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破狼

995.3万浏览    36392参与
阿廿廿十六
翻了翻日历发现马上就要进入庚子...

翻了翻日历发现马上就要进入庚子年了,等等……庚子?长庚,子熹?


Emmm~嘿嘿嘿嘿(嘴角疯狂上扬)


所以攻受是已经注定了嘛??(姨母笑)(姨母笑)(姨母笑)

翻了翻日历发现马上就要进入庚子年了,等等……庚子?长庚,子熹?


Emmm~嘿嘿嘿嘿(嘴角疯狂上扬)


所以攻受是已经注定了嘛??(姨母笑)(姨母笑)(姨母笑)

拾元纸币

【论老兔崽子的调教】

第一章

有私设,现代par

兔妖义父×人类长庚


“长庚……”

“义父……?等…等等!!别离开我!”


趴在桌子上的身躯猛地一颤,李旻双眼无神地望着桌面,脸上布满了不知是冷汗还是泪水的水珠。


他此刻非常想大吼两声,但考虑到周边正在熟睡同学,李旻只是极为克制的用力吸了几口气,他随意擦了擦快要从下巴滴落的水珠,没事人似的趴回了桌面。


马上就要升高三了,自从离开了以前居住的地方随着旧时好友一同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也已有两年了。


或许他是唯一一个在如此紧张的时候还会在梦里被吓到哭鼻子的那个,真是幼稚。


他苦笑着腹诽完自己,随意翻开了被汗浸湿...

第一章

有私设,现代par

兔妖义父×人类长庚





“长庚……”

“义父……?等…等等!!别离开我!”


趴在桌子上的身躯猛地一颤,李旻双眼无神地望着桌面,脸上布满了不知是冷汗还是泪水的水珠。


他此刻非常想大吼两声,但考虑到周边正在熟睡同学,李旻只是极为克制的用力吸了几口气,他随意擦了擦快要从下巴滴落的水珠,没事人似的趴回了桌面。


马上就要升高三了,自从离开了以前居住的地方随着旧时好友一同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也已有两年了。


或许他是唯一一个在如此紧张的时候还会在梦里被吓到哭鼻子的那个,真是幼稚。


他苦笑着腹诽完自己,随意翻开了被汗浸湿一片的课本——就算经常在梦里哭鼻子,在梦以外我还是个好学生,好大哥。


李旻的心里住着一个人,他总是会时不时扰乱他的头脑思绪。当然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可能会用‘少女怀春’一概而论。


外面的风呼呼刮着,时不时会有一两片被夕阳渲染的熠熠生辉的枫叶在窗边溜过。


已经到深秋了啊。


李旻看着书本里夹着的一小片枫叶。这是那个人在这个季节送给自己的呢,他看着枫叶上深深刻下的纹路,细小精致却又复杂,那一条条交错的纹路里面刻着一段只属于他的,回不去的记忆。如今被埋在时光里,或许只有他自己还记得并偶尔翻出来品味了。


当李旻从感慨中抽出身来,放学铃已经打了有一会儿了。他慢悠悠的从座位上起身——今天不用做临时工,回出租屋里待着吧。


原本李旻是可以与旧时好友一起住在一块的,但他这个人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生怕麻烦人家,于是在高二的时候便搬了出来,在附近找了个地方祖着了。


其实还挺惬意,没人管。那小小的一间算是专属于自己的世界,非常有安全感。


李旻拖着夕阳走在路上,看着身旁欢笑打闹着一对对好友,心里难免有些起伏。


其实他性格挺好,人缘不错,但那群人也仅仅只能算是朋友。就连以前玩得最好的葛胖小曹春花也不能说是交心知己。


说曹操曹操到,李旻还未脱离思考,余光便瞥见一只手臂从身后猛地袭来。来不及反应他的手就已经抓住那人的爪子一扭——


“大哥手下留人是我!!!”李旻瞳孔一缩将手指堪堪停留在那人眼前。


葛胖小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本看见李旻走在前头想打个招呼,谁知却差点命丧黄泉。所幸这种事在平日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好说歹说也有些经验了。


“下次别这么突然,有什么事吗?”李旻收回手靠在一旁的墙壁上淡淡地看着葛胖小,“这个……也没什么啦,不过大哥,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葛胖小支支吾吾好久才抬眼对上李旻的目光。


