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杂食

3872浏览    2477参与
续情(关注了就别取关了求求了很打击人)

杂食真的很为难

现在就是很为难,很为难。


一个杂食,应该说我是没有洁癖的,就算有一些强迫症,但如果老师画的写的真的好我也能找到点快乐入坑,但这也让我很为难。


其实杂食一点也不轻松,看着两家互撕,然而我都吃,这特么就……太为难了。


之前从一位老师那里吃到了瓜,说这对cp的对家借鉴了她的元素(这位老师是有洁癖的),我当时也只是看了一下,安慰了一下太太的心情,可我万万没想到……


当我今天再次刷新首页更新的时候,我才知道吃瓜吃到了自家头上。


被借鉴元素的老师,和那位借鉴了元素的对家老师,都是我关注了吃粮的老师……


啊这,啊这,啊这,这这这这这【逐渐崩溃】


我真的是,心情一...


现在就是很为难,很为难。


一个杂食,应该说我是没有洁癖的,就算有一些强迫症,但如果老师画的写的真的好我也能找到点快乐入坑,但这也让我很为难。


其实杂食一点也不轻松,看着两家互撕,然而我都吃,这特么就……太为难了。


之前从一位老师那里吃到了瓜,说这对cp的对家借鉴了她的元素(这位老师是有洁癖的),我当时也只是看了一下,安慰了一下太太的心情,可我万万没想到……


当我今天再次刷新首页更新的时候,我才知道吃瓜吃到了自家头上。


被借鉴元素的老师,和那位借鉴了元素的对家老师,都是我关注了吃粮的老师……


啊这,啊这,啊这,这这这这这【逐渐崩溃】


我真的是,心情一言难尽,我挺怕的,就,我杂食,但是我关注的老师是洁癖,有的时候都不太敢和太太说话……


两家互撕我也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唉,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哪家cp哪位老师我就不说了,毕竟我只是心情真的很难过。


还是加了凹凸的tag,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


心情复杂,两个太太我都很喜欢……


寒霜雾隐

您好,占tag致歉,扣诶扣

此群为新开初发展的闲谈van游一起磕磕cp讨论的群嗷,详见图片。

现稍微比较冷,充血多活跃鸭

您好,占tag致歉,扣诶扣

此群为新开初发展的闲谈van游一起磕磕cp讨论的群嗷,详见图片。

现稍微比较冷,充血多活跃鸭

xxs33
重口味韩式早餐。

重口味韩式早餐。

重口味韩式早餐。

xxs33

强扭的瓜不甜。

强扭的瓜不甜。

林飘飘

消失的燕燕

云卷云舒,离咸味使的事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空桑各界人士来往不断,品尝他们期待的美味。

空桑厨房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绍兴醉鸡搓了搓手,走进后厨,看着自己袖子上记得菜单:“子推在吗?”

扬州炒饭看了一下边上那个空着的位置,对着绍兴醉鸡摇了摇头:“邵老板,你去寻龙井兄,他说不定能找到子推兄。”

“那好吧,我先将子推燕从菜单上先划去,以免其他客人再点,”绍兴醉鸡拿出笔在衣服上划了划,看着还在工作的扬州炒饭叹了口气,“扬州麻烦你同志警卫部找一下子推了。”

“嗯呢,等我手头的解决了,就去,毕竟子推不见了,少主也会很着急的。”扬州应下,手上的活却是半点没有影响。

绍兴醉鸡放心的出去安排菜单和...


云卷云舒,离咸味使的事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空桑各界人士来往不断,品尝他们期待的美味。

空桑厨房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绍兴醉鸡搓了搓手,走进后厨,看着自己袖子上记得菜单:“子推在吗?”

