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杆细

49894浏览    391参与
百少一横白鸽子

有细紫、杆细要素

前三篇是细紫

后三篇是杆细

ooc严重

文笔废

从一位太太那里抱来的梗,有授权。

1.以“你回来了,他走了。”为结尾,写篇甜文。

此时距离大王离开星球已经有两年了。

两年,这是刻在并不崭新干净的墙上的一道道长痕告诉她的。

两年,不多不少。

她歪斜在床边,痴痴地看着手心的糖。

廉价,制造粗糙,普通的一颗糖,她已经看了一天。

清冷的月光透过窄小的、摇摇欲坠的木窗洒在她的身上,远方传来安详的钟声。

十一点了。

她突然跪倒在地,竭斯底里的哭泣与乌黑沉重的毒气崩溃地爆发。

记忆里那个满脸青涩还要假装成熟的少年,在离开前对她说,除非我出事儿,两年后我一定回来...

有细紫、杆细要素

前三篇是细紫

后三篇是杆细

ooc严重

文笔废

从一位太太那里抱来的梗,有授权。

1.以“你回来了,他走了。”为结尾,写篇甜文。

此时距离大王离开星球已经有两年了。

两年,这是刻在并不崭新干净的墙上的一道道长痕告诉她的。

两年,不多不少。

她歪斜在床边,痴痴地看着手心的糖。

廉价,制造粗糙,普通的一颗糖,她已经看了一天。

清冷的月光透过窄小的、摇摇欲坠的木窗洒在她的身上,远方传来安详的钟声。

十一点了。

她突然跪倒在地,竭斯底里的哭泣与乌黑沉重的毒气崩溃地爆发。

记忆里那个满脸青涩还要假装成熟的少年,在离开前对她说,除非我出事儿,两年后我一定回来。她攥紧手里的糖,哭着笑说一定等你回来。


今天正是“两年”的最后一天。

他说过的,除非他出事,除非他出事……

没关系,没关系,可能只是路上耽搁了,他还是会平平安安地回来。

她惶恐不安地安慰着自己,强逼自己冷静下来。

明月默默地看着这可怜又可悲的一幕。


“嘎吱”——

门开了。

她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瞪大朦胧的泪眼,她向门口看去。

风尘仆仆的大王就站在门口。

时间仿佛静止了,直到她终于反应过来,扑到了他的怀里,泪水打湿了两人的衣襟,她颤抖着搂紧了他的腰。


你回来了,孤独走了。

 


2.以“你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光。”为结尾,写篇虐文。

小紫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雨天,小男孩向她伸出手,一颗漂亮的糖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他笑着说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那时分明是雨天,可她分明在男孩眼里看到了光。

你就是我生命里唯一光。

所以当他离开时,她便没了光。



3.以“鲜血在这里漫延,将身上的衣裳染成了嫁衣。”为结尾,写篇甜文。

战场上,硝烟弥漫,黄沙漫天。

大王随手摸干净脸上的血迹,撇了眼站在一旁的小紫。

这一仗格外重要,也格外艰难,小紫担心大王,执意要随同他们出征。

奇怪的是,这个胆小的姑娘没有表现得过于恐惧,这自然是好的。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转身去拉小紫。

白光一闪,原本躺在地上的敌军突然一跃而起,面目狰狞地砍向了不远处的姑娘。

他仿佛被扼住了咽喉,来不及思考,一刀斩下了敌军的头颅,鲜血喷溅,染红了小紫的衣裳。

大王紧紧搂着小紫,还没有缓过来。

小紫突然推开大王,慌张地上上下下仔细检查着大王的伤势,发现并没有很严重的伤口后松了一口气。

终于缓过气来的大王和突然明白了自己竟然推开了大王而悔恨万分又面红耳赤地害羞的小紫面面相觑,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羞涩地笑起来。