他这么神神叨叨的其实经常也能把李旻小小的吓一跳,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原本以为葛胖小开口又是些什么无聊的话题,没想到却直接戳中了他的要害,哽的李旻一时半会儿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又听谁嚼舌根了?曹春花?”李旻只想赶紧糊弄过去。葛胖小一听便若有所思的喃喃道:“今天中午在哭的不是大哥你啊?我被一阵哽咽吵醒后就见你的肩膀一直在抽动……我还以为……”


哭了吗……?李旻自己也不能确定了。这么多年了,那些他做过的有关于‘那个人’的噩梦的确每一次都能真真切切地吓到他。


“葛晨!你搁那儿干什么呢?!再不去要关门了!你真……大哥!”李旻本想跟葛胖小打声招呼就开溜,却突然被前方及其熟悉的一嗓子吼在了原地愣住。


曹春花。那个小时娇滴滴如花似玉的比女孩还女孩长大了却开始抽条的……小男孩。


三人在同一个班,当初李旻离开老家就是跟着曹葛两人,住的也很不远伸个头嚎一嗓子就能听见。但平时因为李旻坚持要做临时工,一般碰不到一块儿。于是理所当然他就被拉着一块走了。


现在这种情况是该说李旻太倒霉了还是太走运了呢。


事实证明,李旻走大运了,狗屎运。


这俩人刚刚火急火燎要去的地方竟然不是图书馆之类好学生必备练级点而是一家宠物店。


“你们玩着吧,我先走了。”李旻在心里狠狠吐槽了一番正打算离开裤腿却被什么东西轻微的咬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只兔子??


这是何等的毅力才能从宠物店跑出来??


作为一名‘拾金不昧’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李旻毅然决然地抱起那只兔子进了宠物店,在曹葛两人羡慕的目光中“粗暴”地将它往桌上一放——


或许这是一只在建国前成精的兔子吧。


在李旻将它放到桌面的那一刻竟然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袖口,愣是化作了一滩水趴在了李旻掌心上。


本在一旁逗鸟的宠物店老板娘悠悠的转过身看着死咬李旻衣袖不放的兔子,沉思了一会淡淡开口:“这兔子喜欢你,能与你相遇也是有缘,送你了。”


李旻被语出惊人的老板娘惊得顿时呆愣在了原地,仿佛天打五雷轰一般他瞬间变成了一尊雕刻精美的石像。


倒是另外两人激动的不可言状。


“太好了大哥!我一直想要只兔子呢!”

“大哥你倒是收着啊!谢谢老板娘了!!”


你们想要干我*事,有本事自己让别人送去。李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默默按住了好似癫痫发作的两人,“抱歉老板娘,我自己都不能照顾好自己,还是……算了。”


老板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一直沉默和李旻僵持着,也不说话,也不动作。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无边的尴尬。


一会儿后,老板娘微微抬起了下巴凝视着李旻,他竟从其中端倪出了一丝‘你等着’的异样情绪。


可这几分异样也没看多久,老板娘就拎着那只兔子好像专门做出样子来极为残暴地重新塞回笼子里。


“吱——”被粗鲁对待的兔子仿佛很不爽一直在吱哇着乱叫扭动自己的身躯。隔着几米远李旻都能感觉到它的不愿,就好像他突然知道为什么这只兔子能在外面与他相遇了。


说实话,李旻有那么一丝触动,但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离开。


“老板娘,呃……那个,我……”在开口的一瞬间李旻便后悔了。他这腿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之前说不要的是你,现在想要了的又是你。作妖呢?


“你若是想要,便好生照顾他。”老板娘一看也是个聪明人,未等李旻说完便抢先一步将兔子又塞回他怀里。


刚刚果然就是故意的吧。


“好的……那便……谢谢您了。”老板娘打点好一切将兔笼和一张名片递给李旻。转身又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逗鸟去了。


于是乎,在葛晨和曹春花羡慕又嫉妒的眼神中。李旻一脸无奈的提着‘和你有缘分’的兔子出了宠物店。


“大哥……你这兔子,我可以去你屋里看看嘛?”

