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手paro

678浏览    26参与
剑幕

毫无文笔log

前提设定请戳本合集

依然我流OOC

————————————————————————


Page 1


“脱裤子修脚呢?”

“闭上你的嘴,把电笔给我。”


Page 2


“目标清除。M,准备路线给我。”

“什么?信号不稳。”

“M,逃脱路线!离爆炸只有57秒了!”

“你检查过你的通讯器了吗,西格森。”

“该死,知道了!对不起!酒柜里的波本是我喝的,下一次拍卖会我赔给你,把路线给我!”

“下一个排水口。”


Page 3


“我要给你准备什么样的葬礼?”

“看来你的幽默感只限...

毫无文笔log

前提设定请戳本合集

依然我流OOC

————————————————————————


Page 1

 

“脱裤子修脚呢?”

“闭上你的嘴,把电笔给我。”

 

Page 2

 

“目标清除。M,准备路线给我。”

“什么?信号不稳。”

“M,逃脱路线!离爆炸只有57秒了!”

“你检查过你的通讯器了吗,西格森。”

“该死,知道了!对不起!酒柜里的波本是我喝的,下一次拍卖会我赔给你,把路线给我!”

“下一个排水口。”

 

Page 3

 

“我要给你准备什么样的葬礼?”

“看来你的幽默感只限于这种无趣的职业性打趣。”

“毕竟你也只有这时候能开口说人话。”

“你觉得我能够活到有个像样葬礼的时候吗。”

“那就换个问法吧,你想要什么样的死法?被猎枪弹炸裂心脏?被拷问到失血过多?”

“如果你是想劝我出任务时穿防弹衣,那我宁可再断另一条腿送给你。”

“……快一点……回答我。”

“这样吧,假如我退休,你就把我和我的行李——但是别往里装那顶猎鹿帽——都骗到一座山上,在山谷偏僻的地方有一个、一个瀑布,然后、趁我不注、呃——”

“……哈。”

“呼……趁我不注意,把我——推下去。”

“喘得厉害呢,上了年纪所以容易腰疼吗。”

“别摆出那种笑,你为什么总爱在这种时候讨论话题?”

“做爱的时候?逼着你说话,听着就知道你什么时候缴械。这叫什么,对了,语言的魅力。”

“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Page 0

 

“我要这个,戒指。”

“还给我。”

“不,我要这个。”

“这不是玩具,你还不明白这是什么。”

“蓝宝石,忠贞。中指,热恋。”

“还给我,孩子。”

“你还有一个不是吗。我要这个。”

“戴上了,可就回不了头了。”

“我全身都是血,先生。”

“那只是、只是一个可怕的梦,你会醒过来的。”

“你喜欢星星吧。我从书上看过,一旦被意外所干扰,有的星星不得不偏离轨道,一去不返,直到最终被捕获、或者摔得粉碎。你瞧,我全身都是血,有那些死人的,有你的,还有我的。从前可能没有,但是现在有,以后也会有。”

“……对,我们全身都是血……

“我要这个,先生。轨道之外的星星,还可能有重来的梦吗。”

“你……叫什么名字……”

 

Page 4

 

“晚安,詹姆斯·莫里亚蒂。”

“晚安,夏洛克·福尔摩斯。”

 

 

 

 

 

 

 

沨泠氿

/佣园杀手paro ·引子

Part1.

剧烈的爆炸声,她所有的美好,都毁于一旦。

手中的沙坑玩具落地,带来了时间的停滞。

“爸爸!”火焰点燃了夜空,那一刻她几乎失声。

眼中映出燃烧的红光,和渐渐瓦解的……家。

消防员赶到的时候,大火已经把一切都吞噬了。烧焦的废墟前只剩下一个晕死的女孩。

Part2.

白衣天使从地狱走出,蹲在他身前。

“抱歉,那把刀扎得很深,已经刺穿心脏了。”女人递给他一个装着瑞士军刀的透明塑料袋,“你的爸爸超出我们意料外的坚强,但是上帝还是把他带走了。”

他的脸上只残留着两行风干的泪痕。表现得如此平静,平静得已经不像刚年满九岁的男孩。

“我知道了,谢谢您。”

医生伸出手轻抚他的脸...

Part1.

剧烈的爆炸声,她所有的美好,都毁于一旦。

手中的沙坑玩具落地,带来了时间的停滞。

“爸爸!”火焰点燃了夜空,那一刻她几乎失声。

眼中映出燃烧的红光,和渐渐瓦解的……家。

消防员赶到的时候,大火已经把一切都吞噬了。烧焦的废墟前只剩下一个晕死的女孩。

Part2.

白衣天使从地狱走出,蹲在他身前。

“抱歉,那把刀扎得很深,已经刺穿心脏了。”女人递给他一个装着瑞士军刀的透明塑料袋,“你的爸爸超出我们意料外的坚强,但是上帝还是把他带走了。”

他的脸上只残留着两行风干的泪痕。表现得如此平静,平静得已经不像刚年满九岁的男孩。

“我知道了,谢谢您。”

医生伸出手轻抚他的脸,强行抑制自己的情绪,“抱歉姐姐没办法照顾你……孤儿院的手续我已经办好了,去到那里要好好跟那些孩子们相处……”

“我会的,琼斯姐姐,”他打断了她的话,“我会很乖,然后找到杀死爸爸的人,用这把刀刺穿他的心脏。”

女人紧紧拥他入怀,“上帝保佑你这可怜的孩子,不要再剥夺他的童年了。”


Part3.

