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杆细杆

425浏览    12参与
H_Zongzi

七夕快乐啊

我发点摸鱼蒙混过关

p12是潇黑啊

第一张是群里聊的小黑子异色口腔

第二张是花骨症,我假想的濒死时刻,小黑子不想被看到狼狈的样子就想一个人静那种,潇黑嘛老死对头了,不存在的

p34是杆细杆被绑,没剧情就是我满足自己xp的产物

p5杆细杆无差

p6杆细性转,注意避雷

后面又都是我的oc,对,我来凑齐10连的

七夕快乐啊

我发点摸鱼蒙混过关

p12是潇黑啊

第一张是群里聊的小黑子异色口腔

第二张是花骨症,我假想的濒死时刻,小黑子不想被看到狼狈的样子就想一个人静那种,潇黑嘛老死对头了,不存在的

p34是杆细杆被绑,没剧情就是我满足自己xp的产物

p5杆细杆无差

p6杆细性转,注意避雷

后面又都是我的oc,对,我来凑齐10连的

永夜LZ
一张大王和小黄,小黄私设我改了...

一张大王和小黄,小黄私设我改了下,私心杆细杆

一张大王和小黄,小黄私设我改了下,私心杆细杆

仪尘
杆细 最短篇幅水一下(什么 变...

杆细 最短篇幅水一下(什么


  变形杆菌面对战场上五颜六色的尸山。

  看着一堆不成菌型的蓝色残骸,和其他伙伴的不着痕迹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像果冻那样晶莹剔透,柔软而富有弹性。

  “你们曾经都是我的光。”

  “后来你们陨落了。”


杆细 最短篇幅水一下(什么



  变形杆菌面对战场上五颜六色的尸山。

  看着一堆不成菌型的蓝色残骸,和其他伙伴的不着痕迹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像果冻那样晶莹剔透,柔软而富有弹性。

  “你们曾经都是我的光。”

  “后来你们陨落了。”





仪尘

杆细杆

杆细杆 

ooc是我的 他们是真的

设定是其他三个菌都知道变形杆菌喜欢大王(雾)

行吧食用愉快就成了反正俺是垃圾


  “大王怎么还没结束呢……等了好久了!”数码病毒倚在沙发上,浏览着美食页面。

  想吃棉花糖。想吃薯片。什么都想吃。自从上次附身到懒羊羊身上后,自己有好久好久没有在尝试过这种味道了。

  好想再试一次啊。数码病毒这样想着,又给懒羊羊发了条短信:“今天和好朋友去玩啦。”

  “不要着急。我们都清楚授予国王称号的仪式是非常繁琐的,”变形杆菌同样无聊的掰着梳子上的小木齿...

杆细杆 

ooc是我的 他们是真的

设定是其他三个菌都知道变形杆菌喜欢大王(雾)

行吧食用愉快就成了反正俺是垃圾


  “大王怎么还没结束呢……等了好久了!”数码病毒倚在沙发上,浏览着美食页面。

  想吃棉花糖。想吃薯片。什么都想吃。自从上次附身到懒羊羊身上后,自己有好久好久没有在尝试过这种味道了。

  好想再试一次啊。数码病毒这样想着,又给懒羊羊发了条短信:“今天和好朋友去玩啦。”

  “不要着急。我们都清楚授予国王称号的仪式是非常繁琐的,”变形杆菌同样无聊的掰着梳子上的小木齿,心里也想着快点结束。国师的日子的确不好过,每天为了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奔波,还要帮着防范各位大臣……大王也真是,打打架发明东西可以,一到了大事就全推给自己做……

  谁叫我应该保护他呢。这些大臣都心怀鬼胎,让他们做事就阴阳怪气的推脱。幸好有我,光凭大王一个人……估计三天不到就被赶下去了吧。变形杆菌暗自腹诽,想着想着露出笑容:“他可不能没有我。”