大王这时注意到小紫满身鲜红的血,浓重的殷红盖住了衣裳的本色。

小紫注意到大王正看着她,也低头打量自己。

这被鲜血染红的衣裳,有点像嫁衣。



4.以“今天天气真好。”为结尾写篇虐文。 

今天的天气确实很好。

黄发的君王停下笔,上好的墨汁在纸上晕染开。

他向窗外望去,碧蓝的天空,还有精心修剪的花园。

不过他没有注意这些。

花园中央,一个雪白的墓碑静静地挺立着,折射着神圣的银光。

他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轻轻勾起嘴角,继续写着什么。

纸上几个赫然的大字——“先皇亲笔罪己诏”。


今天的天气真好。



5.以“我爱他”为线索,“太阳落山了”为开头,写篇甜文。 

太阳落山了,宫内灯火通明。

模样年轻的君王难受地揉了揉头上的三毛儿,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悠哉游哉的丞相小黄。

正好与小黄偷偷看自己的视线撞上了。

大王一愣,红着脸推开手边的文书,假装完全没发觉,道:“天晚了,我送你回去?”

小黄不说什么,一路上都低着头,对大王的搭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回。

在这诡异的气氛下,大王终于不说话了。

一直送到了小黄家门口,才轻声说了句再见。

小黄嗯了一声。

要是换作平时,小黄这样爱搭不理的态度一定会惹恼大王,可偏偏今天大王没有傲娇,只是急匆匆地走了。

小黄凝视着大王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大王凝视着小黄的家的方向,若有所思。

小黄回到家里,看着书桌上的资料,叹了口气。

大王回到宫里,看着贴满墙的照片,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我爱你。



6.以“十年后,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为开头写篇虐文。

“十年后,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十岁的紫发少年拍着胸脯,向自家好哥儿们小黄做出了承诺。

小黄眼里瞬间闪起了小星星:“真的吗?”

“当然!我们可是最好的哥们!”


他们哪里会想到,别说十年,六年都挺不过。

六年后,紫发少年登上了去黑暗军团的飞船。

六年后,黄发少年蜷缩在地上,忍着腹部绞痛,冷冷地盯着飞船离去的方向。


那一刻起,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

P1P2常设杆哥和恶人设大王

是打不过,真的打不过

恶人设大王对刚见面的人一般不动手的,一般动手也从来不留情面

但常设杆哥还是直接打怕了比较好,并且他也不用怀疑你是不是在利用他了(因为不需要

好吧,我就是单纯想看杆哥被揍

剩下的是摸鱼

P1P2常设杆哥和恶人设大王

是打不过,真的打不过

恶人设大王对刚见面的人一般不动手的,一般动手也从来不留情面

但常设杆哥还是直接打怕了比较好,并且他也不用怀疑你是不是在利用他了(因为不需要

好吧,我就是单纯想看杆哥被揍

剩下的是摸鱼

清风嫩叶

“以后不要把自己弄伤了,我会心疼的。”

“好的,大王。”


堆特效狂魔

摸鱼狂魔

不画背景狂魔

真,特效教我画画

p5萍卡美娜,不会画马,马体废哭了T﹏T


“以后不要把自己弄伤了,我会心疼的。”

“好的,大王。”



















堆特效狂魔

摸鱼狂魔

不画背景狂魔

真,特效教我画画

p5萍卡美娜,不会画马,马体废哭了T﹏T


~

“你在害怕?”


“离本大王远点…………”


啊这,我昨天脑了个什么东西⊙_⊙

P1恶人设杆哥和常设大王?

P2P3恶人设大王和常设大王

(啊这,迫害常设大王就对了

P4恶人设杆细

“你在害怕?”


“离本大王远点…………”



啊这,我昨天脑了个什么东西⊙_⊙

P1恶人设杆哥和常设大王?

P2P3恶人设大王和常设大王

(啊这,迫害常设大王就对了

P4恶人设杆细

~

无法触及

ABO设

杆哥A大王B

预警:严重OOC/全员恶人设/不洁恐惧症/接触恐惧症/暗恋


啊,不是这俩的名字我搞不起来啊

违和感好严重→_→

(起名废不想起名

啊这,我搞了个什么东西⊙_⊙

(全篇个人爱好,注意避雷


1

喜欢的人在你面前睡着了你会怎么做?


