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朴秀荣joy

300浏览    76参与
宋池阭一米八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三年时光足以让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彼此厌恶,足以让一群人彼此熟悉又分离,足以改变恒市标志性的建筑,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抹去你的痕迹。


更何况裴珠泫根本没拿正眼看过她。

对于裴珠泫来说,朴秀荣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

裴珠泫不记得朴秀荣这个名字,不记得朴秀荣的相貌,甚至不记得她救过她

朴秀荣是她随手施舍的产物,是校园里不被记住的路人甲,是她无意中沾染的桃花

朴秀荣的存在甚至不如衬衫上的褶皱更让她在意。

怎么配被她记住呢?怎么能够被她记住呢?


忘记的话,就重新开始吧

待在你的目光所致处身边,让你不得不不在意我

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想着,心心念念呢呢喃喃在意着

让我成为你......

三年时光足以让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彼此厌恶,足以让一群人彼此熟悉又分离,足以改变恒市标志性的建筑,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抹去你的痕迹。


更何况裴珠泫根本没拿正眼看过她。

对于裴珠泫来说,朴秀荣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

裴珠泫不记得朴秀荣这个名字,不记得朴秀荣的相貌,甚至不记得她救过她

朴秀荣是她随手施舍的产物,是校园里不被记住的路人甲,是她无意中沾染的桃花

朴秀荣的存在甚至不如衬衫上的褶皱更让她在意。

怎么配被她记住呢?怎么能够被她记住呢?



忘记的话,就重新开始吧

待在你的目光所致处身边,让你不得不不在意我

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想着,心心念念呢呢喃喃在意着

让我成为你心头的刺,心脏每跳动一下都能感受到我的存在。

让我成为你戒不掉的瘾,无论何时都闪现在你的脑海里。

她一步步沉淀,埋在心头念念,最后踏入她的世界。



裴珠泫当机立断的用了些商业手段,让日本部朴氏集团陷入小的金融风波中

朴秀荣必须去处理,本来日本部就没站稳脚跟,这回处理不好,再想站稳脚跟就难了

  

在朴秀荣走后,姜涩琪立马没了阻碍跑到裴珠泫面前,像条被驯服的狼狗

乖巧可爱粘人贴心,眼神湿漉漉的舔堤她的手

但裴珠泫不满意,强烈的占有欲让她执着的往姜涩琪脑中灌输思想

“不听话的孩子姐姐不喜欢”

“只看着姐姐”

“听姐姐的话”

“只和姐姐亲近”

  

她要姜涩琪为了她粉身碎骨,鲜血直流,不顾一切,舍弃自由,腾空坠落,为了爱死。

太成功了,简直像被PUA一样

提线木偶一般乖巧听话,只被他掌控

  

像空白的程序输入了代码,她就只会照着代码执行

裴珠泫太满意了,眼里满满的只有她的姜涩琪,她太满意了。

  

如果姜涩琪冥顽不灵,裴珠泫不建议打折她的腿,让她无法活动,困在家中

驯养她,只是因为裴珠泫太喜欢姜涩琪了啊

只是太喜欢了

  

爱没有罪不是吗?

心中的恶魔反问天使,天使刚要反驳,却看见镰刀挥了下来,喉咙发不出声音

因为那里争先恐后的冒着血,天使梗着翅膀倒下了

嫉妒心是爱情的产物,极端的举动是爱情的表现

这是爱情啊

不管流着血的还是淌着蜜的都是爱情。


天空飘完最后一线雨丝。东方红霞万缕,地平线上的一切都被染上金色或绯色

以这些光为先导的那轮太阳,终于在天空尽头颤动着,从光影的深渊里冉冉升起

又一天了。

  

  

姜涩琪看着仍在睡梦中的裴珠泫,头发细软,带着珊瑚色的眼罩,更显皮肤白皙,面容小巧

这是怎么回事呢?姐姐

你对我突如其来的占有欲,是因为朴秀荣吗?

这真是太可爱了

占有欲来源于喜欢,姐姐是喜欢我吗?