  蘑菇菌小声的和古细菌讨论着。“你说这个好看吗?这个呢?”她拿起一堆五颜六色的头饰在身前晃着,“好难选择啊……”古细菌看着一堆亮晶晶的东西怎么也想不到该选哪个,只觉得年轻人是越来越会玩了。“那就都带着吧。”

  “好吧,不过你要帮我拿着。”小紫眨巴着大眼睛把一堆头饰放进古细菌背包。小红只能叹息一声默默把包关上。

 门被打开,四菌都吓了一跳。

  “仪式结束啦,我们走吧!”一个蓝色的矮矮身影进来了,“你们都收拾好了?这么快啊。”

  “就等你啦!”小绿率先背着包冲下沙发,蘑菇菌拉着古细菌紧随其后。“我们在外面等你!”

  变形杆菌帮着一起收拾。“你什么时候能长点心……你没发现上次那几个大臣是故意刁难你的吗。”大王小声反驳,“我可是大王哎!我拥有那么强的力量,谁会反抗我?”

  “你这个王搞不好分分钟是要下台的!”变形杆菌皱眉把照相机放进背包,“你是强大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不会一起反抗你。你现在刚上位,大臣们都盯着你……”

  大王叹口气,“我对这方面真的不在行……不过有了你的帮助确实能让我省心一点。”

  变形杆菌偏头笑着拍拍大王的头:“我就知道你不能没有我。”

  “我可没说过这种话!但是……但是你说的也不是完全错。”细菌大王扭捏的承认,“给我把这些零食带上,我要吃。”他把好几包各种口味的小熊饼干塞进杆菌怀里。

  变形杆菌笑着塞进包里。“都听你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细菌大王看着连成一片的跪拜人群彻底当机了,定在门口不敢进去。

  数码病毒见状拍了张照片给懒羊羊:“大场面,现在就是很震惊,非常震惊。”

  蘑菇菌和古细菌也被吓到了,想冲上去把菌们扶起来,但被变形杆菌挡住了。

  小黄回头看着他们两个:“早晚要习惯的,”说着抓住大王的手。“走吧。”

  细菌大王想着这么一直跪着也不是个事,让变形杆菌叫他们起来。蘑菇菌和数码病毒把跪拜的细菌扶起来,可他们一起来又连忙跪下,拦都拦不住。

  “你该学会自己发号施令建立威信……虽然这只是一个乐园,多练习练习总会有帮助。”变形杆菌这样回答。我要是有一天死了怎么办,不省心的东西。“好吧…!你们都…起来吧,不准跪着了!都忙自己的事吧。”大王第一次对着这么多人下命令,难免有些紧张,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变形杆菌笑的很开心。“这样就对了嘛。”说完拉着细菌大王进去了,三菌乖乖跟在后面小声讨论着什么。



  “我们去玩那个吧…感觉那个很刺激呢。”数码病毒指着长长一条过山车,想着一定要在上面拍一张自己翱翔天际的照片给懒羊羊看。

  蘑菇菌和古细菌不约而同的表示拒绝:“老了,年轻人的新奇玩意儿玩不来。再说了小紫也…”话没说完就被大王打断:“我是大王,来游乐场怎么能不玩过山车呢!反正也没有人怕…反正都去玩就对了!” 

 虽然这话他自己听着底气都不足,但是怎么能在这种时候丢面子呢。“小黄,你陪不陪我?”

  被叫到的变形杆菌知道自己逃不过了。讨厌在高空中体会失重感,因为会不受控制的大叫出声。但是他还是选择跟着大王,一方面是想着自己已经飞了那么多次应该不会受影响…第二方面……试问谁不想看大王尖叫着扑进自己怀里呢?

  “好…好吧。不过你们也要陪我一起!”于是他作出这样的回答。

  “好吧…就当是兄弟几个为你壮壮胆。”数码病毒在身后调侃,和另外两菌笑得十分卑鄙。变形杆菌回头翻了个白眼想假装生气,但是面对哥几个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你一直低着头…是生病了吗?”细菌大王凑近售票员,想低头看清那菌的面容。变形杆菌觉得不太对劲,直接扯掉他的帽子。“是不想看见大王吗?是吗?”

