身成功,已经化成半人形的小狼笑得尾巴尖发颤,毛茸茸的耳朵扑棱着。

“不行了吧~”小狼指着一脸苦闷的小兔子笑道。

小兔子气的鼓起腮帮,“你又比我好到哪去了,尾巴都不会收,我今天失误了而已。”

小狼甩甩尾巴,“我比哥晚修练了十年呢,再给我几年,肯定就能藏好尾巴了。”说完摸摸耳朵,“啊,这个也是。”

小兔子蹦蹦跳跳地向洞穴外走去,“愿赌服输,你等我吧。”说完一溜烟下了山。

以往一兔一狼也经常下山的,但不知为什么,这一次下山让小兔子格外恐慌,可能是长时间修炼的敏锐感,小兔子觉得这次下山一定要速战速决早点回到山上。

果不其然,当小兔子被四脚绑住拎着耳朵放到集市上时,他开始后悔这个无聊的赌。

正沉浸在几十年辛苦流于一旦的懊悔中时,小兔子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好漂亮的兔子啊,爹,咱们能把它带回家吗?”

小兔子抬起头,是个皮肤有点黑的男孩子,说话嘴巴开合间能看见一颗小虎牙,眼睛细长眼尾上翘,长得很是讨喜。

男孩的父亲摸了摸他的头,开始跟猎户讨价还价,几分钟后,小兔子被男孩抱在了怀里。

小兔子跟男孩回了家,男孩把他放在柔软的枕头上,好奇地和他对视,正当小兔子盘算着晚上怎么逃跑的时候,男孩开口了。

“你好啊小兔子,我叫佑镇,你好漂亮呀~”叫佑镇的男孩忍不住又伸出手揉他的头。

“什么小兔子,小屁孩我可比你大多了,别摸了…该死,居然还挺舒服……”小兔子腹诽着,几十年来从没被这样抚摸过,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开始享受起来。

“虽然不知道猎人大叔是在哪里抓到你的,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啦~你放心我爹娘都是好人,我们不会吃掉你的。”佑镇边揉毛边笑,“我们做朋友吧,小兔子~”

小兔子心里白眼翻上天,谁要和你这个小屁孩做朋友了,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我做你爷爷都够辈分了。

“可以给你起个名字吗?我姓朴,那你也姓朴吧,唔…叫志训怎么样,朴志训。”

小兔子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也确实没有过名字,朴志训听起来还不错,小兔子勉强接受了自己以后就叫朴志训。


02.


朴佑镇对他很好,给他拿了很多种新鲜的菜,一个很漂亮的小碗盛满了清水,又用柔软的稻草给他做窝。

村子里晚上休息得很早,朴佑镇和他道过晚安后爬上床睡觉去了,和猎户追逐了大半天的朴志训也觉得很累,心想要不明天再走吧,好好休息一下,卧在了窝里,打了个哈欠睡去。

半夜熟悉的气息让朴志训睁开了眼睛,他溜出屋子,在房子背面发现了来找他的小狼。

安抚了紧张得快哭出来的小狼,又给他讲了一整天的经过,小狼泪眼汪汪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去,朴志训想了想说过两天,在这里待几天权当报恩,送走小狼时还炫耀了自己拥有了人类的名字。

朴志训发现朴佑镇的生活很规律,早上和朴爸一起去干农活,下午帮朴妈浇菜园纺纱线,其余时间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跟自己说话。

这小子真的好喜欢自己啊,朴志训想,如果知道自己其实是只兔子精会不会被吓傻呢?

但是从出生到现在,朴志训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偏爱,朴佑镇不管做什么都要想着自己,朴志训不得不承认他慢慢地沉浸在这种感觉中了。

“我没有朋友,村子里没有和我同龄的孩子,”偶然一天睡前的聊天中,朴佑镇突然这样说了一句,朴志训看着他,神情很落寞,“但是没关系,以后我有志训啦,志训来做我唯一的朋友就好啦!”男孩又重新笑起来,一颗小虎牙在月光照耀下闪闪发亮,朴志训突然有点动容。

“既然这样,那我勉强来做你的朋友好啦。”朴志训鬼使神差地变了人形,他第一次知道朴佑镇的眼睛竟然能瞪的那么大,他大大咧咧地躺在朴佑镇的床上,还示意朴佑镇往里挪一点。

看朴佑镇半天合不上的嘴巴和一直瞪的滚圆的眼睛,果然是吓傻了,朴志训心想,他坦白了自己其实是只兔子精的事实,也做好了朴佑镇会跑出去喊人的准备。

“你…你真是我的小兔子吗?”

