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破狼priest

21.1万浏览    2492参与
神秘的兔纸

【杀破狼】顾帅x长庚,风里雪里我在等你

【杀破狼】顾帅x长庚,风里雪里我在等你

沐蘭

【长顾现paro】“嗯,我喜欢你”

嗯,私设颇多,不喜慎入。。

极度OOC预警!

主要是,原著里女生的名字太少了,唯一的陈姑娘还是个话少的高冷女神,叹气。。

是给七七 @何顾泽卿 的生贺,可能不太甜?呜呜


1.


谁也没有想到,毕业之后,沉寂七年之久的微信班级群有一天突然就火爆了起来。


这天一早,当年的学习委员章萌在群里求助。


章萌:亲人们,有人知道户口本上的名字和身份证不一样,该去哪个部门改过来吗?


一句话丢出,立刻有热心的同学三三两两回话。


王薇:那赶紧去你所在地的派出所啊!


徐令:我记得我当时变更户口本名字,去的是所在地的镇政府。


陈念念:...

嗯,私设颇多,不喜慎入。。

极度OOC预警!

主要是,原著里女生的名字太少了,唯一的陈姑娘还是个话少的高冷女神,叹气。。

是给七七 @何顾泽卿 的生贺,可能不太甜?呜呜

 

1.


谁也没有想到,毕业之后,沉寂七年之久的微信班级群有一天突然就火爆了起来。


这天一早,当年的学习委员章萌在群里求助。


章萌:亲人们,有人知道户口本上的名字和身份证不一样,该去哪个部门改过来吗?


一句话丢出,立刻有热心的同学三三两两回话。


王薇:那赶紧去你所在地的派出所啊!


徐令:我记得我当时变更户口本名字,去的是所在地的镇政府。


陈念念:老同桌,我记得这个就是派出所办理的业务呀!


章萌:哎,快别提了,这些个事业单位,个个踢皮球一样把问题踢到别的部门,我这几天都跑了几个部门了,累的半死也没办成事。


这么一讨论,已经快被大家遗忘的班级群就这么热闹了起来。


章萌:算了,不说那些糟心事了,老同桌,这几年忙什么呢?


陈念念:哎,这不孩子马上要一年级了吗,去年就辞职在家,专门带孩子呢!


王薇:辛苦了,有孩子就是这样的,我家孩子交给奶奶带,皮的呀!


章萌:谁说不是呢,我家今年刚上小班,每天去幼儿园那个哭啊!


陈轻絮:(微笑表情)。


姚震:天!今天什么日子,女神也冒泡了!


沈易:老姚滚远点,那可是我媳妇儿!


葛晨:不容易呀,沈易追了得有八年吧?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恭喜!


沈易:好说,好说。


曹春华:哎呀,你们这讨论什么呢?这么热闹怎么能少得了我!


谭宏飞:咦,曹娘娘,好些年不见,在哪高就啊?


章萌:曹娘娘如今可了不得,听说已经是某知名公司的高管了。


曹春华:哎呀讨厌,都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还这样叫人家,不过是给人打工而已。


“哎,”一直沉默的何荣辉突然开口,“我说各位,怎么没听到咱们班草顾昀说话啊?”


顾昀:……且活着呢,你们聊,我看一乐呵。


王薇:顾班草,你这样不行啊!老实交代,是不是偷偷结婚,孩子都好几岁了?


章萌:是啊是啊,这些年都不跟我们联系,真不够意思。


王念念:听说班草也是自己成立了一家公司,业界黑马,年纪轻轻,了不得啊!至于结没结婚的,就不清楚了。


顾昀:我去你们的,聊你们的老婆孩子热炕头,扯我做什么?


楚悦:哎,说起班草,你们这些年有李旻的消息吗?当年他可是屈居我们班第二名的大帅哥啊,比顾昀只差一票!


……


一鸟入林,百鸟压音。


沉默了十几秒,聊天界面上又跳出一条消息。


顾昀:……你们也没联系过他?