当她被牵入孤儿院时,她没有看着那些欢快玩耍的孩子们,而是将视线落到坐在角落里戴着兜帽的男孩身上。她松开那只陌生的手,慢慢走至他的身前。

“走开。”男孩察觉到有人靠近,却依然把玩着手中的军刀。

“玩刀会伤到自己的。”

他终于正眼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我做什么需要你管吗。”

“我管不了。”她回答,夺过他手里的刀,“但是这把刀跟我父亲做的一模一样。”

他睁大眼睛,仿佛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你爸爸是做什么的?”他大声问道。

她在他身旁坐下,盯着那把刀许久。

我的爸爸特别厉害,从我小时候的稻草人玩具,到军用的武装器械,他都可以做的很好。他可以做到像个称职的父亲一样陪我玩,也可以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闷头研究制作一个晚上。

女孩眼里的温柔似乎下一秒就会溢出。

“我可以听听你的故事吗?”她问。

“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接过她递来的短刀,“我的爸爸就是被这把刀杀死的。”

“那……”

“我妈妈是因我而死的。”他似乎知道她想问什么,“在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她不再多问,只是低头看着脚下的地板。

“我是不是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突然打破沉寂,又仿佛是在问自己。

“当然不是。”她立刻否认,“爸爸说每个人来都会有自己的价值,因为世间万物,上帝却让你成了能够掌控世界的生物。真的很幸运。”

他开始注意起面前这个女孩,短头发扎起了马尾,墨绿色的瞳孔,如果不是神情憔悴,她一定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谢谢。”

“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我叫丽莎。你的呢?”

“萨贝达,奈布·萨贝达。”

——我们同样是被上帝遗忘的可悲人。


·

“就是这两个?”

“对,这个男孩的父亲曾经在他们手下做间谍,据说还是“Hawk Eye”的领首。”

“确实。”男人俯身打量着他,“有着和他父亲一样犀利的目光。”

“那旁边这个女孩呢?”

“她的父母则是为黑色俱乐部提供武装器械的精英,夫妻两人都死于半年前的那场爆炸事故。”青年翻着手中的资料,“既然是爆炸,那就八成是意外了,可能那个人是察觉两人发现他是利用他们后才决定灭口,但是这小女孩当时不在屋内,逃过一劫。”

“你多大了?”男人摘下墨镜看着她。

“八岁。”

“好,”男人重新戴上黑色墨镜。

“小家伙们,想为你们的家人报仇吗?”

TO  BE  CONTINUED……

-SolarEchoes-

光影交错之时 设定

『有光,就一定有影。』

『当黑色地带中的杀手与不为人知的特工相遇会发生什么呢?』

杀手×特工paro
已获得@yuki的授权
我这回终于没有那么标题废了
内含1146×3083,双杀组等等cp
不会有《与你相杀于酷夏残冬》那么黑暗~
不喜欢压抑却又喜欢杀手pa的孩纸们的福利哦
顺便感谢来自@yuki大大的灵感哦(´-ω-`)
(一切以实文为准)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杀手组织【Daylight  nightmare】(白日梦魇)
成员表
代号U-1146
代号U-4986
代号U-2048
代号U-2626:目前已知负责接任务、黑客技术支持...

『有光,就一定有影。』

『当黑色地带中的杀手与不为人知的特工相遇会发生什么呢?』

杀手×特工paro
已获得@yuki的授权
我这回终于没有那么标题废了
内含1146×3083,双杀组等等cp
不会有《与你相杀于酷夏残冬》那么黑暗~
不喜欢压抑却又喜欢杀手pa的孩纸们的福利哦
顺便感谢来自@yuki大大的灵感哦(´-ω-`)
(一切以实文为准)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杀手组织【Daylight  nightmare】(白日梦魇)
成员表
代号U-1146
代号U-4986
代号U-2048
代号U-2626:目前已知负责接任务、黑客技术支持
代号KT
(日常不带2001系列)

CIA特别行动小组【Midnight】(子夜)
成员表
代号AE-3803:后勤特工,目前临时代替1303为前线特工
代号4201
代号NK
代号5100
代号AD-1303:目前因病无法于前线执行任务,临时担任后勤特工于后方提供技术支持
(怎么可能会不带Rc玩呢~(笑)为了不让她太bug的设定打乱平衡我可是花了大工夫的)

预告的热度决定我发文的时间~
所以该干什么你们应该知道<(`^´)>

阿阿阿阿阿夸

【杀手paro】不要温顺的走向那个良夜【罗黑】

一个突然的脑洞。
放飞自我之作。
人物严重OOC。
感觉完全没人看系列。
文笔渣成狗。
二设一大堆。

——————————分割线君—————————

是夜,是带着美酒与金钱的气息的疯狂之夜。在这华丽的唐纳德大庄园中更是如此,这是富豪们的狂欢,他们在金色的舞池中肆意,在觥筹交错中迷离。
你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什么都不是,要知道,唐纳德庄园的女主人奢侈成性。对于她而言,每晚疯狂的派对可是生活的必须品。
可是,今天美丽的女主人苏菲一反常态,她没有去舞会里与他人热舞,正坐在她的闺房中,透过静静的望着远方。但是她不断颤抖的双手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失礼了,夫人。”随着“吱呀——”的开门声,走进来的是一名端正的青...

