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杂文

8232浏览    9766参与
香草马芬
在等街口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了办公...

在等街口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了办公楼的灯饰,如果是一个有散光的人看的话,应该会很像一个一个小月亮吧。


晚安⭐️

在等街口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了办公楼的灯饰,如果是一个有散光的人看的话,应该会很像一个一个小月亮吧。


晚安⭐️

香草马芬

【整理 癖好】

原定今天开始大扫除,结果因为别人催促我提交一个文件而匆忙打开了电脑。既然已经开了电脑,那就顺便来整理一下吧。


从很久之前,我的电脑就有一个名为“暂时放一下”的文件夹,忙活的时候,就把文件都放在这里,然后再分到各个文件夹里。而久未整理的电脑,累积的数据未免也太多了。


但是整理虽然累,到最后会有种乐趣,至少这部分的事情是自己能够掌控的。因此最后会陷入对整理的爱好之中,甚至在购物时就已经幻想要将它收纳至何处。


当然也会有看到东西很混乱不知道该如何分类时,默默关上柜门的时候。


晚安⭐️

原定今天开始大扫除,结果因为别人催促我提交一个文件而匆忙打开了电脑。既然已经开了电脑,那就顺便来整理一下吧。


从很久之前,我的电脑就有一个名为“暂时放一下”的文件夹,忙活的时候,就把文件都放在这里,然后再分到各个文件夹里。而久未整理的电脑,累积的数据未免也太多了。


但是整理虽然累,到最后会有种乐趣,至少这部分的事情是自己能够掌控的。因此最后会陷入对整理的爱好之中,甚至在购物时就已经幻想要将它收纳至何处。


当然也会有看到东西很混乱不知道该如何分类时,默默关上柜门的时候。


晚安⭐️

千秋老怪

给我一个月亮

        ——给我一个月亮!

  我说,我要一个月亮,爸爸跟我说,我要一个月亮才行

  “给你,滚烫的,还热乎着呢!”

  ——再给我一个太阳

  “哦,它刚被我给丢了。”

  ——丢了?丢哪里去了

  “你去问地球吧,她知道不少。”

  ——地球……

  地球!地球,你知道太阳在哪里吗?

  ……太阳,太阳在宇宙的焚烧厂里,你去哪里找找吧!

  我告别了地球,去寻找太阳

  太阳在哪里?

  太阳,太阳,给我一个太阳!

  我行走在黑洞边际

  我看到银狐在火山上奔跑

  奔跑...

        ——给我一个月亮!

  我说,我要一个月亮,爸爸跟我说,我要一个月亮才行

  “给你,滚烫的,还热乎着呢!”

  ——再给我一个太阳

  “哦,它刚被我给丢了。”

  ——丢了?丢哪里去了

  “你去问地球吧,她知道不少。”

  ——地球……

  地球!地球,你知道太阳在哪里吗?

  ……太阳,太阳在宇宙的焚烧厂里,你去哪里找找吧!

  我告别了地球,去寻找太阳

  太阳在哪里?

  太阳,太阳,给我一个太阳!

  我行走在黑洞边际

  我看到银狐在火山上奔跑

  奔跑了无数个数不尽的黑夜

  白洞,和白色的明天

  在等着我们

  燃烧着的向着月亮滚去的银狐

  它,停住了

  “给我一个星星”

  ——我没有星星,我在寻找太阳

  “那月亮呢”

  ——给你,有些冷了,不过还能够用

  “那我给你……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你要那个吗——”

  “白昼!”

  “给你白昼,我见过的最美的东西!”

  ——那不是最美的

  我继续向前走着

  看到了一条鱼

  “你有什么,给我”

  ——我有月亮,不过给了狐狸

  “狐狸,什么是狐狸?”

  ——狐狸是四条腿的,尖耳朵的东西

  “是这个吗?”它抓过了一头灰狼

  ——不是,狐狸比它小些

  “那是这个吗?”它又抓过了个猫

  那猫还在“咪呜”地叫

  ——不是,狐狸的脸要尖些

  “那我不知道狐狸,给我狐狸”

  我不管它,继续往前走

  看到了无数的黑夜与无数的白昼连在一起

  奔着着的我

  继续寻找着太阳

  “太阳,给我一个太阳!”

Zedeo

少夜杂言记事与一些关于真的思辨

最近拆迁告结,整理老人遗存,偶然翻到一本杂记本,是我那刚故去的爷爷的东西。(几日前)粗阅,年代跨了好久,年轻写到年老,却也不曾和人说过。

本子其实原是工作手册,老式黄皮纸,大约是老了,轻轻捻触之间,会有纸屑杂质落下。靠近着看,有杂菌腐朽着的味道,肺不好,会引咳嗽。久握本子也会手痒,大概是过敏的缘故,所以我本不想多碰的。但我从小有个毛病,上海人说“手闲”,也忸怩矫情的很,除了睡觉,实在停不下来。外加实质我也略欢喜手上有淡淡一层薄粉,因我也实在有个体操梦,不大说的,像尘烟绕在心上,就也像滑石粉一般触感,滑腻在手上。痒着,也爱着(后通读再看看,这儿实在同想着个人的中学生一样,可以接着谈,但也懒得再...