姐姐喜欢我的话,应该在做些什么让我知道啊

难道是还没意识到吗?既然这样

那就让我帮助姐姐意识到吧


她的面容还是平静的,只是双眼亮的出奇,将视线投放在升起的太阳上

她因为脑中的思想而兴奋战栗

在她心中,早已填补上裴珠泫爱他的表现

在她身后,裴珠泫支起身子,眼罩握在手中,像是觉得有趣,头微微歪着,眼神清明,神色平静

然后在下一秒,换上了疑惑地表情,伸了一个懒腰,声音软糯清甜

“涩琪,你在那干什么呢”

  

  

她是天生的演员。

她提前拿到了剧本,陪着姜涩琪入戏

兴奋吗?战栗吧

  

绑着你的绳子牢牢握在我手中。

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真正的爱情该是这样的吗?可能不是吧。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

  

她是恒中人人羡慕的对象,是恒市赫赫有名的白玫瑰,是北都裴家唯一合法继承人

说到底她抽筋拔骨之后是不可磨灭的傲气

  

她爱姜涩琪的前提是姜涩琪手中有45%的姜氏集团股份,是东盈姜家的继承人,配得上她

可姜涩琪如果没有呢?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呢?

那裴珠泫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她。

  

她是专制高傲的人,如果你听话,那你要什么她都给

可如果你触碰了她的底线,那么你将没有好日子过了

这是她的法则。

你的遵守。



姜涩琪这种为了让裴珠泫吃醋而故意靠近朴秀荣的举动绝对是不理智的

朴秀荣在发现了这个事实后,果断拉开了和姜涩琪的距离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让裴珠泫注意到她

而被裴珠泫盯上的人,你的行程底细一切过往,无论辉煌或肮脏,都会像尸体被法医解剖一样赤裸的摆在她的办公桌上

事无巨细,细到像拿着放大镜观察你的毛细血管

直到你死。

  

朴秀荣不怕被裴珠泫知道她的过往,她每一次对裴珠泫投去的柔和目光,抑制不住做出的奇怪举动都是给裴珠泫留下细小的线索

  

她了解裴珠泫,即使形似陌生人,她也了解

裴珠泫不需要别的,只有这些细小的线索就足够了

任何不合理的事物都会被她拿着显微镜放大

直到她找出原因。

  

她看过不少裴珠泫的报道,无论权威或无名的报社都竭尽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形容她

  

因为在他们眼里,裴珠泫就是那样的

大方得体,温婉可亲,明媚柔美,心地善良

她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明珠。

  

  

“神爱世人,所以裴珠泫降生了”

京都时报这么形容她。 

吃吃噗嗤嗤

一套咕卡SET~

画了一些比较符合夏日风格的水果

一套咕卡SET~

画了一些比较符合夏日风格的水果

宋池阭一米八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可噩梦还是来了

清潭中学没什么出名的,只有,他们痛恨私生子女

从教师到清洁阿姨,校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帮着打掩护

那里是私生子女的炼狱


老爷子当然是不能知道的,在她被接到朴家第三天便回了江南

她以为自己只要当个哑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没人会注意到他

她低估了清潭学子和朴夫人对他的厌恶

在她进校门前12小时,她的信息在校园网上公开透明,私生女三个字醒目刺眼


被红油漆泼洒的桌子是她被施暴的初端

她没办法了,父亲出国了,老爷子回江南了

她在恒市根本没有认识的人


抗争不了,只能忍受

忍受着擦干桌椅,忍受着扔掉文具盒里的虫子

忍受着穿被写上侮辱字眼的校......


可噩梦还是来了

清潭中学没什么出名的,只有,他们痛恨私生子女

从教师到清洁阿姨,校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帮着打掩护

那里是私生子女的炼狱



老爷子当然是不能知道的,在她被接到朴家第三天便回了江南

她以为自己只要当个哑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没人会注意到他

她低估了清潭学子和朴夫人对他的厌恶

在她进校门前12小时,她的信息在校园网上公开透明,私生女三个字醒目刺眼


被红油漆泼洒的桌子是她被施暴的初端

她没办法了,父亲出国了,老爷子回江南了

她在恒市根本没有认识的人



抗争不了,只能忍受

忍受着擦干桌椅,忍受着扔掉文具盒里的虫子

忍受着穿被写上侮辱字眼的校服,忍受着吞下止痛片

忍受着头皮被撕扯的痛感,忍受着穿湿衣服上课



她被摔在墙上,头发还滴着水,膝盖被划出一道大口子,源源不断的冒着血

表情麻木,等待着他的是砸在肚子上的拳头和被掌掴的肿胀面颊

以及那些污秽不堪的话

“你奶奶是你克死的吧”

