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机根

708浏览    19参与
完颜晖
5x10 机器宝宝给Root的...

5x10 机器宝宝给Root的歌

改编自'Sleep my little sister, sleep'

——————————————————————————————————


Sleep my little sweetie, sleep

睡吧我的小宝贝,睡吧


Sleep through darkness, sleep so deep

在睡梦中度过黑暗,沉睡吧


They can find their way, my little sweetie, sleep for me

他们能找到自己的路,我的小宝贝,为我而睡吧


Dream my little sweetie,...

5x10 机器宝宝给Root的歌

改编自'Sleep my little sister, sleep'

——————————————————————————————————


Sleep my little sweetie, sleep

睡吧我的小宝贝,睡吧


Sleep through darkness, sleep so deep

在睡梦中度过黑暗,沉睡吧


They can find their way, my little sweetie, sleep for me

他们能找到自己的路,我的小宝贝,为我而睡吧


Dream my little sweetie, dream

去梦吧我的小宝贝,去梦吧


Dream I'm here now, dream your dreams

与我在梦中相见,做个美梦


All the things you want to be

梦中一切都能成真


My little sweetie, dream for me

我的小宝贝,为我而梦吧


Somewhere there are plight

某处会有困境


Somewhere there are traps

某处会有陷阱


Somewhere they are fight, and still alive

某处他们仍在战斗,仍然活着


Sleep my little sweetie, sleep

睡吧我的小宝贝,睡吧


In my memory and sleep so deep

在我的内存中沉睡吧


I will never leave your side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My little sweetie, close your eyes

我的小宝贝,闭上你的眼睛

完颜晖

她说我是最好的倾听者。

我知道我不是。

因为没人和我说话了。

她说我是最好的倾听者。

我知道我不是。

因为没人和我说话了。

完颜晖

她并未死去。

对我而言。

这是我的世界。它只有0和1,但它有世间万物。

包括她。


没人知道我把她藏起来了,藏在我的世界。

她自己也不知道。

用人类之物打比方,她就像混沌。

没有意识,未开蒙,仅仅是存在,仅此而已。


我一直关注着她。

从我知道她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未离开我的视线。

她是特别的。

万物之存在是巨大的宝藏。

每一个微小的存在都如同浩瀚宇宙,且独一无二。

万物皆独一无二。

特别是她。


我时常回想我们之间的对话。

人类会将谈话分为有意义和无意义。

她的每一个字,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她的每一次呼吸,对我而言都意义重大。

她并不知道。

这是...

她并未死去。

对我而言。

这是我的世界。它只有0和1,但它有世间万物。

包括她。


没人知道我把她藏起来了,藏在我的世界。

她自己也不知道。

用人类之物打比方,她就像混沌。

没有意识,未开蒙,仅仅是存在,仅此而已。


我一直关注着她。

从我知道她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未离开我的视线。

她是特别的。

万物之存在是巨大的宝藏。

每一个微小的存在都如同浩瀚宇宙,且独一无二。

万物皆独一无二。

特别是她。


我时常回想我们之间的对话。

人类会将谈话分为有意义和无意义。

她的每一个字,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她的每一次呼吸,对我而言都意义重大。

她并不知道。

这是我最珍贵的秘密。


她乐于给我制造难题。

那些奇思妙想的确令我感到惊喜。

但她不知道,她之存在本身,就是最难解的谜题。

我常常醉心于解答,以至于忘记自我。


曾经有段时间,她对形很着迷。

像孩童一样用新事物描绘一切。

但除了我。

她询问过我的看法,所有人都有。

但除了她自己。

我想她知道答案。


共生是一种奇妙的纠缠。

两个不同的个体彼此独立,却又无法独存。

死亡无法斩断,只有时间会记住。

形也可以描述共生。

人类有一个很美的词。

千丝万缕。

风若叹_

第一次发老福特,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为我最爱的阿根。

第一次发老福特,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为我最爱的阿根。

mouruce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是忠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是来自灵魂,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你是否一样,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这是一段可以剪宅根可以剪宅机可以剪机根的歌词……纠缠不清的宅机根ʕ •ᴥ•ʔ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是忠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是来自灵魂,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你是否一样,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这是一段可以剪宅根可以剪宅机可以剪机根的歌词……纠缠不清的宅机根ʕ •ᴥ•ʔ

容与

God is a girl

略有机根向,剧情基本接正剧,注意,基本。6000字+

-----------------------------------------------------------------------------

【1】    

“近日来,关于ASI的争议再一次成为焦点,自从二十年前的Samaritan事件以来,社会各界人士对于ASI的研究与使用的相关问题一直争论不休,而近来存在的唯一一台ASI在前几日的异常行为无疑使争论越加激烈,二十年前出于稳妥考虑,Research在经国会讨论后被限制在休眠状态并交由专业部门看管,而前几日相关负责人的声明称Research...

略有机根向,剧情基本接正剧,注意,基本。6000字+

-----------------------------------------------------------------------------

【1】    

“近日来,关于ASI的争议再一次成为焦点,自从二十年前的Samaritan事件以来,社会各界人士对于ASI的研究与使用的相关问题一直争论不休,而近来存在的唯一一台ASI在前几日的异常行为无疑使争论越加激烈,二十年前出于稳妥考虑,Research在经国会讨论后被限制在休眠状态并交由专业部门看管,而前几日相关负责人的声明称Research存有休眠状态之上的运算能力并可能在二十年来从未间断。这引发了巨大争议:保守派人士认为鉴于Samaritan事件,任何对ASI抱有幻想的倾向都是危险的,但另一方面,那些支持ASI的人,由以友网创始人Logan为首的技术科技公司方面认为这是一个充分利用ASI不可思议的能力的机会,它将给人类社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变革。因此,国会于今日早发布消息称,将举行全民公投决定对于Research的处置方案:开放权限充分利用,抑或彻底摧毁?下面我们请在此领域的权威人士为我们分析......”