“大哥你要太久没养了,我我可以帮你的。”


李旻听着两人你一唱我一和的,早已猜到了他俩的意图,“你们要是想看的话提前告诉我一声来就是了。”他无奈的扶额,挥了挥手寒暄了几句与俩人分开了。


回到出租屋门前,他又把兔子端到眼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这兔子很白,毛色纯正,一眼望去李旻眼前浮现的是一副塞外雪景图,真的是很漂亮。而且这兔子不怕他,李旻离得近了它还会主动把爪子伸过去。怪可爱的。


等李旻回过神来,他已经魔怔似的在门外看了五分钟了。他都觉得可能自己是要疯了。竟然会对着兔子发愣?!


“长庚。”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声音把李旻被吓得一惊,手中的兔子差点甩出去。这个名字除了曹葛和那几人自己分明是没有告诉任何人的。而且这个声音,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吱”李旻环顾四周,除了兔子偶尔叫一声,根本没有任何人啊……听错了吧。 


怕不是思念过度得了春病,幻听都能出现。也许真的是少女怀春呢。


他打开了房门将兔子放在桌子上,十分苦闷且无聊的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兔子的额头——


这兔子丢掉算了!


敢情这兔子也有脾气,李旻只是轻轻地弹了一下却差点被突然暴动的兔子一口咬住。


回想起刚刚兔子的种种反应,几分尴尬和恼羞成怒逐渐蔓延至李旻的心头。他不禁在心里怒吼将自己缩在沙发上。


“吱——”


哈……有兔子作伴至少不会这么无聊冷清了。


他这样想着安慰自己,不过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那人转过头笑了笑,带着一点对世俗的不羁,温柔的叫道:“长庚。”


我想你了,义父。你知道了肯定又要笑我了。


你看,我又有一只小兔子了,但是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应该是一个比较甜的小短篇,会尽我所能写好的。

魏眠儿.

【长顾】假如找到长庚的不是顾昀(2)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努力日更的!

短小得我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

等我有空补长一点

——————————————————————

沈易:“哎,子熹,你听说了吗?四殿下回来了!”

被唤作子熹的男人一脸不屑地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的人:“呵,回来怎么了?掐着这个时候回来,莫不是要谋权篡位?”

“听说那孩子在雁回大义灭亲杀了他姨娘,就是当年的秀郡主。”

“那又怎样?一个蛮人生蛮人养的小杂种,是觉得这样就能够骗取我们的信任了?”

就在这时,宫中来了一个小侍卫。

“侯爷,陛下请您现在就入宫。”

当他见到元和帝时才发现,他真的老了。那个叫自己小十六,陪伴自己的皇上真的老了。

“子熹,...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努力日更的!

短小得我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

等我有空补长一点

——————————————————————

沈易:“哎,子熹,你听说了吗?四殿下回来了!”

被唤作子熹的男人一脸不屑地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的人:“呵,回来怎么了?掐着这个时候回来,莫不是要谋权篡位?”

“听说那孩子在雁回大义灭亲杀了他姨娘,就是当年的秀郡主。”

“那又怎样?一个蛮人生蛮人养的小杂种,是觉得这样就能够骗取我们的信任了?”

就在这时,宫中来了一个小侍卫。

“侯爷,陛下请您现在就入宫。”

当他见到元和帝时才发现,他真的老了。那个叫自己小十六,陪伴自己的皇上真的老了。

“子熹,你过来。”元和帝的声音虚弱,似一盏随时可以被风掐灭的烛火。

顾昀上前一步,靠近了元和帝。

“你已经知道了吧,那孩子……回来了。”

“是指四殿下吧。”

“朕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那孩子,朕的时间不多了……”



“陛下,四殿下来了。”

“快……让他进来……”

走进来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因为混血,这孩子的眼窝比一般人要深一些,显出一种独特的英气。

和那个蛮人贵妃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顾昀企图在他脸上找到一点属于元和帝的特征,却也只能目光在那鼻子上犹豫了犹豫,似是非是。



是团子呀

【原创】吐槽点什么吧?

下面打tag了的所有cp,什么类型的文都可以提(甜虐h都可以),小短篇。

想自己取名,自己提大概剧情的可以私聊我。

(*^ワ^*)

下面打tag了的所有cp,什么类型的文都可以提(甜虐h都可以),小短篇。

想自己取名,自己提大概剧情的可以私聊我。

(*^ワ^*)

望天儿

我又违规了..微博见

谢谢谢谢

我又违规了..微博见

谢谢谢谢

罹沐无欢

此间当有千万恨
恨冰霜摧折早衰柳
薄命常辞故园楼
可算凄凉否?
         ——《慰平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杀破狼!吹爆顾大帅!!!!

