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563浏览    6363参与
快乐依子

谢谢!!谢谢!!!!😭!!!!

[图片]
艹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是我真的十分感谢!!!!

【深鞠躬】


谢谢你们!!!


艹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是我真的十分感谢!!!!

【深鞠躬】


谢谢你们!!!

我有一只玉镯子

启明..

太白常想自己是无辜的

被锁在月的身边

日复一日

他有点怨恨月

甚至逐渐怀疑自己在空白的记忆中犯下弥天大罪

但他是钦点的伴月星

无数的星对他羡慕又祝福

那可是月

自古被赞美歌颂至今的月

皎洁的光是月的象征

太白是最亮的星

每弦月出现

他也随之映在眼中

一月一轮回


#金星也被称作“伴月星”,可以看到金星伴月(月芽),金星可以说是夜空中最亮的星了,金星合月是30天/次

太白常想自己是无辜的

被锁在月的身边

日复一日

他有点怨恨月

甚至逐渐怀疑自己在空白的记忆中犯下弥天大罪

但他是钦点的伴月星

无数的星对他羡慕又祝福

那可是月

自古被赞美歌颂至今的月

皎洁的光是月的象征

太白是最亮的星

每弦月出现

他也随之映在眼中

一月一轮回


#金星也被称作“伴月星”,可以看到金星伴月(月芽),金星可以说是夜空中最亮的星了,金星合月是30天/次

茶浠

随便叨叨

*占tag致歉

就今天,农药排位,遇到一个鸟哥,哦,就是云中君,然后--------

几乎整局,鸟哥都瞅着我一个人打

我:???????我跟你有仇吗

鸟哥没理我

小乔回复说鸟哥见谁都打

欧吼,是个高冷的鸟哥

在他们打我们水晶的时候,别人都好好的搁那打水晶,就鸟哥,stm飞过来,瞅着我,咔咔两下,满血的我瞬间死亡

我:?????发生了什么谁杀得我我是谁

鸟哥性格恶劣,哎嘿,但是我喜欢,那局打完之后,我就申请好友「其实在局中我就说过要和鸟哥交朋友,鸟哥依旧是莫得感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想看后续请看下回分解

----------------------------

我知道我...

*占tag致歉

就今天,农药排位,遇到一个鸟哥,哦,就是云中君,然后--------

几乎整局,鸟哥都瞅着我一个人打

我:???????我跟你有仇吗

鸟哥没理我

小乔回复说鸟哥见谁都打

欧吼,是个高冷的鸟哥

在他们打我们水晶的时候,别人都好好的搁那打水晶,就鸟哥,stm飞过来,瞅着我,咔咔两下,满血的我瞬间死亡

我:?????发生了什么谁杀得我我是谁

鸟哥性格恶劣,哎嘿,但是我喜欢,那局打完之后,我就申请好友「其实在局中我就说过要和鸟哥交朋友,鸟哥依旧是莫得感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想看后续请看下回分解

----------------------------

我知道我很讨打,默默蹲下抱住脑壳jpg.


西鸦
这一年相对拿得出手的画。

这一年相对拿得出手的画。

这一年相对拿得出手的画。

我从了良了.

关键词限定梗(后续持续更新…)

17-20为关键词限定梗

内容句子可拆卸随意。

二转,评论皆可用,后续带上本人cn

持续更新中……看看孩子吧。

————————

17.人格分裂

⑴“我爱慕一个人……第二天他就出现在我面前,哥哥说是他带来的,姐姐说会帮我把关,弟弟问大哥哥会不会养我们,而我说,他会永远跟我们在一起了。”


⑵“我不知道这种事究竟发生了多少次,但我有个管家,我的管家保护我不被伤害,不论我被杀害多少次,他都会来救我。”


⑶“妹妹喜欢童话故事,我喜欢王尔德,于是我天天晚上读王尔德的童话给她听。妹妹知道我的一切,因为妹妹得了一种病,只能待在家里。……我会永远照顾妹妹的。”


18.玫瑰

⑴“...