  不好的回忆涌上来了。细菌大王看着熟悉的绿色,身体颤抖着无意识的往变形杆菌那里缩了缩。这是之前霸凌他的其中一个细菌,如今已经长的像座大山一样坚实。

  “饶了我吧……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大山眼泪汪汪的看着细菌大王,做势想跪下磕几个响头。

  大王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过去的痛苦不堪洪水般大吼着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他一时无法招架。

  幼时的伤疤能掩盖却不能消除,此时又被残忍的撕开。

  变形杆菌扭头把身边一团往身边揽了揽,小声唤道:“大王…我们都在。只要你示意,我们就打爆他的头。”

  细菌大王被这话突然打搅,抬头与小黄七目相对。

  可我还有生死与共的伙伴,忠心耿耿的臣民。黑暗逐渐被光照亮,细菌大王比预料中更快的接受了这一现实。

  我可是大王,要在讨厌的菌面前保持风度。于是他开口,正宗的大王式发言:“我如今是什么身份,不想和讨厌的人更多计较。”回头对伙伴们笑笑,示意他们上过山车。

  “谢谢大王!谢谢大王!小的这就启动!”

  变形杆菌用手肘碰碰大王:“你平常可不是这个样子。”“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再说,我是大王。”他冲上车挤上安全带。


  “懒羊羊,现在是过山车最高的地方,我要冲下去咯——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啊啊啊啊啊啊让我下去啊啊啊啊啊——”大刺激了,差点短路。

  变形杆菌最终还是高估了自己,叫的一声比一声高:“啊啊啊啊啊啊干什么——啊啊啊啊啊草啊啊啊啊啊——”修养极高的他第一次在伙伴面前骂出脏话。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小黄怕了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下去啊啊啊啊啊——”细菌大王本想好好嘲笑他一番,结果不受控制的叫出了声。

  “我跟你们说了不玩,你们非要玩,现在好了吧……”古细菌气定神闲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蘑菇菌笑着把紫色花花别在胸前。“挺好笑的。”

  “小紫——你为什么不怕啊——”细菌大王肾上腺素飙升,整句话几乎就是颤抖着吼出来的。

  “我——会——飞——啊——”蘑菇菌学着大王的声调大喊。

  “啊啊啊小红你啊啊啊啊啊”数码病毒也想问,但是他每隔一个字喊几声,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古细菌笑着装做无奈摊手:“只能说,老当益壮。” “老古董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变形杆菌大喊之余还腾出了点时间惊诧。

  细菌大王不再大喊——他晕过去了。


  “我感觉我半条命都没了。”变形杆菌拉着大王,后者已经气若游丝不省人事,还是强撑着一步一步往前挪。

  古细菌和蘑菇菌帮忙扶着小绿。“你说说你,刚上车没多久就把手机甩飞了,要不是我用盾稳稳拖着——”数码病毒立马接过话题:“我就完啦!多亏了小红。”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蘑菇菌征求伙伴们的意见。

  “我们的目标就是把里面的游乐设施一次玩完!冲啊!”细菌大王孩子气的发号施令,带着朋友们冲向跳楼机。


  


  夜深了。

  漆黑的夜里燃起灯火,五彩斑斓的霓虹灯。

  “我们去做摩天轮吧!我想看看漂亮的夜景。”蘑菇菌拉着古细菌和小绿上了另一个座舱,假装苦恼的回头对变形杆菌使了个眼色。“大王这里只能做四个人…不然你和小黄坐一块吧!就这么决定了!”

  杆菌内心想着兄弟干得漂亮,转头就拉着大王上了离他们最近的座舱。

  摩天轮缓慢转动着,细菌大王没什么心思和杆菌聊天,只转头看着窗外的璀璨光芒。

  这就是我的国土吗? 他心里仍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该怎么做?