朴志训耸耸肩,“如假包换。”

“朴佑镇猛地抱住了朴志训,“我竟然能遇到这么神奇的事情,我的小兔子竟然是个小神仙!”

被朴佑镇的反应吓了一跳,同时又有些欣慰,看来这小子接受能力还挺高的嘛,什么小神仙,说了是兔子精,但…随他吧,小神仙就小神仙,也挺好听。

人形的朴志训也是十二三岁少年模样,两个少年相拥而眠,到天快亮时朴志训又偷偷变回兔子,就这样晚上变成人形和朴佑镇一起睡觉,白天变回小兔子,不知不觉又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


03.


等离开洞穴差不多一个月后,这只兔子终于想起来遥远的山上还有一只等他回家的狼崽。

这天上午趁着朴佑镇出门干农活朴志训溜回了山上,本来准备回来直接给小狼道歉,不料回到洞里小狼一点都没有着急地意思,反倒拉着他不停讲隔壁新搬来的一只狐狸哥哥有多厉害有多好。

……行吧,狼大不中留,新哥胜旧哥了。

“那哥还回来吗?”小狼终于问了一句。

朴志训想了想,“暂时不回来了,知道你过的不错哥就放心了,朴佑镇很需要我。”

“哥是喜欢他吗?”小狼歪歪头问他。

“开什么玩笑,他是人啊。”

“是人…又怎么样呢?不能喜欢吗?”

朴志训突然说不出话来。

一兔一狼又聊了好久好久,直到太阳下山,朴志训才突然惊觉已经过了这么久,匆忙和小狼道了别,使出浑身力气向村子奔去。

等他到了家门口,朴佑镇正坐在门口的石墩上擦眼泪,看到他回来,朴佑镇站起身一言不发地回了屋里。

一直到了就寝时,朴志训变了人形,发现朴佑镇背对着自己窝在床的内侧,像受了极大的委屈。

朴志训赶紧给朴佑镇解释,说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感觉自己被朴佑镇抱住了。

“以后不要这样了可以吗?如果你想回去,跟我说一声吧,我好怕,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还是哭过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闷,让少年本就低沉的声线蒙上了一层性感。

朴志训轻轻嗯了一声。

“不要再离开我了,我需要志训,我……喜欢志训。”说完朴佑镇把头埋在朴志训的肩膀。

少年情窦初开的告白炸在朴志训的心上,不禁让他想起来白天和小狼的对话。

是人又怎么样呢?不能喜欢吗?可自己不就是因为喜欢佑镇才决定留下的吗?

感觉身边的人好像在等待自己的回应,朴志训轻轻开口,“我也喜欢佑镇,非常,非常喜欢。”

青涩又稚嫩的告白,笨拙地表达着爱意,互相倾诉着爱慕,属于两个少年初次的悸动,温柔的情愫在如水的夜里漾开。

从那天起,朴佑镇和朴志训每天都在盼望夜晚,两个少年手牵着手躺在同一张床,看向彼此的眼眸里,只有自己的身影。

朴佑镇的手指抚上朴志训的眼角,“志训的眼睛真漂亮,怎么会这么漂亮呢?”

朴志训的手也摸向朴佑镇长着虎牙一侧的嘴角,“佑镇的虎牙也是,怎么会这么可爱呢?”


04.