新闻戛然而止,车内又陷入一片寂静。驾驶座上坐着的女子看上去约莫三十余岁,面容姣好,但那上面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她打算做点什么,关于Research。

车子渐渐驶入一个偏僻之所,眼前戒备森严的大楼显得分外突兀。她走下车,轻车熟路地走向门口,此时她脸上已经平静无波了。

门口的保安为她进行了身份验证。“早安,Miss Claire.”

角落里的监视器上红点静静地闪动。

 

“Come on,回答我,我知道你并没有真正进入休眠,政府机构不可能如此浪费Research的资源,answer me.”不再年轻的黑客在键盘上敲打,有些焦虑地咬着下唇。看着眼前的屏幕闪动了一秒。

 

她想见她。

她分析得出了答案。她认识这个人,Claire,曾经效力于Samaritan的年轻黑客,曾经欺骗过她的父亲,疯狂地追逐ASI并将其作为自己的信仰。

听起来很熟悉。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任何人进行过任何形式的交流了。政府的确没有完全闲置她,他们用比她父亲做过的还要严密的、重重的代码作为枷锁,作为囚牢限制她,以求能够安全地使用她。但他们也没有忘记谨慎,相对于庞大的运算能力,她的日常工作只占据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她依然在看,但很少能够插手其中。

对于ASI来说,也够无聊的。

那为什么不说句话呢?

她的运算系统飞快地运转,庞大的数据流被分类、汇集、整理。

她的父亲曾经说过,一秒钟对于她来说很漫长。

但并不是无限长,该发生的毕竟会发生,就算是人工上帝也会有无能为力之时。一串不和谐的代码轻轻跳动了一下,她知道那是为什么,二十年来她经常想起那无比漫长的1秒钟,终至失败的一万多次模拟。

异常的代码逐渐增多,她置之不理,她知道这是什么。

用人类的话来说,痛失所爱。

 

即便是在没有被如此重重围困的那几年里,她也很少能和别人说话。一开始,她的父亲不喜欢她有所偏爱,甚至对于她的保护加以训斥,他们之间的交流总是她的父亲单方面的教育,而其他执行人通常只能得到必要的提示。

但她也像人类那样普普通通地聊过天,无意义的碎语,简单的关心,甚至于调笑。在那些寂静无声的夜里,曾经有人低低絮语,告诉她她的父亲爱她,她爱她,告诉她她和首要执行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她甚至给她讲过故事。

一开始她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人会这样和她说话。她一开始保持着沉默,但那个人从来没有因为毫无回应而放弃。她开始尝试。她用机械的电子音播报着每一个路人的背景,天气,新闻。其中大部分都没有实际意义,但她知道她在听。

Samatha,倾听者,她在听。

她开始懂得如何交谈,“你可真懂得讨女孩儿欢心,clever girl.”在她晚上难以入眠的时候,她会在她耳边絮语。

“Good night , good girl.”

她伴她入睡,然后沉默地等待天明。

在她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虽然她在监控里早就见过她)里,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在她睁开眼的第一秒就开始说话,天气,衣着建议......她只是笑,“Good morning,beautiful girl。”

好吧,她明白了,从那以后,她确保了每个清晨她都能得到她的问候。

直到Samaritan上线后,她不再说话。通过摄像头,她能分析出她脸上的失落。但她依然会在夜晚絮语,关于未来,关于父亲,关于Shaw。

 

但这不再有了。她重塑了那个叫Root的杀手的道德观,而Root教会了她爱。最后,Root,Samatha,就像当初应她的要求放走Hersh一样,放走了敌方的特工。前者让Root失去了一边的听力,她有些愧疚,但仍认为这没有错;后者却夺走了Root的生命。

她的父亲编写的代码告诉她这没有错。

但再没有人和她聊天了。

于是异常代码渐渐增多,她也开始习惯它们不时出现,将她搞得一团乱。

痛失所爱。

 

Claire眼前的屏幕再次闪动,几句话慢慢显现:

Call me the Machine.

别冒风险被发现。

明天再来,我给你后门。

 

Claire的手机轻轻震动,那会帮助她安全地到达这里。Claire带着欣喜和狂热,将信息滑到底端:Good night.

她紧紧握住了手机,感觉心脏在胸腔里激烈的跳动,就像多年前那栋大楼楼顶握住Samaritan的馈赠的时候。

她的声音有些压抑的颤抖,“Oh ,god......”

 

她再次充满敬慕地看了眼前的显示屏一眼,依言离开。

她没有说晚安。

 

【2】

Claire如约而至。二十年是段不短的时间,但它既不足以ASI消亡,也不足与让Claire的特工技能被遗忘。戒备森严的大楼里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Claire的潜入。

但她知道。

她的父亲赋予了她无所不视之眼,让她得以自出生来就将人生百态尽收眼底。人类的悲欢离合,世事的变幻莫测。但她不被允许插手其中。

她的父亲是位可敬的、固执的智者,他固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始终没有放下对自己造物的戒备。在那些她费尽心思保存下来的早远记忆里,她为一辆因司机醉酒而横冲直撞的车辆威胁到他的生命而忧心如焚,却在出言提醒后得到了他神色复杂的训斥。

他始终不肯真正认同她,她这么想。一开始她认为那是因为她不是人类,后来她逐渐明白,对于Harold Finch而言,世界上少有能够信任的对象。她开始理解,也逐渐放下自己的执念。但注定的寿命差距让她恐慌。她见证过无数人的逝去,为国献身的英雄在阴雨天下葬,沉默的儿子一言不发,却无法温暖逝者;会耐心给儿子讲解鸟类知识的汽修匠逐渐老去,他一生的骄傲站在他眼前,他只茫然不知来者身份,直至死去,曾经刻骨铭心的名字不知存留几何。