“你个贱人私生女”

“你妈是个小三,婊子”

“真应该把你的脏血抽干”

“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晦气,你妈的”



都习惯了。

无所谓了。

快点结束吧。

一会赶不上上课了。

迟到又要挨骂了。

没人帮助她,老师看到她满身是伤的回去也只会责骂他迟到



她像是脱离了躯壳,站在虚无的空气上,看着没有生气的自己被一群人围住,一点光都透不进去,她突然想起《世界命题》里的一段话

“怎么样算欺凌?”

“十人欺负一人算欺凌,一百个欺负一个也是”

“那一万个人呢?”

“是正义啊”


她突然想不明白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到底是“欺凌”还是“正义”


被狠狠肘击的腹部将她从虚空拉下来,她又落入无光的人群

从喉咙里溢出的暗哑,没人会听到。



“这是干什么呢?”清脆的声线划过黑暗直射住她

人群给她让出一条路,光线撒进,没人说话的,没人动手了,一切都因她的出现停止了

裴珠泫正经的穿着校服,两条腿笔直纤细,目光直直射向她

她听到了朴秀荣的暗哑。


“赶紧都散了,欺负人算什么本事,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就完了”


刚才在脑中盘旋的问题豁然开朗,自己正在经历的是“欺凌”


朴秀荣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原来光这么刺眼吗?

比想象中耀眼太多了

朴秀荣又睁开眼睛看那张贴在校园荣誉榜上的脸

她的头发丝会发光吗?

她身后好多人,可我只能看见她一个

她好漂亮。

不管了,得救了。




后来再想起来,也觉得奇妙。

那样的感觉像被浸在水牢里的人突然四肢百骸传过一股暖流

像沐浴在仿若暴雨的阳光下,

是连眨眼都刺目的炽热不息,

是让眼睛都睁不开的芸芸热气,

是盛阳夏日天摇曳的波澜霞云。



朴秀荣经常躲在图书馆里,那些霸凌者不会找到这来

她坐在墙角读毛姆的《爱德华 巴纳德的堕落》

说实话,她一点都看不懂,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罢了

窗外的光线直射墙角,又热又刺眼

她从墙角走开,靠在书架上继续看

“任何瞬间的心动都不容易,不要怠慢了它”



她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心动,咧了一下嘴角,翻过这一页

听到安静无声的图书馆小小的骚动,朴秀荣抬眼

裴珠泫踏着光像她走来,一路上,很多人跟她打招呼,她都一一回应,礼貌的笑着

还是正经的穿着校服,只是今天穿了白色的小腿袜

她有目的的向朴秀荣所在的这一排走来,然后抬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瞬,

风突然吹进来,

那页被翻过去的心动瞬间又被风翻回来。



朴秀荣毫无里头的想到了乡下小屋里那几管单一的颜料

浅蓝色的天幕,一泓寒水倒映着将暮的天色

我用红色和黄色调出绘出一个你

这里没有多余,只有属于我们的镭色的荧光

我们深处污泥,却染之不惊

再次的见面如同一幅画

没有色彩铺张的轰轰烈烈,并不缺少美的意境。

希望我们下一次的邂逅,

是被我已经预谋的。



回到家看到朴老爷子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楚楚可怜又小心翼翼的小百花形象她演的淋漓尽致

刻意在老爷子面前沉默寡言,就是为了和上一次两人见面时鲜活的形象形成对比

在朴夫人的视线扫过来时

身体抖得更加厉害,头埋得更低,一副被欺压了很久的模样。



老爷子让她去国外进修管理公司,这是她意料之外的,不过想想也是,这些年朴氏集团在父亲手下渐渐式微,远不及老爷子那时风光


眼见辉煌将逝,创造辉煌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不舍裴珠泫,但机会只有一次

裴珠泫在她心中发酵的太厉害了,她像一粒种子,在无形之间汲取了土壤的所有养分,在她心中肆意绽放

浓厚的思念在每一个夜晚铺天盖地向她袭来,一点一点蚕食她的思想,直到朴秀荣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骼都残留裴珠泫的影子



