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杆细

84269浏览    520参与
ID1271723367

坏坏们的学院生活(2)

525宿舍

喜羊羊:“好无聊~”沸羊羊:“喜哥你别无聊,上次你带着我和懒羊羊都把慢羊羊老师和羊果果老师的实验室炸了,我爸妈都把我零用钱扣光了”懒羊羊:“就是,要去你自己去”潇洒哥:“那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沸羊羊(想起了懒羊羊的欧皇属性):“不了,我要睡觉……”喜羊羊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那我们玩点刺激的,潇洒哥你去把你弟弟还有他同党找来”潇洒哥:“不要……他肯定会电我……”沸羊羊:“我也反对!”懒羊羊:“我要睡觉”

喜羊羊:“不参加的人就要接受惩罚~”三人:“我们突然想玩了!!!”

之后,潇洒哥成功把坏坏们带来

恐鸟军师:“你们这群小羊超级烦人啊!!!熬夜长不高的知...

525宿舍

喜羊羊:“好无聊~”沸羊羊:“喜哥你别无聊,上次你带着我和懒羊羊都把慢羊羊老师和羊果果老师的实验室炸了,我爸妈都把我零用钱扣光了”懒羊羊:“就是,要去你自己去”潇洒哥:“那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沸羊羊(想起了懒羊羊的欧皇属性):“不了,我要睡觉……”喜羊羊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那我们玩点刺激的,潇洒哥你去把你弟弟还有他同党找来”潇洒哥:“不要……他肯定会电我……”沸羊羊:“我也反对!”懒羊羊:“我要睡觉”

喜羊羊:“不参加的人就要接受惩罚~”三人:“我们突然想玩了!!!”

之后,潇洒哥成功把坏坏们带来

恐鸟军师:“你们这群小羊超级烦人啊!!!熬夜长不高的知不知道!!!”苦瓜大王:“熬夜会长皱纹的!!!”淘淘/澎恰恰:“还有别带我弟弟一起啊!!!”

喜羊羊:“就是想和各位玩游戏嘛~你们想想,我们平时都是铁哥们对不对啊?”众人:想起了被炸弹支配的恐惧

喜羊羊:“而且你们不熬夜怎么当反派啊,反派可是不会遵守纪律的”众人:很有道理

懒羊羊:“我怎么感觉喜羊羊才是反派啊”沸羊羊:“你怕是忘了我们羊村守护者本来就是不良”

游戏开始

黑大帅:“……”潇洒哥:“哈哈哈哈黑大帅你太倒霉了!!!”“闭嘴死蛋壳!!!”

喜羊羊:“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黑大帅:“强者只会选大冒险!!!”喜羊羊:“那行,有对象的话和对象接个吻,没对象的话和暗恋对象接个吻”

黑大帅在这一刻陷入了沉思,而潇洒哥也少见地替弟弟说话:“喜羊羊这也玩太大了吧,这颗皮蛋怎么可能有喜欢的人啊你是在难为他吧”

其实,有的,而且两人正在交往(不过是经常会吵架闹分手的类型),不巧,那个人就是潇洒哥

黑大帅和潇洒哥第一次后就丧失了要宣告脱单的想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下面!!!而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弟弟的潇洒哥和黑大帅一致决定不公开关系

然而这根本瞒不过喜羊羊,他早就知道两人关系,所以才提出这个冒险

喜羊羊:“果然,黑大帅就是个弱者啊~”

黑大帅一听这话直接急了:“哈!!!本大帅就不带怕的,不就是和对象接吻吗?蛋壳给我死过来!!!”潇洒哥:“弟弟你冷静……唔……”

在场的人除了喜羊羊以外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两兄弟会是这种关系,大家突然意识到了这个游戏交给喜羊羊的可怕之处,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

喜羊羊:“细菌大王,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额……本大王选真心话”(我可不想被整)“那你最嫌弃对象的哪一点呢?说实话哦~”

细菌大王:“……额,小黄太……频繁了……等等小黄我不是这个意思!!!”变形杆菌:“大王……咱们去空教室交流交流作业吧”“等等小黄你冷静……”“走了”

小黑龙:“还能回来吗……”恐鸟军师:“超级困难”苦瓜大王:“身为大王却被手下压,惨”

喜羊羊:“淘淘”淘淘:“真心话”(反正不管哪个都没好事)“时空宝石上次碎掉是你干的吗?”