如果这样的时间能永远下去,倒也是真的很好,很多很多年后,朴志训回忆起那短暂又快乐的时光,依旧唏嘘不已。

可是现在是什么时期呢,是燕山君时期,是暴政,是起义,是战乱,是民不聊生。

战火终于波及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小村庄,朴家父子两人都在征兵名单上,即使朴佑镇才刚满十四岁,也依旧是被强制穿上盔甲,不带一丝怜悯地被推向战场。

朴佑镇在被带走前的空隙间跑回房间,看到变成人形焦急踱步的朴志训,一把把人抱住,向朴志训叮嘱等他走了一定要变回兔子。

“等我,我一定回来。”

这是朴佑镇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伴随着他招牌的虎牙笑。

朴志训最终还是没等到解甲归田的少年,等来的是一个木盒,里面连一个像样的遗物都没有,只有两封讣告,和一个刻着志训名字的小小的匕首。

歪歪扭扭的字体,很多处笔画都是断掉重刻的,一看就是抽空才能刻一点,不知道刻了多久。

活了几十年,朴志训第一次知道,原来兔子是会哭的。

朴母平静地最后一次收拾好了家,离开了村子,走之前还把朴志训抱到山下,将他轻轻放在草地上,用即使红肿也掩盖不住温柔的眼睛注视着他。

“你自由了,志训,别等他了,回你该去的地方吧,不要忘了他。”

朴志训震惊于她竟然什么都知道,却从未戳破,也感动于她的细腻善良,朴佑镇的温柔果然和她一脉相承。

朴志训变成少年模样,第一次以人形拥抱了这个温柔又强大的女人。

朴志训不知道她要去哪,但显然她也不想说,朴志训只好不问,目送着她离去后,朴志训回到了很久没再回来的洞穴内。

发现了洞里有两条缠着的毛绒绒的大尾巴后,朴志训才后知后觉,自家狼崽弟弟已经和隔壁老狐同居了。

朴志训已经没心情去管这一狐一狼,回到这里,思念反而更浓。

像是掉入海水一般带着刺骨的寒冷,朴佑镇的一切都无时无刻不在他脑海中,把他淹没在思念的苦海中几近窒息。

“不是让我等你吗,不是说一定回来吗?”朴志训喃喃自语,手不停摸着匕首,笑了又哭,哭了又笑,“你第一次骗我,怎么就成了最后一次了呢?”

朴佑镇,你知不知道,我也怕你不回来了,我也很需要你啊…

你这个人,怎么能只说我,而自己食言了呢……


05.


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站在朴志训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兔子,别哭了,你们还能再见的。”

朴志训激动得转过头,一把攥住狐狸的手,“你说真的?什么时候?怎么见?”

狐狸点点头,“能见,”又有点苦恼地低下头,“能见是能见,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见了。”

朴志训有点糊涂了,“这话什么意思?”

狐狸抽出手,在洞里来回走了几步,“准确说,能见到他的转世,你也知道吧,他们人类是有转世的,如果你能等,我能保证你见到的是同一个人,灵魂都是一模一样的。”

狐狸看着朴志训眼里燃起的希望叹了口气,又开口说道,“但是,他要转世多久才能再成为和他今生一模一样的人,这我说不准,可能几十年,可能上百年,运气不好甚至千年。”

朴志训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地说我能等,眼神坚定又明亮。

“多久都等?”

“多久都等!”

“哥我陪你一起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的小狼也凑过来,朴志训想称赞他真不愧依旧是哥哥贴心的小狼崽,“我们两个都陪哥一起等!”

朴志训对这一狼一狐感激万分,也重新开始了慢慢的修炼之路,他坚信下次和朴佑镇见面时,自己一定会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他。

修炼能让日子变得很快,白驹过隙,百年也不过是转瞬即逝,朴志训见证了王朝覆灭,见证了朝代更迭,见证了分崩离析,见证了文明再起。

为了适应人类社会生活,小狼和狐狸也拥有了人类的名字,狐狸跟随狐狸一族常用的黄姓,而小狼在字谱里挑挑选选看中了裴字。

从此这个世界上多了一只叫黄旼炫的狐狸和一头叫裴珍映的狼,带着他们踏入人类文明的,是一只叫朴志训的兔子。

他们开始不以真身行动,一天24小时几乎都是人形,几百年的修炼也使曾经的青少年身躯成长为真正的少年。

三人一路向南,最终停留在了汉城,也就是后来的首尔,凭着几百年来学到的人类社会经验,三人赚了不少钱,足以以后千百年都立足在这里。

时间快进到了2017年,三人合伙开了一间咖啡厅,黄旼炫告诉朴志训,最近用妖气占卜的时候,卜卦说朴佑镇的转世很快就会出现了。

“还有多久?”