她是被剥夺氧气的囚犯,饮鸩止渴画饼充饥

病态的执念在此后的每一个没有裴珠泫的日子里被一遍遍描摹

最终穿破了薄薄的纸。



只是听到她的消息,看到她的照片,了解她的近况

她就能感受到西伯利亚拂面吹来的清甜的风 海面上浪花的扑腾 红酒里微醺的醉意 盛夏里疯长的爱意。



四年的课程被压缩成三年,劳累过度去医院吸氧是常事

等她回到恒市,裴珠泫早已忘却她的音容相貌


三年时光足以让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彼此厌恶,足以让一群人彼此熟悉又分离,足以改变恒市标志性的建筑,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抹去你的痕迹。

再睡十分钟
这张小卡真的好好看!蝴蝶九

这张小卡真的好好看!蝴蝶九

这张小卡真的好好看!蝴蝶九

宋池阭一米八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裴珠泫在后台化妆间候场,门外嘈杂一片,她对着镜子带上闪亮的耳饰,正端详着。


听到一声门响,下意识换上公式化的笑容,又在听到那人声音时尽数收敛


少女声音并不尖锐,反而低沉有质感,语气中不乏戏谑的成分

“珠泫姐,又有男生为你打起来咯”


少女眉眼错落有致,眼睛狭长,双眼皮明显,手中端着两杯草莓汁

见裴珠泫毫不热心,也不再打趣,把草莓汁递给裴珠泫

裴珠泫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怎么是常温的?”


高一部的金艺琳,是乐器部的社长,是一眼就戳破她伪装的人

年纪小却心机深沉,心思多,只要你是她认定的人,她就会倾尽一切对你好......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裴珠泫在后台化妆间候场,门外嘈杂一片,她对着镜子带上闪亮的耳饰,正端详着。


听到一声门响,下意识换上公式化的笑容,又在听到那人声音时尽数收敛


少女声音并不尖锐,反而低沉有质感,语气中不乏戏谑的成分

“珠泫姐,又有男生为你打起来咯”


少女眉眼错落有致,眼睛狭长,双眼皮明显,手中端着两杯草莓汁

见裴珠泫毫不热心,也不再打趣,把草莓汁递给裴珠泫

裴珠泫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怎么是常温的?”


高一部的金艺琳,是乐器部的社长,是一眼就戳破她伪装的人

年纪小却心机深沉,心思多,只要你是她认定的人,她就会倾尽一切对你好


裴珠泫眼睛亮了亮“你看见涩琪了?她怎么不来看我?”

金艺琳少见的有些迟疑,似乎在斟酌该不该说“嗯,遇是遇到了,只是涩琪姐旁边还跟了个女生”

裴珠泫咬了一下唇“女生?”


姜涩琪上高二,少见的女体育生,现代舞社团的社长,身材极好,跳起舞来更是魅力爆表,是男女通杀的类型,但来跟她表白的都会被气哭,表白失败率百分百,按理说早就不该有人缠着他才对。


金艺琳把空杯子扔进垃圾桶里,继续说“是转学来的,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接管朴家上市公司的私生女,刚转来就碰上涩琪姐路演,一下就被迷住了,这几天天天缠着涩琪姐”

裴珠泫放下心来了,语气轻松“还没被气跑?”

“没,她还挺能坚持的”


裴珠泫悠长得呵出一口气

裴珠泫根本没把这个私生女放在心上,那不是用他操心的人

直到她上台前一刻,在幕布后面探了那么一眼


这一眼,点燃了她的火气

姜涩琪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一只手拿着杯身还沁着水珠的冰咖啡

另一只手被甜甜笑着的少女挽着,不知少女说了什么,他也跟着轻轻笑起来

想起金艺琳说的话,少女一定就是朴秀荣

裴珠泫看姜涩琪笑起来的面容,看姜涩琪被挽着的手臂,看姜涩琪手臂上线条漂亮的肌肉

听着主持人报幕的声音,收回目光



我不动声色燃烧我的妒火

一点一点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看你越发逊色

漠然走过

伤疤已结痂 是被撕碎的我

是那个也曾被爱着的狼狈



一首《水边的阿狄丽娜》弹出几分硝烟的味道,裴珠泫沉下心思,冷漠着神情。

朴秀荣缠着姜涩琪顺着人流往外走,突然感到一道视线直射住她

她转身。


只看到裴珠泫逐渐走远的纤细背影,摇曳生姿,她贪婪的看了一眼,又快速收回

不是裴珠泫,那是谁呢?