淘淘:“……我承认,屑宝石上次碎成渣是我干的”逗逗:“……哥哥,不是说了不可以这样做了吗”“逗逗你听我解释……”“我还有事,先回宿舍了”“逗逗!!!哥哥不是有意的!!!”

小迪:“估计要哄一会儿了”澎恰恰:“还是我家弟弟可爱”黑大帅:“死蛋壳你学学人家怎么宠弟的”

……

一轮下来,坏坏们都被整的差不多了,而命运总算停到了沸羊羊那边“大冒险!”

喜羊羊:“沸羊羊,谈谈你的初恋呗~”懒羊羊:“是美羊羊吧”沸羊羊:“不是……那是幼儿园的事了,那天我看见一个女孩,穿着淡黄的长裙,有着蓬松的头发,特别可爱,可惜的是我当时太害羞跑掉了,之后就再没有见过她”

懒羊羊愣住了,因为那个“女孩”就是他,那天他被喜羊羊以三根棒棒糖作为补偿穿上了裙子,结果碰上了当时还不认识的沸羊羊,而喜羊羊都看在眼里

所以说,沸羊羊也喜欢他!!!

懒羊羊:“那你希望和她成为恋人了?”“或许吧,不过这么可爱的女孩肯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而且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懒羊羊:那个女孩就是我!!!

喜羊羊扼杀了懒羊羊想要表明真相的冲动:“好了好了,下一轮~”

懒羊羊幸灾乐祸地看着喜羊羊:“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喜羊羊:“当然是大冒险啦”

懒羊羊:“那行,和美羊羊发信息说要分手”喜羊羊:“这……”沸羊羊:“喜羊羊,不可以耍赖啊”喜羊羊一咬牙:“好!”

信息发完后,美羊羊很快打来了电话,为了保证自己的形象,喜羊羊还是接了电话

“喜羊羊你个渣男,给姐说说清楚这回又看上了哪个小姑娘啊!!!姐没你也能活的好好的,你以为你谁啊,记住,是我甩了你,不是你甩了我!!!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见,不,永不再见!!!”……

喜羊羊刚准备解释,对方就挂了

懒羊羊:“没事,大不了恢复单身”沸羊羊:“我们草原三剑客又在一起了”喜羊羊:“……”

懒羊羊:“好困……你们接着玩,我先睡了”

喜羊羊:“还想睡觉……看我怎么收拾你!!!音乐起!!!”

然而懒羊羊睡得特别沉,音乐非但没有吵醒他,反而把老师引来了

刀羊:“这么晚了还不睡觉!!!看看人家懒羊羊多听话”大家刚想辩解,就被刀羊押回宿舍,慢羊羊还让他们每人写篇10000字检讨,懒羊羊除外

之后坏坏们再也不会和羊羊们一起玩游戏了,因为不仅坑不到他,他还会逃掉惩罚,简直就是欧皇本皇;喜羊羊坑人一把手;至于沸羊羊……可以一起玩

ID1271723367

坏坏们的学院生活(1)

是反派们的校园生活,cp有灰红、喜美、懒沸、淘逗、潇黑、杆细、苦傻、嘭咚、慢花、芯果等

在青青草原的大家都知道,青青学院里有一个坏坏组织,他们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别人,这不,受害者已经抱着红太狼老师哭诉了

“红红我不干了啊,为什么那群三班的小鬼就盯着我欺负!!!我是班主任啊!!!”红太狼摸了摸自家老公的头:“说吧,他们又怎么你了”“你看我的尾巴,被黑大帅和刚转来的小剔电熟了啊!!!呜呜呜呜……”“好了,回去我给你做蛋炒饭吃”“谢谢红红,红红最好了”

没错,目前他们只欺负灰太狼老师

坏坏组织的成员并不是很团结(除了欺负灰太狼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你都会看见澎恰恰和淘淘因为谁的弟弟更可爱而...