最近拆迁告结,整理老人遗存,偶然翻到一本杂记本,是我那刚故去的爷爷的东西。(几日前)粗阅,年代跨了好久,年轻写到年老,却也不曾和人说过。

本子其实原是工作手册,老式黄皮纸,大约是老了,轻轻捻触之间,会有纸屑杂质落下。靠近着看,有杂菌腐朽着的味道,肺不好,会引咳嗽。久握本子也会手痒,大概是过敏的缘故,所以我本不想多碰的。但我从小有个毛病,上海人说“手闲”,也忸怩矫情的很,除了睡觉,实在停不下来。外加实质我也略欢喜手上有淡淡一层薄粉,因我也实在有个体操梦,不大说的,像尘烟绕在心上,就也像滑石粉一般触感,滑腻在手上。痒着,也爱着(后通读再看看,这儿实在同想着个人的中学生一样,可以接着谈,但也懒得再展开写了。写些有的没的,我更乐意剥一个橘子吃,嘬嘬手指什么的),黄着,也灰着白着,随着冬天窗外偶闯进厅堂的风一起蹦着跃着,有点童趣的灵动,稍稍愉乐。而不时手去扶着玻璃半包的茶缸,冷词热息在桌边萦着,颇有些“庸人”不自扰的轻闲——果然也证了“手闲”的话了。

唉,我真真是废话样的思绪太多了。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想得多,乱想,无根据的想,不负责任。然总是改不好,下次还敢,做赖皮大王了,哈哈。

茶壶添些水,还饮一缸,终于开了书页。前几页是一列又一列的数字,“46、48、222、617”之类,大字摆上,“成本”。前头有个看不大清了的外文字母,许是工程符号,后还潦草斜书“进60T后作一批”等字样以及公式,前头大概还有缺页,我也不确定,反正已然看不懂了。再向后翻,工程简图,受力分析图,字母、汉字、数字,缱绻一道,成了古旧的鸱巢了。那我也没办法,只好无奈天冷关个窗,随后继续再翻下页,还进眼里的,则是一些日期、电话、质量的数字和一幅手抄拉丁字母表,下面用汉字标了音(有几个好像是按上海话发音来的),再翻又有汉语拼音,说明应该是很早写的(然我知其终究没有完全明白声母b与d的区分,有意思的是,“ong”这个韵母用恩格玛ŋ标的,也不晓得谁教的)。另在边角写了一点对当时世界局势的看法,“……十一日在沪踢球,庆胜利,去年铁托访美,联美抗苏修,好,但有严重农业问题”,“……计划经济取消”等字样,旁标“《各国概》、639”、“672”等字。从这些文字看,他应该是十分关心当时局势的,然也极少向我们说起,我们只知道他是搞建筑工程的。再看之后页,“制度基金”、“大河向东流”,明显是到了九十年代,看胶底才知当中可能是缺了一大页,后又是数字、简图、拉丁字母。

我本作此文是为了纪念一下这个固执但有思想的老头。但写到这里,我忽地想到一些事,这令我感到写不下去。因我突然从这些破碎的文本里“悟”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于是也赶忙把前头写了一笔的标题“感念”划掉,重写了点字作为题记,也许可以定名叫“真的思辨”什么的。

我突然想到一桩可怖事情:

看了这一会的我,是带着什么的眼光去审视这些东西和这个人的呢?

我以前曾在闵大荒的讲台上听人说过,一个真实的人,往往出现在他文章里而非传记。但我却一直有个疑问,文章体现的人,其出脱于黑字白纸,必然是有一点“实”的,但“真”吗?我们有如何去分辨这个“真”呢?也无参照标本,这“真”又从何定义呢?

这样想来,忽然觉着又无趣味了起来,因其又堕入了哲学思辨之类费脑子的境地。太多东西在里面翩跹,令人不安且发忿。而且确实少了生活的必要因素——“实”在里头。比如,本册上有书“严重农业问题”,据后来历史看,约莫是有些“实”在的,但我们毕竟是后来人,且总觉不真——“农业问题”背后的“实”,他究竟有没有一个实体实物或者实在事物在呢?它又在哪儿?数据作为“实”,总不能说明真正问题,因他可能是多因素导致的表象。可能当时本不存在什么“严重农业问题”,农业数据下降可能是教育问题,政策问题或其他什么,或许可能仅仅是宣传报道上出现了偏差。我认为这更辩证一点儿而不是也不应该“形式”。如果这么看,经济问题或者历史问题或许更是如此。

写了那么些字,手上滑腻犹在,这倒是令人受了另一种脱不太掉的“实”。但这也给我一些“真真”的痒。

“黑纸白字,数据图纸……”,我想着。

我现在想着,如果这真是如此,我实在不懂这种真有什么好的。

他也从不说些什么,这大概是一点缘由,我想。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九日夜

香草马芬

【早餐玉米汁】

一个很久没有聊天的朋友突然找我了,他问我“在吗?”


我感觉很疑惑,我们还算是朋友吗?还是只是当时朋友圈里没有选择的选择?差不多十年没有说过话的我们,为什么他会突然联系我呢?


我甚至忍不住问了一下我的朋友们,如果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突然来找你,会是因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专业,想要拜托你帮忙。我通常会遇到这种。”

“或者,推销保险?”