“长则两周,短则一周。”黄旼炫再次确认了卦象,确定地回答朴志训。

朴志训点点头,等这一刻太久了,不就是再多加一两周吗,他无论如何也是等得起的。

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直到樱花飘落,夏荫开始繁茂,朴志训都没等到朴佑镇。

裴珍映安慰朴志训,“旼炫哥卦象也有偶尔失灵的时候,哥你别灰心,会等到的。”

朴志训笑了一下,其实他也有预感朴佑镇快出现了,但这么多天来又是这样的结果,可能自己的预感也是错的吧。

进入夏季,首尔很多学校陆续开始放假,咖啡厅越来越忙碌,不得已需要招兼职,朴志训一连面试了四五天都不太满意,今天一早又收到一个面试申请,连简历都懒得看,直接跟负责前台的女孩说人来了去他办公室等他就好,说完上了咖啡厅二楼的房间打游戏。

一局游戏打完,朴志训才下楼,还没推开办公室的门敏锐的嗅觉就捕捉到了熟悉的气味,他连忙推门,看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少年,少年听见他推门回过头来,冲着他笑,有点黑但很健康的小麦肤色,细长的眼睛眼尾上翘,一颗虎牙白的发亮。

朴志训怔住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年,把少年的样子和自己心中那个十三岁的少年对比,真的是他了,如果他也长得这么大的话,一定和眼前的少年是一个模样。

少年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朴佑镇。”

朴志训回握住他,“你好,我叫朴志训。”

你终于来了,朴佑镇。

还好你来了,朴佑镇。

逝如秋葉

确定要出演《恋爱革命》了!!!!

继《花党》之后我们朴演员回来啦~

确定要出演《恋爱革命》了!!!!

继《花党》之后我们朴演员回来啦~

文琦WQ.

2.

"你比我预想的慢了整整三个小时"


姜丹尼尔站在办公室里,俯瞰着下面的世界,形形色色的人,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都给这个社会带来了活力与生机,可他就像是天生的统领者,似乎只需要他一声令下,这一切生机都将灰飞烟灭


"处理公务,没顾上"


朴志训以同样的姿势打着电话


即使两人不身处同一地方,也能如此默契


"他到了?"


"早就到了,已经派人送他去酒店休息了,明天开始追踪那个人"


"嗯"


半晌,朴志训的电话再次发出声响


"你觉得,他会发现么?"...

"你比我预想的慢了整整三个小时"


姜丹尼尔站在办公室里,俯瞰着下面的世界,形形色色的人,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都给这个社会带来了活力与生机,可他就像是天生的统领者,似乎只需要他一声令下,这一切生机都将灰飞烟灭


"处理公务,没顾上"


朴志训以同样的姿势打着电话


即使两人不身处同一地方,也能如此默契


"他到了?"


"早就到了,已经派人送他去酒店休息了,明天开始追踪那个人"


"嗯"


半晌,朴志训的电话再次发出声响


"你觉得,他会发现么?"


"发现?发现什么?你在担心什么?咱们在这个道上混了多少年了,怕他???那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我知道你向来谨慎,但也要注意一些才好,他毕竟情况不稳定,谁也不知道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


"姜义建,我想你把他送到我手下并不是为了教我该怎么去做,怎么去引诱这只羊羔掉入虎口里吧?"