是反派们的校园生活,cp有灰红、喜美、懒沸、淘逗、潇黑、杆细、苦傻、嘭咚、慢花、芯果等

在青青草原的大家都知道,青青学院里有一个坏坏组织,他们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别人,这不,受害者已经抱着红太狼老师哭诉了

“红红我不干了啊,为什么那群三班的小鬼就盯着我欺负!!!我是班主任啊!!!”红太狼摸了摸自家老公的头:“说吧,他们又怎么你了”“你看我的尾巴,被黑大帅和刚转来的小剔电熟了啊!!!呜呜呜呜……”“好了,回去我给你做蛋炒饭吃”“谢谢红红,红红最好了”

没错,目前他们只欺负灰太狼老师

坏坏组织的成员并不是很团结(除了欺负灰太狼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你都会看见澎恰恰和淘淘因为谁的弟弟更可爱而打起来

“我弟弟能够激起别人的保护欲”“我弟弟学习成绩优秀”“我弟弟柔弱易推倒”“我弟弟腰好”……

在一旁观看的黑大帅:md死弟控……回去就把那蛋壳砸了

而苦瓜大王和细菌大王通常都会待在一起比手下

“我的超瓜战队有漂亮的女孩”“我的细菌军团也有漂亮女孩”“我的超瓜战队有合法正太”“我的细菌军团也有”“我的超瓜战队能打”“细菌军团更能打”“我可以压手下”“我被我手下压……”

细菌大王看向了一旁的变形杆菌:“小黄,以后我在上面行吗?”“不行,大王”

小黑龙和新来的小剔开始比爸爸

“我爸爸会做玩具”“我爸爸会做发明”“我爸爸很温柔”“我爸爸也很温柔”“我爸爸很爱我”“我爸爸……”

小剔:……是不是玩不起

而蜜瓜和蘑菇菌一般会凑在一起嗑cp

“我家大王和傻瓜超甜”“我家大王和小黄也一样”“小紫你下次记得发我照片”“好”(很和谐)

恐鸟军师默默地看向了小迪,表示并没有任何话题

坏坏们有怕的人吗?答案是有

澎恰恰:“那群家伙把我弟弟带坏了”淘淘:“我弟弟原本很听话的,他们却教坏他了”黑大帅:“不是他们我早就宰了潇洒哥了”恐鸟军师:“超级讨厌”苦瓜大王:“一群熊孩子”……

那么,究竟是谁让坏坏们如此痛恨呢?他们就是A班的五位大佬,人送外号羊村守护者的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和暖羊羊

喜羊羊:“因为坏坏们很好欺负的样子,就和他们玩玩~”美羊羊:“我都听喜羊羊的”懒羊羊:“坏坏们有几个看起来很好吃”沸羊羊:“谁叫他们抢了我们的风头呢”暖羊羊:“主要还是因为他们一直欺负灰太狼”

没错,坏坏组织之所以被羊村守护者针对,因为他们抢走了羊村守护者从小到大的“玩具”,也就是灰太狼,用羊羊们的话来说,灰太狼只有他们可以欺负,别人休想

灰叔辛苦了

小剔由于新加入坏坏组织,所以特别怕生,经常会抱着自己做的小机器人在角落里,曾经也是坏坏们欺凌的对象,直到有一天细菌大王捡到了小剔遗失的笔记本

等老子搞到象星石,第一个就是要把那群同班的变成机器人,然后再把他们碾成粉末

第二天早上,小剔来到班级时就看见细菌大王毕恭毕敬地递上了笔记本“剔哥,您的笔记本”

紫太狼是这个团体中最不合群的一个,她会加入坏坏组织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想采集坏坏们的数据,合成厉害的机器人拿下篮球杯冠军,根本就对坏坏们称霸/报复世界的野心没兴趣(甚至觉得他们沙雕)

鱼狐不是鱼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大王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逮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大王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逮走)

B淇淋

13

好久不见,终于我带着更新走来了!以后更的可能有点儿慢请不要介意(如果ooc的话请多包涵)



[图片]
[图片]球胜狼回想以前每次有危险,好像都是喜羊羊冲在前面,看着和朋友们唠的正开心的喜羊羊,心中突然一阵刺痛。

喜羊羊感到球胜狼的目光转过来问他"怎么了?"看着面前的小羊乖巧,可爱的样子。

球胜狼张了张嘴,伸出双手把喜羊羊抱进怀里,摸着他的后背,把头放到喜羊羊的头上用沙哑的声音说,"以后要保护好自己,没事儿有我呢!"

喜羊羊不明所以,只能回抱住球胜狼说我知道啦,阿胜"球胜狼摸了摸喜羊羊的头,在喜羊羊看不到的地方,用他电脑的目光看向正在...

