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朴星雄

1146浏览    55参与
紫薰夜

独占8【毛泰江×河立】《完结》

一个月过后———


河立成功查到在网上放谣言的IP。虽然是借由恶魔的手查出来的。这点让他有点觉得可惜。在借由IP查出散播谣言的始作俑者。经过一番审讯后,才知道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散布。因此,河立被气得不轻。虽然很想直接了结。但又觉得因为这事,弄脏自己手觉得不值得。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不弄脏他人的手,进而让人受到处罚的方法。


柳:这方法有点难找,但值得一试。徐先生有什么要处罚的人吗?


徐冬春: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叫人散布的。想到就来气。你有什么方法吗?


柳:我叫江科长去找方法,到时候再告诉你。


徐冬春:别让我等太久,恶...

一个月过后———


河立成功查到在网上放谣言的IP。虽然是借由恶魔的手查出来的。这点让他有点觉得可惜。在借由IP查出散播谣言的始作俑者。经过一番审讯后,才知道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散布。因此,河立被气得不轻。虽然很想直接了结。但又觉得因为这事,弄脏自己手觉得不值得。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不弄脏他人的手,进而让人受到处罚的方法。


柳:这方法有点难找,但值得一试。徐先生有什么要处罚的人吗?


徐冬春: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叫人散布的。想到就来气。你有什么方法吗?


柳:我叫江科长去找方法,到时候再告诉你。


徐冬春:别让我等太久,恶魔小子。


柳:不会等太久的,徐先生别担心这事。


几天后———


河立来到经纪公司,走一段路后。他来到李忠烈所在的办公室,却没看到他。正觉得困惑时,从办公室离开后。遇见了池舒瑛代表。打算问问看,李忠烈这家伙到底去哪里了。


“池代表,你知道李忠烈去哪里了吗?今天他没有在办公室,我有事情要找他。”


“他吗?好象在网路散播奇怪的谣言。被人提告了,所以去了法院一趟。”


“嗯?什么样的谣言?池代表?”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特地去找来看。”


听完池舒瑛的话,河立脸上带着困惑。但其实心里很开心,因为李忠烈那家伙跑法院的期间。暂时抽不出时间,来这里。除非官司结束,才会出现。这点倒是挺好的,他这么想。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做得好!


柳:难得从徐先生口中,听见称赞的话呢。


徐冬春:是这样吗?


柳:毕竟每次徐先生见到我,都恶言相向。


徐冬春:对了,这次李忠烈会多久不出现?


柳:这就要看徐先生的意愿了。


徐冬春:那么,就把李忠烈这家伙搞垮吧。我受够他这么得瑟的模样了,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只不过创作一首曲子,因此大红的家伙。


柳:看来徐先生对这人有很大的怨恨呢。


徐冬春:把他那制药公司搞垮。


柳:一切遵照徐先生的意愿。

[通话结束———]


几个月过后———


河立正要出发去公司的时候,打算看下新闻。他拿起电视遥控器,开启电视来看。看见了新闻速报,那新闻标题是:老虎制药公司,因涉嫌制造禁药经过一番调查后,属实因此勒令停业,卖药所得全数查封,数万名员工强制遣返,不得回到该公司继续工作。


他看见这耸立的标题,表情非常开心。看来这次李忠烈完蛋了。他就不信,这制药公司没做违法的事情。果然,有做违法之事。只不过是被掩盖而已,现在应该很多人对他失望了吧?因为这好奇,河立去搜寻网路新闻。搜着搜着,发现网路媒体大肆报道这则新闻。然后关于这则新闻的留言,全开黑。可见这件事的冲击有多大,还有李忠烈的粉转为黑粉黑他了。


看见这些留言的时候,河立特别的开心。这下子可以确定,李忠烈这次是完蛋了。毕竟他在肝与胆时期,也做过不少坏事。刚好借由这次的事情,将他完完全全打垮,真是太好了呢。长期积压在心中许久的恶气,也借这次的事情清空了。这真是皆大欢喜的事啊,他如此想。

-END-



紫薰夜

独占7【毛泰江×河立】

[与池舒瑛代表通话中———]

河立:代表nim,我有事要请您帮忙。


池舒瑛:你又闯什么祸了?河PD?


河立:那个……或许代表nim有值得信任的征信社,或侦探吗?


池舒瑛:你问这些要做什么?河PD?


河立:因为我想调查一些事,但又不想麻烦代表。想自己试着查查看。


池舒瑛:我等会发个名片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们查。但,不要给我惹麻烦。河PD。


河立:嗯,知道了。我不会惹麻烦的。

[通话结束———]


过一会儿后,河立收到了池舒瑛发的短讯。见短讯里有附件。他打开那附件,发觉是池代表所说的名片。他看着那名片沉思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名片上的人,能找到散播网路谣言...