  我该如何做?

  变形杆菌看见沉思的大王,朝他那边挪了挪:“大王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些真的是我的国土吗…为什么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之前被人欺负的时候。”

  变形杆菌用了个小花招——重复对方话里的最后几个词诱使对方吐露心声。“被人欺负吗……”

  “我以前在学校是出了名的优等生,被老师交口称赞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被孤立,被欺负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我成绩有多好,他们就有多痛恨我——说我是老师的走狗。”

  “甚至发展到后来大家一起在——各种场合,用最下流的话辱骂我…这儿一脚,那儿一巴掌。我告诉老师事情经过,他们却像变了个脸似的矢口否认。”

  “然后我的下场会更惨。每个人都有朋友,可我没有,他们都瞧不起我。他们视力量为上帝,认为只要打败所有人,就可以让所有人跪倒在他们的面前。我对此观点不屑一顾,他们便用他们的规矩来侵蚀我。”

  “他们成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之前那个样子。”

  变形杆菌笑着揽过他肩膀。“可你不是还有我们吗。”

  “如果我能早一点见到你,我一定会把那些欺负大王的菌全部赶走。是我的错…是我欠你的。古细菌在深山里独自修炼,他们都说他是老古板,但大王你却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情况下重用他。”

  “蘑菇菌和你一样被人孤立,你却和她建议友谊…数码病毒在不同的电子设备游走,他们都觉得他是个烦人玩意。但是你却发掘了他的优点……”

  “或许大王你觉得自己不够好…可你是我们的光。”

  “我们一直都在。”

  细菌大王眼泪无声落下,满脸鼻涕泡泡握住了小黄的手。“你们都…可都不要背叛我哦!如果你们这样做了…别怪我教训你们!”

  “想要个抱抱吗?”变形杆菌张开双臂等待着。

  大王慢慢的缩进小黄怀里。“好…好吧。”


  我们怎么会离开你,倒霉孩子想什么呢。

  变形杆菌哄小孩似的轻轻拍着怀里一团,唱着不成调的歌儿,望着窗外漆黑一片。



  “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东西忘在里面了!”

  变形杆菌对同伴们挥挥手,把背包扔给数码病毒。

  笑的十分灿烂。


  “我错了呜呜呜呜啊啊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夜色中细菌的嘶吼从乐园里传来。他身上全是大小不一的伤口,留着绿色的血液,蜷缩在地上活像条干瘪的虫。

  “你错了?当初你无忧无虑霸凌大王的时候怎么不认错,怎么不用你高度退化的大脑想想后果?”变形杆菌那着铁棒和手下的几个细菌堵在控制室门口。

  “我错了…呜呜呜呜呜呜……我…我不该对大王…”话刚一出口便被

踹上几脚。“你也配这么叫他?”

  “不…我不配…我是卑贱的蝼蚁…”细菌已经没力气叫喊了,只能一味认错希望这群暴徒能够高抬贵手放过自己。

  “大王能原谅你,是因为他成长了。而你自始至终欺软怕硬,只配在下水道里腐烂的蛆虫。这样的菌,你说说…还能留在这个代表快乐的乐园吗?”变形杆菌狞笑着凑近。“我是国师…理应为他付出。他心里的伤疤我无法抹去,但我可以让你们消失。”

  “我…呜呜呜呜呜…我不配,我明天就去远远的地方……我污染了大…他的眼睛…呜呜呜呜呜呜……求求你……”

  “现在学会认错了?低贱的狗东西,”变形杆菌碾压着他的头,笑的十分开心。“兄弟们来活了,把他给我丢出去,越远越好。”

  手下抬起细菌,慢慢悠悠抬出去。


  