好久不见,终于我带着更新走来了!以后更的可能有点儿慢请不要介意(如果ooc的话请多包涵)





球胜狼回想以前每次有危险,好像都是喜羊羊冲在前面,看着和朋友们唠的正开心的喜羊羊,心中突然一阵刺痛。

喜羊羊感到球胜狼的目光转过来问他"怎么了?"看着面前的小羊乖巧,可爱的样子。

球胜狼张了张嘴,伸出双手把喜羊羊抱进怀里,摸着他的后背,把头放到喜羊羊的头上用沙哑的声音说,"以后要保护好自己,没事儿有我呢!"

喜羊羊不明所以,只能回抱住球胜狼说我知道啦,阿胜"球胜狼摸了摸喜羊羊的头,在喜羊羊看不到的地方,用他电脑的目光看向正在拍照的宇。

宇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骂一声要不是我媳妇儿想看谁稀得看你们呀,真是的!不过媳妇儿什么时候回来呀?想死我了!




球胜狼看着小时候的喜羊羊,留下了两道红色的鼻血,旁边看到这一幕的灰太狼切了一声,心想这就受不了啦,转身去找红太狼了。
(太太太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S的疯了吧,请…按耐住自己…己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

(楼上你有什么资格说楼上的楼上?)







(冰冰羊也好可爱!)








紫太郎"小紫薯包子终于暴露了呀!"

紫薯包子生气,紫薯包子无奈,紫薯包子只能抱着变形杆菌哭泣。





(吹爆这一对兄妹!)







好了,这集看完了,你们去休息吧,按着上次分的。宇先想你们快走吧,我要去找媳妇儿了!
















@凝海 @雪 @江晖鸢 @吃不饱的康纳~ @楊筱甯 @。 @栀雪 @凤凰 @樱花🌸珍莫@Samael  


清风嫩叶
ABO 3 啊啊啊啊啊我自己有...

ABO 3

啊啊啊啊啊我自己有被甜到!(๑>؂<๑)

(大王衣服画错了,不过问题不大)


ABO 3

啊啊啊啊啊我自己有被甜到!(๑>؂<๑)

(大王衣服画错了,不过问题不大)


延同

p1是暴君二设,我大改了故事情节(嗯那什么),但主要人设没改,敌国太子(变形杆菌)x日后弑君上位的大王


p2是自己摸得小头像,取用随意

p1是暴君二设,我大改了故事情节(嗯那什么),但主要人设没改,敌国太子(变形杆菌)x日后弑君上位的大王


p2是自己摸得小头像,取用随意

鸭鸭好啊

菜鸡又来了

P1-4是杆细女体(谁来教我画背景

P5-7是细菌军团的本体和性转

总结一句话就是丑死了

菜鸡又来了

P1-4是杆细女体(谁来教我画背景

P5-7是细菌军团的本体和性转

总结一句话就是丑死了

踏尘归同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y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y

闻辞涧/.

无题【杆细】

【笑了我再写刀子会被骂死的吧

【于是想了一会把这一篇改成了一个特别短的小甜饼

【还是私设,有生之年把我家私设的画发过来吧(扶额)


“鱼鳞拍珠之时,他们看到了岸边第一个春芽。”


细菌大王最近老是睡不好觉。

可能是身边多了一个人不太习惯吧?变形杆菌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伸手拍着人的背,大王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畔,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他安心。

“冬天很冷,大王不要着凉,起来穿一件衣服?”

变形杆菌轻轻浅浅的笑,笑啊笑啊···

“不要,你抱着我就很暖和。话说小黄你笑什么?”

细菌大王朝变形杆菌的怀里挤了挤,抬头看着他如星辰一样的四只眼睛,忽然觉得...

【笑了我再写刀子会被骂死的吧

【于是想了一会把这一篇改成了一个特别短的小甜饼

【还是私设,有生之年把我家私设的画发过来吧(扶额)


“鱼鳞拍珠之时,他们看到了岸边第一个春芽。”


细菌大王最近老是睡不好觉。

可能是身边多了一个人不太习惯吧?变形杆菌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伸手拍着人的背,大王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畔,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他安心。

“冬天很冷,大王不要着凉,起来穿一件衣服?”

变形杆菌轻轻浅浅的笑,笑啊笑啊···

“不要,你抱着我就很暖和。话说小黄你笑什么?”