[与池舒瑛代表通话中———]

河立:代表nim,我有事要请您帮忙。


池舒瑛:你又闯什么祸了?河PD?


河立:那个……或许代表nim有值得信任的征信社,或侦探吗?


池舒瑛:你问这些要做什么?河PD?


河立:因为我想调查一些事,但又不想麻烦代表。想自己试着查查看。


池舒瑛:我等会发个名片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们查。但,不要给我惹麻烦。河PD。


河立:嗯,知道了。我不会惹麻烦的。

[通话结束———]


过一会儿后,河立收到了池舒瑛发的短讯。见短讯里有附件。他打开那附件,发觉是池代表所说的名片。他看着那名片沉思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名片上的人,能找到散播网路谣言的始作俑者吗?网路谣言,不是要靠网路警察找IP发信位置,皆此找到那始作俑者吗?可是,即便找到IP位置又如何呢?网路有很多的事情都可以作假,甚至还会有反追蹤的程式。找到了,又不一定能揪出幕后主使者。


光是想到这里,河立就觉得头疼。如果找到的IP位置是假的,还要花时间找出真正的位置。在那之前,不知道网路上的谣言,又会散播到哪里去。网路如此的大,一不小心就会出事。假设那些消息是狗仔队放出的,要找出幕后之人就变得容易许多了。但也麻烦,因为如果要找到那些人,需要CCTV的帮助,或行车记录器。要调阅这些,还得有正式的搜查令才行。要搜查令的话,就要靠警察。但河立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上警局,这样会造成代表的困扰。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有事情想叫你帮忙。


毛泰江:徐先生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呢?


徐冬春:能查出,在网路上放那谣言的人吗?


毛泰江:徐先生不是想自己查吗?为何还要我帮忙呢?


徐冬春:我也想自己查,但怕替代表惹麻烦。


毛泰江:确实,查个不好的话。会惹上麻烦的。本来徐先生的麻烦就很多了。


徐冬春:呀!恶魔小子你说什么!


毛泰江: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啊。


徐冬春: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帮忙我查?


毛泰江:我会吩咐江科长去查的。


徐冬春:那我知道了,等你消息。

[通话结束———]


几个礼拜过后———


河立收到了很多毛泰江发来的短讯。看来是李忠烈做的好事。这家伙怎么还是跟肝与胆时期一样,什么缺德的事都做得出来。如果不是他拿走,他丢在垃圾桶的创作,重新写词。他也不可能那么红的。明明是他徐冬春创作的音乐,却被李忠烈那家伙拿去改歌词。他也不会红到现在,还在红。如果他当初没有把那首歌丢到垃圾桶。李忠烈也不会逮到机会这样做。


河立想起当初肝与胆时期的李忠烈就觉得气愤。当初应该把那首歌的纸撕成碎片。这样李忠烈也不会有那个机会捡漏。把那首歌变成他的成名作之一。不过,事到如今又有什么用呢?该发生还是发生了,就算后悔也没有用。还是想想,该怎么让拥有一等灵魂的伊景签下灵魂买卖合约吧。这样他才能获得自由,灵魂才能留久一点。他可不想轻易将灵魂交给毛泰江。因为现在可是他徐冬春,作为河立的全盛时期啊。他可不想轻易的放弃。想当初为了爬上这地位,花了多么久的时间啊。就这样轻易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紫薰夜

独占6【毛泰江×河立】

两个月过后———


毛泰江和往常一样,没行程的时候就会到河立家作客。因对方时常不说一声就出现,河立每次见到毛泰江忽然出现。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也不大惊小怪了。因为对方是恶魔,无声无息的出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这恶魔常常挑中江河不在的时段出现。这点,让河立觉得怪异。他为什么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呢?


“恶魔小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专挑他不在的时段来找我?”河立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毛泰江,一脸困惑不已。


“河PD,你就这么好奇这个?”毛泰江躺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和河立对望,并且回答他。


“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些事情。”河立咬唇和沙发上的毛泰江对...

两个月过后———


毛泰江和往常一样,没行程的时候就会到河立家作客。因对方时常不说一声就出现,河立每次见到毛泰江忽然出现。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也不大惊小怪了。因为对方是恶魔,无声无息的出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这恶魔常常挑中江河不在的时段出现。这点,让河立觉得怪异。他为什么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呢?