“又或者说,突然想起了你?”


我想了想,最可能的也许是要删好友了所以群发信息。


第二天他回我信息了,没有说明来意,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他问了许多我的近况,而我却有点害怕,谈话时一面很放松,一面又感觉很微妙。“我们还算朋友吗?”...

一个很久没有聊天的朋友突然找我了,他问我“在吗?”


我感觉很疑惑,我们还算是朋友吗?还是只是当时朋友圈里没有选择的选择?差不多十年没有说过话的我们,为什么他会突然联系我呢?


我甚至忍不住问了一下我的朋友们,如果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突然来找你,会是因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专业,想要拜托你帮忙。我通常会遇到这种。”

“或者,推销保险?”

“又或者说,突然想起了你?”


我想了想,最可能的也许是要删好友了所以群发信息。


第二天他回我信息了,没有说明来意,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他问了许多我的近况,而我却有点害怕,谈话时一面很放松,一面又感觉很微妙。“我们还算朋友吗?”这个问题始终萦绕脑海,我也察觉到我的疑心病让我逐渐远离可能的交际圈。


该怎么去重新认识一个人?怎么正常地跟“朋友”来往?一直都想知道的问题,因为这件事而又忍不住思考起来。


晚安⭐️

四页

从凉拌菜说开去【杂文】

       过年,人们习惯买很多大鱼大肉,腌制、烹炸煎煮炖烧卤蒸,以显示浓厚的节日氛围。

       我跟老婆说,来点凉拌菜。老婆知道我的口味,做了凉拌菜薹、凉拌莲藕、凉拌洋葱木耳黄瓜佛手瓜玉环豆腐干颗粒海蜇蛏子的凉拌拼盘。

       我是个比较挑剔的人,吃凉拌菜吃的就是佐料,而且佐料还要求严格,小磨香油、镇江姜汁醋、四川藤椒油、贵州辣椒油、海天蚝油缺一不可。...


       过年,人们习惯买很多大鱼大肉,腌制、烹炸煎煮炖烧卤蒸,以显示浓厚的节日氛围。

       我跟老婆说,来点凉拌菜。老婆知道我的口味,做了凉拌菜薹、凉拌莲藕、凉拌洋葱木耳黄瓜佛手瓜玉环豆腐干颗粒海蜇蛏子的凉拌拼盘。

       我是个比较挑剔的人,吃凉拌菜吃的就是佐料,而且佐料还要求严格,小磨香油、镇江姜汁醋、四川藤椒油、贵州辣椒油、海天蚝油缺一不可。

      我曾经在外面旅游点过多次凉拌菜,均不合我的口味,有的用调和油,有的用散装醋、有的用花椒油,只要一样佐料不对味,口感就差了去了,所以,以后在外面我基本不吃凉拌菜。

     今天晚餐,儿子吃她母亲做的各种凉拌菜,感觉非常可口,问我:“妈妈做的凉拌菜怎么这么好吃?”

      我笑着说:“你妈以前根本就不吃凉拌菜,当然也不会做凉拌菜,比如菜薹,她们家喜欢素炒,至于海鲜更不会吃,是跟着我学的,她甚至改变了自己的口味。”

      现在,她一方面是为了迎合我的口味;再则她也爱上了凉拌菜,感觉按我的要求做的凉拌菜真的很下饭,不过我更多是用来下酒的,吃凉拌菜下酒具有对白酒的降燥作用,使白酒不那么难以下咽,相当于一种平衡。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心仪的男人可以改变自己的习惯,这一点让我特别感动,相比较而言,男人适应能力差多了,他们总是固执己见,所以女人具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因此,男人普遍比女人寿命短。

香草马芬

【暖起来】

坐久了就会觉得很冷,最适合喝杯热茶,吃顿热饭,或者去洗个热水澡。身体就能渐渐暖起来了。


今天看到一位歌手几天前写的信,信里面说了一些内心的感触,比如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安好,最多他还对支持他的粉丝说:“比起关注我的幸福,希望大家更能在意自己的幸福。”因为这种真挚而觉得有些温暖,不是祈祷着大家都能坚守着位置支持自己,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先关注自己的需求,真的难得。


“不要觉得可以随便约我去街,就算我有时间可以浪费。”我有可以用来睡觉,看书,听歌的时间,唯独不想拥有让自己产生“无用功”的时间。我有感觉自我的需要,也有感受自己的盼望。最近,我越发觉得这虽然是由我开始的一个想法,但是从根源来说,...

坐久了就会觉得很冷,最适合喝杯热茶,吃顿热饭,或者去洗个热水澡。身体就能渐渐暖起来了。


今天看到一位歌手几天前写的信,信里面说了一些内心的感触,比如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安好,最多他还对支持他的粉丝说:“比起关注我的幸福,希望大家更能在意自己的幸福。”因为这种真挚而觉得有些温暖,不是祈祷着大家都能坚守着位置支持自己,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先关注自己的需求,真的难得。


“不要觉得可以随便约我去街,就算我有时间可以浪费。”我有可以用来睡觉,看书,听歌的时间,唯独不想拥有让自己产生“无用功”的时间。我有感觉自我的需要,也有感受自己的盼望。最近,我越发觉得这虽然是由我开始的一个想法,但是从根源来说,是为了给父母描述一个故事。描述他们儿时所见的缘由。


晚安⭐️

江树

是不是放弃思考,拒绝与人交流争辩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呢?想要获取更好的东西从来都不是由上而下的施舍,而是由下而上的争取。力争上游难道会是胡扯吗!?