细菌大王朝变形杆菌的怀里挤了挤,抬头看着他如星辰一样的四只眼睛,忽然觉得···这个样子已经很幸福了。

“现在可以抱着大王你入睡,我开心嘛。”

“真是的···幼稚。”

有人脸红了。




变形杆菌一直觉得自家大王是个幼稚鬼,很傻的那种。

表白的那天害羞的不敢看他,但是最后又鼓起勇气踮起脚尖使劲拉住他的衣领落下了泪。

“你哭什么啊真是的?”

变形杆菌这么问他,蹲下身来擦去少年眼角的泪珠。

“因为我也喜欢你的呀,互相喜欢的感觉原来是这个样子吗?”

细菌大王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衣角一只手依旧抓着变形杆菌的衣领,似乎害怕自己一个松手眼前的人儿就如梦一样消失。

“是啊,我的大王。”

“从今以后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大王了。”

变形杆菌凑过去,闻到了自家大王身上甜甜的巧克力味。

“?你是不是偷吃我的巧克力了?”

于是他猛地站起来,装作恶狠狠地质问。

“啊吃了一点点,哎呀改天再买嘛真是的生什么气啊。”


于是这次的温情就这么被一块巧克力给打断了···




这么想着,变形杆菌又笑了起来,他宠溺的看着自己怀里渐渐睡沉的细菌大王,叹了口气,在人的额上落下一吻。

“行吧,大王晚安啊。”

“我会梦到你的。”




第二天想要去钓鱼的细菌大王被迫早起,他被变形杆菌裹成了一个肉粽子。

“小黄我好热啊!”

他伸手抓起变形杆菌的袖子轻轻晃动着,撒了个娇。

“撒娇没用,好好穿着衣服,就算是细菌感冒的可能性不大那也不行,哎呀反正大王你好好穿着衣服就是了!”

变形杆菌忍住自己逐渐上扬的嘴角,拉住大王的手朝门外走去。

下雪了。

这是今年最后一场雪。



两只细菌相互依靠着在湖边钓鱼。

“好冷啊早知道不出来了。小黄你那边钓上来了吗?”

细菌大王使劲搓着自己的手,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拉了拉。

“太痛苦了我就不该答应你出来钓鱼!”

“等等有鱼上钩啦!”

鱼鳞拍珠之时···他们看到了春天的第一个春芽。


“大王,春天了。”

“嗯。”


闻辞涧/.

希望【杆细】

【失踪人口回归所以先发个刀子吃吧hhh

【文章短,而且没什么意思,各位不喜勿喷啊hhh

【行了,开始扯文了。


”我们不被允许相爱。“


某大王依旧在吃巧克力,身旁依旧有人在唱着歌。

只是这个唱歌的人似乎不是曾经那位了。

”小黄,换一首深情点的吧。“

细菌大王仰躺在草坪上,习惯性的打了个响指,大喊着

但是没有熟悉的声音。

”大王,你想听什么的,我这里的曲库有可能不能满足你了。“

回答的是数码病毒。


死亡原来是细菌也躲不过的吗。

细菌大王自嘲的笑笑,转身朝数码病毒招了招手。

”喂,小绿,还记得变形杆菌吗?“

他似乎很认真的问,但是眼神却飘忽不定。

大...

【失踪人口回归所以先发个刀子吃吧hhh

【文章短,而且没什么意思,各位不喜勿喷啊hhh

【行了,开始扯文了。


”我们不被允许相爱。“



某大王依旧在吃巧克力,身旁依旧有人在唱着歌。

只是这个唱歌的人似乎不是曾经那位了。

”小黄,换一首深情点的吧。“

细菌大王仰躺在草坪上,习惯性的打了个响指,大喊着

但是没有熟悉的声音。

”大王,你想听什么的,我这里的曲库有可能不能满足你了。“

回答的是数码病毒。



死亡原来是细菌也躲不过的吗。

细菌大王自嘲的笑笑,转身朝数码病毒招了招手。

”喂,小绿,还记得变形杆菌吗?“

他似乎很认真的问,但是眼神却飘忽不定。

大王心虚了啊。

”不记得了,大王问这个做什么?“

数码病毒关了音响,实话实说。



果然,他并不重要。



君王怎么会喜欢比自己厉害的臣子呢?