17-20为关键词限定梗

内容句子可拆卸随意。

二转,评论皆可用,后续带上本人cn

持续更新中……看看孩子吧。

————————

17.人格分裂

⑴“我爱慕一个人……第二天他就出现在我面前,哥哥说是他带来的,姐姐说会帮我把关,弟弟问大哥哥会不会养我们,而我说,他会永远跟我们在一起了。”


⑵“我不知道这种事究竟发生了多少次,但我有个管家,我的管家保护我不被伤害,不论我被杀害多少次,他都会来救我。”


⑶“妹妹喜欢童话故事,我喜欢王尔德,于是我天天晚上读王尔德的童话给她听。妹妹知道我的一切,因为妹妹得了一种病,只能待在家里。……我会永远照顾妹妹的。”


18.玫瑰

⑴“我的花园应有尽有,谁来到都会惊叹,都会折服。

我的花园来了一位女孩,她说这里没有鲜艳的红玫瑰,不是应有尽有。

我的夜莺告诉我,这世上只有血液才能养成艳丽的红玫瑰。

我的花园有了一小片红玫瑰田,果然很美。”


⑵“玫瑰爱上了那个每天都会从这路过的女孩。

那个女孩每天都会为它浇水。

可是那天,女孩没有浇水,那颜色鲜艳无比,养分十足,玫瑰被滋润化为孩童,他的面前躺着女孩,如那养分一般鲜艳。

玫瑰将和女孩共生,从此女孩的心里,开满了鲜艳的红。”


19.纹身

⑴“她的男友有一处纹身,漂亮极了。

每当问起,男友都会深情的诉说它的故事。故事迷人且让她充满向往。

她开始每天缠着男友讲故事哄她入睡。

……她的男友有了第二处纹身,漂亮极了,跟她一样。”


⑵“巫师告诉他,用爱人的血液纹上爱人的名字,将会永远拥有她。

他欣喜若狂,说给了爱人听,爱人却不愿。

他很苦恼,巫师又告诉他,让爱人纹也是一样。

从此以后,巫师将永远拥有男孩。”


20.牙医 x偏执

“还差一对虎牙……还差一对虎牙就完美了,你只能是我的…你的牙,也是我的。”


by梵羽.


快乐依子

艹 我厨德二了😭💦

啊啊啊啊啊啊他好可!!!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我就觉得德二真的香啊

查他资料的时候嘴角都会情不自禁的上扬💦

还有黑白红这个配色真的绝了

越看越好看(?)

可恶我不是痴汉啊啊啊啊💦💦💦


在画了在画了

[图片]

啊啊啊啊啊啊他好可!!!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我就觉得德二真的香啊

查他资料的时候嘴角都会情不自禁的上扬💦

还有黑白红这个配色真的绝了

越看越好看(?)

可恶我不是痴汉啊啊啊啊💦💦💦


在画了在画了



Ira
画不动了再见 有问题也懒得修

画不动了再见

有问题也懒得修

画不动了再见

有问题也懒得修

︱n︳

经前的

是这样,分享经前症状(主要为经前抑郁)的缓解过程:我的病情本身是中度抑郁和双相障碍,之前刚轮替了一次躁狂主导→抑郁主导,然后医生开了一个月的舍曲林(一天一颗)和氨磺必利(睡前半颗),另附一瓶防震颤的药。氨磺必利让我手抖得有点厉害。就按医嘱吃,然后这次经前抑郁完全消失,其它附加症如腹泻、胃炎、偏头痛全部从一直发作缓解到了偶尔出现。当然,虽然,完全没有缓解痛经和子宫痉挛,但经前抑郁这一块已经被两种药控制住了。可以说经期开始前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每位患者情况不会相同,但由于我觉得上述两种药非常有效,想要分享一下体验。与我症状相似的朋友不妨一试。