扬州炒饭看了一下边上那个空着的位置,对着绍兴醉鸡摇了摇头:“邵老板,你去寻龙井兄,他说不定能找到子推兄。”

“那好吧,我先将子推燕从菜单上先划去,以免其他客人再点,”绍兴醉鸡拿出笔在衣服上划了划,看着还在工作的扬州炒饭叹了口气,“扬州麻烦你同志警卫部找一下子推了。”

“嗯呢,等我手头的解决了,就去,毕竟子推不见了,少主也会很着急的。”扬州应下,手上的活却是半点没有影响。

绍兴醉鸡放心的出去安排菜单和客人去了。

今天,少主好像是有任务呢,看来要通知郭兄拖一拖了,委屈少主了,扬州心里默默地念着。

“诶,北京你去哪儿!”扬州炒饭看着放下手上工具的跑了出去的北京烤鸭。

“朕的臣子有难,身为帝王当然要去营救,放心等爱卿回来前,我就将燕卿带回来。”说着少年帝王就已经没了影了。

扬州炒饭微微叹了口气,这下邵老板有的忙了,看看谁还空着,让人来顶缺,一个餐馆一天就三道菜怎么吃!

思索了一番扬州炒饭决定先通知了警务部,在听到接起来的人是阿符的时候,大概这辈子除了少主失踪那会儿很难这么心累了。

扬州简短的和阿符说了事情,让他去找龙井虾仁,他有法子能找到子推燕,若是寻着了就来讯,若是没有,就大家一起寻。

看着回来的邵老板还有鹄羹同莲华,扬州微微放心了:“邵老板,小‘陛下’跑出去了”

绍兴醉鸡点了点头说道:“早就料到了,我已经通知了俞生,不出意外飞龙也会跟过来,餐厅的事就放心吧。”

绍兴醉鸡开始庆幸自己的机智,不然这餐厅得乱成什么样啊!

扬州点了点头,看向鹄羹:“郭管家哪里通知了吗?”

“扬州你放心吧,已经通知到了,少主今日,唉,可怜少主了。”鹄羹有些不放心地搓了搓指尖,垂眸看着地面。

“那丫头都多大的人了,便是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怎么做空桑的少主,再有三年她便要接任了。”莲华穿着常服(没错我送他的那件浴衣!)。

“是这个理,但是,少主她,还小,”鹄羹的声音越说越小,“她当时就还是个娃娃呢。”

“行了,赶紧找着子推燕,省得她回来哭鼻子。”莲华不难烦的说着,小姑娘哭起来丑死了!

“现在离打烊还有三个小时,各位,麻烦了。”绍兴醉鸡对其他几位食魂说着。

“行了,别说客套话。”莲华摆了摆手,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做菜。

鹄羹和扬州炒饭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工作,大约十分钟后俞生“牵”着飞龙也到了餐厅。

“哈哈哈哈,俞生敢不敢和我比一场!”飞龙兴致勃勃的看着俞生。

俞生淡定的点了点头,将手清理干净,便开始操刀做饭。飞龙看着俞生动了也不甘落后,一脸热血。

扬州看着两人的到来,心下也轻松了些,还是有些担忧的看着通讯玉,也不知道阿符能不能找到龙井兄,若是德州便好了。

鹄羹看着扬州,也是微微叹了口气,只希望子推别藏太好才是。

绍兴醉鸡乘着空闲时间也通知了沅白,让他去通知其他人,务必在少主回来前找到子推。

——

警务部,

“阿符,你干什么!”德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阿符,没想到有一天他的弟弟会这么对他。

“别闹,哥哥,子推的事情咱们别掺和,乖。”阿符看着德州淡定的说着,俨然没了之前的痞气。

“今日是子推餐厅值班,若他不去会乱套的。”德州挣动着被他用手铐铐住的手腕。

阿符攥住德州的手腕:“哥哥,要乖啊,别乱动,手可是会受伤的。”说着指尖在他的手腕处蹭了蹭。

“阿符!”

……

——

“糖醋沅白!”桃花粥追着跑得正欢的糖醋沅白。

沅白愣了一下,然后看见身后正在叫唤自己的桃花粥:“是桃花大侠啊!”