姜丹尼尔感受到了电话里散发出来寒气,他知道他生气了,毕竟他自尊心极高,姜丹尼尔这么说无疑是不相信朴志训的办事能力,是在看低他,当然他也知道只有在朴志训极度生气的时候才会喊他本名,当然……在床上也会


"好好好,我不参与,不过……你什么时候回来?再过两个月,是家族聚会,你必须回来,朴佑镇这死货联系不上,朴家长子怎么说也要出面"


"赖冠霖他不是摆设,他也可以代表我朴家去参加,分部这里还有一堆事要处理,我没空去参加那个什么狗屁聚会"


"他是养子,你让他身为代表去参加?!无疑会降低朴家的身份啊!!!!"


"姜!义!建!你今天怎么回事?!*#@%*#…………………………"


等姜丹尼尔默默听完了一顿训,已经十分钟过去了


"可四(可是),人家妮妮想让昏昏回来嘛~昏昏忍心看妮妮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只求一人回身边作伴嘛~"姜丹尼尔在说完这番话后恨不得一枪崩了自己,为了让朴志训回来,他真的放下了所有,自尊心,节操通通不要了


"哎一古~我们妮妮今天怎么了?委屈巴巴的,你直接说你想老公不就好了?"


"屁!你是我老婆!"


%#@*#&# 


  ——————Two thousand years later——————


"朴佑镇,你人死哪去了!!!"林煐岷几近吼着电话


"干嘛啊~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才让你过去两天,就学会了姜丹尼尔那副德行了?"


"别给我屁话,你人呢?!管家说你出差去了,去哪出差了?"


"自然是有事情要办"朴佑镇轻笑着,把手机按成了免提,对身后混乱的场面来了一句


"喂——————让他听听枪声"


随后林煐岷就在电话里听到了阵阵枪声和绝望的叫声


"你到底在哪?"林煐岷冷静下来再次开口


"我端了安俊英的老窝,这次回去看父亲,算是给他老人家带了份大礼"


金家.


"在奂,再过两个月,就是家族聚会了,你要好好准备,可不能让咱金家丢脸,姜家朴家一直骑在我们头上,我们必须反扑回去"


"爷爷我知道了"一身西装,干练的发型,配上他养眼的外貌,如果不是和别人亲口承认他是做这等买卖的,人家绝对会以为这是哪个当红的小爱豆





分享一组图片,是我们帅气的塌塌呀!


"另外,金东贤那小子,再去劝劝他,让他回心转意,田家在我们眼里犹如一只不起眼的蚂蚁,有什么是金家满足不了他的,居然学会叛变了"金老爷子越说越气,一拳头锤在书桌上,水杯里的水溅出一点撒在了桌面上,看着是那么的刺眼


"爷爷,恕我说句心里话,我并不打算让金东贤回来,他本性单纯善良,不适合做这等买卖,他待在对家可能会更安全,而且,我自从上次和他撕破脸皮,就再没联系过,我知道他恨我,恨我这个哥哥宁愿与他为敌也不愿意挺出身站在他那边"金在奂轻笑着 


"既然他做出了选择,那么他现在就是我金家的敌人,也应该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


金在奂从金老爷子的书房走出来,想了想打通了裴珍映的电话


"喂?哥,有什么事?"


听到对面喘息声此起彼伏,金在奂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经皱了一下眉头


"事后给我回个电话"金在奂迅速挂掉电话,头痛的走下楼去


电话这头————————


"珍映,他挂了?"


"嗯!哥还是理解的"


"那……那我们继续吧"李大辉怯怯的说着,随后脸上又是一层红晕


"不动,就……好难受,好胀啊……"李大辉说着还按了一下自己的小腹,激的裴珍映红了眼


"嗯……"裴珍映用力一顶,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高潮了


"大辉,叫我名字"


"裴珍映,裴……珍映,珍映……啊——————"


金在奂下楼正巧碰见了上楼的黄旼炫


"大黄,你说现在的小青年怎么体力这么好?动不动就搞"


黄旼炫不紧不慢的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开口道:"正夏,不燥反而不正常"


"额,这样的么……那我是不正常了???"这问题问的着实直接,黄旼炫不可思议的看着金在奂,对上了他那纯真的眼神


"你什么时候正常过?对这方面从来不感兴趣,老爷子都快给你气死了,怕是要断了金家香火"黄旼炫无奈的摇摇头


"我不是还有你嘛"金在奂傻笑着说


"我?我和你在一起三年了!这种事没超过五次,你觉得是我不够努力?还是你根本不在乎?"黄旼炫似乎有些生气,步步逼近金在奂,靠近他的耳朵,打着热气一字一句的吐着,让金在奂打了个机灵