一个突然的脑洞。
放飞自我之作。
人物严重OOC。
感觉完全没人看系列。
文笔渣成狗。
二设一大堆。

——————————分割线君—————————

是夜,是带着美酒与金钱的气息的疯狂之夜。在这华丽的唐纳德大庄园中更是如此,这是富豪们的狂欢,他们在金色的舞池中肆意,在觥筹交错中迷离。
你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什么都不是,要知道,唐纳德庄园的女主人奢侈成性。对于她而言,每晚疯狂的派对可是生活的必须品。
可是,今天美丽的女主人苏菲一反常态,她没有去舞会里与他人热舞,正坐在她的闺房中,透过静静的望着远方。但是她不断颤抖的双手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失礼了,夫人。”随着“吱呀——”的开门声,走进来的是一名端正的青年。
“我很抱歉,我来迟了。”青年微笑着说,他漂亮的金发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但依然无法掩盖他脸上温柔的笑。
“哦,没关系”女主人急忙起身,迎向了青年“亲爱的罗伊斯,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知道了,我的夫人,我也很想你。”青年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忧伤,让他的看上去更加诱人了。
“那么,今天你又有什么好东西呢?”苏菲微笑着说。
罗伊斯紧了紧他的手套,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箱子。
这是一个不大的盒子,但是如果放在行家的面前,他一定发出惊叹。因为这个盒子的价值足以买下半个庄园了。
罗伊斯修长的手指在盒子里轻轻翻找,最后才在女人期盼的目光下拿出一条项链。通透的水晶被打磨成了水滴的形状,配上碎银的装饰,仿佛就是天使落下的眼泪。
“夫人,我觉得这条项链非常符合您的气质。”罗伊斯把项链握着手中“如果您带上它,那么今晚的女王一定是您。”
“天哪,我的心肝,为什么你总能这么懂我?”
“承蒙厚爱。”青年弯下腰,轻轻的帮女人带上了项链。
女人温柔的把玩着项链,眼中含情脉脉,望向青年“我想要的永远不是项链,而是你啊。”
“你也懂得吧?我的罗伊斯。”美丽的女主人站起身来,攀上了青年的双臂。
她闭上了双眼,纤长的眉毛在微微颤抖。她的双唇迎了过去,就差一个来自对方的轻吻了。
青年微微一笑,一把搂过女人的腰,然后用一颗子弹回应了女人的吻。
随着一声微弱的轻声,女人感到了腹部的剧痛,她的身子重重的跌落,代表生命的温热的液体从她的伤口中溜出,把纯白的舞裙染成了鲜红色。
“啧,”罗伊斯以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女人的尸体“对不起啊,这位夫人,我并没有亲吻碧池的爱好,特别是你这种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过的身体。”
他从口袋里拿出白色手帕,擦掉了粘在脸上的血污。
“像你这种女人,连给我提鞋的份都算不上。”
黑暗的走廊里突兀的传来了脚步声,罗伊斯并没有诧异,而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
“呦,这不是我最最最可爱的黑卡吗”罗伊斯笑着迎了过去。想要给对方一个熊抱。“听我说听我说,刚才的那个老女人一直想要去揩我油,这时候就需要你这种美丽而年轻的少女来治愈我了。”
“主人你也太慢了”深蓝色秀发的少女抱怨道,一个闪身躲掉了对方的熊抱。“还有,你身上好脏。”
“等一下,”罗伊斯打量着面前的少女,“你怎么穿的是男装?”
“一言难尽,主人。”黑卡松了送自己的领带。
本来黑卡就长得十分英气,冷漠的脸外加一身修身西装使她整个人都散发着禁欲的气息,微长的秀发被扎起,露出白皙的后颈。除去有点矮,她看上去真的和别的男生一样帅气。
“既然办完事了,那么快点走吧,主人。”黑卡说“我已经确认好了路线。东西我也拿到了。”
“黑卡。”
“怎么了,主人。”
“你穿男装的样子也很可爱的。”
“……你想说的就这些吗?”
“不是,我只是感叹一下,对了你找到线索了吗?”
“没有,主人,这里没有娜娜莉的一丝痕迹。我们上当了。”
“……真是奇怪啊。”罗伊斯苦恼的挠了挠头“为什么哪里都找不到姐姐。”
“以后这种危险的事,我可以一个人完成,主人,毕竟保护您是我的使命。”
“好了,别说了,快点走吧。”罗伊斯蛮横的拉起黑卡的手,“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姐姐的失踪也有我的一份责任,你不必自责,你要做的不是保护我……”
青年顿了顿,“而是留在我的身边支持我。”
少女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
“好的,主人。”她如此回答道。

讲真这两天我一直沉迷于腹黑罗和男装黑的设定。这对超级好吃啊啊啊啊。他们是世界的财富啊啊啊。
坐等阿官打脸。
如果有小可爱喜欢,大概还会继续写下去的。

生生造化

#黑瓶#《德国遗事》——架空向[03]

chapter.03
 
黑瞎子拍了拍掌,片刻后门外传来了嗒嗒嗒的走步声,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少年端着一个托盘推门进来。
 
“师傅。”他冲黑瞎子点了点头,把托盘交给黑瞎子,转身离开时却悄悄打量起张起灵。张起灵冷淡地迎上少年的目光,少年尚还年轻,倏地睁大了眼睛,脸上是一副被人抓包的羞赧,别过头匆匆离开了。
 
一声轻笑拉回了张起灵的注意力,黑瞎子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搅拌起手中的药碗,短暂的沉寂让气氛变得很诡异。尤其是当黑瞎子十分自然地舀起一匙羹药汤送到张起灵嘴边,而张起灵也十分正常地侧头躲过时,两人气氛已经诡异得不能更诡异了。
 
黑瞎子把碗放下:“我喂还是你自己来?”
 ...

chapter.03
 
黑瞎子拍了拍掌,片刻后门外传来了嗒嗒嗒的走步声,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少年端着一个托盘推门进来。
 
“师傅。”他冲黑瞎子点了点头,把托盘交给黑瞎子,转身离开时却悄悄打量起张起灵。张起灵冷淡地迎上少年的目光,少年尚还年轻,倏地睁大了眼睛,脸上是一副被人抓包的羞赧,别过头匆匆离开了。
 
一声轻笑拉回了张起灵的注意力,黑瞎子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搅拌起手中的药碗,短暂的沉寂让气氛变得很诡异。尤其是当黑瞎子十分自然地舀起一匙羹药汤送到张起灵嘴边,而张起灵也十分正常地侧头躲过时,两人气氛已经诡异得不能更诡异了。
 
黑瞎子把碗放下:“我喂还是你自己来?”
 