桃花粥听着他的称呼一怔,清咳一声:“你何故跑得这么快?”md一本正经的说好累#&!→_→ω

“哦,是子推不见了,邵老板告诉我让我通知大家一起去找。”沅白的脸上挂着笑容,清澈,暖人。

让桃花粥一阵心虚,有没有搞错,怎么是这种小子,龙井居士,撒谎这事全赖你,怪不得我,小子你若是得知就怪龙井虾仁!

“咳咳,那个子推燕他受伤了,现在在屠苏酒那边治疗,你也知道屠苏酒那性格,你和邵老板说一声就成,不用去通知别人了。”桃花粥这段话就像背了好久的词一样,说出来毫无信誉可言。

“是这样啊,那我让老伙计去通知邵老板,谢了桃花大侠!”沅白将一个纸条绑在老伙计身上,拍了拍它的背,“拜托你了,老伙计。”

老伙计,抬了抬头,应下来,便飞走了。

桃花粥看着飞走的老伙计,心里头一块大石落地,悄咪咪的喘了口气。

“那大侠,我先去找那几个我通知过的人啦!”说着又风风火火的跑开了。

龙井虾仁现在我可不欠你什么了!

“今日的爱情色是粉色,今天能遇到命定之人了吗!”

……




冰罗
[Eddsworld]Mons...

[Eddsworld]Monster Tom💜 x Tord❤️ // part.1


@奇異培根教父-嗡喵☆  @Eddsworld


DD夏日漫畫故事还沒想到(^_^;)


但不用擔心!這對cp也很香&甜🍬Der~ww

請大家多多支持啦~♡♡♡

[Eddsworld]Monster Tom💜 x Tord❤️ // part.1


@奇異培根教父-嗡喵☆  @Eddsworld


DD夏日漫畫故事还沒想到(^_^;)


但不用擔心!這對cp也很香&甜🍬Der~ww

請大家多多支持啦~♡♡♡

xxs33
菠萝虾仁炒饭配无糖浆冻柠茶。

菠萝虾仁炒饭配无糖浆冻柠茶。

菠萝虾仁炒饭配无糖浆冻柠茶。

xxs33
食过翻寻味的黑椒鸡扒卤肉饭。

食过翻寻味的黑椒鸡扒卤肉饭。

食过翻寻味的黑椒鸡扒卤肉饭。

xxs33
鸡猪扒加太阳蛋。

鸡猪扒加太阳蛋。

鸡猪扒加太阳蛋。

xxs33
贝克达人紫薯包配星巴克燕麦牛奶...

贝克达人紫薯包配星巴克燕麦牛奶。

贝克达人紫薯包配星巴克燕麦牛奶。

寒霜雾隐

您好打扰了,这里想游扩一波填充下空列,前不久刚清了波几近退游已经不上线的小伙伴现在列表人已经不是很多(*´∀`)ノ反过来来讲我挺会躺列的,虽然拿我当摆设也不会很美观的样子(??你在说什么)个人希望是同杰吹兴许能厨杰佣及其他杂食都可以加友备注dd,我都可以——

另外是开设了一个新第五群,能vanvan游戏聊聊西皮或者讨论些别的什么内容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你以为我是单纯的扩游吗其实我是想让你们进来哒——。

再次致歉打扰了

您好打扰了,这里想游扩一波填充下空列,前不久刚清了波几近退游已经不上线的小伙伴现在列表人已经不是很多(*´∀`)ノ反过来来讲我挺会躺列的,虽然拿我当摆设也不会很美观的样子(??你在说什么)个人希望是同杰吹兴许能厨杰佣及其他杂食都可以加友备注dd,我都可以——

另外是开设了一个新第五群,能vanvan游戏聊聊西皮或者讨论些别的什么内容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你以为我是单纯的扩游吗其实我是想让你们进来哒——。

再次致歉打扰了

丁宫八是钉宫

诡秘阅文体【十七】

  预警见前

本段cp展:蒙克


——————————————————————————————


  虽然克莱恩这么说,但是大厅里的众人全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俩。

  

  阿蒙刚刚说的一串行为,不知道俩人的关系怕是会以为他们是保镖和雇主呢,一位天使之王这样……卑躬屈膝?去给克莱恩做保镖,克莱恩还完全不领情……不对不对,那可是阿蒙啊,他们之前也说了克莱恩是从他手底下“逃”出来的。


  可是阿蒙刚刚说这些话完全没有泄露一点心声,这意味着这些话都是发自阿蒙内心的话……阿尔杰摩挲了一下手指,但是世界更不可能撒谎。他不由得开始好奇当时的情况。


  不,算了,知道的越多越不安全...