“恶魔小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专挑他不在的时段来找我?”河立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毛泰江,一脸困惑不已。


“河PD,你就这么好奇这个?”毛泰江躺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和河立对望,并且回答他。


“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些事情。”河立咬唇和沙发上的毛泰江对望,非常好奇的。


“竟然我们河PD这么好奇的话。我就告诉你吧,耳朵过来一下。”毛泰江从沙发起身,用手将河立招过来。河立因太过好奇,走到毛泰江面前,听他说悄悄话。


听完毛泰江说的悄悄话,河立又炸毛。原来江河一直这样看待他的吗?还自动告诉这恶魔小子,他不在的时段。怪不得这只恶魔,能知道江河不在时间。因为是他自己说出来的,所以才知道的。看来得好好臭骂江河一顿了。免得他会继续误会他和毛泰江的关系。但解释会有用吗?他都跟那只恶魔发生好几次不该发生的事情,江河会相信他的话吗?


[与池代表通话中———]

代表:呀!河立!你人呢!


河立:我正在家里休息呢,代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代表:你不收拾你摊的烂摊子吗?


河立:代表,你这是什么意思?


代表:呀!你都不看新闻的吗?网上都在传,你跟毛泰江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河立:莫?那恶魔小子真是……。


代表:公司会先发官方立场,剩下的你自己出来解决!

[通话结束———]


池舒瑛说完这些后,就把电话挂断了。河立握住手机,狠狠瞪着毛泰江咬牙。网上那些奇怪的传闻,肯定是这恶魔搞的。因为这些事,只有他跟毛泰江知道而已。最有可能泄漏的,也只有那只恶魔而已。毕竟,他自己不会做那些事。


“呀!恶魔小子!网上的传言!是你搞的对不对?”河立紧握着手机,愤愤不平。


“No!网路上的事情,不是我弄的。你们人类不是有种叫狗仔队的职业吗?说不定是他们偷拍我跟你,捏造出来的呢。你们人类,特别喜欢捏造不存在的事实。只要是对自己有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毛泰江耸肩,摊开双手反问。


“IC!你叫我相信你说的话吗!你这个诈欺恶魔!你还不是一样,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河立狠瞪毛泰江,一脸不信。


“信不信随你,河PD。我说的可是实话,不信你自己叫人去查证。”毛泰江听完河立的话后,一脸诚实的看着河立提议。


听见毛泰江如此说,河立更加气愤了。不过,即便要查证。但要找谁帮忙查证?他真的不知道,难道要去问这只恶魔的亲信,江科长吗?这可能吗?就算叫他帮忙,也不会帮忙吧。毕竟是恶魔的亲信,不可能会做出这种背叛的事。


看来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找征信社偷偷的调查,或委托侦探帮忙调查这事。但最大的问题是,关于这两种职业的人脉,他并没有。因为很多事情,都是池舒瑛代表帮忙解决的,他只负责收尾。



紫薰夜

独占5【毛泰江×河立】

看完行程的毛泰江,打电话给江科长。告诉他,明天来河立家接他。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江科长,答应了毛泰江的请求,但其实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其实他早就知道毛泰江对河立有那样的感情,因为他始终不让河立离开。明明河立都已经完成他提出的条件,就是不放手。


“呀!恶魔家伙!你该不会今晚要在我这里住吧!要不然你怎叫江科长,明天来这里接你!”躺在床上的河立,听见两人对话,心生不满。


“河PD,没想到你猜中了呢。我确实今晚要在这里睡一夜。”毛泰江听见河立的话,开心。


“呀!恶魔家伙!回你家睡!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吧?你不是会飞吗?”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开始炸毛,觉得这只恶魔很不要脸。


“...

看完行程的毛泰江,打电话给江科长。告诉他,明天来河立家接他。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江科长,答应了毛泰江的请求,但其实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其实他早就知道毛泰江对河立有那样的感情,因为他始终不让河立离开。明明河立都已经完成他提出的条件,就是不放手。


“呀!恶魔家伙!你该不会今晚要在我这里住吧!要不然你怎叫江科长,明天来这里接你!”躺在床上的河立,听见两人对话,心生不满。


“河PD,没想到你猜中了呢。我确实今晚要在这里睡一夜。”毛泰江听见河立的话,开心。


“呀!恶魔家伙!回你家睡!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吧?你不是会飞吗?”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开始炸毛,觉得这只恶魔很不要脸。


“其实呢,我待在河PD家,比待在自己家舒适呢。”毛泰江见河立又炸毛,勃有兴致的看。


听见毛泰江的话,河立瞬间满脸黑线。不懂这只恶魔是多不要脸,多么的厚脸皮才这样说。这是他遇过的人之中,最厚脸皮最不要脸的人了。但又思考了一下,他怎么又忘了,他不是人,只是披着人皮的恶魔而已,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超自然生物,甚至不知有他们存在。


隔天早上———


河立因为全身痠痛而提早醒来。起身之后,发现毛泰江那只恶魔已经不在房间了,窃喜。但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字。看完字后,河立气得把纸条撕碎,丢到垃圾桶。把掉在地上的衣服穿起,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从浴室出来的河立,从房间移动到客厅,没发现江河的蹤迹,也不知道江河从何时就不在。只记得,江河看见他和那恶魔家伙亲密的模样后,就再也没发现他的人影了。难道外出了?