似有所感一般,她撞入二楼看台处清水一般的眼睛

那是一双多么美丽的眼睛啊

仿佛装载量世间美好,让人想把所有她想要的东西都给他


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毫不波澜,看什么都如同死物

像灵魂枯萎,像皮囊空乏

见她看过来,清水终于泛出涟漪


漂亮皮囊下是恶劣的灵魂,易碎的娃娃退场,年轻的恶魔扬起兴味的笑

朴秀荣来不及再在那双眼睛里看出什么,匆匆忙忙的人群摩肩擦踵,潮水一般的人群带着她走出礼堂。


金艺琳表情恢复平静,把名字发给侦探社

她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私生女没那么简单

明明朴家老爷子下面还有一个儿子,怎么就轮到她接管上市公司了


金艺琳当然捕捉到她看裴珠泫那一眼

以姜涩琪的爱慕者出现在裴珠泫的视线中,确实会比其他的身份更快引起注意

只是,你的下一步棋该怎么走呢?



两天后,金艺琳打开了侦探社发给他的文档

一堆索然无味的私生女逆袭剧情后,有一段话直接抓住了金艺琳的视线

“原定六月二十七转学,现七月十五转学”

十五啊,姜涩琪每月一次的路演

这句话下面,是一句不甚起眼的“曾就读于清潭中学”



不是凑巧,

裴珠泫曾就读于清潭中学


那是朴秀荣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抚养她长大的奶奶撒手人寰,还未来得及吊唁,她就被带到那栋富丽堂皇的建筑前


连院里养着狗都带金项圈,屋里的灯快要闪瞎她的眼

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告诉她,她是这家的小姐,让她叫那老头爷爷,叫那男人爸爸


她不知道什么爷爷爸爸,她只知道她的奶奶死了,她甚至不知道奶奶埋在哪里。

DNA证明像判决书,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是她的亲人。


那他们为什么把她仍在乡下十几年?为什么不管抚养她长大的人的死活?

明明只要他们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钱就能救一个人的命



他们为什么不愿意?

为什么?

哦,她知道了,因为她是私生女。

她是私生女

她的血液是肮脏的

她的母亲不是和“父亲”门当户对名门正娶的妻子,是不要脸的爬床小三


他们能让她回到朴家已经是感恩戴德,还奢望什么呢?



所以,屋里的仆人对她横眉冷对,父亲的妻子对她厌恶至极,连带着金项圈的狗都对她呲牙咧嘴


可是你看,因为那个对着她笑得慈爱的老爷子

仆人低眉顺眼,不敢说一个“不”字,父亲的妻子敛去情绪,脸上堆着笑,狗被链子拴着,只能愤愤的喷气



她看着那只狗,金项圈在刺目的灯光下泛着光,

她知道,她也要被戴上金项圈了。



她收起眼里的讽刺,扬起甜美的笑,哄着老爷子咯咯的乐

Mario Tung

这组对比图得出一个结论

秀荣不管选择荧幕CP还是真正的CP

她的基因够强大 孩子一定是帅的

这组对比图得出一个结论

秀荣不管选择荧幕CP还是真正的CP

她的基因够强大 孩子一定是帅的

CHENNG_

red velvet主打中我最喜欢的part2


才发现老福特只能上传300秒的视频😭😭原先上传的那个不完整

red velvet主打中我最喜欢的part2


才发现老福特只能上传300秒的视频😭😭原先上传的那个不完整

CHENNG_

和妈妈的女团排名,我是个人喜好,妈妈是纯看脸。仅代表个人观点!!!red velvet。

再多说一嘴,给妈妈看的时候都是看的照片,因为她视频会看花眼,肯定不会恶意找丑照,都是每个人好看的照片再加上合照。

和妈妈的女团排名,我是个人喜好,妈妈是纯看脸。仅代表个人观点!!!red velvet。

再多说一嘴,给妈妈看的时候都是看的照片,因为她视频会看花眼,肯定不会恶意找丑照,都是每个人好看的照片再加上合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