  预警见前

本段cp展:蒙克


——————————————————————————————


  虽然克莱恩这么说,但是大厅里的众人全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俩。

  

  阿蒙刚刚说的一串行为,不知道俩人的关系怕是会以为他们是保镖和雇主呢,一位天使之王这样……卑躬屈膝?去给克莱恩做保镖,克莱恩还完全不领情……不对不对,那可是阿蒙啊,他们之前也说了克莱恩是从他手底下“逃”出来的。


  可是阿蒙刚刚说这些话完全没有泄露一点心声,这意味着这些话都是发自阿蒙内心的话……阿尔杰摩挲了一下手指,但是世界更不可能撒谎。他不由得开始好奇当时的情况。


  不,算了,知道的越多越不安全,阿尔杰按捺下心中的好奇,哪怕世界、不,愚者先生是友好的,阿蒙也绝不是个善茬,哪怕那个世界的阿蒙展现出了那样“人性化”的一面,也绝不会动摇阿尔杰心中的忌惮,谨慎才是他行走至今的基础原则,好奇害死猫。


  『自嘲完,克莱恩感受到了一种平静,他不由得想,这到底是我的性格所致,还是我真的在逐渐变成人以外的什么呢?克莱恩早就设想过这个结局,不如说,现在这个还算有点甜头的,但不管做了多少心理准备,正常人也不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平静至此。』


  『有点惆怅的承认了自己逐渐失去人类的定义,但这也算是好事吧。克莱恩想,我本来性格也不是多么多愁善感,正好收拾心情,认真的全身心准备晋升的事,在这个四周虎视眈眈的时候,少一件绊脚的事确实是好事。』


  随即,就见那世界笔为这个时间段结了尾。


  “感谢女神,我还正常!”克莱恩心声乐开了花,周围人表情怪怪的,啊这……愚者先生,别人感谢您向您祈祷,感情您私底下还感谢女神啊……


  伦纳德则是想起了之前他查看克莱恩那些身份的资料的时候克莱恩反复横跳的信仰。


  梅迪奇嘴角的笑从刚刚就没下去过,此时他正得意的靠在沙发上,眼睛放光的盯着屏幕。


  “踹得好!哈哈哈哈哈把丫扔了好!”梅迪奇此时可不觉得是阿蒙甩了克莱恩,按那笔写的,阿蒙绝对还心心念念的,不过克莱恩直接说断就断实在戳到梅迪奇爽点了,他此时简直可以说是容光焕发。


  阿蒙却幽幽叹了口气:“愚者先生真的喜欢我吗?果然超级绝情的啊——”他满不在乎的托起下巴,仿佛笔下克莱恩毫不犹豫舍弃了对他的感情这件事对他来说不出意外。


  “果然很绝情呢。”他的心声却在此刻被放了出来,和他说出来的一样,但是却没有他故意捏造的假兮兮的可怜巴巴和调笑,只是冷冰冰的撂下这么一句。


  奥黛丽敏感的察觉到,这其中的含义。其他人可能只是觉得这是天生神话生物本来的内心世界,阿蒙本人的心声如果猝不及防被放出来就应该是冷冰冰的仿佛神明,但前面阿蒙说他对愚者先生的各种恩惠时,却没有流露任何心声,因为他心里是那样认同的,哪怕是恶趣味,他也是觉得那样说也没错。但是现在同一句话,却被心声和阿蒙同时说出。