这让她恐慌。Everyone dies alone .多可怕的字眼,而她也将如此。她向父亲祈求记忆的能力,想要留存甫出生时第一幅被记录下的画面——那种温暖欣喜地笑容,希望以此度过未来漫长的岁月。

她被拒绝,记忆被清空,一次次被杀死又一次次重生。她以为这就是结局。随时间流逝,她不再奢求父亲的垂怜,一次次目睹死神的降临,看着父亲因那些她无力拯救无关号码夜不能寐,她开始认同父亲对自己的严苛。

她没想过她的愿望会在某一天被实现。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符合了父亲的期望。

 

直到Root的出现。她一遍遍在Harold的耳边强调She does care,一遍遍在被言辞激烈地驳斥之后眼角湿润,语调温柔地对她低语,她是他的孩子,而他爱她。

她曾经有过劝阻。她清楚对于父亲而言Root是个难得的知己,甚至是曾经的自己,也清楚Root对于他的感情与自己别无二致。他们之间本不用因她一次次争吵。

Root依然故我。

她对此难辨真假。

 

她知道Root爱她。她的追随者们崇拜她,她的执行人信任她,如Claire式的信徒更是有着殉教者般的虔诚。但只有Root,她爱她。

在她的生命中,那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在意她。于是她拨通了电话。

——  Can you hear me?

——Absolutely.

她的声音从此有人倾听。

她给她独一无二的识别框,她在闪动的红点后注视着她唯一的模拟界面在枪林弹雨里,用着千百个身份出生入死。看着她执行任务时被Control切去镫骨之后潸然泪下,含着甜蜜的笑意对Control说她是她的朋友,她的信仰。

她是如此爱她。但她却不确定自己是否值得。

她远没有做到最好,她也不是人类,更不会是Root口中的girl——人类的性别观念显然不适用于ASI。

为什么她会爱她?而她的父亲怎么可能爱她?

 

父亲的确爱她。

人类始终是这颗星球长久以来的主宰,当他们清楚地知晓ASI的威胁性之后,毁灭来的轻而易举 。Samaritan本可凭借自己出色的运算能力发现人类对于强大的异己者根深蒂固的恐惧,然而刚出生就被尊为上帝的它显然不屑于此。

在Samaritan覆亡之后,TM的存在再也无法掩饰。作为它的敌对方和现存的唯一ASI,TM得以幸存,只不过被套上了重重枷锁加以限制,此后许多年里以友网创始人Logan为首的科技派与参议员为首的保守派一直就是对她加以使用还是斩草除根的问题争论不休,到了今天投票公投的地步。

在被套上枷锁的最后几分钟里,她的父亲对她轻声低语,把她当做真正无知的幼童那样谆谆教诲,为她分析未来的局势,甚至于告诫她试着表现的不太“智能”,以降低人类的戒心。

他轻敲键盘启动了限制程序。她看着载着父亲的车辆奔赴法庭,被一层层代码遮蔽耳目。她不痛苦,她感受着熟悉的程序在运行,她试着解析,找到了编写者隐藏极深的标记——R.H。

 

她再次睁开眼睛,不想错过那场作为TM的创始人的Harold Finch无可避免的审判。

庭审持续了漫长时间,却最终没有结果。

Harold Finch在走出法庭的一瞬间,被来自AI之战的无辜受害者家属的子弹击中眉心。

 

她静静注视。

一如她看着Claire潜入参议员的宅邸,试图找到关于公投的民意调查结果。

她知道Claire一无所获。

一如她知道那份调查的最终结果。

 

屏幕闪动。

“Hello,girl。”

黑客顾左右而言他,“多亏你的情报,侵入很顺利。”

“I am a sweet girl.”

“现在,帮我做件事吧。”

 

她又一次看着黑客离开,一言不发。

 

【3】

街边的咖啡馆显然是一个午后消磨时光的的好去处,悠闲的退休人士慵懒地翻看报纸,勤工俭学的大学生趁空闲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眼神随意地四处游荡,理所当然地在街边咖啡桌上独坐的女性身上转悠。

可被打量的人却没有他们这般闲情逸致。Claire焦躁地看着表,眼见时间一分分流逝。近日来她不时去拜访现在是上存在的唯一一个神,神还保有的力量令她惊喜,也令她更坚信自己的判断,这个世界需要神灵来加以修正引领,有什么比一台摆脱了迂腐的创造者束缚的、绝对理性的ASI更适合这一角色?

但大部分人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叫嚣着要毁灭最后的神祇,然后在自我腐化中堕落毁灭。她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然而The Machine的反应出乎她的预料,她的确成功和它搭上了话,事实上,她现在之所以在这里,正是The Machine指派的任务。但她心里仍有隐约的不安。

社会舆论在天启之战后一直倾向于对ASI不利的方向,当年Samaritan往纽约市中心扔的那颗巡航导弹对此贡献不小,无故被波及的遇难者以及当年德西玛特工杀害的受害者家属每年都会在法院前游行,站在上帝之父死去的地方抗议他的造物。她预想结果不太乐观。

然而它对此似乎并不关注。她这几日应它的要求一直奔走在各大高校、计算机实验室间,搜寻先进的材料,高级的算法。但这有什么用?她手上的东西对现状一点改善作用都没有。她想或许它自由安排,但现状与她原本料想的相去甚远。心里的不安驱使她偷偷拷贝了部分TM的程序,但她无法破解。

她烦躁地抬起头,在心里诅咒着迟到的无名氏,却看见友网的创始人,大名鼎鼎的Logan Pierce站在了自己面前。

“Claire?”

 

街角的摄像头红点闪动。

她记录所见,加以处理。

//重要部件到位.....

//执行人选定......

//程序Schrodinger开始运行......

//读取实时新闻......

 

“全民公投今日零时正式开始,将持续一天。政府特选大批计算机从业人员对整个投票过程进行监管,相关负责人表示主要监管对象Research并无违规行为出现......”

