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杂谈

16.2万浏览    13.9万参与
旅行者22914

自写杂谈,不是更新,看文的朋友们略过即可

从四月中旬开始一直在写教育自传,写到五月中旬,正好已经一个月了,今天终于写完了。要求是5000-10000字的,我卷到了两万八……我在心里痛骂自己也太卷了点,但没办法,想说的话太多,感觉如果只是当成作业凑字数,那也太过遗憾了。既然写了,就当成重视的作品一样对待,扬扬洒洒于是就卷成了这副样子(bushi)

我真的很想写好一篇作品,小说和自传都是。今天终于与写完了第一部有结尾的文章,是个值得高兴也值得反思的时候。思来想去,发在哪里都不合适,最后还是觉得在老福特上记录一下,既可以给人看到也没什么人会看。如果能够有人共鸣是一件多好的事,没有人的话我自得其乐也很不错。

写文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追求,曾...

从四月中旬开始一直在写教育自传,写到五月中旬,正好已经一个月了,今天终于写完了。要求是5000-10000字的,我卷到了两万八……我在心里痛骂自己也太卷了点,但没办法,想说的话太多,感觉如果只是当成作业凑字数,那也太过遗憾了。既然写了,就当成重视的作品一样对待,扬扬洒洒于是就卷成了这副样子(bushi)

我真的很想写好一篇作品,小说和自传都是。今天终于与写完了第一部有结尾的文章,是个值得高兴也值得反思的时候。思来想去,发在哪里都不合适,最后还是觉得在老福特上记录一下,既可以给人看到也没什么人会看。如果能够有人共鸣是一件多好的事,没有人的话我自得其乐也很不错。

写文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追求,曾经在我非常艰难的一段时间也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希望。那里没有学业没有家庭没有繁杂的社会关系,那里有鲜花有彩虹,也有烦心事和小幸福,那里有人也有仙,有神也有魔,唯独不会有我。那个“地球”在我心里恒定地转着,不会天崩地裂也不会万古长青,我看着他们,操纵一些人,给他们命运的波折,观察他们的反应来作为我自己生活的借鉴和参照。它是我的乌托邦,也是我的理想国。它受控于我也失控于我,它的人物诞生于我又偏离我的性格。他们有血有肉,他们都是我的外延,我的无限可能,能代替我做很多我不会去做不能去做的事,代我看到一个他人的世界和他人的人生。

我曾经一度沉溺于此,我觉得如果能给我一台电脑无限地写文,我就算一辈子被关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也无所谓。我沉迷于我的世界,我用最细腻最温和的笔墨去描绘这个世界的悲剧和美好,以为自己能在这里获得所有所需的鼓励和支持。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支持。

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我内心的一面镜子。它能很美好,可当外界的我收到太多太多的负面情绪时,它也会凋谢、会枯萎、会变得黯淡,就像水晶球的外壁磨了沙,彩色玻璃掉了颜色变得浑浊。这个世界不会那么生动漂亮了,因为“我”,世界的主人,正在消逝生命的激情。

最终,我从高一开始构思的那个长长的故事,在我高三极其抑郁的那段时间里,被我加上了一段悲剧结尾。最糟糕的时候,我心里的那个世界停转了,我想不出任何有关它的美好了,里面的角色变成了我的样子,和我一样惊恐、害怕、退缩。那时我迫切地想去抓住蛛丝,却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有。

我不明白是为什么。有一天,我好像突然懂了。

我是人类。我是个社会性的动物。无论我在我的世界里多么无所不能,我依旧需要从外界得到新鲜刺激,依旧需要从外界得到支持。

我需要回归现实。

我停笔了很久,去寻找世界。世界很新奇,我也从外界得到了很多的支持,我的世界又转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我的故事变得更多了,更丰富了,我得到了新的灵感,我找到了新的乐趣,我感受到了更多从来没感受过的经历。原来这个世界的选择这么多样,原来不需要角色,我也可以体验许多可能。

我拥抱了外界,于是再去拥抱自己的内心。我没有放弃我的世界,我珍重地对待我的每一篇文字,我是一个人类,一个作者,一个思考者,一个学生,一个女儿,一个朋友。我的笔记录我作为一个人的角色,身份,和最纯粹的灵魂状态。我渴望文字,渴望记录,渴望内心的对话,于是我不断努力在纸面上挥洒笔墨,只为把自己表达出来,把爱、理解和思维表达出来,表达得更好,表达给更多人,爱更多人。这些,都是只有自己的世界做不到的。

回归外界何尝不是更好地回归自己呢?