张起灵自然不会回答。
 
戴墨镜的男人似乎是无奈地站起来,“我放开,你喝药,OK?”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第二个手铐被打开时,张起灵早已蓄好力的左手朝黑瞎子脸上一挥,对方却像早就料到一样游刃有余地躲过了。正当他准备继续耍耍嘴皮子时,陶瓷药碗实实地磕碎在了他额头上。
 
深褐色的药汤立刻染黑了雪白的床单,纵是张起灵,也因为碎瓷片的飞溅而眯了眯眼,他能感到腹部的伤口裂开了。但他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失不再来。张起灵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术剪刀,但受制于脚铐,他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黑瞎子手刀一劈,剪刀就飞了出去。
 
黑瞎子紧紧攥着张起灵的手腕,重新又扣上了手铐。
 
桎梏恢复如初后,张起灵就不动了,他不会浪费多余的力气,给自己造成不该的精力浪费。黑瞎子把他提起来,靠在床头,顺手扯走床单。
 
“你还真是死性不改。”离开前,黑瞎子留下这一句话。
 
************
 
“我靠,师傅你头怎么整这样了。”苏万坐在大厅正玩着超级玛丽,看到黑瞎子满脸是血还抱着一张白床单,吓了一跳。忽然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眼神怪怪地说:“你不会是强奸未遂吧。”
 
黑瞎子本来在药箱找消毒水,听到这话,差点脚底一滑,把手里的黑药摔了。就这一瞬间,黑瞎子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隔了好一会儿,苏万没听见黑瞎子反驳,心里一惊,莫不是真是黑瞎子心急吃热豆腐反被烫成三级烫伤。
 
“帮我缝一下。”黑瞎子把器具放在桌前,自顾自地用墨镜别起了微长的刘海。
 
“噢……”苏万看黑瞎子的眼神多了几份了然,可怜黑瞎子闭着眼睛实在是不知道他徒弟的心思。
 
“我看张爷,”黑瞎子的黑暗里,苏万突然吭了一声,“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半晌,黑瞎子含糊地嗯了一下。
 
-tbc-

生生造化

#黑瓶#《德国遗事》——架空向[02]

chapter.02
 
张起灵意识回笼时,发觉自己的眼睛被缠上了一层布,他尝试着动动四肢,却发现被扣在两侧,动弹不得。他暗自发力,又挣扎了几次,终于确认非他能力所能及。
 
回想起自己大概是被抓了,张起灵面色一寒,但背上的触觉分明是一张柔软的床,有谁把俘虏带回来会这么好住好待的?那个疯子的行事看来确实匪夷所思,非常人所考。
 
他稍作休整,深吸一口气,骨节作响,想用缩骨功摆脱桎梏。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冷不丁从房间的某个方向传来黑瞎子低沉的嗓音。
 
张起灵心上一凛,自己初醒试探手铐时,刻意细听了房间内的动静,完全未察觉这里除了他自己外还有别人。
 ...

chapter.02
 
张起灵意识回笼时,发觉自己的眼睛被缠上了一层布,他尝试着动动四肢,却发现被扣在两侧,动弹不得。他暗自发力,又挣扎了几次,终于确认非他能力所能及。
 
回想起自己大概是被抓了,张起灵面色一寒,但背上的触觉分明是一张柔软的床,有谁把俘虏带回来会这么好住好待的?那个疯子的行事看来确实匪夷所思,非常人所考。
 
他稍作休整,深吸一口气,骨节作响,想用缩骨功摆脱桎梏。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冷不丁从房间的某个方向传来黑瞎子低沉的嗓音。
 
张起灵心上一凛,自己初醒试探手铐时,刻意细听了房间内的动静,完全未察觉这里除了他自己外还有别人。
 
黑瞎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嗒嗒嗒的皮靴声有节奏地朝张起灵的方向步近。他脖子上的金属吊牌在寂静的房间里丁零当啷,显得格外清晰。
 
很快,缚在张起灵眼前的布条被解了下来,没有预料中的刺眼灯光,他身处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之中。右手边有一扇窗户,被厚实的窗帘密密实实地遮挡了起来,只有些许夜色渗进来。
 
那人在墙上摸了摸,顶灯啪地一下被打开,张起灵被刺激得偏过头,晃得一阵头晕,眯了好一会儿才适应。
 
灯光是慵懒的暖黄色,是从房间中部的吊灯中流淌出来的。那是一盏外形古典的中式柱灯,圆柱形的灯罩上有许多古文字,外围配以黑红色龙凤镂花的栅栏。但墙纸却是中世纪的欧式鎏金雕花,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房间很大,摆设中式欧式都有,他自己也确实是躺在床上,如果不是扣住四肢的手铐,以及床头柜上的沾满血色的止血棉和手术用具太过于显眼,倒真有种不合时宜的家居感。
 
“你最好不要乱动,”那人此时幽幽地开了口,“20小时前你的右肩刚开了个洞。”
 
张起灵眼神却是冷得掉冰渣,他记性可没差到忘记是谁干的好事,Alucard估计也没了。他不想和眼前这个人多费口舌,一切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不论是明明有机会一枪击毙他却只是警示般地打伤肩膀,还是特意将他从爆炸中活捉回来,或是现在的剧情发展,都让张起灵觉得很奇怪。是的,除了“奇怪”外,他想不出别的形容。
 
似乎对张起灵的表情很满意,黑瞎子吹了声口哨,笑了起来,补充道:“哦不……”却没说完。
 
“应该是14小时后,你被我——”说着他用两只手比了把枪的手势,嘴里还自带声效,“Biu!”
 