[与江河通话中———]

河立:江河,你人呢?


江河:正要回去呢,怎么了?


河立:你从什么时候不在的?嗯?


江河:自从见到哥和毛演员亲昵的模样,我就很识相的暂时离开家,让你和他独处。


河立:你这小子该不会误以为……我和那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江河:难道不是吗?我看毛演员跟你很亲密的模样,难道不是因为有特殊的关系吗?


河立:呀!你这小子乱想什么!不是那样的!


江河:哥你别气,我会替你保密的。

[通话结束———]


河立听见江河挂断电话声音,气得咬牙切齿。都怪那恶魔小子,做出反常举动,让人误会。如果没做出那些举动,他也不会被他人误会。得找时间跟那家伙谈谈,在没有人的地方。要是在人多的地方,一定又会被世人误会的。而且,还成为他人八卦,到处传开。传到最后,只会越传越夸张,光是这样想,他毛骨悚然。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呀!恶魔小子!都怪你上次那样做!还被别人发现,让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柳:这样不是很好吗?徐先生?这样才不会有人觊觎你啊。


徐冬春:狗屁!因为你,别人误会我的性向!


柳:难道徐先生取向是双性吗?嗯?


徐冬春:呀!闭上你的嘴!要不是你强迫我!我也不会跟你那样那么多次!


柳:我可没有完全强迫你,后来的几次。是徐先生自愿的,而不是我强迫的。


徐冬春:呀!你这恶魔小子!闭嘴!


柳:我还有事要忙,晚点我们再讨论。

[通话结束———]


河立听见挂断的声音,气得火冒三丈。这恶魔小子又挂电话,虽然他能理解是有行程要忙。毕竟,周末的时候,他趁着恶魔不注意的时候,偷瞄一眼他手机上的行程,确实蛮忙的。比他这个明星制作人,还要更忙。但一想到被江河误会他和毛泰江有特殊关系,他就气。不管怎么想那恶魔肯定是故意那样做的。一定。



流浪小狗收留中心

偷张官图,叔叔生日快乐🎂


观察了下,点赞数还不错。官博最近发的其他人生日祝福都只有300+赞,截止到22点,他的赞有1300+😭


这张图片tag了一堆动物相关,唯一出现的人名是谁我不说😷

偷张官图,叔叔生日快乐🎂


观察了下,点赞数还不错。官博最近发的其他人生日祝福都只有300+赞,截止到22点,他的赞有1300+😭


这张图片tag了一堆动物相关,唯一出现的人名是谁我不说😷

紫薰夜

独占4【毛泰江×河立】(删减版)

“河PD,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即便终身合约没有签,我也不打算放你走了。”毛泰江见河立仿佛失魂一般,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眼神涣散。


“你说什么!你这恶魔小子!”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原先无力又眼神涣散的他,气愤的咬牙。


“哎一股,咱们河PD打起精神了啊。”毛泰江听见河立那充满愤怒的语气,兴致勃勃的望着他。


“艾西!我就不该相信你这只恶魔的!”河立气得推开毛泰江,打算直接走人,但没有成功走掉。原因就是,毛泰江抓住他的另一只手,现在他的两只手都被这只恶魔抓住,根本走不了,真的好气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不知何时被毛泰江抱起。河立见到这样的场面,他又开始惊慌失措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何...

“河PD,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即便终身合约没有签,我也不打算放你走了。”毛泰江见河立仿佛失魂一般,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眼神涣散。


“你说什么!你这恶魔小子!”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原先无力又眼神涣散的他,气愤的咬牙。


“哎一股,咱们河PD打起精神了啊。”毛泰江听见河立那充满愤怒的语气,兴致勃勃的望着他。


“艾西!我就不该相信你这只恶魔的!”河立气得推开毛泰江,打算直接走人,但没有成功走掉。原因就是,毛泰江抓住他的另一只手,现在他的两只手都被这只恶魔抓住,根本走不了,真的好气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不知何时被毛泰江抱起。河立见到这样的场面,他又开始惊慌失措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被这只恶魔抱在怀中了,看了恶魔抱他的方向,似乎是往房间走去,他开始冒着冷汗。


“呀!你这恶魔小子又要做什么!”河立双手捶着恶魔宽阔的胸口,试图阻止毛泰江现在这动作。但捶的他手都痛了,毛泰江依旧保持现在这动作。


「噗通」一声,河立被丢在柔软的床上。然而那只恶魔正要爬上床,见毛泰江这副模样,河立只能继续后退,退到最后已经接近墙壁了,他转头一看无路可退了,毛泰江和他的距离,不到一公分距离。