我不确定曾经的我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但我更愿意相信,明白这件事让未来的我会走的更好,更远。所以有了我的教育自传,有了这篇文章。

愿我一生都能爱着这个世界。

胡言乱语君

连续三篇文章被“秋后算账”了,最久远的一篇甚至可以追溯到吴签时期。是太久没有蹭新闻热点,还是我最近的文章攻击性低了?

如有异议可私信对线。

连续三篇文章被“秋后算账”了,最久远的一篇甚至可以追溯到吴签时期。是太久没有蹭新闻热点,还是我最近的文章攻击性低了?

如有异议可私信对线。

阿唐贰

2022.03.11 杂谈:


核酸,长队,疲惫假期

蜂拥而至的闭仄空气,

人群里偷偷亲吻的男女。


“一个梦通往另一个梦不需要出口,我们如何安慰自己是清醒的个体,而非群行的蜉蝣?”“或许不需要答案,你已经知道自己为何徘徊了,在舒适区远游的小孩。”


“我记得一个落木环绕的小院,里面有一口枯井,井水自开凿之日相继涌出,也许有一天要没过无人问津的庭园。它也有目的地吗?群峰叠嶂外还有无数同它相似的泉眼,它们知道川流不息的不只是河流,也可以是这一眼不干涸的生机吗。”“生命也是这样。或许航行中会有另一条交汇的河流,或许没有。死亡并不是永不干枯的井。它会随时到达。”


“智......

2022.03.11 杂谈:


核酸,长队,疲惫假期

蜂拥而至的闭仄空气,

人群里偷偷亲吻的男女。


“一个梦通往另一个梦不需要出口,我们如何安慰自己是清醒的个体,而非群行的蜉蝣?”“或许不需要答案,你已经知道自己为何徘徊了,在舒适区远游的小孩。”


“我记得一个落木环绕的小院,里面有一口枯井,井水自开凿之日相继涌出,也许有一天要没过无人问津的庭园。它也有目的地吗?群峰叠嶂外还有无数同它相似的泉眼,它们知道川流不息的不只是河流,也可以是这一眼不干涸的生机吗。”“生命也是这样。或许航行中会有另一条交汇的河流,或许没有。死亡并不是永不干枯的井。它会随时到达。”


“智者不入爱河。火山灰的余烬替世人铭记了一场如岩浆滚烫的爱恋,它最后沉默着分崩离析,却为所有缅怀赤诚的人送来一阵山风。庞贝古城给十九世纪带来的不仅是古罗马旧迹,还有启蒙理论始终避而不谈的人性的温度。它最终焕发于伏尔泰在沙龙间回荡的笑声中。”


“伏尔泰是宽容的人,这是狡猾的卢梭不理解也不愿意理解的品质。也是从来不曾成为拉辛的彼鲁埃老爹一生中最明亮的霞光。”


奉恩堂前,荷塘的一小片在日晒下泛着粼粼微光,像极了晴天的多瑙河。我一直记得维也纳的街头,阳光是如何一点一点遍布整个环城大道———仍有其两个世纪前的风采。十九世纪的辉煌如今在空洞的建筑里只剩废墟。

名为疫情的墙把所有恍如昨日的旅行带入梦中。以圣维斯教堂为开场,在英雄广场谢幕的东欧幻梦在三年后一个平淡周四的夜晚重新上演。一座见证了二十二位波西米亚国王的长廊变得模糊,就像远去的文艺复兴早已不年轻。


今天最后一缕霞光落在我的脚尖。

恍然:此刻并非书页里灿烂的十九世纪。


“总有一个春日的傍晚,在枯枝残叶之中盛开有一朵木棉。”

樱桃方方

“无论盛放还是衰败,你都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无论盛放还是衰败,你都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Lynn-云来

怎么缓和邻里关系?急!在线等!