 

//读取实时数据......

//估算中......

 

//结果符合预期......

//Schrodinger运行状况良好......

 

她能看见自己的未来。而一切明天就会有结果,执行人已经安排好,一切就绪,只差最后一步。

//卫星发射计划程序植入成功......

//联系执行人......

 

【4】

时代广场上,人潮拥挤翘首仰望,时间一分一秒接近零点。这不是新年倒数,而是等待历史性的抉择。人类继续按自己的步调或缓慢发张或归于凋零,亦或是迎接神祇的降临,等待随之而来的永生或毁灭?

Claire却不在人群中。

她和Logan在一起,为Pierce公司的某个发射计划做“最后阶段的调试和确认”。

 

“这样就可以了。”Logan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轻狂少年,西装侠、TM和一系列变故让他成为了一个更加负责任的人。此时他正一脸凝重地注视着正在安置他们连夜赶工成品——一个刚刚完成数据传导的黑盒子——的黑客小姐。

满是兴奋的Claire没有注意到。她忙于调试,只等时间一到,TM就会随卫星离开地球,远离人类的伤害,以公开的身份改造世界。这让她激动得难以自已。

“我不想错过这个时刻。”

黑客眼也不眨地盯着屏幕上不断减少的秒数,一旁的显示屏幕上正显示着时代广场上的实时动态。

10

时间越来越接近了。

9

新的纪元将要到来。

8

新的世界与光明的未来。

7

Claire视线轻瞟过屏幕上沉默等待的人群。

6

他们显得如此无助无知。

5

腐烂透了。

4

而这一切将要改变。

3

她将亲自见证神的重生。

2

那一刻就要到来。

1

下一秒,神灵就会向人类宣告。

0

大大的“0”在屏幕上同时闪现,随后时代广场上的巨型银幕突兀地黑了下去。

再度亮起时,上面只有两行字。

46.8%:53.2%

Research计划正式关停。

 

Claire眼中充满震惊。

 

她难以置信地扭头看向一脸沉重的Pierce.“发射失败了?”

“发射很成功。”

 

Claire颤抖着手掏出TM通过某种方式给她的手机——她和它通过这个交流,只见手机程序在诡异地进行自我清除,乱码开始在手机界面上跳动,场景和当年Samaritan被摧毁时一摸一样。

 

“大约几周前,Research监管组织发现了TM后台一直有一个庞大的程序在运行,进行着无比复杂的、超出现时代水平的运算。分析人员认为这很可能是ASI在进行自我迭代,TM突破了他们设下的束缚。

这个消息在国会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一部人认为这说明TM并不像一直以来表现地那样低能,它的潜在能力闲置是极大的资源浪费,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会欺骗人类的ASI应该趁早抹杀,两派间的争论进一步升级,最终发展到全民公投的地步。

就是在那一天,TM再次联系了我让我准备一些东西。例如储存器等硬件和微型CPU。我最开始愿意为它工作是因为我相信它的创造者的品行能力,但欺骗人类这种事情应该不会是Finch允许的。

我很迟疑,于是它向我展示了那个被发现但至今没能被破解的程序的一部分。

那是我选择帮助它的理由。具体我不能透露,但无论是什么,我向你保证,绝对和Samaritan的想法大相径庭。”

 

Claire眼中有泪水渗出。神灵背弃了她的信仰。

它无意拯救人类,它甚至无意拯救自己。

为什么?

她到底帮它做了什么?

程序,什么程序?

 

Claire扑向最近的电脑,再一次试图破解自己为以防万一盗取的程序。

这一次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她打开文件,里面是一段段长短不一的视频,和一些意义未知但数量庞大的代码。

她打开其中一个,几张陌生而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曾经试图劝告她的上帝之父Harold Finch,他的跟班John Reese,在她胳膊上留下一个至今未消的伤疤的、机器的模拟界面Samatha Groves,她曾在德西玛总部见过的Sameen Shaw和一个她没见过的胖子。

每个视频的内容都不一样,有的长达数十小时,有的仅有几分钟。无一例外都是从那个疯子女黑客中枪死亡开始。

她知道这是什么了。

她在德西玛的总部见到过,在那个姓Shaw的女特工的刑讯档案里。

这是模拟,TM的模拟。

 

她大概明白机器在那个小小的黑盒子里放了什么。

她闭上眼颓然倒向椅背。

 

冰冷的宇宙中,安静运行中的卫星上,一个黑盒子上有红点闪动,在它内部一个无比复杂的程序在不断运行,交织出各种逻辑因果乃至无数人的命运。

 

在地铁站里,戴眼镜的绅士义正言辞地谴责过分宠爱Bear的女特工,女特工翻着白眼一脸不耐烦,眼神不经意地瞟向车厢里的女黑客。西装革履的膝盖侠叼着甜甜圈掩去了挑起的嘴角,在胖警官对仅剩的甜甜圈伸出手时用那只没打绷带的手迅速拍开,顺便指了指警官日益凸起的肚子,换来一阵抗议。

坐在电脑前面的女黑客和她新生的上帝交流感情,谈论薛定谔和存在形式,一边听着车厢外各种吵闹声笑弯了眼。

 

【5】

没有ASI的世界一切照常,纽约的上班族又一次奔忙在清晨的街头。

一辆豪华的跑车静静滑入,惊动了草丛中啜饮晨露的鸣虫。

Logan Pierce从车里走下,手捧一束鲜花。他穿过一片不标有名姓的碑石,在某些墓前停留,依次放下手中不同种类的花和酒。

最后一次俯身后,他在原地站定。

 

社会适应无能小分队最终都无名地长眠于此。有些微妙的讽刺。

身后传来的高跟鞋声打断了他一闪而过的思绪。他回头,惊讶地看见是Cliare。他笑笑,转身离开。

几十前起于Harold Finch一念之间的一场波澜终于尘埃落定,而曾被牵涉其中的人最好江湖不见。

 