……


一片尴尬的沉默中,曹春华同学勇敢地站了出来,“我倒是联系着长庚大哥啦……前几天还一起吃饭来着,他还是老样子,很佛系,无欲无求的样子。”


……


顾昀盯着手机屏幕上最后这句话,半天没有动。


忽而他轻笑一声,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手机上灵活翻动,打出一句话:还是曹娘娘面子大,你看他就不跟我们联系。


一句话发出,热闹一早上的群再次变成死群。

 

2.


再有一个多月就到年底,临近年关,公司大小事情特别多,顾昀忙里偷闲,和老同学扯皮了一早上,等到他处理完公司事情,天已经黑透,他随手拿起丢了一下午的手机看了一眼,竟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这个手机装的是他的私人号码,里面只有一些同学朋友,以及为数不多的亲人,因此当他看到微信里竟然有一条未读信息时,还是惊讶了一下。


划开屏幕,打开微信,顾昀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安静的界面上,“长庚”二字显得格外刺眼。


只有两个字:顾昀。


发送时间是下午三点半。


他一把暗灭手机丢在桌上,转身走到办公室落地窗前。


冬天的天黑得格外早,从窗户往外望去,城市的灯火通明尽收眼底,地面上的车流仿佛被电影镜头缩小了几百倍,一个个火柴盒般排着队龟速挪动。


他就这样站着对着窗外发了会愣,这才重新拿起手机,想了想,打了几个字过去:


不好意思,刚看到。


那边几乎是秒速回了信息: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顾昀捏着手机,狠狠地磨了磨牙,才回道:好得很,无欲无求,很快就能和你的境界一争高下了。


这次那边半天没回音。


 

3.


顾昀将手机塞回兜里,长长地出了口气,这才觉得肚子有点饿。


吃完饭回到家,大约是食物的作用抚慰了焦躁的心,顾昀突然就有点后悔。


自己刚刚那句话,是不是语气有点重?


屋内暖气很足,他光着脚窝在沙发里,重新按亮手机打开微信,有仇一样盯着那两个字发呆。


叹口气,到底忍不住,重新发了条信息过去:


长庚,这几年你一直在B市?


长庚回的很快:嗯。


紧接着又发来一条:对不起,这几年一直没跟你联系。


顾昀盯着那行字,仿佛不认识般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他仰头靠在沙发上,半天才答非所问:等有机会去首都,你要尽地主之谊啊。


长庚没回复。顾昀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我到现在还记得在学校时你的样子,好像谁都不放在心上,要么自己捧本书看,要么就是在自己座位上捣鼓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长庚回了一个笑脸,跟了一句:我并不是谁都不放在心上的。


顾昀挑眉:哦?那你把谁放在心上?


长庚:……


仿佛是觉得欲盖弥彰,他很快又发来一条:我意思是,我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淡定的,我对你就急过,记得吗?


顾昀捏着手机,无声笑了:我摔伤腿那次吗?真是,当时沈易都说,从来不知道永远淡定的李旻还能发那么大火。


长庚:那天……很对不起。


顾昀:长庚,你并不需要为此道歉。


“那你后来毕业之后怎么就再也不跟我联系了?”


顾昀打出了这句话,又一个字一个字按掉。


短暂的沉默。


长庚:你结婚了吗?


顾昀:那你这些年,结婚了吗?


(长庚撤回了一条消息。)


(顾昀撤回了一条消息。)


那种不受控制的烦躁感觉重新浮上心头,他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当年明明……


他一咬牙,打出几个字,破釜沉舟般发过去:


你当年是不是……


发出后,他起身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水。


等他捏着手机慢慢喝完了水,又无所事事地在屋子里主卧次卧书房转了一圈,去浴室冲了个澡,擦干头发。


长庚都没再回复。

 

4.