  我可是国师。有这种扰乱大王心情的人在,弊大于利。

  听说有个大臣家的细菌天天讲大王坏话…最好不要舞到大王面前。

  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

  变形杆菌拿着照片,微笑着展示给大臣看。

  充满恶心粘液的狰狞背影。



  end 希望得到评论 就这样 他们是真的

后面写的有点仓促(。我到时候改改再发出来。

仪尘

存一下明天写吧

大概就是把最近的写文复建练习都用来写这对好了 (坑是真的冷说实话


顺便问问你们看看写哪个 没人我就挑一个写

存一下明天写吧

大概就是把最近的写文复建练习都用来写这对好了 (坑是真的冷说实话


顺便问问你们看看写哪个 没人我就挑一个写

仪尘

杆细杆短打

  “你终将加冕为王。” 

  变形杆菌单膝跪下双手奉上王冠。眼角余光中他看见他的大王并没有保持该有的严肃而是看着他偷偷的笑。

  “一会儿我们去哪儿玩?”大王低下头接过王冠,随便一带歪在一边。

  变形杆菌啧了声:“还在典礼上呢,”他扶正面前人的王冠,也笑了。走完程序之后去后台找我们。”

  细菌偷偷翻了个白眼,小声碰碰小黄的头发。“我可是大王,应该是你们来找我才对。”

  “好,那我请你过去成了吧?”变形杆菌笑的很开心,抬头看着大王的眼睛。...


  “你终将加冕为王。” 

  变形杆菌单膝跪下双手奉上王冠。眼角余光中他看见他的大王并没有保持该有的严肃而是看着他偷偷的笑。

  “一会儿我们去哪儿玩?”大王低下头接过王冠,随便一带歪在一边。

  变形杆菌啧了声:“还在典礼上呢,”他扶正面前人的王冠,也笑了。走完程序之后去后台找我们。”

  细菌偷偷翻了个白眼,小声碰碰小黄的头发。“我可是大王,应该是你们来找我才对。”

  “好,那我请你过去成了吧?”变形杆菌笑的很开心,抬头看着大王的眼睛。

  纯洁无暇。

  大王撅起嘴。“好吧好吧,我要去儿童乐园。”

  “一言为定啦。”

仪尘

杆细杆

短打

 ooc归我 他们是真的

时间线就是大王手下只有小黄的时候


 “小黄,帮我把东西拿过来。”他朝远处伸出手,一如既往的等待着。

  一柄十字螺丝刀递了上来。“大王……”变形杆菌倒抽一口气,继续汇报着行踪。“我去找冰冰羊了。可惜小羊们把她藏的好好的……”

  “我还以为你又去投靠新大王了。”他笑着修理仪器,不忘挖苦几句然后继续拧着螺丝。“坐上来吧,别站着了。”

  变形杆菌听话的坐下,看着他专注的神情。

  大王没有看他。他专注于手里的活,没发现小黄身上的伤痕。有些...

短打

 ooc归我 他们是真的

时间线就是大王手下只有小黄的时候


 “小黄,帮我把东西拿过来。”他朝远处伸出手,一如既往的等待着。

  一柄十字螺丝刀递了上来。“大王……”变形杆菌倒抽一口气,继续汇报着行踪。“我去找冰冰羊了。可惜小羊们把她藏的好好的……”

  “我还以为你又去投靠新大王了。”他笑着修理仪器,不忘挖苦几句然后继续拧着螺丝。“坐上来吧,别站着了。”

  变形杆菌听话的坐下,看着他专注的神情。

  大王没有看他。他专注于手里的活,没发现小黄身上的伤痕。有些伤痕刚愈合,又被新伤狠狠划开,黄色的血液涌出,风干,结成同样黄的痂。

  他总是想着自己。变形杆菌恨恨的想着,工具而已……身上很痛,可他根本没注意到。

  小黄暗暗生气,不想打断他的进程也只好继续咬牙坐着。

  “呼,总算是修好了。”大王皱眉看着那几道伤口,抿嘴把医药箱打开。“你怎么不说?”