(脑袋空空写不出来东西,就分享个日常吧。)


我当初选顶楼住就是图个安静,万万没想到两个新邻居能这般聒噪,以至于周末都被吵的都睡不成懒觉。

先搬来的是燕子小两口,夫妻俩勤劳肯干,虽然一天到晚总在斗嘴,没个消停,但正事完全没拉下,短短几天就把爱巢筑在了我家门口,并在入户地毯上留下了一滩黑白相间的见面礼,我打算回赠些面包虫,以祈求他们以后不要向我投掷飞弹。

后来的是喜鹊(?)一家,他们的新家大约在附近的树上,却总喜欢叫上七大姑八大姨到我家阳台外晒太阳顺便搓几局麻将,我怎么说也是狐主任铁粉,深知鸦科大佬的威名,自然不敢招惹,日日毕恭毕敬连阳台都尽量少去,生怕惹了人家不快,可好死不死,家里有个......

(脑袋空空写不出来东西,就分享个日常吧。)


我当初选顶楼住就是图个安静,万万没想到两个新邻居能这般聒噪,以至于周末都被吵的都睡不成懒觉。

先搬来的是燕子小两口,夫妻俩勤劳肯干,虽然一天到晚总在斗嘴,没个消停,但正事完全没拉下,短短几天就把爱巢筑在了我家门口,并在入户地毯上留下了一滩黑白相间的见面礼,我打算回赠些面包虫,以祈求他们以后不要向我投掷飞弹。

后来的是喜鹊(?)一家,他们的新家大约在附近的树上,却总喜欢叫上七大姑八大姨到我家阳台外晒太阳顺便搓几局麻将,我怎么说也是狐主任铁粉,深知鸦科大佬的威名,自然不敢招惹,日日毕恭毕敬连阳台都尽量少去,生怕惹了人家不快,可好死不死,家里有个熊孩子,也喜欢阳台晒太阳,趁着我出门挣猫粮的功夫,它大约就跟人家上演了全武行。等我到家的时候,人家全家一边日jue它,一边轮流隔着玻璃扇它耳光。

现在时间晚上七点,天已快黑了,燕子一家早没音了,可能在羞羞,相信很快会有小燕子出生了,猫也气得抑郁自个躲起来不吭声了,而鸦科大佬,还在窗前骂,而被迫听这种难听到极致的骂街的,只有还在刷地毯的我!

这操蛋的邻里关系!

孩子还小不懂事,你们都成家的鸟了怎么能和小孩计较?

在?来个居委会调解一下?

秃头小王子

被《杠杆》忽高忽低的剧情气死

然后被弹幕笑死

然后被弹幕笑死

来奇

星星是我的社群

有人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我恰好相反。从远处看,所有人都是星星,只有在走进的的过程中,烟雾会迷住我的眼。

我必须承认我是个活在精神世界中的人。当我望着星空的时候,我感到一种简洁而抽象的美。

我曾在欲望图景中沉浸,又走出幻想去尝试爱真实的人。我看见了自己,于是看见星光;我看见别人,于是看见自己。

我的社群是星星。可是离得太近,星星便不再只是星星了。


所以疫情到底什么时候解封我快烦死了!!!