第二天是周末,顾昀早上睁开眼睛已经快十点,窗外变成了一片白色,下雪了,他窝在温暖的被子里,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今天不去公司了。


从冰箱里随便扒拉出两根火腿肠,和鸡蛋一起煎了充当早餐,冲了杯咖啡,打算随便找点东西看打发时间。


手机震动了一声。


是长庚发来的:


嗯,我喜欢你。


顾昀伸手扯被子的手僵在半空。他将咖啡放在床头柜上,换了只手拿手机,重新将这几个字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移动,一句话反反复复,打出来又删掉。


“真喜欢我?”


按掉。


“开玩笑,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按掉。


“臭小子,占我便宜不要钱是吧?”


按掉。


“……那你这么多年躲起来不找我?”


按掉。


他踢掉拖鞋盖好被子,深吸一口气,重新打出几个字:


那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这次终于狠狠心,点了发送。


过了几分钟,那边才发过来简短的四个字:怎么想的?


顾昀:……


他真想将此人的脑子切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我很想你。


几个字咬牙切齿地发出,屏幕黯了下去,几分钟后,长庚的信息才滑入:我在你家楼下。


顾昀:?!!


他右手握着已经半凉的咖啡,从床上一跃而起,半杯咖啡撒出来一小半,褐色的汁液在白色的被单上缓缓流淌,很快渗成了几条难看的污渍。


他急急把咖啡丢在床头柜上,也来不及擦擦手,把脚塞进拖鞋冲进客厅,抓起钥匙就跑了出去。


外头下着大雪!这混蛋!

 

5.


长庚穿着过膝大衣,身旁立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他头顶衣服上的雪已经厚厚一层,就连眉毛睫毛都有了淡淡的一层白,显然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风露立中宵。


他看到顾昀从楼里跑出来,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是那么冒冒失失的,只顾着跑,也不看路,一出楼道就差点和一个大呼小叫团雪球的孩子撞到一起,又连忙毛手毛脚地将那孩子扶好。


长庚不由就笑了。


顾昀看到信息脑子一热,没头没脑冲下楼,迎面被刀子一样的老北风一吹,这才后知后觉被冻得一哆嗦,跑的太急,外套都忘了穿。


长庚一皱眉,伸手就要解自己衣服,被顾昀一把按下。


他二话不说,一手拉过行李箱,一手扯着长庚就冲进楼道,这次终于记得避开打雪仗的孩子们。


直到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回到家里,被房间里充足的热气迎面一扑,才像是重新活了过来。


活过来的顾昀登时就毛了,他伸手,在长庚肩上狠狠拍了一下:“混蛋,不要命了!”


长庚不说话,任由他拍,眼神如化出实质,烫人的温度直直盯着顾昀,眼中流光溢彩,“你刚刚说……”


顾昀:“……”


长庚不依不饶:“子熹……”


顾昀斜他一眼:“怎么?顾昀顾昀不是叫着挺顺口么?这会知道改了?”


长庚仿佛一个捡到宝石的孩子:“你刚刚说,你想我……”


顾昀从来脸皮厚如城墙,这时竟意外发现自己的字典里还有“不好意思”四个字,他耳根一热,咳了一声才板起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大二那年我打球摔断腿,有个人莫名其妙冲我发好大的火,发火还不算,半夜里趁大家睡着了,偷偷爬到我床上……”


没等他说完,长庚已经一跃而起,一把抱住他,狠狠堵住那准备翻旧账的唇。

 

 

【小剧场】


“你抽烟了?”顾昀凑近长庚唇边嗅了嗅,皱眉。


“第一次。”长庚赧然。


“怎么想起抽那玩意儿?”


“……壮胆。”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以为你没醒……”


“所以你就能耍完流氓,拍拍屁股就跑,还一躲就这么多年?”


“……对不起子熹,是我太害怕……”


昱
秀丽笔真的太适合 杀破狼 这样...

秀丽笔真的太适合 杀破狼 这样霸气的小说名字咯w!



秀丽笔真的太适合 杀破狼 这样霸气的小说名字咯w!