“现在是德国时间晚上23:00,”黑瞎子向后退半步,双腿站得笔直并拢,他在张起灵略诧异的目光中,微微颔首,右手挥至腰间腹前,绅士地鞠了一躬,“欢迎回来,亲爱的。”【注*】
 
-tbc-
 
【注*】德国时间比北京时间早6个小时,文中提到的“14小时后”以张起灵被枪击时的北京时间为参照。

生生造化

#黑瓶#《德国遗事》——架空向[01]

chapter.01
 
“你说那个哑巴张啊,他最近搞砸了一个单子,雇主被人杀了。”
 
凭张起灵在行内口口相传的口碑,倒还不至于黄了一笔单子就丢了饭碗,但被同行这样津津乐道,是因为自那之后,这一传奇人物就彻底失踪了。
 
“听说失忆了。”最近半个月,私人保镖圈里都这样传着。
 
------------
 
时间:半个月前
地点:中国
 
即使隔着一扇铁门,张起灵也能感受到天台上那震撼的冲击。因爆破而掀起的气浪携着高温,滚滚袭来,他矮身避于顶楼的唯一出口后,谨慎地窥伺着天台的情况。
 
那人是个疯子。
 
“我说,Alucard,”天台上通体漆黑...

chapter.01
 
“你说那个哑巴张啊,他最近搞砸了一个单子,雇主被人杀了。”
 
凭张起灵在行内口口相传的口碑,倒还不至于黄了一笔单子就丢了饭碗,但被同行这样津津乐道,是因为自那之后,这一传奇人物就彻底失踪了。
 
“听说失忆了。”最近半个月,私人保镖圈里都这样传着。
 
------------
 
时间:半个月前
地点:中国
 
即使隔着一扇铁门,张起灵也能感受到天台上那震撼的冲击。因爆破而掀起的气浪携着高温,滚滚袭来,他矮身避于顶楼的唯一出口后,谨慎地窥伺着天台的情况。
 
那人是个疯子。
 
“我说,Alucard,”天台上通体漆黑皮衣的男人一下一下地抛掷着手中的Walther PPK手枪,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到底跳不跳,我赶时间。”
 
被唤作Alucard的男人背对着顶楼扶手,被逼得没有退路。就在刚才,他和那些歇斯底里的濒死挣扎者一样,面对黑瞎子直接开枪引爆一个接一个早就安置好在顶楼炸弹的疯狂行为,崩溃地喊出了诸如“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此类的话。
 
“我、我可以把资料给你,但我有个条件。”似乎是知道自己已没有选择,Alucard终于放弃了僵持。
 
“哦?”黑瞎子声调里带了轻笑,“我为什么……”
 
身后一声枪响,Walther PPK瞬间回手,黑瞎子顺势向右一个侧滚,堪堪躲过,未中!
 
Alucard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急吼道:“杀了他!”
 
张起灵显然也没指望一颗子弹就能把黑瞎子拿下,他没有犹豫,一脚将铁门踹成大开,双手握枪,持续点射,他每前进一步,黑瞎子就向后退一步。
 
“看来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只小老鼠混了进来啊。”黑瞎子瞥了Alucard一眼,他的脸被墨镜遮得只剩一半,嘴边森森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有一点儿的慌张。
 
Alucard被他盯得背脊发凉,对张起灵的出现竟没几分庆幸。
 
“10,9,8。”黑瞎子冷不丁冒出个三个数字,朝张起灵虚放两枪,三步跃至天台上的广告牌后。
 
张起灵皱了皱眉,是在倒计时炸弹爆炸时间吗?
 
砰砰砰三枪,张起灵弹无虚发,每一枪都要黑瞎子的命,广告牌上完美妆容的女星顷刻只剩一个无头身。
 
黑瞎子的声音却没有停,在密集的枪声中显得格外刺耳。
 
这人是个疯子。张起灵想到,手上加强了火力。
 
倒数至“3”,张起灵握紧了手枪,警惕性达到最高,自己视线范围内似乎没有隐藏炸弹,从刚才黑瞎子和Alucard的对峙来看,他似乎也没有携带引爆器,并且格外钟意于使用疯狂得匪夷所思的方式恐吓猎物。
 
“0!”黑瞎子果然有所行动,右手握枪,毫无掩护地向张起灵方向爆冲。
 
疯了!这一刻,张起灵脑海里只浮现出这两个字。但他手上动作没有慢,稳稳扣下扳机。
 
砰!枪响。
 
7.65mm口径的Wlather PPK手枪【注*1】子弹准确地洞穿了张起灵的右肩,半边上身痛得失去知觉。不消一秒,他就反应过来黑瞎子竟然是在数他弹匣中的子弹数量。
 
“枪法不错,废了这只手有点可惜。”声到人到,黑瞎子拳风呼啸而至,张起灵腹部一阵穿刺痛,高大的身躯直直地飞了出去。后背刚触水泥地,他便就势向旁一滚,手腕一甩,腰后的匕首滑出刀套,亮出一道冷光,横划而出。
 
刚扑到张起灵身上的黑瞎子闪身向后急退,避开刀锋,甩甩手中的注射针管,还不忘耍耍嘴皮子:“年纪不大,倒是好凶。”
 
明明刚刚中了一枪,张起灵却全然不顾,从靴子里拔出另一支同样的、通体漆黑的手枪,左手连开两枪。
 
陡然后脊直冒冷汗,视线拧得像麻花一样。天旋地转,一阵恶心。
 
“哎哟,还是个双刀流,”黑瞎子看在眼里,轻松退避几步,调笑话一句没少,“中国92式手枪?【注*2】好枪……咦?”
 
他低下头,自己的腹部似乎湿了一块,漆黑的皮衣看不太真切。黑瞎子伸手捂了捂,血迹从指尖流下到同样漆黑的露指手套中。
 
“这么兴师动众,条子可能已经在路上了哦。”看张起灵似乎未占下风,Alucard勉强扯出一个冷笑。
 
“说的也是。”黑瞎子却这样回道。
 
砰!
 