有人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我恰好相反。从远处看,所有人都是星星,只有在走进的的过程中,烟雾会迷住我的眼。

我必须承认我是个活在精神世界中的人。当我望着星空的时候,我感到一种简洁而抽象的美。

我曾在欲望图景中沉浸,又走出幻想去尝试爱真实的人。我看见了自己,于是看见星光;我看见别人,于是看见自己。

我的社群是星星。可是离得太近,星星便不再只是星星了。


所以疫情到底什么时候解封我快烦死了!!!

artemis

天马行空/玫瑰信柬

[图片]


“玫瑰生长在我的骨胳,赴失约之约。”


支离破碎的月光掩住腐烂的枯骨,玫瑰在骨胳中扎了根,燃烧的烈焰漾起涟漪。


藏起的镜面爬满裂痕,将面容割裂,是一片狼藉和残破不堪。


我举灯偷望我的坟墓与玫瑰,我的胸腔是一片寂静。我听到神明的孤独,感到月光的灼人,看到瞎子眼中的情深。


玫瑰与月光相衬,伊甸园的玫瑰肆意生长,零星点光洒落于血红的玫瑰花瓣,与底部不染纤尘而柔软的白色相衬,月色又剪下一帘暗影,藏匿信笺。


格格不入的白鸽衔着玫瑰,浪漫致命,花期永不过。


在十三月夜晚的二十五时六十一分,我想带着我的玫瑰私奔,擦紧信笺,身后将是一片喧器人间, 只......


“玫瑰生长在我的骨胳,赴失约之约。”


支离破碎的月光掩住腐烂的枯骨,玫瑰在骨胳中扎了根,燃烧的烈焰漾起涟漪。


藏起的镜面爬满裂痕,将面容割裂,是一片狼藉和残破不堪。


我举灯偷望我的坟墓与玫瑰,我的胸腔是一片寂静。我听到神明的孤独,感到月光的灼人,看到瞎子眼中的情深。


玫瑰与月光相衬,伊甸园的玫瑰肆意生长,零星点光洒落于血红的玫瑰花瓣,与底部不染纤尘而柔软的白色相衬,月色又剪下一帘暗影,藏匿信笺。


格格不入的白鸽衔着玫瑰,浪漫致命,花期永不过。


在十三月夜晚的二十五时六十一分,我想带着我的玫瑰私奔,擦紧信笺,身后将是一片喧器人间, 只感到月亮透过云层冷清的气息。


玫瑰的尖刺让我满手鲜血,我一腔孤勇的温柔。穿进荆棘花从,躲入深深的黑夜,我将玫瑰栽进我的骨胳。


荆棘在空旷的胸腔蔓延,玫瑰刻入骨,映在教堂晦暗的玻璃中,不断回响的钟声在氤氢的雾中迷了方向。


我的笔尖沾染暮冬凌晨的告白和腐败的温柔,蒙上的月光依旧掩盖不了。我想将写下又藏起的无数封信撕碎,把荒谬的谎言和自己埋葬在花海。


口中的花不断呕出,花瓣碎了一地。


一无所有而遥远的远方我不想追寻,我在种满玫瑰的薄荷小岛倾听,拾起残破的温柔和零碎的心动。


“对不起,玫瑰都烂了。”


——————————————————————

月考在即,心仍无法平息躁动

或许是青春的心理矛盾与压力罢


偶见车水马龙旁 玫瑰开得正热烈

便随手写下一些有关玫瑰的杂思




梨梦清宵

后宫妃嫔等级【女尊】

中宫:凰后

次宫:凰贵君

正一品:贵君

从一品:淑君、贤君、德君、惠君

正二品:待君

从二品:昭仪、昭容、昭御

             修仪、修容、修御

             充仪、充容、充御

正三品:贵卿

从三品:

正四品:容华

从四品:待卿

正五品:小仪、小容、小御

从五品:待卿

正六品:贵人

从六...

中宫:凰后

次宫:凰贵君

正一品:贵君

从一品:淑君、贤君、德君、惠君

正二品:待君

从二品:昭仪、昭容、昭御

             修仪、修容、修御

             充仪、充容、充御

正三品:贵卿

从三品:

正四品:容华

从四品:待卿

正五品:小仪、小容、小御

从五品:待卿

正六品:贵人

从六品:美人

正七品:才人

从七品:常在

正八品:采男

从八品:选茂

正九品:答应

从九品:更衣

末品:官男子

无品级:庶君


梨梦清宵

后宫妃嫔等级

中宫:皇后

次宫:皇贵妃

正一品:贵妃

从一品:淑妃、贤妃、德妃、惠妃

正二品:妃

从二品:昭仪、昭容、昭媛

             修仪、修容、修媛

             充仪、充容、充媛

正三品:贵嫔

从三品:婕妤

正四品:容华

从四品:嫔

正五品:小仪、小容、小媛

从五品:良媛

正六品:贵人

从六...