明烛

【长顾】荒火

乌尔骨杀不了人,诛心的是你。


要无数次忍下撕咬的冲动,揉碎这把胸腹,骨肉填胃,血来平渴。


想一纸诏书,毁去赏出的自由,皇城为狱,他罪无可赦。要在寝宫之内修一柱金笼,玉食锦衣来囚,白笛在左,腕珠在右,每一寸肌骨都逃不开欺辱,要记得从兽齿间救下喉咙。


义父,义父。


他吻他,唤他,从身后捞起他。蝶骨弓出的山脉有雪原的颜色,那就吮化他,吮出桃绯,吮出花色。要掐住他高仰的脖颈,岩浆倾灌,热意相抵,湿汗吻掉了,只剩潮润的发梢,再深一些好不好,子熹,来,搂着我。


若能讨上一句毫无威严的骂,那更是好,软着尾调,断续呜咽,骂兔崽子,骂混账。咬着牙,较着劲儿,玉白的小腿威风凌凌,...


乌尔骨杀不了人,诛心的是你。


要无数次忍下撕咬的冲动,揉碎这把胸腹,骨肉填胃,血来平渴。


想一纸诏书,毁去赏出的自由,皇城为狱,他罪无可赦。要在寝宫之内修一柱金笼,玉食锦衣来囚,白笛在左,腕珠在右,每一寸肌骨都逃不开欺辱,要记得从兽齿间救下喉咙。


义父,义父。


他吻他,唤他,从身后捞起他。蝶骨弓出的山脉有雪原的颜色,那就吮化他,吮出桃绯,吮出花色。要掐住他高仰的脖颈,岩浆倾灌,热意相抵,湿汗吻掉了,只剩潮润的发梢,再深一些好不好,子熹,来,搂着我。


若能讨上一句毫无威严的骂,那更是好,软着尾调,断续呜咽,骂兔崽子,骂混账。咬着牙,较着劲儿,玉白的小腿威风凌凌,却只舍得用上三分力,不能扫人下床,只会自投罗网,撞进的掌温热度惊人,烧过手腕,再烧进肺腑。他有时候会怀疑,乌尔骨不是毒,顾子熹才是,教他患得患失,教他痴念至此。于是他俯身亲他,央他。


再一次,还想再来一次,义父你看着我,你疼疼我。


身下人尚未回神,空睁着一双迷蒙的眼,是桃花落潭,美到不可方物。怎能忍,怎能忍住不去嚼碎花瓣,咽下甜苦的汁液?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浪里浮舟,才将上岸,却又被打回汹涌的潮头,小义父惊喘着去推腿间作乱的脑袋,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没有凶。哪里舍得凶你。他吻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哄,不过是罚你,边赏边罚。


谁让你病了不跟我说,谁准你大冬天不穿裘,十年前的帐现在算也来得及,你丢过我的沈十六,伤过我的大将军,这帐你还不清,还要算一辈子。


小义父气得直笑,恨不得上牙去咬,他别过他的下巴,勾起他画一样的脸。你总说我诱你,其实罪魁祸首是你,长庚啊长庚,我无所畏惧,偏偏最是怕你,少时怕你委屈,长大后怕你涉险。你才是下蛊的那个人,教我满心满眼都是你,现在毒发将至,你若是不给解药,就把干儿子还我,还有我牵挂的四殿下,心系的小雁王,通通还给我。


只一个还不够,这么贪心吗,长庚拉过顾昀的手,将它盖在胸膛,那里心血翻沸,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你都喜欢么,都要么。


你们一个想关我,一个想放我; 一个想绞了我的割风刃,一个想把虎符牢牢塞给我;一个恨不能把四境之景都捧到我跟前,一个又天天惦记着找处金屋藏住我。我气啊,气得不行,可能怎么办呢,我就是个个都想要,个个都喜欢。