是这样,分享经前症状(主要为经前抑郁)的缓解过程:我的病情本身是中度抑郁和双相障碍,之前刚轮替了一次躁狂主导→抑郁主导,然后医生开了一个月的舍曲林(一天一颗)和氨磺必利(睡前半颗),另附一瓶防震颤的药。氨磺必利让我手抖得有点厉害。就按医嘱吃,然后这次经前抑郁完全消失,其它附加症如腹泻、胃炎、偏头痛全部从一直发作缓解到了偶尔出现。当然,虽然,完全没有缓解痛经和子宫痉挛,但经前抑郁这一块已经被两种药控制住了。可以说经期开始前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每位患者情况不会相同,但由于我觉得上述两种药非常有效,想要分享一下体验。与我症状相似的朋友不妨一试。


我有一只玉镯子

每个人在生下来时就不是一眼干净的泉水

每个人在生下来时就不是一眼干净的泉水

星晴

【原创】永远的少年人

那个一直带着少年意气的人啊……他死了。

死在很多年前,恍惚间意识到现实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时候。


普通人的社畜生活就是这样,忙忙碌碌、没有尽头,连停下来欣赏落叶的时间都不曾留下。

上司又要求加班,身为打工的能怎么办?陪着呗。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冯烨宁可请假被扣工资也不会去参加这次会议。——这样他就不会和自己的前男友坐在这家明显只有情侣或者女孩们会来的咖啡店了。

没错,前男友。他从来不会避讳这个称呼,但是如果别人问起来,大概能得到的答案也不过是一句“不过是青春年少时的一时荒唐”吧。

卡布奇诺精美的拉花被搅得一塌糊涂,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原来还记得他的喜好啊,可惜时间能将一切改变,原...

那个一直带着少年意气的人啊……他死了。

死在很多年前,恍惚间意识到现实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时候。


普通人的社畜生活就是这样,忙忙碌碌、没有尽头,连停下来欣赏落叶的时间都不曾留下。

上司又要求加班,身为打工的能怎么办?陪着呗。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冯烨宁可请假被扣工资也不会去参加这次会议。——这样他就不会和自己的前男友坐在这家明显只有情侣或者女孩们会来的咖啡店了。

没错,前男友。他从来不会避讳这个称呼,但是如果别人问起来,大概能得到的答案也不过是一句“不过是青春年少时的一时荒唐”吧。

卡布奇诺精美的拉花被搅得一塌糊涂,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原来还记得他的喜好啊,可惜时间能将一切改变,原本嗜好甜食的他在这些年的工作磨砺下也能面不改色地灌下原本绝不可能碰的黑咖。

“好苦!”那时候的他自然而然地向着自己的男朋友抱怨着德芙的黑巧克力,明明在现在看来甚至可以算是甜品。

“傻瓜。”他那个一直温柔着包容他的男朋友不会再这样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埋汰他,不会再帮他挑出所有不爱吃的菜,也不会再总备着几颗奶糖。

“每个人都在改变,变成了原本不会想到的样子。”

他端起卡布奇诺抿了一口——太甜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想到曾经恨不得一天一杯的东西也变成了不大能接受的存在。

我变了吧,他想。

何乐,他的男朋友,只是看着他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也许别人不会发现,但是作为他曾经的恋人,他又怎么会不清楚他的各种小习惯呢——唇极快速地抿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原状,仿佛他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一样。他的口味……变了吗?心里莫名地有些空落落的,但也只是想着,西装口袋里一直放着的奶糖……没有用了呀。

“你……这几年怎么样?”何乐犹豫着开口,完全不符合平时精明干练的作风,大抵所有的犹豫和徘徊,都被他用在了和冯烨的相处上。他紧紧地捏着咖啡杯柄,骨节微微泛白。他想知道答案,却又害怕得到答案。