“额……别这样……”河立被毛泰江抱住,对方的입습,不断落在他白皙的颈部,不断抗拒着他的키스。


“跟我玩Yu擒故纵是吧?河PD?别忘了你昨天,是如何享受着,我赠与你的快乐。”毛泰江勾着河立的颈部,在他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删减处———

———删减处———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

河立无力的躺在床上,像颗泄气的气球,无力的躺着,用棉被盖住自己。整个人缩在棉被里咬牙切齿。竟然又发生跟昨天一样的事情,他真的快气死了。而毛泰江坐在床边,拿出手机确认行程。衬衫的釦子有两颗没有扣好,露出性感锁骨和微微的胸口。


躺在床上的河立,眼神既愤怒又哀怨。只是这眼神,坐在床边毛泰江没看见罢了,顾着确认行程。




紫薰夜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点到两千字,等会还会更新第4集。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点到两千字,等会还会更新第4集。

紫薰夜

独占2【毛泰江×河立】(删减版)

“我不是说了吗?要玩点有趣的。”毛泰江在河立的耳边低语,让河立觉得毛骨悚然。


“谁要跟你玩有趣!恶魔小子!快点离开我家!”河立听见刚才毛泰江的低语,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要是真发生事情,真的不是个好兆头,他宁愿背后的人,快点离开他家,但那人似乎不想。


“真是不听话的人类呢。不过,我遇过太多,像河PD这样不听话的人类了。”毛泰江继续在河立耳边低语,趁眼前的人没防备的时候,一手勾住河立的细腰。


“做、做什么!放开我!”河立惊慌失措的。


不听河立的话,毛泰江继续搂对方的腰。将对方贴近自己,嗅了嗅对方身上香气。河立感觉到,毛泰江将他搂得很紧贴近他的身躯,又出现反常的...

“我不是说了吗?要玩点有趣的。”毛泰江在河立的耳边低语,让河立觉得毛骨悚然。


“谁要跟你玩有趣!恶魔小子!快点离开我家!”河立听见刚才毛泰江的低语,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要是真发生事情,真的不是个好兆头,他宁愿背后的人,快点离开他家,但那人似乎不想。


“真是不听话的人类呢。不过,我遇过太多,像河PD这样不听话的人类了。”毛泰江继续在河立耳边低语,趁眼前的人没防备的时候,一手勾住河立的细腰。


“做、做什么!放开我!”河立惊慌失措的。


不听河立的话,毛泰江继续搂对方的腰。将对方贴近自己,嗅了嗅对方身上香气。河立感觉到,毛泰江将他搂得很紧贴近他的身躯,又出现反常的举动,再这样下去不行。得赶紧摆脱这只恶魔才行。否则,会发生意料之外事,这是他不想发生的。


“好久没碰人类的肌肤了。久违的触碰,似乎比以前遇见的人类,肌肤还要更加滑嫩许多。触感……就像果冻般,既柔软又有弹性呢。”毛泰江左手勾着河立的腰,右手的手背轻轻触碰着河立的每一吋肌肤。


“恶魔小子!你在做什么!别乱碰!”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见他在乱摸他。感觉事情要变大条了,现在这种情况,很危险。


“越反抗的话,我会越开心的,河制作人。”听见河立反抗的话和动作,毛泰江觉得有趣。又加上,如果眼前这人,完成了终身合约的条件,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他的。


“你这疯子!变态恶魔小子!”河立很气。


听见河立駡他,毛泰江产生了让对方臣服于他的念头。如果真可以让对方臣服,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这样就可以任他摆布了。反正,两人是互相脱离不了的关系。

———删减处———

———删减处———

火热的激情过后——


河立趴在沙发上咬牙切齿,怎么就被这只恶魔上了。这下子,要他怎么见人。不管是颈部,还是胸膛,全是明显的吻痕。要是被江河发现,那该怎么办?气死他了。


“哎哟,看来河制作人。短时间内要想办法隐藏身上痕迹了,被人看到就糟了。”毛泰江见河立身上遍佈粉色痕迹,非常满意。


“你这恶魔小子!还不都是你的杰作!”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既气愤又羞耻,更讨厌刚才享受这些的自己,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那样,这是他从没有想过的事情。


紫薰夜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还没有车,可能会分个几集吧。我也不确定,目前只码出这个而已。至于里面的图,是重刷剧截的。太适合当封面了,所以就放了。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还没有车,可能会分个几集吧。我也不确定,目前只码出这个而已。至于里面的图,是重刷剧截的。太适合当封面了,所以就放了。

ss
微博上看到的奶狐本狐哈哈哈😆...