顾昀望着长庚,他的重瞳散去了,还予一双清澄的眼,里面装满了愧疚和歉意,悔得眼眶都红,顾昀看久了,心也跟着疼。


陈姑娘说过,越到后面,药劲越大,你昨晚才挨过针,今儿又和朝臣议事,忙得脚不沾地。午膳也不用,这怎么熬得过去。


他明明身上青紫一片,淤痕未消,又被折腾了一溜够,差点去掉半条命,长庚心都快疼裂了,要顾昀打他,顾昀不肯。


不气你,不怪你,他拍着长庚的背,声声儿都是宠:若是心不顺了,怕着了,上义父这儿疯就是……嘶……别舔,痒……


可我伤了你,让你疼,我,我……


他把他毛茸茸的脑袋按在怀里,就像抱着曾经的小狼崽子。


无妨,我惯着你。


我疼疼你。


—完—

TSAI
世人皆知安定侯英勇神武、平定四...

世人皆知安定侯英勇神武、平定四方

谁人又知顾子熹伤痕累累、一身病骨


小心肝儿知道

老妈子知道

陈姑娘知道

还有不少人也知道哈哈哈哈哈

注意⚠️人体练习姿势有参考!


世人皆知安定侯英勇神武、平定四方

谁人又知顾子熹伤痕累累、一身病骨


小心肝儿知道

老妈子知道

陈姑娘知道

还有不少人也知道哈哈哈哈哈

注意⚠️人体练习姿势有参考!


昱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杀破狼》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杀破狼》



      

                                    

TSAI

摸鱼逐渐沙雕……

沙雕预警❗️❗️❗️

OOC预警❗️❗️❗️

接受不了的姐妹就别看啦

哈哈哈哈哈

摸鱼逐渐沙雕……

沙雕预警❗️❗️❗️

OOC预警❗️❗️❗️

接受不了的姐妹就别看啦

哈哈哈哈哈

鹤初一か

顾昀·长庚家书信封笺台首落尾稿初一手书

顾昀·长庚家书信封笺台首落尾稿初一手书

TSAI
画草稿使我快乐 混血小甜心 西...

画草稿使我快乐


混血小甜心

西北一枝花

绝配

请二位原地成婚

谢谢


画草稿使我快乐


混血小甜心

西北一枝花

绝配

请二位原地成婚

谢谢


沐蘭

[长顾 现代]违章停车

现代paro,无脑段子,爽就对了,莫较真。。🙄

从今以后,严格要求自己,哪怕无脑也要认真写✍🏻,握拳🙃

走你:


1.

“呦,准护士长,早啊!”

王冬冬脸色发烧,她朝着对面打趣的同事啐了一口:“呸,别乱说,还没影的事儿呢!”

“怎么没影!”同事显然不肯放过她,凑到她耳边神神秘秘压低声音,“我听说任命文件都下来了,就在院长办公桌上!”

王冬冬眼疾手快,一把捂住这缺心眼同事的嘴,紧张地左右看了看,右手拎着的午餐差点倾巢出动,全免费孝敬对方的工作服。

“唔!唔!”同事嘴被捂住,急得直扑腾,手朝前指着,明显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两位姑娘,”一个好听的男声在二人头顶响起,打断...

现代paro,无脑段子,爽就对了,莫较真。。🙄

从今以后,严格要求自己,哪怕无脑也要认真写✍🏻,握拳🙃

走你:


1.

“呦,准护士长,早啊!”

王冬冬脸色发烧,她朝着对面打趣的同事啐了一口:“呸,别乱说,还没影的事儿呢!”

“怎么没影!”同事显然不肯放过她,凑到她耳边神神秘秘压低声音,“我听说任命文件都下来了,就在院长办公桌上!”

王冬冬眼疾手快,一把捂住这缺心眼同事的嘴,紧张地左右看了看,右手拎着的午餐差点倾巢出动,全免费孝敬对方的工作服。

“唔!唔!”同事嘴被捂住,急得直扑腾,手朝前指着,明显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两位姑娘,”一个好听的男声在二人头顶响起,打断了她们的打闹,“请问急诊科的病房怎么走?”