比如环境问题,有的人不加思索随手扔垃圾,其实垃圾桶就在几步以内,可是没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这样的人就会有很多。

是不是放弃思考,拒绝与人交流争辩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呢?想要获取更好的东西从来都不是由上而下的施舍,而是由下而上的争取。力争上游难道会是胡扯吗!?

比如环境问题,有的人不加思索随手扔垃圾,其实垃圾桶就在几步以内,可是没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这样的人就会有很多。

香草马芬

【少还一本书】

即使前一天晚上将所有书搜集到一起,我依旧没有想起这本书。


我甚至还想起了放在遥远处工作室的书,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印象过于强烈,所以反而忘记了近处的书。


背着沉重的书走了几近一天,只是因为不想将这份沉重带回家而勉强前往还书。这大概是最戏剧性的一幕,一天的工作当然疲累,然而更好笑的是,最后这还书的过程,达到了疲惫的高峰。


所以,为什么会唯独忘记了这一本?哈哈。

即使前一天晚上将所有书搜集到一起,我依旧没有想起这本书。


我甚至还想起了放在遥远处工作室的书,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印象过于强烈,所以反而忘记了近处的书。


背着沉重的书走了几近一天,只是因为不想将这份沉重带回家而勉强前往还书。这大概是最戏剧性的一幕,一天的工作当然疲累,然而更好笑的是,最后这还书的过程,达到了疲惫的高峰。


所以,为什么会唯独忘记了这一本?哈哈。

四页

春节话酒【杂文】

       马上就过年了,过年必然少不了“酒”,下午老婆关切地问我:“老头子,你今年过年可没准备好酒呢!是不是手头比较紧?要不,我给点钱你去买一瓶好酒!”

       我记得我上班的时候,年年各种奖励不断,或者三百或者五百,我只是拿了那本荣誉证书,至于钱我都毫无保留地给了老婆。退休以后与世俗打交道少了,额外收入少了很多,几乎忽略不计,我常常感觉很对不起老婆,去年当了一回优秀居民,得了三百块奖励,可是社区不能发现金,两百块购书券,一百块购物券,购书券给...

       马上就过年了,过年必然少不了“酒”,下午老婆关切地问我:“老头子,你今年过年可没准备好酒呢!是不是手头比较紧?要不,我给点钱你去买一瓶好酒!”

       我记得我上班的时候,年年各种奖励不断,或者三百或者五百,我只是拿了那本荣誉证书,至于钱我都毫无保留地给了老婆。退休以后与世俗打交道少了,额外收入少了很多,几乎忽略不计,我常常感觉很对不起老婆,去年当了一回优秀居民,得了三百块奖励,可是社区不能发现金,两百块购书券,一百块购物券,购书券给了小虎子,买了几本书,倒贴三十多;购物券给了老婆,老婆觉得那不是给她的,买东西全家消费,眼里流露出一种平淡的目光。今年还不错,社区给了三百元现金奖励,我把钱直接给了老婆,我看她眼里闪现出一丝欣喜,毕竟是三张大头票嘛!

      我还没有到让老婆可怜的地步,我笑着说:“你放心,有好酒,茅台还有两瓶,五粮液也有两瓶,二十年陈酿也有十斤,把人喝死的酒都有,哈哈......”

      其实,我喝酒不好酒,不知谁想出来的一句绝句——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不太同意这句话,“酒”那可是一个要命的东西,我们处工会牛主席一顿能喝七斤酒,四十七岁那一年突发脑溢血死了,工会马副主席一顿能喝五斤酒,后来患了酒精依赖症,我的朋友老黄喝酒就自己拿酒瓶子,四十九岁死了,我另一个朋友酒麻木小刘三十六岁就醉死了......

     我也非常欣赏这一句话,我基本没有酒量,读高中时过年女同学聚会,经常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陪她们喝酒,一两酒就把我灌醉了,然后她们尽情畅饮,最后架着飞机把我送回家,把我当成笑料下酒,母亲总是抱怨我:一个男子汉被几个小姑娘整成这样,我都替你感觉丢人!

     后来,我当工会主席,酒量大了不少,但是,我深知别说酒能醉死人,就是喝水也能把人淹死,千万别犯傻充楞,以为你的酒量天下无敌!