若恨填满我骨血缝隙
只要还余分寸凉薄爱意
都用来读你
读三千遍你。
        ——《我读三千遍你》

千秋之后,谁能不朽?我超爱梦溪石大大呜呜呜……

门前被遗忘的摇曳灯火
是否还在痴等某个归客
织三年好梦如昨
余生喜乐
     ——《末路无悔》

如果真的有神明,如果真的...

此间当有千万恨
恨冰霜摧折早衰柳
薄命常辞故园楼
可算凄凉否?
         ——《慰平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杀破狼!吹爆顾大帅!!!!

若恨填满我骨血缝隙
只要还余分寸凉薄爱意
都用来读你
读三千遍你。
        ——《我读三千遍你》

千秋之后,谁能不朽?我超爱梦溪石大大呜呜呜……

门前被遗忘的摇曳灯火
是否还在痴等某个归客
织三年好梦如昨
余生喜乐
     ——《末路无悔》

如果真的有神明,如果真的有来世,给我一个家吧。
穆然大宝贝真的好可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锤爆易天的狗头!

壹碗东坡肉

【杀破狼】【长顾】如果长庚比顾昀早生七年(一)

————————————————

→我就是……脑洞随手一写。不是长篇,就是脑洞速成,写哪儿算哪儿×

→只开个头,忍不住先丢了出来。先睡了,晚安~

————————————————


故事还是从那个边陲小镇——雁回说起。


元和十三年,徐百户家的继子溜到关外去玩儿,回来的时候捡回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据说,那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子浑身破破烂烂满是伤口的出现在城门口,大的抱着小的,大的十三四岁,小的只有六七岁。


十三四岁的就是老徐家的继子,名叫长庚。


这本来也算不上什么...

————————————————

→我就是……脑洞随手一写。不是长篇,就是脑洞速成,写哪儿算哪儿×

→只开个头,忍不住先丢了出来。先睡了,晚安~

————————————————





 

 

故事还是从那个边陲小镇——雁回说起。

 

元和十三年,徐百户家的继子溜到关外去玩儿,回来的时候捡回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据说,那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子浑身破破烂烂满是伤口的出现在城门口,大的抱着小的,大的十三四岁,小的只有六七岁。

 

十三四岁的就是老徐家的继子,名叫长庚。

 

这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太稀奇的事,毕竟关外人烟稀少,每年总有那么几个没被父母看好的孩子跑出去,遇上什么野兽被刨几爪或者干脆再没回来。

 

奇就奇在,这六七岁的奶娃娃身上除了狼爪的抓伤,还有几道没好全的深口子,大夫说,这像是被兵器所伤。模样长得粉雕玉琢,看着不像本地的种,问遍了全镇,甚至周边的小镇,也没人家里丢了孩子。

 

于是,长庚硬是不听众人劝阻,固执地把这个没人认领的小娃娃给养在了自己房里,从大夫那里学会了上药换药、抓药煎药。

 

隔天那孩子就醒了,不过,也不知是天生残疾还是怎么,他似乎听不清也看不清,睁着一双漂亮却迷茫的眼睛,透着恐慌,浑身戒备地看着一切。

 

有许多天,他都只会安静地抓着被子缩在一角,手里好像还攥着一块什么东西。

 

十三四岁的长庚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个早慧又早熟的孩子,照顾起人来竟是井井有条细致入微。他极有耐心地给这个娃娃喂汤喂饭,擦脸擦身,没过多久,这个孩子已经渐渐地能接受长庚的近身存在了。

 

长庚尝试着在他手心里写一些简单的字,惊喜地发现这个孩子认得的字还不少。于是长庚在他手心里写下了,“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许久,小娃娃这么多日以来第一次开了口——

 

“小十六。”

 

 

 

 

 ————————————————


→待续。




《X》

夜归人 叁

今天码字的时候被我妈抓住没收了作案工具......太难了

明天再改,今天实在是太困了......想要小红心和评论

这里一点私设:长庚的乌尔骨只会让人焦虑多梦,不会达到心智疯魔的地步(当然到后面就不好说了,还指望着这个发刀呢

感谢阅读


————————————————


这一晚上谁也没睡着。

顾昀说完就怂,暗搓搓揉了一把小孩的脑袋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守门神一样盯着藏经楼半开的窗户。

守山人极佳的视力能够让他看清楚对面房里长庚的一举一动,顺着晚风飘过来的声音可以送来他的声音,哪怕一丝一毫顾昀这边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索性不睡了,他半倚在床上靠着墙,支起两条大长腿观察长庚的一...