“我挺好的。”冯烨垂眼,他实在是不擅长撒谎,只能强忍着不去看自己的前男友,他怕看得久了,泪便会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流下,“我后来结婚了,也算不错吧。虽然也许并不是爱情,但也是变成亲情了吧……挺好的。”他微不可察地哽咽了一下,又喝了一口着现在对于他来说甜到发腻的卡布奇诺,掩饰了自己的不自然。

“你呢,最近怎么样?”瓷做的杯子在木桌上磕出了声响,震得何乐心一颤。

“我吗?”何乐凭借着多年的冷脸稳住了自己的表情,如果不看他隐藏在桌下微微颤抖的手指的话,基本上没有什么异常,“我过得挺好的。”他垂下眼睛,遮住了眼神光,“前两年爸妈催我结婚,就去参加了几次相亲。我们一家人挺好的。”

是吗……原本痛心的冯烨此时却意外地镇静了下来,堪称心平气和。本应该心痛的不是吗?应该是还喜欢着的“前任”,但是听到他过得好的消息,他竟然有些诡异的高兴,和一些奇怪的无法分辨的感情。“挺好的……挺好的……”冯烨念叨着这几个字,不知道究竟该作何回应,“那么,就这样吧。我该回去了。”他也不知,支撑他离开的究竟是什么,也许是为了最后一份体面。


“根据警方提供的消息,死者冯某因疲劳驾驶……”何乐关掉了电视,呆愣地看着冯烨父母寄过来的东西。

如果能够早一些,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少年仍是少年。


PS:其实有想过后记是什么。我想了一下可能会是何乐一生未娶然后葬在冯烨身边,也有可能是他忽然遇到一个和冯烨很像的人,然后一晃眼就不见了,仿佛错觉。然后觉得没必要写,因为他们早就没有未来了。

快乐依子

我 裂 开 了

我是中了什么幸运buff!!

今天俩老师扩我😭!!!!

我直接没掉!!![图片]

我是中了什么幸运buff!!

今天俩老师扩我😭!!!!

我直接没掉!!!

快乐依子

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

目前俺是主混CH的 ✨✨【还没有退圈的打算】

只是会在偶尔的时候更新一下自己的原创 

恰的CP很杂 是杂食动物 你们可以随时给我安利哦👍


主要最喜欢的CP德奥/普沙/加乌/芬爱    

【我还真是冷CP爱好者呗...越喜欢的越冷可还行...💦


本命:德二/奥匈/沙俄/苏联/俄罗斯 

(看不出来很正常 因为凡是我喜欢的国家我终究画

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所以就干脆不画了...)


雷点:中日中CP向(友情向还能接受)/不吃和大清有关的任何CP

  ...

目前俺是主混CH的 ✨✨【还没有退圈的打算】

只是会在偶尔的时候更新一下自己的原创 

恰的CP很杂 是杂食动物 你们可以随时给我安利哦👍


主要最喜欢的CP德奥/普沙/加乌/芬爱    

【我还真是冷CP爱好者呗...越喜欢的越冷可还行...💦


本命:德二/奥匈/沙俄/苏联/俄罗斯 

(看不出来很正常 因为凡是我喜欢的国家我终究画

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所以就干脆不画了...)


雷点:中日中CP向(友情向还能接受)/不吃和大清有关的任何CP

          为了CP而CP【最雷的】/KY发言



其他:目前暂不接稿 【沉迷学习

忘初

酒蛊 03.

小学生文笔

勿上升正主


03.


肖战咯噔了一下。

明星传绯闻倒也正常不过。只是,王一博那么高冷的人。越想,他越是心慌。他怕。他害怕看见那人的官宣。

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却是越来越慌张。


他下意识打开微信。点进那人的会话框。

想要编辑些什么。

可猛然惊醒,像是触电般弹开停在键盘上犹豫输入内容的手指。

他肖战凭什么身份去问。

_


他肖战是王一博的谁啊?