我看着面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安安静静的笨蛋

没有了暗波涌动,也没有那种装的很像的假笑,或是过度伪装的面具

现在,他就是他


我想得到他的一切

曾经也是,现在也是…………


我很想摸摸他的头发,很普通的那种

但我不能,他会惊醒,瞬间用他以往握住刀柄的那种力度抓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探进上衣口袋,然...



ABO设

杆哥A大王B

预警:严重OOC/全员恶人设/不洁恐惧症/接触恐惧症/暗恋


啊,不是这俩的名字我搞不起来啊

违和感好严重→_→

(起名废不想起名

啊这,我搞了个什么东西⊙_⊙

(全篇个人爱好,注意避雷


1

喜欢的人在你面前睡着了你会怎么做?


我看着面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安安静静的笨蛋

没有了暗波涌动,也没有那种装的很像的假笑,或是过度伪装的面具

现在,他就是他


我想得到他的一切

曾经也是,现在也是…………


我很想摸摸他的头发,很普通的那种

但我不能,他会惊醒,瞬间用他以往握住刀柄的那种力度抓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探进上衣口袋,然后在确认是我之后,慢慢松手,并带上一句:

“对不起………”


这或许是源于所有人一同默认了的接触恐惧症

又或许是因为他察觉到了什么:

比如,一份隐匿的不敢言语的爱慕


2

有人说在这个有6种性别的世界

beta是最自由的

他们没有发情期,没有易感期

不需要抑制剂

也,永远不会,或者说不能被标记


如果我的王是一个omega

我可以试着强占他

他或许会恨我,却没办法离开我

哪怕他是一个alpha

是不是也能发觉一些,藏匿的…………

总之不可能像现在一样置身事外


他冷漠,他无趣

他带着不可挣脱的锁链走到我面前

笑着锁住我的心之后又悄然无息的离去

可最讽刺的是当事人对此浑然不知…………


3

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睡醒之后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我

“一直坐在这?”

“嗯”

我看着刚刚睡醒的他,刚刚睡醒几秒就自动换上了一副一切都无所谓的表情

他用手扶住下巴,略微歪过头看我

“不无聊吗?看着本大王这么无趣的人睡了这么久…”


你的确无趣


我看着他惯用的假笑,最终还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他闻不到,他什么都闻不到


4

这一天依旧如此平常

如果忽略午睡后的小插曲的话


他醒来后我按照惯例收拾好他的桌子

一尘不染,一个不洁恐惧症患者桌面该有的样子


他不止一次地…

“好干净,我现在怀疑现在我们两个谁才有洁癖了”

额,又一次这么说


“是啊,我觉得你不洁恐惧症好多了”

“也许吧,对了,上次你被我起床气凶了之后你好像不开心?”

只要不傻都能看出来不只是起床气吧

谁起床气会真的伸进口袋去拿刀


“也是,只是摸头而已,被凶了当然不开心”

他抓住我的手腕,这次不带那种防御时才有的力度,然后在脸上蹭了蹭

“这样?算作补偿”


然后,我在他微微有些惊讶的表情下,缩回了手

他真的是笨蛋吗?


“噗,你不会真的被我传染洁癖了吧?”

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在他眼里也许很好笑


“还是,你喜欢本大王?”


5

“我喜欢你”

于是我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

现在是最好收场的时刻,而且我想看看他得到肯定回答后的表情

“哦,我也是”


“我真的喜欢大王”

“我知道,我又不是傻子”

不,你就是


“你不相信?”

说着,他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覆在我的嘴唇上,然后隔着手背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我也真的喜欢小黄,就这样”


6

“大王?”

“嗯?”

“你知道邯郸学步的下场是什么吗?”


鲸落

第一章 我在哪?

          现代预警!

          人设会崩预警!

          不喜请喷的轻一点!!

         “大王,我不想吃这个东西”黄发的少年躺在紫发少年的怀里。...


          现代预警!

          人设会崩预警!

          不喜请喷的轻一点!!