  “因为你不在乎……我一直在等你发现。”变形杆菌偏过头,不愿意和他六目相对。

 大王笑着把沾满酒精的棉签轻轻涂抹在伤口处,身边吃痛发出嘶嘶声。“最近都没注意到…我太想把封印解开了,是我的错,他拿出无菌纱布抬起小黄的手。“会有点痛。”变形杆菌悄悄把目光投向身边专心致志包扎的大王。“大王…谢谢你。”

  “谢什么?我们可是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好好养伤,我可不想让你死。”

  “确实。”小黄靠近了一些。“除了这些,难道你就不想再说些什么吗?”语气中带了些急切。

  “好吧好吧,”大王对着他笑,眼神躲闪脸红的像个苹果。“你可是我的枪。没了你…我要怎么办。”

  变形杆菌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手揽住他的肩膀。“别修理了。偶尔你也需要休息一会儿,就当是陪陪我。”

  对方没有回答,安心的靠在旁边睡着了。


好ooc 几把

瓜皮卿

【杆细杆】我想当大王

写的贼烂,无脑无逻辑,用了点同爹的暴君设定,是刀子,杆哥视角


我是DJ变形菌,梦想是当上国君。(瓜皮卿:我敬你是条汉子,把当去掉)

我从小就发誓我一定要当上大王,但是,现实是我一直是当代国君——细菌大王的手下。

细菌大王是个很可恶的家伙,很蠢,还很单纯,有严重洁癖,个子也很小,脸揉起来手感还挺好的……不对我在说什么?!我从他还是王子的时候就在服侍他,至于为什么?因为当时他是最有希望当上大王的王子,只要我接近他,就更有可能当上大王了。他总是只知道利用我,搬运东西,写作业,抓老鼠,甚至搓澡都是我干的活,和他出去玩总是我受伤,虽然他也会给我包扎。等我以后当上大王,一定也要用同样的方法让他服...

写的贼烂,无脑无逻辑,用了点同爹的暴君设定,是刀子,杆哥视角


我是DJ变形菌,梦想是当上国君。(瓜皮卿:我敬你是条汉子,把当去掉)

我从小就发誓我一定要当上大王,但是,现实是我一直是当代国君——细菌大王的手下。

细菌大王是个很可恶的家伙,很蠢,还很单纯,有严重洁癖,个子也很小,脸揉起来手感还挺好的……不对我在说什么?!我从他还是王子的时候就在服侍他,至于为什么?因为当时他是最有希望当上大王的王子,只要我接近他,就更有可能当上大王了。他总是只知道利用我,搬运东西,写作业,抓老鼠,甚至搓澡都是我干的活,和他出去玩总是我受伤,虽然他也会给我包扎。等我以后当上大王,一定也要用同样的方法让他服侍我!

我每次想害他,都能让他因祸得福,我上次放了泻药在他的面包中,他竟然成功错过了期中考试,我不说那套题究竟有多难了,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我还是有收获的,经过多次失败,那个家伙竟然更信任我了。果然是个笨蛋,他不仅没发现我的计谋,还把我当好兄弟,那时我们的关系好到连他的伴读数码病毒都嫉妒了。

他还送给我一个布娃娃,他说是他自己做的,那个布娃娃意外地还挺可爱的,仔细一看是大王,好吧,当我没说。从此,我有了发泄的对象,当我又没得逞时,就会狠狠地捶捶它,踩上几脚,毕竟是布娃娃,经不住这么折腾,过几天就会破一个洞,露出里面的棉花,然后我就会自己再把它补一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舍不得扔掉它,没有这个破布娃娃还可以买个新的啊,还有我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它睡觉啊......一定是因为大王亲手送的能更好地提醒自己报仇!而且抱着睡觉效果会更好!那个家伙还单纯地以为是我尊敬他,别以为你那不灵不灵的大眼睛能萌到我!(擦鼻血)

最让人气愤的是他竟然阻止我去学习!那可是黑暗军团,只要完成学业了就有资格当大王了。当时我提出我要去黑暗军团时,他脸色一黑,说:“不行。”