火光像细碎的飞雪,整片天只剩下赤色,瞳孔因为强光而骤然缩小,张起灵不得不用手背挡住一部分视线。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脚下像是地震一般的震动,钢筋水泥像馒头屑一样满天乱飞,仿佛世界末日吞天噬地。
 
“最后一发,特地留给你的。”
 
被炸弹气浪掀得昏过去前,张起灵最后听到的是那个疯子的这句话。
 
-tbc-
 
【注*】
 
1、Walther PPK手枪:德国手枪,口径7.65mm,弹容7发。
 
2、中国92式手枪:口径5.8mm,弹容15发。受枪重760g影响,后坐大大减小。

★Onisa

「老葉你快點少磨磨蹭蹭的!隊長說巡邏機5分鐘後到,別讓我們來不及收拾現場啊我告訴你!」將手機拿遠按下接聽,裡頭一串文字隨即像子彈似的轟過來。

「你們現在就能過來了。」吐出一口煙霧,葉修食指搭在扳機上,隨時都能執行任務。

「喔?話說的這麼滿,萬一這次的暗殺失敗,害我們白跑一趟怎麼辦?」

「呵,哥可是職業殺手,你以為呢?」扣下扳機,目標一槍斃命。

———
右手復健;;肌腱炎又發作了……
設定是之前寫的《睡吧…》的殺手Paro,覺得出任務時有人能鬥嘴還蠻好玩的233

「老葉你快點少磨磨蹭蹭的!隊長說巡邏機5分鐘後到,別讓我們來不及收拾現場啊我告訴你!」將手機拿遠按下接聽,裡頭一串文字隨即像子彈似的轟過來。

「你們現在就能過來了。」吐出一口煙霧,葉修食指搭在扳機上,隨時都能執行任務。

「喔?話說的這麼滿,萬一這次的暗殺失敗,害我們白跑一趟怎麼辦?」

「呵,哥可是職業殺手,你以為呢?」扣下扳機,目標一槍斃命。

———
右手復健;;肌腱炎又發作了……
設定是之前寫的《睡吧…》的殺手Paro,覺得出任務時有人能鬥嘴還蠻好玩的233

言天弦歌

【全职/周黄】杀手paro. 枪影与剑光

· @炸了毛的黑猫 的周黄点文,居然拖了两个月,而且后续还吐不出来x请求原谅x有点跑题别在意x

·很乱七八糟的世界观......大概是杀手paro,半架空。主角是在欧洲的中国人x
·可能是个长点的故事?

————————————————————————————————

他的眼睛很亮,很干净,很剔透,似乎能从中看透他的灵魂本质。


01.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他是有些狼狈的。
起因并不曲折——作为一个枪手他竟然被发现了藏身之所,在开枪射击前夕,被破门而入的对手先一步击倒在地。
其实他的枪体术是相当不错的,可对方人多势众,上来一...

· @炸了毛的黑猫 的周黄点文,居然拖了两个月,而且后续还吐不出来x请求原谅x有点跑题别在意x

·很乱七八糟的世界观......大概是杀手paro,半架空。主角是在欧洲的中国人x
·可能是个长点的故事?