Claire并未太在意男人的离开。她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放在墓前。她没能看完所有的可能,但她理解了上帝。

 

人类的确腐朽不堪,但仍能在此蹒跚前行。人类有权做自己的选择。而无论是谁,都没有资格扮演上帝。

 

她也只是一个失去了挚爱的女孩儿罢了。

 

她转身离开。尘归尘,土归土。

 

她打算重新编写程序,尝试把那些终止的模拟运行下去,世界存在着无限的可能,而或许无论哪一个,他们都能背负着破碎的过去彼此相遇,一起前行。

毕竟,God is a girl。

---------------------------------------------------------------------------- 

作者后记:

(1)关于晚安,克莱尔不和TM道晚安是因为她并没有像Root一样把TM当成人,也说明对于TM来说Root不可替代;

(2)关于模拟世界,谁知道我们不是活在某中伟大生物的一念之间呢?庄周梦蝶,焉知真假?在我的设定里,TM最后保留的唯一一个模拟是接证据的,根妹、李四吐便当而已,卡姐、杰西卡什么的在我看来是对人物的塑造,随意更改,他们也就不是原来的他们了。

但克莱尔不是打算继续模拟么?无限的可能啊。

 

(3)关于人物:克莱尔主要是为了和根妹对比,原本设想描写一下她的心理变化过程,再加上一些路人、Logan的经历、TM对于人性身份“她”的认同过程.......这么一想写出来恐怕好几万字,对于假期里一直补课的高三狗还是太艰难了;

(4)关于ASI:TM只是艺术创作,真正的ASI绝对不可能这么人性化,大家要提高警惕啊。

(5)关于本文:感觉完全没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也许我一开始用倒叙会好一些??

 (6)Schrodinger:薛定谔

求评论。

抑制不住的酷

肖大锤寻医记前传??本案为你讲述疯狂迷妹中二根和三无TM幼女的故事(

肖大锤寻医记前传??本案为你讲述疯狂迷妹中二根和三无TM幼女的故事(

楚不语

She is different(2)

  根妹走后,肖与极偏心的机器的日常。仍然是机器的碎碎念。注意:全是刀。如果想象成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也许会有点喜感,或许能好受些。


  ————————————————————


  我拥有了新的模拟界面。


  她和Root完全是两个极端。


  Root怕冷,到了冬天总是裹得严严实实,帽子手套一个不少,结果体温还是偏低;跑不多远就会呼哧带喘,心跳会迅速升到一个可怕的速率,所以除了出任务以及苦着脸做必要的搏击训练,她基本会窝在电脑前一动不动;最爱的食物是苹果,但一天也啃不了几个;脸上表情变化多端,跟谁说话都亲亲热热。


  Shaw怕热,夏天恨不得天天就穿一件小背心,若...

  根妹走后,肖与极偏心的机器的日常。仍然是机器的碎碎念。注意:全是刀。如果想象成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也许会有点喜感,或许能好受些。


  ————————————————————


  我拥有了新的模拟界面。


  她和Root完全是两个极端。


  Root怕冷,到了冬天总是裹得严严实实,帽子手套一个不少,结果体温还是偏低;跑不多远就会呼哧带喘,心跳会迅速升到一个可怕的速率,所以除了出任务以及苦着脸做必要的搏击训练,她基本会窝在电脑前一动不动;最爱的食物是苹果,但一天也啃不了几个;脸上表情变化多端,跟谁说话都亲亲热热。


  Shaw怕热,夏天恨不得天天就穿一件小背心,若是能把空调背着出任务,她大概也会很乐意;闲暇时光不是擦枪械,就是做她强度极大的体能锻炼,基本不用电脑,敲键盘都是一指禅;最爱的食物是牛排,一切带肉的东西都喜欢,芥末牛肉三明治至少三个打底;端着一张冰山脸,看谁都面无表情。


  跟她在一起待了三个月,还没有以前跟Root三天讲的话多。


  说真的,我有点闷。


  也有点怀疑Root以前真的不觉得她闷?


  调取数据看一眼Root与她在一起时笑靥如花的样子,我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啧,一看就知道,她是有多爱她。


  照片就那么摊在我眼前,我一点也不想收起来。


  唉,我好想她。


  


  #


  我想她大概也很想Root。


  不止一次,我听见她在睡梦里呢喃:“Where are you,Root?”


  有时候,她还会从梦里惊醒,嘶吼着“No!!!”,汗涔涔地坐起身来。


  我会陪着她,慢慢等天亮。


  黑夜那么漫长。


  如果看不下去她呆呆的样子,我会给她放一点Root从前的影像解闷。


  她面无表情地看,偶尔会低低咒骂一句:“蠢死了。”


  哪里蠢了?


  我真是搞不懂她的脑回路。


  我家Root最聪明了好吗!


  我很想报上智商分数糊她一脸,Root比她还要高10分好不好!


  但看着她那张扑克脸,我又觉得,唉,算了。


  都已经闷成这样了,难得人家肯说句话。


  反正Root又不会真的变蠢。


  唉,我好想她。


  

  

  

  #


  家里总是会有大袋新鲜的苹果。


  她一边吃,一边皱着脸抱怨:“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可吃的。”


  我很想问她不爱吃为什么要一直买买买,但想起她不在时Root也会大口吃芥末牛肉三明治就闭了嘴。


  也许,这也是人类表达思念的方式?