     我一日三餐都喝酒,但是,我绝不与人拼酒,喝酒调节一下气氛,品尝天下美酒,享受人生,仅此而已。

秦天雷雷

不好惹的人

有人惹你生气,你真的就很生气了。想杀了他。但是杀了他,你要坐牢。那就打他。但是,打伤人,要陪医药费。那就骂他。但是,你骂他,他也会骂你。那就不理睬他。但是,不理睬他,他以为你好欺负。

你不是懦夫,是个不愿被人欺负的人。

于是,你决定骂他。你骂他,他也骂你。于是,你打他,打掉他一颗门牙;于是,他提起菜刀,对着你脑门砍来……

有人惹你生气,你真的就很生气了。想杀了他。但是杀了他,你要坐牢。那就打他。但是,打伤人,要陪医药费。那就骂他。但是,你骂他,他也会骂你。那就不理睬他。但是,不理睬他,他以为你好欺负。

你不是懦夫,是个不愿被人欺负的人。

于是,你决定骂他。你骂他,他也骂你。于是,你打他,打掉他一颗门牙;于是,他提起菜刀,对着你脑门砍来……

秦天雷雷

不好惹的人

有人惹你生气,你真的就很生气了。想杀了他。但是杀了他,你要坐牢。那就打他。但是,打伤人,要陪医药费。那就骂他。但是,你骂他,他也会骂你。那就不理睬他。但是,不理睬他,他以为你好欺负。

你不是懦夫,是个不愿被人欺负的人。

于是,你决定骂他。你骂他,他也骂你。于是,你打他,打掉他一颗门牙;于是,他提起菜刀,对着你脑门砍来……

[图片]

有人惹你生气,你真的就很生气了。想杀了他。但是杀了他,你要坐牢。那就打他。但是,打伤人,要陪医药费。那就骂他。但是,你骂他,他也会骂你。那就不理睬他。但是,不理睬他,他以为你好欺负。

你不是懦夫,是个不愿被人欺负的人。

于是,你决定骂他。你骂他,他也骂你。于是,你打他,打掉他一颗门牙;于是,他提起菜刀,对着你脑门砍来……

香草马芬

【如故】

之前有一个喜欢的歌手,每到冬天的时候就会翻一翻他们的歌曲来听听。前年因为过于忙碌没有认真地听新歌,连他们开演唱会也错过了。去年因为大家都淡出了公众视线,我也刻意让自己不去了解他们相关的消息。


他们唱得歌不算特别好听,新颖,帅气,却十分真挚。这是多么难得的特色,我们喜欢一个歌手好像总是被他们的才华或者气质所吸引,而非他们努力的模样。他们总是深情地唱着自己的故事,很高明的是他并非刻意说着自己有着某种情绪,而像是跟你分享自己的故事,听众自然而然地就被吸引,引发共鸣。


今天又久违地听了这首歌。初听时惊艳的部分现在依旧惊艳,听到歌曲的最后,它又成功地让我觉得心中仿佛空了一块,如鲠在喉。...


之前有一个喜欢的歌手,每到冬天的时候就会翻一翻他们的歌曲来听听。前年因为过于忙碌没有认真地听新歌,连他们开演唱会也错过了。去年因为大家都淡出了公众视线,我也刻意让自己不去了解他们相关的消息。


他们唱得歌不算特别好听,新颖,帅气,却十分真挚。这是多么难得的特色,我们喜欢一个歌手好像总是被他们的才华或者气质所吸引,而非他们努力的模样。他们总是深情地唱着自己的故事,很高明的是他并非刻意说着自己有着某种情绪,而像是跟你分享自己的故事,听众自然而然地就被吸引,引发共鸣。


今天又久违地听了这首歌。初听时惊艳的部分现在依旧惊艳,听到歌曲的最后,它又成功地让我觉得心中仿佛空了一块,如鲠在喉。


晚安⭐️

舟缱COLOGNE.

我喜欢的虐文套路

渣攻×隐忍受

我就是写来爽一爽,虐一虐受,不存在文笔好不好的问题,且剧情老套。见谅。

就写个我个人喜欢什么样的套路吧。(人设不完善……有兴趣再完整写一篇文吧🤔……)

(比如:攻为什么渣,受为什么喜欢攻,受为什么被虐成那样也忍受,为什么要虐受什么什么的……只看剧情好了……)


概括就是:双性恋渣攻,暗恋攻的隐忍受,虐身虐心,校园,欺凌,施暴。


以下是随便写的剧情:

用最老套的人设:攻是有钱的公子哥(有施暴倾向),受是可怜的普通大学生。


渣攻发现受暗恋他,仗着受喜欢他找各种借口使唤受,且让受吃了很多苦,然后发现受做什么他都很满意,不聒噪不反抗,就想让受一直待他...

渣攻×隐忍受

我就是写来爽一爽,虐一虐受,不存在文笔好不好的问题,且剧情老套。见谅。

就写个我个人喜欢什么样的套路吧。(人设不完善……有兴趣再完整写一篇文吧🤔……)

(比如:攻为什么渣,受为什么喜欢攻,受为什么被虐成那样也忍受,为什么要虐受什么什么的……只看剧情好了……)


概括就是:双性恋渣攻,暗恋攻的隐忍受,虐身虐心,校园,欺凌,施暴。


以下是随便写的剧情:

用最老套的人设:攻是有钱的公子哥(有施暴倾向),受是可怜的普通大学生。


渣攻发现受暗恋他,仗着受喜欢他找各种借口使唤受,且让受吃了很多苦,然后发现受做什么他都很满意,不聒噪不反抗,就想让受一直待他身边伺候,于是假装喜欢上受提出在一起了,因为攻觉得寝室人多,挤,也不方便做泄欲的事,就出了钱租了房,让受搬来,两个人单独生活,开始倒是端了个深情人设。