         “大王,我不想吃这个东西”黄发的少年躺在紫发少年的怀里。

         准确来说是被紫发少年按在他的怀里。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心上人变形杆菌其实是非常高兴的!

        但是谁能告诉他,他的大王手中拿的那一坨鲜血淋漓,明显还是生的不明物体是什么东东?

         他的大王很明显愣住了,但也只是一下然后那坨东西就被塞到他的嘴巴里了……

         变形杆菌当场差点吐出来,然后他就听到了他的大王的声音。

        “吃了他们补充你今天所耗费的能量。”

         算了,吃吧。听到大王所说这东西应该是有补的。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前因为一睁眼就是大王的脸,把他吓了一大跳所以并而没有观察四周。

         ……

         谁能告诉他现在是怎么回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现在他们处于一个半透明的物体中,对的浮在半空中的那一种。

         半透明的物体下面,还有一群嗷嗷乱叫的不明物体。

         我他妈是穿越了还是穿越了(←以上为小黄的心里话)

        “你今天是怎么了?先是不想吃饭,然后又开始神游。”

         我说,我今天受刺激太大,你信吗?

         当然以上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从大王的表情来看,这些东西应该在他眼里很常见。

         所以他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鬼地方?

清风嫩叶
辣鸡在线试着改画风? 除了辣鸡...

辣鸡在线试着改画风?

除了辣鸡,其他都是假的。

辣鸡在线试着改画风?

除了辣鸡,其他都是假的。

~

啊这,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半次元生成器成精了………………

洗衣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部踩中我的性癖

啊这,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半次元生成器成精了………………

洗衣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部踩中我的性癖

~

“你看这只大王喝醉了,不如我们把他…………”


杆细好冷,自产自销

“你看这只大王喝醉了,不如我们把他…………”



杆细好冷,自产自销

清风嫩叶

我瓶颈了

我也勇了

我可真是个变态

私心杆细

杆细真香~

不定时删除,想存这图可以

我瓶颈了

我也勇了

我可真是个变态

私心杆细

杆细真香~

不定时删除,想存这图可以

清风嫩叶

无脑小甜漫。

他不仅短,质量也不高。

虽然我画技不好,但是我不要脸啊

无脑小甜漫。

他不仅短,质量也不高。

虽然我画技不好,但是我不要脸啊

~

“要做我的傀儡吗?”


我的大王什么时候这么A了???

P1主要是想起来了以前的两张,然后组合了(大概是操纵和男友外套梗,用的全员恶人的私设

“要做我的傀儡吗?”



我的大王什么时候这么A了???

P1主要是想起来了以前的两张,然后组合了(大概是操纵和男友外套梗,用的全员恶人的私设

蓝铭詩废

【多CP】非正常死亡

如题,是刀。

有血腥暴力描写,注意避雷。

未完成。这周很忙。


【淘逗】

定格在一片冰蓝之间的少年,温柔浅笑依旧,每一寸肌肤每一根发丝都凝固在零下的温度间。天空色彩的鱼儿终是沉没冰窟。几千米之外,一双失焦的眸无神锁在模糊的冰蓝上,任由粗糙麻绳套进脖颈。愤慨嘈杂间绳索一点点收紧,窒息感迫使束起双手不由挣扎着,徒劳地任由意识逐渐剥离。海蓝的游鱼却将自己的性命终结于数罟。


【杆细】

隐约呐喊声撞进狼藉宫殿,昔时金碧辉煌已消匿无踪。黄袍加身的国师端坐于旧主王座之上,记忆却似黄沙遮掩之下的遗迹,缓慢显现残骸。是了,他曾亲手献上鸩酒。暴君接过镶金嵌银的玉杯,清冽酒液映着未有丝毫波动的面容...