中宫:皇后

次宫:皇贵妃

正一品:贵妃

从一品:淑妃、贤妃、德妃、惠妃

正二品:妃

从二品:昭仪、昭容、昭媛

             修仪、修容、修媛

             充仪、充容、充媛

正三品:贵嫔

从三品:婕妤

正四品:容华

从四品:嫔

正五品:小仪、小容、小媛

从五品:良媛

正六品:贵人

从六品:美人

正七品:才人

从七品:常在

正八品:御女

从八品:选待

正九品:答应

从九品:更衣

末品:官女子

无品级:庶妃

半生有雨

分享个神评

偶尔看到一个圈外的神评,我拿来用到魔道祖师里。


懂原著,三观正,和喜欢江澄,一个人最多只能做到这三点中的两点。


其实把江澄换成金光瑶、薛洋,也没有任何不妥。不过一言难尽,我脑袋里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反正我只能做到两点!

偶尔看到一个圈外的神评,我拿来用到魔道祖师里。


懂原著,三观正,和喜欢江澄,一个人最多只能做到这三点中的两点。


其实把江澄换成金光瑶、薛洋,也没有任何不妥。不过一言难尽,我脑袋里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反正我只能做到两点!

慧儿_澜

我开始读书了

没想到20多年不爱读书不关心时事的我,启蒙之路竟然是一个date带来的,在我意识到因为书读的不够多错过了一段良缘。

现在的我每天听书、看书、翻译英文时政视频、看各种新闻,中英双语并行,所以这就是变成abc之路吗!或者:国际化人才:)

疯狂摄取营养,极度渴望知识,就是现在的我。

没想到20多年不爱读书不关心时事的我,启蒙之路竟然是一个date带来的,在我意识到因为书读的不够多错过了一段良缘。

现在的我每天听书、看书、翻译英文时政视频、看各种新闻,中英双语并行,所以这就是变成abc之路吗!或者:国际化人才:)

疯狂摄取营养,极度渴望知识,就是现在的我。

御坂

【起点推文 杂烩】

【起点杂食推文】

包括但不限于无限流(实在是没啥好看的新书),啥类型都看一点,有觉得好看冷门或需要试毒的书都可以推给我,我毒抗点满

推书都不标有没有女主是因为在连载的书,你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有女主,甚至有几个女主

大伙看到感兴趣的就看看,没有感兴趣的,我再努力找找

下面开始报菜名

(已经懒到简介都懒得打了)


【人生副本游戏】

及格线上的优秀作品


【我直接人生重开】

里面的剧情是好一截坏一截,过山车般的阅读体验,你值得拥有


【情绪失控】


【这个剧本杀绝对有问题】

男主:问题不大,不要慌,只是剧情脱轨了而已

队友:? 李奶奶!


【发现......

【起点杂食推文】

包括但不限于无限流(实在是没啥好看的新书),啥类型都看一点,有觉得好看冷门或需要试毒的书都可以推给我,我毒抗点满

推书都不标有没有女主是因为在连载的书,你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有女主,甚至有几个女主

大伙看到感兴趣的就看看,没有感兴趣的,我再努力找找

下面开始报菜名

(已经懒到简介都懒得打了)


【人生副本游戏】

及格线上的优秀作品


【我直接人生重开】

里面的剧情是好一截坏一截,过山车般的阅读体验,你值得拥有


【情绪失控】



【这个剧本杀绝对有问题】

男主:问题不大,不要慌,只是剧情脱轨了而已

队友:? 李奶奶!



【发现我的尸体】

书生悬疑新作,克系灵异



【二十七载】

黑色的字越看越红,因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

来人,上路灯!



【明克街十三号】

小龙的书,别说话,快看



【解构诡异】

好耶,克!