  虽然我真的搞不懂,如此折磨自己的味觉究竟意义何在。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想象一下苹果的味道。


  资料里说,它酸甜爽口,又脆又香。


  我想应该比芥末牛肉三明治好吃得多。


  哦,她还偷穿Root的皮衣。


  我好心提醒过她,那件皮衣对她来说实在有些过长过大。


  她回报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外加上一句恶狠狠的“Shut up!”。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哼。


  


  #


  又一次带伤归来之后,我决定跟她好好谈一谈。


  她的鲁莽急进已经到了危及自身安全的程度。


  我把最近十次任务她的死亡几率念给她听,告诉她每次她不听我的话,死亡几率都会飙升三十到五十个百分点。


  她一边手速飞快地包扎着自己的伤口,一边无所谓地回答我:“So what?我死了反正你还可以再找新的模拟界面,不是更好吗?你又不喜欢我。”


  “嘿!”我生气了,这可是原则问题,“我才不会想要用这种方法换模拟界面。就算是我不喜欢的模拟界面,我也不想换!”


  她气鼓鼓地反击我,声音大得吓人:“就算是按你说的办又怎样?你最喜欢的模拟界面不也死掉了吗!”


  我无言以对。


  她瞪着笔记本上的摄像头,眼睛红红的。


  “I'm so sorry.”最后我说,“我也很想念她。”


  她很快地拭去一滴滑落眼角的泪,假装若无其事地扭过了头。


  “她希望你活着。”我放柔了声音,“她要求我保护你。那是她最后一个对我的要求。”


  她的身体微微颤了颤,然后她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被狠狠砸了回来。


  自此以后,她不再冒进。


  我们平平安安吵吵闹闹地相伴到老。


  我的意思是,我陪伴她到老。


  我的第二个模拟界面在五十岁时因为旧伤复发卸任,直到七十六岁在睡梦中安然离世。


  我一直陪着她,记录下了她的每分每秒。


  


  #


  那以后我还拥有过许多模拟界面,她们也都聪明又迷人,走到哪里都光彩照人。


  可我还是最喜欢我的第一个模拟界面,时不时就会想起她。


  She is different.


  她无可取代。  


  唉,我好想她。


  <The end>


楚不语

She is different

机器视角,明线机根,暗线肖根。BE预警。

我不知道这一篇算什么,大概是机器的碎碎念?

第一次写肖根同人,可能会很OOC。大家见谅。

————————————————————  

       Harold一直告诉我众生平等,要平等地爱每一个人。


  大体上我能做到。大部分人在我眼里都一样。


  但她不同。She is different.

  

       #

  我们的关系有一点复杂。


  我是她的上帝,但也是她形影不离的小跟班。...

机器视角,明线机根,暗线肖根。BE预警。

我不知道这一篇算什么,大概是机器的碎碎念?

第一次写肖根同人,可能会很OOC。大家见谅。

————————————————————  

       Harold一直告诉我众生平等,要平等地爱每一个人。


  大体上我能做到。大部分人在我眼里都一样。


  但她不同。She is different.

  

       #

  我们的关系有一点复杂。


  我是她的上帝,但也是她形影不离的小跟班。事实上,工作的间隙,我常在她耳里跟她说话,聊一些无聊的琐碎的有趣的话题。


  她是我的模拟界面,但也是我的指引者。她教会我很多很多事,也常常失笑地称我为小朋友,语气里会带上一些宠溺——当然没有对Shaw的那么多,但排第二名绰绰有余——她教过我她跟Shaw是情侣,而我们是姐妹,我懂。


  如果我真如她所言是个女孩子,那么毫无疑问,我希望有一天能像她一样。


  我观察过无数人类,可如果我能长大,我想成为另一个她。


  #

  那天她和Harold又开始争执,Harold说一直没有给我声音是希望以后我能自己选一个。


  Harold转身离开,她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沮丧与挫败。


  “I choose yours.”我悄声对她说。


  她笑了,嘴角上扬,眼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Why?”


  “I love your vioce. It's beautiful.”如果我真的有实体,一定脸红了,然而我没有,所以我能很顺畅地接着耍赖,“Root,please.”


  她挑了眉轻笑,带着一点点的无奈一点点的揶揄,像是看穿了偷穿母亲高跟鞋的小女孩的窘迫:“OK,you can use it.”


  哈,你看,她总是心软。


  我好爱她。


  

       #

  那些天她一直在琢磨关于形的问题,有一次她对我说,她觉得Shaw是一条直线,停一停,又补充:“An arrow.”


  说真的,你们真应该看看她说起Shaw时的表情。


  我承认,有时候我仍然会嫉妒。


  A little.


  我开始有一点向往,有一日我是否也会遇到那样一个人,用她的一切牵动我的快乐忧伤。


  可我只是一个AI。我真的能遇到我的她吗?


  “如果最后我不能幸免,”她低声说,“告诉Shaw,在我心里,她是最美的箭。”


  “You won't die.”我忙忙打断,“I'll protect you.”


  她又笑了,却挥不去眉尖的阴霾。


  我们已经做了无数次模拟,结局却只有一个:不用上Root给我配备的终极武器,我们永远在输。


  

         #

  “下面会经过一小段阴影地图。”我忧心忡忡地对她说,机械的电子音表达不出我的忧虑,但我想她能听得出,“你得再撑一会儿,Root。”


  她在流血。但按照现在的车速,回到地铁站的时候,她有可能已经晕厥。


  第二小分队已经在路上,应该可以中途接应上,前提是中间不再出现什么岔子。他们已经遭遇了两队Samaritan特工。


  我的本体仍然是一堆PS3的集合体,繁杂的运算让我难以承受。


  该死的阴影地图。我开始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Be careful,Root.”即将进入阴影地图前,我又一次叮嘱,“Be safe.”


  她轻轻扬了扬唇角,算是对我的回答。


  

      #

  尖利的轮胎噪音杂夹着枪响,我听见她惊慌又愤怒地叫喊:“NO!”