微博上看到的
奶狐本狐哈哈哈
😆😆😆

微博上看到的
奶狐本狐哈哈哈
😆😆😆

嘿怕不怕哈

此圈已凉,各自爬墙;坑底等粮,寻找奶娘;没有奶娘,自己造粮 ˃̣̣̥᷄⌓˂̣̣̥᷅
打算开坑,有喜欢的梗快抛给我,HE,冷坑里还有多少小伙伴,一起躺平盖被被 •̀.̫•́✧

想哪写哪,有🚗有🍬还有虐,HE或双结局。

新年快乐🎊🎉🍾️

此圈已凉,各自爬墙;坑底等粮,寻找奶娘;没有奶娘,自己造粮 ˃̣̣̥᷄⌓˂̣̣̥᷅
打算开坑,有喜欢的梗快抛给我,HE,冷坑里还有多少小伙伴,一起躺平盖被被 •̀.̫•́✧


想哪写哪,有🚗有🍬还有虐,HE或双结局。

新年快乐🎊🎉🍾️

ss
買的明信片到啦!( ˃᷄˶˶̫...

買的明信片到啦!( ˃᷄˶˶̫˶˂᷅ )

買的明信片到啦!( ˃᷄˶˶̫˶˂᷅ )

kastukii

何处-第三章(宰夏X英佑)

LOFTER专供闲聊


圣诞快乐!

大家的圣诞节和平安夜怎么度过的呢?希望大家都留下了非常美好和值得珍藏的回忆。

明天就是圣诞假期最后一天了,好舍不得,但是想想元旦就在路上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那我们的主角们呢?幸福也在路上吗?


以上。

祝看文愉快。


=======================================


[图片]

-第三章-


英佑加了一会儿班后从公司大楼出来,远远看见宰夏正在客气地和自己的同事们寒暄,他扔了个白眼,然后决心趁那个脸皮比城墙厚的男人没有发现自己时,赶紧离开这里。


“英佑!”就在他刚一转身时,背后传来宰夏声音。...

LOFTER专供闲聊


圣诞快乐!

大家的圣诞节和平安夜怎么度过的呢?希望大家都留下了非常美好和值得珍藏的回忆。

明天就是圣诞假期最后一天了,好舍不得,但是想想元旦就在路上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那我们的主角们呢?幸福也在路上吗?


以上。

祝看文愉快。


=======================================




-第三章-


英佑加了一会儿班后从公司大楼出来,远远看见宰夏正在客气地和自己的同事们寒暄,他扔了个白眼,然后决心趁那个脸皮比城墙厚的男人没有发现自己时,赶紧离开这里。


“英佑!”就在他刚一转身时,背后传来宰夏声音。想到自己的同事们也在,英佑不得不停下脚步换上一副“亲切而开心”地表情向一群人走去。


自那晚的“不快”后,宰夏改变了策略——他不再拜托朴风搞什么“偶然相遇”的戏码,而是直接亲自天天到英佑的公司去接他下班。一开始他只是傻傻地等英佑,看见那人出来后不管态度如何都恬着脸凑上去,为此他没少吃英佑的“冷弹”。那人至始至终对自己毫不搭理,宰夏一点办法也没有,虽然他可以没有羞耻心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撒泼打诨纠缠英佑,但他有担心物极必反,这样做会将那人推到更远的地方。所以尽管他日日“亲征”快两个星期,俩人之间的关系也毫无进展。


宰夏回想起英佑对同事们彬彬有礼的样子,再结合他“课长”的身份,于是决定从他的同事们下手,打开这个僵局。当他看到英佑的同事们出来后,就很开心地与他们打招呼,简单地寒暄。而一群人看到这个部长的朋友自然也停下脚步和他聊起来。


言语期间,宰夏已经非常自然地透露自己不仅是朴风的好友,更是英佑多年的至交,看到他回国之后非常开心,便天天都想和这个挚友在一起,以弥补过去几年分开的遗憾。同事们听着宰夏这多多少少有些哀怨的话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想想他也是友谊至深才会这样便纷纷理解的应和着。


“金课长您辛苦了!”看到英佑走过来,同事们向他鞠躬打招呼。他平时为人处世温柔随和,从来不在下属面前端架子,一群人相处非常愉快,于是平时和他关系很近的载硕就笑着说:“李社长和金课长感情真好,天天都聚啊。”


英佑笑笑没说话,倒是宰夏赶忙接了句,“那我们就先走了,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再见。”说着就搂上英佑的肩膀向停在路边的车走过去。


快到车边时,宰夏快步跑过去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接着又跑到驾驶位打开车门望着英佑。英佑无视宰夏满眼期待,乖顺地走过去坐进副驾驶,宰夏见状赶忙坐进了车里。