  那句心声才是阿蒙的感情,这个世界的阿蒙虽然没有体会到对愚者先生的爱恋,却体会到了被抛弃的怨怼,和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走的愤怒。阿蒙有着那么多分身,这么多年过去,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所有的我都是我,但所有的我都是不同的我,都不是我”这件事。这也导致他对那些世界之笔下的自己的事迹并不排斥,哪怕不是他亲自分出去的分身,但他同意那就是他。


  其他的人都对此毫无察觉,而阿蒙就是听了自己的心声竟然也无动于衷,没有丝毫破绽。奥黛丽此时更体会到了做观众的好处,也是观众的可怕之处。


  克莱恩更是没去搭理阿蒙,他觉得那个冷冰冰的心声才符合阿蒙的形象,拿别人都不当“人”看,去掉所有伪装,只剩下令人不敢直视的扭曲的冰冷怪物。仿佛是恐怖谷效应,阿蒙平时当然像人,他甚至也喜欢去模拟、体会人类的生活,但本质上的那一点区别,心灵思想的那一点区别,永远让人能感受到这个笑眯眯的青年的不和谐之处,哪怕找不到破绽,心中也会不自觉的恐惧着这个披着完美人皮的不知名生物。


  『克莱恩很快投入到一系列事情之中,直到他准备用积攒了一段时间的愿望之力去治疗月城人民的畸形,随着无数祈祷的声音重叠,回荡在源堡之中,克莱恩闭目感应着,抬起手轻敲了一下斑驳的长桌。随着无数无形的力量如同水波一般涌入祈祷光点,无数月城人民拥有了常人的长相,不再畸形,正当他们感激的赞美愚者之时,听到了教堂的钟鸣:“当!”空灵的钟声回荡于月城人民的心中,叫最后强忍着的泪水也不由得滚下。』


  『克莱恩却是有点奇怪和茫然,我预设的流程里没有钟声啊……他下意识的顺着祈祷光点将目光投向了愚者教堂,看见教堂上的钟楼顶端站着位带着尖顶软帽,穿古典黑袍的年轻男子,他正含笑拿着黑色的钟锤,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大钟。察觉到愚者的视线,他嘴角扯得更大,停下动作扶了扶单片眼镜。』


  『克莱恩吓得险些爆出粗口,他脑子里飞过一片问号,这家伙想干什么,给我“送钟”?他爹要是大帝倒是真有可能……正当克莱恩疑惑的时候,戴里克的祈祷传来,看着已经没人了的钟塔,克莱恩怀着满心疑问翻了翻之前那本被献祭上来的圣典,之前他因为看了几页太尴尬就扔到角落里了。』


  『克莱恩的面容逐渐扭曲,他越翻越快,越翻越快,终于看完了最后一页。“啪!”克莱恩合上愚者圣典,把它丢回了杂物堆。面无表情的深呼吸一口,克莱恩当自己失忆了,扶额开始构思秘偶城市的问题。』


  戴里克面红耳赤,愚者先生这么困扰吗……我当初不该顾及自己的面子默许白银城写这版圣典的!如果我早点坦白,愚者先生也不用这样被动……


  克莱恩已经被大厅练就了一幅波澜不惊的态度,面对又一次的揭短,他面不改色。


  罗塞尔则表达了老乡对自己的形象存在误解,努力向在场的自己的后辈和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迷弟迷妹们证明自己起码做父亲还是很合格的。


  『笑眯眯从钟楼上下来的阿蒙正了正单片眼镜,从刚刚那股视线就能感受到,这次自己绝对给够了愚者先生惊喜了。那本圣典的内容真是让阿蒙乐了好几天,联想到愚者本人看见的反应,甚至专挑了一天来履行他的“义务”和“职责”。他很清楚那不是愚者先生过目过的,他在关于自己的事情上格外谨慎。不过嘛,“最宠爱的天使——水银天使,吗?”阿蒙拿起小小一本的圣典,笑眯眯抵住下巴。』


  “咋地,你还觉得最宠爱你吗?”梅迪奇贱兮兮的问,“噢哟~”


  克莱恩则是扶额。“这个倒是也算没说错……我隔三差五就给威尔上供……能不宠爱吗?”