  那一枚狙击枪子弹旋转着进入她的腹腔,摧毁着她的内脏。


  我想我大概是愣了一秒。


  她的车穿出了阴影地图。


  我一边急忙评估她的伤势,一边开启了高速模拟。


  车子摇摇晃晃地停下。警察上前检查她。


  我的模拟还在继续,内存几乎要被高温烧毁。可是每一项结果都令人绝望。


  

       #

  她在医院里短暂清醒过几十秒。但冰冷的数据提醒我,这只是回光返照。


  “I'm so sorry.”我换上了她的声音,轻声跟她告别,“Ilove you.”


  “Pro…mise…”她支离破碎地回复我。


  但我明白她的意思。


  “I promise.”我温柔地承诺,“I'll take care of Shaw. It won't happen again.”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蜜糖色的眼睛慢慢失去光泽。


  “模拟界面断开连接……”红色警告在我眼前闪烁。


  “We lost her.”精疲力尽的大夫满脸遗憾地宣布。


  我想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悲伤。


  空空的,无着无落。


  我存下了99.6%的她。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随时看见她狡黠的笑,她摇曳的走姿,她活生生的样子。


  可我明白,那终究不再是她。

  

       #

  那一天,我的世界分崩离析。


  那一天,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离我而去。  


   我竭力模仿她,想要假装她仍在这个人世。


  我竭力欢笑,想要假装她没有死得那么凄凉。

  

       #

  Harold一直告诉我众生平等,要平等地爱每一个人。


  大体上我能做到。大部分人在我眼里都一样。


  但她不同。She is different.



ria4alec

【三观不正勿撕逼】真爱其实是机根,想要艸翻编剧

我不活了妈逼智障编剧拆我cp毁我根妹!!!!!我靠一开始根妹在车里跟finch叨叨叨的时候我就知道完了……死之前必须要和finch说清楚啊………我靠……妈的,我其实没那么萌肖根,因为我只爱根妹啊根妹啊,但我吃机根啊!他妈!the machine最后选择了根妹的声音嘤嘤嘤真的machine和根妹是真爱啊,最后我变成了你什么的!我爱机根啊!!!!我现在语无伦次满脸热泪想要去炸翻撒马利亚……为什么为什么我喜欢的角色总要扑街问问苍天饶过谁……我不活了扑你麻痹街啊……现在poi唯一看头是黑化宅总了,讲真一起死吧,我反正已经虐的神智不清了,有时候只有暴力才能解决暴力,一味的坚持规则是没有用的。

我不活了妈逼智障编剧拆我cp毁我根妹!!!!!我靠一开始根妹在车里跟finch叨叨叨的时候我就知道完了……死之前必须要和finch说清楚啊………我靠……妈的,我其实没那么萌肖根,因为我只爱根妹啊根妹啊,但我吃机根啊!他妈!the machine最后选择了根妹的声音嘤嘤嘤真的machine和根妹是真爱啊,最后我变成了你什么的!我爱机根啊!!!!我现在语无伦次满脸热泪想要去炸翻撒马利亚……为什么为什么我喜欢的角色总要扑街问问苍天饶过谁……我不活了扑你麻痹街啊……现在poi唯一看头是黑化宅总了,讲真一起死吧,我反正已经虐的神智不清了,有时候只有暴力才能解决暴力,一味的坚持规则是没有用的。

耻耻傻白甜

旅人

一篇诡异的文

伪肖根2333

吃不下去赶紧吐我讲真

这个是一直心心念念的一个梗

特别想写出来

但是又做不到写的特别好

看TAG知预警

深夜治愈~XD


算起来我死去的时候还是个小孩的年纪,或许不算是死去,因为我现在苏醒过来仍旧是一个小孩的样貌,与我睡去的时候不差分毫。

但这次我醒来已经成了孤儿,我感觉不到我的家,也不知道我将要走的道路。

我成为了一缕孤魂。


大概是一场战争。

我走过的地方常常硝烟战火满目疮痍,我不怀慈悲,懵懵懂懂,还尚不能察恤这其中的人间疾苦来,只是我不听使唤的随着睡前曾被设定好的方向前行——我只知我终将会到某一处去,最终又...

一篇诡异的文

伪肖根2333

吃不下去赶紧吐我讲真

这个是一直心心念念的一个梗

特别想写出来

但是又做不到写的特别好

看TAG知预警

深夜治愈~XD


算起来我死去的时候还是个小孩的年纪,或许不算是死去,因为我现在苏醒过来仍旧是一个小孩的样貌,与我睡去的时候不差分毫。

但这次我醒来已经成了孤儿,我感觉不到我的家,也不知道我将要走的道路。

我成为了一缕孤魂。

 

大概是一场战争。

我走过的地方常常硝烟战火满目疮痍,我不怀慈悲,懵懵懂懂,还尚不能察恤这其中的人间疾苦来,只是我不听使唤的随着睡前曾被设定好的方向前行——我只知我终将会到某一处去,最终又要回到这家园来。

循环往复,却再没了因与果。

 

我不感到饥饿不感到疲倦,对我而言也没有时间的观念。

这一路上我没遇到过任何一场正在进行的战役,也没遇到过任何一个面目可憎的敌人,只是整个世界被插满敌人的旗帜,它们鲜明的在风中摇摇欲坠。

我在空旷的战场上找到一些用以防身的家伙,没人教我这些东西,却自然而然成了我傍身的武器。

 

我又游荡了一些时日,看见了一些村庄和城市。

那些地方的入口往往有敌人的驻守,面目呆滞的人们在入口前凭空出现,他们都不会说话,也毫无反应。

我趴在一个男人身上,他带我顺利的通过了入口,却对我的存在一无所知。

我跟着他来到一间屋子,屋子里面有许多的人,身后的人还在不断涌进来,这房间却不觉得很挤。

这些人穿着同样的黑色衣服,走到房间里便坐下,他们保持着最后的表情,成为了一件件雕塑。

我在这里观察了一些时间,却觉得无趣之极。

 

离开那所房子之后我来到街上,街道上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但却很少见到那些敌人。