【星界使徒】

佩佩新书,质量保证



【大明第一臣】

近期能看下去的历史文



【行为艺术家的荒诞游戏】

非常优秀,看就完了,又是大伙最下饭的神经病主角



【无尽债务】



【神诡大明】

这个大明多半有点大问题,得治!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难得的器魂主角,几代宿主的一生看得我揪心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非常非常干的非玩家种田文,一滴水都没有,三十章内容像看了三百章

但是强推


【副本里的二三事】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编剧神秘】

挺短的,标准幕后黑手流,已完结无女主



【光明!】

它真的有感叹号!克系,有红月的感觉,还挺不错



【雾都侦探】

喜欢看探案的可以看一手,质量保证



【此处禁止玩梗】

没错,雀实禁止,灵气复苏类,脑洞挺有趣,主角性格上有点瑕疵但无伤大雅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万界圆梦师新作,主角穿成游戏NPC,究极坑玩家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近期入眼的火影同人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你看这路灯它又高又长,像不像你脖子上的挂件?无良男主骗异世界玩家苦力



【我真没针对法爷】

魔抗点满老子就是无敌的!

一路吃得好兄弟种族灭绝的法师杀手男主



【诡秘:悖论途径】

一本还不错的闺蜜同人,值得一看



【请不要打扰我修仙】

关上:修仙

打开:都市

我悟了,这就是越死越健康吗



暂时只归纳出这么点儿,割韭菜也得掐着日子一茬一茬割不是,唉,只能说很多幼苗还未来可期

八说了,跑回去看女频了

拭观

【日记54】

落榜了 意料之中情理之中

该怎么调整回以前的状态,实在感到抱歉

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特长如果再不过又该作何打算…

[图片]


2022.5.14

落榜了 意料之中情理之中

该怎么调整回以前的状态,实在感到抱歉

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特长如果再不过又该作何打算…



2022.5.14

O(∩_∩)O我没事哦∼

啊,没啥,就是发病记录(大概?)

就是说,目前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是药的负作用太大吗?最近都没什么味口,想吐啊啥啥啥的

太乱了,我是说我的思绪太乱了,甚至总是会忘掉好多事,有时还会忘掉自己是谁,叫什么

反正就是脑子特别混沌,眼睛里像是长了花,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是花瓣一样,太难受了

感觉不到痛了,那怕是那种伤害自己的事也感觉不到痛

似乎身边的人都希望我去死什么的,是我想太多了吗?

我不理解

他们的想法

所以

我应该怎么

才能得到

他们的

关注呢

就是说,目前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是药的负作用太大吗?最近都没什么味口,想吐啊啥啥啥的

太乱了,我是说我的思绪太乱了,甚至总是会忘掉好多事,有时还会忘掉自己是谁,叫什么

反正就是脑子特别混沌,眼睛里像是长了花,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是花瓣一样,太难受了

感觉不到痛了,那怕是那种伤害自己的事也感觉不到痛

似乎身边的人都希望我去死什么的,是我想太多了吗?

我不理解

他们的想法

所以

我应该怎么

才能得到

他们的

关注呢

夏天的梅子酒

乱七八糟的联想

  最近在三刷那兔而且还在追一本书耽,就是《垂耳执事》,不还挺火的吗。结果两边都有兔子和猛禽,搞得我一边看一遍串戏。


  你懂什么叫做上一秒书里虐的死去活来,下一秒就幻视兔子拿着板砖往傻鹰头上拍吗(没有讽刺陆上锦,就是挤兑一下屑美)。


  搞得我疯狂脑补两只兔子一起交流揍禽经验:P 其实还挺想看兔子遇见言逸的,想让兔子教言言别独立自主不卑微,对面有多🐮砖头有多硬。反正揍天上飞的禽兽,种花家的兔子可是专业的。


牛马脑洞,浅记一下。

  最近在三刷那兔而且还在追一本书耽,就是《垂耳执事》,不还挺火的吗。结果两边都有兔子和猛禽,搞得我一边看一遍串戏。

  