王冬冬怀疑自己的耳朵会怀孕,她以堪比光年的速度撤掉自己行凶的手,抬头去看发问的来人。

“完了完了,”她在心里哀嚎,“原来这世上不止有人能让人耳朵怀孕,眼睛也会……”

站在面前的男人也太帅了吧?

不,仅仅一个“帅”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王冬冬自己已经一米七左右,面前的男人硬生生比她高出一个半头,清爽的短发,额头上微微的薄汗,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吸血鬼爱德华的光芒,身子礼貌性地俯低了些,深邃的目光对准了她,内里透着一丝不丝察觉的焦灼。

见她发愣,男人习惯性地微微一笑,有点焦急地重复道,“请问,急诊科的病房怎么走?”

冬天的太阳也可以这么温暖吗呜呜。

同事用胳膊捅她,王冬冬如梦初醒,连忙将右手的饭菜悄悄背到身后,左手无意识抿了抿头发,微笑回答:“您好,急诊住院的分好多种,不知道您要找的人是?”

“噢,就是从高空不小心摔下来,应该是在哪个区域的病房?”男人不等王冬冬问完,有点失礼地回答。

“您说的难道是,今天早上被送来的那个,吊威亚被摔下来的……”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男人没有回答。

同事扯了扯她,王冬冬连忙正色,伸手一指住院部的高楼,“您从那栋楼进去,乘电梯到十五楼外伤科特护区,不过这会吃饭时间,电梯可能……”

她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匆匆朝她鞠了一躬,谢谢两个字的尾音还未在空气里扩散开,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冬冬:“……”

同事:“……”


2.

两点过五分,王冬冬收拾东西,准备去查房。

新来的实习生悄悄凑过来,神神秘秘道:“护士长护士长。”

王冬冬拍她一下,“别这么叫!”

“哎呀,没差啦!”实习生摆摆手,“听说了吗?十五楼的那位大明星,就是最近特别火的那个,顾昀!今天有个神秘的帅哥来看他,中午值班的丽丽姐说,那帅哥直接跑上十五楼来的!天哪!我们这里的楼层可是比普通的楼房高,一层楼的步梯都是三折的!十五楼!啧啧!”

王冬冬:“!!!”

就是中午她见到的帅哥吗?难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一个人,气喘吁吁爬十五楼?

没法想象!

她咳嗽一声,拍了拍实习生的肩膀,“小孩子家家的,那么八卦,还不好好干活去?!”

“噢。”小姑娘立马垮了肩膀,无精打采跟着王冬冬去查房。

她们查房之前例行敲门,王冬冬边走边在自己的工作簿上记着查房的内容,实习的小姑娘推着车,咬咬嘴唇,顽皮地敲了敲1508的房门。

礼貌性三声。叩叩叩。

小姑娘推着推车推门而入。

王冬冬合上本子,正准备进去,小姑娘又退了出来,脸红得能直接给孩子当颜料画画使。

王冬冬奇怪:“怎么了?”

小姑娘指了指病房,她莫名其妙地从门上的窗口看了一眼。

特护病房的两片帘子密不透风地拉了个严严实实。

帘子却不是安安静静地垂着,而是欲盖弥彰地随着里面人的动作,无风自舞地轻微晃动。

小姑娘匆忙退出,病房的门没有关严,一两声隐忍到极致的呻吟破破碎碎挤出门缝,更加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证实了病房里的情况。

王冬冬:“……”

“那什么,我们先去查别的房,这间留到最后。”

“啊?哦哦哦噢!”小姑娘一扶眼镜,呆了一秒之后,点头如捣蒜地推着推车跟着王冬冬屁股后面走了。


3.