“冷吧?我把暖气开大一些。”等待的期间宰夏并没有熄火,空调一直开着,所以两人坐进车内时非常暖和。


英佑沉默地坐着,微微侧身想要系上安全带。


“我来我来!”宰夏仿佛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还没等英佑有所动作,他就整个身子跨到副驾驶位上为英佑系好了安全带。宰夏身上熟悉的香水味混杂着淡淡的烟草味钻进了英佑的鼻间,细细地挠着他的神经,让他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像是要躲避回忆的偷袭一般。


“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吧。”随着车辆行驶起来,车门也自动上了锁,发出砰的一声。


“你把我送到前面的地铁站吧,我在那里下车。”英佑根本就不想与宰夏有任何关联,所以过去两周一直冷冷地回避他。但是今日由于自己的同事们在场,他不想因为自己给宰夏甩脸色闹出不必要的误会,才顺从地陪宰夏演了这一出,想着车驶离公司大楼范围就下车。


“诶,说什么呢,外面这么冷,挤地铁的人又多,我送你吧。再忙饭也要吃是不是,不要伤了身体。”宰夏像是早料到英佑会这么说一般答道——其实只要英佑坐上了车就什么都好办,反正车门也锁上了,他哪里都去不了。


英佑明白自己的处境,因此也不再坚持。他默默地坐着,支着自己的下巴出神地望着车外。


“我给你买了‘冬天暖暖的红薯牛奶’,以前你就最爱喝这个没错吧。”宰夏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取出放在驾驶位旁杯托内的东西递给英佑。以前两人交往的时候英佑最喜欢冬天喝上一杯暖暖的红薯牛奶。他其实在物质上对宰夏没有什么索求,有时候男人送他一些礼物也会很不好意思,然后会非常努力的打工去买一些价格相近的东西作为回礼送给宰夏。宰夏发现后便告诉他不需要这么有负担,只需要享受自己的付出就好,但是英佑不喜欢这种“不平等”的关系还是会坚持回礼,宰夏心疼他于是两人就约定互相不再送贵重的礼物,而是一起去各种美食店吃好吃的在这座城市留下属于两人的足迹。


英佑很喜欢这样。比起物质,这种充满“仪式感”的行为让他感到更加幸福和真切。“冬天暖暖的红薯牛奶”便是他俩的专属回忆,就像是一段亲密的暗号一般,可以打开过去各种甜蜜的记忆。


宰夏把牛奶塞进英佑手里,怕他又拒绝于是补充道:“不想喝也没关系,拿着暖暖手也好。”


正值下班高峰期的首尔街道拥堵不堪,如果换做平时宰夏肯定会非常暴躁烦闷,早就在车里吼起了鸟语,不过今天他倒是心情很愉快,甚至暗暗祈祷可以再堵久一些,这样他与英佑的两人时光也可以更长一些。


“真是堵啊,我放点歌来听吧。”怕英佑无聊,宰夏打开了音响。任宰范嘶哑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


「至今还留在记忆中的你的眼泪

现在还想念着和你一起的那些时间

你在哪里」


尽管再次相遇后,宰夏对着英佑的一言一行都是蓄谋已久,但是他发誓这首歌完全是意外登场。他在去接英佑的路上一直听着这首歌,但是到达目的地之后他就忘记关闭音响了,所以这支歌就卡在副歌的部分。现在宰夏再打开音响,正好就从这里开始响起音乐。


两人静静听了一会儿,宰夏突然说道:


“我很喜欢这首歌,它总是让我想起你。”


“……”


“我们…分开之后,我找过你很多次…但是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里。我很想你,甚至…甚至交往的人身上都是你的影子,我想忘掉你,可是做不到,所以再次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


宰夏说着望向英佑,他还是微微侧头看着窗外,外面忽明忽暗的路灯在他脸上投下暧昧的影子。车窗倒映出他依旧璀璨的星眸,但是宰夏的告白并没有在那里投下一丝波澜。


“李宰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在重新追求我吗?”英佑没有转过头,他望着车窗上宰夏的影子悠悠地问道。


“是的,我忘不了你,我想我们重新来过。”


“呵…”英佑闻言笑了出来,“李宰夏,你真的是个垃圾一样的人啊。”


听见英佑的嘲讽,宰夏不禁转过头去看着他,而这时那人也回过头来,轻蔑的眼神直勾勾的射向宰夏。


“因为你‘不想’,所以我们曾经的爱就变成了见不到光的东西;因为你‘想’,所以就这样对我步步纠缠,重新来过。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成了你的东西?我的心又算是什么?只在你的想与不想之间存在吗?你为什么这么自私?”