为了自己爽,骗了受的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后来因为他怎么对待受,受都不吭声不抱怨,于是渐渐的把受当出气筒,不停打骂,把受关在漆黑的杂物间里不让出来。然后出轨和校花在一起,轰轰烈烈那种,还动了一点点真感情。

从头到尾丝毫不在意受有多么难受。

受从小隐忍惯了,父母离异后他跟了母亲,母亲经常酗酒家暴,他就越来越沉默,惯性思维是:再忍一忍就好了。

在撑不下去的时候他还会自残,用疼痛麻痹自己,让他觉得还能撑住。

攻和校花在一起之后依旧是理所当然使唤受,校花一直看不惯受,经常对受使绊子,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校花找了混混说要给受教训,让受离开攻,混混把受拉到巷子里,没动手,看受长得标致,把他强迫了。混混把受压在冰凉的地面上强奸,完事后直接走人。最后是受半夜冻醒,自己爬起来走回去的。

而因为是寒假期间,攻和校花出去旅游,受被强奸的同时,校花把自己的身体给了攻。

受一个人回到寝室,清洗途中在厕所晕倒一次,醒后翻了药,没力气倒水,直接吞下去,之后不吃不喝,醒了又睡睡了又醒,高烧不断,因为空腹吃药,很多次醒来干呕。屋里没有人味,他裹紧被子也觉得冷,浑身都在打颤。

再醒来时就在医院,护士说是他的室友送他来的,受看看四周,没有攻的身影,沉默着垂下眼。

护士解释说他有事走了。

受想: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他应该只是去约会了。

护士又说:你的室友送你来后,什么都没问就走了,只让你早点回学校。

受点头,输完液后就回去了。

后来攻不再经常找受,受当然不会主动联系攻,本来两人也是分房睡的,他们就慢慢淡了,也没有说分不分手,好像根本没在一起过。

自从出院后,受的身体越来越差,发烧,头晕,恶心是常有的事,也经常梦到被强奸,每次都是哭着醒来,醒来之后就呕吐,呕吐后就会拿出小刀划手臂,血流的多了,就又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攻和校花分手了。夜半三更,受刚吃完安眠药,躺在床上。隔壁卧室的攻猛的摔了手机,破碎的屏幕上显示的是校花的消息:分手吧。

受听到了攻摔东西的声音,在被子里瑟缩一下,下一秒攻就冲进他的房间掀了被子压在他身上,扒了他的衣服,被进入的时候受把眼前的攻幻想成了那个混混,死命反抗起来,攻在气头上,两巴掌把受打消停了,受没再动,习惯性想:再忍一忍就好了。可是泪水止不住,淌了一脸,受绝望的想:好累,真的撑不下去了。

他身上这么多伤疤,攻从来不曾过问。被强奸了也没人知道。

他那么肮脏,应该不配喜欢一个人吧。

受失联了。攻第二天回来没看到他,想着他居然敢不回来,给受打了几个电话,竟没人接。


(HE&BE开放式结局)

半阙温尔

【何尚】何必如此

重度ooc预警

勿上升蒸煮

“回想初见之时,是何等的情投意合。”


1>

  尚九熙本是鲤鱼精,修炼五百年方化作人形。上岸之后,顺着人潮往热闹的街市走去。

  小贩的叫卖吆喝声,一家又一家的小店,各种模样的人类,都让尚九熙新奇不已。

  走到茶馆门口,便被里面说书人讲的江湖故事吸引住了。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忽的有人在他耳边说了话。

  “公子为何一直站在外面?”温柔的语调,声音也是极其好听。尚九熙一转头,正好对上了说话人的唇。

  在尚九熙漫长的鱼生经历和不到半天的人生经历...

重度ooc预警

勿上升蒸煮

“回想初见之时,是何等的情投意合。”


1>

  尚九熙本是鲤鱼精,修炼五百年方化作人形。上岸之后,顺着人潮往热闹的街市走去。

  小贩的叫卖吆喝声,一家又一家的小店,各种模样的人类,都让尚九熙新奇不已。

  走到茶馆门口,便被里面说书人讲的江湖故事吸引住了。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忽的有人在他耳边说了话。

  “公子为何一直站在外面?”温柔的语调,声音也是极其好听。尚九熙一转头,正好对上了说话人的唇。

  在尚九熙漫长的鱼生经历和不到半天的人生经历中,这个人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

  这应该就是天上的仙人模样吧,尚九熙想着,竟忘了两人唇对唇的尴尬。

  那人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半步,笑着做出了请的手势:“是何某冒犯了,不如随我一同进去,我请你喝茶赔罪?”