“哎,王护士长,还不下班啊?”丽丽换上自己的衣服,背着包包准备下班。

“求你们快别这么叫了,我这里处理个事情,马上就下。”

“哎,是不是今天大门口违章停车那事?你说现在的人也真奇怪,明明医院里面就有停车位,干嘛好端端要把车停大门口?这下被交警逮到,吃瘪了吧?”

“别乱说,”王冬冬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那是雁茗集团二公子的车,交警也不敢怎么样,只好拿咱们医院出气,这不,院长关于违章停车监督的文件刚刚下达我们护士站。”

“雁茗集团有什么?有钱了不起啊?还不是靠上一辈吃饭的富二代?”

“嘘,小点声,”王冬冬指了指离护士站几步远的1508房,比了个“嘘”的动作。

丽丽无声地张了张嘴,也伸手指了一下,做了个眼珠子掉下来的表情。

王冬冬点点头,想到中午那个彬彬有礼的男人。

看着不像是视规章制度为无物的人啊!

是有多在意病房里的那个人,才能连找个停车位,规范停车的时间都没有?


4.

“顾子熹,你明明答应我,不接这场戏的。”长庚直通通盯着顾昀打着石膏的腿,无声吸气,眼圈红了自己都没察觉。

顾昀觑着那人委屈的神色,心虚莫名,他伸出没有打吊瓶的手,轻轻扯了扯长庚,一张口才发觉嘴唇都木木地失去知觉,“长庚,”

长庚不看他。

顾昀自知理亏,一咬牙,破釜沉舟般来了一句:“那部戏有一个情节,是男女主角在车站相遇,天下着雨,男主角主动要求为没打伞的女主角撑伞……”

长庚猛然回头,眼神亮如火烧,嘴张了又合,半天,才晕头晕脑道:“你是为了这个才……”

顾昀点头。

长庚一把攥紧顾昀左手,凑到自己唇边,闭着眼睛轻轻吻了吻,“子熹,你还记得……”

三年前,长庚生日,那天的雨来得毫无征兆,就像他事后无数次的庆幸。

那一天,自己带了伞。

那一天,顾昀没带伞。

TSAI
这两天杀破狼广播剧听的上头了...

这两天杀破狼广播剧听的上头了

摸一下鱼


顾大帅你看看你的小心肝都哭成啥样了


我记得原著里好像有写戴着琉璃镜

我忘画了……

这两天杀破狼广播剧听的上头了

摸一下鱼


顾大帅你看看你的小心肝都哭成啥样了


我记得原著里好像有写戴着琉璃镜

我忘画了……

太厚娘娘你威武雄壮
我想把所有面临风暴的勇敢给你...

我想把所有面临风暴的勇敢给你,

想把所有无价珍贵的信任给你,

把沧海桑田生前死后的不离不弃给你,

把许诺的余下的隔世光阴也都给你。


很喜欢 @陆梓-咸鱼每一天 太太的《化鬼》,抄了一段原文。

字丑,写不出大帅万分之一风骨,勿怪。





我想把所有面临风暴的勇敢给你,

想把所有无价珍贵的信任给你,

把沧海桑田生前死后的不离不弃给你,

把许诺的余下的隔世光阴也都给你。


很喜欢 @陆梓-咸鱼每一天 太太的《化鬼》,抄了一段原文。

字丑,写不出大帅万分之一风骨,勿怪。

我就是这条gai最靓的zhai
awsl!!!看个意林还能看到...

awsl!!!看个意林还能看到顾大帅❤️🧐🧐🧐

awsl!!!看个意林还能看到顾大帅❤️🧐🧐🧐

林霏

顾昀讽始皇纳谏

原文参考必背文言文之邹忌讽齐王纳谏


大型沙雕


时间设定在故事都结束后的几年叭



安定侯,顾氏,讳昀,字子熹,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自号西北一枝花,被活了七八十的老爷子誉为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面对新时代大梁诞生了新一代小帅哥,


顾大帅表示:分大姑娘小媳妇给我的手绢?我儿子行。你们?不行。


那么,大梁有美丽者,我们设他为x。


顾昀揪住了要开溜的霍郸,


“霍郸,我和x谁好看?”