  你懂什么叫做上一秒书里虐的死去活来,下一秒就幻视兔子拿着板砖往傻鹰头上拍吗(没有讽刺陆上锦,就是挤兑一下屑美)。


  搞得我疯狂脑补两只兔子一起交流揍禽经验:P 其实还挺想看兔子遇见言逸的,想让兔子教言言别独立自主不卑微,对面有多🐮砖头有多硬。反正揍天上飞的禽兽,种花家的兔子可是专业的。


牛马脑洞,浅记一下。

鸩珏

中医

同志们,今天我犯病了去看病了,去我家门口那个中医诊所。

中医yyds好吧

他就直接把手往我手腕上一搭,用不了十秒钟,准确无误地说出我的症状,然后给我开了很便宜的药。

效果很好,那个药。


要是今天我去了医院,不掏个大几百,在做个全身检查是别想出去的,而且一般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只一句一切正常,就把掏了百元大洋的主顾赶走了。


什么都不说了同志们,我去喝中药了。


同志们,今天我犯病了去看病了,去我家门口那个中医诊所。

中医yyds好吧

他就直接把手往我手腕上一搭,用不了十秒钟,准确无误地说出我的症状,然后给我开了很便宜的药。

效果很好,那个药。


要是今天我去了医院,不掏个大几百,在做个全身检查是别想出去的,而且一般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只一句一切正常,就把掏了百元大洋的主顾赶走了。


什么都不说了同志们,我去喝中药了。



拭观

【日记53】

明天自招考 其实很没底气 

真的很彷徨啊 考不上我该怎么办呢…

好怕没有学上

2022.5.13

明天自招考 其实很没底气 

真的很彷徨啊 考不上我该怎么办呢…

好怕没有学上

2022.5.13

深  浅

谈谈我眼中的萧平旌2

    从长林王府的二公子到独当一面的长林王,平旌不像谁,他就是他自己。如果说前期的平旌是夏日耀眼的太阳,那么后期的平旌就像夜晚柔和的月光,虽然收敛了热量,但依旧散发自己的光芒。

    平旌的出场就是夏日的阳光,闪亮得令人嫉妒。他冲动,莽撞,说话直来直往,毫无顾忌,人家只会觉得他长林二公子就仗着长林王府给他撑腰,肆无忌惮。但也因此轻视平旌,认为长林二公子不成大器,就是一个闲散的世家子弟。所以,荀白水和濮阳缨等等这些针对长林王府的人最终目的都是平章。

    但是,只...


    从长林王府的二公子到独当一面的长林王,平旌不像谁,他就是他自己。如果说前期的平旌是夏日耀眼的太阳,那么后期的平旌就像夜晚柔和的月光,虽然收敛了热量,但依旧散发自己的光芒。

    平旌的出场就是夏日的阳光,闪亮得令人嫉妒。他冲动,莽撞,说话直来直往,毫无顾忌,人家只会觉得他长林二公子就仗着长林王府给他撑腰,肆无忌惮。但也因此轻视平旌,认为长林二公子不成大器,就是一个闲散的世家子弟。所以,荀白水和濮阳缨等等这些针对长林王府的人最终目的都是平章。

    但是,只有了解平旌的人才知道,他聪明机智,天赋极高。很多人在看平旌的成长后,都会说,二公子变聪明了。其实二公子一直很聪明,只是前期的聪明不在于算计谋略,在于老王爷说他的“小聪明”。去追段桐舟,他虽然有些莽撞,但是他又发挥他的“小聪明”故意把拓拔宇引去。京城疫病,他误打误撞配出了新药,说实话,我当时以为估计又要经历诸多弯弯绕绕才知道最后的药方,可是,没有。平旌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可能是给林奚煮的那碗水起到了作用。

    他只上过两次战场,但是每次大哥父王布置给他的作业,他都能一眼看出问题,对答如流,对北境时局的掌握与他的大哥父王一模一样。魏老将军还夸过二公子,当年世子还在时,无论二公子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主意,世子都愿意相信。那时,就已经注定平旌的军事天赋必定要用在战场上。所以后来的日食之战,他利用时机,利用心理,运筹帷幄,斩落皇属军二十万主力,那个跳脱的二公子真正成为了父兄的骄傲。