今天码字的时候被我妈抓住没收了作案工具......太难了

明天再改,今天实在是太困了......想要小红心和评论

这里一点私设:长庚的乌尔骨只会让人焦虑多梦,不会达到心智疯魔的地步(当然到后面就不好说了,还指望着这个发刀呢

感谢阅读



————————————————


这一晚上谁也没睡着。

顾昀说完就怂,暗搓搓揉了一把小孩的脑袋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守门神一样盯着藏经楼半开的窗户。

守山人极佳的视力能够让他看清楚对面房里长庚的一举一动,顺着晚风飘过来的声音可以送来他的声音,哪怕一丝一毫顾昀这边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索性不睡了,他半倚在床上靠着墙,支起两条大长腿观察长庚的一举一动。

不久后他就发现......长庚在他走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说不出的僵硬。

大概有小半个时辰,顾昀都能听到长庚的颈椎不堪重负地咔嚓一声响,他才如梦方醒一样支起上半身,掐断了小桌案上的烛芯。

唯独留了顾昀挂在他门口的那盏油灯。

他似乎是想把灯盏从门口提到床前,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有下去,低头解开了发带除去外袍,把毯子往上拉了拉,将整个人都缩进厚实的毛毯里。

顾昀微微斜了身子,悄无声息的把自己的窗户又推开了一点。

很冷么?

冷的话......他为什么不关窗户?

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人,又或许只是凑巧,长庚突然翻了个身,目光在半空中千里迢迢地与他相撞。

顾昀倒是没什么遮掩,就这么直白的看了回去。

长庚那边反应就比较大了。他只是察觉到了顾昀的视线,但没想到就这么撞入了他的眼眸。

太过深邃,也太过突然了。

少年近乎仓促地躲闪了一下,猛地闭上了眼睛,又欲盖弥彰的躺平,姿势端正得好像凭空多了一百根骨头。

本来可以隐约听到的微弱呼吸声也销声匿迹了。

这是害羞了?

顾昀刚开始还觉着好笑,颇费了些力气才把傻笑憋回去。但时间一长,一种微妙的感觉顺着神经格外粗的守山人的脊背后蒸腾而上,后知后觉地品出一点尴尬。

他轻轻干咳了一声,却骤然意识到——长庚八成听不见。

他把支起的腿暗自放下来,感觉这一点儿尴尬随着他的不自在迅速充斥了整个房间,就连隔着窗户观察长庚睡觉也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眼底的少年安静的平躺在床上,手肘微微下垂,指尖若有若无地抓住了毛毯的一角。

他睡着的时候眉头是舒展的,并不似明日里总是皱起来,像是在和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抗争。比平常孩童要浓密很多的眼睫轻颤,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飞舞似的阴影。

清冷的月色静静流进来,皎洁地柔和了少年初长成的轮廓,在凸起的锁骨上流连,凹陷处汇集了小小的一汪。

他就这么无声的躺在那里,胸口的起伏平缓得几乎看不到,像是一座雕刻细腻柔软的雕塑。

顾昀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养了半年,头一回觉得......这小崽子这么好看。

这年头乍一浮现就把顾昀自己吓得不轻,几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这段时间过于疲劳,出现了幻觉。

然而不管怎样,这偷窥是怎么也不能再进行下去了。

年轻的守山人七上八下地躺好,一只手垫在自己的脑后,开始反省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

长庚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那束存在感极高的视线甫一消失他就立刻放弃了装睡,在灯火晦暗里睁开了眼。竟是比白日里还要精神几分,那股子倦怠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他像个真正的少年一样,开始在心里忐忑的揣摩这波澜起伏的一晚。

自顾昀把他捡回来那天起,长庚冰封万里的内心就暴雪渐息,一种久违的暖流在寒冰下开始流转。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太陌生,而陌生于他就是危险,长庚一直是苦苦压制,未果。冰面越来越薄,藏在刀锋剑戟下几近死亡的凡俗之心几乎有了死而复生的念头。