好兄弟? 

呵,可能连兄弟都算不上。

或许算勉勉强强好朋友?

亦或曾经的合作伙伴?


这样的他,

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别人的私事。



手机黑屏。

肖战莫名有些疲惫。...

小学生文笔

勿上升正主





03.


肖战咯噔了一下。

明星传绯闻倒也正常不过。只是,王一博那么高冷的人。越想,他越是心慌。他怕。他害怕看见那人的官宣。

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却是越来越慌张。



他下意识打开微信。点进那人的会话框。

想要编辑些什么。

可猛然惊醒,像是触电般弹开停在键盘上犹豫输入内容的手指。

他肖战凭什么身份去问。

_


他肖战是王一博的谁啊?

好兄弟? 

呵,可能连兄弟都算不上。

或许算勉勉强强好朋友?

亦或曾经的合作伙伴?


这样的他,

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别人的私事。



手机黑屏。

肖战莫名有些疲惫。

明明累的要死,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直到,一阵电话铃声打破平静。

凌晨两点。


肖战被手机亮光刺激,不由眯了眯眼。

待到适应亮度,是王一博。

他莫名紧张。

却没有立即按下接通。

响了几声,他才缓缓按下。


“一博啊,怎么了”


“不好意思啊,战哥,打扰到你休息了”

那人带着点点愧疚,又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没事,怎么了,你说吧”


“你看见微博了吗”


“是”


“战哥,是真的。”


“这样啊”


王一博说,他们的恋情是真的。

狗崽崽谈恋爱了。

谈恋爱了。

恋爱了。



当所有的声音混为一潭,

肖战脑袋里嗡嗡地响。

他不知道自己后面是如何接的话,

又是怎样挂的电话。

一片混乱。


_


狗崽崽谈恋爱了,他应该高兴不是吗,

可是,可是,为什么他的眼角莫名酸涩。

人生还那么长,他肖战要怎么办啊。

怎么扛过一个人的生活。

又要怎么度过每一个漫漫长夜。


一夜无眠。


果然第二天一早就看见王一博宣布恋情的消息。网络沦陷。


_



后来,肖战去参加访谈节目。

之前的问题倒也正常不过。

无非是对拍戏,唱歌之类的感悟。

对答如流。


只是后面聊到情感问题。

“前一段时间,你的圈内好友王一博公布恋情的消息,可谓是轰动了不少人。那肖先生对自己的未来有没有打算呢?”主持人问道。


“我啊。”肖战埋着头一笑。

“我喜欢上一颗星星”

“一颗很夺目很耀眼的星星”

他又是一笑。


_

再次网络奔溃。


1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哥哥竟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难受啊,比失恋还难受!哥哥那两次笑太甜了点吧!!!


2L

心脏受不了折腾啊,先是小宝,又是大宝,我一个老阿姨都承受些了什么!!!


3L

哥哥只是说喜欢上一个人,又没说他们在一起。该不会哥哥还没表白吧?


4L

三楼说得道理诶,那我不是还有机会?


5L

还是祝战哥早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吧。

哥哥弟弟都要好好的。


6L

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希望战哥喜欢的那颗星星不是狗崽崽。我怕他们用情至深却不能在一起。我哭了。


7L

战哥第一次笑是不好意思,第二次笑也太温柔了吧!!!以后他的妻子会有多幸福啊。


......