    可是,当他决定一生都如同父兄那样,护卫大梁,尽忠国事的时候。他被质疑,被群臣指摘,被削兵权,褫夺将位,失去了大哥,失去了父王,想守护住的都没留住。那时候的平旌恨过吗?我想是怨过的。但是,平旌不是元启,他不会怨天尤人,不会将自己遭遇的一切怪罪到他人身上。他的内心虽然受伤,寒凉,但是又富有,那些关于美好的一面太多,留住他的正直善良和长林风骨。

    平旌的善良是从头体现到尾都在体现的品质,甚至让人觉得二公子缺心眼,没有脑子。可是这个不算缺点的缺点,他一直保留到了最后,这才是平旌的初心。他的善良是在护卫家国时,心中装着天下百姓的温饱;他的善良是在朋友背叛贪图军功时,仍然反思自己是不是过去对他关心太少;他的善良是面对曾经心寒的金陵城,仍选择救她于水火;他的善良还是面对自己的苛刻,将父兄的离世怪罪于自己。

   他温柔又偏执,对未曾谋面的未婚妻,他心中装满了尊重,我并不期盼真的能和他在一起,但我真的希望,她能够平安喜乐,此生有个好的结局。在喜欢上林奚后,他知道林奚人生的理想在医家不在内宅,所以他也未曾想过改变她。对待林奚的功绩,林奚认为,百草新集署女子之名,世人只会轻视。他却说,不署名,世人又怎会知道女子之功绩。如果说林奚的思想很纯粹,二公子就是很温柔,他总能想到别人所不能想,共情别人的共情。当他说出,请不用有任何歉意,这世上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才不虚度上天所赐的年华岁月。这个人就已经与他人不同了。

   可是二公子又是个偏执的人,他能理解别人所想,却又做不到。在大哥就他这件事上,他明明知道不是林奚的错,却又不敢面对她。其实,我们都知道,他不敢面对的是自己,他不能原谅的是自己。在日食之战前,他明明知道自己身为主帅,不应该冒险,可是他偏要深入大渝打听消息。在千里勤王时,他明明知道万一出现意外他就是要压住大局的人,可是他还是执意去营救小皇帝。这都不是他没有大局观,若看了小说,就会发现平旌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这里,这也是平旌离开金陵的原因之一。他不是没有大局观,也不是衡量不了利弊得失,更不是冲动逞英雄。而是不想为了还未发生的意外,就断绝了可能成功的几率。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是他在成长后,想学着像大哥那样面面俱到,仍然学不会的东西。因为他只是萧平旌,他不是不懂算计,不是不懂朝堂制衡,父兄经历的一切他都懂,只是终究不是父兄,就如同他所说的,他远不及父兄那般坚毅不可摧,朝堂上的波云诡谲只会让他疲惫,不想束缚在此,也就不屑于做。

    平旌的成长从来不是他的善良和正直,真正改变的是他身上那股年少的冲动。就如同一开始说的,从太阳变成了月亮,从飞扬跳脱的少年变成沉稳收敛的长林王。他是勤王大军的主帅,是首功之臣,可是还是在适当的时候离开。他已经如同他的父王一般,封无可封,如果就在朝堂上必然位高权重,所以他不揽工,不贪功,把机会给了岳银川,让他指挥勤王大军,安排他帮元时给动荡后的金陵善后,举荐他为收复之战的主帅。小说里,还有一段补充,平旌在勤王结束后,借口不懂朝政,只处理长林军的定赏事务,岳银川奉命勘逆,请平旌指正,平旌直说,他奉的是圣名,让他去给皇帝看。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地位,知道自己的身份,懂得收敛稳重,不该做的一件不做,不越权不越位。

    很多事平旌不是学不会,元启说:内斗,制衡,原来你不是不懂这些。就可以看出平旌要是想学,早在朝堂上站稳了脚跟。可是有心和无意的区别太大了,曾经的老王爷不会做,到平旌,依然不会去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