顾昀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曾在长庚的脑海里反复翻滚,几乎刻下烙印。这按起葫芦瓢又起的撩拨曾经让他疲于奔命苦不堪言,但又恰恰是这些,在他每每陷于先代梦魇时绝处逢生。

他无从诉说,却也甘之如饴。

而经此一役,那点自欺欺人的防备被顾昀两句话轻易击垮,溃不成军。

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这点龌龊心思。


望天儿

真的真的很喜欢杀破狼,和默读是不同的震撼,这篇读后感很碎,都是看的时候没来得及和小伙伴感慨的东西,后续可能还有哈哈哈谢谢观看

真的真的很喜欢杀破狼,和默读是不同的震撼,这篇读后感很碎,都是看的时候没来得及和小伙伴感慨的东西,后续可能还有哈哈哈谢谢观看

野犬家的奶昔

#<杀破狼>拍摄

#采访那点事儿

#ooc我慌了


记者:请问导演,演员的表现让你满意吗?

导演:毕竟是本色出演,相当满意。

记者:那期间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导演:有时候我们会遇到难以控制的局面,比如……

【花絮1】

导演:你们再靠近点,诶对,再近点近点,好,行了,行了!诶行了ok了!啊!可以了!诶!!场务!把他俩分开!(场面一顿混乱)


记者:那你们是怎么克服这种困难的呢QwQ?

导演:克服什么,磕就完事了,现场的不香吗?

场务:呵呵,有被狗到。


记者:那有哪一段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吗?

导演:床【哔】算吗?

场务:??

摄影:??

导演:咳咳,整段卡掉。有,就是顾帅生气抽儿子的那段。那段顾...

#<杀破狼>拍摄

#采访那点事儿

#ooc我慌了


记者:请问导演,演员的表现让你满意吗?

导演:毕竟是本色出演,相当满意。

记者:那期间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导演:有时候我们会遇到难以控制的局面,比如……

【花絮1】

导演:你们再靠近点,诶对,再近点近点,好,行了,行了!诶行了ok了!啊!可以了!诶!!场务!把他俩分开!(场面一顿混乱)


记者:那你们是怎么克服这种困难的呢QwQ?

导演:克服什么,磕就完事了,现场的不香吗?

场务:呵呵,有被狗到。


记者:那有哪一段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吗?

导演:床【哔】算吗?

场务:??

摄影:??

导演:咳咳,整段卡掉。有,就是顾帅生气抽儿子的那段。那段顾帅一直没舍得下手,最后只能……


【花絮2】

长庚:“子熹别走!”

顾昀:“自己把自己当猪狗,谁还把你当人看,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自己,撒泼打滚向谁讨宠!你贱不贱!贱不贱!贱不贱!”(气势凶凶

导演:“顾帅别光说啊,打啊。”

顾昀:“这东西打着老疼了…”(拿着白玉笛往自己手上敲了敲)

导演:“祖宗,那你想怎么样?”

顾昀:“换个人给我抽吧。”(理直气壮

导演“……不可能是我。”

场务:(别看我)

One  Years  later

场务:“导演你该上药了。”

导演:“……我日他娘!”


场务:“说句实话,他们当时看向我的时候我害怕极了,我甚至已经开始想我会住进哪家医院了。”

记者:“导演果然为这部戏付出了很多啊。”

长庚:“这白玉笛质量是真的好,导演的手肿了几个星期了……”

顾昀:“感谢导演!”


卑微珏子的垃圾桶

[黑发男神组]

都是我曾经的本命a

果然越喜欢越画不好是吗😨

[黑发男神组]

都是我曾经的本命a

果然越喜欢越画不好是吗😨

聊与一身归

雨碎江南(一)

  

写在文前的话(看不看问题不大) 


        这一日的天色不好,卯时已过,太阳依旧没有出来,天色泛着青灰,晕出一派山雨欲来的凝重。

  顾昀骑马到北大营,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迎上来的人,笑着问:“那边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接缰绳的士兵顺着顾昀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忙回答道:“禀报大帅,那些兄弟今儿个刚见着从江南来的花儿,觉得好看,在那儿咋呼呢。”

  顾昀奇了:“江南来的花儿?得是有多好看一帮大小伙子都围在那儿看?”

  “这小的也不知,要不大帅您过去看看?”