英佑的声音依旧淡淡的,不悲不怒,但是那一连串的反问却让宰夏哑口无言。


宰夏此刻想要抱住英佑,抱住这一颗被自己深深伤害的灵魂,但是他做不到,只能双手死死地握住方向盘望着前方。


英佑并没有期待宰夏的回答,说完后就转过头不再搭理。


折磨人的安静再一次笼罩了两人。


“…是的,我承认我很自私…”半晌后宰夏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我以前很害怕失去拥有的东西,所以委屈了你,委屈了我们的感情。但是后来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我最害怕的,就是失去你,但是为时已晚,我已经伤透了你的心。尽管这很卑鄙,但是我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倾尽所能的爱你,如果你想要公开,我可以…”


“宰夏,”英佑打断了男人有些慌乱的话语,“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不可能再重新来过,”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你曾经被人深深伤害过,又怎么会愚蠢到再把自己的心托付给他第二次呢?”


最终两个人还是没有吃上饭,宰夏把英佑送到家里时再一次向他道了歉,但依然没有得到回答。


英佑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狗叫声,还有用爪子爪门背的声音。房门打开后两只白色的小小身影就扑向了他。


“哎一古,钢豆子、铁豆子,好乖好乖~!”英佑蹲下身,把两只小宝贝抱在怀里。钢豆子性格比较活泼,在他怀里不停地扭动,小小的舌头一直舔着英佑的脸。


“哈哈,好痒啊,哈哈…”英佑被钢豆子的舌头舔得一阵发笑,笑着笑着他突然觉得一股热流从心底涌上来,让他嗓子堵得慌。英佑眨巴一下眼睛,泪水就溢了出来。


英佑抱着两只小宠物,瘫坐在地。


“我好辛苦…


“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待续-


作者的话:


《何处》虽然是以任宰范的《你在哪里》为灵感写的,但是一开始完全不是这样的设定。

我有一天去francfranc买圣诞节的装饰品时,正排着队,突然听见店里欢快的音乐声,我就突然想到,如果42岁的李宰夏依然过着一个人的圣诞节会怎样呢?他为什么一大把(?)年级还要自己过圣诞呢?

但其实一开始是个温馨的设定,三篇完结,但是写着写着,我就觉得宰夏犯了大错,不能够被轻易原谅。可是看这几天的留言,发现大家还蛮喜欢这种虐叔的情节的,不知道是不是把Method里对宰夏的埋怨影射到了这里。


哈哈哈,anyway,祝大家看得愉快。

圣诞快乐!


Bluewine
【朴成雄个人舔屏向mv】新世界...

【朴成雄个人舔屏向mv】新世界x为了皇帝x检察官
沉迷磕叔,被叔淹没,不知所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432694

【朴成雄个人舔屏向mv】新世界x为了皇帝x检察官
沉迷磕叔,被叔淹没,不知所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432694

Aya

掠奪全文下載

掠奪全文WORD檔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FxZOY1

密码: ubrf


TXT因為得轉簡體上傳,太太畢竟還是繁體字作家

不想用的詞跟我寫的不太一樣

委屈大家看繁體WORD了


禁止商用與二轉


掠奪全文WORD檔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FxZOY1

密码: ubrf


TXT因為得轉簡體上傳,太太畢竟還是繁體字作家

不想用的詞跟我寫的不太一樣

委屈大家看繁體WORD了


禁止商用與二轉


ss
今晨腦子一熱就用拙劣的摳圖技術...

今晨腦子一熱就用拙劣的摳圖技術弄了一張

真的很拙劣,大家就當我是手殘

今天很冷,可能是因為快到聖誕節了吧

今晨腦子一熱就用拙劣的摳圖技術弄了一張


真的很拙劣,大家就當我是手殘


今天很冷,可能是因為快到聖誕節了吧

kastukii

《解语花》实体预览!
《解语花》已经完成了校对及排版,下周就会打样了。想要预定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哦~印刷量按照预定数来,喜欢的话就赶紧预定吧(可以给我留言或者私我)~
实体书详情:
大小:A5 (148mmX210mm)
页数:290页
字数:11.7万字
内容:解语花正文+网络版番外一则+实体专供非公开版番外三则
Price:65RMB
预计成书时间:本月
邮寄时间:成书后至一月

《解语花》实体预览!
《解语花》已经完成了校对及排版,下周就会打样了。想要预定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哦~印刷量按照预定数来,喜欢的话就赶紧预定吧(可以给我留言或者私我)~
实体书详情:
大小:A5 (148mmX210mm)
页数:290页
字数:11.7万字
内容:解语花正文+网络版番外一则+实体专供非公开版番外三则
Price:65RMB
预计成书时间:本月
邮寄时间:成书后至一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