————————————————————————————————

他的眼睛很亮,很干净,很剔透,似乎能从中看透他的灵魂本质。


01.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他是有些狼狈的。
起因并不曲折——作为一个枪手他竟然被发现了藏身之所,在开枪射击前夕,被破门而入的对手先一步击倒在地。
其实他的枪体术是相当不错的,可对方人多势众,上来一下就先把他的枪踢到了一边,然后毫不客气地就开打。他费尽全力打开窗户跳了下去,接着发现楼下有的是一呼百应的敌人。
他的头部不知何时被某个喽啰的枪托砸了一下,鲜红温热的液体流下来,弄得眼睛火辣辣地刺痛,世界在他眼中镀上一层血色的光,一切事物都是又鲜明又模糊的。
漆黑幽暗的巷子里,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逃不出去了。
“喂,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是不是不太合理?况且,他还那么帅,打伤脸损失就大了。”
一个清越的声音在寂静而暗流涌动的夜里响起。巷口尽头站着一个人,背对着昏暗的夜光。周泽楷寻觅着那个声音的来源,于是努力睁开眼睛,却只能在模糊的视野中看见那个人身形的轮廓。
这个人披着黑色的披风,头发闪烁着异样的光泽。黑如曜石的眼睛,在黑夜里意外的明亮。
沉浸在打斗中的人们停下来,面面相觑,看着这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来人见他们没有反应,换了一种很快的语速,用着不大不小却足以震慑全场的声音说:“你们居然打一个帅哥简直是天理难容啊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遭天谴的哦赶紧停手本大爷放你们一条生路......“
他用的是中文,在这个异国他乡用了中文,不在乎对方能不能听懂,已经喋喋不休地讲了起来。在场的人都一脸迷茫,但已经露出了想揍这家伙的表情。之所以按兵不动只是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只有控制周泽楷,不曾想过有帮手会来。
只有周泽楷听懂了这家伙说的话,并意识到了他在说的是自己。
他觉得那个“帅哥”的称呼叫得很讽刺,想露出一丝笑容,却因为头痛欲裂怎么也扯不起嘴角。
“……而且以多欺少,真是肮脏恶心无耻没下限的暴力行为。你们,果然是一群垃圾。”
最后几句话是用相当标准的英文说的。人群里仿佛被投入一枚炸弹,将虚假的平静炸得消失殆尽。他们带着不加掩饰的怒火扑上前去,像极了穷凶极恶的野狼。
这时,周泽楷分明看清了来人嘴角扬起一丝自信的笑,而他眼中的冰冷气息已经骤然铺展开。
冷风从巷口吹过,将他的披风悠悠扬起。他反手,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剑。
他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和凛冽的杀意,将剑挥起,冰冷的刀锋带着寒光一闪而过,眨眼间数人被掀翻在地。他如同蛰伏已久的猎豹,动作迅猛地像是已经在黑暗中潜藏太久,对血腥的渴求让他不会放过每一个攻击的间隙。
他的眼睛依旧那么明亮,在黑暗中泛着冰冷的,湿润的光,带着肃杀和怜悯。
那是一个剑客的眼神。
周泽楷看见周围有人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他,心一紧,趁着短暂的松懈时刻猛地逃离控制住他的两个人,摸出腰间的备用手枪开始射击。视线模糊的情况下,他居然看到那位剑客还有空朝他笑了一下,嘴上还在嘀嘀咕咕什么。但他现在无法发出回应--他的听力也受到了影响。
过了腥风血雨的二十多分钟,这个巷子再次回归寂静,与之前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片淡淡的血腥味。这个寂静的夜里恐怕没人知道这个偏僻的巷子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周泽楷明白,要不是有这个人,葬身在这里的,恐怕就是他了。
他看着那人冷静地转身,踏着满地的潮湿液体向他走来。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喉咙却沙哑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忽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02.
周泽楷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再次醒来的时候周遭的环境已经变得陌生。他睁开眼睛时,看见了淡黄色的天花板。当视野逐渐变得清晰后,他转动眼球,仔细观察着环境。这是一间木质的阁楼,楼下不知为何传来欢乐的喧闹声。
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僵硬。他的头很疼,太阳穴突突地跳。
周围没有人。他完全清醒了以后本能地去摸腰间的枪。
腰间空空如也。荒火和碎霜都不见了。
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腰间的伤被绷带包扎过了。
“你醒了啊。”
一个声音出现,惊得周泽楷蓦然回头--
进来的是一个披着披风的男子,暗色的披风里隐约有冷光闪烁。
尽管他换上了干净没有血污的衣服,但周泽楷还是认出了他,那天晚上的“剑客”。
干涩的喉咙动了动,他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努力吐出几个字:“这里是……”
大概是声音太小,直接被对方打断了:“我去你可真沉把你拖过来费了老子多大的力气你知不知道你怎么搞的一堆人追杀你要不是碰到我你早死了八回了诶你那什么眼神是我救了你啊你拿这种眼神瞪我……”
周泽楷零零碎碎听了些,大概搞清楚了情况。
自己被攻击,然后被眼前这个人救了,好心(大概)背回这里救治,然后就是现在的局面。
现在他看清楚他的脸了,很干净很明朗的样子,那双眼睛还是那么明亮,不加掩饰地表现着自己的情绪。
“好了,少天,你打扰人家休息了。”男子身后走出来一位少女端着托盘,托盘上摆着热腾腾的茶水和一小碟面包。她走过去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微笑着对周泽楷说:“你的枪械都放在下面了,没事的话就下来吧。”
名为少天的男子很是不爽地看了他一眼,赌气似的跑下楼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周泽楷一个人。他沉默了一会儿,拿起那杯茶水,热气氤氲中,他缓缓抿了一口。
他穿上搭在椅背上的风衣,沿着老朽的木质楼梯走下楼,喧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原来楼下是个酒馆。他所站的楼梯恰好可以俯瞰这个小小的大厅。喧嚣的声音充斥着厅堂。厅堂里摆着很多橡木的长条桌子,酒馆的门廊和窗户上装饰着乱七八糟的花纹。这大概是乱世里较为平静的地方。人们的兴致不太热烈,但仍然纵情欢乐着,靠一杯杯酒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酒馆的吧台后面坐着一个叼着烟的亚洲男人。他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却像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的样子。他的目光有些懒散,但不妨碍他其实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他唇上叼着的烟草很劣质,不像是任何牌子,更像是自己卷的,正静静燃烧着释放着浓重的烟雾。那个披着披风的话痨正坐着吧台前,拿着杯酒,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今天自己真是走运,竟在一天内遇到了这么多的……同胞。
周泽楷走过去,径直坐在了他旁边,眼睛也不看他,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枪。”
顿时男子气得险些把杯子扔出去:“等你半天你就跟我说这个!?”
“……”
倒是坐在吧台后面的男子笑了:“黄少天你救回来的人还挺有个性的嘛。说真的,你不会是看上他的美色才救他回来的吧?”
“叶修你大爷的!”
名叫叶修的男人不置可否地轻笑。他往柜台底下摸索了一番,取出了两把枪,扔给了周泽楷。
电光火石间,一把枪就对准了叶修的太阳穴。
一瞬间,酒馆里喝酒,欢闹的声音全都消失了。人们瞠目结舌地看向这里,似乎不相信这里混进来了枪手。
“这里是哪里?”周泽楷问。
“你是新来的?”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引起骚乱你还怎么做人?”
“这里是哪里?”周泽楷不为所动,重复了一遍问题。
“有意思,你开枪试试啊。”叶修继续不紧不慢地低下头去擦拭杯子。
周泽楷眼神一冷,扣动了扳机。
枪响。
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叶修放下玻璃杯,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揪过他风衣的领子,给他的小腹狠揍了一拳。
周泽楷吃痛。那里不久前才受过伤。
不是卡膛,这种质量的的左轮手枪卡膛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
里面根本就没有子弹,被卸掉了。
可恨的是,因为风衣的遮挡,人们根本就没看见叶修揍了他一拳,只是看到那个人把枪友善地从他手中取下,还不忘向群众笑笑用英语说了句:“朋友间的玩笑,这是仿制枪,它是个逼真的玩具。”
于是人群又松懈下来,紧张的氛围一扫而空。似乎因为这种小插曲,大家的兴致更高了。其中不乏一些年轻的女郎,将目光停留在这个帅气的青年身上,投来了几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一旁的话痨一脸同情,语气却极其幸灾乐祸:“跟你说了不要挣扎了,你斗不过这个心脏的。”
……你什么时候说过啊。
“怎么?你心疼了?”叶修斜着眼睛看向话痨,换来后者炸了一样喋喋不休的怒骂。
周泽楷慢慢地坐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里是哪里?”他问。
“如你所见,这里是酒馆。”叶修点了支烟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而后又补充了一句,“荣耀酒馆。”

TBC.