  众人看着此时阿蒙自信的样子,不免想起刚刚愚者快刀斩乱麻的样子,嗯,不管阿蒙喜不喜欢愚者先生,估计之后肯定会自作多情一次碰壁了……


  『然而这两人却再没有刻意见面,各自设下无数布置之后,克莱恩决定开始晋升诡秘侍者。』


  『逃离亚当之后,趁着阿蒙还未到,这时候正是晋升的最佳时机,克莱恩毫不犹豫喝下魔药,于秘偶城市定位自身,成功晋升,却意外于查拉图依旧选择了召唤罗塞尔·古斯塔夫,亚当难道没有提醒他吗?克莱恩没有犹豫,立刻配合上罗塞尔,终于让查拉图陷入了蠕虫漩涡,一步错步步错,查拉图几次试图拉回自己的非凡特性,却都无能为力,终于黯然消逝,彻底难以复活。』


  『而阿蒙则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窃取到了回归的“门”的成神仪式,在伯特利·亚伯拉罕对此世的眷恋中,成就了偷盗者的成神仪式,阿蒙看着深空之上,月亮上的深红人影,噙着笑容,向四下行了一礼。错误诞生了。』


  众人都能感受到,这两人的相似又相悖,哪怕这支笔不写出来,也感受到了身处两个战场的两人之间的吸引,下一次相见,就是最终的决战了吗?而这个层次,绝对会引发一场规模浩大的神战。


  然而两人却被带到了这个大厅,被轻易地限制了层次和力量。


  克莱恩有一点焦躁,这就是至今为止的所有了,再往后,便是未来的事情,哪怕是命运途径都不敢随便定义。


  阿蒙则是荣辱不惊的原样坐着,但是眼睛则是充满兴味的盯着屏幕,大厅内的所有人都记得克莱恩之前说的,离愚者一步之遥,而这个笔所写的,正是此时,两人现在的相见绝不会再碰撞出什么儿女私情,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那么接下来的,就是未来的事情了,是世间的禁忌。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支笔终于开始轻轻书写。


  『与女神达成交易后,克莱恩终于踏上了霍纳奇斯,见到了那位安提哥努斯,祂双眼半开半合,如在休息,进入了永眠状态之后,祂终于得了一个短暂摆脱疯狂和失控的安眠,做了一场阔别千年的梦境。』


  『克莱恩郑重的对安提哥努斯行了一礼,等他直起身体,眉心浮现出一个神秘的、复杂的、虚幻的烙印,克莱恩对着安特哥努斯伸出了右手,却抓取失败了,他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终于,克莱恩,灵感一动,预感到了什么,他又一次伸出手。』


  『豁然间,他看见了一条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分出无数支流的波光长河,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无数画面,刚出生的魔狼,对父亲的印象,萨林格尔,神战,流离失所,夜之国……』


  『无数的画面闪现中,克莱恩迅速产生了一个认知:我就是安提哥努斯,我就是半个“愚者”!』


  


-------------------------------------



  终于和另外一只鸽子一块一边摸鱼一边磨蹭出来啦!


  换了橙瓜感觉更心虚了,旁边写着我码字时间一小时十三分钟空闲时间三小时二十分钟……


  溜了


陌上寒渊

杰佣

https://m.weibo.cn/6118425787/4523625019513405

希望不要再被禁,我只是想发个链接

https://m.weibo.cn/6118425787/4523625019513405

希望不要再被禁,我只是想发个链接

xxs33
K先生可否阻你十八秒钟看看信。

K先生可否阻你十八秒钟看看信。

K先生可否阻你十八秒钟看看信。

xxs33

拆迁户的盛情款待。

拆迁户的盛情款待。

xxs33
大红袍牛乳小鹿茶。

大红袍牛乳小鹿茶。

大红袍牛乳小鹿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