  尚九熙自是同意了。两人就这么前脚搭着后脚地进了茶馆。

  这是尚九熙第一次尝了人间的东西,茶清甜可口,人温润如玉,只是这样的时光,也就只有这一遭罢了。


2>

  红墙,珍宝,钱财,权势,何九华竟全都拥有。

  原来,他就是这天下的主儿,也就是所谓的皇帝。

  这个叫皇宫的地方风景很美,人也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女人因嫉妒而使自己原本非常漂亮的面孔变得狰狞,在金銮殿中对何九华俯首称臣的人们也都交上很多小本来诋毁他。

  不过何九华一直都没和他说过这些事情,自己也都是听来往宫人们所说。在这样的时期,他没想到何九华会专门造一个宫殿给他,还赐名水晶宫。

  听到太监传旨,尚九熙欢喜之余却有些慌神。水晶宫,水晶宫,他做一条鱼的时候,住的宫殿也叫水晶宫。

  难道何九华知道他原本的身份了吗?他忐忑不安地住了进去,每一天都想着这个事情。

  何九华却没什么举动,每天都一日三餐加晚寝地陪着他。

  记得有天午膳布菜的时候,太监来报,说有位臣子在御书房等候。何九华问是什么事,太监抬眼看了看尚九熙,没吱声。

  何九华心下了然,吩咐太监让那人先回去,等明日上朝再议。

  “九华,你去吧,我这里没事的。”

  何九华安慰性的将尚九熙耳边的头发别到后面。

  “我要一心一意的陪着你的。”

  尚九熙有些生气地说:“你还想瞒我多久呢,我的皇帝陛下?”

  何九华见状,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把他拥入怀中,语气很平淡,却说出了让尚九熙刻在心里一辈子的话。

  “你是最干净的,这些污浊的事情,原不配让你知晓。”


3>

  现在想来,那些事情历历在目 。

  尚九熙如今是在诺大宫殿中的床榻之上,苟延残喘着。

  伤了元气,没了丹珠,他的命,只需不长时日,便可被阎王爷带走。

  “我需要你身体里的东西救她。你必须死。朕这么长时间对你宠爱,倒也不算辜负。”

  不算辜负?从茶馆开始,便注定他要受这份罪。这段时间所有的恩爱缱绻,都终究是一场空。

  死在水晶宫里,就像是死在水晶宫里。他有些自嘲地想着。

  人当真不可信。五百年的修为,到最后只换来了一个人几个月的假情假意。


4>

  “孟婆,麻烦给我调浓点,我永远永远都不要再记得他。”

  “可是他也死了,死在你的床榻旁。”

  黄泉路上孤单,我来陪你。

 

//end



  


  

  

  

落下インク

一个失明女孩的自述

你好,我是一个女孩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

在一个十八岁的阴雨天

我的世界仅剩下一片黑暗


躺在病床上

阳光抚摸着我的脸

我却感不到一丝温暖

我的世界似乎没有了声音


我想,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呢?

呆呆的坐在苍白的病床上

一只手悄悄捏紧了床单

风雨过后的蓝天上架起了一道五彩的桥


我的眼中,也许带着迷悯吧

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我的眼中,也许带着恐惧吧

在黑暗的世界中

我无处可逃,也无处可避


又或许,我的眼中只是一片空洞吧

没有聚焦的双眼,不知在看着何处呢

也许,那是只敢奢望的光明吧

也许,那是无边的黑暗吧


将我渐渐吞噬,抹去...

你好,我是一个女孩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

在一个十八岁的阴雨天

我的世界仅剩下一片黑暗



躺在病床上

阳光抚摸着我的脸

我却感不到一丝温暖

我的世界似乎没有了声音



我想,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呢?

呆呆的坐在苍白的病床上

一只手悄悄捏紧了床单

风雨过后的蓝天上架起了一道五彩的桥



我的眼中,也许带着迷悯吧

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我的眼中,也许带着恐惧吧

在黑暗的世界中

我无处可逃,也无处可避



又或许,我的眼中只是一片空洞吧

没有聚焦的双眼,不知在看着何处呢

也许,那是只敢奢望的光明吧

也许,那是无边的黑暗吧



将我渐渐吞噬,抹去在那个世界的,

最后的痕迹......


我,讨厌下雨



你好,我是一个女孩

我是一个失明的女孩

在那一天,我第一次接触了黑暗



仰起头,一滴凉丝丝的液体从脸上滑下

啊呀,下雨了呀

不一会,耳边响起了雨点声

我,喜欢下雨



在雨天,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我身在彩色世界中

从未想象过的世界



我,从未后悔

在这片黑暗中

天使的羽翼拥抱了我

我,迎来了光明



我是一个女孩

我将在这片新的蓝天下

重新生存下去



你好,我是一个女孩

谢谢你能听玩我的自述

希望你在这个世界

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

不要灰心

站起来,走下去


晚安

做个好梦.




莫名其妙的灵感,第一次写类似这样的文,大约等于一个作者的瞎写,嗯,就这样。








公皝

叁·思考

       读《短文三篇》时突然有个脑洞,宇宙说不定是个活的有机体,毕竟我们也无法证明或反驳。或是并非与地球生命类似的生物,而是以一种崭新的(人类未曾认识的新形势),独特的,可以称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活”,这样的存在方式而活着。也许星系是它的系统,星球是它的器官,我们对于宇宙来说,就类似相当于大肠杆菌于我们而言的地位。

       不过确实,这个问题太过复杂,或者是现有的认知力限制了我们。宇宙的存在本身就是极为神奇。姑且抛开物理不谈,宇宙的出现、形成,...