灯

【殺手Paro】狐狸&門徒篇

♦原創產物

♦梗來於FB的殺手類型測驗

♦不定期更

♦獵奇描寫注意

♦對於警察辦事與法醫驗屍都沒有特別做功課,如果對這方面有熟悉的姑娘就求指教了OTZ

---

鮮紅色的細高鞋跟叩在乾涸暗紅染色的地板上。

「嘿!妳破壞到現場了!」正在替第一發現者做著筆錄的新手員警大聲遏止穿著制式套裝的女性,在想要衝過來阻止的時候被其他員警攔下。

戴著口罩也看得出來略施淡妝的女性法醫翻了翻白眼,得了吧!血就這樣噴這樣灑,屍體方圓半米自成池塘,不踩過去難不成要她吊鋼絲驗屍?

在這不大的辦公室像是荒廢一般,被遺留下來的物品都積著薄灰,十分陳舊,而整間辦公室唯一能稱上新鮮的──大概就是躺臥在那血駁中宛若破布娃娃的屍體。

小心翼翼的蹲低身...

♦原創產物


♦梗來於FB的殺手類型測驗


♦不定期更


♦獵奇描寫注意


♦對於警察辦事與法醫驗屍都沒有特別做功課,如果對這方面有熟悉的姑娘就求指教了OTZ






---



鮮紅色的細高鞋跟叩在乾涸暗紅染色的地板上。


「嘿!妳破壞到現場了!」正在替第一發現者做著筆錄的新手員警大聲遏止穿著制式套裝的女性,在想要衝過來阻止的時候被其他員警攔下。


戴著口罩也看得出來略施淡妝的女性法醫翻了翻白眼,得了吧!血就這樣噴這樣灑,屍體方圓半米自成池塘,不踩過去難不成要她吊鋼絲驗屍?


在這不大的辦公室像是荒廢一般,被遺留下來的物品都積著薄灰,十分陳舊,而整間辦公室唯一能稱上新鮮的──大概就是躺臥在那血駁中宛若破布娃娃的屍體。


小心翼翼的蹲低身,法醫開始進行初步驗屍。


屍體正面趴臥在地,後腦勺被鈍物重創而破了個大洞,凝固的血液將它短短的髮凝成塊狀,糾結在一起。


大小不一的暗色肉塊散落屍體旁,法醫瞇起眸子試著分辨那些肉塊的原形,然後蹙起了眉。


「你們,誰有空麻煩過來幫我個忙。」招呼來一旁還有空閒的警察,指揮著他們將男性死者由背面翻正。


翻正的瞬間,法醫聽見了所有人倒抽了口氣的聲音。


胃液燒灼的感覺蔓延到食道的噁心感。


首先注目的是屍體的右頸,幾乎碗口大的傷口張牙舞爪著,宛若兇獸撕咬一般的裂口怵目驚心著。


其次則是死者的胸膛到腹部被開了長長一道口子,深色的肌肉因缺少新鮮血液的流動而呈現褐紅,裸露出來的胸骨黏附著已乾的血肉。


「……被掏空了。」即使是歷練多年的老檢察官也忍不住皺起眉,「小胡,妳先下去吧,再來讓我來。」看了眼不同於其他法醫硬是要站在前線的女性法醫的褪得只剩櫻白色的臉,檢察官好意的建議。


搖了搖頭,女性法醫仍堅持繼續面對屍體,儘管不合規定,戴著白色橡膠手套的手猶豫了下還是忍不住輕掀被劃開的皮肉清算還留下的臟器與被掏出棄置在一旁的肉塊,「少了腎臟。」


「真是奇怪啊……簽名確實是『狐狸』的傑作沒錯,但取走器官是『門徒』的做為。」老檢察官看著屍體喃喃自語著。


『狐狸』,警方列入S級的殘暴型連續殺手,在屍體上留下野獸咬痕是他經手的痕跡,警方這邊稱呼這種彰顯個人犯罪風格的行為為『簽名』,也因為這種野獸風格又狡猾的在犯案後不留下任何點線索被稱為『狐狸』。


狐狸喜歡扯裂撕碎受害者,彷彿是真正的兇獸發狠分食獵物,但他並不喜歡這種將臟器扯出來灑弄一地的麻煩事。

「似乎是『門徒』沒錯,刀痕的鋸齒與餐刀很接近,晚點送驗結果應該也會是餐刀沒錯。」法醫的表情似乎瞬間閃過一絲嫌惡不快,快得讓人無從注意。


皺著眉,法醫揀起遺落一旁的肺臟,上面有著不甚明顯的四個孔洞,「是叉子的痕跡,看來『門徒』的確參與了這次犯案。」


『門徒』是比『狐狸』更難搞的角色,被列為SS級的變態型殺手。


他的簽名是將受害者如受刑耶穌般的吊起成十字狀,慣用兇器是隨處可見的餐刀餐叉,讓人不禁聯想到最後的晚餐時,背叛耶穌的第十二門徒,猶大。

「如果這兩個傢伙真的聯手就麻煩了。」搖著頭起身,檢察官的表情很凝重,「不過也不排除是模仿犯案的可能,剩下的得等送回去慢慢化驗了。」


「那就麻煩你們送過來了,我先回單位去。」將肺臟放回原處,女性法醫也跟著起身,「剩下的報告晚點出來我會通知你們過來領的。」


「那就麻煩了。」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