细菌大王想起自己端给变形杆菌的毒酒。

那黄绿色头发的少年只是向他笑,一点怀疑都没有,接过他手中的毒酒就喝了下去,如此干脆···

——细菌大王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在酒香和血腥味中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一吻。



“大王,你这个酒···很好喝。”

变形杆菌在意识消失前在的最后一句不是质问。

是满满的不舍。



回忆比亲手杀死最在乎的人更痛苦。

他在杀死变形杆菌后又用药品消除了细菌军团其他成员的回忆。

这个样子···

变形杆菌就只是他一个人的了。

这个样子···

变形杆菌就只能在他的回忆里获得永恒。



“明明前途一片黑暗那你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啊?”

离开青青草原后的细菌大王在一次打架回来被骂后曾经这么朝变形杆菌吼道,他心目中的忠臣只是沉默。

“明明我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就算我现在已经是好人了但是!我还是会恨以前欺负我的人啊!我去打个架怎么了?”

“变形杆菌,这种感觉你是不明白的。”

“以后本大王的事你少管。”



还真的不管了。



许多个月的冷战。



最后的温情居然是在变形杆菌临死前。

啊啊···真是讽刺啊。

高高在上的君王这么想着,闭上了眼。



可能真的不被允许相爱吧。

B淇淋

12

[图片]
[图片](好傻)

正在和小灰灰玩的冰冰羊,看到了这一,对着智羊羊说,"爸爸,小不点儿,他是怎么了?”

智羊羊无视细菌大王送来的眼神对冰冰羊说"没事儿,他犯病了,没吃药"

小黄看着自家大王生无可恋的眼神,摸了摸他的头,"没事,大王还有我呢!"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真的好脏)
[图片]小黄摸了摸自家大王的头,瞅了一眼灰太狼,正在和红太狼撒狗粮的灰太狼突然感到背后一凉,转头看了一圈儿,啥也没有
[图片]
[图片]"灰太狼,你是有多脏,细菌都嫌弃你!"玉太狼

灰太...


(好傻)

正在和小灰灰玩的冰冰羊,看到了这一,对着智羊羊说,"爸爸,小不点儿,他是怎么了?”

智羊羊无视细菌大王送来的眼神对冰冰羊说"没事儿,他犯病了,没吃药"

小黄看着自家大王生无可恋的眼神,摸了摸他的头,"没事,大王还有我呢!"









(真的好脏)
小黄摸了摸自家大王的头,瞅了一眼灰太狼,正在和红太狼撒狗粮的灰太狼突然感到背后一凉,转头看了一圈儿,啥也没有

"灰太狼,你是有多脏,细菌都嫌弃你!"玉太狼

灰太狼(己读不回)和红太狼唧唧我我
杰帅看着自家沸羊羊正义的样子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可爱)

(哈哈,小羊们以为灰太狼得神经病了吧!)

懒洋洋看到这个弹幕,说到:"是呢,那时候还以为灰太狼得什么病了"

兔可爱戳了戳懒羊羊说到"你怎么不关心我!"一脸委屈的表情看着懒羊羊,懒羊羊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忙把桌子上的薯片塞进兔可爱的嘴里堵住他的嘴。

兔可爱嚼着嘴里的薯片摸了摸懒羊羊的头


各队长看见自家媳妇儿倒下,再一次用杀人的目光看向细菌大王。

细菌大王再一次躲到了小黄身后。小黄摸了摸细菌大王的头说,"没事儿大王我保护你。"(啊啊啊)





球胜狼看着(想r…)抱着喜羊羊转头用危险的眼神看着细菌大王却被小黄挡下了



















@凝海 @雪 @江晖鸢 @吃不饱的康纳~ @楊筱甯 @。 @栀雪 @凤凰 @樱花🌸珍莫@Samael  修改了一下,加了好多字怎么样

无以为言~

就杆细,菌团回去之后,大王复仇向,杆哥视角第二人称

全程作者无脑爽,别骂,谢谢

顺带放了杆细杆彩蛋


大概是在事件结束很久以后吧,你们又遇见了大王记忆中那群人

你清楚的看见了他有些慌乱的神情,眼神不由自主看向了自己的梦魇

不过,似乎是变化太大了,对方并没有认出大王,继续聊着


“你有没有听见熟悉的声音?”

“...像他”

“应该没事吧?他那么弱,还怕报复吗?”

“也是...做都做了”


“大王?”

“嗯?”

他将视线从新转到你身上,有些心不在焉的

“没事吧?我们去教训他们一顿?”

你主动提起,打算帮他消灭那些折磨他许久的噩梦

他沉默了一会,露出了一个几乎释然...