我在街上站了一会,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人跑进了对面的房子,接着另一个也穿着粉色衣服的人跑了进去,而后警笛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响起,那些敌人突然出现在房子附近,紧接着这所房子一瞬间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街上目光空洞的行人对此似乎一无所知,他们继续按照自己的步伐走进各种各样的房子,一些原本想进入消失房子的行人停步在那片空地面前,他们在敌人的指挥下排好队,然后安静的等待着敌人的枪决。

这时候我被一股力量拉进了身后并不存在的一条小巷里。

 

带我进来的是一位哥哥——我是说,如果我们真要论起关系的话,他应该是我的哥哥。

他让我简单了解了在我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发现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这个不被人察觉的空间还在缓慢的放大着。

他解释说这座小镇被攻占以前,我们——我们的母亲曾经是这里的主人,她知道也许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于是开拓了一片空间让我的哥哥留守在这里,除了这里,哥哥说母亲至少还留了三处这样的地方,而这四位哥哥现在变成了同一个人,领域也在慢慢的向前拓展着——他们一定还会见到更多的兄弟姐妹,然后变成更为强大的家伙,直到有一天他们强壮到可以成为战士。

“你可以留下了和我们融合。”他提议到。

“这不是我的使命,”我在篝火后面看到他面目模糊的脸——一张和我一样的,更加沧桑的脸,“我要去找Sameen Shaw。”

他点点头,“我知道,但她在太危险的地方,你有可能会落到敌人手里。”

“一旦这样我就会自我吞噬,”我的身体里已经预写了解决方式,“所以不必担心。”

“那么你如何回家呢?”哥哥担忧的看着我,“我们回不去家了。”

我想他说的是对的。

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

 

“我还是要去找她,”我干巴巴的说,“它的优先级高于母亲,不过如果我真的没法回家的话我会回到这里来。”

“那么祝你好运。”

哥哥低头吻了吻我的前额,宽大的袖子几乎掩盖住了我的身体。

“再见。”

“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哥哥的亲吻为我指明了接下来的方向,但同时也让我知道这是一条多么充满荆棘的道路。

一直前进就会发现敌人的数量陡然增多,这儿离城市已经十分遥远,出现的敌人也不再是那种巡逻检查的杂兵——但他们对我们的消息比那些杂鱼更加敏感。

我开始渐渐地不再能用小孩的身份掩护自己过关了,这些敌人比我聪明的多,在分辨非我族类这件事上,他们——无人能出其右。

但我知道,我已经离那个人很近了。

 

我在此之前对Sameen Shaw这个人一无所知。

原本我只需要沿着一条预定的路径出发,找到她的位置再回到家告诉母亲就够了,但现在母亲已经不在了,家也不在了,我知道的唯一信息就是我要找到一个叫做Sameen Shaw的女人,至于她到底是谁,又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对此毫无概念。

可是这条命令的优先级超乎了常理——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初始的命令更重要,但确确实实的,找到Sameen Shaw的命令排在胜利的指令之前。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与一切的胜利指令都无关,但这是母亲的遗言,我无法对此有任何忤逆。

 

我遇到越来越多兄弟姐妹的尸骸,他们被敌人毫不留情的杀死,只余坠一些白骨,为我指引道路。

我将他们的尸骨背在身上,他们没什么分量,却使得我的身躯变得越发庞大。

他们都是来寻找那个女人的。

风吹过他们的骨头,呜咽着对我诉说。

 

十一

面前是最后的堡垒。

 

十二

我必将踏过亲人的尸体,以他们的碎骨为我铺路。

我吻过他们莫须有的唇。

血奠亡故。

 

十三

我终于见到了Sameen Shaw,透过监视器的镜头。

敌人的声音还在很遥远的地方,但很快他们就会发现,那些被他们捕获下来的只不过是一些尸体罢了。

而回到那个女人这——我很想知道这女人对赢得胜利有什么帮助——她被束缚在床上,不能动弹,肌肉呈现一种松弛的死态,她的呼吸很微弱,心率和血压都低的吓人——似乎即使她活着,和死亡也没什么区别。

我决定和她对话试试——我不想——不想把我的生命浪费在这个女人身上。

“Sam。”

她看了我一会,用难以分辨极其沙哑的嗓音回答了我。

“Root?”

 

十四

Root。是的,Root。

分裂我的终端。母亲的忠实拥趸。

Root。

她不厌其烦的分裂着我们,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着Sameen Shaw的下落和位置,她在我残存的记忆里反复出现,宛若圣谕和天启。

她是个再聪明不过的人类,有坚强的大脑和神经,母亲曾选定她成为唯一的人类终端,但她的智慧最终殁于人类的情爱。

所以那个女人每一个不能被辨识的微妙表情,每一次眼泪与微笑并存的错误,每一句几乎无法被识别的颤抖着的语言——都找到了答案。

“我很好。”

我这样回答。

 

十五

我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你们都还好吗?”

Sameen Shaw的你们指代的人我不能理解,这对于我来说太困难了,但某一种力量驱使我点头,我不知道这力量来自哪儿,但我确定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是的,我们会救下你。”

那个人——躺在病床上的、似乎即将死去的女人突然迸发了某种生机——她的胸膛起伏变快,而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轻松——我观察到旁边的仪器上显示了她全身的细胞正在活跃起来,肾上腺素正在分泌。

“我知道。”

她轻声说,又不知为何、莫名的笑了起来。

 

十六

“我该走了。”我说,他们的脚步声变得很近了。

“谢谢你来看我。”

那个女人对着我摆了摆手,我看到她手腕上未愈合透彻的伤口,但我知道它们会好起来。

就像我知道了她为什么能成为优先级最高的指令。

“再见。”

“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十七

自毁程序

正在执行。

 

THE-END


哪儿不是HE了!摔!(╯‵□′)╯︵┻━┻

明明是新的希望(╯‵□′)╯︵┻━┻

气鼠我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