"我………………那如果我说我现在就想要呢?"破罐子破摔,既然惹火上身,那就要由他来灭火


"随时奉陪"


接着,两人回到了房间展开了不可描述的激烈运动




接下来不出意外应该会有车,至于我什么时候能码完!那要看造化了哈哈哈

Misoo

太好看了简直🥰


朴志训🥰


自截修‖多多点❤️按👍🏻喔‖转载请注明出处🈲all

太好看了简直🥰


朴志训🥰


自截修‖多多点❤️按👍🏻喔‖转载请注明出处🈲all

逝如秋葉

超近照也无所畏惧

昨天击昏是大王的来宾~

击昏(因为私生)换手机号码了,所以上周大王传的生日祝福才没有回应kkk

用新的号码加回群组后有收到大家的祝福(今天的碗妹也不争气的掉泪)

超近照也无所畏惧

昨天击昏是大王的来宾~

击昏(因为私生)换手机号码了,所以上周大王传的生日祝福才没有回应kkk

用新的号码加回群组后有收到大家的祝福(今天的碗妹也不争气的掉泪)

逝如秋葉

说是久违的练习了B-boy

不过那个手臂是???

说是久违的练习了B-boy

不过那个手臂是???

柠初【看主页】
🌟 【朴志训中国区视频签名会...

🌟 【朴志训中国区视频签名会 】

一对一视频签售

全款已出

价格友好

🌟 【朴志训中国区视频签名会 】

一对一视频签售

全款已出

价格友好

囧Orz

朴志训0529生日快乐!(^O^)y

朴志训0529生日快乐!(^O^)y

青一

(金昏/粉肠)我的麻雀是最厉害的!

神奇宝贝雀X训练师眨

一篇短打小生日贺文

一发完 依旧有在奂xi友情客串一下下

(并不是严格的神奇宝贝体系因为很多东西比如怎么变身这种我也有点忘记了,权当是私设吧)

眨宝生日快乐❤️

——分割线——


花花镇是这个国家远近闻名的镇子,镇子上每个人都有一只厉害的神奇宝贝,朴志训作为花花镇少年班第一的孩子,却迟迟没有挑选神奇宝贝。


在他十三岁生日的这一天,他终于决定要挑选属于自己的神奇宝贝了,镇子上的人给志训庆祝完生日,就一起围观他挑选神奇宝贝。


选哪个好呢…志训看着面前放着的三个精灵球纠结起来。


旁边的在奂哥哥偷偷告诉志训,第一个是水伊布,第二个是可达鸭...

神奇宝贝雀X训练师眨

一篇短打小生日贺文

一发完 依旧有在奂xi友情客串一下下

(并不是严格的神奇宝贝体系因为很多东西比如怎么变身这种我也有点忘记了,权当是私设吧)

眨宝生日快乐❤️

——分割线——


花花镇是这个国家远近闻名的镇子,镇子上每个人都有一只厉害的神奇宝贝,朴志训作为花花镇少年班第一的孩子,却迟迟没有挑选神奇宝贝。


在他十三岁生日的这一天,他终于决定要挑选属于自己的神奇宝贝了,镇子上的人给志训庆祝完生日,就一起围观他挑选神奇宝贝。


选哪个好呢…志训看着面前放着的三个精灵球纠结起来。


旁边的在奂哥哥偷偷告诉志训,第一个是水伊布,第二个是可达鸭。


“那第三个呢?”


金在奂摇摇头,“不知道。”


朴志训想了想,水伊布和可达鸭他的小伙伴有一样的了,选了第三个精灵球。


一圈一圈的光在精灵球被打开的时候浮动,光芒甚至有些刺眼,大家都遮住了眼睛,等到光芒褪去,大家都凑过来看发出这样耀眼光芒的会是什么稀有的神奇宝贝。


“……搞错了吧?谁抓了只麻雀进去?”