  顾昀倒没多感...

  

写在文前的话(看不看问题不大) 


        这一日的天色不好,卯时已过,太阳依旧没有出来,天色泛着青灰,晕出一派山雨欲来的凝重。

  顾昀骑马到北大营,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迎上来的人,笑着问:“那边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接缰绳的士兵顺着顾昀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忙回答道:“禀报大帅,那些兄弟今儿个刚见着从江南来的花儿,觉得好看,在那儿咋呼呢。”

  顾昀奇了:“江南来的花儿?得是有多好看一帮大小伙子都围在那儿看?”

  “这小的也不知,要不大帅您过去看看?”

  顾昀倒没多感兴趣,笑了笑就往里走了。

  

  

  

  

  “哟,小蔡将军怎么也在?”顾昀撩起帘子走进去,恰好对上帐里的几个人看过来的视线。

  小蔡将军起身行礼:“顾帅。”

  顾昀摆摆手:“行什么礼。”顿了顿又问,“陈姑娘怎么也来北大营了?”

  陈轻絮还是白衣飘飘仙气凌然的模样,只不过面色不太好,带着一点奔波多日的疲累。

  陈轻絮这才开口说话:“我先去了候府,陛下告诉我今日大帅会来北大营,便在此等候。半月前有一些西洋商贩把一种花引进了大梁,现在已经有不少农商开始大批量种植了。”

  自从把西洋那个教皇打出东海地界,西洋人但凡要进入大梁领土都得经过盘查,也就让西洋人安分了不少。

  但这花如果真的没问题,也不用劳烦陈轻絮特地来一趟军营了。

  顾昀忽然想到什么,刚要开口问,外面进来一个斥候:“大帅,木鸟。”

  陈轻絮站起身:“给我吧。”

  顾昀接过来,立刻就闻到了木鸟上的味儿,交到陈轻絮手里后腹诽:“这木鸟肯定是了然那秃驴的,都给腌入味儿了。”

  陈轻絮拿出木鸟肚子里的纸条,展开看了一眼,面色微微变了变。

  “怎么?”顾昀接过木鸟的时候就在想,该有多巧才能让陈轻絮刚到了北大营,了然的信又到了,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哪用得着这两位行动?

  陈轻絮把纸条递给顾昀:“江南爆发了瘟疫。”

  小蔡将军愣了:“疫情严重吗?是什么引起的?现在死伤多少人了?”

  顾昀看完了纸条:“了然大师的信写得很匆忙,没有说清楚疫情的程度。”

  一时之间,营帐内的人都陷入沉默。

  “了然大师应当不只给陈姑娘寄了信,皇上那儿也该知道消息了。”顾昀打破沉寂说了句,说完转身道,“我进宫一趟,各位先各司其职。”

  

  

  

  

  顾昀进宫的时候望了一眼依旧没有冒出太阳的东边,心里面难得有了点惴惴不安的感觉没有阳光,琉璃瓦显得灰扑扑的,失了华贵感,多了森严,压得人喘不过气。

  朝会已经结束了,长庚刚在御书房坐下,就听人禀报说安定侯来了。

  长庚屏退旁人,听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抬眼看向大步走进来的顾昀。

  “子熹要去江南吗?”

  “长庚我得去一趟……”

  两个人同时开口,顾昀话还没说完,听了长庚的话微微顿了一顿:“之前江北那次疫情不难办,就怕这次的来势汹汹。”

  长庚身上的朝服还没换下来,冕上的旒轻晃,碰撞出脆响,他微微仰脸看着顾昀,没有做声。

  顾昀轻声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把人抱在怀里:“以前没事,这次也一定没事。”

  长庚声音有点沉:“了然大师传来的信里没有提是什么引起了这次的疫病,你在北大营遇见陈姑娘,她可有向你提起?”

  顾昀松开手,坐到一边:“据陈姑娘说,江南一些农商大批量种植一种西洋人引进的花。”

  顾昀的话音才落下,暖阁外面一个太监就急哄哄地跑了进来:“陛,陛下,小蔡将军来报……”话没说完被地上铺着的一小块织皮绊倒摔了,又抬起头来把话说完,“北大营的几个士兵突然病倒了!”

  顾昀站起身:“怎么回事?”