就杆细,菌团回去之后,大王复仇向,杆哥视角第二人称

全程作者无脑爽,别骂,谢谢

顺带放了杆细杆彩蛋


大概是在事件结束很久以后吧,你们又遇见了大王记忆中那群人

你清楚的看见了他有些慌乱的神情,眼神不由自主看向了自己的梦魇

不过,似乎是变化太大了,对方并没有认出大王,继续聊着


“你有没有听见熟悉的声音?”

“...像他”

“应该没事吧?他那么弱,还怕报复吗?”

“也是...做都做了”


“大王?”

“嗯?”

他将视线从新转到你身上,有些心不在焉的

“没事吧?我们去教训他们一顿?”

你主动提起,打算帮他消灭那些折磨他许久的噩梦

他沉默了一会,露出了一个几乎释然的笑容

“没事了,都过去了......”

 说完,他转头继续看向不远处那些人,丝毫没有刚刚的已经放下的放松感

甚至带着一丝转瞬即逝的冷漠,你看的清清楚楚,不是杀意或者恨意

你突然觉得从未了解过他,甚至不敢猜测那个眼神的含义

只是预感,大概以后再也见不到那群人了

后来的日子里,一切与之前没什么区别,大家一起闹,大王依旧笑的没有一丝阴霾

你甚至觉得那时你只是曲解的那个眼神,于是也逐渐淡忘了这件事,并没有和其他人提起

直到你发觉,大王越来越困倦,似乎花费了许多精力在别的事情上

可是白天的时间大家都在一起,应该不会只有大王如此疲倦吧

大家把这件事归于大王不经常锻炼的缘故,你却看着大王衣服上不起眼角落的泥点陷入了沉思

昨晚应该下雨了......

当晚,你果断地决定装睡,发觉床上有人起身了,随后就是穿衣服的声音以及关门的声响

你也在对方出去后起了身,看着中间空出来的位置,你想了一下,没叫醒另一边还在休息的小绿,跟着出了门

你跟在他的身后,在不远处看着他的举动,他似乎没注意到你,只是偶尔停下来,环视四周

不久,他拐入了一个小巷子里

你还没跟着拐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似乎是上次遇见的人里的

“真的是你?”

“你怎么还没死啊?”

两个交谈着,但你没听清大王具体说了什么

你听着他们的对话,脑子里闪过一个声音:这大概,是第几个呢?

他的手段是什么样子的你见识过,可以的话甚至可以用恶劣形容,如果上次的失败归结于菌团的“失职”与小羊们的好运气

那么这次呢?

这次的对手,或者说他此次的猎物,又有多少好运气逃脱大王布置的陷阱?

你已经走进了巷子,小心翼翼没发出一丝声音,大王的猎物背对着你并没有发觉你的存在

但与其博弈的大王显然注意到了你,而与你目光交汇的一瞬间,他像乱了节奏一般被对方成功夺去了武器

摔倒在地的大王毫不犹豫的朝你投来求助的目光

你应该去控制住将要攻击大王的人,然后会怎么样呢?

你没想过这件事,也不想去思考了

你已经失去过他的信任一次了,更何况,这次的猎物本就罪有应得

于是又一次完美的合作,你朝他的猎物扑过去将其控制住,而他看准时机击倒对方

他坐在地上,捡起刚刚被夺走的匕首

“还好有小黄你在...”

他勉强站起身,似乎已经耗光了所有力气,你伸手扶住他,他只是摇了摇头,并将手中的匕首递与你,你下意识地接了过来

“帮我解决掉他可以吗?”

眼神依旧是刚刚那种哀求的感觉

他十分信任的将唯一的武器交到了你手里

“好”

于是你照做了

一切结束后,你瘫坐在尸体旁边

刚刚的一切如幻梦一般,可又似乎只是一件平常的事

他走向瘫倒在地上的你,俯下身轻轻抱住你,你感受到他掌心传来的温度,温暖的让人安心

“大王...”

“没事了,已经结束了”

他紧紧拥住你,你似乎能听见他的心跳声有节奏的在耳边响着

“果然,还是小黄最让本大王安心了...”


这一晚大王收获颇丰,你是知道的


有些猎物甚至是自愿落入陷阱的


......




-end




清风嫩叶
是大王,有借鉴。 求解读(不你...

是大王,有借鉴。

求解读(不你)

是大王,有借鉴。

求解读(不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