       读《短文三篇》时突然有个脑洞,宇宙说不定是个活的有机体,毕竟我们也无法证明或反驳。或是并非与地球生命类似的生物,而是以一种崭新的(人类未曾认识的新形势),独特的,可以称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活”,这样的存在方式而活着。也许星系是它的系统,星球是它的器官,我们对于宇宙来说,就类似相当于大肠杆菌于我们而言的地位。

       不过确实,这个问题太过复杂,或者是现有的认知力限制了我们。宇宙的存在本身就是极为神奇。姑且抛开物理不谈,宇宙的出现、形成,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呢?在此情况下,生命又是否是必然会出现的呢?在浩渺的宇宙间,出现了地球生命,而地球生命的出现是几亿万分之几的概率呢?或者说,宇宙间的每一颗星球都是一次实验,实验是否可以形成某种形式(或意义上的)生命。而碰巧之巧(或者并非碰巧?),地球恰好在可成功的严苛条件的范围之内,由而产生了“生命”。谈及此,又忍不住觉得若是如此想的话就成了类似概率的问题。在此之时也不得不联想到费米悖论,或许所谓“低概率”也是原因之一。

       由而我又有了些不成熟不成型的想法。假设宇宙是一种生命系统(与之类似的概念),结构如第一段所述。假设宇宙的出现,如地球生命的出现一般,是经过无数次实验而产生的呢?那么宇宙的出现是必然还是偶然?会不会宇宙还有上一层的生命系统,也是如此般出现的呢?


Melode翯
因期末考作文试题而得的一杂文...

因期末考作文试题而得的一杂文

杨某是自缢,没流血的


因期末考作文试题而得的一杂文

杨某是自缢,没流血的


桥吟舟对

  随便写点什么吧。


  不知为何第一个想到的是“灯”,脑海里一冒出这个字,紧跟着的便是清晨的景象。近来校里大兴土木,某一日起来去晨操时,才发现路边总算是立了几杆路灯,亮堂是亮堂了不少,可总有点不习惯,觉着刺眼。


  好像阴暗暴露在光亮下的那种不习惯。


  我反而怪起这灯,冬晨虽暗了些,但也没必要修路灯。这灯杵在那,刺着人眼了不说,还极易醒神。光线是笔直的,射过来,仿佛没有任何的激烈,只是一味地推着,一直推到了头,墙壁上或是地面,不容拒绝地把黑暗和睡意驱散。


  我还要怪它,坏了晨晦暗不明的景致,强行照亮,突兀生硬。


  可它或许是个耿直的?它只是行了人们给它的职...

  随便写点什么吧。


  不知为何第一个想到的是“灯”,脑海里一冒出这个字,紧跟着的便是清晨的景象。近来校里大兴土木,某一日起来去晨操时,才发现路边总算是立了几杆路灯,亮堂是亮堂了不少,可总有点不习惯,觉着刺眼。


  好像阴暗暴露在光亮下的那种不习惯。


  我反而怪起这灯,冬晨虽暗了些,但也没必要修路灯。这灯杵在那,刺着人眼了不说,还极易醒神。光线是笔直的,射过来,仿佛没有任何的激烈,只是一味地推着,一直推到了头,墙壁上或是地面,不容拒绝地把黑暗和睡意驱散。


  我还要怪它,坏了晨晦暗不明的景致,强行照亮,突兀生硬。


  可它或许是个耿直的?它只是行了人们给它的职务,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凡能力所及,必竭尽全力,一丝阴影也不得有。


  它又或许是个执著的?偏执地排斥着一切阴暗,偏执地把所到之处都用光占据。它或许不明白黑白是非势不相生又休戚相关,它或许不明白黑的、非的,有何好处有何意义,造物主又为何要造这些东西。


  又在胡言乱语了。

leavelulu

花二十分钟一一回复了LOF一年前积攒的评论,心中又有悔,不及时的回复还能叫回复么?评论更不是为了评论而评论,更多的是释疑解惑,为了迫切希望加以解决的一些问题。当我发出评论时,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吐了就有所期待,会好起来的。有时写一些社论,我是企盼着出一点真知灼见,与众不同的观点,可读性强,多一些表达上的特点。不奢望奇峰突起,至少拂草萦波要有吧。真正做到了多少呢?不求甚解,可能平淡无奇也不是不可接受。这么说,对待他人的评论,怎可无动于衷……

这一切,归咎于我的忘性大,虽时时刻刻后悔,然悔的多,改的少。眼大而无神(不思考)、手短且木(不活动)、头发长得慢(缺营养)……

花二十分钟一一回复了LOF一年前积攒的评论,心中又有悔,不及时的回复还能叫回复么?评论更不是为了评论而评论,更多的是释疑解惑,为了迫切希望加以解决的一些问题。当我发出评论时,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吐了就有所期待,会好起来的。有时写一些社论,我是企盼着出一点真知灼见,与众不同的观点,可读性强,多一些表达上的特点。不奢望奇峰突起,至少拂草萦波要有吧。真正做到了多少呢?不求甚解,可能平淡无奇也不是不可接受。这么说,对待他人的评论,怎可无动于衷……

这一切,归咎于我的忘性大,虽时时刻刻后悔,然悔的多,改的少。眼大而无神(不思考)、手短且木(不活动)、头发长得慢(缺营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