知道自己的话必然会引起轰动。

肖战刷着下面的评论,

眼睛不由停留在第六个评论上。


视线有些模糊。


_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依旧是忙忙碌碌的生活。

依旧是到处跑路,四处奔波的打工仔。


只是某次拍戏途中偶然遇见了王一博。

难得有一起吃饭的机会。

肖战的酒量依然没有进步。一杯就醉。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对昨晚没有多少印象。

醉酒后的迷糊和头痛。

只是隐约记得王一博问他

“等到你喜欢的那人了吗”


可他忘记了自己的答案。

王一博也再未提起。

短暂的相遇后又各奔东西的局面。


_


又是几年。

王一博结婚了。

肖战依旧单身。




End









Laaaa_W

手指头画画·又


穷的没钱买笔

手指头画画·又


穷的没钱买笔

三餐吃啥

一个片段

......    已是夜晚,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 在看不见的墨色中消逝着,或已消逝了,,可能成了慢热的人之后,对于消逝的人和事物多少能感知到一点残存片刻的余温。  可我对剩下的余温总是一知半解的。我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想不起来。只剩下感觉。很奇怪,很多元。它像消失的萨克斯风,像四处散落的野花,像空中残留的香味。我还能想到有人赤着脚丫在漆黑辽阔的原野上撒野,呼喊;动植物都在那里肆意生长,没完没了地重复、加速着生与死的循环;天上的星星全都变成细碎的亮片哗啦啦掉下来,让地上的畜生大口大口吸进肺里。............ ...

......    已是夜晚,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 在看不见的墨色中消逝着,或已消逝了,,可能成了慢热的人之后,对于消逝的人和事物多少能感知到一点残存片刻的余温。  可我对剩下的余温总是一知半解的。我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想不起来。只剩下感觉。很奇怪,很多元。它像消失的萨克斯风,像四处散落的野花,像空中残留的香味。我还能想到有人赤着脚丫在漆黑辽阔的原野上撒野,呼喊;动植物都在那里肆意生长,没完没了地重复、加速着生与死的循环;天上的星星全都变成细碎的亮片哗啦啦掉下来,让地上的畜生大口大口吸进肺里。............  所以我是忘了某位至爱还是忘了哪件对我很有影响的事...? 如果是前者,那我将永远欠他一个柏拉图式的告别。如果是后者,还不必太放在心上。因为事情发生的同时就已经开始消逝。记不记得起来 对于某种层面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快乐依子
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翻文件翻出来了


论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右上角是日期

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翻文件翻出来了


论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右上角是日期

明也.

是刀子!!!

是刀子,没跑了。

或许看不太明白,随后出番外,这次你们只吃刀子就行。

师徒情节,这次是刀子......

不喜勿食,不喜勿喷

谢谢阅读

【果然写篇刀子心里舒坦多了】


   或许,她当初若是不捡那个桥边的孩子,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她望着满山的火光,只觉是满目荒唐。白靴沾上血迹,踏着一阶阶灼热的充满不甘与怨继而通往真相的阶梯。远处好像站着一个白衣,一如当初。

   樱树下的白衣回首,紫色的眸子闪着危险的光,他嘴角勾着笑,让她看花了眼,他说“师尊,你回来啦?你,想我吗?”她呆滞在原...

是刀子,没跑了。

或许看不太明白,随后出番外,这次你们只吃刀子就行。

师徒情节,这次是刀子......

不喜勿食,不喜勿喷

谢谢阅读

【果然写篇刀子心里舒坦多了】


   或许,她当初若是不捡那个桥边的孩子,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她望着满山的火光,只觉是满目荒唐。白靴沾上血迹,踏着一阶阶灼热的充满不甘与怨继而通往真相的阶梯。远处好像站着一个白衣,一如当初。

   樱树下的白衣回首,紫色的眸子闪着危险的光,他嘴角勾着笑,让她看花了眼,他说“师尊,你回来啦?你,想我吗?”她呆滞在原地。白衣蹦跳着的围着她转了一个圈 ,那份孩子气与他眉眼间带的的戾气,似是一点也不相冲,让人很明显的闻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同样的,她也不例外。

    “你......”

    “师尊难道不该为我活而感到高兴么?”