之后我无论怎么说都被他坚决否定了,就连提到黑暗军团也会让他神色立即黑暗,好像以前也这样......没人知道为什么

他果然不信任我,果然之前的温柔全是假的......不对,我的关注点不应该是这里。我把眼泪憋回去,换了一种想法,怒火立即上来了

那个破旧的布娃娃便又遭了殃

我表面表面上还是顺从了他,实际上心里给他记上了狠狠一笔。

在这之后,他眼里只有在对抗敌人才会有的狠戾逐渐在平常中增多了

后来,他到了争夺王位的年龄了,他本来就有很大的胜算了,所以我不用担心。按照我与他的关系,他一定会给我权力很大的职位,等他得到了一切,我再趁他不注意将它们据为己有,之后我想怎么处置就处置他,不用只拿布娃娃发泄了。

 

他果然成功得到王位了。

加冕那天晚上,他喝了好多酒,醉得很厉害,我把他背回了他的房间,放在床上,正想离开时,大王突然抱住我。

“大、大王?”

“小黄,陪我说说话。”

然后他拉着我聊了以前的事,从初次见面到一起搞恶作剧,从一起到山洞里冒险到送他布娃娃,他讲得很细,连我搓澡的力度都分析得明明白白。既然他这么在意我,为什么还是阻止我去学习,果然在他眼里,王位比我这个好兄弟还重要

“小黄,今天我好高兴啊。”

“哦。”你当上大王了你当然高兴了。

“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寻找力量了。”

“大王你不是够厉害了吗?”

“还不够,你不知道,在这世上,拥有强大的力量就是拥有一切。”

可是你没有精明的脑子,照样拥有不了一切。

“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就再也不怕受到欺负了。”

受到欺负?他不是养尊处优的王子吗?难道他一开始并不是他们初遇的样子?

“大王?你说的受到欺负是什么意思?”

回应我的是大王的呼噜声。

我把他放平到床上,仔细观察了他。他似乎没以前那么软萌了,脸一看就没以前手感好......他嘴角为什么会有个缝?还有原来他是有尾巴的吗?是我好久没好好观察过大王还是怎么回事?

走之前我习惯性帮他打扫了一下房间

 

我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国师,每天都要帮他处理政务,偏偏他上位后反而一点破绽都没有,我总是无缝可插。

成为国师后,服侍大王的从我变为大王的仆人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到不习惯,怎么说得那么像我喜欢服侍大王似的......

渐渐地,我发现大王变得越来越暴躁了,起初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后来发展到斩杀惹怒他的大臣,连从小一起长大的手下们也会打,还屠杀百姓。

那天,我看到他以往发育不完全的第三只眼中多出了血一般红的瞳孔,清澈湛蓝的双瞳也染上了鲜红。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竟然是鲨鱼齿!

他好像变了,又似乎没变,我也说不出来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

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他成了人人当诛之的暴君,虽然他治理国家确实是挺好的

我曾经劝过他但是招来的只是一顿刑罚。我很槽心。

不对这不是很好吗?我不是有正当理由造反了吗?

终于,百姓们受不了了,纷纷起义,几乎每一座城的守卫都默许他们进攻,甚至加入他们,我派出的援军也大多数都反水了,只有古细菌蘑菇菌数码病毒三位大将死守。

我把军情告诉大王后,抽出了剑,用剑抬起了他的下巴。

“大王,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这样做了。”

他笑了,出人意料的是笑容和我记忆中的完全吻合

“记得做一个明君,小黄。”

我带着他的头站到城楼上宣布:“暴君已除。”

举国百姓欢呼。

 

我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大王。做他的座位,用他的桌子,睡他的床。离开时不忘打扫干净。

我没有后宫,但也不孤独,因为那个破旧的布娃娃陪着我。

但是布娃娃始终是布娃娃,是代替不了他的。

我曾经发誓过总有一天要当上大王,却从没想过当上大王后自己并没有那么开心,总感觉似乎缺了什么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