如题,是刀。

有血腥暴力描写,注意避雷。

未完成。这周很忙。


【淘逗】

定格在一片冰蓝之间的少年,温柔浅笑依旧,每一寸肌肤每一根发丝都凝固在零下的温度间。天空色彩的鱼儿终是沉没冰窟。几千米之外,一双失焦的眸无神锁在模糊的冰蓝上,任由粗糙麻绳套进脖颈。愤慨嘈杂间绳索一点点收紧,窒息感迫使束起双手不由挣扎着,徒劳地任由意识逐渐剥离。海蓝的游鱼却将自己的性命终结于数罟。


【杆细】

隐约呐喊声撞进狼藉宫殿,昔时金碧辉煌已消匿无踪。黄袍加身的国师端坐于旧主王座之上,记忆却似黄沙遮掩之下的遗迹,缓慢显现残骸。是了,他曾亲手献上鸩酒。暴君接过镶金嵌银的玉杯,清冽酒液映着未有丝毫波动的面容,一饮而尽。黑血缓缓自抽搐唇边渗出,滴落僵直手指。然后...然后数百只羽箭划破空气,尖啸着刺穿华贵衣衫。剧痛沾染猩红,给予叛臣迟来惩戒。


【苦傻】

发明家向后退去一步,狂风卷起他凌乱发丝,模糊了那张浸满疯狂的面容。老旧栏杆不住颤抖,生怕被随时向后跌下三十层高楼的傻瓜误伤。五米开外,军事家藏在身后的右手握紧枪械,薄汗腐蚀着滚烫金属。毫无征兆地,一阵轻笑自发明家唇边溢出,他干脆利落地上膛,用那支款式一样的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白浊与鲜红交织间囚禁住灿金阳光,洒向失去头颅的身躯。苦瓜终是未曾上前一步。极细纳米丝线已悄然穿过他的颈部,殷红溅满整洁西装。


TBC

百川沐daze

【杆细】于是就这样哭出了声

×杆细

×短打

×OOC

×有杆哥哭泣描写

×一方死亡

×⚠️杆哥害死大王⚠️

OK?→

——————————————


于是就这样哭出了声,满头金发的少年痛哭着,上面两只眼睛的眼泪落到下面两只里面,于是一边揉眼睛一边哭泣又带来了新的痛苦。


欢乐的时光不属于我。


紫发的男生和金发少年一起站在高高的悬崖上,紫发少年开心的笑着,他的背后洒下了一片清爽的阴影,变形杆菌就站在这里面。


被困住了。


不忠诚的少年得到了报应,就在出手的那一刻,茫然的眼睛与混乱的大脑带来了这样的结果,那只手轻轻的...

×杆细

×短打

×OOC

×有杆哥哭泣描写

×一方死亡

×⚠️杆哥害死大王⚠️

OK?→

——————————————


于是就这样哭出了声,满头金发的少年痛哭着,上面两只眼睛的眼泪落到下面两只里面,于是一边揉眼睛一边哭泣又带来了新的痛苦。


欢乐的时光不属于我。


紫发的男生和金发少年一起站在高高的悬崖上,紫发少年开心的笑着,他的背后洒下了一片清爽的阴影,变形杆菌就站在这里面。


被困住了。


不忠诚的少年得到了报应,就在出手的那一刻,茫然的眼睛与混乱的大脑带来了这样的结果,那只手轻轻的一推,如果是在大家有说有笑地骑着自行车的草地上摔这么一跤,那么站起来还会嬉闹着互损。但是并不是。这是悬崖,下面有着漫野的白玫瑰,浪漫又富有情趣,但是在紫发少年落下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于是他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朋友。


那句“为什么”在流动的空气中越飘越远,最后在“噗呲”的死亡声中落幕,再次看景,满地的红玫瑰,血色一般浪漫,但是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来。

“不,等等,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迷糊着开始自言自语,嘴角混乱地勾起笑,但是泪水也在向下低鸣


这是你想要的吗?


这样子问了出来,旋转的双眼与沾满血的双手掩面哭起来,但是没有人理他。团中的大家用最恶劣的语言骂着他,女孩捂着脸哭的撕心裂肺,无法流泪的机器只能用拳头诉说,年迈的老人也篡着拳头,紧闭着双眼。


走进了无法逃脱的坟墓。


走上处刑台的他带着死一样的表情,已经哭干的两对眼睛干涩得发肿。


那个男孩终究不会再像他记忆里那样对他。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