    “你.....做的...."喉间像是堵住一般,生生掰扯,也就吐出这三个字。疑问句硬生生哽成了陈述句。

     ”师尊看到啦?这山上就我一个人啊,山不是我屠的,还能是谁?“白衣站在她身后,收敛笑意,直勾勾盯着她的后背。

     


     这是那日的景,心脏内里钻出黑蛇般游走的恐惧,钻入她的骨,透入她的血。周围的寒冷裹着她,落衡山上唯一的还活着的,似就剩她一人了。往事皆如泡沫,随海漂荡,随水流淌,渐渐淡出了轮廓。

    少年是谁?她只记得当日屠山的那抹白衣。

    樱树怎样?她只记得落衡山上的尸骨成山。

    真相如何?她只记得她从此以后的仇敌。

    提起剑,抹去脸上的‘雨水’。走过那座桥,记忆随了流水;走过那个小镇,往事随了云烟;走过那座山,七情六欲皆荒芜。

    捏碎那天白衣随手丢掉的纸片,沾满血迹的纸沫随风飘走了。一夜青丝变白头,恨意也只能愈来愈浓,都说时间能够淡化一切,此意却不能丝毫退减。每晚一分,都是煎熬。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满月崖畔,两人就那样相对而立,一人执剑,白衣利落,沾上丝丝血迹;另一人似癫狂痴笑,步子虚浮,却丝毫不见怯意。他知道,进一步,则将阴阳两隔,现于忘川河畔;退一步,则将万劫不复,落崖粉身碎骨。

   他笑的更狂了,暗紫色的瞳孔收缩彻底冷下来,最后一丝光华也如同被冷漠吞噬的希望一样,丝毫不剩“你不信我?”好不容易止了笑,站稳了脚跟,喉中吐出的第一句话便是质疑。

   嘴角勾起一抹过于凄惨的邪笑“你们都不信我......”声音喃喃变小,像是将要气绝,又猛地炸开“你们都不信我!都不信我!”架势似是要把人生吞活剥,血液一滴一滴顺着颤抖的指尖砸落在草地上,染出一片血污。

 “信你?”她终是开了口,声音清冷,丝毫不为面前之景所动容“缘何信你?”右手执剑,稳稳地端着,麻木到没有知觉。两人的模样像极了上弦的木偶,无论怎样挣扎,结局还是在那里等着你,只是路程远近,时间长短罢了。

  “缘何........”他也知道,缘何信他?整个世界恐怕也只有他一个明知真相却不愿相信的人,他一人无凭无据,无依无靠,无人可信,无人可怜,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奢求,都是泡沫,都是虚影。

  “是了,缘何信你?你有能力,屠了你的师门;你能耐,声称对此一无所知;你要脸,想把一切都撇的干干净净?休想!做你的白日梦吧......顾、子、衿”字字诛心,他又是何尝不知呢,无奈百口莫辩,终是有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

     他二人早已在那时就已经断的干干净净,更是没有藕断丝连这一说,更别提曾经的师徒的情谊了,都是过往云烟,一触即散,灰尘一般沉落在记忆深处。顾子衿叹气“罢了,早日听说忘川风景不错,送我去瞧瞧吧,师尊”

     一代魔尊,顾子衿,死于落衡山掌门白沐寻之剑,梓栖之下。消息散落,对于世人来说,是一件善事,一件最好不过的等价代换,用一场‘有缘’换了一场‘无分’,用一位赤子抚了人心,用一剑,散了还未开始的一场久别重逢的宴席。

‘立近黄昏泪几行,一片鸦啼月’就此别过。



PS:我也不造我写的啥,纯属宣泄,那个啥

        我们的【行舟茶社】里有一个活动哈,需要大家的热度支持

        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们点一下赞赞

        谢谢❤       

  

   【花落】 【玲珑骰子】  【念青丝】  【休书】 【女将】

这是目前出来的几篇,除了 @今天我嗑的Cp发糖了吗 的【休书】其他的都可以在标签【lofter原创古风】的标签里可以找到。没有的那位可以直接点进主页,最新的那篇【渔歌唱晚】



     拜托大家啦❤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