霍郸瑟瑟:“当然是侯爷好看,x怎么比得上您呢?”


顾帅不信。


顾昀愤愤地按住了在他面前哐哐喝酒的沈易,“季平,我和x谁好看?”


沈易一翻...

原文参考必背文言文之邹忌讽齐王纳谏



大型沙雕


时间设定在故事都结束后的几年叭




安定侯,顾氏,讳昀,字子熹,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自号西北一枝花,被活了七八十的老爷子誉为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面对新时代大梁诞生了新一代小帅哥,


顾大帅表示:分大姑娘小媳妇给我的手绢?我儿子行。你们?不行。


那么,大梁有美丽者,我们设他为x。


顾昀揪住了要开溜的霍郸,


“霍郸,我和x谁好看?”


霍郸瑟瑟:“当然是侯爷好看,x怎么比得上您呢?”


顾帅不信。


顾昀愤愤地按住了在他面前哐哐喝酒的沈易,“季平,我和x谁好看?”


沈易一翻白眼:“你好看呗,大梁哪有比你好看的人呐!”


顾帅狐疑。


顾昀来到暖阁,完成每日干扰陛下办公打卡。


“长庚,你说是我好看还是x好看?”


长庚抓住他的手在掌心里焐着,笑笑,


“你好看啊。”


顾昀得逞一笑:“陛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霍郸说我好看,是因为他害怕我,沈易说我好看,是因为他对付我,你说我好看,是因为你偏爱我……”


正说着,门外下人禀报x来了。


x进来,看见笑眯眯的皇上和安定侯,先闹了个大红脸,紧张了。


顾昀:来,告诉我你脑补啥呢?




一刻钟后,又只剩下两个人了。


长庚一摊手,“你瞧,这不正说着?你和x谁好看啊?”


行吧,确实是我好看。




“普天之下,哪有人比得上子熹啊。”


是温柔又缱绻的笑意。






  • 注:本文又名《我怎么这么好看》










  • 蓝婉君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杀破狼》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杀破狼》

    蓝婉君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杀破...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杀破狼》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杀破狼》

    沈西辞
    通宵追完杀破狼,前来摸个字。呜...

    通宵追完杀破狼,前来摸个字。
    呜呜呜呜长顾就是绝美爱情!

    通宵追完杀破狼,前来摸个字。
    呜呜呜呜长顾就是绝美爱情!

    东方澜V

    【屯梗】 假如你是安定候干闺女 文by东方澜 (不知道会不会写)

     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玩叨叨记账玩出来的,(对,顾昀是我爸)必定是一篇中篇文,想法太多不可能一发完。各位看官就当我博君一笑,看个乐呵(  Maybe OOC)


    ———————————————————————————————————————————————————


          假如你是安定候干闺女


          众所周知,安定候顾昀顾大帅曾被定国寺的大师预言过是个克亲的命,爹娘早早去了,连未过门的未婚妻也香消玉损了,但偏偏和自己干闺女八字相和,活的生龙活虎的。...


     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玩叨叨记账玩出来的,(对,顾昀是我爸)必定是一篇中篇文,想法太多不可能一发完。各位看官就当我博君一笑,看个乐呵(  Maybe OOC)


    ———————————————————————————————————————————————————


          假如你是安定候干闺女


          众所周知,安定候顾昀顾大帅曾被定国寺的大师预言过是个克亲的命,爹娘早早去了,连未过门的未婚妻也香消玉损了,但偏偏和自己干闺女八字相和,活的生龙活虎的。

          众所周知,顾昀干闺女,丞相府嫡长小姐,是个奇葩,母亲书香门第的,父亲是个将军,和老侯爷交好的根正苗红,爷爷宰相,外婆更曾是轰动京城的才女;但她却和她亲生父母越来越不像,倒是越来越像干爹,各种方面而言的;沈季平云:进顾昀者黑。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