  太监赶紧爬起来,外面小蔡将军等不及了,大步闯进来:“恳请陛下恕臣失仪。北大营中那几个观赏过江南鲜花的突然发起了高烧,口吐白沫口眼歪斜,陈圣手看过,却也说不出生了什么病。”

  长庚站在顾昀身侧:“小蔡将军先起。陈圣手可确定那些士兵的突发症状与那些花有关?”

  小蔡将军起身,点头:“因为营中其他人都没有发病,而且那些人看完花就回去轮值了,并没有接触过其他任何东西。”

  长庚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又传来了通报声:“了然大师觐见。”

  顾昀心头居然猛地抽了一下,预感很不好。

  长庚快步走到暖阁外,对了然作了个揖,问道:“大师,江南疫情如何了?”

  了然打手势:“沿江已有数十居民发病,皆是先发起高烧,紧接着便口吐白沫,贫僧来得早,还没顾得上看后来的情况。但贫僧确定,疫情确乎由西洋人引进的花引起。只是尚且不知是何原因。”

  长庚当下就开口道:“大师休整一日,明日我们便启程下江南。”

  了然继续打手势:“江南发生此事,想必京城也受牵连,陛下应当留待京城管理大局,下江南之事由贫僧和大帅去调查便好。”

  长庚的手一动,被一旁的顾昀牵住,感觉到顾昀短促地用手指在他手心划了一下。

  了然垂眼,心里念着“受想行识……色即是空……”,自然而然地隔绝了红尘众生相。

  长庚无法:“那大师先回去休整一番。”

  了然行礼,转身走了。

  他走得不快不慢,走出宫门时已经到了午时,太阳仍旧没有出来。

  听人说,近日京城许久都是这样的阴天。

  了然有些脏的白袍一闪,身影没在十里长街的人群里。

  

  

  

  

  顾昀伸手把长庚重新抱进怀里:“我去江南就是,你不用操心,就安心待在京城,好不好?”

  长庚从小到大听过很多次好不好,红头鸢前问他不生气了好不好,江北大营里跟他说抱一会儿好不好,顾昀一贯乐得纵容他,所以每一次的好不好里都带着那么些许的求饶意味,语气放得极为轻缓,情绪极致的温柔。

  可唯独这一次,长庚听出了不容拒绝的意味,尽管只是分毫。

  “子熹……”长庚伸手环抱住他。

  顾昀放软了语调:“听我一次,别去,我舍不得看你再受一次伤。”

  长庚正要说我又怎舍得看你受伤,就听到顾昀轻叹:“我会保全自己尽力不受伤的,放心。”

  长庚把脸埋在顾昀颈窝,短暂地没有再吭声。

  外面的太阳慢慢悠悠地爬起来了,吊在琉璃瓦上方,白惨惨的光,没有一丝温度。

  

  

  

  

 未完 

  

倚风吟笑

p1二维码

p2群公告

p3许愿墙

是原耽语C群,大家都很和蔼的一起来嗨呀!

占tag歉

p1二维码

p2群公告

p3许愿墙

是原耽语C群,大家都很和蔼的一起来嗨呀!

占tag歉

蓝宸
上次成品的印章,之前不小心削了...

上次成品的印章,之前不小心削了一刀,后来补上的有一条断线

上次成品的印章,之前不小心削了一刀,后来补上的有一条断线

赤心

昨晚直播的点图
大帅战损

今天给糊完了。

昨晚直播的点图
大帅战损

今天给糊完了。

末如梵音
占tag歉! 是一个新的语c...

占tag歉!

是一个新的语c

目前人少皮多ww

感兴趣欢迎一起玩啊

只要原耽都可以,不开没授权语c的剧组

可以玩梗,有雷点慎入

找人一起玩啊~

禁白不禁半白,披皮水疗也可以,不太正规

自设也可以,自带对象

真的不正规真的不正规

本意是找同道志和的小伙伴一起沙雕!

最后占tag歉!


已有顾昀林静恒。


占tag歉!

是一个新的语c

目前人少皮多ww

感兴趣欢迎一起玩啊

只要原耽都可以,不开没授权语c的剧组

可以玩梗,有雷点慎入

找人一起玩啊~

禁白不禁半白,披皮水疗也可以,不太正规

自设也可以,自带对象

真的不正规真的不正规

本意是找同道志和的小伙伴一起沙雕!

最后占tag歉!


已有顾昀林静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