朴志训揉了揉眼睛,左看右看也还是一直麻雀在精灵球里。


麻雀欢快地叫着,蹦蹦跳跳地想跳出精灵球,朴志训把麻雀托在手心里360度观察,除了比普通麻雀大一圈颜色深一点以外,好像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能再选一次吗?”朴志训托着小麻雀可怜巴巴地问镇长,得到的是镇长轻轻的摇头。


朴志训最终还是带着小麻雀回了家,他把小麻雀放在桌子上和它对视,“那我先给你起个名字吧,虽然我也没想到你会是只麻雀,但是既然选择你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叫什么好呢…雀雀?”小麻雀别过头。


“嗯……佑才?”小麻雀不理他。


“啊起名字好烦……一花怎么样?花花镇一枝花?”小麻雀啄了朴志训的手。


“佑……佑镇?”在被小麻雀啄了七八下之后朴志训试探性地抛出新名字。


“啾!”小麻雀蹦蹦哒哒地好像很开心。


朴志训选了只麻雀的事情在花花镇传开了,少年班的孩子们每个都在嘲笑朴志训,朴志训不理他们,和佑镇朝夕相处下来他越来越喜欢这只小麻雀了。


“你们等着,我会证明给你们看我的小麻雀是最厉害的!”朴志训再一次被捉弄了之后冲着欺负他的孩子们喊道,然后抱着佑镇向外跑去。


跑到山上,朴志训把佑镇放到地上,蹲下来看着它,“虽然我很喜欢佑镇,但是佑镇呐,什么时候才会变得更厉害一点呢?”他的小麻雀现在只会喷出一点点火花,说是最弱的神奇宝贝也不为过。


小麻雀歪了歪头,努力鼓起嘴巴,呼呼喷了一束火,然后跳上朴志训的膝盖上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他的脸颊求表扬。


嗯,比之前一点点小火花进步很多了。


朴志训满意地把佑镇捧起来转圈圈,决定在回家路上给它买串它喜欢的青葡萄吃。


再过一阵又要到了少年班评比的日子了,以往被朴志训比下去的小孩们都在讨论今年朴志训肯定得不了第一名。


朴志训不服气,热血少年心性上来了谁都拦不住他,每天放了学都和佑镇在山上训练,佑镇喷火的本领也越来越成熟,比小火龙的火量甚至还大些,体型也变大了点,长出的新羽有几根还是彩色的,飞行本领再纯熟些,那它就是世界上最会喷火的小麻雀了!


这天朴志训又在训练佑镇的飞行本领,一个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向后摔去,朴志训闭上眼睛做好了要屁股疼的准备,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下坠。


“!!!我的妈呀!佑镇救救我!!”朴志训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从山上摔了下来。


小麻雀着急地扑腾着翅膀,叽叽喳喳叫着,爪子抓住了朴志训的衣服使出全力也阻止不住朴志训的下坠。


“就这样结束了吗……”朴志训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恍惚间感觉自己好像在向上飞。


“咦…原来死亡是不会痛的嘛…嗯…?”朴志训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真的是在飞。


而带着他飞的,是一只尾羽渐丰的凤凰。


是只会喷火的火凤凰。


是他的小麻雀!


“佑镇呐!!”朴志训激动地喊,在努力拍打翅膀的佑镇低下头看他,朴志训仿佛看见佑镇在对他笑。


镇子里有很多人目击到了这一幕,一只火凤凰带着朴志训在飞。


这也是这个国家乃至这片大陆上为数不多的火凤凰。


少年班第一再次被朴志训预订了。


朴志训振臂高呼,“我就说嘛!我的小麻雀是最厉害的!!”


给朴志训长脸成功再加上第一次变身成功的佑镇也很兴奋,运了运气喷出一大团火焰,一人一凤从火焰中穿了过去,又极速降落回到地面上。


朴志训顶着被熏的黑黑的小脸和被烫卷了的头发,咳嗽了几声,抱着变回小麻雀的佑镇警告。


“下次飞的时候,不许吐火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